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保安隊長,今年二十六歲,體格和長相都不錯,因為工作能力出色,才當了兩年保安,就得到經理的賞識,提升為公司的保安隊長。

  可好景不長,當上保安隊長沒幾個月就出了車禍,導致神經出現問題,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療,還好精神病院的女護工和女醫生很多,而且特別漂亮。

  不知道她們是不是因為我這個年紀被撞出神經問題,覺得太可惜,還是其他緣故,很多時候都對我特別照顧,讓我在這里過得滋滋有味。

  可有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訴這里的醫生,那就是我已經恢復了,不敢說是因為我擔心我去找醫生,坦白我恢復的事情,會讓醫生覺得我的病情更加嚴重,這樣的事情,并不是沒有先例。

  我知道想出去沒那么容易,所以并沒有表現出來,依舊 裝作一個精神病,暫時呆在這家醫院里面,打算找機會逃出去。

  不過這幾天晚上,我睡覺時一直 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做夢還是幻覺,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沒有睡著,躺在床上等待著那喊我的聲音。

  時間一點點過去,這個點其他的病人應該都沉睡在夢里,我反而是越來越精神,期待著那熟悉的聲音。

  “ 張千……”來了!忽然聽到這幾天晚上都能聽到的聲音,一下子機靈了起來,發現聲音是從醫院走廊外的 更衣室傳來的。

  我立馬起身光著腳下床,因為我的病房在走廊盡頭,病房房門正對著更衣室的,所以打開房門之后,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況,里面燈光昏暗,房門半掩,隱隱約約能見到里面有個女人。

  長發披肩,身材苗條。

  那……是 楊姐!而且從我這個角度,能夠隱約看到楊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

  她……她在干什么?!而且還喊著自己的名字?想到這兒,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來。

  楊姐,原名叫 楊蕓,是這家精神病醫院的護士。

  楊姐平時的工作就是負責照顧我,因為長得漂亮,醫院里有不少男醫生都在追求她,可是,我萬萬也想不到,她居然會半夜在更衣室喊我的名字!雖然看不到楊姐的臉,但是我的腦中卻已經浮現出了她的臉蛋,她那雙秋水眸。

  我心下像是被貓抓了似的,終究忍不住,輕手輕腳地朝著更衣室走了過去。

  夜晚醫院的走廊很安靜,我盡量不發出一丁點聲音,走的越近,楊姐的的聲音就越清晰!走到更衣室的門邊,我探過頭去,透過那條更衣室的門縫朝著里面看了去。

  只見,寬敞的更衣室里,楊姐上身穿著粉色的護士服,修長的腿,纖細的腰,真是個美女。

  以往她總是穿著這樣的衣服,微笑著照顧自己穿衣吃飯睡覺,那時候的她,就像個天使一樣。

  可是現在,她卻頭發凌亂,瞇著眼睛,臉頰泛紅,嘴里還喊著我的名字!這一幕,讓我心跳加劇!想到這里,我的眼睛忽然瞪大,腦子里也一下子竄出了一個以前從未有過的想法。

  對啊!我是精神病,那么不管我做什么,別人都不會覺得奇怪,楊姐也是!以前我發病隨地大小便的時候,楊姐都沒有責怪過我,反而還微笑著幫我穿褲子。

  那么……就算我現在 推開門進去,楊姐也不會說什么的!這個念頭使得我血液加速,心臟“砰砰砰!”直跳,腦子里仿佛有個聲音一直在說:“推開門!推開門!”終于,我伸出手,一把將更衣室的房門給推開!“砰!”房門撞到后方的墻壁,發出一聲輕響,但就是這聲輕響,使得楊姐一下子坐了起來!她面色漲紅,慌張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這才抬頭朝著我看來。

  當她見到來人是我之后,明顯地松了一口氣,隨即才像以往那樣溫柔而又略帶無奈 地說:“張千,你怎么不睡覺又到處亂跑,你……”或許是看到我健碩的身材,楊姐那一雙美目很明顯地瞪大。

  以往的楊姐,雖然每次都會替我穿衣服褲子,但那時候我還在犯病,從來沒有往深處想,可今天已經完全不同,因為我已經恢復正常了!她明顯心慌了,連忙別過頭去,挪開視線,輕聲說:“張千,聽話,快把衣服穿上!”看到這一幕,我的心下一陣暗喜,果然,楊姐只當我是個神經病,根本往深處想。

  她肯定還以為我是發病了,所以才會闖到這里來。

  我腦子里已經有了主意,所以故意朝著楊姐走過去,走到楊姐身旁之后,我故意嘴里還含糊不清地說:“我要上廁所……”楊姐嚇了一跳,還以為我真要撒尿呢,連忙起身躲開,她臉龐通紅,卻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只能輕聲說:“張千!別鬧,跟我走,我帶你去廁所。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伸手來提我的褲子,想要幫我把褲子穿上。

  可我哪里會如她的意,裝作往常發病的模樣,咬牙切齒說:“我要在這里!你剛剛就在這里上廁所,我也要在這里!”說到這里,我轉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和楊姐剛才如出一轍。

  與此同時,我也一直在觀察楊姐的表情,我發現,她的臉比之前更紅了。

  那美麗的眸子里更是閃爍著一陣難為情的光芒,可她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我……她肯定已經知道我發現剛才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她眼神閃過一抹復雜的色彩。

  因為我是個神經病,她不但不敢跟我發火,反而還害怕我會把這事給說漏嘴,讓其他的醫生護士知道。

  所以,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下來,明顯在想應該怎么辦。

  半晌,她咬了咬牙,轉身去將更衣室的門關上了,隨即,才走了回來,蹲到了我的身旁。

  她臉蛋紅紅,輕聲輕氣地說:“張千,你……你要答應我,只有我們倆的時候,你才能在這里上廁所,不然,我就帶你去醫生那兒打針!”去醫生那里打針,就是打安定,強行讓病人安靜下來,這是醫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

  我知道楊姐是想要嚇唬我,才這么說,所以我裝作被嚇到了的模樣,連忙坐起來說:“不打針……我要上廁所……”“張千,你別動……”楊姐下意識的推開我,“好好好,你別亂動,我幫你。

  ”楊姐的手很漂亮,十分白皙,五指纖細修長,指甲上還涂了淡紅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養眼。

  只是,我根本就不想上廁所,過了半晌,她發現我沒動靜,便輕聲說:“張千,你沒尿,快去睡覺。

  ”我本來就不想,本來就是故意的。

  于是,我又裝作發病,嘴里含糊不清地說:“我想上廁所……楊姐,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來,我要找醫生!”一邊說著,我一邊起身假意要出去找醫院里的值班醫生,可楊姐聽到我這話,卻被嚇得臉色蒼白,連忙一把拉住我說:“張千,你沒病,這是……是正常的,不用找醫生。

  ”我皺著眉毛搖頭:“不,要找醫生。

  ”楊姐急的滿頭大汗,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開,生怕我會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給吵醒,她猶豫片刻輕聲說:“不用找醫生,我能幫你。

  ”說到這里,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楊姐還有些害羞,別過臉不敢看我,美麗眸子里泛起了一層迷蒙的霧氣。

  我心下激動,難道楊姐喜歡我?果不其然,再隔了一會兒,楊姐突然偷偷抬頭看了我一眼,我一直在注意著她,見她一抬頭,就立馬裝作原來犯了病的呆愣模樣。

  她稍稍放心幾分,開始幫我按摩。

  “恩”這么近的距離,看著楊姐那美麗的臉龐,我感覺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我一時激動,不小心動了下,她突然一下睜開眼睛,美麗的眸子一動不動地盯住了我。

  被楊姐這么盯著,我心頭發毛,壞了,難道楊姐發現我在裝病?!可下一刻,楊姐臉上卻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說:“張千,現在好點了嗎?。

  ”我一愣,因為我還在裝病,不能直接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說:“難受……。

  ”(愛女狂歡)楊姐吃吃一笑,搖頭自語說:“就知道和你這個神經病說不清楚。

  ”她嘴里雖這么說,卻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嚇的我以為楊姐發現我裝病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起來,生怕會引起楊姐的懷疑。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是我想多了,楊姐壓根就沒發現自己是裝出來的,這讓我松了一口氣,這也讓我開始欣賞起面前這個美麗的女人來。

  沒想到,楊姐竟有這么美麗的一面,看著她努力幫我按摩的樣子,我不禁心里一陣感動!“哼……臭小子,你可真難伺候!”楊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是那句話落入我的耳朵里,卻仿佛是在向我撒嬌一樣,我看向她的眼神,也越來越柔和。

  看著楊姐這般模樣,我只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實在太賢惠了,比我之前談的女朋友還要好,過了好久,她停了下來,目光注視著我。

  我注意到楊姐眼神里的復雜,想到到這里這么久,也沒見過楊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應該是單身。

  不過楊姐這個年紀的女人,肯定有著自己的需要,而我在她眼里就是個精神病人,也不知道現在是做什么,她看到我壯碩的身材,一定會有別的想法。

  難道她這是在猶豫么?我不能給楊姐反應過來的時間,急忙開口道,“楊姐……還沒好!”“楊姐給你想辦法,你先別吵。

  ”“痛……”楊蕓抬頭看了看我,她的眼神忽然一變,然后抬頭看著我說,“張千,等下 蕓姐給你玩個游戲,你不許告訴其他人,這個游戲只能你跟蕓姐一起玩,知道嗎?”聽到這話,我心跳都慢了半拍。

  “蕓姐,我想上廁所……”“臭小子,難怪可以當上保安隊長, 身體真健碩”楊蕓紅著臉似乎有些猶豫,這時,她忽然站起身,讓我躺下去。

  我傻乎乎的點頭,按照楊蕓的意思躺著,我內心雖然有些失望,可當接下來我不禁瞪大了雙眼。

  楊蕓弄了一下披在肩上的秀發,拿起旁邊的礦泉水喝了一大口,一雙美眸看著我。

  “張千,我跟你玩個游戲,要聽話,不然我以后可不跟你玩游戲了。

  ”“行,我聽蕓姐的!”楊蕓貝齒咬了咬紅唇,忽然把身體轉了過去。

  臥槽!我心頭一震!正準備一親芳澤,這時忽然看到楊蕓回頭看著我,“張千,記住不許反悔。

  ”話畢,她沒等我回答,直接扭過頭,我心頭狂跳起來,這是在暗示我嗎……此時此刻我覺得我簡直就是個幸運兒,正在心里感慨的時候,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陣吵鬧聲。

  楊蕓和我都被這吵鬧聲給嚇傻了,她立馬收拾好自己,一臉的驚慌,倒是我,沒有她那么大的反應,因為我本身就是個病人,就算是被人看到,也用不著慌張。

  可是對楊楊蕓來說,這是個很嚴重的事情,要是讓人看到并且說出去,那她就沒臉在這里待下去了。

  我看著楊蕓一臉的緊張,暗道糟了,怎么這個時候會有病人出來啊,破壞了自己的好事兒。

  我聽到外面那些病人的動靜,竟然大喊大叫地跑到走廊里來了! 猛地一把,他將趙翠嬌媚的 身子攔腰抱坐在了身上。

  “ 小翠,幫幫我, 王叔好難受,那里好難受……”粗重的喘息聲響起在耳邊,趙翠心中熱浪滔天。

  不等她說話, 老王的手掌已經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想到兩人的身份,小翠想過要掙扎。

  但是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這種幾年沒有體驗過的舒適和刺激,讓趙翠全身失去了力氣,徹底癱在了老王懷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聲。

  她真的無法再堅持了,那種難耐,她受夠了……“那……你輕點,我好久沒嘗試過了……”老王太興奮,太過癮了,連說話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費,朝著趙翠那里伸出了手……只見老王用力按著她的身體,然后一頭扎了下來,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略起來,由上而下……尤其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平時有需求的時候,都是忍著的,此時她特別想要……特別是想到她跟老王的年紀,居然讓她有一種別樣的刺激感,讓她想要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只要她不說,那就沒人知道了……體內強烈的需求讓小翠忍不住開始找借口來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只是還沒等她完全說服自己。

  受不了了,老王大手一把就往趙翠的小褲褲上薅了過去。

  可是他的動作實在有些太過粗暴,竟然扯的趙翠好痛。

  “別,別,你扯著了,都拽下來了,啊!好痛!”旖旎的央求聲出口,老王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什么東西了,趕緊松開手。

  隨著五指張開,還真有些黑東西緩緩飄落,都給拽斷了……不過這種刺激,讓老王更加的興奮了!此時,老王已經撐開她的腿,調整方向往她身上壓了下來……而這時候的趙翠,卻因為那種撕扯痛楚,猛地回過神來。

  她不能這樣做,真的不能,她不想活的沒有尊嚴!就在老王準備最后的沖擊她嬌媚的身體,她猛地一下子掙扎出老王懷抱。

  慌亂的整理著裙子,趙翠紅著臉亂糟糟的說著,“王叔,菜焦了。

  ”話完后,趙翠立刻羞紅著臉蛋兒急匆匆的逃離了浴室,根本不給老王說話的機會。

  老王伸手去抓,沒抓著。

   望著趙翠逃走的婀娜倩影,他心里郁悶極了,幾乎要吐血。

  眼瞅著就要的手了,竟然被趙翠給逃掉,簡直是……,艸!狠狠拍打著雙腿,老王咬牙暗道:“趙翠,早晚有一天,我要弄的你死去活來……”心中發誓,但是出了浴室的老王卻有點尷尬,還有絲愧疚。

  如果自己真吃了趙翠,那也不會如此尷尬。

  吃過晚飯,倆人在客廳里看電視,誰也不開口。

  關于洗澡的那件事,倆人也沒有提起過。

  但不提及并不代表不存在,趙翠羞澀的不敢看老王,惟恐想起洗澡事的畫面。

  然而老王卻提起了澡堂里的那點事兒。

  “小翠,對不起啊,下午我有些激動了,可是你實在太漂亮了……”“這些年,我都沒接觸過女人,所以自制力有點差,希望你能理解我,以后我會補償你的。

  ”老王說的特別誠摯,并且很鄭重的端起一杯茶遞給趙翠,向她賠禮道歉。

  這會兒的趙翠,腦子亂糟糟的,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可捫心自問,她對老王下午的舉動并不反感,反倒讓心里萌動開來,春波蕩漾。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她整晚都在腦袋里醞釀著離開的念頭,她怕自己真的跟老王發生關系。

  她心中告誡自己:你是來當保姆的,不是為了五千塊錢出賣自己肉體的。

  可是醞釀了一整晚,趙翠離開的念頭也沒說出口。

  因為她需要錢,畢竟在老家的 兒子還得吃飯還有老人要養。

  況且對于老王,說不上討厭,尤其是想起小老王的猙獰樣子,她甚至還有些渴望……最終,鬼使神差的,就把那杯道歉茶給接過手喝了。

  總之算是接受了老王的道歉,而且以后也會留下來繼續工作。

  喝完茶后不多會兒,趙翠就說先睡覺了,回到了自己臥室。

  望著那婀娜離去的背影,老王剛才看到趙翠偷偷瞄了自己小老王,若有所思道,“還是惦記著自己的本錢啊!”一邊低聲嘀咕著,他邊滾動著 輪椅回到了臥室。

  回到房間,滿腦子都是趙翠白花花嫵媚身子,老王期待著打開了手機監控。

  這會兒趙翠回到了自己臥室,也該脫衣服睡覺了。

  縱然他今天沒能嘗到趙翠的滋味,可對著旖旎的身子自我釋放下,勝過靠電影百倍。

  只是當實時監控畫面出現在手機屏幕上后,老王才發現趙翠根本沒脫衣服。

  她依舊穿著那條花布裙子,半躺在床上,手里還拿著手機,不知在跟誰打電話。

  不過表情很溫柔,充滿了母愛的慈和,想來是在跟老家的兒子通話。

  老王耐住心思等,終于在十幾分鐘后,趙翠掛斷了電話。

  可是她依舊不脫衣服,就在床上那么半躺著,時而還會下床溜達會兒,然后再回去。

  整整一個小時過去了,趙翠像是在翻來覆去的考慮什么,就是不脫衣服睡覺。

  老王都急了,他還等著看趙翠誘人的身子,干那事解決一下呢!又過了五分鐘,趙翠再次下床了。

  不過這次她沒溜達,而是直接打開房門,往衛生間去了。

  老王當時就興奮了,等的就是這個!趕緊調畫面,當趙翠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中時,他激動的趕緊脫褲衩兒。

  那大腿深處的秘密地帶,他可是最期待了!當趙翠婀娜的身影出現在衛生間里時,老王興奮到難以自持,左手做好了準備……真操蛋的是,趙翠竟然拿裙子套住馬桶,僅掀起屁簾,一只手在裙內脫起了小褲褲。

  什么都沒看著,把老王給氣的,差點沒把手機摔了……今晚天氣特別悶,天氣預報說有雷雨。

  見趙翠已經開始解決問題,老王悻悻地提上了褲衩兒,今晚肯定見不到旖旎了。

  正失落的時候,突然,天地間暴起驚人的轟鳴聲,仿佛炸裂了天際。

  那雷聲就跟落在人頭頂上似的,把老王給嚇了一跳,褲衩兒都提歪了。

  正在這時候,衛生間里傳來了斥滿恐懼的尖叫聲。

  老王發現這會兒趙翠竟雙手捂住腦袋,閉著眼睛尖聲大叫,身子瑟瑟發抖。

  好機會!老王瞬間滾動著輪椅就沖出臥室,往衛生間去了。

  衛生間門沒關,老王直接坐著輪椅沖了進去。

  他都想好了,趙翠問他為什么闖進來,他就說最近有賊入戶,擔心趙翠的安危。

  可沒成想,沖進衛生間的他都還沒來得及解釋,趙翠就猛地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他。

  老王本來是惦記著趙翠神秘花園,想找個機會來看看過眼癮的。

  哪想到,趙翠竟然直接撲了上來,而且身前那渾圓挺翹的玉峰,正緊抵在他胸膛上。

  縱然隔著花布裙子,也讓老王清晰 感受到了她那兒的溫熱以及壯闊雄偉。

  趙翠嚇的在懷中瑟瑟發抖,老王則被她身前的嬌媚給擾的火氣大盛。

  不自主的,他的小老王就有了強烈反應。

  趙翠身子比較靠前,恰好就撐在她小腹下方,可離下面更迷人的地方還有段距離。

  老王發現這點,想著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輪椅。

  趙翠受力站不穩當,一下子就側身跌坐向老王,而且位置特別巧,正是小老王那兒……在趙翠跌坐的一瞬間,老王只感覺小老王緊擦著兩條溫熱的大腿中間,然后一下子就蹭了過去。

  與此同時,趙翠更是爆發出醉人的嬌吟,不由自主的聲音從腔子里擠壓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處的滾燙,趙翠著急忙慌的站起身來,臉色紅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紅柿。

  真是羞死人了,既然主動撲入人家懷抱里,還差點坐吞進去……羞澀慌亂中,趙翠忙向老王解釋,“王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從小就怕打雷,小時候親眼見過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樹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趙翠那么怕打雷。

  不過老王卻在乎這個了,他現在被趙翠渾圓的翹臀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著,今晚得想個辦法,跟趙翠發生些關系才行。

  正琢磨著,突然,又是一記更為響徹的驚雷炸起。

  聲音震的讓人頭皮發麻,小區里的車子都被震的報警聲大響。

  再看趙翠,她已經嚇的緊捂耳朵瑟瑟發抖,就跟受驚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這一幕,老王當時就有了主意。

  他一臉正經的說道:“小翠,要不,今晚你跟我睡一個屋吧,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趙翠瞬間羞的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王睡一張床上去。

  不過沒等她說什么的,老王就正氣凜然的說道:“你別想多,你在床上睡,我在輪椅上睡。

  ”老王表現的這么正人君子,還自嘲說是個廢人,這讓趙翠有些不好意思。

  趙翠聽到后,臉上露出一副嬌羞的模樣,原來不是睡同一張床……但她還是有些羞意,畢竟要跟剛相處一天的男人在同個房間里睡覺,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王再三堅持,還說前段時間小區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盜竊,甚至差點殺死房主。

  趙翠害怕了,加上又有驚雷炸響,她這才慌亂的答應下來。

  老王心底暗暗高興,只要人來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張床上去。

  小翠來到老王房間,他果真坐在輪椅上,并執意要求趙翠上床睡覺。

  趙翠原本還推脫自己坐著睡,但堅持不過老王,沒辦法就上床了。

  在趙翠上床后,老王坐在輪椅上閉眼休息,可他的精神專注在床上的動靜。

  他能聽到趙翠窸窸窣窣翻來覆去的聲音,起初他以為是害怕雷聲,可漸漸又覺得不像。

  半個小時過去后,趙翠依舊沒睡著,于是老王也睜開了眼睛。

  “小翠,睡不著嗎?”趙翠低語了聲。

  “恩。

  ”老王年長趙翠二十多歲,那里還看不出她的心思。

  眼珠子稍微一轉,老王就明白了趙翠的心思。

  “我聽家政說你還有個二歲兒子,你是不是想兒子了?如果想的話,你可以接過來。

  ”“不……不好吧。

  ”趙翠被一語猜透了心思,連忙擺手拒絕。

  包吃包住每月還拿走五千塊錢,如果把兒子過來的話,自己到底是照顧老王,還是照顧自己兒子啊。

  但老王并不介意這個,他說,“帶過來吧,你兒子二歲這個年紀正是需要母愛的時候,你要是缺錢的話,跟我說,反正錢對我來說沒什么用。

  ”老王說的很真誠,這不是在套路趙翠,他是真這么想的。

  老婆兒子都沒了,他留錢還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幫助趙翠母子的話,他不介意花些錢。

  趙翠從話里感受到了老王的真誠,所以她特別感激,她相信老王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讓她厚顏無恥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絕。

  可拒絕的話再多也抵不過老王近乎執拗的堅持,她最終只好感激的答應下來。

  “行了,早點睡吧,時間不早了,明天就把孩子接過來吧,有個小孩也熱鬧。

  ”老王閉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臉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溫馨笑容。

  望著老王臉上的笑容,趙翠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了來自一個外人的無私關愛。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在,再而三的懷疑老王動機不純,她心里特別愧疚。

  尤其對方還是個殘疾人,自己竟然還腆著臉讓他睡在輪椅上。

  想到這,趙翠心中一暖,說道:“王叔,要不……你到床來睡吧!”老王剛有點睡意,讓這話頓時給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許的,我不是這樣的人。

  ”趙翠頓時大羞,語氣中充滿了羞澀,“不是你想的那樣睡覺呢,你誤會了……”老王有些小失望,不過還是笑著裝模作樣的拒絕。

  這次趙翠挺堅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張單人床,兩人即便一人一邊,中間就沒多少距離了。

  隨著雷聲的越來越密集,趙翠嬌軀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老王轉過身看了眼瑟瑟發抖的趙翠,他頭腦一熱,直接伸手從她后背把人給強行摟在了懷里。

  “小翠,別怕,有王叔在。

  ”被老王這一摟,趙翠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這么被摟著,渾身有點不自在。

  她想要拒絕,可是雷聲轟鳴,每一道雷炸起都讓她不自禁的回憶起當初大樹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體。

  想起來那個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離開老王那火熱的懷抱。

  漸漸的,她覺得這樣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王也沒有過分的行為。

  她琢磨著,老王應該就是單純的一種保護她。

  可隨后,她又想掙脫老王的懷抱了。

  因為她感受到背后抱著自己的老王,又暴躁了。

  而且那猙獰的小老王,竟然剛好從她身后頂到了神秘花園處。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