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里經濟條件不好,兄弟姐妹多。

  所以,2003年我去了廣東 打工

  在那里我認識了一個湖南來打工的小伙子,我倆同在一個生產電器的小廠工作。

  我們熟悉之后,因為都是來打工的,生活方面互相照應著,關系慢慢就好起來。

  不久,我們戀愛了。

  他比我大3歲,也很合我心意。

  我覺得找個比我大的 男人,會比較心疼女人一些。

  我們戀愛三個月后,就發生了關系。

  當時也沒多想,只覺得以后他就是我的 老公了,我一定會嫁給他的。

    畢竟是婚姻大事,為此,我回了一趟老家麻城。

   回家后立即把戀愛對象的情況 告訴了爸爸媽媽。

  我以為只是尊重 父母,告訴他們就行了。

  沒想到,父母立即反對。

  特別是我媽媽,她說,我妹妹已經嫁到廣東了,這么遠。

  他們已經后悔同意了妹妹的婚事,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讓我再嫁到那么遠的地方。

  他們的決定給了我當頭一棒。

  我沒有告訴他們,我與男友已經發生了關系,但清楚自己是不能再與男友交往下去了。

  于是,只好跟他斷了聯系。

   18歲小老公讓我苦不勘言(2/2)  不久,媽媽又托人給我介紹了一個,我沒看上,就吹了。

    十多天后,村里又有人給我說媒。

  那人是我現在老公的一個親戚。

  她跟我父母提親,我父母也巴不得早點把我嫁出去,就答應去相親。

  我也是太聽我父母的話了,當時連對方的條件什么也沒問。

    結果一見面后,我就后悔了。

  村里說媒的人帶來的那個對象身高才1米54,不僅身材瘦小,而且才18歲。

  而我身高有1米65。

  從年齡和個子,我倆都不般配。

  我對父母說:我 不同意

  可是,我父母卻說,找一個比我小的,往后的日子就好過些。

  我管得住他,不怕他花心。

  無奈之下,我依了父母。

    (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相親的第四天,老公就到我家里來接我去他家里玩。

  他家離我家不遠,騎自行車20分鐘到了。

  我就去了,呆到晚上8點,我看天黑了,就讓他送我回家。

  結果,他媽將樓下的門全部鎖上了。

  他媽說,就不用回家了,就在樓上睡。

  我不同意,執意要回家。

  他媽硬是不讓,還讓老公把我往樓上推,老公就把我拉了上去。

  那天,我就這樣與老公睡在了一起。

  18歲的小老公讓我苦不勘言(2/2)  第二天,回家后,我將這情況告訴了我媽,我媽什么話也沒說。

    不幾天,同村有一個人傳來話說,他爸爸不同意這門親事。

  我媽聽說后,氣得說:不同意算了。

  當時我也這樣想。

  后來一想,就這樣算了的話,他要是把我跟他睡覺的事告訴村里人,那我以后還怎么做人啊?不行,我得問問他的意思。

  結果我問老公是什么意思。

  老公說,那是他爸瞎說的。

  他沒有這個意思。

  女人私房話(http:nfh)  可是,當時老公才18歲,沒有到法定的婚齡,拿不了結婚證。

  他家決定先辦酒,拿證的事以后再說。

    相親20多天后,也就是2004年臘月28日,我們就結了婚。

  他家辦了20多桌喜酒。

    老公在家是老大,還有一個弟和一個妹。

  他人算是老實的。

  他爸爸顯然不喜歡他,動不動就鄙視他:你比老二的一半都比不上!雖然我也看不上老公,但 公公這樣瞧不起他,我心里還是不舒服。

  18歲的小老公讓我苦不勘言(2/2)  公公在武漢做生意,開了一個綜合小店子。

  比起同村種田的人來說,他家經濟條件是算好的。

  所以,他認為自己是有錢人,并且言談舉止中流露出瞧不起我娘家的意思。

  加上他以前說過不同意我們結婚的話,我就對他心存不滿。

  但大面子上,我還是盡到一個做媳婦的本分,過年時,給他買些禮物,盡量討他喜歡,不想弄得都不開心。

    結婚后半年我就懷了孕。

   兒子出生了,當了爸爸的老公,還是沒有絲毫的長大。

  他就像個孩子,雖然凡事聽我的,但有什么事也別想他像丈夫一樣遷讓著女人。

  最讓我瞧不起的是,兒子都3歲了,他竟然從我認識他起,就喜歡看動畫片,一直看到現在。

    前年,我們全家都搬到了武漢來住,幫公公經營店子。

    公公租的屋子雖然只一間,但有個閣樓,我們就住樓上。

  公公每個月發給我們500元工資,是用于零用和過早的,家里其它開銷我們全不管。

    到了城里做事,老公還是那樣長不大,做事沒有頭腦,總要我撥一點他才亮一點。

  公公也總是指責他說:我老了不指望你,我靠老二。

  老公在家沒地位,所以婆婆也欺負我,有吃的,總是說給二娘(老公的弟媳)的。

  18歲的小老公讓我苦不勘言(2/2)  老公從小到大都怕爸爸,他說公婆夫妻感情一向不好,他都是在爸媽的吵架聲中長大的。

  他怕吵架,所以,對事情,他采取好壞不說,全聽他媽他爸的應對辦法。

    相關熱門推薦  午夜我與入室的小偷激情  繼父與繼女被我捉奸在床  那晚,老公喂我吃春藥后  和姐夫偷情 我對不起姐姐  八大女星與干爹的復雜關系  女人一夜多少次才合適?  我和嬸嬸過了兩天的夫妻生活   閱讀提示:正當我們激情正酣時,他突然翻身而下,跑進書房,拿出兒子的水彩筆,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他又開始發揮自己變態的想象力,在我身上開始涂鴉 畫畫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文字:禪 小巖  每次只要一到晚上就是我的夢魘,老公則是這個恐怖夢境的制造者。

    見多了各種各樣特殊癖好的男人,但是你見過一個正常的男人肆意妄為的糟蹋自己妻子潔白如玉身體的嗎?!這是絕對隱私,是不為外人道也,再說,我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但這又的的確確是存在的,是不能矢口否認的事實。

    要不是忍無可忍,我絕對不會拿床幃之事充當大家的笑料,供大家開心消遣的。

    剛結婚那段時間,他還算是比較正常的,但就是比較下流。

  你比如,我正在廚房里淘菜,他則會神不知鬼不覺的鉆到我的身后,在我身上上下其手摸來摸去,有時我嫌礙事,虎著臉訓斥他兩句,都三十幾歲的人了,孩子都五六歲了,別這么沒個正經。

  口述:賤 老公愛愛時總在我身上畫畫  見他沒反應,我就會喊正在客廳看動畫片的兒子,兒子只要一出現,我才能脫離他無處不在的魔爪。

  這樣說,倒不是我對他這種行為反感,或者我是某些方面冷淡,而是我從小潛意識就被灌輸了這樣的思想,上床是夫妻,下床守規矩,如果床上床下都一個樣子,那根牲畜有何區別。

    天知道我的話對他而言根本就是雨過地皮干,他只顧著自己的欲望的噴薄欲發,哪管得了我的感受。

  有時,我實在是沒那個興趣,他便耷拉著眼皮,不看我的臉色,照樣我行我素,對于他這個樣子,我常常是感覺憤怒又羞恥。

    后來,跟閨蜜一起探討這個話題,閨蜜說起自己的老公,也是一臉的哀怨,他的老公更加的令人發狂,每次愛愛的時候偏偏不在晚上,專挑早上和午休的時候,閨蜜無奈,只能佯裝著進行配合。

  于閨蜜的老公相比,想想自己的老公,那才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  天黑了,吃過飯了,洗過澡了,輔導兒子做完功課并看著他入睡,我走進了自己的臥室。

  老公看到我,就如一匹餓狼,直接撲了過來,對于他這種行為,我骨子里是排斥的。

  一點情調都不懂,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床戲,床戲很重要的,跟他講,他還說我啰哩啰嗦的,咱們都是大粗人一個,誰講那個。

  面對這樣的丈夫,我只能選擇無語,除此,我別無他法。

  口述:賤老公愛愛時總在我身上畫畫  正當我們激情正酣時,他突然翻身而下,跑進書房,拿出兒子的水彩筆,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他又開始發揮自己變態的想象力,在我身上開始 涂鴉畫畫。

    我對此很是厭惡,一方面是因為我覺得那些花花綠綠的色彩有毒,長時間下去毒素會滿滿侵蝕到肌膚里面;另外一方面是因為老公不僅在我的全身上下開始運作,哪怕是私密處都被他冠以想象,變成他腦子里的成像。

  這是對我人格的一種侮辱……  看著他收工,還拿過手機,對著我各個角度進行拍照,我有種想哭的感覺,推開他,沖進浴室,沒來由的就哭出了聲。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禪小巖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