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儀身體潮紅無比,是 老羅讓她感覺到了身為 女人的快樂,她已經沉淪在了老羅瘋狂的沖刺之下,她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從別的 男人身上感覺到這種前所未有的快感,甚至在想,如果離開了老羅,那么她將何去何從。

  這一次的感覺還要前幾次舒爽很多,而且一道激流從身體內竄涌而過,直接便噴涌了出來。

  正在瘋狂沖刺的老羅感覺到狹窄的泥濘甬道內排出了大量的炙熱水流,包裹住了敏感的蟒頭。

  這一瞬間,老羅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再也控制不住, 老槍堅硬無比,猛地刺入到了何淑儀的最深處一個哆嗦,億萬精兵瞬間噴涌而出,全部涌入了何淑儀的身體里面。

  何淑儀昨天月事兒才完,今天正是安全期,所以也不怕受孕,雙腿緊緊夾住老羅的腰部,生怕這根還在顫抖的老槍突然抽離身體,讓她再次寂寞空虛。

  老羅將所有的子彈一滴不剩的交給了何淑儀,兩個人抱在一起喘著粗氣,足足五分鐘,老槍在繳械投降后,這才疲軟滑了出來。

  快感過后,老羅意識到自己上了一個和這件 事情毫不相關的女人,一種負罪感油然升起。

  他急忙從何淑儀身上爬起來,匆忙穿好衣服,歉意說道:“何小姐,剛才的事情真是對不住了。

  ”何淑儀和老羅不同,她之前雖然有些排斥老羅,可老羅讓她高潮迭起之后,便將整個身心都交給了老羅,更是已經淪陷在了老羅強大的老槍之下。

  見老羅如此歉意,何淑儀捋了捋凌亂的長發,任憑胸前的雪山在老羅面前晃動:“打架都是成年人,而且你情我愿的,你道歉做什么呢?”老羅一怔,剛才何淑儀如此配合自己,本以為是因為她接著酒勁兒,可這番話絲毫不做作,完全是發自內心深處的。

  何淑儀捂著嘴巴咯咯笑了笑說:“你是做什么的?以后我們還能再見嗎?”“我開了一家洗腳店,就在平安路,有時間可以洗洗腳。

  ”老羅心不在焉回應著。

  這次 沈慕媛才是自己的目標,可何淑儀就在身邊,想要去隔壁房間墻上沈慕媛顯然是不大可能了,看來也只能日后再想辦法才行。

  “你在床上這么厲害,洗腳的功夫肯定也非常了得,有時間我一定要去試試。

  ”何淑儀嗲聲嗲氣說了起來。

  老羅這次是為了復仇而來,陰差陽錯上了沈慕媛的合租閨蜜,現在又被如此調戲,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但眼下這地方不能久留,不然必定會生出一些事端,老羅干笑一聲,看了眼何淑儀胸前跳躍的兩只白兔,開門便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中途生怕何淑儀變卦報警反咬自己一口,老羅是連走帶跑,好不容易上車之后,這才氣喘吁吁定下了神。

  剛才自己伺候何淑儀那么賣力,何淑儀那浪叫聲也是此起彼伏,沈慕媛就睡在隔壁,按理說應該可以聽到的,但竟然沒有任何反應,這有些不合常理。

  這事情雖然越想越不對勁兒,但老羅也沒有過多去想。

  在車里面干坐了足足有半個鐘頭,確定沒什么事情發生,這才驅車回到了足浴店。

  全身松懈了下來,老羅渾身都疼痛起來。

  在和何淑儀糾纏的時候,老羅一直都在沖刺狀態,根本就沒有休息一秒鐘。

  現在徹底放松,整個人也沒有了任何力氣,躺在床上閉眼就睡了過去。

  而漫漫長夜,何淑儀卻沒有辦法睡著。

  女人都是感性的,何淑儀和老羅有了肉體上的接觸,嘗到了老羅給予的甜頭后,即便老羅不在,一想到剛才老羅的沖刺,她便渾身燥熱難受。

  只要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老羅身上那扎實的肌肉,還有那根讓她欲仙欲死的老槍。

  這一宿何淑儀心亂如麻,自己已經沉底被老羅的老槍給征服了,以后應該如何面對男友,如果男友和自己赤身糾纏,那根蠟頭銀槍進入自己的身體,恐怕也索然無味了。

  第二天老羅一大早便醒來,昨晚雖然折騰的差點虛脫,但是在監獄二十年來,他已經養成了良好的作息習慣。

  不管睡得多晚,早上都會準時六點鐘醒來,晨跑鍛煉身體。

  今天烏云密布,黑云壓頂,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有一場瓢潑大雨一樣,空氣也濕漉漉的悶熱難受。

  老羅來到晨跑的公園悠哉哉的跑著,腦中卻想著下一步的復仇計劃。

  昨晚沒能成功,反而上了一個和自己毫不相關的女人,這讓老羅有種強烈的負罪感,他感覺自己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已故的未婚妻。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就算再怎么懊悔也無濟于事。

  就在心亂如麻不知如何的時候,突然,一縷女人驚呼聲突然從公園偏僻的地方傳來。

  這女人的聲音非常驚慌,而且在聲音中,隱約還可以聽到男人猥瑣的笑聲。

  這座公園雖然地處鬧市中,但是公園內的人跡非常稀少。

  兩個月前這里曾經發生過一起命案,現在兇手還在逍遙法外,隨意搞得人心惶惶,來這座公園的人是少之又少。

  更何況現在還是大清早,老羅一路晨跑過來,根本就沒有看到幾個人影,現在從偏僻的地方傳來女人的呼喊聲和男人猥瑣的笑聲,這就意味著有女人遇到危險了。

  老羅出獄雖然重心是在復仇上面,但他還是非常有正義感的,當即便馬不停蹄的跑了過去。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隱約間,老羅聽到一縷放浪的男人聲音響起:“美女,慌什么慌呢?這地方根本就沒有人過來,你倒不如老老實實,只要讓我爽爽,我就放了你,不會傷害你的。

  ”“別過來……你別過來……”女人驚慌喊道,聲音帶著抽噎之聲。

  “他媽的,竟然做出這種事情!”老羅聽到之后瞬間就不淡定了,這女人驚慌失措的聲音,讓他聯想到了自己二十年前被人輪流糟蹋后自殺的未婚妻。

  當時的未婚妻,或許也是如此的驚慌失措,大喊大叫,卻沒有人將她從魔爪中解救出來。

  二十年前,老羅沒有辦法救走未婚妻,二十年后,他就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在其他女人身上,更加不能因為這種事情讓別人家破人亡。

  老羅火速沖了過去,等來到偏僻的地方,第一眼就看到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倒在地上驚慌失措的朝后移動身子,而在女人面前,還有一個賊眉鼠眼長相非常猥瑣的男人。

  男人背對著老羅,并沒有意識到有人過來,搓著一雙手瞄著女人白皙的身體,嘿嘿笑道:“美女,別抵抗了,一會兒我會非常溫柔的……”男人說完張開雙臂就朝女人沖了過去,老羅見狀怒火沖天,一個腳步跨了過去,直接就抓住了男人的衣領。

  被突如其來的一只手抓住了衣服,男人猛地一愣,眼看這煮熟的鴨子就要被自己狼吞虎咽的吃干凈,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出來。

  當即,男人惱羞成怒,猛地轉過身叫道:“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壞我好事兒?”話畢之后,見身后的老羅已經五十多歲,男人頓時不屑笑道:“老家伙,你還想英雄救美?你覺得你有這個能耐嗎?給我滾開,不然我連你一塊揍!”老羅雖說蹲了二十年的監牢,但是在牢里面他接受改造,身子骨非常結實,而且沒事兒的時候就和一些喜歡格斗的獄友練習格斗術,這數十年的鍛煉,別說一般人,就算是格斗教練過來,老羅也有信心一拳撂倒。

  面對這出言不遜的 猥瑣男,老羅冷哼說道:“光天化日的,你竟然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趕緊給我滾開,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你對我不客氣?你一把老骨頭還不回家抱孫子,跑到這里裝什么二五八萬的?”猥瑣男嗤之以鼻瞥了眼老羅,朝地上吐了口濃痰:“識相的滾遠點,不然我讓你趴著離開這里!”老羅并不犯怵,一臉不屑的看著猥瑣男。

  雖然老羅的出現如同救世主一樣,可是當女人看到沖過來的人是一個老頭時,還是有些失望。

  想要侵犯自己的可是一個青壯年,而這個老頭很可能是沒有辦法對付的,搞不好還會將猥瑣男給激怒。

  “大叔,你快報警,快點報警啊。

  ”“不用報警,我能對付他。

  ”老羅輕笑一聲,對女人堅定點了點頭,示意她不要緊張。

  “他媽的,今天是出門沒看黃歷,竟然遇到你這么一個不怕死的!”猥瑣男憤怒咆哮一聲,舉起拳頭就朝老羅砸了過來。

  老羅那可是身經百煉的主兒,尋常人根本就不會對他構成任何傷害。

  眼瞅著拳頭快速襲來,老羅并沒有任何動作,依舊一臉憤怒看著猥瑣男。

  但那個女人卻不這么認為,她以為老羅給嚇傻了,當即便大聲叫道:“大叔,快點躲開!”眼瞅著拳頭無限接近老羅,就在快要砸中老羅臉的時候,女人已經預料到了下一秒會發生什么,不忍心繼續看下去,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雕蟲小技,既然沒人管你,那我就好好管管你!”電光火石之間,老羅不屑冷哼一聲,猛地伸手就抓住了猥瑣男襲來的拳頭。

  猥瑣男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震驚。

  他做夢都沒想到,這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竟然有這么快的速度,他根本就沒有料想到。

  老羅冷笑一聲,手掌用力狠狠朝遠處甩了過去,猥瑣男瞬間便被甩飛了老遠。

  “啊!”一聲慘叫從遠處出來,驚恐萬分的女人嚇了一跳,可是細細一品,發現這聲音不是來自老羅,急忙定睛一(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看,發現那個剛才欺負自己的猥瑣男竟然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我看到 嫂子都喝酒了,我自然也是立馬喝完了杯中的酒。

  ozQ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真別說,這果酒味道濃厚,我一杯下肚,頭都微微冒汗了。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看到我臉紅冒汗,那雙轉動的美眸仿佛是蘊含了一絲盈盈的秋水,幫我擦了擦汗,又溫柔嫵媚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虎子,熱 了吧,穿那么多干嘛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一刻,我幾乎是已經明白了這頓晚飯的意義!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先是把他自己打扮的這么迷人,又買燒雞和我喝交杯酒,一定是在下午的時候,嘗到了甜頭。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要知道,感覺這東西,一旦打開了閥門,就不容易關了。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很快,我乖乖聽話的動了動手,身上就剩了一條大褲衩子。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此時,嫂子裝作吃飯,但是目光一直沒離開我,并且別有深意的看了我那一眼。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的目光來回的游走,充滿著侵略性,又忽然嬌聲的問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虎子,你還難不難受了?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因為要裝傻,只是 傻笑的搖頭,裝作專心的吃飯。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樣的回應,讓嫂子神情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沒好氣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臭小子,現在舒服了是吧,不難受了吧?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嫂子又開始自顧自的自言自語嘆氣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唉,要不是因為你那死鬼大哥天天不在, 我又到了這個三十如狼的年紀,我才不會便宜了你呢。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肥水不流外人田,寧可便宜了你,我也不會便宜外人,再說了, 你也不會把這事說出去,是吧,大虎子。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聽到嫂子自言自語這些話語之后,我的心真的是激動了起來!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因為很明顯,嫂子這話說出來,就是大有要和我在一起,做那種事情的節奏!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換句話說,我以后美了,可以和嫂子在一起瘋狂的……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嘿嘿!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我可沒有把自己的心里想法表現出來!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只是一邊吃著燒雞,一邊傻笑點頭的回應著。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看到這傻呵呵的一幕之后,嫂子憐惜(啊啊啊好棒)般的摸了摸我頭發,溫柔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傻子,慢點吃,沒人和你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嫂子說我是小傻子,但是她的語氣卻特別的輕柔,并不是在罵我傻,反而是有一種打情罵俏的意思。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讓我心中更是旖旎,忍不住傻笑的說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大虎不傻。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我又給嫂子加了另一半雞腿,憨厚的傻傻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吃,你也吃。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的動作話語,更是讓嫂子心頭一暖,聲音溫柔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大虎不傻,以后你哥不在,大虎保護嫂子好不好啊?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嗯,大虎保護嫂子。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心中一動,繼續傻笑的回應著。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緊接著,嫂子那柔嫩的小手,在我的耳朵上輕輕的抓著。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的聲音嫵媚而又溫柔的嬌滴滴哄道: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大虎,你哥走了,嫂子自己一個人害怕,你今晚就從后屋搬出來,和嫂子住在一起,保護嫂子好不好?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oz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