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師給的?”我扭頭沖著林老師裝傻問道:“老師,你這個牛奶在哪里買的啊,我還想喝,能不能賣點給我啊。

  ”“不賣。

  ”林老師急促的說了一聲,然后急匆匆離去。

  看著林老師羞怯的模樣,我真想多喝幾口。

  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有機會。

  “你還在想林老師嗎?” 周月茹有些吃味,她掐了我一把,我痛呼了一聲。

  “疼。

  ”周月茹自知過抓的重了一些,又小意在掐腫了的地方揉了揉。

  “周班導,你看我有機會跟林老師一起…?”周月茹紅唇親了過來:“林老師有家庭的,而且夫妻剛有小孩,兩人很恩愛哪。

  ”我明白她的意思,大為遺憾,打起精神對付起周月茹,頗有些發泄不滿的意思……時間過了一個禮拜,學校的新生舞會廣場終于布置完畢,周月茹也擺脫了每晚晚回家的厄運。

  雖然她的晚回來,每天都在給我和姐姐制造機會,但依舊沒有攻克姐姐。

  兩大美女的共同服侍的愿望,使我一直在努力堅持。

  這一天周月茹穿著一襲半透明的粉色星點晚禮服,纖細的胳膊,優美動人的線(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條,緊繃的雙腿,這些都讓人目眩神迷。

  簡直能把人的魂魄給勾了去。

  她挽著我的手臂,我沿途收獲了一個個雄性生物妒忌羨慕的眼神。

  我這是成了 男人公敵了嗎?雖然我沒 開口,但是心里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今天月茹姐是不是很給你長面子啊。

  ”周月茹笑如狐媚,她勾了勾我的下巴,吐氣如蘭。

  我在她耳邊悄悄 說道:“感受到了嗎,這就是我的回答。

  ”周月茹輕咬下紅唇,居然在幾百人的舞會會場掏了一把,我連忙咳嗽了一聲。

  “呀。

  ”一聲嬌呼。

  我循聲看去,頓時楞住了。

  在眼前的是 林舞月老師,她此時穿著一身輕柔如煙的紗網晚禮服,那長年 跳舞的身軀,雖嬌柔卻十分有韌性,充滿了協調感。

  她背著光看不清長相,但卻我誤認為是置身在朦朧煙霧中的仙女。

  這一眼看得我有點呆了,簡直太美了。

  林舞月和周月茹完全是兩種類型,一個能讓你心中火焰熊熊,瘋狂進軍的小妖精。

  一個是能讓你輕柔愛撫,細細與她纏綿悱惻的女人。

  這種人分不清高下,但我從現在開始知道:我想要林舞月成為我的女人。

  “你們…這里人多哪,膽太大了。

  ”林老師看著我,白嫩的臉龐上浮起兩朵紅云。

  我下意識伸手要抓林老師的皓白的手臂…我下意識伸手要抓林老師的皓白的手臂,還有沒碰到她,就被一只肥手打落。

  “舞月老師,原來你在這邊啊。

  ”先前在辦公室企圖非禮周月茹的賈主任,挺著一個大肚腩站在旁邊。

  他居然是林舞月的舞伴。

  賈主任人品有問題,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色狼。

  可林老師居然答應了他做舞伴,這讓我有些不解。

  音樂響起,是一首舒緩的曲子。

  我牽著的周月茹白嫩的手掌走入舞池,一手握住她的腰,往懷里狠狠一拉。

  緊致溫熱的軀體,瞬間倒 在我懷里。

  周月茹“嚶嚀”一聲,仰頭看著我,眼波閃爍。

  我們兩人隨著音樂緩緩移動腳步,她略有似無的挑逗著我。

  周月茹就算是在跳舞的時候,還是那般火辣。

  “弟弟,姐姐的舞步是不是很厲害。

  ”周月茹轉身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厲害,厲害。

  ”我報復性的狠狠踩了她幾下,惹得她連連皺眉,對我又掐又捏。

  在這時,我的眼睛的余光看見了林舞月老師和賈主任兩人。

  賈主任小眼睛中滿是興奮。

  他此時將手伸到了林舞月的身上,居然硬要將林老師拉到自己懷里,他還撅著厚黑的嘴唇要親林老師。

  林舞月老師臉上露出尷尬,極力抗拒。

  可她怎么會是賈主任的對手,掙扎了幾下都沒有掙脫,氣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月茹姐,如果那天在辦公室我沒及時趕到,你是不是也跟林老師一樣?”我問了一句。

  周月茹瞧了我一眼,巧笑道:“走吧,給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機會。

  ”我和周月茹兩人,移動舞步向著賈主任和林老師的方向走去。

  林老師看到我跟周月茹后,雖不敢喊,但眼中明顯露出求救信號。

  “賈主任,我們換一下舞伴。

  ”我見縫插針一下子挑開了賈主任在林舞月老師身上的手,將林舞月接了過來。

  賈主任還沒有反應過來,周月茹就牽上了他的手。

  林舞月一牽上我的手,立馬長吁了一口氣,感激的說道:“謝謝你 大明,怪不得所有女老師都不肯跟賈主任搭伴兒。

  ”“英雄救美,應該的嘛。

  ”我一手摟著林老師柔弱無骨的纖腰,一手輕輕捏了捏一下林老師那蔥白纖細手掌。

  她的臉一下變的粉撲撲的:“別亂說,我都已經結婚了。

  ”“可結婚了就不代表會變丑啊。

  ”我十分肯定地說著:“林老師雖然不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可是卻是我見過最有氣質,最像仙子的女人了。

  ”“你的嘴可真花。

  ”林老師似嗔非嗔的瞟了我一眼。

  我情不自禁的將林老師往懷里一拉,我們兩的肚子立馬就貼在了一塊,這時我聞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

  這味道讓我深深吸了一口:“好濃的奶香啊。

  ”林舞月老師臉上唰的一下,飄上了兩朵紅云:“你亂說什么啊。

  ”她另一只在我背后的手掌,掐了我一下。

  我吃疼的叫出聲。

  林老師慌了,顯然不知道我會這么疼,那手掌急忙在我背后撫摸起來,口里輕輕說道:“不疼,呼呼…不疼哈。

  ”感情林老師把我當成了小孩子,我不禁失笑,摟著她腰肢的手掌游走著。

  先前還可望而不可及的林老師,此時就在我的懷里了。

  林老師顫抖了一下,舞步連連出錯。

  林老師的臉頰紅彤彤的,就像是一個熟透了的蘋果,她囁喏的說了一句:“大…大明…你的那個…”我將頭伸到她的耳邊,聞著她的發香調笑道:“哪個啊,林老師。

  ”“你那…那個…”林老師羞紅了臉,垂著頭不敢看我。

  “老師,你長得這么漂亮,而且身材這么好,是個男人都會喜歡你的。

  ”我嘴上滿是歉意的說著,心中卻樂開了花。

  林老師細弱蚊聲的“哦。

  ”了一聲,聽聲音居然有壓抑喘息的意思,而且沒有反抗離開的勢頭。

  音樂繼續響著,我帶著林老師,她的身軀緊貼著我,勻稱的軀體隨著移動在我身上不斷的摩擦。

  這感覺實在太棒了。

  我一個跨步,手掌撐住林老師后背,將她向后仰去。

  她叫了一聲:“大…大明。

  ”林老師迷離的看了我一眼,那一雙眼中居然泛起了一絲絲晶瑩的波瀾。

  明顯能看出眼神內的那一汪春水。

  林老師有感覺了。

  我將她拉了回來,想要吻她。

  林老師像是受到驚嚇的小兔子,縮了縮脖子。

  我知道經過剛才賈老師那猴急的一幕,現在的林老師決不能太急切。

  音樂沒停,人群沒散。

  此時我幾乎是將林舞月老師抱在了懷里,林老師全身的一切,在這一次跳舞之中,我已經和她進了一步了。

  “大…大明。

  ”林老師,將下巴撐在我的肩頭,吐氣如蘭的說道我緊緊環抱著林老師,帶著她繼續遵循音樂的節奏舞蹈。

  林舞月從小學習舞蹈,自然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似乎是有些感動,將下巴靠在我肩膀上。

  等到音樂停歇,我反應過來后,林老師已落荒而逃。

  她匆匆離開前的羞怯懊惱神情,讓我有些神迷卻又有些后悔。

  我剛才的行為,跟賈主任有什么區別?都是色狼行徑。

  我在舞會上四處游蕩尋找,想跟她道歉,但卻沒有看到林老師,反而找到了周月茹。

  她此時一個人坐著,嬌好的身軀彰顯出無盡的彈力和極致的曲線。

  它們仿佛在無聲的告訴所有男人。

  把你的手掌伸過來吧。

  我走了過去,開口問道:“你怎么一個人在這?賈主任哪?”我拿起一杯啤酒灌了一口。

  周月茹臉頰上有兩朵紅云,似醉非醉沖我隔空親了一下,說道:“那賈主任,真是好不老實,剛才居然想占我便宜。

  ”“然后呢。

  ”我在她身上狠狠捏了一下,眼神打量著她,想看出周月茹是不是被那老色狼占了便宜。

  周月茹“呀”了一聲,正了正身體。

  她伸出食指勾著我的下巴:“怎么,吃醋了嗎?”見我認真的看著她,她又說:“那老色狼一起心思,就被我叫了一群班上男同學灌他。

  ”“噥。

  ”周月茹轉身靠在我懷里,蔥白的食指一指前方。

  我只看見了五六個班上男同學,此時正抱著酒瓶子呼呼大睡,哪里有賈主任的身影。

  “不見了。

  ”周月茹嘟著晶瑩紅唇,臉上十分委屈。

  她一只手伸到后邊來,借著我們兩人身子阻隔他人視線,小聲道:“剛才真的在那的。

  ”“嗯,我相信你。

  ”我瞇著眼睛,心里的火氣也消不下去,于是連忙拉著周月茹往小樹林那里鉆去。

    這是我們學校的小情侶都喜歡去的地方。

  一到了天黑,這里面就會藏著無數的野鴛鴦在里面幽會。

    我拉她來這里干什么,周月茹自然心知肚明。

  她那張紅撲撲的小臉也許是被 酒精刺激到了,顯的更加撫媚誘人,眼睛里面都能滴出水來。

  看的我心緒跳動,狠狠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惹的她咯咯笑著。

  我將她靠在樹干上,晚禮服推到腰間,抬起她的大腿。

  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有人給她發了微信,我看都不看直接將她手機丟掉。

  我很討厭辦事的時候有人發短信打擾。

  “等等,好像是林老師發來了,我瞧一眼。

  ”周月茹放下腿要去撿手機,被我拉了回來。

  重重擠壓在樹干上,兩個身體緊緊貼住。

  周月茹輕咬了一下我耳垂,吐出熱氣溫言道:“你先等等,我剛好像看到的是“救命”兩個字。

  ”我懷疑的撇了一下她,但還是將周月茹放開,她一撿起手機,果然上面是救命兩個字。

  而且還發了一個微信定位。

  “林老師出事了!”周月茹神色肅然,我們打開導航看了下區域,位置就在我們所在的這片小森林。

  但無法清晰定位在哪里。

  這小森林太過偏僻太過特殊,就算別人就算是聽到了什么凄厲慘叫,也只會心一笑:兩人玩的太猛了。

  完全不會考慮到,是不是強迫或者是不是有生命危險。

  周月茹急得團團轉,看得出來兩人的關系這幾天確實是突飛猛進,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

  手機中的微信再次響了起來。

  一看上面寫著“賈主任”三個字,這下我什么都清楚了。

  這賈主任是酒壯慫人膽,打算胡來了。

  “林…”周月茹只能向前走著,剛打算喊出聲,就被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別亂喊。

  ”周月茹這時候反應過來,還得顧忌一下林舞月的名聲。

  “賈主任,你在哪!”我將手掌放在最邊喊出去,聲音洪厚中氣十足,一聲出去能在這小森林中傳出老遠。

  賈主任的名聲?那是什么玩意。

  周月茹學著我不斷邊走邊叫。

  小森林內好幾對野鴛鴦被我們這么一叫,來不及穿好衣物,只得神色匆匆的走掉。

  “賈主任,你在哪!”這六個字一直回蕩在小森林中,我敢保證,只要賈主任不出現,那么我肯定會一直喊下去。

  大概又過了十分鐘左右,我終于聽到了一聲怒氣沖沖的聲音:“誰啊,誰啊!找老子干什么!!!”我跟周月茹兩人對視一眼,迅速向著那聲音的來源跑去。

  沒想到賈主任跟周玉茹離我也就只有二十多米,一到那邊,我就見到賈主任一張通紅的臉怒氣沖沖。

  小眼睛迷迷瞪瞪,顯然就是一副醉酒的模樣,他叉著腰說話:“你這臭小子有什么事情找我。

  ”我走過去,見林老師雖然衣服沾了些草屑和泥土,但還算完整沒有受到傷害。

  我這才轉身笑嘻嘻的對著賈主任說道:“主任,你家黃臉婆喊你回家吃飯。

  ”“你…”主任一時氣結,說不出話。

  原本通紅的臉,漲成了豬肝色,似乎是知道自己并不有利,指了指我甩下一句“你給我小心點。

  ”的場面話,離開了。

  我看著賈主任獨自一人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黑沉沉陰影中后,這才轉過身來,林老師臉上垂淚,就像一只可憐的小雀,靠在周月茹身上。

  這副我見有憐的可憐模樣,讓我想把她擁進懷中沖動。

  “林老師,你沒事吧。

  ”我開口問道。

  林老師靠在周月茹身上,輕輕搖了搖頭抽搭兩下輕聲說道:“沒事。

  ”我隱隱有些蛋疼,這怎么都不像是沒事的模樣。

  我看向周月茹,周月茹這才噗嗤一聲笑了:“賈主任是成也酒精,敗也酒精。

  ”她一通解釋后,我這才明白。

  賈主任喝了酒壯了膽,把林老師騙到了小森林,但關鍵時候,卻因為酒精…他起不來。

  我哈哈笑了。

  突然鼻子間又聞到了一股馥郁的香味,我咽了咽口水,想起了在醫務室周月茹遞給我的那杯牛奶,那叫一個香甜,醇厚。

    我心里頓時蠢蠢欲動起來。

  我的內心蠢蠢欲動起來。

  沒等我開口說話,周月茹居然一把就將林舞月老師推給了我,讓我抱了個柔香大滿懷。

  知我者,莫過周月茹啊。

  林老師不解的看著周月茹,周月茹呸了一下:“你腳崴了,難道你還指望我背著你出去?就我這細胳膊,細腿的?”“你腳崴了?”林老師點了點頭。

  我脫下西裝外套,穿著襯衫蹲下,將林老師背了起來。

  林老師一上背,我頓時暗喜,這外套脫的好。

  她身上的晚禮服本就薄如輕紗,一層套一層,才不至于露光。

  而我身上的襯衫也是薄薄一層。

  那美妙的觸感,讓我心中一陣興奮。

  雙手捧住林老師瘦弱的身子,將她往上掂了一下,她輕呼一聲,顯然有些害怕。

  我立馬將手穿過她的小腿,扣在自己腹部。

  這個紳士舉動,讓林老師長吁了一口氣。

  溫熱的氣吹在我耳垂,有點發癢。

  此時周月茹在前面引路,她那性感的身軀在前方一扭一扭的,可我沒心情欣賞。

  我全身心都在背上溫婉可人的林舞月身上。

  “對不起,林老師。

  ”我突然開口。

  林老師疑惑的問道:“怎么了?”“剛才…剛才跳舞,我不該對你那樣子,我控制不住,對不起。

  ”我包含歉意的開口。

   入行十年,薛凱琪從一個青澀少女變成了精致女人,已經跨入30歲大關的她,回憶過往,堅信自己未被磨平棱角,沒有失去本真。

  褪去精致妝容,脫掉高跟鞋,她似乎仍然是當初的那個少女。

  娛樂圈洶涌激蕩,她慶幸自己沒有改變。

  談愛情:不容易 相信男人2003年,薛凱琪以歌手身份出道,一首《奇洛里維斯的回信》紅遍香港,3年后憑借銀幕處女作《早熟》 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得到內地觀眾的關注;2011年她又因《 分手說愛你》獲得最佳女主角提名。

  內地影市火熱的戰場中,她總顯得有些若即若離,人氣 不算 太旺片子不算大熱,但鄰家女孩般的清新氣質和多才多藝的才女身份讓她在女明星中備顯獨特。

  《閨蜜》是她與黃真真導演的第三次合作,除了特別的交情之外,薛凱琪 坦言接下這部戲的原因還在于片中角色的吸引:“我從來沒有演過花心的女人,電視劇也好,電影也好,我演的都是乖乖女,這次是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

  ”在戲里,薛凱琪收起真心,不斷換男友、一夜情,是個情場老手。

  三個 閨密中,她最堅強,也最毒舌,總是教導陳意涵和楊子姍如何辨別男人的好壞。

  薛凱琪:男閨密可以變成男朋友薛凱琪坦言自己并不花心,這是她與片中人物最大的不同,但她們對愛情的態度卻有著相(草船借箭的故事)似的地方,“我也很不容易相信男人,怕被傷害,因為害怕而保護自己。

  ”不同于戲里尋找各色男人陪伴自己,薛凱琪自己的處理方式則相反,“我要看一個男人很久,可能是好多年,才會決定跟他在一起。

  ”她表示,認識三個月就拍拖這種事,“一輩子從沒有過”。

  在她看來,被人騙或者分手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為了避免這一天,她時刻小心翼翼。

   本文來源:南都娛樂周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