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妍今年十九了,來獸醫所也有一段時間了,眼看著今天就是師父要檢查她課業的日子,孫妍的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雖說師父和她父親的關系很好,但孫妍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的話,也端不起來這碗飯。

  她的家里很窮,只有父親一人拼命掙錢養家,父親身體還不好,她想早點兒幫父親分擔一些。

  進了獸醫所,孫妍就看到師父 吳寶庫坐在那里,緊張的捏緊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來了,今天要考的內容都記得吧?”一進屋吳寶庫就嚴厲問道。

  獸醫的 東西本來就生澀難懂,有很多東西她都不知道, 師傅就將如何給狗配種的書給她看,她能記住才怪。

  “師傅……我……我沒記住……”吳寶庫一聽,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記不住,我不是說了么,今天要講給 動物配種,首要的就是動情,既然你不忘了,師傅就再教你一邊!”說話間,他直接拉著孫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讓動物配種,就要讓動物動情,這動情,就需要 手法的,在師傅身上練,按照師傅說的做。

  ”吳寶庫嚴厲道。

  孫妍俏臉通紅,她哪里碰過男人的身子,想要將手抽回去,誰知道師傅抓的很嚴,她根本抽不回去。

  吳寶庫感受到她往回抽著手,臉色很冷,“我教你東西,你最好乖乖學,這種練習的時候不多,你要把握好!” 說完,吳寶庫就松開了她。

  孫妍當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個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學,畢竟她想要學本事。

  “師傅……我……我知道了……”孫妍低著頭,抿著嘴道。

  “哼,知道最好,現在師傅把衣服脫了,你輕輕揉師傅的胸口,記住,手法一定要輕柔!”吳寶庫哼了一聲,直接將衣服脫掉了,隨后拿著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孫妍俏臉通紅一片,師傅畢竟是個男人,她還是個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這種感覺,簡直讓她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違抗,只能咬著牙按照師傅所說的,輕輕按著。

  吳寶庫點了點頭,“手法還可以,不過需要加強鍛煉,你也不用害羞,咱們學獸醫的整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要是臉皮薄,以后怎么給動物配種?”說完,吳寶庫又道:“給動物按摩,只是第一步,為的就是讓它不討厭你,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要讓動物達到可配種的標準,那東西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孫妍聽到師傅這話,俏臉更紅了,她看過獸醫的書,知道師傅嘴里說的就是動物的那里,惡心死了。

  “看來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動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樣,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盡快掌握這種技能,你就用師傅的練吧。

  ”說完,吳寶庫直接將褲子褪了下來……孫妍俏臉頓時就變了,瞧著師傅的身體,她整個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急忙背過身子!這可是男人的寶貝,她怎么能看?師傅怎么要讓她看?“師……師傅……您這是要干嘛?”吳寶庫冷著臉,哼了一聲,“干嘛?當然是讓你學東西!”孫妍臉上還是帶著驚恐,緊忙問道:“學……學東西可以,可是您……”吳寶庫一聽,頓時怒斥起來。

  “我怎么了?我告訴你孫妍,我這是教你如果幫助動物配種,你要是以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馬給我滾蛋,我還懶得教你這種學徒!”孫妍自然不想離開這里,她還想著以后學好了本事,幫父親賺錢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師傅那里,畢竟她是個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師傅……我……我想學……”“想學,就轉過來!”吳寶庫呵斥道,孫妍不敢不聽,下了老大決心這才轉過身來,可是低著頭,不敢看師傅那里。

  “過來,把手伸過來!”吳寶庫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孫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走過去,伸出小手。

  “我告訴你,小妍,這男人的寶貝和所有 雄性動物一樣,只要你在我這里練出手,以后所有就沒有什么雄性動物可以難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練習,那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徒!”吳寶庫說完,哼了一聲,開口道:“手法還是不變,柔一點,掌握好力度,而且還有,你看這里,這個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靈敏的地方,只要你輕輕磨砂這里,就會讓雄性動物起反應,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妍有點害怕,但是還是照做了,她輕輕動著,撫摸著師傅說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懼全部記了下來。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這小手的力度,簡直讓他沸騰!孫妍漂亮極了,誰能想到這么個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寶貝練手。

  雖然她有點不樂意,但是吳寶庫還是興奮!“對,這就對了,你的手法很正確,不過,還是要勤加練習。

  ”吳寶庫說完,微微一笑,臉色稍微緩和了不少。

  孫妍見狀,緊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

  “現在,讓雄性動物起反應的手法你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師傅要教你 雌性動物怎么讓它起反應。

  ”吳寶庫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帶著一絲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孫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師傅跟你說,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樣,手法不一樣,靈敏點也不一樣,咱們這里也沒有雌性動物,為了讓你更好的學會,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學,以身教學,身領神會,來,把衣服褪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吳寶庫直接伸出手,有點迫不及待的去扯孫妍的衣服!孫妍嚇壞了,身子立馬躲到一旁,驚恐的看著吳寶庫。

  “師傅……您這是……”她是個大姑娘,還沒有嫁人,師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吳寶庫緩過神來,瞇了瞇眼睛冷聲道,“雄性動物我們學完了,現在要學雌性動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孫妍緊張開口!吳寶庫哼了一聲,冷聲道:“廢話,想要學習雌性動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練,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學?不想學的話,就讓你爸領你滾蛋。

  ”一聽這話,孫妍頓時就蔫了,想到父親的辛苦和期許,她露出猶豫,父親不容易,她想要幫父親分擔,如果不學本事,她還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還是突破不了這個障礙,她是個骨子里保守的姑(愛女狂歡)娘,長這么大還沒和男孩子牽過手,現在卻要褪光了衣服給師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糾結著,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師傅攆自己走,急的她眼淚汪汪的,小模樣可憐極了。

  吳寶庫哼了一聲,見她沒動,作勢就要拿手機。

  孫妍一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道:“師傅……您別打電話,我……我褪還不行么……”說完,她掙扎著伸手摸向扣子,咬著牙輕輕的解開,頓時,美妙的風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吳寶庫的眼中,孫妍皮膚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吹彈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將美妙的風景遮蓋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命令道。

  “這……這個也要褪?”孫妍俏臉通紅,嚇了一跳。

  吳寶庫頓時道:“廢話,你見過哪個雌性動物穿小衣的?”一聽這話,孫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著嘴唇,紅著臉解開。

  讓人目眩的風景,一下子躍進了吳寶庫眼中,如此的近距離,吳寶庫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剛才一樣,之后告訴我你的感覺!”吳寶庫目光火熱的盯著她,聲音卻很冰冷。

  孫妍只能聽話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輕輕揉按著,她紅著臉,平時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現在還要在師傅面前這個樣子,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沒什么感覺……”孫妍捏了幾下說道。

  “沒有?”吳寶庫哼了一聲,“你用手輕輕揉按最高點,再感受一下。

  ”孫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輕輕按起來,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

  “怎么樣?有感覺沒?”吳寶庫問道。

  孫妍害羞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吳寶庫眼中滿是火熱,看她自撫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不過,你的手法還是生疏,來,讓師傅好好教教你!”說話間,吳寶庫伸出布滿粗繭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

  極品!小腹里的火燒的他渾身燥的慌,卻還是故意板著臉咳了咳嗓子。

  “讓雌性動物動情的過程要更復雜,你仔細看我的手法。

  ”言罷便是開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動作幅度越來越大。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當時就覺得腿肚子發軟,大腿下意識閉合磨蹭,臉蛋上也浮出一層紅暈。

  她下意識想推開師傅,可總覺得自己用不上力氣。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師傅的手很大,很熱,她覺得跟觸電了似的。

  她這反應落在吳寶庫眼中,也讓后者心里樂開了花。

  這小妮子,到底是個雛兒,這還沒動真格的呢,就來了感覺。

  只見他戀戀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的手法是專門針對雌性的,你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還很麻,跟過電了一樣?”聞言,孫妍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感覺被師傅一語說中,她心里很佩服,卻也有些貪戀剛才的感覺。

   劉寒夢的衣服本來就是半透明的,經過剛剛的按摩過后,下擺已經完全埋了進去,上面更是松松垮垮的搭在腰上,露出了曲線優美的后背。

   老楊看得越發口干舌燥,沒得到釋放的下身難受極了。

  劉寒夢這才反應過來,驚叫一聲,急忙拉上衣服,接過小衣進了浴室。

  劉寒夢臉色緋紅的靠在門上,想起方才的事情,她覺得難堪極了!老楊的年紀都可以做她爸爸了,她竟然對他產生了想法,還主動的幫他那個……她心里慌的很,想著明天還要找 楊叔幫忙揉那里,呼吸不覺重了起來。

  劉寒夢素手一抬,裙子滑落在地上,露出了里面的 小褲褲,原本潔白的小褲褲,這時托底的地方已經濕漉漉了。

  她羞紅著臉,將小褲褲脫下,然后拿衛生紙輕輕擦拭著。

  盡管動作很輕盈舒緩,可每一次的碰觸,都會讓她忍不住的想起老楊。

  尤其是想到老楊那里的火熱和猙獰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難受。

  劉寒夢把小褲褲放到一邊,打開蓮蓬頭的開關,忍不住開始自瀆起來……她學著之前看過的小電影,雙手撫摸起前面的高聳,不一會兒,就感覺下方涌出熱流,便抽出一只手往下探去……老楊在老地方放好凳子,剛踩上去就見到如此火爆的場面,鼻血立即流了出來。

  (我的男友一千歲)他太難了!這段時間是過了手癮,但一次都沒有吃到嘴里,火氣不就上來了。

  老楊極不情愿的下來,去泡了一杯降火的菊花茶喝。

  劉寒夢滿面潮紅的走出浴室,羞答答的說:“楊叔,麻煩你送我一程。

  ”老楊又喝了一大口,道:“你等一下,我馬上送你回去。

  ”他回房間拿出一件薄外套,披在了劉寒夢的身上,幫她拉好拉鏈叮囑道:“以后這么晚出來,別穿的這么性感。

  ”“知道了。

  ”劉寒夢心中劃過一道暖流,已經很久沒人關心她了。

  老楊把劉寒夢安全送到家,回去就睡了。

  劉寒夢就沒那么好過了,她做了一宿的夢。

  夢里她沒有拒絕老楊,老楊讓她享受到了極致的快感。

  清早醒來發現床單都透了,不敢讓家政阿姨知道,自己扔到洗衣機去了。

  中午吃完飯在小樹林中散步,聽到不遠處傳來壓抑的喊叫,好奇的貓著腰過去。

  “啊,老公,你太棒了……”剛走近,就聽到一個耳熟的聲音,發出奇怪的喊叫。

  被這種聲音刺激到之后,劉寒夢感覺她的全身就好像著了火似的,更加難受了。

  男人冷聲道:“哼,我還沒發力呢!”劉寒夢躲在樹后面望去,登時愣住了! 吳麗跪在草地上,挺翹的臀部被 趙成扶著,他的腰在前后活動……她急忙捂住嘴,把驚呼聲吞下去,她沒想到吳麗會跟趙成在一起,而且是這么放蕩的姿勢。

  趙成長相清秀,沒想到會有六塊腹肌,那地方的尺度只比老楊小一點,讓劉寒夢根本挪不開眼睛……“唔、老公,你太厲害了……”吳麗嬌喘聲連連,聽的劉寒夢心砰砰直跳。

  要不是之前被老楊撫弄的舒服,劉寒夢根本不敢相信吳麗此時是在享受。

  她腦子里忍不住開始想,要是此刻躺在那里的是老楊和自己,應該也會很舒服吧……這種想法一出現,劉寒夢感覺小腹下面像是鉆進了一團火,燒的她更難受了。

  樹林里,趙成一邊賣力的滿足吳麗,一邊用眼睛的余光往樹后看去。

  他發現劉寒夢在那里偷看,嘴角勾起一絲壞笑,把身下的人想象成劉寒夢,更加賣力的馳騁起來,惹得吳麗直呼受不了……劉寒夢根本不知道趙成發現了她在偷看,看到草地上的情況越來越激烈,她感覺完全受不了了,腿有些發軟,小褲褲早就濕漉漉了……她趕緊離開,到衛生間里,脫下褲子,想象著剛才看到的畫面,伸手往那里探去……很快,她發現自己這種似乎出于本能的動作,可以緩解那種難受,還會有一種美妙的感覺,似舒服似難受,讓她沉浸在其中停不下來……晚上九點,劉寒夢裹著一件外套進了老楊店里。

  “楊叔,我來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劉寒夢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老楊秒懂,立馬關門把人帶去二樓。

  重新取了一瓶玫瑰精油,老楊轉過頭就見到了讓人窒息的一幕……劉寒夢脫掉了外套,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下面是一條包臀短褲,胸部高高的挺立,頂端有兩粒可疑的凸點。

  老張看得血脈賁張,這種含而不露最是勾人了。

  見她遲遲不脫上衣,老楊假裝一本正經的說:“ 夢夢,衣服是楊叔幫你脫,還是你自己來?”“我自己來。

  ”劉寒夢急忙說,脫掉白色的背心就往床上一躺。

  老楊迫不及待的伸手,抓起那對雪白的玉兔玩弄起來。

  不甘心就這樣,老楊又隱晦地說:“夢夢,我有一套 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導和刺激身體的穴位,能夠起到排毒美容的作用,你要不要試試?”劉寒夢紅著臉,“楊叔,這些我都不太清楚,你看著辦吧。

  ”她被老楊按得渾身舒爽,小臉紅撲撲的想著:楊叔難道是想跟昨天一樣,不由心跳加速,覺得口干舌燥。

  老楊一聽有戲,笑著解釋道:“嗯,因為穴位有些偏,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說一下,也是擔心你有其他別的想法。

  ”劉寒夢閉上眼睛說:“不會的,楊叔你動手吧。

  ”“那我就按你身上的幾個穴位,哦、包括玉泉穴。

  ”老楊內心狂跳,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的說完。

  劉寒夢不太清楚老楊為什么強調穴位,不過還是應了一句。

  “好。

  ”老楊深吸了口氣,激動地顫著手說道:“夢夢,那楊叔開始了。

  ”剛說完,老楊就迫不及待的把手往一些敏感的穴位按去……這幾十年的男人經驗,可不是白費的,再加上老楊懂得人體穴位,知道從哪里用力,會讓女人更加敏感和快樂。

  劉寒夢的反應越來越大,尤其是老楊的手摸到她胸前的紅暈,那兩顆葡萄的時候,她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因為兩腿間好像有了一些感覺,隱約似乎濕了呢。

  哎,羞死人了,她害怕被老楊發現端倪,只能拼命地強忍著。

  “夢夢,現在感覺怎么樣?”“唔,好,好多了。

  ”劉寒夢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調。

  老楊慢慢地 把她的褲子脫掉,忍不住咕噥猛吞了口唾沫。

  可沒想到的是,劉寒夢很是緊張,一時間竟然讓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老楊只能耐住心中地急切,輕聲說道:“夢夢,你這樣,楊叔找不到穴位了。

  ”聽到老楊的話,劉寒夢恨不得把頭埋到枕頭去,她羞紅著臉,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微微張開了雙腿,那神秘的地帶全部展現在他的面前。

  老楊坐在床沿,擔心被劉寒夢知曉他的想法,深吸了口氣,一本正經地將手對著穴位按了過去。

  “啊!”當老楊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剎那,劉寒夢瞬間就爆發了。

  她眼中透著一絲炙熱,直勾勾地盯著老楊。

  “楊叔,好難受,幫幫我……”說完這話,劉寒夢感覺心里有什么禁錮被打破了。

  自從白天見到吳麗和趙成那個以后,她內心的就強烈的渴望著,就算是后來自瀆,依然覺得不夠,所以今晚故意穿成這樣。

  本來還有幾分猶豫,但是剛剛老楊把她的渴望徹底勾了起來,她才說出了那羞人的話語。

  她瞇著眼,悄悄看向投向楊叔,見到老楊的褲子頂起一個大包后,心里產生了一絲竊喜,難道楊叔摸著我,也有強烈的感覺?想到這,她膽子突然大了很多,嘴角浮出一絲壞笑,將一雙玉手悄悄地按向了上去……嘶!好大!昨晚她害羞,沒仔細感受,現在才發現、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劉寒夢臉色大變,想著如果這個進入自己那里,會不會很疼?看到劉寒夢吃驚的表情,老楊微微有些得意,當年他就是靠著自己的本錢,還有一手不俗的推拿手法,才追到了貌美如花的妻子。

  老楊不自覺的加重了力道,讓劉寒夢尖叫起來,手上也抓了一下。

  “啊……”老楊被下面的酥麻感拉回現實,不由地更加激動了。

  現在雖然上了年紀,但身體并不比小年輕差,哪受得了這種刺激,心中的那股邪火騰騰燃燒了起來。

  此時,他的小心臟已經跳到了嗓尖,懷著忐忑的心情,附身試探著輕輕地吻了上去。

  劉寒夢沒有反感,只是看了他一眼,隨后將眼睛閉上,能感覺她整個人都在發燙。

  得到了劉寒夢的默許,老楊更興奮了,彼此之間吻的更深了。

  在老楊高超的吻技攻勢下,劉寒夢潰不成軍,身子軟成泥任老楊為所欲為。

  老楊摟著劉寒夢的小蠻腰,緩緩的撫摸著她的翹臀,嘴一路往下,低頭吻住她那飽滿的雙峰。

  隨后,他急切的把褲子脫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壯的東西拿出來了,抵在小褲褲那里磨蹭著。

  劉寒夢睜眼一看,發現老楊兩腿間那根粗大的東西,嚇的臉色一變,非常緊張。

  結結巴巴的說:“楊、楊叔,這、這個怎么又大了?”老楊壞笑道:“它太喜歡夢夢了,越大代表著它越喜歡你,等下把它放進去就沒事了。

  ”“可是、夢夢這里那么小,放的進來嗎?”白天趙成的和它一比,瞬間被秒成渣了,她不由擔心起來。

  “會有點疼,夢夢要忍著點,慢慢的就放進去了。

  ”老楊越說越激動,已經忍不住挺著那東西,在她兩腿間頂弄起來了。

  “嗯……那好,我們試試吧,你要輕點。

  ”劉寒夢嬌喘一聲,把腿又張得更大了。

  老楊激動的快要爆炸了,把她的小褲褲撥到一邊,摟著她的長腿,慢慢的把那東西對著她的兩腿間肉縫……“啊,疼,好疼的,楊叔你弄疼人家了。

  ”劉寒夢害羞的輕叫,她感覺下面被撐得脹脹的。

  “你忍忍,你看看,你這里反應更大了,說明排毒效果很好,再堅持一下馬上就會好的。

  ”這個節骨眼上,老楊可不想停下來,繼續哄著她。

  劉寒夢咬緊嘴唇,額頭上的汗水打濕了烏黑的發絲,她疼的把眼睛閉上,兩手緊緊的抓住老楊的胳膊。

  老楊非常興奮,劉寒夢的下面那么緊,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緊張的全身發抖,他好不容易才進去了一丁點,劉寒夢立刻張著小嘴嬌喘起來。

  老楊激動不已,劉寒夢這少女的身子,果然水嫩啊。

  老楊那里越來越膨脹,抱著劉寒夢雪白光滑的大腿,狠狠的朝她身子進入。

  “啊,疼,疼呀,楊叔我忍不住了。

  ”劉寒夢開始嬌喘了起來,身子下面一陣陣的收縮發抖,她的手指抓破了老楊的胳膊,想推開他。

  老楊卻壓的她更緊了,趴在了她的肚皮上,挺著腰桿奮力撞擊她的身子。

  雖然只是進去一點,但老楊已經舒服的欲仙欲死了。

  老楊在她那里緩緩的動著,漸漸的,劉寒夢那里已經溪水潺潺,春潮泛濫了。

  老楊渾身抖動,分開了她的兩腿,欣賞著她那里粉嫩的美景。

  少女的身體,果然是那么雪白嬌美,讓老楊恨不得馬上把她給揉碎似的。

  劉寒夢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間,發現老楊那恐怖的東西,已經快進去一半了,弄的她特別的脹痛,雖然很舒服卻有些難受。

  “不,不要了,楊叔,我太疼了。

  ”劉寒夢眼淚汪汪的,覺得下面那里越來越脹痛了,她使勁的推老楊的胸膛。

  老楊擔心她又像昨天一樣反抗,就停了下來。

  “我在給你排毒啊,你沒發現嗎,排出來的毒素越來越多了。

  ”老楊知道劉寒夢因為是第一次,有點疼是應該的。

  多少年了,他都沒有碰過這樣純潔美好的少女了,所以很珍惜很憐愛。

  他舍不得馬上就占有她,擔心會嚇著她,必須要讓她心甘情愿的。

  劉寒夢小臉一紅,楊叔真以為她什么都不懂啊,還想拿話哄她,她才不上當呢!“楊叔,要不明天再排毒吧,我今天實在太疼了。

  ”劉寒夢拽著老楊的手臂撒嬌。

  老楊哆嗦了一下,她剛剛扭動的時候帶到他那里了,刺激的又前進了一點。

  “啊……”老楊吸了口氣說:“夢夢,今天一口氣排完,不用等明天了。

  ”“不要,不要,好痛。

  ”劉寒夢一個勁的掙扎,讓老楊很痛苦,眼瞅著要吃到了,叫他這么放棄實在是不甘心。

  可是這回劉寒夢的反應太激烈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三兩下一推,把他的東西都推了出來。

  老楊只好哀求道:“夢夢,我特別難受,你幫幫我吧。

  ”“怎么幫你?”老楊的表情太過痛苦,她有些不忍,猶豫的問道。

  一聽有門,老楊趕緊指了指下面的東西,“把它放到你的嘴里,我再教你怎么做。

  ”劉寒夢驚呼道:“把它放進嘴里,可是這么大,怎么可能放的進去呀!”“可以進去的,夢夢,你就幫幫楊叔吧,再不舒緩,楊叔就要死了!”想到網上查到的資料,劉寒夢紅著臉說:“你不能死,我幫你就是了。

  ”老楊見她同意,剛準備指點她操作,劉寒夢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張嘴就去含他兩腿間的東西。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