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sawa mia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17日電我暗暗咽了口唾沫,試探性地 說道王總,你不會介意吧? 小傻子,趕緊脫啊,你還要讓 姐姐怎樣主動? 她一臉媚笑地盯著我 看著,而這一刻,我也是忍不住了,輕輕 伸手,就這樣幫她脫了下來。


   當所有的肌膚都見光的那一刻,我的心跳更加的快了,微微抿了抿嘴唇,我說道:王總,你要我怎樣主動? 她輕笑著,伸手在我臉上輕輕拂過,說道:你覺得呢? 看著王總那嫵媚的笑容,我突然之間就變得特別激動了, 我還是一個小處男,面對這樣的女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力。


   我伸手準備要進一步的動作,王總卻是抓住了我的手,說道:小瞎子,想的挺好啊,我是要讓你幫我按摩,快點,髀關和不容,姐姐最喜歡這兩個穴位的按摩了。


   心底燒起的熱火在這個時候一下子就降了下去,不過我心里也沒有多大的遺憾,趕緊收起了猥瑣的想法,伸手就幫著王總按了起來。


   王總的臉龐上立刻就顯露出了惹火的誘惑,她輕輕哼叫著,一副很是享受的樣子。


   幫著她按了髀關后,我很快就往上按了過去,在不容穴上按了起來。


   王總享受的模樣讓我心里很是癢癢,但畢竟是工作,所以我也沒有做什么太過分的事情。


   終于,一個小時后,王總一臉享受地躺了下來,她點上了一根煙,輕輕吐出了一口煙霧,說道:不錯,小伙子,手法挺好的,以后 我就只用你了。


   說著話,她從包包里面取出來了幾張紅 票子,壞笑著塞進了我下面,還輕輕碰(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了碰,說道:挺硬的啊,是不是想要姐姐? 我心里也是激動,便是趕緊說道:那也要姐姐給才行啊,姐姐不給的,弟弟不敢要。


   王總笑著,又掏出來了幾張紅票子塞了進去,說道:姐姐就喜歡你這樣的,長的帥氣,還會說話,下次等姐姐心情好了,就讓你好好玩玩。


   說著話,她湊了過來,在我的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然后轉身就收拾了起來,準備要走了。


   等到王總走了之后, 華姐看向了我,說道:不錯啊,第一次就拿了這么多小費,你小子可真是前途無量啊。


   說著話,華姐壞笑了一聲,湊到了我的耳朵旁,說道:既然你完成了姐姐給你的任務,那等晚上,姐姐過去找你,讓你好好玩玩。


   我看著華姐的背影,心里期待不已,畢竟是個正常的男人,沒有那方面的想法,那才怪呢。


   被 梅姐接回家之后,我就發覺梅姐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吃飯的時候,她也不怎么說話,只是隨便問了幾句,便沒有再說什么了。


   等到吃過飯,我回去在自己的房間里面待了一會兒,心里有些不安穩,就過去到了梅姐房間里面。


   我一進去,就發覺梅姐正在擦著眼淚,但她還是裝作很開心的樣子,說道:小陽,怎么還沒睡啊?是不是想梅姐了? 看著梅姐眼角的淚痕,我心里有些疑惑,但也沒有表現出來,就說道:梅姐,你怎么還沒睡啊? 梅姐……她說著話,突然就有些忍不住了,還帶上了哭腔,說道: 沒事兒的,梅姐待會兒就睡了。


   梅姐,你哭了么?看著梅姐眼角的淚滴,我心疼的要死,伸手過去,假裝試探著摸了摸,隨后替梅姐擦掉了眼淚,說道:梅姐,你怎么哭了啊,哭了就不好看了。


   梅姐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兒的,梅姐撐得住。


   可是,很顯然,梅姐已經撐不住了,她的情緒在一瞬間像是決堤了一樣,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順勢抱住了我,帶著哭腔說道:梅姐的男朋友不要梅姐了,他嫌我臟,我等了他四年,終于等到他要回國了,卻等來了分手。


   這一刻,我突然揪心的痛,伸手在梅姐的后背上輕輕拍打了兩下,我說道:梅姐,沒事兒,不還有我呢么,我陪著你。


   說著話,我又將手伸了過去,替梅姐擦掉了眼淚。


   梅姐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帶著眼淚的臉龐表現的很是誠摯,她似乎是有些不確定一樣,說道:小陽,你嫌棄梅姐么?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嫌棄,梅姐是最好的仙女,我怎么會嫌棄你呢。


   梅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絲苦澀的笑容,她盯著我看著,說道:那……你要了梅姐吧?好么? 說著話,梅姐就已經扭捏著身子,褪去了上衣,露出了那豐滿的柔軟。


   “以后這個家里什么事你都要聽我的, 張建國給你說了什么你多要告訴我,只要你能做到這件事,那我可以饒過你,而且……而且我還可以給你福利。


  ”本來蘇茜一幅毋庸置疑的口吻,但是她說到福利的時候,忽然臉紅了起來。


  我根本都沒有猶豫,立馬說:“肯定能做到, 嫂子你就放心吧。


  ”“過來吧。


  ”我話音剛落,蘇茜就 對我說


  我有些激動,走到床邊,她指了指床邊,我便坐了下來。


  “今天我們做的事情你不能告訴張建國,他要是問 成功了沒,你就說成功了,之余細節,你自己去想。


  ”我剛坐下,蘇茜就在我耳邊說。


   我看到她的臉上泛起潮紅,很誘人,但是我現在又不敢再造次了。


  “嫂子放心。


  ”我說道。


  “那好,你……你回去吧。


  ”蘇茜看向我的眼神有些閃爍,咬著性感的紅唇說道。


  我驚訝說道:“啊?這就回去?”蘇茜聽完我的話,臉上更紅了。


  “怎么你不回去還想讓我幫你解決?”蘇茜眼神中露出狡黠的神色,說道。


  “嫂子,你看我這還這么明顯,根本就不想辦事了的啊,這張總一看就知道。


  ”我看了一眼還頭角崢嶸的地方,為難的說道。


  畢竟我這上來也沒穿衣服,光著身子就直接來了,出去張建國看到一定會懷疑的。


  我看到蘇茜聽到我的話,臉頓時紅透了,嬌嗔著在我腰間細肉上掐了一把。


  “躺床上,快好了給我說一聲。


  ”蘇茜一臉嫵媚的看著我說。


  聽到她的話,我心里頓時激動起來,難道這是要給我……可是我想多了,當我躺在床上的時候,一只好似柔弱無骨的小手輕輕握住那處。


  “嘶……好舒服……”我只感覺一股涼意襲來,但是我小腹中的邪火卻變得異常旺盛起來!……足足十分鐘過去,我還是沒有想釋放的感覺,倒是蘇茜已經有些累了,從左手換到 右手,再從有右手換到左手。


  我就躺在柔軟的大床上,享受著蘇茜給我的服侍……又過了幾分鐘,我看到她額頭上沁出細密的汗珠有些于心不忍,也就不再貪圖享受了。


  “嫂子,我……”我剛說到一半,蘇茜手上的動作忽然快了很多。


  “啊!強子你……”蘇茜忽然驚呼一聲,帶著怒意,但是(極品少婦的誘惑)更多的卻是嬌羞。


  剛才本來我就快釋放了,但是蘇茜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一個沒忍住,提前釋放了出來。


  本來我就很強悍,現在又被蘇茜這樣的美人伺候,更是雄偉,一下子就爆發出濃烈的……因為實在突然,她的玉手上,胸前的柔軟上,香肩上,嘴角上……都是我愛的結晶!我看著她這副模樣,心里忽然產生前所未有占有她的欲望。


  她這副模樣實在是太有視覺沖擊了,讓人欲罷不能。


  “你壞死了,跟你說了快好了告訴我……”蘇茜抽出紙巾,擦拭著嘴角的結晶,幽怨的對我說。


  我嘿嘿一笑,說:“嫂子,我本來要說的,可是你技術太好了,忽然一下,我就沒忍住。


  ”“哼,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蘇茜一邊擦,一邊嬌嗔著說。


  就在這時,我忽然看到她在擦拭嘴角結晶的時候,她竟然悄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咕咚一聲,我狠狠咽了一口唾沫,這特么是真的刺激……看著我又躍躍欲試的家伙,蘇茜眼眸中頓時泛起春光,但是很快理智就戰勝了她的渴望。


  “強子,你快出去吧,按照我說的辦,要是張建國問你,你就說弄好了,都按照他說的辦了。


  ”蘇茜說著,眼神中有慍怒,但她克制的很好,不仔細看,并不會發現。


  “嫂子放心,我都聽你的,只是……算了,嫂子你休息吧,我出去了。


  ”我點點頭,對蘇茜說道。


  其實我心里是有點舍不得的,要是張建國知道我一切都按照他說的做了,那我還能親近蘇茜嗎?但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還是順著蘇茜的意思最好。


  我給蘇茜擺擺手,示意她我離開了。


  而她則沖到浴室中,我開門之前就聽見稀里嘩啦的水聲,想來是她怕張建國發現什么。


  我剛開門出去,張家國就急不可耐的問我說;“怎么樣?成功了嗎?”我裝作有些害怕的樣子,答道:“張總,成了。


  ”“具體怎么樣?沒被發現吧?”張建國眼中有一抹異樣一閃而沒,但還是被我清晰的捕捉到。


  他低頭看了一眼我軟塌塌的家伙,沒有太多懷疑。


  “應該沒發現,我一直在后面,很小心的。


  ”我說道。


  這時張建國忽然狐疑的看向我,問道:“我怎么沒聽見你們的聲音啊?”聽到他的話我心頭一沉,難道他發現了什么?不,不可能,肯定是因為我們去了浴室,后來又只是讓蘇茜伺候我,所以并沒有什么聲音。


  “張總,我說了,您別生氣好嗎?”我故作膽小的說。


  “嗯?好,你說吧。


  ”張建國眉頭一緊,但還是點頭說道。


  “是這樣的,嫂子說他今天看到小電影上有一個動作很刺激,就讓我帶她去浴室,所以才沒聲……”他的面色一沉,我看到他在極力壓制自己的怒火,隨后裝作無所謂的樣子跟我說:“這樣啊,那沒事了,今天辛苦你了,這里有五萬你先拿著,明天要是有機會,還需要你再跑一趟。


  ”我接過張建國提前準備好的五萬塊錢,沖沖張建國點點頭,便下樓了。


  這次我上樓的時候已經把電話給掛了,也沒有在他們門口偷聽,所以不知道張建國進去后又發生了什么。


  反正我按照蘇茜的要求做了,而且做得幾乎完美,就看蘇茜怎么做得了。


  穿好衣服,我直接回了家。


  今天實在是太興奮了,這兩天身上的野火被蘇茜用其他方式幫我釋放了出來,整個人都感覺不一樣了。


  今天蘇茜既然愿意這樣幫我,那就說明她心里是有我的。


  不然她那么高傲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會去幫除了自己老公以外的人解決反應呢?而且從另一個角度說起,我還是虧欠她的那個人,我本來就是聯合張建國騙她的。


  可是現在她卻不盡沒有因為這件事而遷怒與我,反而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情愫!這讓我格外激動,我明明就是喜歡蘇茜的,要是她真的也喜歡我的話,我不介意跟張建國反水。


  雖然他確實給了我一口飯吃,但是她讓我做的那些事,雖然我裝作不知道,但是出了事,我一定是那個替罪羊。


  回到家,我壓下心里的興奮,直接躺在床上。


  今天跟蘇茜有了那么親密的接觸,我怎么可能舍得洗澡?到現在我全身都彌漫著蘇茜的味道,我恨不得這味道一輩子都不會消失。


  剛準備躺在床上,忽然手機響了。


  我一看是蘇茜發過來的信息:“強子,張建國說什么了?她沒有為難你吧?”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5765009.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977779.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6779432.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8633047.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8496988.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9606405.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1061679.html
https://twghytujiko.weebly.com/4947651.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885925.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9838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