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由于褲子的束縛,規模還有些局限,可現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種視覺沖擊,讓她恨不得和 楚晨來一次。

  “ 王醫生,是,是不是沒得治了?”楚晨帶著哭腔,甚至眼眶里還有淚水在打轉。

  這演技,不得不服! 王玥琪回過神來,趕緊搖搖頭,有些語無倫次。

  “沒,有的治,有的治,我這就幫你,你,你別亂動,知道嗎?”楚晨乖巧的點點頭,王玥琪深吸一口氣,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點叫出聲,而王玥琪也很震驚,這還是她第一次,碰到這么大的玩意兒。

  她動了幾下,喉嚨不停滾動,聲音都沙啞了幾分。

  “ 小晨,現在 感覺怎么樣?”“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這是正常的,接下來,你按照 嫂子說的做,知道嗎?”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趕緊體驗楚晨那處帶來的快樂。

  “怎么做啊王醫生?”楚晨一臉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從后面頂嫂子這兒,看到了嗎?”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細心指導。

  “哦哦,好的,我 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經的說道。

  王玥琪滿意的點點頭,傻子就是傻子,很聽話。

  她扭過身,雙手趴在桌子上。

  嬌聲道:“小晨,來呀,往這兒頂。

  ”看著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個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這么開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來此深層次的交流,可轉念一想,他還是決定繼續裝傻,以免被懷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處。

  “小晨,你往哪兒弄呢,錯了錯啦。

  ”王玥琪扭動著 身體,想要讓正確位置對準楚晨的寶貝。

  “王醫生,沒錯啊,你說的就是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鐵不成鋼啊,怎么就偏偏遇到這么個傻子呢,要是個正常 男人,恐怕現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嘆了口氣,但嘴上還是溫柔的說道:“就是剛剛我給你指的那個地方,知道了嗎?”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這兒!”聽到這話,王玥琪會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舉動,讓她差點沒氣得吐血,只見楚晨對著她的后背狠狠一頂,嘴里還得意的笑著。

  “嘿嘿,現在對了嗎,王醫生。

  ”王玥琪實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幫助楚晨找到正確的位置。

  當她的小手觸碰到楚晨時,楚晨渾身一個激靈,反應又強了幾分。

  同時,王玥琪也非常震驚,被撞擊到那個位置后,她感覺渾身上下就像有千萬只螞蟻在爬一樣,難受得不行。

  這種異樣的感覺,刺激著她,讓她情不自禁發出了輕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來,疑惑道:“王醫生,我弄疼你了嗎?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繼續!”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這時候自然不會再裝傻,雙手緊緊握住王玥琪的小蠻腰,身體靠了上去。

  那種宛如電流般的酥麻感,穿過褲子,通過皮膚,慢慢襲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經好久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了。

  楚晨強有力的沖擊感,讓她覺得這才是男人該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當初年少無知,覺得男人只要老實就行,現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滿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著。

  聽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開王玥琪的褲子,然后讓她好好嘗嘗自己的厲害,可他不能這么做,只能強行憋著。

  “嗯啊,不 行了,好想要。

  ”這種感覺雖然刺激,但始終只是隔靴止癢,并不能滿足王玥琪,她扭動著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與楚晨來一場負距離的接觸。

  一開始她本來只是想過過干癮,可越這樣她越難受,腦海里充滿了渴望,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魚水之歡,再也顧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氣,轉過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著楚晨,眼色迷離。

  “小晨,嫂子給你進行下一步治療。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緩緩蹲下身子,看著眼前的東西,她舔了舔紅唇,小嘴微張。

  楚晨激動得心潮澎湃,無論如何他也沒想到,王玥琪這蹄子竟然會用嘴幫他。

  更重要的是,她還自稱嫂子,這可是親近的稱呼。

  不得不說,王玥琪的活兒很好,三兩下,就弄得楚晨醉生夢死,差點直接投降,不過好歹他能堅持,硬生生給憋住了。

  過了十幾分鐘,王玥琪累得夠嗆,擦了擦嘴角,低聲問道:“小晨,你有沒有種想尿尿的感覺。

  ”“沒有,不尿尿,嫂子說不能隨地尿尿。

  ”楚晨搖搖頭。

  王玥琪大驚!還真是撿到寶了,這么久都沒有要完事兒感覺,那要是真弄起來,還不得吧自己給弄死?她心里癢癢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體驗一下,可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敲門,嚇得她慌忙的站起來。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頭傻腦的楚晨,哄騙道:“小晨,咱們來玩個游戲好不好?”“什么游戲啊?”楚晨道。

  “躲貓貓,你到里面去藏起來,嫂子來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躍的拍拍手,提起褲子往里屋走去。

  其實他心里也慌得一批,這要是被別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個傻子,估計也會被罵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馬從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這兒死等著,萬一被發現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藥,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邊怎么交代?想到這兒,他又轉身往衛生所走,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學的語文老師,叫 吳正德,三十多歲了,有個非常漂亮的媳婦,也是小學的老師。

  “吳老師,你可是有媳婦的人,別動手動腳的。

  ”王玥琪皺著眉頭,露出厭惡的表情。

  她本以為是有人來看病,沒曾想居然是個醉鬼。

  這吳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盡皆知的,滿足不了他媳婦,導致他媳婦脾氣越來越暴躁,總是一言不合就罵他。

  這不,大早上就被罵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幾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壯著膽子跑到了衛生所,想要調戲調戲漂亮的王玥琪。

  “那個死婆娘不是我媳婦,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婦。

  ”吳正德搖頭晃腦的,伸手就朝王玥琪胸前抓過去。

  “啊,吳老師,請你自重!”王玥琪嚇了一跳,雙手死死捂住胸口,往后退一步。

  楚晨見狀,趕緊跑過去,一把推開吳正德,傻里傻氣道:“你走開,不許(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欺負王醫生。

  ”吳正德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罵。

  “ 你個臭傻子,別多管閑事,滾開。

  ”說著,他就一腳踢在楚晨的肚子上,同時,楚晨也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劇烈的疼痛,讓吳正德清醒了不少,他捂著鼻子,惡狠狠地瞪著楚晨,“你個小逼崽子,沒爹沒娘的賤種,你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吳老師,你住手,小晨還只是個孩子,你要是再亂來,我可就叫人了啊。

  ”王玥琪急忙上前擋在楚晨面前。

  吳正德攥住拳頭,強忍住怒火,這事兒要是被自家媳婦知道了,肯定吃不了兜著走,猶豫了一下,他惡狠狠地指了指楚晨,然后轉身搖搖晃晃的離開。

  不過他卻不知道,身后正有一雙宛如毒蛇一樣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楚晨從來沒有忘記,這個吳正德,每次心情不痛快的時候,都會拿自己當出氣筒,那會兒自己傻,被他打罵,還跟著傻呵呵的笑。

  這些賬,他一定要算回來!“小晨,你沒事吧?”王玥琪關心的打量著楚晨。

  “沒事,王醫生。

  ”楚晨笑呵呵的說著。

  王玥琪好奇他怎么跑出來了,不過也沒多問,只是牽著楚晨的手就往屋里走,畢竟,還有些事情得完成。

  關上門后,王玥琪摸了摸楚晨的肚子,柔聲道:“痛嗎?嫂子給你揉揉。

  ”“王醫生,你給我吹吹吧。

  ”吹吹?聽到這話,王玥琪下意識看到楚晨隆起的部位,俏臉瞬間變得羞紅。

  下一秒,她撩起楚晨的衣服,對著肚子吹了口氣兒,熱乎乎的氣打在皮膚上,讓楚晨感覺酥酥癢癢的。

  看著王玥琪嘟起來的小嘴,他立馬有了反應。

  “呀!”王玥琪眨巴著大眼睛,“小晨,你這病又犯了。

  ”“王醫生,那你趕緊救我啊。

  ”楚晨滿臉害怕。

  “剛剛還沒治療完,嫂子繼續幫你,把褲子脫了先。

  ”本來王玥琪還想著怎么才能繼續和楚晨做那事兒,沒想到這家伙那么敏感,只是對著肚子吹了口氣兒,反應就這么強烈了。

  到底是年輕氣盛啊!楚晨麻利的脫掉褲子,站在王玥琪面前。

  王玥琪肆無忌憚的欣賞著,小腹處的邪火越來越烈,她先是伸手把玩了一下,然后讓楚晨坐在椅子上。

  “小晨,你先坐下。

  ”楚晨坐下后,王玥琪脫掉白大褂,露出里面的 白色襯衣和牛仔短裙。

  王玥琪撩了撩裙子,坐在楚晨大腿上,雙手環抱住他的脖子,吐氣如蘭,“小晨,揉我。

  ”楚晨怔了一下,“揉哪兒啊?”他是真沒反應過來,一時間有些懵逼。

  “揉這兒。

  ”王玥琪挺了挺胸前的兩片雪白。

  投過襯衣口子,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看到這著,楚晨喉嚨滾動一下,口干舌燥道:“王醫生,你這兒怎么有兩個大雪梨啊?”雪梨?王玥琪噗嗤一笑,“你個傻瓜,這不是雪梨,這是……” 你知道我是故意的。

  受 開會攻在桌下做喬宇軒頓時感到一陣無語,白了葉小柔一眼,轉過身自己去打電話了。

  并且留下了足夠赫斯娜需要花費的錢。

  心靜自然涼什么的鬼話果然是自欺欺人用的。

  受 失禁,攻也尿在受身體里余斗斗還是很感動的,感覺自己平時跟舍友感情也就一般,可是發現他不見了,一個一個都這么著急他,還是讓他很暖心的,心想以后自己也要更真心對舍友。

  吃的話,恐怕這就是最后一頓午餐了,等回去,迎接我的將是檸檬特制的克總大餐。

  其具體性質有:火系法術算是最低級的法術。

  受開會攻在桌下做有炸彈!我立即大喊出聲。

  空蕩蕩的宿舍冷冷清清,人流涌涌的樓道里沸沸揚揚,直到林泉叫我的時候,我的意識才一點點蘇醒。

  他的白色背帶短褲、白色小襯衫和一雙帥氣的黑色小皮鞋,配上他漂亮的臉龐,酷帥酷帥的。

  林冰單手握住長槍,受開會攻在桌下做御風站起來。

  畢竟我們雙方都沒有這樣子的自覺,所以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怎么說好呢,其實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了,這位哥哥是姥爺你的 助手我很清楚,平(兒童智力故事)常甚至日常一些生活都是聽你調遣的,但是啊,你一直助手、助手的叫著,不覺得有點奇怪嗎?人家又不是沒有名字,工作時候也就算了,平常還怎么叫感覺···莫名的有些別扭啊。

   越越,別哭了!你一哭就不好看了,你放心我長大后會回來找你的。

  回復我的是,您的任務尚未發布,請耐心等待。

  你是不是怕別人知道我們倆個在一起?「我都可以叫主人大人心也君的。

  至于為什么著急過來,原因很簡單,誰見過一個變態身受重傷后過了一個星期都能活蹦亂跳的?反正在老醫生的印象中是沒有的。

  受失禁,攻也尿在受身體里為什么要去歐皇叔叔家?名叫王源的小胖子驚訝,并走進車內。

  行,那我和韓風走了。

  受開會攻在桌下做 劉子陽那瞪大的眼睛讓余小本很不舒服,他嘆了一聲,把自己的飯盒退到劉子陽的面前,行了行了,你自己夾吧,胖死你。

  昨天夜晚從林天語的活動室里出來后,我專程又跑回教室去找袁維,雖然覺得對這個學霸總有種毫無辦法的感覺,可想起他那張模范學生的臉便有些火大。

  是嗎,目標是,伊莎所在地的西西里大公國人。

   安德不想回答,不過藍兮玉飛速地堵住安德的路,不滿地跳起來。

  他們的背影,被夕陽映射在地面上,那感覺猶如是一對鴛鴦在一起的感覺。

  尹戀!兩人異口同聲道。

  各國民眾都踴躍報名參賽。

  嗯......我叫林礫,樹林,礫是石字旁一個樂。

  這么想著,長谷川雪強忍住嘆氣的沖動,說道。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