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佼放話在年后要把 孟耿如回家!當然,首先說的可是心疼女友在拍戲的時候受傷!這位孟耿如到底是誰呢?竟然能讓現在 44歲的黃子佼動了結婚的年頭!孟耿如資料背景揭秘。

    據臺灣媒體報道,黃子佼近來接下23場尾牙,進帳近700萬元臺幣(約152萬元人民幣),女友孟耿如去年底拍《麻醉風暴2》撞頭造成輕微腦震蕩,黃子佼昨出席活動感嘆:“耿如拍戲時,現場兩條鋼絲有一條沒拉好,因(兩根一起插進去)而出事,拜托,這是別人的命啊!”  他透露,過年要到孟家見孟耿如奶奶,等她結束新戲宣傳,就準備把她娶回家。

    44歲的黃子佼終于“婚頭”,想盡快把25歲孟耿如娶回家,因為“去年太多人結婚生子了,包括舒淇、林心如,現在想想這種感覺還蠻甜蜜的。

  ”  黃子佼 求婚孟耿如可不是第一次了 據說曾兩次被拒絕呢!  2015年,黃子佼獲得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主持人獎,他上臺領獎時當眾向交往近2年的24歲女友孟耿如求婚:“我們找時間結一結吧!”  但她繼先前在臉書 發文說“要冷靜一下”,昨又發文“人生大事需要 時間計劃”,二度拒絕 男友求婚。

    黃子佼強裝鎮定:“不管訂婚或結婚,我都尊重她的想法。

  ”   黃子佼獲金鐘獎,他領獎時先向工作人員、觀眾、歌手及評審道謝,接著當眾向孟耿如求婚,“最后我要謝謝最親愛的耿如,不管得幾座,我們找時間結一結吧”!但孟耿如卻在臉書發文表示:“恭喜所有得獎 的人,我大概需要冷靜一下。

  ”  孟耿如后來又發文表示,感情跟事業并不沖突,不過她正處于事業沖刺期。

  對于男友求婚,她表示“需要冷靜因感動大于驚訝,感情事業本就不需二選一,人生大事需要時間計劃”,等于間接拒絕黃子佼的求婚,文末不忘幽默說“我知道我不感性卻很性感”。

    對此,黃子佼無奈回應:“結婚本來就是2個人、2個家庭,甚至是2家經紀公司的事,她怎幺說就怎幺算吧。

  而且她沒否定呀,回到現實面,我們還是會很客觀地去計劃,沒問題的。

  ”  孟耿如拍攝了《火車情人Memory》,再拍微電影等,并有新加坡、大陸等地電影、電視邀約。

    網友普遍支持孟耿如的決定,“要中斷一切換成佼嫂身份這取舍,當事人一定很難決定”。

  也有網友認為她現階段結婚太早,“女方這幺年輕,還有很多時間”。

  另有人勸她點頭,“沒有人說一定要結婚,但是假如碰到懂你(你)的人,最好是把握”。

    還有人認為黃子佼求婚草率,“求婚詞沒誠意:什幺叫有空辦一辦。

  講得女方多渴望”、“沒準備10克拉鉆石是騙不到女孩子的”,也有人替黃子佼抱不平,“女人多的是..黃你有錢有事業..干嗎丟自己臉啊”。

     孟耿如名氣很大嗎?孟耿如資料背景揭秘!  孟耿如黃子佼的戀情是在2013年曝光的,黃子佼可是比她大19歲啊!  孟耿如,1991年7月20日生于臺灣,演員。

    孟耿如生于臺灣臺北市,父親是軍人,媽媽是服裝設計師。

  從小就開始學芭蕾舞,小學一直到高中都是念體育班。

  因不想跳舞以后成為職業,大學時放棄舞蹈,選擇就讀實踐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2007年,因擔任《nana》少女雜志平面模特被導演瞿友寧相中而參演電視劇《惡作劇2吻》,劇中飾演國中時期“林好美”一角,從此踏入演藝圈。

    2011年,在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中飾演“大仁妹”李淘淘。

    2012年,在偶像劇《剩女保鏢》中首次擔任女主角,同年出演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林正盛執導的電影《世界第一麥方》。

    2013年,孟耿如出演電影《親愛的奶奶》。

    2014年,孟耿如擔任女主角出演微電影《傾琴記》。

   李琳琳這會兒想殺了張小凡的心都有,那種地方也能碰啊!這讓她以后怎么嫁人,還有什么臉活著。

  “你吸哪去了,不是那里,往左邊一點……”張小凡移動地點,親了好多次,都沒找對地方。

  “哎呀!你想氣死我啊!算了,你還是把眼睛睜開吧!”李琳琳無奈的投降,對張小凡這個人真是無言了,怎么就那么無恥,還是個大學生呢!比流氓還流氓。

  這個 混蛋,除了 長得還有一點點帥之外,就再沒有別的優點了,滿腦子的下流思想,一個大學畢業生不好好在城里找份工作,攢錢交個首付什么的,回到農村來種什么藥材,一年才賺幾個錢啊!我李琳琳這輩子無論怎么樣,都不能嫁給這種沒能力的男人過苦日子。

  “好了,毒血全部吸出來了,你早點讓我睜著眼睛吸,也不至于那樣。

  ”李琳琳穿好褲子。

  “張小凡,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你最好死了那份心,我李琳琳就是這輩子算嫁不出去,也不要嫁給你個窮鬼,你看看你們家,被你上學禍害成啥樣了,連一間像樣的磚瓦房都沒有。

  ”張小凡被李琳琳羞辱,感到特別的痛,但這就是現實,因為李琳琳說的不錯,他們家現在確實是整個村子最窮的,而且這確實也是因為他造成的。

  “李琳琳,你說夠了沒有?”“呵呵,惱羞成怒了,你也就這點出息。

  ”張小凡氣得巴掌舉起來。

  “哦,還想打女人,你打啊!”李琳琳步步緊逼,張小凡一再往后退, 到了河邊上腳下打滑,轟隆一聲掉進河里,直接被大水卷進漩渦。

  李琳琳這會兒也著急了,她剛才是被氣壞了,才說出那些刺激張小凡的話,但是并不希望張小凡死啊!如果張小凡死了,她可就變成殺人兇手了。

  李琳琳想著,也跳進河里。

  張小凡被河水卷進漩渦,一條小魚被河水沖到他肚子里面,接著他便感覺到全身的骨骼經脈傳來一陣陣劇痛,好像身上的每個細胞都在重組一般,那種疼痛,真是無法形容。

  這樣的時間,大約過了幾分鐘,他發現自己渾身充滿力量,好像隨便爆發出來一拳,就能打死一頭牛;更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竟然可以透視了,能從河底看到河上面的東西。

  “我這是怎么了,難道我像小說里面的主角一樣,得到了奇遇,吃了什么大人物養的神魚,那大人物呢!”張小凡正奇怪著,想要繼續探測一下(玉米地做爰全過程)河底的情況,卻被突如其來的李琳琳嚇了一跳,看到李琳琳已經暈過去了,只好放棄繼續探測河底的想法,將李琳琳拖上河岸。

  到了岸上,張小凡將李琳琳放平,開啟急救模式,先按李琳琳的肚子,將水逼了一些出來,看李琳琳還沒清醒過來,再給李琳琳做人工呼吸。

  過了幾分鐘,李琳琳終于醒了,一把將措不及防的張小凡推開,站了起來。

  “你個混蛋,竟然還占我的便宜。

  ”張小凡不知道怎么了,現在渾身都散發出一種自信。

  “你剛才暈過去了,我是為了救你才給你做人工呼吸的,再說那可是我的初吻,說起來是你占便宜才對,還反咬我一口,還講不講道理。

  ”“算了,誰讓我張小凡是好人呢!也不跟你計較,今天的事情就這樣算了,你不許對別人說我給你吸毒,做人工呼吸的事情,要不然我張小凡的名聲豈不壞了,以后還怎么娶媳婦。

  ”李琳琳氣得咬牙切齒,今天的事情,分明是張小凡占了便宜,這個混蛋竟然還說他吃了虧,太不要臉了,還擔心自己把事情說出去,她李琳琳發誓,這一輩子都不要跟這種人有任何瓜葛。

  “張小凡,你就是一個混蛋。

  ”張小凡聳聳肩,根本不在乎,接著就要轉身離開, 李二虎竟然帶著 村長到了,他現在看到李二虎,就想將這個小混蛋滅了,一個未成年的小雜毛,還敢陰他張小凡,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張小凡,你個二貨,竟然敢猥瑣我女兒,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 李富貴到張小凡跟前,一巴掌扇向張小凡,張小凡伸手抓住李富貴的胳膊,李富貴竟然感覺自己的胳膊不能動了,一眼吃驚的看著張小凡。

  “作為村長,隨隨便便 打人,可是會受到組織處分的。

  ”張小凡說著,將李富貴推開。

  “張小凡,你好大的膽子,還敢打村長,你這是跟我們全村人作對,應該交到派出所去好好的教育。

  ”“狗兒的李二虎,到底是誰偷看李琳琳洗澡,你他媽反咬一口,還陰我,我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訓你,我就不是張小凡。

  ”李琳琳擋在李二虎前面。

  “張小凡,你太過分了,李二虎只是一個小娃,那里有你那么齷蹉,你撒謊都不找一個合適對象,現在看李二虎見義勇為,說幾句公道話,你就要打人,我看真的有必要將你交到派出所去。

  ”“張小凡啊!你這樣做對得起你爹嗎?你看看你爹,跟我一樣的年齡,頭發都白成啥子了,前兩天還托我給你說媒,你這樣的二貨,哪戶人家敢把女兒嫁給你。

  ”“你說你,好歹也是中醫大學畢業的大學生,為什么就不出去找份體面的工作,非要呆在這窮山溝里種藥材呢!”“再看看你種的藥材,我隨便在院子里撒幾顆種子,都比你種的長得好,你猥瑣我女兒,你配嗎?”李富貴戳到了張小凡的痛點。

  “李村長,你不要狗眼看人低,三十年河東,三十河西,我張小凡發誓,總有一天會讓你跪在我面前,求我娶你女兒。

  ”李富貴冷笑,還想繼續諷刺張小凡,駐村干部方亞楠跑著來了。

  方亞楠是南方人,長得非常好看,尤其是說話的聲音,能把人溫柔死。

  漂亮的小臉蛋,凸起的酥熊,高翹的小屁股,修長的美腿,再加上一雙白色運動鞋,簡直美爆了。

  正在張小凡打量著方亞楠的時候,村長尖叫起來。

  “什么,放高利貸的到王 寡婦家了,那還得了,我們趕緊過去。

  ”說來王寡婦真是一個苦命的女人,被父母逼著嫁給一個流氓,那個流氓成天跟一群二流子混在一起打麻將,前段時間欠下高利貸,聽說是被人活活打死了,至于兇手是誰,警方還在調查之中,現在放高利貸的又到了王寡婦家,真是夠可憐的。

  王寡婦跪在一個中年人面前,那個中年人西裝墨鏡,來的時候還開著三輛黑色奔馳,想想都是非常有勢力的。

  “求求萬老大了,您今天就是把我家拆了,也不值一百萬啊!我求您放了我。

  ”“哼,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難道他死了,我的一百萬就不用還了嗎?我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你既然不還錢,就讓弟兄們把你的衣服脫了,好好伺候兄弟們。

  ”“萬哥,那我們動手了。

  ”“動手。

  ”兩個青年動手,將王寡婦按住,就要脫王寡婦的衣服,張小凡等人從外面進來。

  “你們都給我住手,這是我們上水村……”李富貴話說到一半,幾個青年同時看向他,嚇得他已經將話咽了回去。

  “你是什么人?”“我是這個村的村長,叫李富貴,我們有話好好說。

  ”李富貴說著,要給那些人發煙。

  那些人根本看不上李富貴的煙,沒有一個接的。

  “行,你們拿出一百萬幫她還債,我們就放了她。

  ”“一百萬,怎么欠那么多。

  ”“你是村長,應該不會不認識欠條吧!”“看,這上面寫的清清楚楚,是一百萬,一年不還,再翻一倍。

  ”李富貴這會兒嚇暈了,他們上水村的情況他太清楚了,就算是所有人家十年的經濟收入加起來,也沒有一百萬。

  “村長,救救我,他們是畜牲。

  ”萬老大聞言,一把抓住王寡婦的脖子。

  “你她媽罵誰是畜牲,信不信我現在就掐死你。

  ”萬老大用力,王寡婦掙扎著,好像快要被掐死了。

  張小凡從地上撿了一塊板磚,走到萬老大跟前,直接一板磚扇在萬老大頭上,萬老大頭破血流。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