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n 109


全紅已向謝處長請了假,說自己 身體不太好。


  全紅剛一說完,謝處長就非常干脆地同意了全紅的病假,還說要帶處里的幾個同事要來看她,但被全紅好言謝絕了。


  實際上全紅也沒有告訴同事她新住的地方,因而他們也就只好在電話里對全紅說了一些祝福的話。


  Uea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ea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至于趙琳,那她更是放心地在 醫院里陪著 王平,天天讓 干兒子的長棒捅穿她的小穴,享受著前所未有的快感。


  因為,她只要一個電話安排一下,公司自會很正常地在運轉。


   一個星期來,趙琳覺得自己已離不開她的干兒子了,雖然自己經過了兩個男人,但他們那肉棒都比正常的水準還要差一些,剛好能挨著那花心一點點,這還是因為自己陰洞淺的緣故呢。


  而被干兒子王平插起來,那真是過癮,才知道這四十一年來什么叫性愛,什么叫交歡,原來只有這樣性事才能產生深深的愛意,只有這樣的交配才能產生無窮的歡樂。


   她喜歡王平和她親吻的感覺,她渴望王平搓揉她的兩個乳房傳來的快感,她更貪戀干兒子研磨她的花心,然后再擠進子宮去而產生的巨大的亢奮。


   王平這幾天也喜歡上了趙琳,他只要讓媽媽快活過后,就鉆進趙琳那淺洞之中,他好喜歡自己的陰莖頭被干媽那柔軟的子宮頸緊夾著,那種快感讓他這高材生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今天又是星期六,下午王平終于出院了。


  也就是說,他在醫院里足足呆了八天。


   一行人領著王平回到他離別了八天的那二十層樓的使他溫暖而快樂的地方。


   當然,在醫院的這七天里,他也是過著神仙一樣的日子,但畢竟是在醫院,還是有很多顧忌,哪能像在家里那么放肆。


   王平一進家門,就被王芳搶先一步拉進了房間,她已是一個星期沒有得到哥哥的安慰了,這是史無前例的第一次。


  這一個星期,她不知手淫了多少次,但這怎么能比得上哥哥那長槍粗炮的抽插呢。


   誰知就在哥哥的肉棒剛進入 妹妹的嫩穴不久, 劉晶劉瑩也進來了,她們也要王平來安慰,因為她們同樣也有一個星期沒有讓王平那使她們醉生夢死的肉棒進來過了。


   姐妹倆一進來都說: 你在醫院里快活,是不是把我們給全忘了呀 王平一邊插著妹妹,一邊對劉晶、劉瑩兩姐妹說:我在醫院里會快活嗎,那你們也去呆幾天看看,我都難受死了,你們還這樣說。


   什么呀,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呀 你們又知道什么了 算了吧,還要我們直說呀你在醫院里天天插兩位媽媽的難到不快活嗎劉瑩拍了拍王平那赤裸著的屁股說。


   你們可別亂說喔 哥,你就別裝了,啊好舒服,啊哥,妹妹要來了,啊 其實,在王平住進醫院的第五天,也就是這個星期的星期三,三人就發現了王平在醫院里已鉆進兩個媽媽的玉洞。


   那天,是眼尖的王芳首先發現的,當她看到床頭柜上放著的兩個瓶子里都裝著淡白色的液體,一個上面寫著紅平,一個上面寫著琳平,她就知道兩個媽媽在醫院里肯定是天天在與哥哥制藥。


  她知道,她從家里拿來的兩個瓶子,分別裝著媽媽和她與哥哥造的保健液,而且她還肯定,那藥最多在星期一就用完了,更何況當時有一個瓶子上寫的是平芳。


  可現在已變成了琳平。


   當時她想想:怪不得現在看干媽的皮膚都比前些天好多了,她又摸一摸干媽的手,也比原來細嫩了不少。


   怪不得,媽的臉色和皮膚都跟以前大不一樣了。


  劉瑩又在一旁輕輕地哼道。


   王平看到妹妹已到達了高潮,就一下子把劉瑩拉到床上,并迅速把自己的家伙從妹妹的浪穴中抽了出來,向著劉瑩的小穴插去。


   你們不就是要快活嗎,我讓你們升天就是了。


   平,你慢點,溫柔點。


  劉晶在一旁對王平說,瑩妹有喜了。


   你說什么王平挺著長槍正準備往里沖的時候,聽到了劉晶說的話,不由得一喜,瑩,這是真的嗎我就要當爸爸了嗎 看你高興的是的,還有幾個月你就要當爸爸了你在發什么呆呀,快進來了,你都一個星期沒有安慰我的還這樣慢吞吞的。


   瑩,你都有了,還能嗎 可以的,劉晶在一邊對王平說,但要輕點,溫柔點,注意慢慢的進,慢慢的出。


   平,我告訴你,我 姐姐也懷上了你的孩子了。


  啊真舒服,啊 王平又親了親坐在一旁的劉晶,說:劉老師,真的嗎&rd(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quo; 死樣,還叫我劉老師呀劉晶在王平的頭上輕輕地敲了一下。


   晶,我愛你。


  說完,王平又把肉棒從劉瑩的體內抽出來,又輕輕地向劉晶的下體浸進去。


   說著自己跳起來,卻把那 女人不由分說摁在沙發上,而且嗤的一下撩起她的衣服,對呂小蒙喝一聲:“揉啊,揉她!”呂小蒙有點蒙逼。


  根本不知道她是誰,這就要對她下手?但是 白雪梅已經拉著他的手,摁在 那女人的肚皮上。


  那女人大聲叫喚:“我現在不疼,不要他揉!”白雪梅冷笑一聲:“不疼也得揉,別動!”說著竟然是拿住呂小蒙的手,在女人的肚子上滑動起來,而且有意的呂小蒙的手往上拉,差不多都揉住那女人胸部兩團 東西的輪廓了。


  女人先還是掙扎,但卻被白雪梅死死的摁住,不做到后來她倒是不掙扎了,身體也跟著柔軟下來……從相貌看,這女人和白雪梅年齡不相上下,五官相貌雖然比白雪梅稍微遜色,但也算是個美人坯子,只是身體比白雪梅稍微豐盈一點。


  被白雪梅拿著手在她肚子上滑動,女人的身體就跟著動蕩,像雪白的清波細浪一樣蕩漾。


  這女人的肌膚和白雪梅有一拼,也是細皮嫩肉的滑膩的很!揉了幾下后,女人先來了感覺,而呂小蒙的感覺也跟著上來了。


  不過他不敢想對白雪梅那樣放肆,畢竟還不知道她是誰呢!呂小蒙直是在她肚子上的幾個穴位輕輕的揉捏,也就幾下之后,女人開始嚶嚀起來,閉上眼睛很享受的樣子,而且臉上漸漸現出兩團紅暈,鮮艷嬌柔,把呂小蒙看的有點饞涎欲滴了。


  女人很快被揉的情緒高昂起來,不但哼嚀而且身體也左右扭動,到后來忽然抓住呂小蒙的手,主動摁在自己的肚皮上,使勁的 揉搓起來。


  而且忘乎所以的把自己的衣服再撩起的高一點,這樣半個胸脯就露出來。


  呂小蒙的呼吸困難了,一團火在喉嚨里滾來滾去,燒灼的很。


  到后來她竟然抓住呂小蒙的手,一下子塞進自己的內衣里。


  呂小蒙只覺得頭皮一炸,但是手卻再也縮不回去了。


  那女人的胸就像一塊磁石,把他的手牢牢吸住,而他也忘乎所以了,左搖右晃的揉搓起來把個女人揉搓的嗷嗷叫,到后來竟然是一把抱住呂小蒙的腦袋,猛的噙住了他的嘴唇。


  這女人情緒上來,可是比白雪梅厲害!一旦咬住呂小蒙的嘴唇,就被她大力的啜吸起來!我草,你以為這是豬舌頭呀!好在女人也不是理智全失,只是輕輕的咬住呂小蒙的舌頭使勁往自己的喉嚨眼吸溜,之后又把自己的一條丁香小舌伸到呂小蒙的嘴里,竭盡全力深入,把呂小蒙弄的都有點上不來氣兒了。


  瘋狂一陣子后女人好像突然驚醒,對呂小蒙喝一聲:“揉呀,繼續給我揉!”這時候她也不說自己肚子不疼,不需要揉了。


  女人肚皮上的穴位,呂小蒙是爛熟于心的,所謂有病治病,沒病防病,如此而已。


  既然有這個機會,呂小蒙就不能輕易放過,于是也在她的幾大穴位上輕摁重推,把女人弄得舒服的直哼哼。


  等到把手又落在她的子宮穴上時候,呂小蒙心想反正是反正了,何不趁此機會一撇桃花源的端倪呢?于是稍微使勁一點,把女人的那里摁了一個坑,頓時她那個地方,就一下子跳進呂小蒙的眼睛里。


  臥槽!一種特有的氣味沖著呂小蒙的鼻子而來,把他熏的有點昏昏然,腦子有點不夠用了。


  神差鬼使的就要把手伸下去摸一把,卻忽然聽見白雪梅“嘿”的一聲冷笑。


  呂小蒙倏然一驚,趕緊把手又縮回去。


  而這時候,他也明白了白雪梅的用意。


  她這是想把這個女人也拖下水,才好堵住她的嘴,讓她到外面不敢瞎說!真是好手段,呂小蒙不得不對白雪梅刮目相看,覺得這女人真是聰明靈透至極!正在心里給白雪梅點贊呢,忽然腰里一陣疼,卻是被白雪梅掐了一把,接著就聽見她一聲呵斥:“揉夠了沒有?”呂小蒙趕緊收手,而那女人卻還意猶未盡的樣子說:“姐,他都給你揉了多少時候,但是才給我揉了這么小一會兒你就吃醋了?”白雪梅指頭在女人腦門敲了一下說:“吃你個頭,但和你也不能嘗到甜頭無休不止呀!”女人笑了坐起來,把衣服整理好了,看著呂小蒙卻問白雪梅:“他是誰?”白雪梅嘎嘎的笑:“不知道是誰,就讓他揉你?”那女人哼了一聲說:“你以為我不知道姐姐想法?嘿嘿!”白雪梅臉色一冷:“你嘿嘿個屁!要不要他再把你揉搓一回?”女人被呂小蒙揉搓的已經是香汗淋漓,骨頭估計也都酥軟,趕緊說一聲:“不要了!”她要的不是這個,這個只能勾起她的那種火兒,但是不能最終解決問題的。


  到頭來卻還是難受。


  白雪梅這才正式介紹呂小蒙,說他是來支教的老師,暫時落腳在她屋里頭。


  然后對呂小蒙介紹那女人,說那女人是自己的遠房弟媳婦,叫個 劉月紅


  呂小蒙脫口而出:“好名字!”說著看她一眼,劉月紅竟然是羞紅了臉,頗有深意的也和他對視一眼,然后對白雪梅說:“姐姐你們繼續玩,我就不打擾了。


  ”說著風擺煙柳一樣扭屁股就走,留下一陣香風。


  呂小蒙正陶醉呢,卻是自己那兒突然被抓了一把,扭頭一看,白雪梅正恨恨的目光盯在他臉上。


  白雪梅冷哼一聲脫口一聲:“吃著碗里扒著鍋里!”話出口就覺得有點不對,這不是承認呂小蒙和自己已經有那么回事嗎?呂小蒙聽了卻是心臟一跳!這句話恨恨的從白雪梅嘴里吐出來,說明她心里已經有他了!而且,她明顯是吃醋了呢!于是趕緊說一聲:“(是男人就 把她搞大)姐姐,我心里只有你一個,不信你剜出來我的心看看!”白雪梅臉頰緋紅,也是心臟突突的跳,嬌嗔的看他一眼說:“我才不愛管你!”看著呂小蒙端著下巴遐思千里的樣子,又說一句:“是不是還在想劉月紅?你是不是被勾了魂兒?”呂小蒙趕緊說:“沒有,沒有啊!我是在想她的名字,劉月紅,好!”“一個名字有什么好的?”呂小蒙說:“月月紅,嘎嘎,好!”白雪梅罵一聲:“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呂小蒙嘿嘿的笑,白雪梅卻問他一聲:“喜歡嗎?想不想和她來一腿?”呂小蒙當然是心里想的很了,但是可不敢實話實說,只能說:“一點都不想,就想和姐姐……嘿嘿!”“想死你!”白雪梅又嬌嗔罵一聲,然后對呂小蒙說,劉月紅是自己本家兄弟的媳婦,也是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難得回來一回,那方面饑渴的很,然后揶揄的對他說:“她浪得很呢!迫切需要雨露滋潤,你要是心里癢癢,我給你們拉線,讓你過把癮。


  ”呂小蒙把頭搖的像個撥浪鼓:“別,別!”白雪梅繼續說:“月紅的屁股和胸前的兩個東西,都比我大,抱著弄一回舒服的緊呢!”呂小蒙知道這是白雪梅在試探他,所以咬緊牙關強忍著說:“姐姐,你想把我往外推?”白雪梅一巴掌就拍在呂小蒙的腦袋上說:“再敢對我輕薄,我,我……”說著扭屁股到廚房去,一會兒之后對呂小蒙吆喝一聲:“過來端菜!”呂小蒙心臟又是猛一蹦!這分明是媳婦喊叫自己男人的口氣,一點也不外氣了呀!于是趕緊喜滋滋的走到廚房,把白雪梅做好的幾個小菜都端出來,放在桌子上,白雪梅也解掉圍裙出來,和他坐在一起說一聲:“吃吧!”呂小蒙也不客氣,抓起筷子就揀自己喜歡的菜往嘴里塞。


  他和白雪梅是坐的晚班車,半下午加上一個晚上,到清早到終點站,他好歹還在鎮子上吃了一口,可是白雪梅好像沒吃一口,但是看見他狼吞虎咽,白雪梅卻不吃只管看他。


  呂小蒙嬉笑一聲:“姐姐,我吃東西的樣子是不是很可愛?”白雪梅罵一聲:“可愛個狗屁!”但是卻把一筷子才夾到他跟前的小碗里,說一聲,“像個餓死鬼!咹,你要不要喝一口?”呂小蒙心里又是一喜:“還管喝酒?”白雪梅也不理他,扭屁股出去到柜子那邊,拿出來一瓶白酒,呂小蒙一看,瓶子上連個標簽也沒有,不知道是什么酒?他也不問一句,反正不是毒藥,抓起酒瓶子就給自己倒一杯,抿了一口后只咂嘴皮子。


  綿軟醇厚,入口甘美,入喉凈爽,好酒呀好酒!不由得銜住杯子,一口把剩下的一大口酒灌進喉嚨。


  白雪梅這才告訴他,這是她自己釀造的酒,杏灣村幾乎家家都造酒,不過沒有賣到外面去的,都是自己喝,然后對他說:“好喝你就多喝幾杯。


  ”呂小蒙又喝一杯,然后對白雪梅說:“姐姐你也喝一口。


  ”白雪梅爽快的說一聲:“好!”然后取了杯子斟滿和呂小蒙碰了一下,說一聲:“干!”竟然是一飲而盡!草,女中豪杰呀!兩個人你一杯我一杯,一瓶酒竟然是很快見底。


  呂小蒙是有點酒量的,半瓶酒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看白雪梅,見她已經有點醉眼迷離,直愣愣的目光盯在他臉上。


  呂小蒙笑一聲:“姐姐,我是不是有點貌比潘安?”說著就捂住自己腦袋,怕白雪梅的小巴掌再拍下來。


  但是白雪梅卻沒有,而是一聲不吭的繼續看,看的呂小蒙都有點發毛了,站起來對她說一聲:“姐姐你喝醉了,我扶你休息一會兒去。


  ”白雪梅含混不清的說一聲:“從來沒有喝過這么多的酒。


  ”呂小蒙也是吃驚不已,要知道白雪梅一杯都不比他少喝!他知道這是白雪梅已經處在極度興奮中,當然是因為他而興奮。


  別看她表面上兇巴巴的,但是她的眼睛出賣了她,呂小蒙知道白雪梅對他已經有點感情依靠了,這讓他又是一陣莫名的興奮。


  白雪梅說著身體一軟就要倒,呂小蒙急忙把她抱住,走到里間屋把她放在床上,正要起身出來,卻是被白雪梅伸手勾住了脖子。


  白雪梅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現在兩只眸子上有許多小火苗在跳躍,漸漸連成一片,把讓她的目光都帶著灼熱,燒的呂小蒙臉皮疼。


  但是這燃燒的雙眸上,忽然起了一層霧氣,漸漸凝結成兩點晶瑩的淚花,順著眼角流淌下來。


  這女人,好像心里有許多苦,弄的呂小蒙心里也一陣難受。


  呂小蒙趕緊伸手給她擦了一把,說聲:“姐姐你怎么了?我又沒有欺負你!”白雪梅依然不說話,卻把嘴唇撮起來對著他。


  這個呂小蒙可是很明白的哦,她是要他親她!呂小蒙當然不會拒絕,忙把腦袋低下來,輕輕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白雪梅早就把香舌等著迎接他了。


  交纏在一起,呂小蒙就竭盡全力的深入進去,而白雪梅也不阻擋他,讓他肆無忌憚的沖撞她,自己的身體卻已經軟成了一灘水。


  呂小蒙輕輕的壓在她身上,問她一聲:“姐姐,好嗎?”白雪梅微微掙扎了一下,喃喃的說:“只許……不許得寸進尺!”這時候的白雪梅,因為喝了酒的緣故,一張臉蛋嬌艷欲滴,而那雙眼睛里的悲傷已經收起,代之的是兩汪春水漣漪蕩漾,讓呂小蒙真是愛極了!不由得就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先是摸住了她胸前的兩個東西,瞅一眼白雪梅也沒有抗拒,只是微微哆嗦了一下,眼睛里卻充滿了期待。


  呂小蒙膽兒肥壯了,把手干脆伸到她的內衣里。


  白雪梅身體猛的一震!呂小蒙卻也是渾身一麻,輕輕的晃動著揉搓起來。


  白雪梅哼嚀一聲,眸子上冒出來兩團火,直直的瞪著呂小蒙。


  呂小蒙微笑一下,說一聲:“姐姐,可以嗎?”白雪梅沒點頭也沒搖頭,但呂小蒙卻領會到她是默許了,于是輕輕的把她的胸衣掛鉤解開,頓時白雪梅胸前的兩團柔軟,呼的一下跳出來。


  呂小蒙只覺得口水嘩啦啦的從嗓子眼竄上來,都來不及吞咽,已經到了嘴邊,趕緊用手捂住嘴,暗自猛吞回去。


  那兩團東西實在是太誘惑了,讓呂小蒙恍若夢中,渾身如被一股強大電流沖擊,把腦子都沖擊的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下意識的把腦袋低下去。


  白雪梅身體一陣陣發抖,反手一下子把他緊緊抱住,張著櫻桃小嘴一張一合的呼吸,像條擱淺在沙灘上的魚。


  好好的把玩一會兒后,呂小蒙悄然把手往下,順著她平坦如錦的小腹滑下去……白雪梅的身體像一條魚兒一樣掙扎翻滾,但卻始終不松開抱住呂小蒙的手。


  掙扎是假,卻是那種海浪一樣的沖擊,把她一次又一次的拋起來,讓她感覺不到自己,卻眼睛看見自己在空中盡情的歡舞!等到呂小蒙趁她心蕩神馳魂兒飄飄時候,輕手輕腳把她的裙子拽下來,白雪梅忽然清醒,一下子把呂小蒙從自己的身體上推下來。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3010049.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418722.html
https://twiuklmjuyh.weebly.com/1697056.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1236315.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8817759.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3649829.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7940948.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1823353.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6393740.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4987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