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完肥,洗了把手, 張大頭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邊, 這一閑下來花花腸子就跟著起來。

  腦海里 李桂蘭劉翠兒的身影交替出現,要說兩個人他都抱過捏過,李桂蘭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劉翠兒也不是沒有優點的。

  她騷啊,手段兒可懂得撩人,張大頭可是深有體會。

  而且還差點就吃上了,對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過一想起李桂蘭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離觀摩過,又趁按摩時丈量過手感。

  那感覺……確實沒得說,單單是這一個背影就及得上劉翠兒了。

  正舉起兩只手把兩人作比較呢,棚子的油氈一下被掀開,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鉆了進來。

  張大頭眼睛一亮,“咦,翠兒嬸,咋這會兒過來呢?”心里卻是不由暗笑,就猜這 婆娘鐵定會為了王 梅梅 的事過來。

  不說別的,她為了跟自己整那事兒,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這個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來,哪會肯讓王梅梅這臭丫頭壞了自己的好事。

  劉翠兒卻是往他身上一湊:“哪有給 嬸兒干活不給飯吃的道理,那丫頭不懂事,被我給訓了一頓,瞧給你帶臘肉來了,還熱著哩,快吃吧!”邊說,邊把那竹籃子給放下來,里邊的大碗掀開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陣臘肉的香味兒。

  張大頭卻是沒有伸手去接,:“這還有啥好說的,你家那丫頭眼光可高著哩,俺還是不伺候了,這活兒你還是找別人干吧。

  ”“可別……”劉翠兒一聽頓時就有些慌了,就她給的那 點兒錢其實還是少了的,要是請兩個人干上個幾天,錢翻幾倍不止,還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頭屁事不懂,凈瞎搞,嫌錢少嬸兒給你再補上,可千尤別摞擔子。

  ”“咱誰跟誰,錢的事還好說”張大頭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閨女說得就跟像是給我施舍一樣,俺張大(倆性故事)頭雖然窮,可也是靠自己力氣吃飯的,到哪兒不能干,憑啥讓她作賤,就憑這倆錢?”“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擔待著點兒”劉翠兒卻是把胸一挺就貼在張大頭身上,“這不,嬸兒一聽說這事,不就立即切了臘肉來給你送飯補償來了。

  ”張大頭感受著兩團貼過來的水球,心說你這補償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這會兒晚上還要跟李桂蘭約會呢,卻是不再急著吃這婆娘。

  瞧他這無動于衷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劉翠兒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錢就有人干,可是她活這么大,就見了這么個天賦異稟的家伙。

  睜著眼睛都是這號玩意兒的影子,卻又能到哪里去再找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樣了,還要不要通了?特別這幾回的接觸,又摸又親的,最是直觀地體驗過這號寶貝的特異之處。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頭闖出來的禍,女兒不懂事,自然得自己這個做娘的給補上嘍。

  當下直接伸手就扒拉著,拿過水瓶往上一澆,搓了搓也顧不上氣味兒,張嘴就趴了上去。

  哦……張大頭正被她搓得有點兒受不了,突然被這么一下襲擊,正個都縮了一下,“嬸兒,你 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會兒,劉翠兒才抬起眼兒:“這是給梅梅賠罪的,這下你可滿意了吧。

  ”張大頭朝著小頭努了努嘴,“哼,攤上這么個閨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賠哩!”劉翠兒卻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遞到面前,“快點兒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說著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頭去。

  “呼……呼,還行……不錯,這臘肉就是夠勁兒……咝……”張大頭邊吃邊看著劉翠兒也在低頭吃,沒想到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點兒芥蒂也就煙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劉翠兒這婆娘這么賣力賠禮,看來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間去賠禮道歉。

  還沒等張大頭將最后一塊肉給咽下,劉翠兒倒是先吃完了,她捂著嘴將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邊上兒吐了一口粘糊糊的東西,這才扭著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邊的張大頭則是一下癱在了床上,這一頓吃得,就別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還想拉著劉翠兒把之前沒干完的事干完,她卻急著回去,這趟是專門出來給他送飯賠禮道歉的,可不能出來太久了。

  一想到她這趟專門跑出來給自己補償,張大頭這會兒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還有李桂蘭咧。

  反正瞧這婆娘已經飛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這一時半會,或許就跟老王頭說的一樣,對付婆娘就像釣魚一樣,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東西。

  張大頭嘴上哼著小曲兒,躺在這張小床上休息了會兒,這才又爬起來繼續收麥子。

  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車把麥子給推回去曬場上,都已經是九點鐘了。

  這會兒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靜,許多屋子里都熄了燈,他耳朵尖,不時能聽到壓抑的哼哼唧唧的聲音。

  一聽就知道是不正經的事兒,不過接下來自己也該去做點兒不正經的事了……來到李桂蘭家的時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經睡下去了。

  這下他就傻眼兒,這黑燈瞎火的,難道悄悄摸進去,可這樣會不會被當成賊了。

  李桂蘭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幾個兄弟挨在一起的,還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墻壁隔著。

  這一嗓子喊出聲,還不炸了窩去。

  這會兒李桂蘭家雖然黑了燈,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還有一戶亮著,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確認沒人之后這才悄悄接近門口。

  然而沿著墻圍繞了半圈,來到后邊的窗戶上,張大頭可是知道這窗戶里面就是李桂蘭睡的房間。

  用手在窗戶上輕輕敲了兩下,里面就傳來了一點兒動靜,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這才退后兩步躲在墻角下邊。

  房間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窗戶輕輕被推開一道縫隙,一張俏臉兒就出現在上邊。

  可不正是李桂蘭是誰,這會兒正一臉謹慎地四處張望呢,瞧這模樣兒莫不是怕鬼。

  “誰?”李桂蘭壓著聲音問。

  “嫂子,是我張大頭!”張大頭從墻里站起來。

  李桂蘭明顯瞳孔一縮,然后拍打著胸脯有些慌亂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還來這兒干嘛?”當然是來找你干點兒不正經的事咯,不過根據張大頭的了解,李桂蘭可不是像劉翠兒那樣的騷娘們。

  心里頭保守著呢,可千萬不能嚇著她,得一步一步來。

  就像老王頭說的,叫循循善誘,“我是來拿衣服的啊,順便來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說累了,順便在這兒休息一下。

  窗戶里邊的李桂蘭隔了好幾秒才出聲,“衣服我還沒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給你送過去,現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還是趕緊休息吧。

  ”說完好像就離開了窗戶,張大頭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臨頭就慫了呢。

  這可怎么辦,總不能硬來吧,靠!這不玩兒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沒和劉翠兒干上,專門留著晚上用的,你這一句話就把我給打發了?張大頭心里全是不甘,腦子里胡思亂想,站了好一會兒身子都沒有動一下。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也不知過去了幾分鐘,只能生著悶氣轉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聽到前邊的門吱呀地響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動,回頭就聽到一個細碎的腳步聲傳來。

  正是那李桂蘭,她身上穿著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邊,下邊還露出來一截肚臍兒。

  隨著走路,上面兩顆小點隨著上下滾動而在小衣上下劃著,即便是這黑燈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頭?”李桂蘭隔著好幾米壓著聲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來了?”張大頭聲音帶著一絲激動和欣喜,心里頭全是失而復得的驚喜,難道是她終于下定決心想通了?“那個……既然來都來了,就這么回去也說不過去,還是進來坐坐吧……”李桂蘭聲若蚊蠅地道。

  “好哩!”張大頭可就盼著進屋呢,當下喜不自禁連忙答應。

  李桂蘭四下張望了一下,這才踮著腳尖兒走在前邊。

     導讀:再次被王浩然抱著,我又驚又喜。

  原來,偷情是這么的刺激與銷魂。

  我甚至懷疑:這次外出公干,也是王浩然的刻意安排。

  又不是他的直接下屬,為啥找我當這個小跟班呢?所有一切,要尋找答案不算困難。

  但我選擇, 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理。

  也稍微明白:上次的騷擾,不過是浪漫的前戲。

    王浩然是剛來公司的銷售總經理,空降過來很多人都爭著蹭便宜。

  也難怪,這年頭沒有后臺怎么會順風順水?聽王浩然說話、看王浩然辦事,也不覺得他有什么實力。

  反正我們是當小的,上面的地震也影響不了多少。

  茶水間、四下無人之際,王浩然胸襲了我。

  我只是低頭,罵著:討厭。

    新婚沒多久,老公司徒海濤又時常出差。

  不得不承認,我是寂寞的。

  王浩然符合我的全部理想:高大帥氣,幽默瀟灑。

  可又怎樣?我已是別人的老婆。

  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我也就聽從命運的安排了。

  沒有其他機會與王浩然接觸,但特別迷戀他身上的香水味道。

  應該是日本那個牌子,好好聞。

  90后少婦:老總 設局引我 上當  就在鄰縣開會,我被王浩然欽點。

  其他女同事都很 失望,那些眼神充滿了羨慕妒忌恨。

  我故作淡然,內心卻泛濫成災。

  這是次奇妙旅程,我得珍惜機會。

   回家做好一切準備,穿了新婚夜的那件名牌內衣。

  干嗎?我臉紅了,這是害羞還是興奮?前往的途中,什么都沒發生。

  我,很是失望。

    不住宿,直接趕回來。

  沒戲了吧?眼看本城越來越近,我也就斷了念頭。

  殊不知,車出了問題!陳 秘書,車拋錨了。

  剛下高速,就遇到這種尷尬事情。

  前不著村、后不挨店的,手機信號都沒有。

  咱們 推不動車,只能在路邊過夜了。

  我靠著車門坐在地上,這樣能夠看到天空明亮的星星。

    也就這樣,王浩然坐在我的身邊。

  他熱情的擁抱、熱情的親吻,將我徹底吞噬。

  你是故意的。

  我欲拒還迎,推開他反而被他壓在身下。

  你還能逃嗎?不能,更是不想。

  管他明天如何,今晚我就要和王浩然痛快在一起。

  不受干擾的以天為被、以地為床,你嘗試過無拘無束的做愛嗎?90后少婦:老總設局引我上當  徹夜纏綿,只怪那第二天的黎明來得太早。

  其實,車子什么事兒都沒有。

  我們,順利回來了。

    之后?王浩然當然不會滿足我這一個情人。

  我既沒有離婚、又不能獨占他,直至他跳槽離開。

  ..。

  ..  情感傾訴、情感咨詢來 私房話情感交流平臺。

    請大家掃下二維碼 關注私房話公眾號  私房話 微信(姐弟亂欲)號:sifanghuacn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