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起女人的xing欲,這是男人天生的本事。

  此時的 香草雖然身子有些發軟,不過她還在想著剛才那股美妙的 感覺

  這種感覺她從未體會過,現在她只想再次讓那種感覺降臨,只要 向濤不壞了她的身子,那自己就任由她擺弄。

  “香草,剛才舒服嗎?”將香草的一顆櫻桃含在嘴中吸了幾下,向濤抬頭對香草問道。

  香草紅著臉點了點頭,任由向濤在她身上撫摸,而向濤則是微微一笑,說道:“那你也應該讓我舒服一下。

  ”“啊?我讓你舒服, 不行濤子哥,我現在不能把身子給你,要等到結婚的時候才可以。

  ”香草以為向濤是想跟她那個,馬上就直搖頭。

  向濤嘿嘿一笑,說道:“我不要你的身子,只是想讓你幫我解決一下。

  ”說著向濤便將自己的褲子解開,將已經硬的跟鐵棍似得 東西掏出來對著香草。

  香草一看到向濤的獨眼巨炮頓時就低呼了一聲,以前向濤抱著她的時候她也感覺過向濤的那個東西,不過香草從來都沒想過向濤的東西會如此之大。

  男人的東西香草只見過小孩子的,村里的那些小孩子經常會光著腚滿村跑,香草倒也看見過他們跨間的小JJ。

  她哪里能想得到男人長大了之后這里會有這么大的變化,如果向濤要將他的大炮放進自己的私密處,搞不好都會被他給撐爆了。

  “濤子哥,你的東西怎么這么嚇人?”朝向濤的家伙上瞄了幾眼,香草的臉蛋已經變成了熟透的蘋果。

  而向濤只是嘿嘿一笑,拉著香草的手放在自己的家伙上,隨后說道:“香草,我現在很難受,你幫我解決一下吧。

  ”香草的手一碰到向濤的家伙,頓時輕輕一顫。

  不過向濤握著她的手,她想縮也縮不回來,只好低聲的問了一句:“要怎么解決?”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香草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辦。

  向濤握著她的手在自己的大家伙上套弄幾下便對她說道:“這樣動就可以了,來,香草,別停下,快動吧。

  ”此時向濤站在床邊,挺著大槍對著香草。

  香草聽到向濤的話便輕輕動了幾下,向濤馬上就舒服的輕哼了一聲。

  “對,就是這樣,速度再快一些。

  ”見向濤一副享受的樣子,香草的動作也慢慢加快。

  剛開始香草還十分不好意思,不過幫向濤套弄了一會兒香草也將那絲羞澀徹底丟開,手上的力度也越來越大。

  “好舒服,香草,再快一些。

  ”此時的香草已經換了一只手,那只手都已經發酸了。

  向濤一邊享受著香草的服務一邊想著等下就把香草推倒,而這時院子里忽然傳來“哎呦”的聲音。

  兩個人都嚇了一跳,那聲音正是謝 老賴的。

  本來向濤還以為他沒準得在村長家喝到半夜,沒想到這么快就回來了。

  “濤子哥,你快躲躲,要是讓我爹看到了那就完了。

  ”一聽到謝老賴的聲音香草馬上就慌了神,向濤心想這往哪里躲呀,香草屋子里一共就這么大點地方,能躲人的也只有床下了。

  情況危急,也容不得向濤多想,把褲子提好向濤立馬就鉆到了床下。

  而這時外屋的門也被拉開,謝老賴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

  今晚謝老賴十分高興,所以沒少喝,剛才進院子的時候被一塊石頭給絆倒了。

  也幸好他被石頭給絆了一下,要不然沒準就發現向濤和香草的事了。

  “爹,你咋喝這么多的酒,也不怕傷了身子。

  ”此時香草已經穿戴整齊,見謝老賴晃晃悠悠的進了屋,香草急忙上前扶了他一把。

  “哈哈,今天高興,向濤那小子被我糗的夠嗆,可真他娘的痛快。

  屁大的年紀還想做生意,哼,要是他真成了萬元戶那我不得管他叫爺爺呀!”那天在村長家謝老賴當著全村人的面兒和向濤打了賭,這老貨記得倒是十分清楚,他可不想當著全村人的面兒管向濤叫爺爺,而且還得把閨女許給向濤。

  “爹,我和濤子哥從小就定了親,早晚要嫁他的,他做生意難道不好嗎?”謝老賴的話讓香草心里有些不痛快,之前謝老賴悔婚的時候香草就極力阻攔,不過謝老賴是頭犟驢,只要是下了決心任誰給拉不回來。

  如果向濤他爹還活著的話謝老賴肯定不會這么干,不過他也是為香草考慮。

  香草跟著他已經受了十幾年的苦,他可不想以后香草還過那種窮日子。

  “什么親?早就黃了。

  香草我告訴你,姓向那小子沒什么出息,你就別指望嫁他了。

  前兩天你王嬸說要給你介紹對象,是城里人,明天我去問問,看看你什么時候去相個親。

  ”“我不去,我這輩子就嫁濤子哥。

  ”聽到謝老賴說讓她去相親,香草急忙搖頭。

  而謝老賴見香草不愿意,頓時把眼睛一瞪:“都跟你說了,姓向的那小子根本就沒什么出息,難道你想跟著他天天吃糠咽菜啊?”謝老賴的脾氣香草最了解,跟他嗆著來肯定不行。

  今天他喝多了,等明天醒酒了再和他商量這事,沒準他就不會讓自己相親去了。

  把謝老賴扶到床上,香草幫他把鞋脫了,隨后便叮囑他睡覺。

  而謝老賴見香草不說了,以為她是答應了,頓時就開心的笑了起來,躺那沒一會兒呼嚕聲就響了起來。

  “濤子哥,我爹睡著了,你趕緊走吧。

  ”看到謝老賴已經進入了夢鄉,香草急忙跑回自己的屋子把向濤從床底下拉出來。

  剛才謝老賴和香草的話向濤都聽到了,心想這個謝老賴可真不是東西,如果不是他偷了自己的錢那他就能做生意了。

  而且他還不讓香草嫁給自己,還要讓香草跟別人去相親,一想起這些事向濤的火就直往上竄。

  要不是香草 就在他身邊,向濤今天非得教訓一下謝老賴不可,也讓他知道自己不是軟柿子,誰想捏就捏一把。

  “濤子哥,你快走吧,要是我爹醒了可就壞事了。

  ”見向濤盯著床上的謝老賴,香草擔心謝老賴醒了兩個人打起來。

  所以她急忙把向濤給推到了門外,隨后又把門關好就回屋睡覺了。

  從香草家出來,向濤郁悶的往家走。

  錢被偷了,生意眼看著是做不成了,那就還得上山去打獵。

  回到家里,向濤收拾好打獵的家伙,又背了一壺水就帶著 大黑進山了。

  這個時候正是打獵的最好時間,向濤進山沒多久就打了兩只野雞。

  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下向濤就往山里走,那天他打到了一頭野豬,除去送給二丫蛋子的還賣了六百多塊錢。

  如果能再遇到兩頭野豬的話,那他做生意的錢就有著落了。

  不過向濤走了半天也沒遇到像野豬一樣的大型動物,他不敢進山太深,要是碰到狼和熊瞎子可就不好玩了。

  “唉!看樣子今天也就這點收獲了。

  ”看了一眼袋子中的兩只野雞,向濤無奈的嘆了口氣。

  而這時坐在向濤身邊的大黑忽然站了起來,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好像發現了什么獵物一般。

  “汪汪汪……”大黑狂吠了幾聲,隨即就竄了出去。

  向濤知道它肯定是發現什么東西了,也不遲疑,跟著大黑就往前跑。

   跑了大概幾十米的距離,向濤看到一處草叢在不停晃動。

  端著已經上好箭的弩弓,向濤死死的盯著那處草叢。

  而大黑則一頭就鉆了進去,不過馬上又跳了出來。

  在它身后跟著一只龐然大物,向濤定眼一瞧,居然是只 野牛

  “我次奧,怎么能遇到這種東西。

  ”野牛如果發起瘋來,就是狗熊見了它也得退避三舍。

  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一只弩弓能對付的了的,搞不好連小命都得搭上。

  沒有一絲遲疑,向濤轉身就跑。

  不過他卻不走直線,而是繞著彎的跑。

  野牛的身體協調性不強,這么跑一半的情況下野牛都追不上。

  不過還沒跑出多遠向濤就感覺不對勁,因為那野牛根本就沒追上來。

  回頭一看,見那只野牛瞪著兩只牛眼看著向濤跑,根本就沒有追他的意思。

  “咦?這可不是這畜生的性格,它怎么不追我?”對大黑吹了聲口哨,大黑便跑到向濤的身邊,虎視眈眈的盯著那只野牛,嘴中不斷的發出低吼聲。

  向濤大著膽子往前走了幾步,看到野牛依舊沒有攻擊的意思,向濤便又向前走了幾步。

  現在向濤與野牛的距離也就十幾(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米遠,借著月光向濤能清楚的看到野牛小腹上已經受了傷,而且還在不斷的滴著鮮血。

  那只野牛小腹上的傷口不小,足有十幾里面,鮮血不斷的從它的傷口滴落到地上,砸在樹葉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難怪這畜生不追我,原來是受傷了。

  ”看著野牛的傷口不斷的滴著血,向濤摸了摸鼻子。

  這種受了傷的野獸雖然很容易暴走,不過要比它不受傷的時候好對付多了。

  而且看這家伙一直在喘粗氣,看來也是跑了不近的路才逃過了追殺,向濤可不想輕易的放過它。

  這野牛要比那野豬重一輩還多,最起碼得有四百多斤。

  要是把那些肉都賣了,向濤做生意的錢就完全夠了。

  現在這只野牛在向濤的眼里已經不是野牛,而是花花綠綠的鈔票。

  雖然想弄翻它要費不少的力氣,不過回報遠比向濤的付出多。

  既然下定了決心,那向濤也不客氣。

  將弩弓拿在手中,直對野牛的眼睛。

  臉部是野牛最脆弱的地方,只要射中了那這野牛就基本沒跑了。

  看到向濤手中的弩弓,野牛仿佛也感覺到了危險。

  低吼了一聲,野牛便不停的刨著前腿,腦袋也微微低下,這是進攻的信號。

  “嗖。

  ”就在野牛準備對向濤進攻的時候,弩弓上的 鋼箭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飛向野牛。

  感覺到一股冷氣飛向自己,野牛微微一偏頭,鋼箭沒有射中它的臉,而是插在了它的脖子上。

  脖子也是野牛比較脆弱的地方,野牛吃痛,頓時大叫了一聲,隨即便撒開四蹄朝向濤沖過來。

  向濤一見野牛已經暴走,轉身就饒到了一顆大腿粗細的樹后,隨即便示意大黑從后面包抄。

  “砰。

  ”剛剛躲到樹后,野牛的就撞了上來。

  它這一下用力極大,大腿粗的書居然被它撞的“咔嚓”一聲,差點沒被它給撞斷了。

  “次奧,這畜生居然這么生猛,大爺的,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野牛的生猛也激起了向濤心中的血性,將鋼箭上好,向濤便對準了野牛。

  剛才野牛撞的那一下也把它自己弄的頭破血流,而且還有些站不穩,顯然是撞迷糊了。

  “嗖”。

  又是一只鋼箭飛向野牛,這次鋼箭準確的射進了野牛的眼睛。

  野牛被鋼箭射中,頓時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

  而這時大黑也繞到了野牛的側面,撲上前就咬住了野牛的喉管。

  以前向濤他爹訓練大黑的時候都是讓它咬喉管,跟著出來打獵的時間長了,大黑對那些野獸的弱點也了如指掌。

  喉嚨被咬,野牛拼命的掙扎,想甩開大黑。

  不過大黑卻死活都不放口,只是死死的咬著野牛。

  而向濤則拔出腰間的尖刀,直接沖到野牛近前,一刀就從它的脖子側面捅了進去,隨后便連捅幾刀。

  野牛終于抵抗不住向濤的尖刀,無力的倒在地上,很快就斷了氣。

  “嘿嘿,大黑,你這狗東西現在是越來越厲害,等回家了好好獎賞你幾頓好吃的。

  ”寵溺的在大黑的頭上摸了幾下,向濤歇了一會兒,隨即便開始肢解野牛。

  當向濤將野牛肚子劃開的時候,看到它的膽上掛著一顆黃色的肉球。

  那肉球比蘋果稍微小一點,向濤將肉球摘下來一看,頓時就驚喜過望。

  他手中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牛身上最寶貴的東西,牛黃。

  看著自己手上的牛黃,向濤樂的嘴都合不攏了。

  小時候他記得他爹曾經就得到過一顆牛黃,還沒他手上這顆大就賣了將近兩千塊錢。

  這顆牛黃最起碼有二兩重,向濤想賣個三千塊肯定是不成問題的。

  再加上這些 牛肉還有牛鞭,向濤今天的收入最起碼有四千七八,將近五千塊。

  坐在地上傻笑了半天,向濤才從身上拿出一塊手絹,小心翼翼的把牛黃給包好。

  這手絹還是香草送給他的,向濤一直都帶在身上卻從來都沒用過,這下可有了用處了。

  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向濤才將野牛徹底分解。

  從身上掏出蛇皮袋子,向濤把牛肉分別裝在六個袋子中。

  找了個地方把其余的四袋子牛肉藏好,向濤和大黑各扛一個就往山下走。

  一路上向濤都是哼著小曲,高興的不行。

  如果能時常碰上這種好事,那向濤也不用干什么柳編工藝品了,光打獵就能讓他大發特發。

  一路小跑到了家里,向濤把牛肉放好,轉身就跟大黑又奔山上。

  丟了一次東西向濤是有記性了,走的時候把里屋和大門都上了鎖。

  要是這些牛肉再讓人給偷了,那向濤非得郁悶死不可。

  六袋子牛肉任東和大黑一共跑了三趟,雖然心里高興,不過最后一趟到家的時候向濤也沒了力氣。

  不光他累的夠嗆,就連大黑也趴在地上不住的喘著粗氣,顯然也不輕松。

  “狗東西,累了呀,別著急,等我歇一會就弄點牛肉吃,少不了你那份。

  ”歇了一會,向濤便從袋子里拿出一塊牛肉到廚房做了。

  自從向濤拿出牛肉大黑就在他屁股后跟著,它也跑了三趟,肚子里的食兒早就消化沒了。

  向濤煮了最起碼有七八斤的牛肉,煮好之后向濤便將切好的牛肉放在一個盆里,弄了點蒜醬就這么蘸著吃。

  他給大黑弄了一大塊,大黑吃的十分的香。

  一人一狗就跟比賽似得,沒多大一會兒向濤就把盆里的牛肉干掉了一半。

  “得早點睡,明天早起去找李大牛,好把這些東西都處理了。

  ”嘀咕了一句,向濤桌子也沒收拾就直接上床睡覺了,第二天天還沒亮就起了床,拎了一塊牛肉就直奔李大牛家。

   可 當她答應過后老張的話也補了出來,竟然要換個地方,換……哪啊?話都已經出口了,劉 楚楚不好再反悔,可她真的有些害怕。

  畢竟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第一次,要是今天交給老張……雖然不討厭,隱隱還有些喜歡,可畢竟是能當她父親的人了,兩人現在這樣就已經好過分。

  如果再把那么大那么可怕的東西放進身子里面去……只是試探著想想,張楚楚就覺得既羞人又害怕。

  她吱吱唔唔的詢問著,“換、換哪啊,胳肢窩行不行,也、也能夾住。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老張當時就被這答案給郁悶到不行,什么意思啊,放胳肢窩,開玩笑呢?真提議當真是新奇,干嘛的都有,還真沒聽說過有要干胳肢窩的。

  于是他直白的說道:“我想貼著你那兒,然后蹭蹭。

  ”那兒是哪,劉楚楚清楚無比,所以這讓她大為嬌羞,很是不好意思。

  雖然隔著衣服,可觸感卻是真實存在的,這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以啊?在她思考著該如何拒絕的時候,老張猛地探手,將她給不容拒絕的端到床上,隨后更是將裹在絲襪里的兩條修長玉腿給狠狠劈開。

  劉楚楚當時就羞怕到不行,“別、別這樣,老張,不要,不要啊!”老張很是過癮,尤其是在劉楚楚哀聲求饒的時候,他更感覺到愈發刺激,于是直接強行撲上,狠狠在那而磨蹭著,感受著絲襪與托底小褲褲的溫熱。

  只不幾下的,劉楚楚就受不了了。

  “老張、老張,好難受,我難受,不要,不要……啊~!”她真的是不行了,又痛又麻癢,而且那種麻癢就像是昨天被老張親吻在那里似的,是從嬌軀最深處所泛起的一種本能刺激和反應,一雙白皙玉腿狠狠地蹬扯著,雙手更是在拍打老張的同時,卻又用力地愛撫著,感受著強壯火熱的身軀。

  縱然她沒有經歷過,卻也知道想要解決那種近乎致命的難受,老張進來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她又實在過不了心里那道坎兒,所以她只能拒絕。

  可就在她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老張突然停止了動作,并且呼吸急促。

  她認為,老張可能已經舒服到結束了,因此暗暗慶幸。

  可下一刻,老張的話卻給予了她極盡的感動。

  “對不起楚楚,我忘記你那里有傷了,真的很對不起,我不動了,別傷著你。

  ”老張知道劉楚楚先前說的難受是指什么,那是女性的天性,可從那句話上他又聯想起了劉楚楚身下的傷勢,他真的不忍心帶給她痛苦,哪怕他再想要也不舍。

  站在床前,老張憋的難受,悶著頭也不說什么。

  而劉楚楚這時候卻是被他真心感動到不行,她以為老張結束了,可哪成想老張卻是在惦記她的傷勢,寧可自己憋的辛苦也不愿帶給她半分的痛苦。

  這個男人,真的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甚至單是看著他都覺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頭,不過精致的小臉蛋兒上魅紅更盛了。

  她邊解扣子,邊羞羞的說道:“我偷偷看過一點視頻,好像也可以用這里幫你解決。

  你上來吧,你站在床上,我幫你弄一下。

  ”老張喜出望外,沒想到一時善意丟了顆芝麻,卻撿回來顆大西瓜,還讓劉楚楚惦記上了他的好,這可真是意外的大收獲了。

   望著慢慢脫離劉楚楚胸前的衣衫,望著那件漸漸被解開的肉色蝴蝶花紋的文胸脫離,老張興奮了,一蹦三尺高來到床上,任憑臉色羞紅的劉楚楚跪在他身前。

  那一雙俏然白皙的小手,漸漸聚攏向身前,然后移動到了老張的身下……早上的時候老張就在顧芳菲那憋的厲害,弄了好久也沒完事,下午又被劉楚楚這么一通誘惑,他已經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在劉楚楚那享受了十幾分鐘后,他終于忍不住了,愛的潮水瞬間傾瀉。

  這個時候的劉楚楚,只感覺到老張身子顫抖的厲害,也不知道怎么了。

  正張開嘴巴好奇的想要詢問呢,結果一股股的暖流就沖擊進嘴中,直把她打懵了。

  那火熱的東西燙著她性感的小嘴,粉嫩的香舌,更有怪異的味道刺激的味蕾……當她徹底醒悟過來是怎么回事后,誘人唇瓣上也已經沾染了那種東西。

  她當時就羞瘋了,捂著嘴巴光著上身趕緊往衛生間跑。

  可就在剛剛跑進衛生間時,始終張著嘴巴的她感覺有唾液順流,她趕緊下意識的吞了一口。

  吞完后迅速趴在馬桶上,然后她才傻乎乎的意識到,沒了——“我的天,劉楚楚,你到底干了什么,你怎么把那種東西吞下去了,你……”劉楚楚羞到要死要活的,真想把腦袋悶進馬桶里面,把自己活活憋死得了。

  老張拿床上的文胸將身下擦干凈后,來到了劉楚楚的身旁,輕輕拍打她后背。

  “楚楚,沒什么的,你要是實在覺得羞人就換個角度想想。

  昨天在醫院的時候,我不是也把你的吃了么,那么多粘乎乎的呢!”老張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劉楚楚更羞到不行。

  她怎么覺得,自己明明想要跟老張保持最終的底線距離,可離那條底線卻越來越近了呢……下午的時候,在老張的堅持下,劉楚楚陪他去了公園。

  倒不是老張還有什么花花心思,就是單純的想著多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不得不說,劉楚楚在公園里走了會兒后,心情越來越好了。

  而老張一些葷素不忌的笑話,她也不會顯得那么嬌羞,甚至覺得跟老張在一起散步,真的挺輕松。

  “楚楚,再給你說個。

  有新婚 小兩口去外地旅游,趕上大雨天實在沒地方去就近去了教堂。

  教堂里只有一個 神父,神父好心的收留了他們,但是只有一張上下疊床。

  神父睡下面,小兩口睡在上面。

  ”“等到半夜的時候,神父突然被晃動醒了,他感覺好像地震,于是就趕緊睜開眼睛招呼床上的小兩口。

  你猜,他招呼小兩口的時候看到了什么?”面對老張的葷話段子,劉楚楚只背著小手羞笑,也不作任何回答。

  但這并不耽誤老張的繼續,他繼續講道:“神父看到小兩口在干那事,覺得挺不尊重他的,于是就質問他們,你們小兩口在干什么呢?小兩口回答說,我們剛才上了一趟天堂。

  ”“小兩口的回答讓神父很是無語,實在不好批評些什么。

  但他又不甘心就這樣不尊重,于是小兩口完事后不多會兒,又有晃動傳來,驚醒了小兩口。

  他們好奇的問,神父你做什么呢?神父氣呼呼的回答,怎么,我自己上趟天堂不允許嗎?!”劉楚楚當時就笑崩了,忍都忍不住,直至笑的小腹都感覺有些痛。

  望著夕陽下笑到花枝亂顫的劉楚楚,老張滿心喜歡,覺得這個姑娘真好。

  要是能夠擁有她一輩子,那該多好啊!但這事他終究也只是幻想下,根本不敢往真了去想,連他自己都覺得不現實。

  下午從公園離開后,晚上劉楚楚請老張吃了飯,表達對他的謝意。

  老張也沒客氣,成功跟劉楚楚吃了個酣暢淋漓。

  騎著電動車回到住處后,劉楚楚從車后座下來,然后站在門前有些尷尬。

  禮貌上來說她覺得該讓老張進去坐坐,可真要進去她又怕還得發生什么。

  要知道,下午老張弄的她,現在那里隱隱還有些感覺呢,她真怕自己受不了那種感覺。

  不過就在她猶豫的時候,老張主動開口了,“楚楚,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

  ”話留下,老張扭動車把就離開了,讓站在門口的劉楚楚有些不知所措。

  她擔心老張會跟她發生些什么,可事實上老張只是單純的護送她回家。

  這種小小的誤解,讓她有些心有愧疚。

  可愧疚之余,她又覺得如果老張能留下來陪著她,似乎也不是件壞事,跟老張在一起的時間也挺開心的。

  前提是,再也不要做和那種事情有關的事兒了,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的想要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