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anal


“勇哥,你那個項目那么大,單個生產廠家恐怕供應不上來,你要不考慮分給幾家一起做?” 徐勇目前對我還算客氣:“有好幾家競標的公司,都有獨自完成的能力,不過他們要價有點偏高,你說的方法,也能節約一筆成本。


  ”這兩天經過 陳雅的干預,徐勇已經有些動搖了,我見此立馬接話。


  “我覺得,那個 李遠的公司就不錯。


  ”徐勇皺著眉:“李遠?他不光找了陳雅,還找了你?”畢竟之前去陳雅家撞見過,所以 我也不需要隱瞞:“對。


  ”“他的要價,的確很優惠……行吧,既然他都請動了你和陳雅,那我就派人去看看,要是質量什么的沒問題的話,我給他一半。


  ”本來我的預期最多要三成,沒想到徐勇這么大方。


  徐勇給的越多,李遠欠我的人情就越不容易還,我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


  一離開辦公室,我就趕緊給李遠打電話。


  李遠在電話里一個勁的道謝,說等合同簽完了,一定要請我吃飯。


  我也沒拒絕,想到他和 肖靜梅的 事情,便叫他把肖靜梅也帶上。


  一提到肖靜梅,李遠的語氣頓時陰沉了些,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我又打電話,想把這消息告訴陳雅,但是陳雅居然沒接。


  一直到下午,陳雅才回了我電話。


  “陳雅,你干嘛去了,不接電話。


  ”我迫不及待的問。


  陳雅的聲音有些遲疑:“我去見 小倩了。


  ”我腦子里面頓時浮現出各種正宮撕小三的暴力場景,那個小倩喜歡健身,要是真的打起來,陳雅一定吃虧,我頓時擔心:“你沒受傷吧?”她的語氣聽起來很奇怪:“我沒事……你有空的話,能不能去小倩那里一趟?”我頓時懵了:“為什么?”“徐勇沒把結婚 的事給小倩說,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這會她心情有些激動,我怕她 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


  ” 我和小倩沒見過幾次面,算是認識,本來以為她就是個想借機上位的小三,所以也沒興趣深入了解,沒想到還有這檔子事。


  “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我開著車往小倩那邊趕。


  小倩的住處是我找的,就在大學旁邊,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來準備敲門,但是發現門沒有關,推門進去,只見小倩坐在沙發上。


  她穿著一件 運動背心和短褲,看樣子從健身房回來還沒來得及換衣服。


  大抵是喜歡健身的緣故,小倩的身材極好,身上的線條看著極為養眼,只是這會她眼眶通紅,眼神一片灰暗。


  “你沒事吧?”我詢問著走過去,小倩并沒有因為我的到來有所動作,依舊盯著空氣。


  “徐勇已經結婚的事,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我和她一共也沒見過幾次,我哪兒知道徐勇騙著他。


  “我以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頭,眼里有了幾分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嗎?”這話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見此冷笑一聲,接著拿出電話:“我找徐勇問個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個顫,要是他去問徐勇,徐勇一定能通過陳雅查到我頭上來。


  我一個箭步沖過去,把她的手機搶了過來。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直接站起來,對著我一陣拳打腳踢:“你干什么!你讓我找他問清楚!”我抓住她的雙手,把她按在沙發上:“然后呢?他一腳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這樣你就快活了?”小倩還不停掙扎著,身上的運動背心很快被掙扎得脫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內衣,而她現在顯然顧及不到這些,放聲大哭。


  “不然我還能怎么辦?陳雅那么知書達理,明知道我是小三,還愿意來找我和平談話,我覺得自己就是個罪人!”“可這都不是你的錯,你現在和他攤牌,沒有絲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靜了一些:“那你說,怎么辦?”現在最重要的是要穩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陳雅。


  至于徐勇,身為一個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貼。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沒什么,但是偏偏他騙了小倩,讓小倩不知不覺的做了小三。


  “這事就這么算了,你能甘心嗎?”我問到。


  小倩雙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過(三個洞都被塞滿爽)他。


  ”我安慰著她:“所以現在你千萬不能和他攤牌,你就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等以后有機會了再找他報復回去,我可以幫你。


  ”小倩倔強的看著我:“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憶起欣嵐的事情,心里立馬有了幾分火氣:“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恨著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給她講了一下,還告訴她,如果想報仇,那就和我站到一邊。


  我手里已經有了幾個項目,還有李遠那個,我也能得到相關資料,在單干之前,我能在徐勇這邊獲得的渠道資源當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現在陳雅失寵,欣嵐還沒到手,她無疑是吹枕邊風的最佳人選,有她幫我,一定事半功倍。


  應該是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小倩逐漸冷靜下來,見她放棄掙扎,我也試著松開她。


  我這才注意到,她的運動背心都已經脫到了腰,只有黑色內衣托著她的小胸脯,雖然不大,但是卻因為稍顯青澀,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力。


  我移開目光,尷尬的咳嗽了幾聲,然后開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聽得我提醒,小倩也發覺自己的不妥,趕緊把運動背心提了上來,臉頰變得緋紅。


  事情都說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發生過,之后徐勇來找你,你以前怎么樣,繼續怎么樣就是了。


  他老婆陳雅你也見了,陳雅絲毫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負擔。


  ”小倩眉頭皺起來,抽動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現在覺得徐勇很惡心。


  ”“你要是想報仇,最好沉住氣。


  ”話音說完,我再不逗留,直接離開了。


  之后過了幾天,李遠的合同順利簽下來了,他之前說好的,打電話來請我吃飯。


  我懶得再去外面折騰,上次嘗了肖靜梅的手藝也還不錯,干脆就定在他家。


  開車過去,上樓敲門,這次來開門的是肖靜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樸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褲,衣著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風韻總是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或許是見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臉色頓時紅了,把頭低了下去。


  “王總,快進來吧。


  ”我心情不錯,對她笑笑:“還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王皓吧,叫王總實在有些別扭。


  ”肖靜梅乖巧的點了點頭:“好,王皓,進來坐吧。


  ”我笑著走進去,一進門,李遠就迎了上來,熱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兄弟,這次多虧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沒錢給工人發工資了。


  ”我同樣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著給工人發工資,這么有良心的老板,這年頭可不多見了啊。


  ”李遠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撓了撓頭,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靜梅也坐了過來,只是每次她看向李遠,那笑容里面總是會多出幾分強顏歡笑的味道。


   在自愿的 性生活中,無論雙方采用什么樣的方式,做出什么樣的動作,只要是共同享受的,就談不到誰屈從誰、誰伺候誰, 也就不存在 男尊女卑


  可是,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有確實存在,這主要體現在人們對于性動作的描述里。


  在幾乎一切民族的語言中,異性 性交從來都被描述為“ 陰莖插入 陰道”, 也就是“男人肏女人”。


  可是,它為什么就不是“陰道 吞沒陰莖”呢?女人就真的不能“肏男人”嗎?在“女上位”的性交中,往往是女人主動把陰道套在陰莖之上,難道這不是“她吞沒了他”嗎?在女對男的口交中,男人們常常喜歡說這是“我肏她的嘴”,而女人們則常常描繪為“我吃他的JJ”。


  同樣一個動作,卻被男人和女人做出不同的表述,這才是男尊女卑的表現。


   中國古人很注意這一生活實踐。


  在明清之際的性小說中,屢屢使用“套弄”這個動詞來描述某些女人主動進行的性交,也就是陰道主動地去吞沒和玩弄陰莖。


  問題僅僅在于,為什么在現代的中國,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記得老祖宗的這個概念與哲理,更沒有人去發掘其中的文化意義?潘綏銘: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這種男尊女卑的潛意識有兩個根深蒂固的本土文化來源。


  其一就是“名不正則言不順”的“社會身份主宰論”。


  簡單來說就是:隨著“男尊(姐弟亂性)女卑”的身份制度的確立,“卑”的陰道就再也不被允許去吞沒“尊”的陰莖了。


  反之,“陰莖插入陰道”的概念的確立,不但成為男權中心社會的支柱,而且成為排斥異性性行為多樣化(例如口交、肛門性交等)的思想武器,更是壓制同性性行為的法寶。


  其二,中國古代的祖先崇拜集中體現為“性的惟生殖目的論”,就是規定性的一切僅僅是為了生兒育女。


  結果,唯一可能帶來生殖結果的“陰莖插入陰道”的概念也就應運而生并且唯我獨尊。


  這樣一來,男女之間的性交就變成了一種社會的定規與禮儀,即所謂“倫常”。


  并不是因為我在生理上是男人才去插入,而是由于社會首先把我規訓為“大男人”,所以我才會信奉和貫徹“性就是我插入”,絕對無法容忍“性也可以是我被吞沒”。


  反之,社會如果把我培養成“淑女”,那么我就很難承認性交是“我吞沒他”,即使這樣做過,也絕不能這樣想,更不能說出來。


  潘綏銘: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 核心提示:我和 鞏俐小姐確實 離婚了,盡管已離婚三年了,但我們仍然是好朋友,逢年過節,我們還經常打電話互相問候。


  —— 黃和祥   鞏俐與黃和祥自1996年2月15日結婚以來,16年間幾乎每隔一兩年就要傳離婚,但兩人從未對外承認過此事。


  《華商報》報道,“鞏俐與 法國 男友相戀六年姐弟戀相差13歲”。


  對此, 華西都市報 記者三次連線采訪了黃和祥,他向華西都市報記者證實說:“我和鞏俐小姐確實離婚了,盡管已離婚三年了,但我們仍然是好朋友,逢年過節,我們還經常打電話互相問候。


  ”在采訪中,黃和祥還首次獨家披露了鞏俐加入新加坡籍的內幕。


    證實:“我和鞏俐確實已離婚”  黃和祥正在北京與朋友洽談業務,當華西都市報記者撥通黃和祥的電話時,他非常客氣,而且很有修養。


  當記者向他求證“你與鞏俐是否離婚?”時,黃和祥說:“這是真的!這次不是炒作。


  我和鞏俐確實已離婚了。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 女性  面對記者的提問,黃和祥很擔心又很真誠地說:“鞏俐這個人很好,她是中國很難得的一位優秀電影演員。


  當年,她和張藝謀導演,創造了中國影人闖蕩世界影壇的奇跡。


  鞏俐也是中國第一個在威尼斯電影節上獲獎的中國女演員。


  中國電影業出一個鞏俐不容易,請媒體朋友們,千萬不要傷害鞏俐啊!”言談中,對鞏俐仍充滿了呵護之情。


    采訪中,黃和祥沒有半句傷害和責怪鞏俐的話:“鞏俐是山東人,心直口快,中國電影業出一個鞏俐不容易。


  媒體應多給她一些鼓勵。


  ”  據了解,1994年鞏俐與張藝謀分手前,在香港擔任京港汽車拉力賽的嘉賓,在香港著名女作家梁鳳儀的介紹下,她結識了這次活動的贊助方代表——香港英美煙草公司總裁黃和祥。


    黃和祥祖籍新加坡,出身普通家庭,父母都是教師,他在煙草公司從最基層的普通職員做起,奮斗了近20年,坐到了總裁的位置。


  黃和祥與張藝謀同齡,比鞏俐大11歲,他性情溫和,待人寬厚,特別能包容人。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女性  鞏俐感情失落之時,黃和祥給予鞏俐無微不至的照顧和呵護,終于“抱得美人歸”,倆人于1996年2月15日結婚,鞏俐評價黃和祥“脾氣好、性格寬容”。


    原因:“聚少離多,友情多過愛情”  當華西都市報記者問黃和祥:“你和鞏俐是因為什么原因離的婚?”黃和祥透露:“我和鞏俐生活了13年,夫婦倆相敬如賓,關系一直挺好的。


  我和鞏俐從沒有吵過架,也沒紅過臉。


  誰出國回家來,都經常互買禮品相送。


  我們之所以最后還是離婚了,主要因為雙方的工作性質不一樣,她是演員,經常外出拍電影。


  我是商人,要出差談業務。


  所以,兩人幾乎在全世界跑。


  這些年聚少離多,友情已經多過了愛情。


  三年前,我和鞏俐心平氣和地談了三次話。


  最后雙方確定友好離婚。


  ”  “我們雙方是協議離婚,沒有財產糾葛。


  而且雙方在很和平、很友好的氣氛中分的手。


  現在,我和鞏俐都還是保持好朋友的關系。


  比如過圣誕、過新年,過傳統春節,我們都要互相打電話問候。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女性  針對媒體報道“鞏俐與法國男友已同居六年”,黃和祥向華西都市報記者否認:“網絡上的這個報道有些不準確,這個消息對鞏俐有傷害。


  真實情況是:我們是在2009年才正式分的手,到現在也才三年。


  而不是6年,那時鞏俐非常照顧家庭。


  ”  記者問:“你見過鞏俐的法國男朋友嗎?”黃和祥說:“我沒見過他。


  也不知道這件事。


  如果鞏俐真有了男朋友,我真心祝福她!”  內幕:“鞏俐入新加(少兒益智故事)坡籍,便于出國”  鞏俐2008年被曝已經加入了新加坡籍。


  盡管不是第一個改變國籍的中國影星,但鞏俐成為新加坡公民的消息還是在網上炸開了鍋,掀起了軒然大波,多數網友指責鞏俐改變國籍。


    黃和祥向記者獨家披露內幕:“其實鞏俐很愛中國,鞏俐的親人都在中國,所以不管她走到哪里,還是不會改變那顆‘中國心’。


  當時,鞏俐加入新加坡籍,我們還沒有離婚。


  在宣誓儀式現場,我有公務在身,也并沒有去。


  鞏俐加入新加坡國籍的真正內幕,除了表現出她對我的婚姻的忠誠與重視,也能更方便地出國,為電影在全球奔波。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女性  鞏俐與法國男友相差13歲?  有消息傳出,鞏俐與法國男友在巴黎有共同的公寓。


  記者打探得知,這段相差13歲的姐弟戀,已經維持了6年。


    當地時間5月14日,第二屆法國中國電影節在巴黎開幕,鞏俐一襲銀色長裙現身。


  隨后巴黎文娛新聞網官方微博“巴黎八卦新聞”稱,鞏俐作為形象大使出席。


  當天開幕影片為鞏俐和劉德華主演的《我知女人心》。


  從與黃和祥離婚后,鞏俐便和法國攝影師漢肯經常居住在巴黎9區的公寓。


  根據她所持有的法國銀行賬戶分析,應該早有法國長期居留身份。


    鞏俐與法國攝影師的戀情,傳出已有6年。


  早在2006年,鞏俐與男友因拍攝《少年漢尼拔》邂逅,當時男友是該劇攝影師。


  同年,兩人就被拍到在天安門廣場甜蜜擁抱……而鞏俐在泰國拍戲,漢肯又專程飛到曼谷陪伴她。


  當時,漢肯對外爆料,自己已婚,太太是中國人,現在陪太太在泰國工作。


  黃和祥公開和鞏俐離婚已三年_女性  其實,鞏俐與黃和祥在1996年結婚后,多次傳出婚外情,離婚傳聞也未中斷過,但每次婚變傳聞傳得沸沸揚揚之際,兩人照例會攜手現身公開場合。


  一向低調的黃和祥,最多也只是淡然地說:“我的婚姻生活還好吧,跟普通人差不多。


  ”(責任編輯:滕小蘭)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5442848.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7320718.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287351.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7258807.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794028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9192423.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486061.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4185929.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577808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8297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