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悅平時在村里就像個開心果,今年剛滿十八歲,模樣十分周正,前凸后翹,喜歡把自己打扮的很可愛,但是最近一個月悶悶不樂,因為她覺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難以啟齒。

  R3O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一個月前,有個親戚從城里給她帶回來一輛自行車,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騎上自行車的時候下邊就癢的厲害,晚上回到房里小褲褲上就會有黏黏的 東西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家里也沒人給她說這些,那些東西臭臭的,一時之間她也不知怎么辦才好。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村里有個 大爺很厲害,這些天她實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劉大爺幫幫忙。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大爺原名叫劉為民,今年四十好幾,七歲就跟著老父認中草藥,行醫幾十年也算是個老中醫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一次醫療事故 老劉被無辜牽連,誤判判了八年,出來之后老劉就發現自己已經老了,女孩兒也根本不會正眼看自己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的條件其實不錯,用法院賠償的賠償款在鎮上開了個診所,日子過得算是滋潤。

  想著趁自己還不算太老,趕緊生個一兒半女,讓老劉家香火能續上。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天天氣不是很好,風刮得呼呼的,鎮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沒什么人來 看病

  老劉剛準備把卷簾門關上,突然一個年輕的女兒,一臉緊張的走了進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也十分喜愛這個李悅,只可惜自己年紀大了,這種女孩兒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悅結合的話,以后生出來的孩子,絕對比明星還美麗帥氣。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劉大爺。

  李悅一進來,看到老劉之后,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這里瞅瞅那里看看,沒敢正視老劉。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乘機暗暗打量李悅的身材,她臉小小的,脖子修長,鎖骨稚嫩,胸脯飽滿的十分夸張,但腰卻很細。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翹臀下的腿細而長,穿著條粉色的小熱褲就像沒穿褲子一樣,都能看到大腿根兒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細長的雙腿又套一雙卡通圖案的白色長絲襪,散發著無限青春活力。

  只是細看一眼,老劉就覺得自己有感覺了。

  不過他可不敢表露出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悅?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嗎?過來坐,我看看。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悅轉過頭來,有點不好意思看老劉,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下嘴唇,這一個動作看的老劉心都快化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我想買藥。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糾結了一會兒,李悅憋出了這么幾個字。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笑了笑,就問李悅要買什么藥。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老劉還用紙杯給李悅接了一杯溫水,遞過去的時候,還不著痕跡的在李悅細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這小手摸起來可真滑。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悅內心掙扎了一會兒,用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了三個字:止癢的……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止癢?老劉笑了笑:哪兒癢?我先看看是什么癥狀。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悅聽老劉這么一說,頓時兩手小手緊張的抓緊了自己的熱褲。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李悅這么緊張,老劉心中不知道為什么,莫名的有點興奮。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為民趕緊寬慰:別緊張,有什么說什么,這里只有我,沒別人。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悅深深吸了口氣,用纖細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這里……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里癢得厲害……李悅說這話時臉漲紅得很,聲音也越來越小。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順著李悅指的地方看去,看著那褲子下面包裸著部位,加上李悅的話讓人沒法不多想,身子瞬間就有了感覺。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怎么個癢法?給大爺好好說道說道。

  老劉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是整個村里最會看病的,平時對她還不錯,李悅見他也沒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講出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其實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我騎了那個自行車,我就開始這樣,有的時候不光是癢,還會出一下黏黏臭臭的東西會出現在小褲褲上。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很認真的聽李悅講完,心里偷樂,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悅現在這個年紀正是動情的時候,這里雖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還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顛顛簸簸的,大腿根挨著那個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覺罷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此時李悅坐在自己對面,由于診斷用的桌子比較高,李悅挺拔的上半身,幾乎整個被桌子給托著。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李悅焦急的神情,老劉本想告訴她實情,但是看著她如此飽滿的身材離自己不過一二十公分,老劉的心思有些活絡了起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

  說著,老劉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李悅的胸脯上。

  李悅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李悅的呼吸,老劉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的聽診器都在李悅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悅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劉大爺……還沒好嗎?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悅啊,你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會要人命的,傳出去也不好聽吶。

  老劉皺著眉頭,一臉為李悅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說這違心的話。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劉大爺緊張又嚴肅的表情,李悅一下慌了神,連忙抓住老劉的手。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大爺,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歲,我,我還沒有談過戀愛,我……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悅一下子慌了神,抓著老劉的手又滑又嫩,老劉心里樂開了花,沒想到李悅被一嚇變得這么主動。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知道自己欺騙李悅是不對的,自己還是個長輩,但是在牢里這么多年,一直沒碰過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緊,但是這里七大姑八大姨還指著他看病呢。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自己在心里說服自己,決定不放過李悅,于是神情變得更加嚴肅。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唉,這鎮上是發展起來了,但是你這騎著車到處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本來還不是很嚴重的,但是你拖了一個月,這時間長了難免會癢得難受。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本來李悅就不太明白,現在經過老劉這樣一說她自己也覺得老劉說的有道理,現在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大爺,你可得救救我,你醫術高明,你一定有辦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一直沒敢跟家里人說這些事,現在跟老劉一股腦全說了,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抓著老劉的手不敢松開。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哎喲,剛剛我也是聽你講的,猜了個大概而已,這種病還是要看看具體情況才能下定論,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爺給你好好瞧瞧。

  老劉拍拍抓著他的手,看李悅著急的模樣,安慰著哄道。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聽見劉大爺的話,像是有了主心骨,聽話的點點頭,躺到了病床上。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到李悅聽話的動作,他深呼吸后,決定當一次惡人,大著膽子來到病床前,將手伸向李悅的褲子。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大爺?你這是?李悅雖然緊張,但是看著老劉伸過來的手下意識的抓住。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現在,老劉滿腦子都是小姑娘的身體,一張老臉變得和藹可親,哄著她道:大爺給你看病,這褲子不脫怎么看?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R3O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用膳時間向來是各壇 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時候,雖不至於熱熱鬧鬧笑語震天,交情好的(3p經歷) 師兄弟師姐妹還是坐到一起聊上幾句的,這時候通常一目了然誰與誰親近、誰與誰交惡的小是小非,各壇有各壇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獨北壇的師兄弟二人清靜簡單一如往常。

  「 大師兄

  」見是顧 長歌那道仙白身影飄袂而入,早早到了飯堂的其余三壇弟子不敢怠慢,恭聲喚道。

  顧長歌身後跟著一個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動一斂間掩不住盛氣輕狂,見了人也不吭一聲,雖臉色因渾身倦乏而斂去了一身不羈,偏生那與生俱來的傲氣怎麼抑壓也無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愛不來,若誰不信邪同他開口講話更準要氣得磨牙。

  自家 師弟不會叫人,顧長歌倒沒有說什麼,或許這也是縱容得尉遲律成了如今這個樣子的元兇,但顯然顧長歌對自家師弟的要求已經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遲律在回話時恭恭謹謹不嘲不諷,自己便要覺得滿意了,偶爾也會覺得,自己身為大師兄卻教出如此不守規矩的師弟實是有那麼些許失敗。

  飯堂中央是幾排長長的木桌,四壇弟子分坐於兩側,由低階弟子將膳食分派,一葷一素一湯,尉遲律正值發育年間,怎麼吃也吃不飽,總是要顧長歌開聲阻止他繼續添米飯的舉動方肯罷休。

  膳後,顧長歌正偕著他家師弟離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師兄, 杜長老有找。

  」顧長歌微怔,認得這位前來通報的弟子確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書僮,只恩師甚少在這個時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麼要緊事。

  「我這就隨你過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練吧。

  」顧長歌應道,不忘側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聲。

  「師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個兒先自習片刻,過後我會再仔細教你一遍。

  」說完,便隨著那書僮去了。

  尉遲律正要抗議,偏偏想不出抗議的理由,那只不過是對師兄隨便就拋下自己的不滿,哪能堂而皇之地說出口,當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臉,悻悻然目送顧長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發。

  算了,自己練就自己練。

  他用了三年時光學成雪 月峰 劍法的第一重,比尋常弟子快了那麼一兩年,半是顧長歌悉心教導的功勞,半是自己憑著天姿悟性不辭辛苦的勤練,如今終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許得意興奮,好像自己到達了一個里程碑,離他家師兄隱約又近了那麼一點。

  午後習練的地方不受規限,看修習的是什麼,一般而言,劍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遲律自身偏好弄劍,獨自一人時愛在中庭外的雪地獨練,現下正是著手學習第二重第一式的劍法的好機會。

  雪月峰第二重劍法、逍遙九劍。

  他興沖沖地提劍演習了一會,身後冷不防地響起了一名南壇師兄的叫喚。

  「 小師弟,怎不見你家大師兄?你們平常兩個不是形影不離的麼?」嚴略難得見尉遲律身邊沒有顧長歌的身影,實在是太習慣這兩位同時出現,現下只見其一就怎麼看怎麼怪。

  「師兄被師父叫去啦。

  」尉遲律心不在焉地懶懶回道,手里仍在專心地揮動著他的長劍。

  「嘿,既然你家師兄現下沒空理你,不如跟我較量一回,讓我瞧瞧,大師兄親手教出來的小師弟,又進步到什麼程度去了。

  」這南壇的嚴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過眼尉遲律那種好似誰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雖不至於討厭上對方而找他的茬,但見到這種態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對方的銳氣,況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從比武切磋的過程也能精進自身武藝,因此師長們只眼開只眼閉,只要不見血都隨弟子去。

  「不好,師兄快回了。

  」尉遲律想也不想就拒絕。

  「反正大師兄現下也大概沒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門碰見杜長老帶了個女孩回來,估計你們北壇要多一位小師妹啦。

  大師兄這會被杜長老叫去,大概也是為了這事吧。

  」尉遲律明顯一怔,好似霎時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皺緊了眉。

  須臾,腳步急起,像是焦趕著去何處。

  「小師弟,我今天可不會放過你,接我一招再說!」嚴略在後頭追了上來,一邊叫著,長劍自劍鞘抽刮出尖脆聲響,在午後的雪月峰異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潑挑釁,換作是平日尉遲律自當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趕去恩師那里看個清楚,心思未曾放在這較量切磋上頭。

  恍惚沉吟之際,沒料到嚴略突然提劍而至,尉遲律霎時間沒有防備,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遲律吃痛怒瞪,怒氣霍地涌上。

  「呃、小師弟,你沒事吧?你干麼不閃不避?不就說了要過幾招而已,你小氣什麼?!」嚴略顯然沒想到對方竟不出招,現下見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