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網19日報道只是一眼,我卻再也離不開眼睛, 姐夫的臉略帶扭曲,不知道是享受還是痛苦。

   看著他壯實的 身子我的 身體感覺到莫名的燥熱,一雙有力的大手緊握著 姐姐絲襪,還貪婪的吮吸著上面的氣味,隨著身體的微微抖動,身下的絲襪也從包裹處滑落開來。

   哇!我差點沒叫出聲,沒想到姐夫那里居然那么大,看起來怪可怕的,但不知道為什么,我卻感覺身體越發的火熱, 我的手也不安分起來。

   我努力的 想要控制自己,牙齒緊咬下嘴唇,可手還是不聽話的在身前摸索了起來,看著姐夫的動作,我的手(極品少婦的誘惑)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伸到了褲子里。

   我大吃一驚,我的手剛碰到下面就立馬縮了回來,不知道什么時候我的下面已經有反應了。

   我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耳邊就傳來了姐夫哦的低吼聲, 只見他弓起身子,緊握著包裹了姐姐絲襪的巨物,瞬間絲襪的顏色又更深了些。

   只見姐夫口里喘著粗氣,一個翻身就準備起來,我嚇了一跳,怕被姐夫發現,連忙踮起腳尖,悄悄的回了房間。

   我整個人的癱倒在了床上,想要休息一會,可是剛閉上眼睛,姐夫雄厚的鼻息聲仿佛又出現在耳邊,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都是姐夫壯實的身姿,還有他身下的那可怕的資本。

   剛有些清醒的我的身體又開始燥熱了起來,姐姐真幸福啊,找到姐夫這么雄偉的男人,為什么這個性福的人偏偏不是我呢…… 嗯,嗯~想象著姐夫在姐姐的身上大展雄風的樣子,我的手也不受控制的摸上了我引以為傲的36E。

   身子越發的燥熱,我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姐夫的雄偉,始終浮現在眼前,像是可怕的野獸,可又忍不住的讓我想要去嘗上一口。

   要是在姐夫身下的人是我,那又是什么感覺? 我不自由主咽了咽口水,手又控制不住的伸到了下面…… 我停下手上的動作,指頭緊緊的抓住床單,隨著沒有忍住的一聲姐夫~我最終癱軟在了床上,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

   望著天花板, 我感覺到腦子一片混亂,我怎么會做出如此荒謬的事情,他畢竟是我姐夫啊! 哎,算了還是不去想了!我暗暗對自己說道。

   可是轉過頭卻又看到了自己剛剛脫下來的絲襪,這是我剛來的第一天和姐姐一起買的,和剛才姐夫手中的可是同款啊,想到這里,我漸漸褪去余溫的身體又開始燥熱了起來。

   我感覺小臉又有些潮紅,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淫蕩呢?可是姐夫那雄偉的氣息又讓我欲罷不能。

   就在這個時候,屋外突然傳來咔的一聲,房門響了,肯定是姐姐回來了,嚇得我連忙找出睡衣裝作在換衣服的樣子。

   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我這才平靜下下來,心還在撲通撲通的直跳,還好姐姐回到家都是習慣的先去做飯,差點就被姐姐發現我赤著身子在床上…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姿態,平緩了心情這才悠哉悠哉的走出屋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和姐姐,姐夫打了個招呼。

   接著我便去了浴室,準備洗澡,畢竟剛剛出了一身的汗。

   剛脫了衣服就看見姐姐的絲襪被扔在了換洗籃里面,我盯著它看了足足有三十秒,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越發的火熱起來。

   我忍不住的想要查探一番,蹲下身拿起了絲襪,只見上面還有著一些斑斑點點的東西,隱隱約約的我還能聞到一些味道,我本能的湊近一聞。

   上面不光有姐姐的氣味,還有著姐夫那弄弄的荷爾蒙的味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變態一樣,可是這股味道,實在是讓我欲罷不能。

   打開淋浴,冷水從頭頂澆灌下來,唰唰的擊打著我的身體,可我始終不能平靜下來,體內就像是有火塘一般,燥熱難安,特別是一看到手中的絲襪,就無法不想起姐夫壯實的身子,和他威武的大東西。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兩只手捧起了姐夫用過的絲襪,就好像是什么稀世珍寶一般。

   哦~呼~我不停的喘著粗氣,猛的一下我用絲襪捂住了我的臉,貪婪的吸食著姐夫在上面留下來的味道,是我亢奮到不能自拔的味道。

   隨著絲襪被水打濕開來,上面的星星點點的斑跡也擴散開來。

   我的身子越發的燥熱,像是吞了炭火一般,我的手也開始在我身前的傲人處起不安分的撥弄了起來。

   我狠狠的揉著,想象著此時此刻是姐夫那雙有力的大手在觸摸著它們,用力的一捏那凸起,就好像是姐夫把它吃進口中一般,異樣的快感一陣陣的從身前傳來。

   半小時后,我感到手攤腳軟,整個人像是升天一般得到了充分的滿足感,這才穿好衣服,對著鏡子照了照。

   嗯,這樣就看不出來了。

   我平靜的走出浴室,這時姐姐早已經把飯菜做好,在等我吃飯。

   不知為什么吃飯時,我感覺姐夫對我的眼神有些奇怪,可又說不出是哪里怪,看著姐夫俊逸的臉龐,突然我開始幻想起有姐夫在床上時的樣子。

   我低下頭默默的吃著飯,我怎么能有這種想法呢?那可是我姐夫啊,可是… 可是一想到姐夫的壯實的身子,心中就會涌起一種莫名的悸動,我得想個法子才行。

   到了晚上,姐姐洗完澡后準備回房跟我睡覺。

   見姐姐進來,我立馬挽住姐姐的手,帶著點調戲姐姐的口吻到:姐,你和姐夫都大半月沒有同房了吧?你受得了嗎? 我這話剛問完,只見姐姐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姐姐白了我一眼,這才悠悠的說道:你還好意思說!你在這里我可能丟下你不管和去你姐夫睡嗎? 噢~我故意拉長了聲調壞笑著說:這么說姐姐你是想嘍! 去你個人小鬼大的東西,還不快點睡覺。

  姐姐被我這一調戲,立馬就感到不好意思了。

   見姐姐躺了下來不再理我,我心中似乎有些不甘,只好又勸說道:姐,你就這么狠心啊?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姐夫想想啊。

  他一個大男人,又是這種年紀,守著你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碰不到,要是把身體憋壞了怎么辦啊? 聽完我這話,我明顯的能聽到姐姐的鼻息聲,我知道她的心里開始動搖了。

   姐,你說要是姐夫真憋出病來,毀的豈不是你下半輩子的幸福嗎?我見有戲,立馬就把厲害關系分析給姐姐聽。

   這一次姐姐的皺起了眉頭,終于開口道:你個死小鬼,說的我像是真的虐到你姐夫一樣。

   看到姐姐這個樣子,我只要再加把火,今天晚上我想我就有機會看到姐夫床上的樣子了,一下到這,我向姐姐伸出了手。

   啊!你干什么?快別鬧!說著姐姐立馬拉住了我的手,想要制止我對她的進攻。

   要是我現在停手了,那豈不是功虧一簣。

   我不理會姐姐,一只手在她的上面摩擦起來,另一只手則是趁著她一個不留神,竄入了她的小褲褲里面,只覺得我的手碰到了一些黏糊糊的液體。

   我知道姐姐有感覺了,身為 女人,還是她妹妹的我更加的清楚她的敏感帶在哪里,我來回撥弄起了她的凸起。

   只見姐姐的眉頭擰了起來,一副想要拒絕,可又想要繼續的樣子。

   只聽見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嗯~曉月,曉月別…快別鬧了… 她的呼吸也越來急促了,她身體開始變得酥軟,拉住我的手也從制止我的動作變成了主動引導。

   我知道姐姐現在已經徹底的進入狀態想要釋放了,于是我立馬停手,輕輕的在姐姐耳邊吹了一口氣:姐,你現在還說你不想姐夫嗎? 只見姐姐紅透了小臉嘟起了小嘴氣的不行:你,你怎么就停了? 我裝作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手酸了,想要繼續你去找姐夫呀?找我干嘛? 你,你… 姐姐此時已經被我撩撥得心神意亂,當著我的面她肯定是不好意思自己解決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她去找姐夫幫他,這樣一來我也就能如愿了。

   可我等了半天,還沒見姐姐有動靜,我立刻想到姐姐一定是不想被我知道,我當即轉過身拉起被子往頭上一蒙,果然沒過多久,姐姐便忍不住了。

   曉月,曉月…我聽見姐姐蚊子般的聲音在叫我,我沒有理她繼續裝作睡覺。

   又過了幾分鐘,我感到被子動了動,我立馬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著,姐姐躡手躡腳的離開房間,看來是姐姐確認我睡著了,想去找姐夫解決需求了。

   在姐姐離開后不久,我也小心翼翼的爬了起來,走到姐夫的房門口,我輕輕的把耳朵貼了上去想要聽里面的聲音,沒想到房門居然開了一條小縫。

   可是,被王潔拒絕了一次的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屢屢想要沖進房間的時候,他都會想到昨天王潔說的話,然后止住腳步。

   直到王潔自己站起身來,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本是可以悄悄回到自己房間,當做什么都沒有看到的,但他卻沒有那樣做。

   嫂子,你也 喜歡我,對嗎? 劉明說出了壓在心頭的問題,大膽的向前一步,將王潔摟入了自己的懷中。

   緊接著,他一邊等待著王潔的 回應,一邊緩慢的將雙手順著王潔的脊背下滑,勾住裙擺,輕輕掀起,探入進去,用力抬住了那高翹的 臀部,揉捏了起來。

   王潔雖然眼睛看不見了,但是平時卻沒有疏于鍛煉,海綿一樣的臀部,表面的質感卻又極其的光滑,有彈力。

   劉明忍不住加重了力道,恨不得將十根手指全都嵌入進去,徜徉在其中。

   咿呀。

   王潔暗哼一聲,只覺得臀部傳來一陣火熱無比的感覺,她幾乎是沒有做任何思考的,便跟著劉明的動作,扭動起了腰肢。

   她需要的,正是這種真實的,充實的感覺。

   至于她喜歡劉明嗎? 她不想騙自己,她當然是喜歡的。

   劉明對她悉心的照料,早已俘獲了她的心靈。

   昨天的表白,更是令她怦然心動,否則也不至于險些擦槍走火。

   只是,她仍舊沒有做好心理準備,開不了這個口。

   她只能用行動來對劉明做出回應…… 她一手摟著劉明,一手卻已經悄悄的往下摸了過去,觸碰到了那沒有任何意外,早已高抬頭顱的大家伙。

   嗯? 摸到那家伙的瞬間,王潔禁不住一愣。

   真切的將它握在手中,竟是比之前自己比劃的時候,還要大上許多。

   她嫻熟的順著它往下滑去,脫下了劉明的短褲,像是之前演習的那般,讓五根玉指游移在血脈僨張之處。

   嫂子……你這是…… 劉明萬萬沒想到王潔的回應亦是如此大膽,他的感受和王潔恰恰相反。

   王潔的手,如玉一般溫潤冰涼,觸碰到那滾燙的剎那,劉明的神經驟然如同炸響了鞭炮一樣,噼里啪啦的顫動了起來。

   不要說話。

   王潔豎起一根手指,擋住了劉明的嘴巴,另一只手,加快了速度。

   吭嗤……吭嗤…… 劉明沉重的喘息著,他再也無暇顧及王潔的回答是什么,全部身心都集中在了王潔的手上。

   嫂子,我忍不住了!我要你! 良久,劉明只覺得一股力量即將噴薄而出,可今天好不容易到了這個份上,他并不想這般結束,他一把抱起王潔,將她丟到了床上。

   隨即,就 像是王潔幻想中的場景一樣,他跟著跳上了床,脫下上衣,露出一身的腱子肉,伏在了王潔的身上…… 幻想中的景象就在眼前,對王潔和劉明來說,都是這樣。

   兩個人的呼吸,不約而同的加快了不少,他們沒有急著進行下一步的動作,時間仿佛定格了一樣,兩個人就這樣相對望著。

   即使,王潔看不見。

   但她的心眼,早已將劉明的模樣烙印在了心底,無論何時,她都能準確的勾勒出劉明的樣子。

   而劉明,他還是第一次以這樣的視角,如此細致的觀察王潔。

   細膩的肌膚,沒有任何雜質,每一個五官都如同頂級藝術家雕琢出來的藝術品一般,無可挑剔。

   那略帶些羞澀的紅潤臉龐,更是給了成熟的王潔一抹青春的氣息。

   劉明忽然覺得,他和王潔的距離在這一刻才算真正的拉近了一步。

   他已經不需要再進行任何的試探,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隨時將王潔變成自己的女人。

   嫂子, 我喜歡你

   劉明,吻上了王潔的紅唇。

   王潔,也同樣熱烈的回應著劉明的示愛。

   兩人翻滾在王潔的香榻上,越發熱情,就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久久不愿分開。

   然而,劉明的動作越是熱烈,得到的王潔的回應越是熱情,他的頭腦反而越是清醒。

   他的沖動,在一陣的纏綿后,竟慢慢的消退了下來。

   他還是沒有進行到最后一步,因為他沒有得到王潔最重要的回應。

   我愛你,我喜歡你。

   王潔不愿意說出這番話,并不是代表著她不喜歡劉明,而是她始終沒有過去心里那道坎。

   在剛才的纏綿中,劉明每一次觸碰的試探,也被王潔下意識的躲過。

   劉明不想逼迫王潔,他想著,既然他喜歡王潔,認定了她,就不該急于這一時。

   如果為了自己的女人,連欲望都壓制不住,這份愛或者喜歡,也太過淺薄了。

   對不起

   良久,在兩人赤誠相待,汗水淋漓,相擁睡在一起的時候,王潔終于開口了。

   此時此刻,她才是那個最糾結,最難受的人。

   她覺得她不止對不起劉明,也對不起自己死去的丈夫,仿佛沒有一條路,能夠讓她心安理得的度過以后的日子。

   嫂子,不用道歉。

  我喜歡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不論多久,我都等你。

  我相信你的眼睛會有復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會有打開的一天。

   劉明難得動情的說道,在他心中,王潔已經是他的女人了,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到任何的委屈。

   更不會強迫自己的女人去做任何不喜歡的事情。

   阿明,謝謝你。

  雖然我還不能給你想要的,但我能幫你…… 王潔說著,臉上忽然飄過一陣紅霞,緊接著,她一個翻身來到了劉明的身上,再度用她那冰涼小手,握住了難以消散的滾燙。

   劉明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但隨即,那驚愕的表情就舒緩了下來,仿佛微醺一般,沉醉其中…… 清晨,劉明艱難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只覺得腰酸背痛,精神困乏。

   昨天折騰了一晚上,饒是他身強體健,也不太吃得消。

   王潔更是付出了許多,足足花了半個鐘頭,才幫他發泄了出來,讓他頗感愧疚。

   然而,劉明起床的時候,王潔已經不在他旁邊了。

   難道又做飯去了? 劉明皺起了眉頭,不免又擔心起來,趕忙穿上衣服,準備去廚房看看。

   可他還沒行動起來,房間門倒是先打開了。

   穿著樸素長裙的王潔從門外走了進來,淡淡的日常妝容,一個淺淺的微笑,宛如鄰家大姐姐一樣,親和力十足。

   嫂子,你這是? 劉明看傻了眼,他還從來沒有看到過王潔如此清純靚麗的一面。

   在他的印象中,王潔一直都是成熟的女強人形象,當然在私下里,這種成熟更會散發出性感的味道。

   劉明最初折服于王潔的魅力,也是因為那綽約的成熟氣質。

   所以這反差感極強的青春打扮對劉明來說,才更具沖擊力。

   不過,劉明并不討厭王潔的這番打扮,他只是覺得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幾年前學生時代的王潔,略施粉黛,依舊驚艷。

   怎么?我穿這一身不好看嗎?我還以為你會喜歡我年(大炕上性經歷)輕一點的感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