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ary nude


新聞網16日報道第二天早上, 胡蝶就回了市區, 妻子最終還是沒能逃脫我的魔掌,我和她在溫泉池了呆了整整一個中午。


   我心滿意足的坐上了回市區的車,妻子則靠 在我懷里,甜甜的睡著了。


   妻子停播了兩天,回到直播間,她的小粉絲們繼續給她刷著小禮物,我完全對她放了心,踏踏實實的工作,生活回到了正軌上。


   陳大山沒有再來找胡蝶,組長見 了我也只是嘿嘿笑了兩聲,以為我和胡蝶在溫泉村就已經把 事情解決了。


   平日里胡蝶對我更好了一些,經常趁沒人的時候給我買飲料或者吃的,搞得我現在都有點不敢再面對她,累了就隨便找個地方坐一會兒,盡量不回派單室。


   兩個星期后的一個中午,我剛從快餐店取到餐,電話就響了,是 徐菲兒打過來的, 李誠,你在哪里,我現在有點事要你幫忙。


   一聽是她的聲音,我馬上答應道,把地址發給我,我把手上的單子派送完,馬上就去找你。


   你正在送餐?那正好,我也餓了,你帶點東西來給我吃,不要讓我久等哦!徐 菲兒發給了我一個地址,晨光大酒店的商務套房,一天的房費就要好幾千塊,不愧是有錢人家的女兒。


   我請了一下午的假,規劃了下路線,一個小時不到就送完了手上的單,正好也到了晨光大酒店的附近,按著以前我們在大學吃飯時的口味,給徐菲兒打包了幾個川菜,按響了她的房間號。


   站在門口,和徐菲兒通話后,房門自動打開了。


   你把吃的放在桌上,等我一會兒啊。


  徐菲兒的聲音從浴室中傳出,還有淅瀝瀝的水聲。


   過了一會兒,徐菲兒披著濕漉漉的頭發出現在我眼前。


   粉紅色的絲質浴袍短短的蓋住大腿根,寬大的袖口露出長長一截蓮藕般的玉臂,領口處一直向下開的很大,只在腰間用一根絲帶系住。


   徐菲兒剛剛出浴的皮膚泛著微紅,和嬰兒一般嫩嫩的,走動之間,裙擺下和領口處的風光讓空氣的溫度陡然升高。


   怎么?看傻了? 徐菲兒卸妝了的面容同樣有著壓迫力,很難想象,大學時候和妻子一樣青春活波的女孩,短短三年就這么誘人了。


   你給我買了什么吃的?徐菲兒問道。


   川菜。


  她向我走來,沐浴液的味道飄進我的鼻孔,大腿翹起直直的放在沙發上,里面什么都沒穿,就這么對著我坐下,渾然不覺已經走光。


   一起吃。


  徐菲兒彎下腰,伸手拆開外賣,睡裙敞開,我清楚的看到了大團雪膩,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夾緊雙腿,理智讓我向后仰了仰,收回了視線。


   你怎么不吃?徐菲兒見我不動,問道。


   我剛剛吃過飯了。


  我手足無措,嗅著她身上的清香,目光都 不知道該往哪里放,此時徐菲兒 身體的每一處似乎都散發著迷人的光彩。


   她倒一點不在意我的回答,自顧自的拆開餐盒吃起來,還是你最了解我,好辣好辣,我喜歡! 她吃了一口扇著嘴巴,我趕緊插好吸管,把冰水遞給她。


   舒服!她仰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


   我也不敢看她,低垂著頭。


   一陣窸窸窣窣,不知道徐菲兒在干什么。


   突然,她蹲在了我身下,反折著上半身,一雙大眼睛直視著我,叫我避無可避。


   上半身的浴衣幾乎完全滑落,只在前面遮住了關鍵的部位,下面也好不到哪里去,短短的根本什么都擋不住,完全暴露在了我的視線里。


   在我愣神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一瞬間,徐菲兒用力的攀上了我的脖子,火熱的紅唇湊了上來,一股冰涼的液體從她嘴里吐了過來,李誠,我們一起吃。


   菲兒,你……我只來得及叫出她的名字,就再次被她封住了嘴。


   徐菲兒攀在我后頸上的手臂不斷的摩挲著,拉起我的襯衫摸了進去,柔軟的小手上還殘留著冰水,摸在后背上舒服無比。


   我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加重,鼻子里噴出的熱氣和徐菲兒身上迷人的香味混在一起,讓我漸漸迷醉。


   我的手不知何時摟在了她光滑的肩膀上,肌膚良好的觸感讓我忘了身在何方,不由自主的回應了徐菲兒的熱情。


   我的妻子擁有完美的身材,完美的比例,徐菲兒和她差不多,但如果說徐菲兒身材上比妻子更出色的地方,那就是臀部了。


   想到妻子,我沉浸在舒爽中的手掌不由的僵住。


   我在做什么? 她是我妻子最好的閨蜜! 她是我們大學共同的朋友,我和妻子婚禮上的伴娘,前兩個星期剛剛幫了我們那么多! 我卻和一只發情的野獸一樣,做著對不起妻子的事。


   徐菲兒白嫩的小手,紅紅的嘴唇仍在我身上活動著,見我沒有了先前的熱情,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整個人撲在了我的身上,完全的貼緊了。


   李誠,我喜歡你,喜歡你好久了。


   她嘴里的熱氣吹進我的耳朵里,沖擊著我的心房,你我之間,無論發生什么,都是我心甘情愿,你不必有任何負擔…… 不,我不能這樣! 我清醒了過來,我深深的愛著我的妻子,我不能背叛她,無論是心靈上的,還是肉體上。


   我的迅速推開了徐菲兒雙手撐住她的肩膀,與她分開,保持距離,菲兒,我們是好朋友,你和 媛媛是好閨蜜,我們不能再往下繼續。


   徐菲兒的眼睛里有一種魅惑的火光,她的浴衣已經完全脫落,腰間的帶子散開,掉在了地毯上,她完美無瑕的身體不著絲縷的在我懷里,媛媛不會知道的,我們三人還和以前一樣,還是好朋友。


   自己是騙不了自己的,我們不能這么做。


  我搖晃著徐菲兒的雙肩,激動的說道,她胸前的起伏也跟著蕩起波浪,我趕緊閉上了眼睛,我愛媛媛,她也愛我,我和她忠誠于彼此! 呵呵!徐菲兒輕笑道,她的手從我胸口一直向上,摸到了我的臉上,明明身體很誠實,心里卻一直還在說著不要呢,又臭又可惡的小男人! 我臉上發燙,男人的身體卻是把我出賣的很徹底,無法辯解。


   好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誠實的小男人。


  徐菲兒從我的大腿上站起來,她已經穿好了浴衣,背對著我走向衣柜。


   對不起。


  我睜開眼,看著她動人的背影,徐菲兒,你很美,也很好,但我的心里只有媛媛…… 哈哈哈……徐菲兒發出了銀鈴一般的笑聲,在衣柜里找出一件長袍睡衣,披在了身上,裹得嚴嚴實實, 姐姐這輩子,還是第一次有人發好人卡,這感覺……嗯,蠻不爽的! 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


   她大大咧咧走過來,臉上帶著爽快的笑,又坐在了我身旁,李誠,恭喜你,通過了我的檢測! 什么?我被她突然的轉變搞得摸不著頭腦,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房間中那引人犯錯的曖昧,已經完全消失了。


   我說,剛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為了測試你對媛媛的感情,故意考驗你的。


   徐菲兒拿起了餐盒中的一個香辣雞翅,津津有味的啃著,怎么樣,姐姐的演技很不錯吧,你是不是被騙到了,是不是真的以為我喜歡你,要馬上和你上床? 我哭笑不得,同時也松了一口氣,徐菲兒要真對我有什么想法,那可難辦了,我的姑奶奶,您下次悠著點,您把我嚇了個半死! 哼哼。


  徐菲兒發出歡快的笑,兩步走到床前,從枕頭下面摸出一把半尺長的匕首,你要真敢把姐姐抱上床推到,姐姐就替媛媛一刀削了你! 她的手指輕輕一彈,匕首出鞘,發出陣陣寒光,看得我冷汗直冒,幸好哥守得住心底和妻子的真愛,保住底線,也保住了我下半身的幸福。


   徐菲兒見我緊張的模樣,更樂了,收起匕首,從寫字臺上拿了一疊紙遞給我,現在嘛,你通過了考驗,這是我代表媛媛給你的獎勵。


   聘用書?我好奇的翻開A4紙,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吧,徐菲兒,你可別在給我開玩笑了? 徐菲兒給我的是聘用書,她收購了全市的美團外包業務,要聘用我的做經理。


   這就是說,前段時間放話叫我和胡蝶向陳大山道歉的經理滾蛋了,而我坐上了他的位置? 你看我現在像是在開玩笑嗎?徐(少兒益智故事)菲兒一邊收拾著桌上的餐盒,一邊說道,姐姐我現在忙得腳不沾地,你知道我推掉了多少工作和應酬,才擠出一點時間來測試你,要不是為了媛媛,我才懶得理你呢! 她丟給我一支筆,是男人的話,就趕緊把字簽了,下午回家收拾下,明天立即來公司報道,替我分擔肩上的重擔! 菲兒,我……我覺得鼻子酸酸的,大學畢業后找工作的一幕幕像放電影一樣,不斷在我腦海里放映著,吃過的苦,受過的委屈,直到這一刻,終于有了出路,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行了,我還不了解你嗎?徐菲兒像個上司一樣,拍著我的肩膀,好好干,做出一番事業來,給媛媛一個安穩的家! 我用力的點點頭,在徐菲兒的鼓勵下,興高采烈的出了酒店。


   一看手機,胡蝶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


   咋了,有急事?我連忙回了過去。


   李哥……胡蝶的有些吞吞吐吐的,你今天是不是……哦,李哥,我是想問,你上次說要騙的那個人,騙到了嗎,這么久你都沒有沒問我要過自拍了。


   我一拍腦袋,從溫泉村度假回來后,我沒日沒夜的拼命干活,這些事都忽略了,胡蝶,沒事了,那是個誤會,我也不用再套路他,騙他。


  謝謝你啊,有空我請你吃大餐! 哦,好……胡蝶掛上了電話,她的語氣里有一種淡淡的失落。


   我很快撥通了妻子的電話,老婆,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我當經理了! 和妻子結婚三年后,我的事業終于迎來了轉機,當然要與妻子一同分享這份快樂。


   凌宇和方倩倩兩人同時都臉紅了起來,而此時的凌茹兒,看到這一幕,小臉就鼓起來了。


   學長新娘不說閑話了。


  我重新坐回到臺階上,不知道該怎么說。


  不想學?那你為什么又請家教? 揉揉 小花珠這時歐陽站出來干咳兩聲打攪了那有些傷感的氣氛說道,對此也是換來了凌天的白眼。


  真是的,這個丫頭還嫌今天的麻煩不夠多么。


  三哥拿出一個盒子放在桌上。


  可是簡單這話一出,單柯愣住,沒想到她懂得這么多!這人也懂也寫花花草草的!學長的新娘怎么回事?劫后余生,188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在以一種自己身體難以承受的速度跳動著,他不禁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好了,自我介紹也介紹完了,你們,下課就自己交流一下,現在,我講一下每天學習的時間這慕星惜影和端木化曦我還姑且知道。


  就是因為這個嗎?柳羽馨的心中突然有點小失落,明明和他才認識了一天,但是剛剛,他卻毫不猶豫的背起了我,身為學生會副會長的他,可是很在乎名聲的,可是他卻沒有任何猶豫,而且在他的背上,好溫暖啊,只是他!學長的新娘我當然知道雨心剛才是在說謊,只是我并不認為我的質問能夠讓雨心說出我想知道的信息,語氣給雨心增加壓力,倒不如自己從其他渠道了解事情的真相。


  是是是,確實是我問你的。


  那顧家混 小子,一臉不近人情的樣子,雪兒你確定你喜歡那樣的?由此可見,被拍賣的下場,會很凄慘。


  零時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那臺機體根本無人可以駕駛,就算是他們這些精英也無法開動,現在竟然有人能夠駕駛它了?姐,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說這些話的重點在哪里?她太麻煩了,到處打聽我的消息,他倒是知道我有一個姐姐,但是幸好她不知道你長什么樣子。


  林媽一邊說著一邊錄視頻發到她的牌友群。


  這口氣,萊登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的。


  揉揉小花珠真是被你嚇死了,一個女孩子這樣很危險,以后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


  希爾路看著艾斯希的眼睛,愣愣的有些失神。


  學長的新娘別耽擱人家。


  這一晚凌風捂著酸疼的巴掌和胳膊久久不能入眠,此時他的 腦子里滿是夕陽下共進晚餐的情景,那短短的幾十分鐘一遍又一遍的在腦子里重演。


  難道你喜歡我以前那個頭發?綾冬想想以前宅家時候留得頭發,亂糟糟的一片,和毛團一樣,不知情的玩弄起自己的長發。


  據秦素素說,左邊房間的租客被派往國外公干,最快也得一年后回來。


  她一本正經的望著我,身體也慢慢的往我這邊傾了過來。


  至于顧煜澤,得,這人隨便他怎么折騰,就當做照顧個淘氣的小孩子。


  龍天在一邊思考著,他讓我專心破解,其余事情他自己想辦法。


  你嘴里一直喊我的名字,我想不知道都(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難。


  林可兒低著頭,她好像還有些不對勁,臉上帶著些許紅潤,不知道是因為這場雨導致的體溫上漲還是其他原因。


  
https://twasasf.weebly.com/6999976.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9162905.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633107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7670829.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5615929.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6742146.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7355301.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1661886.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9162282.html
https://twffppmkjl.weebly.com/8411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