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線上


兒子接回來后,我們一起吃了頓豐盛的晚餐。


  接著, 兒媳婦和兒子就早早的回房休息了。


  兒子出差這么多天,兒媳婦估計也憋壞了,今晚,他們小兩口難免一場徹夜大戰。


  老漢我非常羨慕兒子,有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可以晚上夜夜笙歌,可憐我操勞了大半輩子,如今、連跟女人毛都沒有。


  回 到了屋內,我只能苦逼的用手解決。


  我的黑 家伙,又粗又硬,握在手里,跟大鐵棍子似的,要是能捅進女人的 身體里,該多好的我躺在了屋內的床上,忍不住想道。


  我在屋內握著大鐵棍子一樣的家伙無處發泄,而臥室里的兒子正好相反,他面對著兒媳婦的極品 玉體,卻遲遲提不起興趣。


  小兩口剛剛進屋,兒媳婦就把衣服全脫了。


  她堪稱完美的玉體,一覽無遺!面對著這么美的身體,兒子卻有苦說不出。


  我雖然身體強壯,但兒子卻繼承了老伴體弱多病的基因。


  他的身體很弱,他對女人的欲望一直不怎么強烈,再加上,出差這么多天,他回家后,又累又困,現在只想著好好的休息,根本不想和兒媳婦做愛。


  看著兒媳婦美玉一樣的嬌軀,他依舊一丁點的興趣都沒有。


  “你咋硬都硬不起來呢?”兒媳婦埋怨的道。


  “媳婦,別做了,快點睡覺吧,我困了”兒子說著就要鉆被窩。


  “ 不行!今天必須交公糧!”兒媳婦生氣的粉唇緊咬。


  “交什么公糧啊,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兒子抱怨道。


  (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你給我起來,今天必須滿足了我”兒媳婦拽著他,把他死乞白賴的拉了起來。


  兒子坐在了床上,他那家伙軟綿綿的耷拉著,一丁點的精氣神都沒有。


  兒媳婦彎下了腰,伸出雪白的玉手,握住了他的家伙,幫他緩緩的揉搓了起來。


   弄了好半天,兒子的家伙終于有了一點感覺,緩緩的硬了起來,但用手一捏,還是軟趴趴的,和我那硬邦邦的大家伙根本沒法比。


  雖然對丈夫有些不滿,但好歹也硬了。


  兒媳婦把兒子輕輕的推倒在床,她晃動著豐滿的玉臀,朝兒子的身體坐了下去,玉臀坐在兒子身上后,弄了沒幾下,兒子就歇菜了。


  “沒用的 東西!”兒媳婦正在興頭上,兒子突然軟了下去,把兒媳婦氣了個半死。


  “媳婦,快睡覺吧,明天我帶你去旅游”兒子拉著兒媳婦的手,要抱著她入睡。


  “去旅什么游啊!沒興趣!”兒媳婦對兒子一賭氣的怒氣。


  她下面都濕了,正準備好好享受一番魚水之歡呢!兒子突然不行了!她一把推開了兒子,不愿意理他。


  兒子卻絲毫沒有把妻子的需求放在心上,他始終覺得,身為一個男人,應該以事業為主,能掙得了錢,能讓妻子過上更好的物質生活,自己就算合格了,性生活完全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兒子蒙上了頭,呼呼大睡。


  兒媳婦卻一直睡不著。


  她下面早就濕了,遲遲得不到滿足,兒媳婦心生怨氣。


  公公的家伙那么強,為什么丈夫卻不行呢?兒媳婦想不通!一直到后半夜,兒媳婦輾轉反側許久,始終睡不著。


  感覺身上出了很多汗,兒媳婦起了身,來浴室沖涼。


  打開了水龍頭,一股涼水噴灑了出來,澆在了兒媳婦玉體上,兒媳婦體內的浴火漸漸的被熄滅了。


  把身上洗了個一干二凈,后來,感覺下身有點癢,兒媳婦就拿著水龍頭對著 玉洞噴灑了起來一股股的涼水噴在了玉洞上,噴的兒媳婦心里癢癢的。


  兒媳婦下意識,用手對著玉洞揉搓了幾下,結果,不碰還好,碰了一下后,兒媳婦徹底停不下來了。


  手指在玉洞口一陣揉搓,玉洞內一股股麻酥酥的快感直沖心頭,兒媳婦愛上了這種感覺。


  她雪白的手指如同一根香蔥,緩緩的伸入了玉洞內。


  第一次用手指做,兒媳婦不敢插的太深,但就算如此,一股又一股的快感,依舊兒媳婦舒服的難以忍受。


  “啊,額,啊,吶……”兒媳婦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手指在玉洞內進進出出的速度越來越快。


  她的玉洞快速的收縮著,一股股的蜜汁順著玉洞流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弄了一會兒后,兒媳婦的小腹憋了一股炙熱的巖漿。


  “啊,啊,啊,額,好舒服啊!”在一陣低聲的呻吟中,兒媳婦終于無法自控,一股澄明的水漬從玉洞內噴灑了出來!兒媳婦瞬間全身像是被掏空了一樣! 哪想到,李芬竟然直接撲了上來,而且身前那挺挺的飽滿,正緊抵在他胸膛上。


   縱然隔著花布裙子,也讓 老吳清晰感受到了她那兒的溫熱以及圓潤。


   李芬嚇的在懷中 瑟瑟發抖,老吳則被她身前的嬌媚給擾的火氣大盛。


   不自主的,他身下就有了強烈反應。


   李芬身子比較靠前,恰好就撐在她小腹下方,可離下面更迷人的地方還有段距離。


   老吳發現這點,想著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 輪椅


   李芬受力站不穩當,一下子就側身跌坐向老吳,而且位置特別巧,正是那兒…… 在李芬跌坐的一瞬間,老吳只感覺那兒緊擦著兩條溫熱的玉腿,然后一下子就蹭了過去。


   與此同時,李芬更是爆發出醉人的嬌吟,不由自主的聲音從腔子里擠壓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處的滾燙,李芬著急忙慌的站起身來,臉色紅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紅柿。


   簡直羞死個人了,主動撲入人家懷抱里,還差點坐吞進去…… 羞怯慌亂中,李芬忙向老吳解釋,我不是故意的,我打小就怕打雷。


  小時候親眼見過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樹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打那起我就特別怕打雷,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李芬那么怕打雷。


   不過老吳卻顧不得在乎這個了,他現在更關注剛才在李芬那兒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著,今晚得想個辦法,跟李芬發生些更親密的關系。


   正掏空 心思地琢磨呢,突然,又是一記更為響徹的驚雷炸起。


   那炸雷直讓人頭皮發麻,小區里的車子都被震的報警聲大響。


   再看李芬,她已經嚇的緊捂耳朵瑟瑟發抖,就跟受驚到極致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這一幕,老吳當時就有了主意。


   他一本正經的說道:小李,今晚你跟我睡一個屋吧,有我在你不用 害怕! 李芬當時就羞急到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吳睡一張床上去。


   不過沒等她說什么的,老吳就正氣凜然的說道:你放心,你在床上睡,我在輪椅上睡,不會有什么關系的,而且我一個廢人,連路都走不了,你也沒必要擔心我。


   老吳表現的這么正人君子,還自嘲說是個廢人,這讓李芬有些不好意思。


   但她還是有些羞意,畢竟要跟剛相處一天的男人在同個房間里睡覺,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吳再三堅持,還說前段時間小區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盜竊,甚至差點殺死房主。


   李芬害怕了,加上又有驚雷炸響,她這才慌亂的答應下來。


   老吳心底暗暗高興,只要人來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張床上去。


   將李芬帶回屋后,他果真坐在輪椅上,并執意要求李芬上床睡覺。


   李芬原本還推脫自己坐著睡,但堅持不過老吳,也就上床了。


   在李芬上床后,老吳坐在輪椅上閉眼休息,可耳朵里全是在捕捉屋里的動靜。


   他能聽到李芬翻來覆去的,起初他以為是害怕雷聲,可漸漸又覺得不像。


   直至約摸得半個小時過去后,李芬依舊沒睡著,于是老吳也睜開了眼睛。


   小李,你是有什么 心事嗎? 李芬忙吱吱唔唔的回答,否認說沒有心事。


   老吳年長李芬二十多歲,看她心思就跟看小孩似的。


   眼珠子稍微一轉,老吳就明白了李芬的心思。


   我聽中介說你還有個三歲兒子,你是不是想小家伙了?如果想的話,你可以接過來。


   不行不行,這怎么可以,絕對不行。


   李芬被一語猜透了心思,連忙擺手 拒絕


   自己是新來的,包吃包住每月還拿走四千塊錢,再帶兒子過來添張嘴,那哪行。


   但老吳并不介意這個,他說,帶過來吧,你兒子三歲剛好上幼兒園。


  城里教育總比鄉下好一些,你就把孩子接過來吧!至于孩子上幼兒園的費用你不用擔心,我老光棍一個,花不了幾個錢,死了也帶不走,可以多給你些工資,就當資助小家伙上學了…… 老吳說的很真誠,這不是在套路李芬,他是真這么想的。


   老婆兒子都沒了,他留錢還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幫助李芬母子的話,他不介意花些錢。


   李芬從話里感受到了老吳的真誠,還有些隱隱的傷感,所以她特別感激,她相信老吳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讓她厚顏無恥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絕。


   可拒絕的話再多也抵不過老吳近乎執拗的堅持,她最終只好感激的答應下來。


   行了,趕緊睡吧,時間不早了,明天天好的話回家把孩子接來吧,有個小孩還熱鬧。


   老吳閉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臉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溫馨笑容。


   望著老吳臉上的淺笑,李芬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了來自一個外人的無私關愛和熱心腸。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再的懷疑老吳動機,她心里特別過意不去。


   尤其是對方還是個殘疾人,自己竟然還腆著臉任人睡在輪椅上。


   想到這,李芬腦袋一熱,說道:吳大哥,你上床上來一起睡吧! 老吳剛有點睡意,讓這話頓時給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許,我自愿幫助。


   李芬頓時大羞,語氣中充滿了羞澀,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說咱們都在床上睡,你在這邊,我在那邊,不是那樣的睡,你誤會了…… 老吳有些小失望,不過還是笑著裝模作樣的拒絕。


   這次李芬倒是挺堅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張單人床,兩人即便一人一邊,中間也沒幾分距離。


   隨著雷聲的越來越密集,李芬也就顫抖的越來越厲害,老吳都覺得床像開了震動似的。


   轉過身看了眼瑟瑟發抖的李芬,他頭腦一熱,直接伸手把人給強行摟在了懷里。


   小李,我摟著你,你就不害怕了。


   被老吳這一摟,李芬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這么被摟著,也實在太不像話了。


   她想要拒絕,可是雷聲轟鳴,每一道雷炸起都讓她不自禁的回憶起當初大樹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體。


  想起來那個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離開老吳那火熱的懷抱。


   漸漸的,她覺得這樣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吳也沒有過分的行為。


   她琢磨著,老吳應該就是單純的一種保護欲望,想要保護她讓她別再害怕而已。


   可隨后,她又想掙脫老吳的懷抱了。


   因為她感受到背后抱著自己的老吳,又暴躁了。


   而且那猙獰的大東西,竟然剛好從(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她身后頂到了那里。


   那可是她全身上下最為敏感的地方,只剛剛觸碰,就讓她感覺全身力氣都被抽空了。


   即便隔著褲衩兒和裙子,也讓她感受到了火熱與滾燙,就像是在灼燒她那里似的。


   吳、吳大哥,你能不能離我、離我遠一點,好、好難受,啊~! 嬌息急促中夾雜的嬌吟,充分印證了李芬的難受,可老吳更難受。


   成功感受到了李芬嬌媚的地方,他沖動到了難以抑制的地步。


   這會兒他甚至都想,把李芬的裙子和小褲褲給一把扯掉,然后狠狠的弄進去!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616050.html
https://twghbnjuygfdc.weebly.com/732565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202900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2756646.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825188.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3857824.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3833616.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4799422.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6868035.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6531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