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ana mishamayim 2003


眾人聞言,紛紛瞳孔一縮, 原本 郭總以及 榮老都以為 劉子軒在這件事情是不占理得,但一個礙于他的身份,一個礙于救過自己父親的生命,所以便幫忙,可現在卻聽出了一絲絲別樣的味道。


      王志兵與 劉醫生對視了一眼,前者臉上一片鐵青,他知道劉子軒準備說什么了,可劉醫生卻覺著他根本沒有錯,自然更加硬氣了許多,上前一步指著劉子軒:“好啊,有本事你說啊。


  ”    劉子軒拇指在耳朵邊晃動了兩下,頗有一副當初《古惑仔》中陳浩南的架勢,看起來異常的桀驁不馴!    隨即眼眸里迸發出一道令人心悸的寒意,凝視著劉醫生 說道


      “那好,就從你開始說起,今日 醫院工人因公受重傷被送往急救室,生命垂危之時你卻只想著病人是否能夠有能力償還醫藥費而耽誤救人,是也不是!”    “我只是按照醫院流程在執行而已!”劉醫生并未覺著做錯,趾高氣昂的喊道。


      劉子軒冷哼一聲:“為了所謂的規定就可以棄人生命而不顧嗎?醫生本就秉承懸壺濟世,行醫救人之道,難道救一個人與否就要看他是否有錢嗎?若今天躺在搶救臺上的是郭總或者榮老,你還會有此顧慮嗎?”    劉子軒猛地站在了劉醫生的面前,直視著他的雙眼,厲聲質問道:“就是因為你嫌貧愛富藏有私心,對也不對!”    “我……”劉醫生的眼神有些晃動了,不錯他的確藏有私心,若當時受傷的是郭總,他絕不二話就是上前救治!    “你?你什么你?就憑你是這里真正的醫生就可以呵斥我們這些實習醫生?就可以阻撓我去救人?別忘記你也是從實習醫生走過來的,當初學醫的本心你可還在?”劉子軒再度逼問道。


      “榮老…我當時沒有想那么多,就是按照醫院規定辦事啊!”一瞅說不過劉子軒,劉醫生立馬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榮老。


      “規定?你口口聲聲的規定就是可以見死不救嗎?”劉子軒冷笑著,看向了榮老:“榮老,我問您,醫院哪條規定注明可以見死不救!”    “并沒有!”榮老神情有些頹然,嘆息著說道。


      “就算是如你所說,我見死不救是我的錯,可那人本來就沒有錢治病嘛,若是咱們每天都免費給人治病,那醫院不得關門嗎?”劉醫生依舊心有不甘的找著借口!    劉子軒眉梢微挑:“你口口聲聲說那人,那人,我來問你,那人是誰?”    “不就是醫院的一個工人嘛!”    “醫院自己的人都不治,那外人你又怎么會治療呢?醫生天職就是治病救人,那你呢?非得有錢才治?”    “我…我……”劉醫生徹底說不出來了。


      榮老這時開口說道:“劉醫生難道你還沒有認識到你的錯誤嗎?現在的醫患情況本就緊張,往往就是因為咱們醫生老是在想其他因素,而耽誤了救人,導致于最后醫患關系更加惡劣,子軒說的沒錯,你不配做一個醫生。


  ”    “榮老!”劉醫生徹底慌亂了。


      若是剛剛郭總讓他們滾,那不管他們是否屈服,都是因為郭總那令人恐怖的實力,但此時卻是讓他們真正認識到了錯誤,并且無力反駁!    其實,對付一個人,光是打趴下他是沒有用的,而是在精神上擊潰于他,才是上乘之道!    而劉子軒剛剛則就是在擊潰他們的精神!    劉子軒冷看著劉醫生不說話了,隨即便看向了王志兵:“其實對于你吧,我本來想著懶得搭理你的,可是你偏偏非得往槍口上撞,雖說你犯下的錯沒有劉醫生大,但如果深究,你不僅不配做醫生,還是徹頭徹尾的人渣!”    出奇的是,王志兵并沒有反駁劉子軒,因為他說的沒錯!    “劉老弟,這主任怎么了?”郭總倒是好奇的問了一句。


      “郭老板,我問你,若是你開的公司里,某個經理平日里不想著為公司出力,而是借助職務之便與女員工在辦公地點行茍且之事,你會怎么做呢?”劉子軒意味深長的笑道。


      郭總聞言,臉上迅速布滿了憤怒的神色,捏緊拳頭冷哼道:“當然是趕出公司,并且宣布所有集團都不準錄用這人!”    劉子軒點了點頭,看向了榮老:“榮老,至于王主任的事情你來問他吧,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了,內部這么骯臟的醫院,您高高在上難道就一點都不清楚嗎?”    榮老被劉子軒問的滿臉通紅!久久說不上話來。


      這時劉子軒卻笑著看向了郭總:“郭總,這邊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您可以去忙了,另外您父親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隨時都可以出院,老爺子已經無礙了,若是他樂意,就是給你添個弟弟都沒有問題!”    這話說的郭總都有些不好意思,隨即大笑道:“有劉先生這樣的神醫在,我自然相信你說的話,那先這樣,我先去開會,然后晚點回來問問我父親的意思。


  ”    說著郭總以及劉子軒便一道離開了,劉子軒轉身進了辦公室里面, 柳鶯鶯伏在桌子上已經睡著了,看著那清純動人的面龐,倒是讓劉子軒原本有些暴戾的情緒緩和了許多。


    輕輕從旁邊的包里拿出一件閑置的衣服,蓋在了柳鶯鶯的身上。


      隨后劉子軒便坐在了柳鶯鶯的對面,原本想著拿出《圣醫典》看一看的,卻是被眼前的嬌人兒給弄得有些失神了起來。


      柳鶯鶯趴在自己的胳膊上面,櫻桃小嘴撅了起來,不過卻看著是一副開心的神情,長長的睫毛微微觸動,好像還在做著甜蜜的夢一般。


      纖纖玉手上有著幾個已經不太明顯的口子,顯然也是之前受過傷的,馬尾辮斜趴在肩頭,整體看起來倒是一個小巧玲瓏的公主。


      甜美的容貌讓人看上去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好像有時候在夢中看見的天使一般,純潔,天真,惹人憐愛。


      不知何時,劉子軒已經定格在原地,雙手托著下巴,靜靜的看著柳鶯鶯。


      “大哥哥……”過了一會兒,就當劉子軒已經徹底失神的時候,柳鶯鶯睜開了惺忪的眸子,對他微笑道。


      劉子軒緩了緩神:“你醒了!”    “嗯,謝謝大哥哥的衣服。


  ”柳鶯鶯聳了一下香肩,隨后把外套拿了下來,遞給了劉子軒,說道:“現在可以讓我去看看哥哥嗎?”    “可以,我陪你一起去吧。


  ”    說著,劉子軒便帶著柳鶯鶯朝著搶救室走去。


      到了里面的時候,柳鶯鶯的哥哥已經醒了,只是因為之前失血過多有些脆弱,躺在病床上沖著柳鶯鶯笑了笑,寵溺的摸了摸那嬌人兒的臉蛋兒。


      “謝謝你。


  ”隨后又對劉子軒說道。


      “舉手之勞,你安心養著吧。


  ”劉子軒擺了擺手,縱然不是看在這男子的面子上,看在柳鶯鶯這個讓人心疼的小女孩兒身上,也會出手相助。


      “醫生,我這傷幾天能好?”男子問道。


      “可能得靜養最少一周,因為傷口較深,若是太早就恢復正常行走,會牽扯傷口的。


  ”劉子軒說道。


      “一周…時間這么久啊,可是這段時間誰來照顧鶯鶯啊。


  ”男子嘆了口氣,臉上堆滿了頹廢。


      “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而且學校里還有老師在幫我啊。


  ”柳鶯鶯笑著回答道。


      劉子軒看了看這兄妹倆,隨后走到了門口,沖著旁邊的護士問道:“有沒有病房?”    “您是準備給 板磚住嗎?”經過之前的事情,這些女護士都比較害怕劉子軒發火,所以說話的時候很是客氣。


      “板磚?”劉子軒倒有些疑惑了!    “就是里面躺著的那個,他不管什么時候都拿著一塊板磚,所以醫院的人都叫他板磚哥。


  ”    聽著女護士的解釋,劉子軒咧了咧嘴,倒是覺著這個外號有些意思,而且也想起,當初給他做手術的時候,看見他手里拿著那塊沒有血跡的板磚了。


      “其實我也知道他們兄妹倆挺困難的,之前榮老也暗中幫助過他們,不過這里畢竟是公眾場所,所以要是給他們安排病房,要和住院部那邊溝通,是需要花錢的。


  ”女護士唯唯諾諾的說道,生怕一個不小心得罪劉子軒。


      劉子軒摸著下巴思索了一下:“你先看著他們兄妹倆,我去找榮老。


  ”    說著,劉子軒直接到了榮老的辦公室里。


      此時的榮老坐在辦公桌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文件,看見他進來,便說道:“有什么事情嗎?”    “榮老,您知道今天咱們醫院那個干雜工的板磚哥受傷的事情吧。


  ”    “知道啊。


  ”    “你看能不能給他安排一個病房啥的,畢竟做了手術,如果沒有一個干凈房間住著,對傷口恢復會不太好的。


  而且他也是咱們醫院的員工,應該有啥優惠政策吧?”    講真,這是劉子軒長這么大以來,第一次找人幫忙!    不過,他覺著值,因為那個單純到讓他有些心底觸動的柳鶯鶯!    “這個啊……”榮老思考了一會兒說道:“行,給他安排一個吧,不過把事情做的低調一些。


  ”    “行。


  ”劉子軒說著便又回到了搶救室。


      沖著那聊天的兄妹倆說道:“走吧。


  我和醫院要了一間病房,別在這搶救室呆著了。


  ”    “不…不用了,沒啥大事,我一會兒輸完點滴,回宿舍住就可以了!”板磚憨厚的搖了搖頭。


      “這怎么行呢,宿舍里再怎樣也不如病房,有啥事還有護士能幫忙呢!聽我的。


  ”劉子軒說著,直接把板磚抬了起來在,放在了移動床上,“鶯鶯,你幫我扶著那個輸液的架子。


  ”    柳鶯鶯乖巧的點頭,對還在猶豫準備拒絕的板磚說道:“哥哥,這個大哥哥人很好的,你就聽他的吧。


  ”    板磚原本猶豫的眼神漸漸渙散,隨后笑著點頭,沖著劉子軒恭敬的說道:“這份情,我記住了,以后肯定還。


  ”    “別說那些(男女性故事)沒用的了。


  ”劉子軒說著推著板磚便到了后面住院部的一個單人間的病房里面。


      “大哥哥,你們先坐著,我去給你們打點水喝。


  ”柳鶯鶯看著已經到了趕緊舒適的病房,便拿起旁邊的水壺朝著外面走去。


      板磚看著自己妹妹走開,對劉子軒問道:“還不知道您的名字。


  ”    “劉子軒!”    “您可以叫我板磚。


  ”    “你倒是有趣,別人叫你外號就算了,自己也這么叫。


  ”劉子軒好奇的看著板磚身邊的那塊轉頭問道:“為什么你經常會拿著一塊轉頭呢?”    “因為板磚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他不會出賣我,也不會傷害我,反之還會幫助我。


  ”板磚憨厚的笑道。


      劉子軒愣了一下,倒是覺著這個板磚雖然看起來是一個粗狂的漢子,但卻是粗中有細,他眉梢挑了挑問道:“鶯鶯的病,你應該知道真實情況吧。


  ”    板磚聞言,臉上的笑容凝固了起來,隨后重重的嘆了口氣,隱約有淚花在眼眶周邊打轉了:“是我對不起死去的爹娘,沒有照顧好妹妹。


  ”    “醫院里沒人能治?”劉子軒問道,因為他特別好奇,雖說柳鶯鶯的病極為罕見,但按照國內的水平來說,應該有醫生能治才對啊。


      板磚嘆息道:“沒人能治,就連榮老都束手無策,他說或許只有國外才能醫治,可是……” 新聞網19日報道她那一對,顫顫巍巍的,還微微上翹,絕對是極品,而她身上,一絲贅肉都沒有,身材比例完全符合黃金比例。


  7nD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要是能睡這個 女人一個晚上,我估計不僅僅是我,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任何的代價。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一山果然是個 廢物,還沒正式撲到 秦雪身上,就完事了,難怪秦雪說自己現在還是女孩,我很好奇,秦雪為何甘心給這么一個男人做女朋友。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問周一山道:你不是說一定可以的嗎?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最近比較累,也沒賺到錢,壓力有點大……對不起啊……周一山為自己的 不行找著借口。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你多休息吧,我去洗個澡。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的臉上顯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失望,去了洗手間。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極品少婦的誘惑)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接下來的一個月,我除了每天看監控,但是一直沒什么好機會和秦雪接近,有時候我們碰上了,也只是打個招呼,并沒過多的來往。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有時候我想去秦雪家里,找機會和他親近,但是卻沒好的由頭。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且秦雪和周一山總是一起上班,下班雖然秦雪稍微早一點,但周一山總是隨后一個小時就回家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我每天都關注秦雪的一舉一動。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周一山一如既往廢物,每次都是還沒開始就結束了,這讓我開心,也讓我替秦雪覺得不值。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的,有一天,機會來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是一個周五,秦雪和周一山難得一起下班了,我在監控里面看到他們手里提著不少菜,但他們沒回隔壁,卻來敲我的門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連忙關了監控電腦,去開門。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房東,我們租你的房子也這么久了,想請你吃個飯,希望你賞光。


  一開門,秦雪就笑語盈盈地對我道。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身上的香氣,淡淡襲來,再加上她這溫柔的話語,我的心都快醉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啊,那我就不客氣了,以后你們也多來我這里做客。


  我連忙答應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們一起到了隔壁之后,秦雪就去廚房弄飯菜了,而我和周一山則是開始喝啤酒。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總感覺他們請我吃飯是有事的。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果不其然,兩瓶啤酒下肚,廚房里飄出香氣的時候,周一山就有些扭捏地道:房東,今天我們請你吃飯,還有事要你幫忙。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們是我的租客,有什么事情直說,家具電器什么的,還要添加什么,完全可以提出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道。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最近我們手頭有些緊,房租能不能緩一個月?周一山笑著端起了酒杯,顯然是想討好我。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個沒問題。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直接就答應了,和周一山碰了一下杯。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總不能因為他們沒錢,就將他們趕走,這樣的話,我就見不到秦雪這個大美女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謝謝你,房東。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一山立馬給我再次敬酒,對我千恩萬謝,然后她把這事告訴了秦雪,秦雪也微微紅著臉謝謝了我。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的手藝很不錯,做了七八個菜,色香味俱全。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很快,我們三人一起吃飯,閑聊著,沒多久就熟絡了不少。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和周一山都喝了不少酒,秦雪倒是沒喝。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她就坐 在我的身邊,今天的她, 穿著一套職業裝,雪白的襯衫,包身的短裙,美腿上還穿著絲襪,相當性感。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酒精和她的體香的刺激之下,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就坐在我的身邊,我的腿一動的時候,故意碰到了她穿著黑絲的美腿。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的美腿實在是太性感了,我只是輕輕接觸了一下,我就感覺自己快飛了起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秦雪似乎不知道我這是有意為之,悄悄把美腿收攏了一些,并未有什么過激反應。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很想還對秦雪有些別的動作,但我腦子還是清醒的,她男朋友周一山在旁邊,我不能亂來,不過,我動了要挖墻腳的心思。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這樣的女人,哪怕是嫁人了,我都要搶來,何況周一山壓根沒能力讓其從女孩成為女人,在我的眼里,周一山就是個廢物,怎么能配得上秦雪這種極品女神?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觥籌交錯,吃喝一個多小時之后,我和周一山都有些醉了,我腦袋昏昏沉沉的,就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也不知道是多久了,我迷迷糊糊被吵醒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微微睜開眼睛,發現客廳里面的大燈已經關了,只開了個小燈,周一山正摟著秦雪,上下其手,壓在沙發上面亂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混蛋,將衣服都褪去了,只穿著一個大褲衩,他的一雙手,正抓在秦雪身上那兩處最為性感的地方。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山……不行,房東郭東就在這……太羞人了……要不等房東回,或者……我們回房間……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秦雪一邊扭動,一邊低聲哀求道,看起來她還是比較保守的,不像是周一山那么開放。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周一山這混蛋,那簡直就是無恥,居然當著我的面,就要和秦雪做那事。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沒事啊,房東醉得像是一灘爛泥呢……我現在就要……我已經去醫院治療了,我感覺很好,這一次一定可以的,你再相信我一次……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周一山這家伙無恥地對秦雪道,他直接就抓住了秦雪的吊帶衣,猛然一撕。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的吊帶衣,就這么被撕開了,露出了里面貼身的黑色的內衣。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來,周一山喝了一點酒,還真是著急和沖動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雖然還穿著內衣,但胸前的美好卻露出了一半還不止,假裝睡覺的我受到了刺激,差點就睜大了眼睛。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種情況,我還真的只能假裝睡覺,實際上,我一直在窺視秦雪那美好的身軀,不過,我可不希望周一山的病情好轉,我恨不得直接起身,將周一山砸暈,將秦雪帶走。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很快,周一山就抱著秦雪,氣息都紊亂了,他完全沒顧及我的存在,準備將秦雪身上的衣物全部剝掉。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內心很糾結,我很想看秦雪和周一山的現場直播,又不希望秦雪被周一山欺負,我覺得自己才配擁有這么性感的女神。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山……不要這樣。


  但是秦雪卻是繼續低聲道,開始掙扎了起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還是很害羞的,但是周一山喝了酒,那興致顯然是上來了,秦雪一掙扎,他更加亢奮,用力撕扯著秦雪的衣服。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怕什么,房東都睡著了……再說了,你不覺得這樣很刺激嗎?說不定我這么一刺激,就能成為真正的男人了……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一山喘著粗氣道。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裝睡只睜開一點點眼睛的我,差點瞪大了眼睛,因為周一山開始動作了,很快將秦雪的吊帶衫和包臀小褲褲給解開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更讓我沖動是,隨后周一山竟然將秦雪的衣物內扔,秦雪的小內內,差點就掉落在我的臉上。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很快,秦雪身上美好的一切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她前面那地方,顫顫巍巍的,我簡直有種流鼻血的沖動。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心想,我要是能抓著那里把玩,把這個性感美女護士壓在身下,那絕對舒爽。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內心很是嫉妒周一山這混蛋,他是一個廢物,竟然可以找到這么極品的女神做女朋友,而我是個猛男,目前卻是單身,只能裝修看著他欺負秦雪這么性感的女人。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萬一房東沒睡著呢?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小聲道,她還是不太愿意和周一山發生那種關系,她顯得很是清純,不像是周一山,一點廉恥都沒有。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她的聲音柔柔的,聽起來很性感,讓人越發沖動。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你真多事……婆婆媽媽的……你可是我女友,有責任和義務讓我感到快樂,而且今晚我很有感覺,我會讓你等下也有感覺的。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一山喝了點酒,脾氣也大了起來,罵罵咧咧的,從秦雪的身上爬了起來,走到了我的面前。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早就把眼睛閉上了,裝作睡得恨死。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我又很想睜開眼睛,我怕周一山真的可以了,把秦雪給占有了,我迷上了秦雪,雖然我不在乎秦雪是女孩還是女人,但是如果以后秦雪能把自己完完整整交給我,我更加開心。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房東……房東……周一山喊了我幾句,還拿手在我臉上輕輕拍了幾下。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是我裝作一點反應都沒有,好像真的睡得很死,一副別說有人在一旁做那種事情,就算是打雷也不會醒來的模樣。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周一山信以為真,立馬回到了秦雪的身邊,壞笑道:房東……睡得和死豬差不多,別說我們在這里做壞事,就算我將其扛出去賣掉,他也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拒絕我,我就生氣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完,他摟著秦雪,繼續胡來了起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像是一條野狗一般,在秦雪的身上亂啃。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的動作力度很大,秦雪胸前那完美而雪白的地方,都被他抓弄得通紅。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家伙據說是一個健身教練,看起來一身肌肉,很是強壯,但很可惜,他該強壯的地方,卻強壯不起來。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雪也相信了我睡得很死,也就沒反抗了,而她似乎也怕周一山生氣。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混蛋,玩得還真開,他肯定是在外面胡來玩多了,以至于不行。


  我心中暗罵。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心中很不平衡,秦雪是這般完美的性感女子,怎么就被這么一個男人拿下了呢?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如果他們兩人結婚了,那秦雪豈不是守活寡?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7n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1518834.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3032224.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982832.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8847898.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4751204.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5828455.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5678421.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9580293.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3545866.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2565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