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微微皺了皺眉頭,在面前人投來帶著疑惑的目光之后,史密斯舒展了眉頭,面上沒有表現出什么。

  這位藝人也算是有眼色,顯然她也是誤會了什么,跟史密斯打了聲招呼,就先回去了,臨走之前還約定了一下下次見面討論 事情的時間。

  史密斯有些不高興,對于 杜若若這么自然地做到他常坐的沙發位置上——顯然這個 女人也是在自己的身上耗費了一些心思,但是這么明顯的目的不純,著實是很難讓他生出好感。

  杜若若卻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絲毫沒有自己打斷史密斯與人談話的意識。

  面上的笑容帶了些討好,又有些自信?史密斯對 這個人并沒有太多的耐心,之前沒有拒絕送上門來的豆腐也只是并不在乎所以為之。

  但是這個人如果蹬鼻子上臉,史密斯真的不覺得自己是個好脾氣 的人

  史密斯覺得自己的不耐煩已經有些抑制不住了,但是還是選擇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杜若若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經有些惹得面前的男人的不快,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容貌在這個人的眼中不值一提。

  “總裁,我來找您是想問問您對接下來的和MACA代言的名額有什么想法呀?”邊說話邊做出她慣常的動作——捋頭發。

  她確實是知道自己哪里最美,也深諳男人喜歡什么樣的人,但是她卻始終記不起這一些的前提是你目標的人 對你是有好感的。

  也許不是沒意識到,只是過于自信,或者說自大。

  她一開口史密斯就知道杜若若來找自己的目的了,或者最近一直在勾引自己的原因。

  這是很多人都會做的事情,畢竟一步登天的好事,只需要付出身體。

  只是這個女人的胃口挺大的。

  MACA畢竟勉強屬于高端品牌的范疇,想要拿下這個代言的人不在少數,只是靠著一些微末的肉渣就想要得到代言,這女人未免太過天真,讓人喜歡不起來。

  “這件事情,公司還沒有決定,不過總歸是會選擇最合適,最有上升價值的人,你可以去試試參加競爭。

  ”這幾乎就是赤裸裸的拒絕了,杜若若有些面上掛不住,隨便應付了幾句就離開了。

  杜若若以為自己即便是沒有得到史密斯的許諾,也至少憑著那個八卦,也能得到一些優待的,可是沒想到,沒過多久,自己從史密斯辦公室出來的時候臉色不好看這件事情又傳遍了公司上下。

  本以為杜若若傍上了史密斯的人都有些明了,自以為猜到了一部分的真相——杜若若以為自己勾引了一次史密斯就得意忘形,又得罪了史密斯。

  也的確是一部分的真相——杜若若已經接近得罪史密斯了。

  流言始終是最傷人的東西,白蓮花也逃不開流言。

  杜若若在樓下的咖啡廳呆著的時候,就收到了許多若有若無的目光,或者嘲諷,或是憐憫,杜若若有些接受無能,卻也只能假裝沒有看到。

  因為并沒有關系好的姐妹來給杜若若講這些變化不停的八卦,所以她想了好久才想明白為什么早上還對她有利的八卦到了下午就變了樣子。

  這其中還有上次的廁所隔間的幫忙——同一個隔間,聽聲音也是上午的那個同事。

  真巧。

  “還以為那杜若若傍上了史密斯,從此飛黃騰達了,哈哈,真是好笑,你說她怎么就不太有腦子,既然能夠傍上了史密斯,卻還不懂見好就收,看那樣子,似乎是獅子大開口,把史密斯惹惱了……”“誰說不是呢,早來我還好奇,史密斯怎么就看上了她了,估計呀,就是她為了MACA的代言自己送上去的,可是她也不看看,她可不值MACA帶給公司的利益,史密斯怎么會讓MACA的合作砸在她的身上……不自量力……”杜若若一邊聽著,一邊心如刀絞。

  不知道該怎么辦……這么下去,自己明天可能會面對更多人的冷眼……MACA的代言根本就沒有任何可能性!史密斯不愿意幫忙,杜若若只能自己想辦法來扭轉一下現在的局面——不如……不如就讓上午的八卦更加發酵一下,來掩蓋下午的事情好了。

  反正只要史密斯不拆穿,就不會怎么樣。

  何況史密斯,總歸是沒有人敢在他面前提有關于他的八卦的……越想越覺得這個辦法可行,杜若若心下一定,就推開了隔間的門。

  “如果史密斯知道知道你們在這兒這么議論有關于他的事情,不知道你們會怎么樣呢?”杜若若一臉鎮定,又帶著點笑意,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面前的兩個同事。

  那兩人被當事人抓包到背后說人的八卦,有一瞬間的慌亂之后又鎮定下來,那兩人都覺的杜若若是在虛張聲勢。

  其中一個人張口嘲諷到:“呦,某人以為自己要飛航騰達了,結果沒想到自己胃口太大,吃不下啊?”“是啊,我們有在談論史密斯嗎,你有證據嗎?”杜若若一貫是會裝腔作勢的,她雖然有些生氣,但卻并沒有慌亂,輕蔑的笑了笑,徑直出了衛生間。

  若是杜若若與她們爭論,他們還會覺得杜若若惱羞成怒,或是裝腔作勢,但是這樣置之不理的態度讓他們有些心里沒底。

  既然杜若若能夠勾引史密斯一次,那若是情人之間的置氣,哄一哄就算完了,兩人若是真的在一起了,那……兩人看了看彼此,想到了同一個地方,兩人默契的閉上了嘴巴。

  史密斯覺得這兩天公司里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但是他又不知道原因。

  他的直覺告訴他公司的人在議論她,或者與他有關的事情。

  但是史密斯想不到是什么。

  等到一個 女藝人來與史密斯談論事情的時候,史密斯覺得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和公司里的一些人是一樣的。

  終于忍不住問道:“最近這是怎么了,你們一個兩個的都這么奇怪?”女藝人有些錯愕:“奇怪的不應該是你嗎?你不是和……那個誰在一起了嗎? 大家都很好奇你為什么會看上她了啊,畢竟你的眼光……”史密斯更加奇怪了,被這女藝人的解釋搞得更加迷惑:“我怎么有些聽不懂你在說什么?”女藝人語塞,愣了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試探性的問道:“怎么,史密斯你沒有和杜若若在一起嗎?她……似乎在宣揚你和她在一起了?并且大家都很好奇你為什么會看上她……”史密斯變了臉色:“杜若若?就是最近的那個新人?這么不懂規矩?我竟然不知道!還有人敢頂著我的名頭!”女藝人瞬間想明白了其中的內情,忍不住吐槽道:“我們就說你怎么會看上一個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不過大家都在說你前幾天和她一起遲到來著……”史密斯的臉色更黑了:“行了,我知道了。

  你先等一下。

  ”然后也不避諱女藝人,直接撥通了助理的電話,吩咐要助理雪藏了杜若若。

  助理雖然吃驚,但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一邊應下史密斯的吩咐,一邊在心底暗罵杜若若不知死活。

  大家都傳的有鼻子有眼的,就連助理也以為史密斯真的和杜若若在一起了!那女藝人從史密斯辦公室出來了以后,幫助杜若若大肆宣揚,以至于杜若若的行徑,公司里人盡皆知。

  史密斯要雪藏杜若若的消息傳的比風還要快,本來這兩天大家都對杜若若很客氣了,也沒有人再提那天她從史密斯辦公室出來臉色不好的事情。

  杜若若只是覺得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光忽然變了,變得有些如芒在背,宛如嘲諷,很是尖銳。

  杜若若找到她的經紀人的時候,經紀人已經幫她把東西收拾好了。

  杜若若有些慌張,似乎意識到了什么。

  來不及開口問,經紀人就直接告訴她,她可以離開了。

  杜若若沒想到史密斯這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情,這么干脆果決地將她雪藏!自己只是一個新人,本來就沒有多少資源,曝光度也不夠,等到雪藏回來,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優勢可言!杜若若慌了,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公司里的人大多數都惱了杜若若,打開都覺得杜若若太不懂規矩了,沒有人敢想象公司里居然有藝人敢直接觸史密斯的霉頭。

  這件事情的熱度維持了好一段時間。

  杜若若最近被那些通告給整的很是心煩,沒想到自己招惹上了這樣的一個人,早知道自己就應該不那么快和史密斯攤牌了,現在搞的自己這么狼狽。

  每次都在公司里面,都能夠聽到很多同事對著她背后指指點點的,人多口雜,起先她也倒是完全不在意這些,但到了后來,實在是切實的體會到了人言可畏的真理。

  “可惡,這些人整天閑著沒事干嗎?什么事都要來插一腳!”杜若若打開自己的手機,每一條都有關于自己的負面新聞。

  至于里面的內容,自己都懶得去看,肯定是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媒體為了自己的熱搜度,什么都能編得出來。

  在公司里面,同事們對她本人的那些品行也感覺不怎么樣,所以大多數都是抱著一個吃瓜的態度,杜若若現在可算是成了一個燙手洋芋,誰都不去理她。

  這些天,杜若若又開始想著找一些其他的路子給自己另尋出路了,她可不能就(男女性故事)這樣 把自己的后路給斷了。

  今天下班之后,杜若若又在路上攔下了史密斯,想著一定要給自己博得一個好的機會,不能夠放過任何一個討好史密斯的辦法。

  “哼,我就不信,他也是一個男人,面對我的投懷送抱就能夠這樣無視?還不是想著要得到什么?呵,這男人我見多了,都不是什么正經家伙。

  ”杜若若心里面盤算著,史密斯做到如今這種地步,肯定是自己的表現還是不夠讓他滿意,若是真的讓他嘗到了自己的甜處,肯定會給自己一些好處。

  她趾高氣昂的挺著胸脯走了過去,今天的穿著上很是廢了一番心思,有很多露點的地方該露的都有意無意的調整過一番了,顯然是整個心思全部都撲在了取悅史密斯的心上。

  “再怎么說,也不能夠讓他把我就這樣雪藏掉,我還等著以后大紅大紫呢。

  ”史密斯在車上看到了杜若若,心里面覺得有點煩,沒想到這個女人還真 的是窮追不舍,一點都不顧及自己的顏面,為了紅還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夠不擇手段做出來。

  看著杜若若踩著高跟鞋超自己的車小碎步跑來,身段在衣服上被描繪得淋漓盡致,一對酥胸若隱若無,很是勾引人。

  “史密斯先生,別來無恙啊!”杜若若張開小巧的嘴唇,和顏悅色的笑臉貼在了他的玻璃窗上,史密斯心里面一陣生厭。

  她接著敲了敲門,示意史密斯開車門讓他進去,史密斯沒有給她好臉色,但也開了副駕駛的車門,于是杜若若便欣喜的跑了過去。

  “無聊。

  ”史密斯心里默默的翻了一個白眼,對這樣的人很是看不起,他知道杜若若接下來可能會作出什么事情來,心里想著就算她賣身求自己也是沒用的。

  “這種女人,華夏怎么可能留著呢,將來指不定是一個禍害,還是趁早讓她死心好了,還真是難搞。

  ”史密斯心里開始埋怨了。

  “之前的事情是我錯了,還請史密斯先生能夠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若若以后一定不敢這樣了,您說什么是什么,若若以后都挺您的吩咐。

  ”杜若若一副做作的模樣,把自己的身體往前面湊了湊,把自己的半個胸露了出來,一片雪白,還透露出了緋紅的氣色。

  史密斯正眼都沒有去瞧,這樣的一大片靚麗的風景,若是在別人那里,倒是可以吸引很多的人,可是史密斯可是瀏覽過很多的美景,又怎么會垂憐她。

  “而且,我也能夠讓自己的實際行動給您認錯,您不妨一試?”試探著說著,杜若若把自己的前胸的衣服扯開了一些。

  現下這個杜若若給自己惹出了這么多一大堆破事,自己心里面對她真的是排斥的很,想不到現在還敢來招惹自己,自己肯定不會吃她這一套。

  “我現在都做到這種地步了,還是拜托您能夠有點臉色,不要再這樣不給自己留后路了,我已經做的夠手下留情了,您還是想要怎么樣呢?”史密斯口里面沒有給杜若若一點同情的余地,想著盡快的拜托這個人,不要讓她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招惹自己了。

  “額……史密斯先生,話不要說的這么絕對嘛,我還是對您有點用處的,你不妨再考慮考慮,能不能給若若一個機會,我保證什么都聽您的。

  ”杜若若的心里面沒底了,她知道史密斯既然能夠作出雪藏她這樣的事情,勢必就是非要和她過不去了,而且之前自己做的事情也確實招惹到了他。

  心里面一陣的發顫,自己的白色的雙手也有點發抖,但還是盤在了史密斯的臉上,有點扭曲的笑著說:“可是……我覺得萬事都有商量的余地,您就不能夠通融通融嗎?”“杜若若小姐,若是您還不下車的話,我就可以讓你的處境比現在的還要凄美一些,不知道您介不介意還要陪著我玩下去呢?”“玩的下去的話,我倒是也奉陪。

  ”史密斯又補充了這樣的一句話,看來他的態度十分明確了,杜若若再怎么不懂的察言觀色,也應該知難而退。

  杜若若從心里面發出了一聲惡咒:“算你狠!”“好吧,先生執意把這件事情做的這么絕,那我也自有分寸,就不打擾您了,告辭。

  ”杜若若的心里面顯然是咽不下這口惡氣,本來還是想著能夠就這樣把這件事情給處理掉,沒想到越弄越亂了。

  “請小姐下車吧,我就不送了!”史密斯絲毫沒有留一點的情面給她,像她這樣一個不知自己幾斤幾兩的人,他可是完全沒有耐心去理會。

   口述:給 妻子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我是一個很不幸的男人。

  一年前我在媽媽和岳母的撮合下,跟妻子李曼結婚了。

  說句實話,我是打心眼里喜歡李曼,她曼妙的身姿、美麗的臉蛋我早就心儀已久,但是李曼卻沒有正眼瞧過我一眼,因為她的心里只有她的窮小子男友陳鋼,直到陳鋼因為想在李曼的父母面前表現自己入室搶劫入獄以后,她才在母親的包辦下 跟我結婚。

    雖說我們的婚姻沒有感情基礎,但 我相信憑著我的真情和付出一定會打動她。

  于是結婚之后我對她百依百順,她開車上班,我騎自行車上班,回到家務活全是我做(兒童智力故事),李曼喜歡看韓劇,我就給她買了好多韓劇的光碟陪她看,甚至晚上睡覺之前我都為李曼打好洗腳水。

  同事和哥們知道我的事情以后,都喊我妻管嚴,但我覺得這些都沒什么,在我心里,這是一種愛,是一種讓步。

  口述:給妻子打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但是我這樣的付出卻捂不熱李曼的一顆心,她經常借故羞辱我。

  最過份的是,半年之后她居然跟我分房睡,不讓我碰她。

  可是媽媽特別想早一天抱上孫子,有一次,在和媽媽通過電話之后,我沖動地砸開了李曼的房門,強行抱住了她,她掙開之后給我一記耳光就奪門而出。

    最讓我受不了的是,去年冬天的時候,我騎著自行車頂著風雨上班,半路中,自行車掉了鏈子,李曼的汽車經過我的身旁都沒有停下來。

  我相信李曼肯定看見我了,但她就那樣高傲地開車馳過我的身邊,呆站在雪地里 的我從頭冷到腳,心更冷,我相信這樣的情景那怕是朋友或者熟人都會載我一程,但是我的妻子卻這樣無情地對我。

     蔚藍老師,如今的我特別痛苦,我該怎么辦呢?  天空永遠蔚藍回復:  李晨你好,從你的來信中可以看出你非常愛李曼,但她卻不知道珍惜。

  在蔚藍看來,她之所以對你這樣冷,是因為她不是自愿結的這個婚,因此她 不愛你,所以才會對你的付出和愛熟視無睹。

  在這個不幸的婚姻里,你也是有責任的,明知對方不愛你,卻仍然草率地與之結婚,為婚后生活埋下了苦果。

  口述:給妻子打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雖說寧拆一座廟,不毀一門親,但是正所謂強扭的瓜不甜。

  與其讓兩個人都痛苦下去,還不如快刀斬亂麻,為愛放手。

  雖然以后你還會想起李曼,但是她留給你的記憶是痛苦的,相信你會盡管把她忘掉,最后祝福你們都找到真正屬于自己的愛情和幸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