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ozaki ai


“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大不了干一架,把事情鬧大了,你也別想有好果子吃。


  ” 李軒很是霸氣地 說道


   王濤臉上沒有絲毫懼意,聳了聳肩,一臉冷笑地說道,“說法,我還想跟你們討個說法呢,這小子想錢想瘋了,跟我們玩牌,出老千你說這事怎么辦?”李軒跟 葉天臉色微微一變,都扭頭看向 了我,我沖兩人搖了搖頭,隨后 看著王濤,怒斥道,“你胡說,是你硬拉著我玩的,而且,牌也是你們的,我怎么出千了,分明是你們輸錢了不認賬,找借口。


  ”“空口白話,我還說你們出千,想要坑 陳陽呢!”“你們有什么證據說陳陽出老千了,輸不起,就特么別玩。


  ”李軒跟葉天冷笑出聲,叫王濤有本事,就拿出證據來,王濤卻是詭譎一笑,指了指我道,“要是沒出千,敢讓我們搜身嗎?”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沒有做過,自然不怕搜身,當即站出來,可是當 我看到王濤臉上那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時,我心里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馬,你過去搜,記得搜仔細了。


  ”王濤沖馬臉青年吩咐了一聲,對方吆喝道,“放心吧,濤哥。


  ”馬臉青年走到我身邊,(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翻了翻我褲子的口袋,又摸了摸我的外套,隨后驚呼一聲,“濤哥,還真有。


  ”下一秒,馬臉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四五張撲克牌,我心頭一顫,連連搖頭道,“這不是我的,這不是我的。


  ”“這些牌都是從你身上搜出來的,現在人證物證據在,你還敢狡辯。


  ”王濤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陳陽啊陳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們相信我,這牌真不是我的。


  ”我看向李軒跟葉天,兩人此時的臉色都有些難看,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陳陽,剛才我一共借了你一萬兩千元,你先把錢還我吧!”就在這時,之前借我錢的青年,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問我要債了。


  “是你,是你將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


  ”我忽然想起,剛才在牌桌上,就只有這個家伙靠近過我,還一副熟絡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錢給我。


  青年臉色一沉,冷笑道,“陳陽,你屬狗的嗎,見誰就咬,你自己沒錢,我好心借給你,你現在倒是反咬我一口?”“我……”我嘴唇緊抿著,雙拳緊緊地握在一起,內心怒火中燒,圈套,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都是王濤這個王八蛋設下的陷阱。


  從一開始,這家伙硬要拉著我玩牌,就沒安好心。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青年催促著,“你們的事情,我不管,趕緊先把我的錢還了。


  ”我現在哪有錢還他,要是有,剛才就不用借了,這時候,李軒跟葉天站出來說話了,“一萬二是吧,這錢,我們替陳陽杠了。


  ”“小天,阿軒,我……”我剛想要 開口說話,他們卻沖我搖了搖頭,說先把這事情擺平了,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說。


  我心里即感動,又愧疚。


  “行啊,只要有錢,誰還都一樣。


  ”青年一臉樂呵,還沖我笑道,“陳陽啊,下次要是缺錢,記得再跟我說。


  ”這時候,我真恨不得上去,扇這家伙兩巴掌。


  “既然,你們的事情說好了,那接下來就該談談我們這一筆賬了。


  ”王濤瞇了瞇眼,一臉玩味地說道。


  李軒開口問道,“你想怎么算?”“賭桌,就有賭桌上的規矩。


  ”王濤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滿了戾氣,一臉狠辣地說道,“出老千,我要他一只手,這不過分吧?”我倒吸一口涼氣,瞪著眼睛看著王濤,這家伙,居然想要廢了我,李軒跟葉天的臉色也是驟然大變…  “王濤,你確定你要把事情鬧大,到時候可別收不了場。


  ”李軒沉著臉,冷聲道,王濤滿臉不屑,指著李軒破口大罵道,“我王濤要動的人,你保不住,把陳陽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斷他一只手。


  ”  “斷我手,我先廢了你。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氣,在王濤話落的時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濤的頭上。


    剎那間,王濤的慘叫一聲,捂著頭倒在了地上,鮮血從他的指縫間,緩緩流出,染紅了他整張臉。


    劇烈的疼痛,使得王濤的臉色都扭曲起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我出手那么狠,一下子就見血了,李軒跟葉天兩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秒,王濤嘶吼一聲,“給我弄他!”  轉瞬間,王濤這一組的人,全部都回過神來,有握著拳頭的,有抄起椅子的,開始沖過來。


    我揮舞著椅子,亂砸,滿身煞氣,整個休息室亂成了一鍋粥,霹靂啪啦的打砸聲不絕于耳。


    不過,王濤這一組的人多,我們就只有三個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風,好在,我們這一組的一些兄弟,也陸續過來上班,來到休息室。


    一看到王濤等人圍毆我們,全部都紅了眼,大吼道,“臥槽,兄弟們,干死他們。


  ”  頓時,混戰徹底爆發開來,場面變得異常熱鬧,我視線環顧,鎖定了王濤的身子,握著拳頭就沖了過去,砰的一聲,一拳打在了王濤的臉上,“艸你大爺的,敢陷害我。


  ”  我一再忍讓,王濤卻得寸進尺,徹底引爆了我的怒火,我就認準了王濤,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


    王濤被我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可是這家伙的身體素質確實強悍,哪怕受了傷,反擊的力量也不弱。


    跟我打得難分難解,場面混亂,我不知道被誰踹了一腳,跌倒在了地上,王濤趁勢騎在我的身上,揮舞著拳頭,砸我。


    我本能的用雙手護著腦袋,格擋著,可王濤的拳頭又重又硬,一拳又一拳,打得我手臂發麻,疼的厲害。


    最后,我抱著王濤,在地上翻滾起來,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


    就在這時,一聲嬌喝響起,“都給我住手。


  ”聲音冷冽,卻充滿了威嚴。


    是 陳瑤,她過來了,她站在門口,美眸深冷,俏臉冷峻可是任誰都能夠感受到她眼神之中,那濃濃的不滿。


    所有人都停了手,包括我,我站了起來,怯生生地喊了一句,“ 瑤姐!”  “瑤姐!”其余人,也都喊了一聲,我們兩邊的人,很有默契的分開站好。


    “一個個都好樣的,敢在場子里鬧事,還有沒有把場子的規矩放在眼里?”陳瑤的視線掠過在場的眾人,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帶著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我羞愧的低下了頭,我知道,我又給陳瑤惹麻煩了,哪怕這不是我的初衷,可事情總歸是發生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不敢在這時候觸怒陳瑤,陳瑤點了點頭,怒極反笑道,“剛才不是一個個都很威風,怎么現在都不說話了,說,誰先動的手。


  ”  “瑤姐,是陳陽。


  ”王濤惡人先告狀,指著我,咬牙切齒地說道。


    陳瑤冷聲開口,“怎么回事?”  “是王濤,他……”我剛想開口解釋,陳瑤卻冷哼了一聲,“閉嘴,我有問你嗎?”  我一陣窒息,心臟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王濤則是嘴角微微上揚,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當然全部都是往壞的地方說,說我賭博出千,被抓住了,還動手打人什么的。


    王濤惡狠狠地說道,“瑤姐,像這樣的害群之馬,就不應該留在我們這里。


  ”  我雙拳緊握,心里恨得牙癢癢,陳瑤這時候,淡淡的開口道,“陳陽,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要是真如王濤講的,你自己離開吧!”  “是王濤,是他們故意陷害我。


  ”我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王濤卻冷哼道,“說我們陷害你,證據呢,你拿出證據來啊,你出千,可是當場被我們抓住的,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撲克牌,這一點,葉天跟李軒都是親眼所見。


  ”  說到最后,王濤看著葉天跟李軒冷笑道,“在瑤姐面前,你們總不會睜眼說瞎話,包庇陳陽吧!”  李軒跟葉天沉默了下來,從我身上搜出撲克牌這是事實,這個我無從抵賴,我的心沉到了谷底,額頭上都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王濤得意的笑著,“趕緊收拾東西,滾蛋吧。


  ”  “瑤姐,我相信陳陽是被冤枉的,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是啊,瑤姐,陳陽還是一個新人,還不懂規矩,你就網開一面。


  ”  葉天跟李軒等人,紛紛開口為我求情,王濤則是火上澆油,“剛來,就鬧事,這種人更應該開除!”  我內心苦澀,抬頭看著陳瑤,等待著她的決定,陳瑤俏臉冷峻,冷沉沉的開口道,“規矩就是規矩,容不得別人破壞。


  ”  我心頭慘笑,可是旋即就覺得不對勁起來,陳瑤說話的時候,總是往一邊瞥著,我小時候,就跟陳瑤一起長大,對于她還是很熟悉的。


    這個動作,似乎是在暗示著我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順著陳瑤的視線,看了過去,眼前頓時一亮,欣喜的脫口而出道,“瑤姐,我有證據可以證明自己。


  ”  聞言,陳瑤嘴角勾起一抹輕笑,“哦,是嗎?”  王濤等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都被我這一句話,給驚到了……  /瑤姐,這休息室里的監控,應該在正常運作的吧?/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邊上的監控攝像頭,這個角度,正好是對著我之前打牌的位置。


    陳瑤點了點頭,旋即吩咐葉天去把監控里的視頻記錄給調出來,此時,王濤等人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特別是借錢給我的那個青年,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葉天的動作很快,沒過一會兒,就回來了,他用手機錄了下來,當場播放了畫面,從一開始我被王濤等人拉上牌桌開始。


    播放了一會兒,果然看到了那個借錢的青年,在拍我肩膀的時候,將撲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


    現在證據確鑿,根本無從抵賴!  青年面若死灰,豆大的汗珠滾滾落了下來,將目光落在了王濤的身上,開口求助道,/濤哥,你要幫我……/  不等青年把話說完,王濤一個巴掌抽在了對方的臉頰上,惡狠狠地說道,/原來是你小子搞的鬼。


  /  這一幕,讓我瞪大了眼睛,我完全沒有想到,王濤居然為了將自己撇清,直接將對方當做替死鬼推了出來。


    /說,為什么要陷害陳陽?/王濤裝模作樣的怒斥著,青年結結巴巴的說,看我不爽,想要給我一個教訓。


    葉天嗤笑一聲,/王濤,做給誰看呢,要是沒有你授意,他敢這么做嗎?/  王濤嘴角肌肉一陣抽搐,并沒有搭理葉天,直接對陳瑤開口道,/瑤姐,你看這事情,怎么辦?要不,我讓他給陳陽道個歉,賠個不是?/  李軒嘟囔著,/道歉有用,還要警察做什么。


  /  /陳陽,你覺得呢,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想怎么處理?/陳瑤直接將處置權,交到了我的手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一切都是王濤搞的鬼,不過看陳瑤的樣子,是不想追究王濤,畢竟王濤是會所的紅牌,場子還要靠他來賺錢。


   這時候 熊亮看見了溫喆,大大咧咧的走了出來,他的塊頭很大,要比溫喆高半個頭,一身肥肉,一笑小眼睛幾乎看不見了,從口袋里掏出一盒好煙,騰出來一根,遞給了溫喆,似笑非笑道:“兩塊錢一根的精裝煙,你們這沒有賣的,試試?”看見他那樣子溫喆覺得惡心,好像自己抽不起似的,這家伙語氣中分明是種嘲弄,他搖搖手拒絕道:“不用了,最近上火。


  ”熊亮摳了摳他的大腦袋,收回了煙,也不說什么,眼神中的笑意越發的明顯,回頭看著旁邊的 二丫道:“聽說你們是青梅竹馬呢,如今這二丫跟了我,等我們結婚了,有空常到我那里坐坐去,咱們喝幾杯?”一邊說著還一邊拉著二丫的小手。


  二丫低著頭,明亮的眼神里帶著不滿和一絲厭煩,看了看溫喆,表情很是復雜。


  誰要和你這個龜孫子喝幾杯,看著熊亮那副嘴臉,溫喆狠的牙癢癢,這二丫原本可是 老子的媳婦,趙老二這個老不要臉只想錢的老不死的,把這么好的女兒送到這樣的畜生手里,看著他那肥大的手,不知道摸過多少女人了下身了,還有那滿嘴黃牙,不知道親過多少嘴,溫喆只覺得惡心,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個耳光。


  溫喆不回答他,只是點了點頭,現在人家算是明媒正娶了,自己又算個屁,身無分文,家徒四壁,沒錢沒身份的,只能暫時的忍了。


   村支書的家在小錢村的東頭的大槐樹下,這顆大槐樹樹蔭茂密,是個納涼的好地方,遠遠的看見桌子已經支好了,村支書和劉小民還有劉 春杏都坐在那里了。


  “小喆呀,來,等你有一會兒了。


  ”村支書一臉的和藹可親,揮著手,示意溫喆坐下。


  劉小民看了他一眼也不說話,上次被教訓了一頓現在看見溫喆也沒有那么橫了,不過眼神里還是帶著不服氣,要不是看在村支書的面子上,估計也不會來,挺不樂意似的。


  村支書的老婆翠花連忙端了菜,溫喆客氣的點點頭,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張大團結,遞給了她,“嬸子辛苦了,來的急,也沒有買點東西,這給孩子買點東西吃。


  ”“哎呀,小喆你那么客氣干啥子,我們這又不是外人,一個村的,還搞這套。


  ”翠花激動的差點把手里的菜給弄掉了,連忙放在 桌子上,手在圍裙上抹了抹,卻沒有伸過去接,只是看著村支書,好像在等指示。


  看著那紅紅的票子,村支書滿面春光,作為村里的大干部,這等場面他見慣了,只是這小喆出手還挺大方的,比他爹要會來事多了,揮揮手說道:“小喆呀,你看我叫你來吃個飯,沒有別的意思,你這就太見外了點。


  ”“應該的,嬸子拿著吧。


  ”溫喆往她手里一塞,翠花順勢接過去,面露喜色,步子邁的喆快,又趕緊去加了兩個菜。


  劉小民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而且很納悶,這小子最近是不是發達了,自從被幾個墨鏡男帶走后,勢力也有了,出手還這樣大方,他這次來什么也沒有拿,雖然村支書是他的叔,可是相比之下,臉上就有點掛不住,對溫喆刮目相看。


  “來,我們喝酒。


  ”村支書很會應酬,一會兒桌子上就倒了好幾杯酒。


  你來我往的干了幾杯,各自臉上都是涌起潮紅,村支書沖著默不作聲的劉小民使了個眼色,劉小民一臉不樂意,被村支書瞪了一眼。


  村支書舉著杯子說道:“小喆呀,這次叫你來,就是為了解開你和劉小民的誤會,啊,這個,鄉里鄉親的,都算是一家人,不要因為一點小事兒大動肝火,傷了和氣,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大家要和和睦睦的,別讓其他村的人說三道四的,猛子你和小喆喝一杯,啊,就算是冰釋前嫌了。


  ”劉小民硬著個脖子,臉憋的通紅,十分不樂意,坐著不動,嘴里嘟囔著:“求的小事,他和春杏亂搞,打她主意,叔,你要說句公道話。


  ”劉春杏聽了可不高興了,眨著大眼睛,連忙解釋道:“哥,你咋還這樣說呢,我和小喆什么都沒有,就是看了場電影嘛,再說你不是給俺說了對象了嘛。


  ”“傻丫頭你曉得個鬼,昨天你沒有看到你那對象走了嗎?現在連個電話都不打回來,我看這事八成讓溫喆給攪黃了,你好說沒什么。


  ”劉小民心里還憋屈著,打了個酒嗝。


  “你這孩子怎么說話的,這話莫亂講,啊,這個,你的妹子可是要個名節的,你這一鬧,就是黃泥巴掉進了褲襠里,說不清楚了,小喆怎么了,我看他挺順眼的,又有個手藝,小伙子也結實,我看沒事,也讓你搞出事了,整天就知道打架,你爹要是在,恐怕會讓你給氣死。


  ”村支書打著官腔,對這個侄子,他實在是不知道怎么管教,所以知道他又惹了事,特意的找到了溫喆,一是解決問題,二是為了顯示他這個村支書的能耐,再說溫喆今天一來就給他拿了禮金,他更是要說點好話了。


  溫喆見劉小民硬著個脖子,他也知道這村里也只有村支書管的住他,連忙起身端了杯酒說道:“既然書記都這樣說了,我看這事算了,我對不對,自有一番定論,我先喝了。


  ”“要喝你自己喝,不是我看不慣,溫喆你也不想想看,就算你跟春杏處對象,你憑什么處?人家那王胖子,可是下了幾千塊的定金的,你跟人家怎么比,你莫以為你有了靠山,可以對我指手畫腳了,我還是不怕你。


  ”劉小民氣的拍了拍桌子道。


  “你給老子坐下來,我一天不死,還輪不到你發脾氣。


  ”村支書似乎毛了,也顧不得說些斯文話,將酒杯往桌子上一丟,氣呼呼的喝道。


  劉春杏嚇的直閉著眼睛,也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放在嘴里的菜也是索然無味,她索性不吃了,丟了筷子,拿起個蒲扇不停的擺動,說道:“我去幫嬸子的忙。


  ”說著看了溫喆一眼就去廚房了。


  溫喆心想不就是小瞧老子沒有錢嗎,給你看一看,他啪的一下從兜里掏出一疊來,摔在桌子上,這是從金不換那里拿到的,“那王胖子出了錢,我也給你出,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看著那紅彤彤的百元大鈔,劉小民不啃聲了,眼睛發直,紅著臉也不知道是害臊還是喝多了酒,眨著眼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溫喆,最終是低下了頭去。


  村支書也是眼前一亮,他沒有想到這個后生還有這么多實力,連忙擺手道:“哎,小喆,不要賭氣,我知道這是你老爹給你留的辛苦錢,指望著說媳婦呢。


  ”“這是我自己掙的,村支書你說句話,應該算數,今天你就做個主,你說我能不能跟春杏處對象吧?”溫喆只覺得腰板挺實了不少,這有錢就是底氣足,看看劉小民的那個熊樣,嚇蒙了吧,這還只是個開始,老子以后還會更有錢的。


  “啊,這個,小喆呀。


  ”村支書打著官腔,繼續道:“這春杏的爹娘都不在了,我看著她長大,自然希望她嫁個有出息的,這么著,這錢你先拿回去,你們的事,以后再商量,我們先吃飯,猛子,你還愣著做什么,你看看小喆,比你小幾歲,一出手就能拿出這么多,你不害臊,老子養著你十幾年,你跟個敗家子沒有區別。


  ”“不想吃了,飽了,不舒服,你們慢點吃,我先回屋誰瞌睡了。


  ”劉小民覺得索然無味,十分沒有面子,悻悻的走了,他暗想溫喆這個小王八蛋走了什么好運了,還是遇見了貴人相助,哪兒搞的這么多錢?“小兔崽子,一點出息沒有,只會給老子添亂,有老子一半的知識,也把你弄個村長做了,田也不會種,就知道游手好閑。


  ”村支書罵了一聲,坐下來繼續的喝酒。


  溫喆有了一種勝利的快感,這一刻,他越發的認識到錢的重要性,看來現在做什么都離不開錢,他收回了鈔票,取出了好幾張,放在村支書的面前,“書記,我今天來還想找你辦件事,你看這點夠不夠打理?”現在桌子上就剩下了他們兩個人,村支書看了看錢,有似驚喜,問道:“你先說事吧,啊,這個,我們之間不興這一套。


  ”“是這樣的,我最近想考個行醫執照,這不,需要村里打個證明,提供一些有用的資料,書記你幫忙張羅一下,你看怎么樣?”溫喆起身,又給村支書倒了杯酒。


  村支書默默的點點頭,滿面紅光,抿了口酒一齜牙,看來看錢,連連說道:“這個好辦,非常的好辦,容易嘛,你這么有上進心,是好事,等你將來有了出息,去了大醫院,我們村里人也跟著沾光。


  ”“那就有勞書記了,來,我再敬你一杯。


  ”溫喆舉起杯子來,一仰頭喝干了。


  酒過三巡,溫喆離了席,告別村支書,頭喝的暈乎乎的,看來村里這一關是成了,和劉小民的過節也算是搞清楚了,剩下的事就是過兩天去趟衛生局,找找人,打通一下關系,但愿手里的錢還夠用。


  溫喆有點搖搖晃晃的,渾身發燥,準備到屋后的小山林里去趟個午覺,再去衛生所值班,那里涼快,很適合打瞌睡。


  才走到小樹林里,溫喆聽到里面有什么動靜,頓時心里一緊,接著就有說話聲。


  “別鬧,哎,你別這樣。


  ”好像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還有點熟悉。


  “來嘛,這里又沒有人,你早晚是我的媳婦,讓我親一下,就摸一次,我還沒有摸過呢,你怕什么。


  ”是一個猥瑣的男人的聲音。


  溫喆又往前走了幾步,暗想難不成是哪對狗男女在這里偷情,可是這女人的聲音咋有點耳熟呢,躲到一棵樹后面往里一瞧,他頓時火冒三丈。


  就見二丫被熊亮摟(媽媽啊啊啊啊)摟抱抱的,那厚大的嘴唇就往她粉嫩的臉上湊,二丫不停的反抗,推推搡搡的,就是不肯從,可是她哪里扭的過膀大腰圓的熊亮,被他像是老鷹捉小雞一樣抱在了懷里,一雙手不老實的就到處摸。


  這他娘的還了得,搞老子的媳婦,溫喆只覺得心里窩火,這二丫是老子的,你狗日的敢輕薄她,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煩了,他也顧不得多想,在地上撿了個石頭,嗖的一聲就甩了過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熊亮的腦殼上。


  “哎呀,誰他娘的打老子?”熊亮猝不及防,腦殼上頓時起了個大包,用手一摸,還沾著絲絲的鮮血,他氣的暴跳如雷,瞪著一雙小賊眼四下里看。


  溫喆站在樹干后面,他本來打算嚇唬一下熊亮,讓他知道這里不是搞事的地方,所以先沒有露身,繼續望那邊看。


  二丫趁機從熊亮的懷抱里掙脫了出來,邁著小步子準備跑,又被熊亮一把摟在了懷里,他好像是色迷心竅了,見周圍沒什么,也不管疼不疼了,嘴又湊了過去。


  這下溫喆是忍無可忍了,他趁著酒勁又撿起一個石頭,嗖的一聲砸了過去,熊亮的腦袋上又吃疼一下,這下他徹底醒了似的,再去看時,溫喆已經出來了。


  “我日你老娘,你狗日的吃了豹子膽了,敢打老子。


  ”熊亮氣呼呼的,放開了二丫,朝著溫喆就沖過來,那肥大的手握成了拳頭,就朝著溫喆的身上砸。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4314273.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259565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2933217.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5471701.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2939126.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6625332.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4251389.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9349868.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4575777.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1847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