二蛋,不用了。

  ”趙前進趕緊拒絕了,他知道用水泵要花錢,而且他家的地還比較多。

  雖然趙前進是村長有點工資,但是他是個仔細人,不愿意花錢。

  “前進叔,你家這么多地,要是全靠人力挑水澆,那得多長時間啊,這大熱天的,地里的莊稼可不等人啊。

  用我這水泵澆地,也就半個小時 的事

  ”“那你這水泵多少錢一小時啊?” 李二蛋 說道沒錯。

  莊稼不等人。

  看著已經有些打蔫的麥子,趙前進有點心動了,于是詢問道。

  “啥錢不錢的,只要前進叔一句話的事,我一會兒就幫你把地澆了。

  ”李二蛋拍著胸脯道。

  見趙前進還想說什么,李二蛋趕緊拉著他的胳膊說道:“前進叔,你跟我就別客氣了,這次的補助款還是你讓吳會計發給我的,我怎么能要你錢呢?”一聽李二蛋的話,趙前進心里挺高興,香草村的人誰不知道這李二蛋整天的游手好閑,不過這小子今天的表現,倒是讓趙前進心里對他的印象有所改觀。

  “二蛋,那就謝謝你了。

  有時間去我那坐坐,咱爺倆喝兩杯。

  ”李二蛋也趕緊答應,心里都樂開了花,去趙前進家吃飯,不就可以和 趙婷婷一桌吃飯了嗎?客氣了一下,李二蛋就開始幫趙前進家的地里澆水,而趙前進去給地里除草了。

  等到李二蛋把地都快澆完的時候,一抬頭,剛好遠處出現了一道靚麗婀娜的身影。

  是趙婷婷騎著一個女式 自行車向這邊過來了。

  一看到趙婷婷,李二蛋心里是又高興,又有點害怕。

  上次他在趙婷婷家占她便宜的事李二蛋可沒忘。

  一會兒趙婷婷要是把那件事在大家面前一抖樓,那可就糟了。

  趙前進作為村長,是絕對不可能把自己的寶貝 閨女嫁給一個 臭流氓的。

  “婷婷,來找前進叔啊?”李二蛋雖然心里忐忑,但此刻也只好硬著頭皮主動上前打了聲招呼。

  但讓李二蛋意外的是,趙婷婷把自行車停好之后,就像沒看見李二蛋似的,從李二蛋身邊走了過去。

  直接把李二蛋當成了空氣。

  弄的李二蛋尷尬的夠嗆。

  “閨女,你咋來了?”趙前進趕緊放下手里的鋤頭說道。

  “爹,我娘說澆地太累了,怕你渴讓我給你送水壺來了。

  ”說著,趙婷婷把手里的水壺遞給了趙前進,然后拿著毛巾給趙前進擦額頭上的汗。

  雖然趙婷婷一直沒搭理李二蛋,但是她也并沒有跟趙前進說起那件事,這倒讓李二蛋的心里松了一口氣。

  其實被李二蛋占了便宜,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趙婷婷也不想弄的全村人都知道。

  所以就沒說。

  “閨女,剛才人家二蛋跟你說話,你怎么不理人家,你們咋說也是同學,這樣多不好。

  ”李二蛋剛才幫著趙前進澆地,又忙前忙后的出了不少力,趙前進的心里覺得欠著李二蛋的人情。

  看見趙前進向著自己說話,李二蛋也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前進叔,這事也不怪婷婷,她肯定是著急給你送水,沒顧上和我說話。

  是吧婷婷?”李二蛋討好的對著趙婷婷笑了笑說道。

  可是趙婷婷并沒有給他好臉色看。

  “不是爹說你,你看看人家二蛋多懂事,還替你說話呢!你還不給人家賠個不是?”趙前進繼續說道。

  “爹……你怎么總幫著別人說話?”趙婷婷顯然有點不情愿,賭氣的一甩手扭過身去。

  卻剛好看到了李二蛋那張笑嘻嘻欠揍的臉。

  想起之前的事來,趙婷婷狠狠的瞪了李二蛋一眼,嬌俏的小臉上氣的紅一陣白一陣的。

  “趙婷婷這丫頭什么都好,就是脾氣臭了點,不過等我把她娶過了門……嘿嘿!”李二蛋在心里嘀咕道。

  “你這閨女咋不聽話呢?我讓你給二蛋道歉。

  ”當著這么多鄉親的面,趙前進顯然有些不太高興了。

  看著趙婷婷又氣又急,左右為難的樣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當然不可能真的讓趙婷婷道歉。

  于是瞅準了機會說道:“前進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趙婷婷看著李二蛋那副裝老好人的樣子就來氣,“死李二蛋,你還挺能裝。

  ”“爹,要是沒什么事的話,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讓你也早點回家吃飯。

  ”趙婷婷依然是無視李二蛋的存在,說完就推著自行車準備離開。

  一見趙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點著急。

  可是又沒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這時趙前進說話了:“閨女,你要是回去的話也行,正好騎車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馱動他嗎?”趙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樂意。

  “我不沉,能馱動,實在不行我還可以馱你。

  ”還沒等趙前進說話,李二蛋就夠著夠著的說道。

  騎著一輛車回去,指不定路上會摩擦出點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棄這個絕佳機會。

  “那就這么定了,閨女你先馱著二蛋走吧,我晚點自己回去。

  ”趙婷婷畢竟是個孝順的姑娘,雖然她不明白老爹趙前進為啥突然對李二蛋這么好,但是見趙前進態度堅決,她也就只好點頭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這臭小子給爹使了什么道,這壞蛋,一會兒我專門騎石子路,顛死 你個小色鬼。

  最好把你褲襠里那兩鳥蛋顛碎了,以后你對我也就死心了!”趙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車。

  “婷婷,要是你馱不動我的話,我馱你也行。

  ”“用不著。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完,就蹬起自行車,李二蛋趕緊坐在后座上,兩人順著麥田地頭的泥土路向村里騎去。

  趙婷婷身上散發出的香氣,隨風飄進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讓他一陣陶醉。

  “呸,不害臊,一個大小伙子,好意思讓我一個姑娘馱著?臉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趙婷婷冷嘲熱諷的說道。

  “我說馱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現在沒人,趕緊給我滾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那可不行,是前進叔讓你馱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帶到家,我明天就告訴前進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說著。

  趙婷婷在他眼里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歡故意氣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會兒要是把你那條小腿和兩個鳥蛋都摔碎了可別怪我。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道。

  大長腿猛蹬了幾下車子。

  其實趙婷婷現在的心里已經有了主意,正準備一會兒找機會懲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車騎出了麥田,四下無人,李二蛋的眼睛就開始有點賊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趙婷婷那柳條般的小蠻腰上。

  趙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襯衫,本來就有點短,蹬車子的時候她身子還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勁,衣服也跟著往上竄。

  整個白皙剔透的小蠻腰就全暴露給了身后的李二蛋。

  趙婷婷這丫頭的小腰怎么長的?平坦的沒有一點多余的肉。

  一使勁,腰和屁股之間,還有兩個性感的腰窩。

  而且腰細還不算,屁股還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兒子。

  這要是躺在炕上摟起來內個,肯定老得勁了吧?看著趙婷婷腰間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癢癢。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趙婷婷娶過門,天天晚上就枕著這小蠻腰睡覺,還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著,嘴里的哈喇子頓時流出來。

  剛好這時候趙婷婷一彎腰。

  李二蛋嚇得頓時吸了口涼氣,糟了,這下趙婷婷還不得發飆啊?“李二蛋你個臭流氓,你剛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著呢,趙婷婷就像觸電似的一激靈,似乎感覺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動,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憤怒的將自行車停住。

  然后跳下來吼道:“李二蛋,你個大變態,看人家長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還把那……那種東西……弄在……你惡不惡心啊?”趙婷婷此刻已經氣瘋了,抬起腳就奔李二蛋踢過來。

  “婷婷,你 誤會了!剛才是天太熱,汗水滴下來了。

  你該不會是想成男人那東西了吧?婷婷,你這想象力也夠豐富的啊。

  ”李二蛋趕緊一躲。

  然后信口胡說著。

  “你……”趙婷婷氣的語塞。

  “我怎么說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齷齪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褲子整整齊齊的,應該是沒撒謊。

  趙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對我有什么企圖,我發誓絕對會打斷你,讓你做太監。

  ”扔下一句狠話,趙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車,李二蛋則又死皮賴臉的坐上了后座。

  對于李二蛋這樣的無賴,趙婷婷也是有點無語了。

  無奈老爹讓她送李二蛋回家,趙婷婷也只好忍著氣,繼續馱著李二蛋往回騎。

  “婷婷,跟你商量個事唄,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時候,別一口一個臭流氓的行不?讓村里人聽見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給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就憑你還想弄我??做夢吧!說出去村里都沒人信。

  ”趙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說道。

  這時,趙婷婷蹬著自行車一拐彎,進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個窮村子,也沒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機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墊,平時步行還好,要是騎著自行車,好人都能顛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個臭流氓,看我一會兒怎么把你顛成軟腳雞。

  看你還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著,趙婷婷故意專挑坑洼不平的路騎。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這騎的什么路啊……”趙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沒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慘了,坐在鐵架上,屁股都快顛成八瓣了。

  這下可把前面的趙婷婷樂壞了,她憋著笑,心里總算舒坦了一點。

  “我說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騎嗎?這么顛,你自己不(啊啊……)難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顛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來的聲音,趙婷婷實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那聲音像銀鈴般清脆。

  “該,活該,讓你整天想著占我便宜。

  哼!”趙婷婷剛說完,突然驚呼了一聲。

  自行車的前輪一下壓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趙婷婷差點沒扶好車把。

  連自行車都差點顛飛起來。

  車后座上的李二蛋實在找不到東西抓,只能一下子緊緊的摟住了前面趙婷婷的小蠻腰。

  否則他就飛出去了。

  “好軟!” 心下想著,步伐也變得松快了許多。

   夠了不要再說了夏薇站在 洛紗的身后,所以洛紗看不到她的嘴角微微翹起。

  在繁華的南區,莊園周圍數公里范圍內都是一片荒野,但莊園內的設施卻是一應俱全,以便讓客人們 在這片寧靜的田園中享受優質的服務。

  七七,你怎么每次上廁所的時候,都和小柔進一個隔間?用你下面喂我吃東西『南山市實驗一中』是我所就讀的高中,它離我所居住的小區很近,步行大約十幾分鐘就能到。

  放心吧,時間還很充足!原本還以為他會惱羞成怒,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居然對著我抱了下拳,隨后一臉凝重。

  我只知道她似乎暗戀克萊頓德爾元帥的樣子。

  夠了不要再說了大街上,人們在像參加晚會一樣熱舞,只是他總是在咬對方。

  什么事?你把我拉來這里做什么?我又 掏出手機,背單詞之前決定先看看金發笨蛋怎么樣了。

  這下子想不清醒都難了。

  夠了不要再說了楊溪梅笑道:得名次是不是你送件禮物?楚云橫笑道(左手握右手):可以。

  凌珊珊臉又變得通紅,腦子突然也就不靈光了, 想了半天,才想起來要說什么:夏晴,今天課間要選班長,我看你昨天挺有興趣的,就幫你報名了。

  這,也算巧嗎?我已經把那邊的 房子租出去了,并且也在這兒買了一套房子。

  你怎么知道我就聽到了?今天我可是準時的在這等你了哦,還好姬希里 那女人昨天只是一時興起,要不然天天在車站前上演俠盜飛車手,我心臟可真受不起,沒準哪天那女人一失誤或者是那倆大漢操作不當,我這缺胳膊少腿的,想想就心累。

  表哥不愧是學設計的,對家庭擺設的要求真心精致。

  伯父您好~雪悅櫻和葉云還有洛嘉首先恭敬的鞠躬說道。

  用你下面喂我吃東西「話說起來……千葉把我早上給你的企劃書放哪里了?」這時候他背后傳來了聲音,校長知道是躲在暗門里的鄧卓遠,他之前說要暗中觀察一下傳說中的S級。

  夠了不要再說了不會?周小好很懷疑,蹙眉想了想,從書包里掏出一個空白的小本子,用鉛筆在上面一條一條的劃線,最后連起來。

  畫起周梓博的時候程影倒是用心的不得了,眨眼的頻率都降低了不少。

  珊璃卻抱住了口紅,空氣中多了一絲尷尬,沒事,畢竟沒有一個女生不喜歡口紅,可以原諒。

  喂喂,你們在想什么啊,我真的不是死妹控啊!可是她最近,也衰的有些太離譜了吧!?啊…呀…其實,我并不這么覺得…?此時周小如正背對著幾人吃著東西,吃著吃著突然感到脊梁骨一陣發涼,轉過頭來之后差點又被嚇了一跳。

   投技是這個游戲需要組合鍵位最多的一類技能,我在按技能的時候,慢了一拍,導致投技發出的時候對方早已僵直結束,微微把身體往后移動避開了我的投技——誤會,都是誤會!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