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tnam barber


婚外情是人類一種非常態的情感活動。


  而對于搞婚外情的男人來說,除非他非常有錢,也非常有 精力,同時他的臉皮也足夠厚。


  因此,對于搞婚外情的男人來說,這不僅是一種違背道德法律的問題,更是一種違心之行為。


  男人婚外情的“七大 成本”,希望那些準備搞婚外情的男人們能夠自省、自律。


  機會成本選擇一種機會,就意為著放棄另一種機會,因此選擇需要 付出代價,這個代價就是成本。


  比如你為了減肥而餓肚子,那么減掉脂肪實現的瘦身愿望是收益,則餓掉的飯食和由此帶來的饑餓感以及對臟器的損害,就是 投入的成本。


  由于人類愛情的排他性,選擇婚外情,將會犧牲掉曾經美滿幸福的家庭,并由此帶來的個人聲譽上的負面影響。


  一個人婚后在面臨愛情誘惑時,可以選擇決絕,也可以選擇婚外情,那么,當選擇婚外情時,便要付出犧牲家庭和個人聲譽的機會成本。


  風險成本做任何事情都有風險,要防范這些風險,就要付出成本。


  比如吃飯可能中毒,為了防止中毒,只好花更多的錢購買正規生產商、銷售商的食物,而不為了貪圖便宜從地攤上買可能受到污染或品質不好的食物。


  婚外情由于不是常態戀情,所以更是一種高風險的活動。


  為了防范風險,則要謹慎從事,并由此付出更多的精力、物力和財力,這是一種風險成本。


  另外一種是,由于婚外情不受法律保護,因此隨時都有解體的危險,為了穩定關系,男女雙方或一方會采取精神籠絡、物質誘惑等方式防范風險,這些投入也是風險成本。


   信息成本為了獲取信息而付出的成本或因信息不通暢(或不對稱)而造成的損失都可以被視為信息成本。


  現在是信息時代,對于整個社會而言,人們為信息所付出的成本很高,對婚外情也不例外。


  婚外情雙方為了確知對方的情況,不管是出于關心還是帶有偵察性質,要通過電話、網絡、信函、人際交往等方式實現,因此要付出電話費、網絡使用費、通訊費、人際應酬費用等。


  另外,婚外情的一方或雙方不能正確得到關于雙方交往結果的信息,以至于沉迷其中,最終因信息缺乏或不對稱而導致雙方的情感活動失敗,帶來痛苦、遺憾或無奈的感覺,從而影響個人生涯,這也是信息成本。


  餐娛成本任何人都要吃飯、娛樂,婚外情的當事人由于情況特殊,更進一步加大了餐娛成本的消耗。


  由于二人并不以生活為目的,而已享樂為目的,因此,餐娛的成本要高于正常人。


  婚外情的一方為了取悅另一方往往會進行較高檔次的消費,鮮有哪部小說里頭描寫婚外情兩人一起喝粥吃咸菜的。


  從娛樂方面說,小說中婚外情雙方常從事的娛樂方式是去歌舞廳唱歌、跳舞,或去咖啡廳、茶館喝茶閑聊,這要付出較高的成本。


  禮儀成本為了樹立良好的形象,個人或企業事業單位需要在公關禮儀方面投入成本。


  婚外情在禮儀上的付出,一是購買鮮花的費用,情人節、對方生日、圣誕節之類的,需要送鮮花以搏取對方好感。


  二是蛋糕和小食品,對方生日或者節日,購買蛋糕或瓜子、花生、酸梅之類的小食品以調節氣氛。


  除了小朋友,每個人吃蛋糕和小食品只吃它的象征意義,因此在這方面的花費屬于禮儀成本。


  三是化妝品,多為女方消耗掉的成本。


  四是衣物,為對方購買衣物以保持良好形象、鞏固關系。


  心理成本心理成本是為了滿足對方或雙方心理需要而付出的(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成本。


  比如購買貴重首飾,甚至購買汽車、 房子


  由于雙方不以最終生活為目的,一方索要金銀首飾、汽車或房子,主要是為了個人私利以滿足心理需要。


   性愛成本。


  有人否認性愛要付出成本,這是不正確的。


  正常男女雙方(或同性)之間的性愛要付出諸如情感、精力、體力等成本。


  婚外情雙方之愛除了以上成本外,還要付出幽會場所的費用、保障性愛安全的費用等成本,若婚外情發展成以性愛為第一目標的“包二奶”、“包二爺”,將會更加加大性愛成本。


  以上是婚外情所投入的主要成本分析。


  人是社會 的人,更是經濟的人。


  人的感情作為上層建筑的一部分,受制于經濟基礎。


  因此,若想進行婚外情,首先要做好成本準備。


  婚外情和常態的情愛相比,付出的成本不見得少,但投入與產出比率要低得多。


  婚外情投入成本之后產出的是只顧個人私利的短暫浪漫情調,而常態男女情愛的成本投入會換來恒久的溫馨。


  通過這個成本分析,呼吁那些正在通過婚外情而尋找浪漫的人迷途知返,呼吁那些準備通過婚外情實現享樂目的的人懸崖勒馬。


  此外,與其婚外尋情,不如調整資源配置方法,將用于婚外情的成本用作正常的情感投資,那樣你既可以從中得到恒久的溫馨,又能得到持久的浪漫體驗。


  同時,也奉勸婚外情中已婚一方或已婚雙方,若已認定原有的婚姻感情已無繼續投入成本的必要,則須盡快結束原項目合作關系,以把有限的成本合法地用于其他項目投資。


  要知道作為情愛項目監理單位的社會道德,不反對能夠預知的成本投入遠遠大于收益的情愛項目破產,但反對施工方抽逃成本資金用于另外項目建設導致現項目出現“豆腐渣”工程。


   “嗯,就這些。


  好了,不早了,趕緊收拾收拾睡覺吧。


  ” 桃花說著起身要走。


  劉偉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 嫂子,其實我哥臨死前除了這些還說了一句話,你為什么不告訴我?”桃花的手一顫,整個人僵在了當地。


  此時不用她再說什么,劉偉已經知道了孟玉潔沒有騙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鎮定了下來,虎著臉掙脫了劉偉的手,“你從哪里聽的這些風言風語的,沒有的 事兒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說閑話,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們兩個人真心為對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歡你,你的下半生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劉偉再次抓住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 說道


  桃花避開劉偉火熱的眼神,可是心卻亂了。


  “ 小偉,我認真的告訴你,你哥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下一秒,桃花再次掙脫了劉偉的手,“我們兩個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說亂七八糟的,可是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們再也沒臉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說了,我不怕。


  ”“行了,別說了,再說嫂子跟你翻臉了,睡覺!”桃花沉著臉說句,扭頭走了出去。


  望著桃花毅然決然的背影,劉偉一時間心里也亂了起來。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歡我,還是真的懼怕別人的流言蜚語?躺在床上,劉偉又一次轉轉反側,難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兒,他還為競選的事發愁。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劉偉知道大隊會計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設兩人,和張五河關系特別好,也就是說他們這兩票肯定是會投給張強的。


  而他現在也算是有了兩票,一票婦聯主任孟玉潔的,一票副村長郄 喜來的。


  現在就看剩下的村支書孟滿倉,和村長 柳金嶺將票投給誰了,投給劉偉勝出,投給張強,張強勝出。


  雖然楊小鳳已經答應自己在柳金嶺耳邊吹吹枕邊風,但是劉偉知道楊小鳳根本做不了柳金嶺的主,不過既然楊小鳳說了話,怕是柳金嶺也會好好考慮自己。


  所以他這一票是懸著的,另外就是老支書孟滿倉那一票了。


  孟滿倉是老支書,為人處世向來秉公剛正,對人向來是看能力說話,因此想要獲得他那一票必須得到他的認可才行。


  雖然孟玉潔說要在老支書面前幫自己說說,但是他知道效果應該不會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讓老支書認可自己的能力呢?……因為答應柳金嶺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劉偉又跟著上了山。


  可能是楊小鳳跟柳金嶺說了袁 大壯哥倆的事兒,柳金嶺也跟著上了山。


  因此,楊小鳳也沒再找機會親近劉偉。


  老老實實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飯的時候,桃花對楊小鳳說道:“小鳳嫂子,下午我想帶著小偉去趟鄉里,給他買兩件衣服。


  ”“去吧,小偉不是要競選治保主任嘛,總不能總穿著部隊帶回來的衣服,人靠衣服馬靠鞍嘛。


  ”楊小鳳十分痛快的應道,“小偉,你放心,我會跟金嶺說的,給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這衣服還能穿,現在咱家的情況能省點就省點吧。


  ”劉偉知道嫂子桃花沒有多少錢,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偉,我答應葉小翠那婆娘讓你和她家郄媛媛相親了,你怎么也得捯飭一下吧。


  ”桃花見劉偉又要說什么,臉色一沉,“聽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氣了。


  ”劉偉無奈只好跟著桃花向鄉里走去,“嫂子,買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親。


  ”“小偉,我問過葉小翠了,孟朝陽雖然喜歡郄媛媛,但那只是燒火棍子一頭熱,葉小翠說郄媛媛對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陽關系一直不錯,所以我絕對不能搶她的女人。


  這事兒沒的商量。


  ”劉偉固執的說道。


  桃花看了劉偉一眼,只好道:“好,先買衣服,這事兒下來再說。


  ”此時公交車來了,兩個人不再說什么上了車。


  此時他們兩個誰也沒有想會在服裝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壯,更沒有想到…….到了鄉里的服裝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兩件T恤,“小偉趕緊試試。


  ”劉偉接過來換好后,問道:“嫂子,怎么樣?”劉偉肩寬,這種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當過幾年兵,肌肉發達,所以換上新衣服后,那叫一個精神,帥氣,就好像是立馬換了一個人一樣。


  “好帥,簡直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沒等桃花說話,旁邊的女售貨員早已經忍不住連連贊嘆起來。


  桃花看的也不是連連點頭,滿眼歡喜,“真精神。


  ”其實劉偉也很中意這件T恤的,不過一看價錢三百八十八,他立馬就將衣服脫了下來,裝出一副看不上的樣子,“嫂子,我怎么就覺得不好看呢?”“這件衣服我們要了。


  ”桃花知道劉偉是心疼錢,所以直接對售貨員說道,見劉偉還要說什么,美目一瞪,“聽嫂子的。


  ”見此,劉偉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報答嫂子。


  后來桃花又要給劉偉買褲子,在劉偉的一再堅持下,這次桃花聽了劉偉的,只買了一條不到一百塊的褲子。


  因為桃花給了劉偉一條自己的小褲衩兒,所以在給劉偉買好以后,她就去轉內.衣區去了。


  劉偉不好意思跟著,便去了門口抽煙。


  一根煙還沒抽完,就見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臉上滿是忿色。


  劉偉頓時緊張了起來,“怎么了嫂子?”“他們試衣間里偷安裝了攝像頭,有人偷窺我。


  ”桃花差點兒哭了出來。


  原來她挑了一套衣服,走進試衣間準備試試大小,結果剛要脫就發現面前的一個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閃了一下,開始她也沒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脫下了一半,亮光又閃了一下。


  對于試衣間被偷裝攝像頭這種事兒她在網上看過,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細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裝著攝像頭。


  “居然有這種事兒?嫂子,你領我去看看。


  ”劉偉說完拉著桃花走了進去,一看,還真是有攝像頭。


  媽的!劉偉當即就火了,騰騰走出試衣間,對售貨員吼道:“把你們老板給我叫出來!”“怎么了?”聽到動靜,老板娘急忙走了出來。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媽的,居然在試衣間安裝攝像頭,你們這店還想不想開了?”“有這事兒?”老板娘一愣。


  正說著就聽一個聲音怒道:“他媽的,誰在我姐的店里鬧事兒?”劉偉扭頭一看,就見一個大個子叼著煙,橫眉立目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臥槽,這不是袁大壯嗎?大個子正是袁大壯,這家服裝城是他姐夫開的。


  袁大壯這小子特別的壞,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試衣間里安裝了攝像頭,用來窺視在里面換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見進來的是黑石頭的大美人桃花,頓時激動的差點兒流了鼻血,正準備好好地欣賞一下桃花這個大美人的時候,沒想到桃花脫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媽的,又是你個王八蛋!”劉偉罵道。


  袁大壯見到劉偉,心中這火騰地就上來了,那天被劉偉揍了以后,他一直還想著報仇呢。


  “劉偉,想買衣服就買,不買滾蛋,再在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袁大壯,尼瑪的在女試衣間里裝攝像頭玩兒偷窺,還有理了是吧?”劉偉罵聲朝袁大壯沖了過去,對著他的眼就是一記封眼錘。


  袁大壯躲閃不及,一下就被劉偉打了個熊貓眼。


  “啊!”袁大壯咆哮一聲,像是一頭狗熊似的朝劉偉撲了過來。


  要論個頭,力氣,劉偉絕對不是袁大壯的對手,但是劉偉畢竟是當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選擇以硬碰硬呢。


  見袁大壯撲過來,他橫向一個滑步躲過了袁大壯的拳頭,然后閃身到了袁大壯的身后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袁大壯雖然身強體壯,但是因為方才一拳用盡全力沖擊,再加上劉偉這一腳頓時收勢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撲倒在不遠處的衣架上。


  鐺啷啷一聲連人帶衣架撲倒在地。


  劉偉一個箭步上去騎在了袁大壯的身上,對著袁大壯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桃花為什么這樣紅!”只一下,袁大壯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壯像是一頭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兩聲仗著一身蠻力就將劉偉推了開來,然后紅著眼睛和劉偉扭打在一起。


  眼見自己弟弟打不過劉偉,袁大壯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裝城對面,所以很快的就跑過來兩個警察。


  “都住手!”兩個警察拉開(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了劉偉和袁大壯。


  此時的袁大壯滿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爛了,再看劉偉身上也不過有個腳印兒。


  這一戰劉偉完勝。


  “王哥,你們來了啊。


  ”袁大壯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從兜里掏出煙給兩個警察敬煙,同時狠狠地瞪了劉偉一眼。


  心說,看見沒,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別來這一套。


  ”喚作王哥的警察剛想接過袁大壯的煙,發現桃花正在用手機錄視頻,忙一把推開了袁大壯的手,“說!怎么回事兒?”“警察同志,這小子在女試衣間里安裝攝像偷.窺我嫂子。


  ”劉偉說道。


  喚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壯,“袁大壯,怎么回事兒?”“王哥,我們是安裝了攝像頭,可那都是為了防盜的,而且我們白天都沒開攝像頭,哪里來的偷.窺一說?都是這小子血口噴人。


  ”袁大壯解釋道。


  “沒開?”劉偉哼道,“袁大壯,有種告訴我監控視頻的電腦在哪里?”“對,開沒開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個警察說道。


  一聽這話袁大壯慌了,不僅方才桃花的視頻沒有刪掉,他還保存了很多以前來這里買衣服,長相不錯的女人視頻在電腦里。


  “怎么回事兒?”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清脆的聲音傳來,眾人扭頭望去,就見一個穿著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一頭小波浪的秀發,明媚皓齒,唇若點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御姐的氣質,隨著步伐,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大長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動人。


  女人叫 楊杏,和劉偉是一個村的,她是郄喜來的老婆,在鄉政府上班,雖然只是個臨時工,但是卻特別的傲嬌。


  因為她姑姑嫁給了二十畝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壯的叔叔,所以袁大壯的姐姐就打電話把她叫了過來,讓她從中間說和說和。


  因為楊杏在鄉政府上班,兩個警察自然認識她,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她來干什么來了,想著也沒什么大事兒,還是私了比較好,兩個人交代了兩句一定要處理好的話后就走了。


  “袁大壯,你這干的是人事兒嗎?”待兩個人剛走,楊杏就指著袁大壯的鼻子罵了起來。


  袁大壯低著頭,屁也不敢放一個。


  先被劉偉揍的跟狗似的,現在又被楊杏罵了個狗血噴頭,袁大壯只覺自己好比一只鉆進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窩火。


  “你個混蛋,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將攝像頭拆了去?”楊杏又罵一句。


  見袁大壯去拆攝像頭了,楊杏這才將劉偉和桃花拉到了一邊,“桃花,小偉,這件事兒呢肯定是大壯不對,不過你看你把他給揍的那個熊樣兒,你們兩個看這樣行不行,一會兒大壯回來以后讓他給你們道個歉,還有你們買的衣服我做主免費送給你們了,這樣行不?”“喜來嫂子,我聽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劉偉知道楊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給面子也是不行,萬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讓郄喜來把那一票投給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說道:“嫂子,這也就是你,不然換做是誰都不好使。


  ”“小偉,嫂子謝謝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嗎?到時候嫂子給你整兩個大菜好好感謝你一下。


  ”楊杏非常高興,而且特別有成就感。


  “喜來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謝我,就幫我再跟喜來哥說說讓他把他那一票投給我。


  ”劉偉又道。


  雖然郄喜來已經答應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讓楊杏幫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沒有什么問題了。


  “小事兒,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這樣,一場風坡算是平了。


  不過在劉偉他們走后,袁大壯的姐姐卻狠狠地給了袁大壯一個耳光,幾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窩火才怪。


  “這么大人了,凈干些生兒子沒屁.眼兒的事兒,你以后別來我店里了。


  ”袁大壯捂著臉,那叫一個委屈。


  到了晚上六點,劉偉穿上新買的衣服,拎著兩條楊小鳳給的軟云去了郄喜來家。


  見到劉偉手里拿著煙,郄喜來心道,這小子還真是會辦事兒。


  如果真能讓他當上治保主任,說不定以后自己當了村長,這小子能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呢。


  楊杏有個妹妹叫楊桃,去年畢業以后在縣醫院里當實習護士,經人介紹和張艷紅訂了親,張艷紅馬上就要到臺裕鄉當副鄉長了,所以他就想著等他來了,借勢擠掉柳金嶺自己當村長。


  “小偉,來就來唄,還拿什么東西啊。


  ”郄喜來忙接過劉偉手里的軟云。


  “親戚給的,我抽不慣。


  ”劉偉左右看看,見沒有楊杏,忙問道:“嫂子呢,還沒下班?”正說著楊杏邊在圍裙上擦手,邊走了進來,看見劉偉的那一刻,楊杏不由有些驚呆。


  這小子換了衣服立馬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真是活脫脫一個小鮮肉啊。


  短暫的愣神之后,她笑著說道:“小偉你先坐會兒,嫂子馬上就把菜做好了。


  ”楊杏說完走了出去,望著她那扭.動的小屁.股,劉偉恨不得摸上兩把。


  媽蛋的,這郄喜來家里有這么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還去偷吃孟玉潔。


  郄喜來和劉偉聊了幾句后,說道:“小偉,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發展?”“嗯,現在大城市機會少,相反我倒覺得咱農村大有可為,現在國家政策是大力發展農村特色經濟,所以我就想試試。


  ”“這話倒是不錯,聽我挑擔說咱們鄉里上報市里的要開發龍陽湖的工程已經批下來了,這可是省級重點工程,據說要投入幾個億呢。


  ”“真的假的?”劉偉有些驚訝。


  “絕對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擔他爹可是省廳級干部呢,不瞞你說,我挑擔之所以下調到臺裕就是為了這個工程,只要這個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進一步的墊腳石。


  ”郄喜來有些神秘的說道,“到時候別說鄉長,怕是得當縣里的領導。


  ”“喜來哥,那到時候你可就發達了。


  ”劉偉羨慕的說道。


  郄喜來悠然的點上一根煙,仰著頭,充滿憧憬的說道:“到時候別的不說,我要想當咱們黑石頭的村長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喜來哥,別說村長,就是支書也沒問題啊,你放心,到時候我鐵定掏心挖肺的跟著你干。


  ”劉偉說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會比現在強多了。


  ”“這話我還真不是跟你客氣,你看老書記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現在的形式。


  如果我當了支書,別的不敢保證,把黑石頭弄成臺裕鄉第一村絕對沒有問題。


  小偉啊,哥哥看好你,到時候我要當了支書,就讓你當村長。


  ”郄喜來說道。


  說話說到這份上,劉偉知道郄喜來這一票徹底沒問題了。


  正說著,楊杏將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兩個人邊喝邊聊,幾杯小酒下肚,郄喜來罵起了柳金嶺。


  “小偉,你說柳金嶺這個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憑沒文憑,要能力沒能力,他能當上村長,還不是因為他爹,因為他們兄弟多,這么些年別的沒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婦女。


  你說你玩兒就玩兒唄,還尼瑪玩兒到老子頭上了。


  ”劉偉一驚,“喜來哥,難道柳金嶺他把嫂子給睡了?”郄喜來憤恨的將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褲子都給扒了,要不是我回來的及時…….他娘的,你說楊小鳳那娘們兒長得多水靈,這個王八蛋放著她不要。


  ”劉偉暗中撇嘴,尼瑪的還不是一樣,放著楊杏這么個大美人兒不要,偏偏惦記人家孟玉潔。


  “郄喜來你個王八蛋還好意思說柳金嶺,你他娘的還不是整天想著孟玉潔?”楊杏端著菜進屋,正好聽到了郄喜來的話,瞪著眼睛罵了起來,“要是貓尿喝多了,就趕緊滾回屋子睡覺去,我陪著小偉喝。


  ”郄喜來嘿嘿笑了兩聲,“沒多,沒多。


  ”“沒多就堵著你那張嘴。


  ”楊杏哼聲在劉偉身邊坐了下來,頓時一股子香氣鉆入了劉偉的鼻孔。


  “嫂子,我給你倒上。


  ”劉偉拿過酒杯,給楊杏倒酒,心跳瞬間加速。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6033552.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7679992.html
https://twrfdgtyhuji.weebly.com/4680482.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9197908.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272244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5700713.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590252.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4520486.html
https://twkhjoidh.weebly.com/4271194.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2179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