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其他地方呢! 孔原不甘心的問到你不是說她今天早上才走 的嗎?那她肯定在縣城里治療過了,說不定是去小門診治療的呢!   有點規模的小門診我也查過了,沒有這個名字。

  魏大鵬的話讓孔原的心涼了半截。

     行了,我知道了氣呼呼的掛上電話,孔原一陣郁悶,好不容易整來這么一個機會,卻是沒有把握住。

     你是病人的家屬嗎?開始輸液了,你要時常看一下。

  護士看一眼蹲在病房門口的 李文龍

     哦,好好好。

  李文龍趕緊應下來。

     敲敲門,待到 林雪梅允許之后走進病房:林總,您吃點水果什么的嗎?我去給您買點。

     吃什么水果,你忘記了我是怎么進來的?林雪梅沒好氣 的說到。

     是是是拍馬屁拍到馬蹄子上,確實夠自己喝一壺的。

     那需要我做點什么?李文龍小心翼翼的看著林雪梅那張冰冷的臉。

     不敢勞你的大駕林雪梅的話里還是帶著火藥味,沒有小褲褲穿已經不能讓她容忍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李文龍聽出了林雪梅話里更深層次的東西:那我出去給您買幾本書解解悶吧!   在叔叔的口中已經得知這位女副總是絕對的女中豪杰,業務這一塊,貌似還沒有能難倒她的地方,想來,那絕對是學習型人才。

     業務終于對口了,因為,李文龍見到林雪梅正急匆匆的從包里拿出了紙和筆:去給我買這幾本書回來。

     刷刷刷在紙上畫了一番,林雪梅表情嚴肅的把手中的紙遞到李文龍面前。

     乖乖,看來自己還真是猜對了,這林雪梅還真不是常人,人家誰在這樣的場合不喜歡看基本小說之類的書籍,但是這林雪梅卻偏偏是個例外,單單是上面這幾本書的名字吧!   《經理的職能》《工業管理和一般管理》《高效能人士的第八個習慣》。

     這哪里適合 這個時候看,按照李文龍的想法,怎么也得是故事會之類的。

     那我出去買去了,你自己看著點,別睡著了。

  習慣性的,李文龍囑咐了一句,聽在林雪梅耳朵里,卻有些別樣的感覺。

     哎,等等就在李文龍將要關門的時候,林雪梅又把他叫住了。

     干啥?李文龍停下將要走出去的腳步。

     給你錢林雪梅拿過手包,掏出她那玲瓏小巧的紅色錢包再幫我賣點零食回來,像可比克什么的。

     呃。

  李文龍一陣石化,可比克,貌似是小孩子吃的東西。

     許是看出了李文龍的疑問,林雪梅臉上飛過一片紅暈:拿著,快去   這句話,卻是說的一點底氣也沒有。

     哦借過錢塞進自己的口袋里,李文龍小聲嘟囔道:也不說提一提這住院費 的事,真當是我是大款了,要不是手頭還有點小錢,怕是要露宿街頭了。

     你說啥?林雪梅疑惑的看了看李文龍誰讓你露宿街頭的?我不是說了讓你找家賓館住下嗎?   啊?沒事沒事,我想別的事呢!李文龍暗暗叫苦:你怎么不把最關鍵的聽進耳朵里呢?   摸了摸自己癟癟的口袋,李文龍打聽了一下路向新華書店走去。

     哼,臭小子,我就是要教訓你一下,連我的那地方你都看過了,不收拾你一下難消我心頭之恨。

  看著關上的房門,林雪梅咬牙切齒的說到:一會吃飯我還就揀最貴的要,我倒要看看你的荷包還能支撐多久。

     說完這話,林雪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奸計得逞的笑容,這個時候的她,哪里還有單位副總的樣子,完全就是小女人。

     可憐我們的李文龍同志,還在為 五毛錢的零頭在跟 售貨員打著嘴仗:就五毛錢,五毛錢你都不讓?   我們這里的書都是按原價賣的,買就買,不買就散售貨員哪里有一絲好脾氣,李文龍甚至懷疑她的更年期是不是提前來了。

     我就這些錢了,你說怎么著吧?李文龍把毛錢都掏出來了,卻還是差五毛。

     能怎么著,不買唄!售貨員斜眼看了李文龍一看,心道:像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把大錢單獨放起來,然后拿著這一摞零錢在這里說事。

     所以,她是一點同情心也沒有。

     那先不買了。

  李文龍低頭開始撿拾自己放到吧臺上的那一堆零錢。

     你真的只剩下這么多了?售貨員有點不相信的看著李文龍,大多數客人,會在她的一再堅持之下再從其他的口袋里拿出一百元的鈔票來,這個人,卻是要放下書不買了   心中一動,再看看李文龍手中那一摞摞的書,售貨員心中的算盤霹靂巴拉的打開了,不就是五毛錢嗎?如果把這一摞書賣出去,自己的提成可不止五毛錢的事了,再說了,領導也曾經說過可以酌情處理。

     想到這,她一下摁住李文龍撿拾零錢的手:沒有就算了,就拿這些吧!(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   算了,還是不讓你為難了李文龍絲毫不為所動,依然在奮力的撿拾那一毛的硬幣,因為他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另外一件離了錢還真的玩不轉的事,那件事要是辦不好,那就是上對不起天下對不起地中間對不起自己啊! 感受到 嫂子的小手。

  整個內心都變得激動起來。

  。

  林子惠很驚訝的看著眼前,內心不斷地感嘆。

  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猛的。

  “嫂子,為什么它變得這么這樣了,我是不是病了?” 陳正 假裝懵懂的說。

  林子惠笑著說:“你沒病,等你明天睡醒,就沒事了。

  ”既然嫂子這么說,陳正假裝自己沒有反應過來。

  低頭看到林子惠親吻了幾口。

  一陣麻酥的感覺瞬間襲上心頭。

  陳正心中有一種沖動,想按住她的腦袋。

  不知道為什么,林子惠的動作戛然而止。

  林子惠懊惱的想,自己這是在干什么。

  緩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以后,假裝很冷靜地說:“ 阿正乖一點,快點睡覺。

  ““不嘛,我很難受。

  “陳正撒著小孩子脾氣,內心一點都不像結束。

  特別是看到嫂子情動的笑臉,紅撲撲的,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一口。

  “阿正,乖,時間不早了,嫂子明天還要上班,你現在乖一點睡覺好不好?“林子惠細聲細氣的說。

  雖然,和丈夫大吵了一架,但是,她還是做不出對不起丈夫的事情。

  并且,林子惠心里很明白,他不想讓自己來城里,就是擔心自己受到欺負。

  現在冷靜下來,想通了,也就沒有那么生氣了。

  可是苦了陳正,漲的難受,很想出去沖個冷水澡,降一下自己身上的邪火。

  強忍住內心的舒服,進入睡眠。

  可是,一直處于空窗期的林子惠,被阿正這么一弄以后,睡不著。

  要不是,阿正是自己的小舅子,恐怕……忍不住,林子惠開始自我滿足了。

  陳正本來難受的要死,就在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的時候,聽到這種聲音。

  悄悄地睜開眼睛,看著嫂子的樣子,真的美極了。

  雖然自己經常和嫂子一起睡覺看到 這一幕,腦子嗡嗡的叫,很想沖上去。

  “阿正……快點……”天呢,難道嫂子安撫自己的時候,想的自己的名字?這種想法深深的刺激了阿正的大腦。

  看來,嫂子對自己還是有感情的。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雖然,陳正心里這么邪惡的想著,并沒有做出實際行動。

  他很擔心嫂子會看出破綻來。

  陳正內心的火苗不斷地燃燒,實在是忍不住的時候,假裝半夜醒過來,迷迷糊糊的說:“阿正很難受……。

  ”沒有想到,阿正會突然醒過來,有點猝不及防的說:“你怎么醒了,別睜眼。

  ”可是,阿正是一個傻子,怎么可能這么聽話。

  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嫂子前面的美好,很委屈的說:“我渴了。

  ”林子惠嘆了口氣,給陳正倒了水,喂他喝下去后。

  “快點乖乖睡覺。

  ”喝完水的陳正哪里睡得著啊,一直纏著林子惠講故事,講了好久才睡。

  次日大清早,就被一陣敲門的聲音吵起來了。

  林子惠手忙腳亂的穿上衣服,往門外走去。

  出去一看,竟然是鄰家姐姐 劉玉芳過來探望陳正。

  連忙把他邀請進去。

  看著被她收拾的這么干凈的物屋子,劉 玉芳很羨慕的說:“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能干,不過,我都進來這么久了,為什么還沒有看到阿正?“林子惠小臉一紅,有點羞愧的說:“他應該還沒有睡醒。

  “劉玉芳笑著說:“阿正在哪里睡得?時間都這么晚了,我過去叫他。

  “說著,也不管林子惠跟自己說什么,就往她前面的房間走過去。

   沒想到,推開門的時候,剛好看到阿正赤裸著上半身,正打算穿衣服。

  看到劉玉芳來了的時候,扔下手中的衣服,連忙跑過去,抱著劉玉芳說:“玉芳,你怎么過來,是不是知道我自己一個人在家里很無聊,所以,你才過來陪我的?“沒等劉玉芳說話,阿正抱著她,狠狠的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

  雖然沒有嫂子的甘甜,但好在味道還不錯。

  沒想到這一幕剛好被林子惠看到了。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到,只是快步的走上前,對著阿正很嚴肅的說:“以后不能隨便親別人,知道嗎?“阿正很委屈的說:“為什么啊?以前的時候,我和玉芳姐姐一起出去玩,她就會偷偷的親我,我為什么不能親她?“林子惠義正言辭的說:“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等嫂子說完以后,阿正緊接著擺出一副想要哭的樣子。

  劉玉芳連忙走過去,抱著阿正說:“以后你想親就親,不要不開心知道嗎?”感受到劉玉芳的前面,正在摩擦的自己的身體,阿正禁不住的將身子往前湊了湊,沒想到劉玉芳的身材,竟然這么好。

  “我就知道玉芳對我最好了。

  ”阿正假裝自己被哄好了。

  看到這一幕,林子惠不知都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有種怪怪的感覺。

  沒想到,劉玉芳竟然轉過身來,跟嫂子說:“我今天剛好沒事,打算帶著阿正出去玩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沒等林子惠拒絕,聽到阿正歡呼雀躍的聲音,”好啊,阿正終于不用一個人呆著家里了。

  “林子惠很無奈的點了點頭。

  在路上,阿正裝傻充愣的捏著劉玉芳的小手,問她是不是要給自己買糖吃。

  劉玉芳挑眉看向他,“阿正為什么這么問,難道你喜歡吃糖嗎?“阿正搖了搖頭,“我不喜歡吃糖糖,但是玉芳的嘴巴好甜,我想再吃一口。

  “沒有想到,他竟然會這么說,弄得劉玉芳哈哈大笑。

  主動靠到阿正的嘴邊。

  就在她打算抽身離開的時候,阿正快速的伸出舌頭,猝不及防的闖進劉玉芳(啊啊啊好棒)的嘴中。

  看著她吃驚的樣子,阿正覺得心里爽極了。

  他想要的就是這種眼神。

  “阿正,你干什么?“掙脫開陳正的束縛,劉玉芳怒氣沖沖的說。

  陳正假裝傷心的說:“阿正只是想吃糖果,不想干什么,玉芳姐姐為什么要兇我?“把自己說的特別可憐,弄得劉玉芳很煩躁說:“我沒有兇你,只不過不能伸舌頭,知不知道。

  “沒想到,等她說完,陳正竟然哭了起來。

  嚇得劉玉芳不知道應該做什么,難道是自己剛才的話,傷到他了?試探性地說:“我讓你伸舌頭,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