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pector gadget xxx


楊軒?你這個 廢物怎么在這里?” 林東眼睛一瞇,突然覺得頭皮有點疼。


  林 鐵山也沉下了臉,這個廢物怎么到這里來了,打了林東還敢出現在他面前,真是不知死活。


  “你不是膽小怕事的跑了么?”他林東是誰?他可是 林家的太子爺,除了林老爺子,林家可以說就屬他最大,楊軒當初當著那么多 的人打了他,落了他的面子不說,還害得他一直被人恥笑。


  林家太子爺居然被一個廢物倒插門女婿打了。


  林東怨恨的瞪著楊軒:“廢物就是廢物,自己惹了事兒跑了,讓一個女人給你扛著,懦夫,窩囊廢!!”楊軒面無表情,看著林東一直冷笑。


  林東在林家就是橫行霸道的小霸王,不受林鐵山待見的 林璇,一直以來沒少被林東變著方兒的欺負找麻煩。


  他入獄的三年,也不知道林璇是怎么挺過林鐵山和林東各種剝削壓榨的,估計林璇也不太好受,不然也不會本在公司資金緊張時,還借給林東300萬。


  以前楊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東的欺負,奈何不得林東,默默的安慰著林璇。


  現在,楊軒拉下林璇舉起的手,緊緊握住,他會讓欺負她的人,都生不如死。


  林璇低低抽泣,不知為何楊軒出現的那一剎那,無盡的委屈,屈辱都有了發泄口,全部涌滿了心口。


  林璇第一次沒有抵觸的握緊了手里的大手,感覺無比的安心,偷偷打量幾天不見的楊軒,發現楊軒和之前比,變化更大了,單是看著就無端的讓人覺得踏實,越加的讓人想要依靠。


  楊軒心內嘆了口氣,以為自己死心了,提醒自己不要再去關注她,可所有自己堆疊萬千的城墻,在看到她受欺負的那一刻都傾塌了,還是忍不住心軟了。


  楊軒輕輕的握緊了手里的纖手,無聲的安慰著身側嬌弱的女人。


  見楊軒和林璇暗里黏黏膩膩,不理會自己,林東氣急,眼珠一轉,想起楊軒剛才說的話,嘴角流露出一絲殘忍:“你剛說威立還有人?怎么你想當救世主?拯救威立?”楊軒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他們不敢上,我可以上。


  ”林東笑了。


  “別以為之前你揍了我,就以為自己很牛逼了,人家可是職業的選手,你三腳貓的功夫,嚇唬嚇唬我這種沒身手的還可以,真到了 擂臺……”林東語氣一變,森冷的道:“估計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聞言,楊軒低眉淺笑,一臉挑釁:“說那么多廢話?還不是不敢讓我上?是被我揍得有心理陰影了?還是說你們整個東林都怕了我了?”林東被逗笑了,東林怎么可能會怕這個懦夫,不用 嘯天上場,隨便其他一個人都能收拾了楊軒。


  “不是我不讓你上場……”林東正想給楊軒灌輸一下安保大會的比賽規則,沒想林鐵山此時卻發話了。


  “讓他上去,他是林璇的丈夫,也就是威立的半個掌舵人,可以代表威立。


  ”比賽規則規定沒有報名的人是沒有資格參加比賽的。


  楊軒之前沒有報名,按理說,是沒有資格上臺的,不過規則是死的,人是活的。


  金錢和權勢的絕對擁有者,就是那個可以修改規則的人。


  林鐵山冷冷的看著楊軒,一個廢物有點本事了就狂妄自大到無法無天,不給他點教訓,都不記得自己僅僅只是一個林家的倒插門女婿了。


  一個不懂本分的倒插門女婿,只會惹是生非的話,給林家帶來麻煩不說,還會到處給林家丟人。


  “楊軒,你可以么?”雖然從之前救小雅的視頻和飯店破碎的墻壁,也知道楊軒的身手應該還不錯,但林璇還是十分擔心。


  嘯天那么厲害,楊軒會不會也被打成個殘廢?林璇嬌美的容顏都皺到了一起,白皙的手突然不敢放開楊軒的手,她不想才找到的楊軒又……“別擔心,我很快就回來。


  ”楊軒突然擁抱住了一下林璇,林璇身子一僵,立馬又柔軟了下來。


  林璇捂著砰砰直跳的心臟,絕美的臉上滿是紅暈。


  楊軒轉身上臺的那一刻,林璇平復了下不知名的心緒,叫住了楊軒。


  “楊軒……”“楊軒……對不起……”楊軒腳步一頓,又堅定的踏進了擂臺。


  “一個吃軟飯的軟蛋就是婆婆媽媽,也不知道我們所有員工的女神,怎么就選了你這么個廢物做上門女婿?”楊軒剛一進入擂臺,嘯天就哼笑出聲。


  以前林璇還在林氏工作的時候,林氏上下所有單身男性,幾乎都暗戀過林璇。


  楊軒眼神一冷,像看死人一樣的看著嘯天。


  嘯天心里一怵,吐了口唾沫,暗罵道:“這么個廢物軟蛋有什么好怕的。


  ”“看什么看,怎么?癩蛤蟆吃了天鵝肉,還嘚瑟上了?”楊軒懶得理會嘯天如同瘋狗般的犬吠,彈了彈新買的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一臉不耐煩的催促道:“廢話少說,趕緊出手,我還等著拿了第一,回去跟媳婦兒慶祝呢!”“你找死!”被人一再無視還像沾染了垃圾一樣的厭惡挑釁,是個男人都不能忍。


  嘯天漆黑的臉上滿是憤怒后的猙獰,毫不留情的就向楊軒揮出一拳。


  這一拳滿載了嘯天憤怒的氣焰,速度快而狠絕,虎虎生風中依稀能聽見拳風炸裂空氣的爆響。


  場下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這一拳如果打在臉上,估計整張臉都會變成一團爛泥吧,說不定腦袋都會像個西瓜被破開一樣的碎裂開去。


  這一拳下去,楊軒還能活著么?場下的林璇心頭一緊,俏臉慘白,眼見拳頭就要觸及楊軒了,嚇得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哇哦!”在場的人都以為楊軒避不過去了,馬上就要腦袋開花,一地血漿了。


  沒想楊軒只是微微錯開一步,嘯天猛烈的攻擊就落了個空。


  “嗬”嘯天臉色一沉,一招落空,一套連環掌法,繼續沒有空暇的施展出來,他就不信這一套連環招式的攻擊下,楊軒還能躲了開去。


  在場的人之前有看到過嘯天使用這套掌法的人不由驚呼出聲,纏綿掌,纏綿不絕,一掌連一掌,每一掌都有震破內腹,斷筋挫骨之力。


  嘯天曾今就用這一招拍斷了別人幾十根骨頭,差點就讓人一命歸西了去。


  楊軒卻眉目悠閑,好像在晚間散步一樣,嘯天每一掌在快要碰到他的時候,都剛剛好的挪開一步,躲過了嘯天的攻擊。


  嘯天出多少拳,楊軒就挪幾步,每一步都能恰恰好的躲開嘯天的攻擊。


  就像之前張斌怎么攻擊嘯天,嘯天都一一躲開張斌的拳頭一樣。


  這一刻,場下的所有人都震驚的瞪大了雙眼,如此出神入化的功夫,確定不是電視劇里走出來的哪位大俠?這還是林家謠傳的那個廢物上門女婿?見嘯天在擂臺上被楊軒當猴子一樣戲耍,林東跟林鐵山也不由急躁起來了。


  “嘯天你可別放水,趕緊把楊軒給我打成殘廢,踢下擂臺。


  ”林東坐不住了,站起來對著擂臺大喊道。


  嘯天雖然嗯了一聲,但額頭直冒冷汗,其他人不清楚事情的如何,他作為當事人自然再了解不過。


  眼前的男子很強,無論怎么出手、甚至用小手段,都能被對方悄無聲息的一一化解。


  自己根本就不是楊軒的對手!想是這怎么想,嘯天被戲耍了這么久,也憋出了一股怒氣,他并不想試都沒試就放棄認輸。


  而且老板還在臺下看著,他敢不盡全力?嘯天呼和一聲,再次打出拳腳并濟的招式,火力十足的向楊軒攻去。


  楊軒無趣的搖了搖頭,再次腳下生風,極快的一一避過了嘯天的攻擊。


  嘯天越打越無力,楊軒不由冷笑出聲:“是不是累了?”“累了就該我了。


  ”不等嘯天回應,楊軒就極快的飛起一腳。


  楊軒這一腳看起來十分簡單,嘯天覺得自己應該有一擋之力。


  雙臂一伸,打算格擋開馬上到眼前的雙腳。


  不想……“咔嚓”嘯天慘叫一聲,臉色大變,噴出一口血,人還在持續的往外飛,直到環繞繩刺啦斷裂……“砰”一身巨物墜地的聲音……全場寂靜,在場所有人呆若木雞。


  一腳,就一腳,那個歷屆的狠人第一就這么被打敗了?林璇一臉愣愣,癡癡的看著在陽光下越發光芒四溢的楊軒,入了神。


  “醫療隊趕緊的去給我救人,你們人都死了么?”林東氣急敗壞的對著看呆了的醫療隊人大吼道。


  醫療隊猛然一醒,急急忙忙的趕去救治出氣多進氣少的嘯天。


  可惜嘯天沒死,但也廢了。


  “裁判,楊軒差點把人打死了,威立嚴重犯規了,趕緊立馬剔除出安保大會!!”林東幾乎要被氣傻,嘯天是爺爺送給他的重將,價值不可估量,結果就這么被楊軒給廢了,他怎么能不恨。


  裁判瞅瞅面無表情的楊軒,猶豫遲疑的看向林鐵山,額間一頭冷汗。


  “這東林的人可真不要臉,之前嘯天可是廢了張斌。


  人家威立找裁判主持公道,當時的裁判可是看林家的眼色……”“現在事到臨頭換自己了,就這副嘴臉,可真丟人!”眾人都覺得林東十分不要臉,一套規則兩套標準,原來林家人不止是對自家人狠的角色,還是連臉面都不顧及的兇貨,怪不得現在發展的這么快。


  林鐵山聽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臉色很不好看。


  “閉嘴,裁判宣布結果,繼續比賽吧。


  ”雖然之前嘯天廢了張斌的行為是很不要臉,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勉強無垢于落人話柄,但現在局勢反轉,而且楊軒實力比嘯天還厲害的多,如果他當著這么多人狡辯抵賴,無異于給林家抹黑。


  林鐵山看著楊軒的眼神一寒。


  “爺爺……”林東忿忿不平的還想反駁(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看見林鐵山難得陰沉的臉色,還是按捺了下來。


  哼,爺爺不肯做主,那我就自己來!被氣昏頭腦的林東,指著隊伍里實力第二的選手,讓他上去。


  那人見識過楊軒的身手后,心生畏懼,無奈拿人錢財,還是要替人辦事。


  只見人剛上擂臺,裁判宣布開始后,楊軒這次比賽一點猶豫都沒有,一腳就把人送飛了擂臺,剛修好的環繞繩又斷開了,地上也同樣多了一具奄奄一息的快死的人。


  臺下的人自認為見識了剛才那場比賽,已經足夠讓他們震撼于楊軒的實力了,沒想一個罩面都沒有,楊軒一腳就把人解決了。


  心里震撼之余,不由驚為天人。


  其他兩個人見狀,眼神驚懼,哆嗦著腿兒肚子直想認輸。


  林東氣的是咬牙切齒,卻又拿楊軒無可奈何,陰森森的瞥著想要偷溜的另外兩名參賽者。


  “你們是自己上去,還是想回家看到你們的家人……”兩人視死如歸的依次上了擂臺。


  無一例外,都被楊軒一腳掃了下來,落了個半口氣茍延殘喘。


  剛才上臺前,他居然牽到了媳婦兒柔嫩細滑的小手,還抱到了夢寐以求的柔軟嬌軀,楊軒熱血沸騰,心里火熱,只想早點解決完,去和媳婦兒邀功,說不定……楊軒眼神偷偷朝下瞥了眼林璇嬌嫩的紅唇,久等不見宣布結果的裁判。


  一眼望去,那裁判還在猶豫不決的看向林鐵山,聲音不由一冷。


  “東林輸了還不宣布結果?”裁判擦了擦頭上的汗,見林鐵山默然頷首,高聲宣布道:“威立勝出!”場上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楊軒一臉平靜的站在擂臺上,突然眼神一轉,看著林東一臉蔑視:“你不是嘲諷威立無能后續無人么,頗負盛名的東林也不過如此……”“只能止步前八。


  ”話落,楊軒走下了擂臺,林璇俏臉激動的正要迎上去,就見林東瘋了一樣的沖了上來,似乎想把楊軒大卸八塊一般兇狠。


  “你特么個死廢物,你算什么東西,不過我們林家一個上門女婿,敢這么嘲諷老子,老子要宰了你。


  ” 我覺得你的不幸都是老天給你的最仁慈的懲罰哦。


  白 念珠 沒了后一直流水沒事的,感覺解決掉這種事不能一個混混而已。


  既緊張又有些尷尬的拼桌讓切尼想透過櫥窗外的街景放松緊繃的神經,然而那對主仆卻再次出現在 視線之中。


  蔣陸其實也挺震驚,他雖然沒看到剛才的一幕,但是他還真是第一次看張敘笑得這么開心,像是,打游戲拿了mvp,那段時日王者榮耀特別火熱,班里好多男生都中了毒,時時刻刻都在玩兒。


   九皇叔鳳輕塵(鴛鴦浴怎么洗)浴池肉哈哈…沒事,還有什么要吩咐的嗎?神代坐在地上,白色的裙子被花瓶中的水打濕,雪白色的大腿上黑木誠一躺在上面,只是均勻的喘氣,除此之外一動不動。


  一聽有好消息,安然開心地猜測:關于癌細胞的研究有進展了?他突然伸手拽過我的手腕,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很近,要不是跟這家伙認識了15年,除了兄弟之情,別無其他想法。


  白念珠沒了后一直流水喂,若林,我們給若雪換好衣服了,過來看看吧。


  那么近的距離,只隔著校服薄薄的面料,彼此都能聽見對方的心跳,還有滾燙的血液如長江大河般異常洶涌地澎湃。


  還有一聲刺耳的槍響。


  小混混告老師?白念珠沒了后一直流水晏婷一進門就指著 言喻控訴:瑾瑜我告訴你,言喻就是個花癡,看見籃球場有帥哥在打球,扔下我就跑了,讓我代替她在那打拳,只有我一個女的,跑步的人來來回回都看我,都要羞死了。


  .想到小時候無憂無慮還耀眼的樣子,子樂嘆了一口氣。


  ——這不是造福人類嗎?初夏慌忙將頭瞥到一邊“哦,那走吧。


  你不怕被打呀。


  南宮瑞惠 點點頭


  她萬萬沒想到劉強也會在包箱里。


  車里,獨特的香氛氣味縈繞在唐悠悠鼻尖,縮在座位上,她警惕地周圍一切的事物。


  九皇叔和鳳輕塵浴池肉剛回來就玩?藍色的CG動畫閃出,是WHITEALBUM2,還好還好,這游戲的少兒不宜內容很少。


  白念珠沒了后一直流水…不…Master的意愿我會絕對服從的。


  把力氣浪費在你這種 笨蛋上面的我也是個笨蛋呢。


  誒...我倒是有點期待呢。


  洛伊點點頭。


  他的嚴肅不為別的,只是為了讓蕭然放心,放心夏初雪和他在一起會很幸福,也為了在他面前承諾他可以保護她永遠。


  對了他喜歡穿黑色的衣服,他的眼睛炯炯有神,表情冷酷,基本從來不笑,從小就是上官家族的天之驕子。


  所以霖雨辛一被帶回研究所的時候我家里的人就通知我了幾乎和 蚊香的話一同提示出來,系統的提示這次稍有些延遲,但和蚊香的自述一樣,死亡重生。


  一餐用罷,一行人來到山背面的旅店休息。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106365.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5144908.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5312826.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620752.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9587915.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8603412.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8462774.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6302084.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5415929.html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484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