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nah harper


我趕緊回了消息:“ 嫂子你放心,我按照你說的做了, 張總 應該是沒懷疑我。


  ”輸入了這幾個字,我心里頓時感覺很甜蜜,盡管我已經是一個二十五六的大老爺們了,但這是我不知道為什么心臟卻砰砰直跳。


   蘇茜很快回了我:“他說明晚還要玩這個游戲。


  ” 我看到她發過來的消息后,整個人都愣住了, 張建國這么瘋狂嗎?還是在他心里,壓根就沒有蘇茜的位置?像蘇茜這么漂亮的美人,別說不是我老婆就已經把我迷得神魂顛倒了,要是我老婆,我還不得捂在家里,好好藏起來。


  但我又想了下,不應該啊。


  今天我從臥室出來的時候,張建國明顯就是不滿意啊,可現在卻又讓我去跟蘇茜辦事……不過蘇茜跟我說這個我也很激動,看她的消息,應該是并不排斥我,不然她完全可以拒絕的。


  就 在我苦思冥想的時候,忽然張建國給我發來信息。


  “ 陳強,我跟你嫂子說了,明天晚上我想辦法讓你再跟她來一次。


  ”過了幾秒鐘,張建國接著有發過來一條消息:“你今天做的很好,那五萬塊是除了當初答應你的十萬之外的,等王老板走了,到時候看蘇茜懷孕了沒有,要是懷孕了,我當場給你付清。


  ”我看著張建國發過來的信息,不由得心里冷笑一聲。


  這些年張建國確實是給了我一口飯吃,但是這些錢是我應得的!“謝謝張總。


  ”雖然我心里對張建國挺有心思的,但表面上還是要表現的恭敬有點,畢竟我暫時還要靠他來親近蘇茜的。


  “明天王老板會來找我談點事情,你到時候跟我去接他們。


  ”我說完謝謝后,張建國又給我發來消息。


  我回完他的消息,倒頭就睡。


  ……天剛一亮,我就從床上翻了起來,鍛煉了一會后,我直接往蘇茜家走去。


  路上遇到幾個早起的村名,我都熱情的打招呼。


  他們人都不錯,小時候我家很窮,他們對我家多有照顧。


  這些年我跟著張建國手里也有點錢了,所以我也多有報答他們,這么一來二去,關系更好了。


  我到蘇茜家的時候,蘇茜已經起床了,但張建國還在床上。


  蘇茜看到我,顯示俏臉一紅,想來應該是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我看到她看我的眼睛里有光,那種眼神我只有在小青年情侶身上看到過,那是很單純的愛慕!看著她這幅模樣,我心里更是認定了蘇茜就是我的女人!“嫂子早上好。


  ”雖然心里我很想把蘇茜擁入懷中,可這是在張建國家,他還在臥室呢,我根本不敢造次,只能先壓下心里的激動。


  “嗯,陳強你還沒吃早飯吧? 我今天不小心做多了,一起來吃點吧,我去叫建國。


  ”蘇茜嫵媚的看了我一眼, 對我說


  不小心做多了這種話也只是一個說辭,她都做了這么久的早飯了,會不知道兩個人的量是多少么?顯然不可能,肯定是知道我今天會來,所以故意做的。


  “強子,來的挺早啊,坐吧。


  ”說著,張建國就直接坐在蘇茜身邊。


  我有點不好意思,但想了想我連蘇茜的身子都看光了、摸遍了,還怕坐在他們身邊吃個飯?想到這里,我心里頓時底氣十足,絲毫不避諱,直接坐在張(名人哲理故事)建國對面。


  “強子,等會陪你嫂子去醫院做個體檢吧。


  ”“啊?”聽到張建國的話,我驚呼出聲。


  陪蘇茜去體檢這種事以前不一直都是張建國親自去的嗎?怎么現在要讓我去了?難道張建國真的發現了什么?一想到這里,我忽然后背發涼!“啊什么啊,我今天要準備跟王老板的合作事宜,所以不能陪你嫂子去了,你是我最好的兄弟,難道不應該幫我一把嗎?”張建國皺了一下眉頭,對我說。


  “這……這不太好吧張總。


  ”我說道。


  “沒什么不好的,以前我讓你做什么你可口很爽快啊,今天你這是怎么了?”我的話好像激怒了張建國,頓時惹來他的呵斥。


  “你啊,真是的,陳強也是為你著想,你生那么大的氣干嘛?”蘇茜看到我不敢說話,趕緊出來解圍。


  她話落在張建國耳中,倒是很有效果,只見他的面色一下子好轉了不少。


  “強子,今天這事就交給你了。


  ”“好的張總。


  ”等我應承下來,張建國徑直朝外面走去。


  我扭頭看了一眼蘇茜,便趕緊跟了上去,給張建國開車門。


  “強子,我今天這么做你不要怪我,我這也是為了讓你嫂子放松警惕。


  ”在車上張建國點燃一根煙,緩緩對我說。


  “張總您太客氣了,我也是害怕其他人說閑話,您看你吩咐我的事情我哪次不是很積極。


  ”我裝作受寵若驚的樣子說。


  現在張建國就是驚弓之鳥,我一定不能讓他起疑心,他要是起疑心,我肯定會被他拋棄掉。


  到那時候丟工作不說,我就再也沒有親近蘇茜的機會了。


  從后視鏡我看到張建國點點頭,臉色終于恢復正常。


  把他送到公司,我按照他的意思回家去接蘇茜。


  今天蘇茜沒有偷偷做那事,不過她今天打扮的很漂亮,一聲鵝黃色的修身長裙,緊緊把她妙曼的身子勾勒出來。


  長發如瀑,自然的披散開來,縷縷青絲搭在香肩上,精致的妝容,看起來誘惑十足。


  我一時間居然看呆了,今天的她看起來氣色都好了不少,涂著腮紅的小臉蛋,看起來格外的嫵媚。


  “嫂子好看嗎?”就在這時,忽然蘇茜開口對我說道。


  “好看,嫂子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女人。


  ”我回過神來,并沒有吝嗇贊美之詞。


  “你現在怎么也學得油腔滑調了,真是的,快開車。


  ”蘇茜嬌嗔著,緩緩從我身邊走過,帶起一聲香風。


  我聳了聳鼻子,貪婪的嗅了嗅空氣中殘余蘇茜的味道。


  “嫂子,你知道張總這是什么意思嗎?”開著車,我忍不住問道。


  這件事我感覺應該沒有我想的那么簡單,所以心里一直提防著呢。


  我的話讓蘇茜也皺起眉頭,她看著并不過問張建國的事情,但是她并不傻,相反她很精明。


  她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對我說:“張建國可能只是出于小心吧,具體什么原因,我還真的不好說。


  ”我知道張建國很小心,但沒想到他連自己媳婦都要瞞著。


  我不再言語,很開就到了鎮上的醫院。


  因為張建國跟蘇茜的原因,我這個司機也在這些人面前挺有面子的。


  雖然這是狐假虎威的一種,但是我也不能拒絕。


  剛進大廳,頓時就有人上來迎接。


  “張總已經吩咐過了,強哥,還請您帶著嫂子一起跟我來。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人,國字臉,說話底氣十足,字正腔圓。


  而且他的兩鬢微微鼓起,看起來應該有點功夫。


  我點了點頭,對蘇茜說:“嫂子,這邊張總都已經打點好了,現在國家政策都很好,別看咱這只是在鎮上,醫療設施啥的跟城里也差不了多少。


  ”蘇茜點點頭,便跟在我身后。


  這時四周不斷有近乎牲口一般的眼神看向蘇茜,她實在是太出眾了,給人的感覺不僅僅是漂亮那么簡單。


   小孕婦,想什么呢!我對你的嘴巴沒興趣!轉而,他的目光盯著領口下方。


   這個角度,什么都能看到。


   嘩拉 我的襯衫猛地被扯開,里面的松軟奪衣而出,一片潔白圓潤從裹胸中露出來。


   陸總,請自重!我的眼眶一下就紅了。


   感覺下一秒就要被吃了! 尤其是他(媽媽啊啊啊啊)眼中那股尖銳的戾氣,讓人嚇得發抖。


   到窗戶那邊跪下,跪到我高興為止。


   跪下? 那也總比被輕薄要好。


   眼淚滑出,心里委屈到不行。


  我不明白為什么他要這么對待一個孕婦!我到底有什么錯! 為了公司的利益,我哆哆嗦嗦走到窗臺前,吃力的跪下。


   再往前,貼住玻璃! 不遠處有幾座寫字樓,一定可以看到這里,我實在難以向前,委屈的哀求他。


   可不可以不要,會被看到的! 陸莫川在我身邊蹲下,手指挑動著我的耳垂。


   這么性感的身體,不想被欣賞嗎?多浪費!快點去!他的臉上沒有表情,聲音也冷冰冰的。


   像極了電影里的壞人。


   我知道自己根本走不了,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生命掌握在他手上,心中一緊,眼淚從臉上滑下來。


   看到我哭,他的眼睛里放出光,聲音都變得興奮起來。


   快去!別惹我生氣! 我艱難的挪動膝蓋,將身體貼上去。


   鼓鼓的肚子,暴露的松軟貼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四肢立刻僵硬。


  尤其是膝蓋,只有一層薄薄的絲襪,磨在地上很疼,尤其是這雙高跟鞋,別的腳生疼。


   頭皮都麻了,緊緊閉上眼睛,我感到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我看!被 羞辱,自尊被踩在腳下的屈辱,極其 痛苦,除了哭我什么都做不了。


   好疼,好痛苦! 屁股很性感!他滿意的說道。


   一雙大手,伏在裙底,慢慢地朝上伸去。


   隔著絲襪,一種奇妙的感覺令人麻痹,他的動作很熟練,漸漸令人無法忍受的扭動。


   唔我忍不住叫出聲音。


   被如此羞辱,身體竟然有了感覺。


   身體在顫抖。


   不要……我的聲音也顫抖著。


   陸莫川也感覺到我身體的變化,頓時興奮極了。


   明明很享受,還裝作不想要!賤東西,你就是這樣勾引男人的?說完,他一掌 用力的拍在我的屁股上。


   身體立刻向前一撞,身前松軟的開關被觸發,那種特別的感覺令我興奮極了,卻又不得不強忍著。


   身體在發脹!尤其是身前漲的很厲害,被擠壓的酸麻感,令人上癮。


   我沒有,沒有……我哭的更委屈了。


   好疼,渾身都好疼,腳已經麻的僵硬,膝蓋更是火辣辣的疼!要跪不住了,搖搖欲墜的堅持著,稍微不留神就要摔倒在地上。


   好誘人!韓思妤,你真是個毒藥! 他的手指順著我的腳裸一直向上劃過,隔著絲襪都能感覺到那若有若無的溫熱,朝著大腿一直蔓延,最后停了下來。


   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全身如同被電了一般,膝蓋傳來的疼痛卻無法呼出,那手指不停的刺激著我的身體。


   近在咫尺的臉頰,一陣陣拍打在我臉上的熱浪,讓我迫切的想要逃離這里。


   他嘴角突然露出一絲冷笑,食指從臉頰劃過,在我的嘴唇停留,充滿貪婪的目光盯著那暴露在外的白凈。


   挺白的! 還來不及回答,他整個人就壓在我的身上。


   膝蓋,腳趾傳來的疼痛,甚至我都聽到骨頭的輕響,要痛吼出來的一刻,他一手捂住我的嘴。


   嗚嗚嗚。


   口中發出哽咽,身體的疼痛很快就被一陣異樣的感覺覆蓋,感受到小腹有烈火在焚燒,已經變形的柔軟淹沒了手掌,身體卻更加的舒服。


   嗯…不要! 好難受,可卻不想他停下,我感到一種屈辱,他有病嗎?為什么要這樣做! 許久,似乎是得到滿足,他終于離開我的身體,整理著衣服,嘴角露出邪笑,邪魅的瘆人。


   再跪一小會兒!不摔倒的話,我會給你獎勵的!他瞇起眼睛,捏起我的下巴,得意的說道。


   他用力一甩,將我放開。


   被羞辱的眼淚都要流干了。


   用余光看到,他 打開了手提箱。


   我的心一沉! 里面會是什么?刑具嗎,皮鞭?我不敢再想下去,怕極了!可身體卻興奮的沖刷神經,熱潮一波接著一波。


   我竟然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覺得異常刺激,心里隱隱有些期待。


   箱子被打開,跟我想的不一樣,里面都是鈔票的顏色,滿滿一整箱。


   他拿出一捆用力的摔在我的臉上,重重的生疼! 女人,不是喜歡錢嗎?高不高興? 緊接著又一捆摔過來,砸在裙底。


   為了錢就可以不要臉! 好痛苦!這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錢……我真的跪不住了! 我苦苦的哀求著,可他并沒停下來。


   緊接著,好幾捆鈔票砸到頭上身上臉上,好疼!好痛苦! 上午的時候,她說以后要用錢砸死我!你來彌補,來道歉,就試試被錢砸的滋味!讓我砸高興了,這事情就清了! 他越砸越開心,高興的笑了起來。


   滿地的鈔票,滿身的傷疼!雙腿發酸的抖動不止,缺氧的緣故,頭昏昏沉沉,他的聲音好像很遠又好像很近。


   我已經無力睜開眼睛。


   他將空箱子甩到一邊,蹲到我身邊,捏起我的下巴。


   疼痛令我不得不睜開眼睛,虛弱的半睜著眼睛。


   你的表現超乎我的想象!我就喜歡女人哭著求我!尤其是你這樣,天姿國色的長相,我滿意極了! 別撐著了,我給你發獎勵。


   這才身子一軟,倒在滿是鈔票的地上。


   好疼,好疼。


   膝蓋上的絲襪都磨破了,紅腫一大塊。


   陸莫川說的果然沒錯,他就是想高興高興,別的什么都沒做!他滿意的勾起嘴角。


   簡直是個惡魔! 上午的不痛快要成百倍的回饋! 你還好嗎?我給你叫個救護車? 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虛弱的搖搖頭。


   一會兒就好…… 我只想快點離開這里,我想遠離這個人!太可怕了!太恐怖了! 過了片刻,我掙扎著起來,扶著墻壁搖搖晃晃的站立。


  費力的將衣服整理好。


   他脫下外套披在我身上。


   這些錢是你的!營養費! 痛苦的搖搖頭。


   這些錢我看了都覺得惡心,一點都不想要!更不會拿回去!這些就是羞辱我的工具! 我不要,我要回去了! 我貼著滿是灰塵的墻壁,小心向下走去,剛走了幾步腳就軟了,后面一雙大手拉住我,險些滾下樓梯。


   別逞能!我扶你走! 陸莫川這個人很奇怪!我真的搞不懂他是在干嗎!把我弄成那樣他就開心了嗎?為什么還要好心扶我? 這就是他發泄的方式? 我沒有拒絕,因為還沒有力量去反抗,一層層臺階就像是地獄,怎么走都走不完,每一步痛苦又沉重。


   任由他架著,艱難的離開。


   司機見我們出來,連忙迎上來,從他手中將我接下。


   韓女士身體不舒服,輕點扶她! 他恢復了冷峻的姿態,徑直坐上車。


   終于,可以靠在柔軟的座椅上,身體的每一處都在疼! 他對我伸出手。


   拿來! 他忽然讓我拿什么?我十分不解的問他,什么? 合同! 這兩個字本是令人興奮不已的,可是現在,我只有機械和麻木,從包里抽出準備好的合同交給他。


   他連看都沒看,在后面簽上名字。


   不用看看嗎? 他交回我手上,像最初一樣冷淡的說道,我信任你! 陸莫川提前下車,讓司機送我。


   我遲疑一下,選擇回家。


   尊嚴被踐踏的痛苦,只想躲在安全的地方。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扯爛的衣服換下,丟進垃圾。


   鉆進臥室藏在被子里,蜷縮著抱住自己。


  想起那些痛苦不堪的情景,痛苦到無法言語。


   我不敢告訴任何人,更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那些事抹不去的恥辱!我到底做錯了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咯吱 外面有動靜,我像只受驚的小獸,警覺的弓起身子。


   外面有人? 是沐恒回來了嗎?還是老公在家?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走出房間。


   一個人都沒有,可是門口的鞋柜是打開的。


  進來的時候,明明是關著的,我也沒碰過。


   沐恒? 我走進沐恒的房間,里面空無一人。


   所有的房間都沒人。


   我走到門前,將鞋柜關上。


  這時,我看到地上有個信封。


  看樣子是順著門縫放進來的。


   我打開了信封,里面是一張 照片


   照片里……我驚呼一聲,手里的東西都掉到地上。


   這……這是! 心臟的壓力猛地加大!我捂著嘴很難呼吸。


   鈴鈴 電話!又是電話! 我顫抖著接聽了陌生來電,我知道一定還是那個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激動的低吼。


   對面的聲音依然是那樣,經過了處理,什么都聽不出。


   怎么樣,照片好看嗎? 地上掉落的,是我洗澡的照片。


   我幾乎是咆哮著問道,你到底是誰!你在哪! 哈哈哈,那并不重要。


  你剛剛回來的樣子好狼狽,衣服都扯爛了,在外面玩的很刺激? 恐懼不停襲擊,壓得我幾乎透不過氣!剛才下車的時候,我將陸莫川的衣服留在了車上。


   胡說!你到底是誰?精神幾乎是崩潰的! 對面的人到底要做什么! 不要這么激動,你最好乖乖的聽話,你去做了什么在哪里,我可都知道,哈哈哈!聲音很放肆。


   你是想要錢嗎?我漸漸恢復理智。


   不,我想聽你上天的叫聲,現在叫給我聽好不好? 無恥!下流!變態!我暗自咒罵著,卻無可奈何。


  連敵人都不知是誰,我很無奈。


   你再打來我就報警了!我尖叫著掛斷電話。


   我將腳下的照片拿到廚房,一把火燒成灰燼。


   哐當 又傳來了聲音,我連忙去看,發現鞋柜又被打開了。


  冷汗將我浸濕,我小心的走上前。


   和剛才一樣的信封。


   打開,是一樣的照片。


   鈴鈴電話又一次響起。


   我猶豫了片刻,最后按了接聽鍵。


  
https://twassad.weebly.com/1924202.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4813573.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6032345.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9184191.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7103598.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9163226.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3196989.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1438386.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9832979.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2335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