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中成了第三者  三年前,二十二歲的我離開老家來到寧波,沒費太多周折,我便找到了一份很不錯的工作。

  因為一個人懶得做飯,我便經常光顧住處旁的一家烤鴨店。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一個黑黑高高的中年男人也如我一樣每天光顧這個小店,而他似乎也發現了我。

    他給我最初的印象就是熱情、健談。

  沒有太多的交往,沒有太多的了解,突然有一天,他竟然說自己愛上了我。

  他比我大十五歲,我想他肯定是個離婚的男人,所以我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誰知從那天開始,他經常跟蹤我,還制造各種各樣的巧遇。

  看他如此對我用心,我慢慢地被他感動了。

    他有一個小公司,要求我去他 公司上班,這樣,我抱著幫忙的心理去了他公司。

  事實上,我也是一直在幫忙,從到他公司上班到離開,我沒拿過他一分錢的工資。

  相處了半年后,我發現懷孕了,于是問他什么時候娶我。

  他一臉無奈地說自己有 妻子和女兒,不可能娶我。

  這時我真的傻了,我一直天真地以為只有沒家的男人才會花盡心思追女孩子,沒想到我無意中成了第三者。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 女人(3/3)  為了不傷害那個無辜的女人,我一個人跑到 醫院做掉了孩子,并向他提出分手。

  可他哭著求我原諒他,他會處理好這件事。

  在他的誓言中,我 回到了他身邊。

    我拿刀片割在自己腕上  一年后,我再次懷孕。

  而與此同時,他妻子也覺察到了我的存在。

    接到她打來的 電話時我并沒有感到意外,因為在此之前我已經無數次設想過這件事的發生。

  我沒像其他女人那樣承認我和他丈夫的關系,因為我已經知道這個不幸的女人得了腦癌,我不想讓她遭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這次我一個人回老家做掉了孩子。

  沒多久他妻子就去世了。

    從老家回來后,我仍去他公司幫忙,然而,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 把我徹底擊垮了。

  我為了不傷他妻子的心離開寧波這段時間,他竟又有了別的女人,電話中的女人就是他在那段時間新交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越想越想不通,我為他做掉了兩個孩子,為了他我放棄同齡女孩所應該享有的幸福,為了他我放棄了工作,可到頭來我得到了什么?我拿出刀片割在自己的手腕上,放聲痛哭,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輕。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 三個女人(3/3)  醒來時我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里,是鄰居聽到我的哭聲報了警,110民警把我送到了醫院。

    我第三次做掉了孩子  第二天他來醫院看我,卻只是簡簡單單地問候一聲便匆匆地離開了。

  人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我又原諒了他。

  而他卻變本加厲了,再不把我當回事,有時甚至當著我的面給那個女人打電話、發信息。

  每當這時我都會安慰自己,一切都會過去的,他現在不是每天晚上都回到我身邊嗎?他不是經常帶我參加朋友聚會,帶我去見他父母嗎?  去年年底,我第三次懷孕。

  我問他怎么辦,他想了半天說,先留下來好了。

  我提出想回家休息一段時間,他很贊成。

  我回家后,他再沒主動給我打過電話,我給他打過去,他也是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

  孩子在肚子里一天天長大,我只得一次次催他。

    終于有一天他讓我先回寧波,這時孩子已經四個多月。

  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這時讓我把孩子做掉,并且親自陪我去醫院。

  在婦兒醫院,醫生說要婚育證明,否則不能引產。

  他見狀只好把我帶到鄉下找了一家私人診所,診所很簡陋,連麻藥都沒有,在我的哭喊聲中,那個赤腳醫生從我的肚子里取出了孩子。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他說現在還有兩個女人  把我帶回住處的第二天,他對我就不管不問了。

  我身體稍微好一點又去他公司上班,剛走到他辦公室,他就當著全公司人的面大聲斥責我,問我是他什么人,可以這樣大搖大擺地進出他的辦公室。

  我哭著從他公司跑了出來,回到家里就接到他打來的電話,他告訴我又有了新的女朋友,春節時處的,那女的33歲。

  他甚至很無恥地告訴我,最初我知道的那個女人,他現在也一直交往著,然后掛斷了電話。

    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思前想后,覺得自己付出太多,心有不甘,便再次打電話給他,希望能挽回我們的感情。

  他說我們之間再沒什么好談的,接著便給我講他和其他女人之間的故事……  ( 巖巖連著三天打我電話,第一次她給我講了以上的故事,第二次她告訴我男朋友剛剛給她打了兩個小時的電話,內容都是講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事,她粗略算一下,跟男友有過關系的女人已有二十個左右,其中有兩個女人現在正和他密切交往中,一個33歲,一個37歲。

  巖巖希望她們不要步自己的后塵,因為沒有那兩人的聯系電話,所以她只好找到我們,希望通過情感實錄給她們提個醒。

  第三次巖巖向我辭行,她說為了克制自己去想男朋友,她要出一趟遠門,到外面散散心。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 編輯語  這個實錄看得我非常生氣,不是生那個登徒子的氣(對那個男人我是不齒的),而是生巖巖的氣。

    這個男人有什么好?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他身邊,做他不領薪水的義工,為他不斷玩懷孕的游戲,并在他面前放下一個女人起碼的尊嚴?  如果說當初沒有了解對方的底細就與他戀愛,可以歸咎于你的年輕幼稚,那么,在知道他妻子患了腦癌、而這個男人卻依然在外面尋花問柳后,你為什么還要回到他的身邊?苦苦地求他只愛你一個?更有甚者還企圖為他放棄父母給你的生命?是什么令你如此癡迷于一個不(愛女狂歡)尊重婚姻、不尊重感情的男人?  有話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這話對巖巖來說,可能重了些,但巖巖實在太不爭氣了,到最后還不醒悟,還會花兩個小時去聽那個男人的無恥故事,還說想他,如果不重重敲你一棒,你也許會在錯誤的路上走得更遠。

  為他三次流產他卻同時有三個女人(3/3)  所以現在我要對巖巖說:醒醒吧,你闖入了別人的婚姻,你就得接受被別人闖入,這才是公平。

  現在,你唯一要做的,不是去散心,而是盡快徹底擺脫這個人,積極生活,然后去尋找一份健康、純結的愛情。

   我估計胡漢升以為家里沒人便走了,我和蘇春兒興致勃勃地品著紅酒,吃著美味。

  “ 韓瀟你個臭小子,快 開門,我知道你們這對奸夫淫婦在里面,你有本事搶別家 老婆,你有本事開門那!甭貓在里面不吭聲,我TM知道你在家。

  蘇春兒你個臭婆娘,看來你們早就有一腿,我TM是瞎了眼了我,呸!開門那!TM死韓瀟!你給我滾出來!”胡漢升連踢帶踹,惡狠狠地叫罵聲再次席卷而來。

  蘇春兒一聽,和自己過了十年的老公竟然罵自己是臭婆娘和奸夫淫婦,氣不打一處來。

  立馬罵了回去:“胡漢升你TM不是人,我白和你過了這么多年,咱倆離婚吧,我心里已經沒有你了!”我一聽,有戲。

  蘇春兒既然心里沒有胡漢升,那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有了別人,當然那個人是我了,我心里頓時美滋滋的。

  隨后門外一陣沉默,再一次沒了動靜。

  一時之間,我又覺得這樣避而不見,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對胡漢升來講也不公平,畢竟是人家老婆在我家常駐。

  “春兒,要不,咱開門說清楚得了。

  ”我緊握高腳杯保持姿勢,試探蘇春兒。

  蘇春兒沉默幾秒鐘。

  “不用,讓他隨便作,隨便鬧騰去吧,不爭氣的家伙,我已經對他死心了,他死了也跟我沒什么關系。

  ”死心了,這意思很明顯。

  莫非她真的對我有意思,這事兒算是成了,我心里頓時百花齊放,樂不思蜀。

  自從上次胡漢升來鬧騰完之后,我這小日子安生了幾日。

  一個星期之后。

  為了忙策劃案的事情,我開始忙活得不可開交,經常加夜班,我心里像熱鍋上的螞蟻總是惦記著蘇春兒,隔三差五就給蘇春兒播過一通騷擾電話噓寒問暖互訴衷腸,生怕她和胡漢升舊情復燃。

  “師傅,還在那撩妹兒那?這回又是誰家的那小誰啊?是大姐啊還是大媽啊?讓我也聽聽。

  ”我正和春兒聊得正嗨,徒弟 小詩不知啥時候跟個耗子似的偷溜進辦公室,湊到我耳邊偷聽。

  “去,去!離你大哥遠點兒,你這死丫頭,沒看你哥正忙著嗎?給你閑的,多管閑事兒,以后小墳豐滿了再來搗亂。

  ”我一副嫌棄的眼神指責小詩,一手拍了下她那還未起色的扁平臀。

  “哎呀,韓哥,你也老不正經,聊網戀,小心一見面,嚇你個啞口無言、魂飛魄散、死無全尸。

  ”小詩又開始耍嘴皮子。

  “放屁,什么狗屁網戀,這是你未來的嫂子,放尊重點,別讓你嫂子聽著。

  ”我怯怯地死死捂住話筒,生怕電話那頭的蘇春兒聽見。

  “小嘚瑟,有事兒說事,沒事滾遠點。

  ”“哼!這回又要治療哪位姐姐胸前的腫瘤啊?別腫瘤沒治好,命再搭上。

   老板叫你中午吃完飯馬上去啟鳴策劃案的那家 廣告公司談合作的事,務必盡快。

  ”小詩邊照著‘照妖鏡’描畫著鬼眼線和狗血口紅,邊提醒我。

  “好了,知道了,小妖精,快出去獵食吧。

  ”我和小詩一頓調侃,催促她出去。

  小詩白了我一眼,妖里妖氣地走了。

  “好了,親愛的春兒,我先忙了,晚上再給你打電話。

  ”我戀戀不舍掛了電話。

  吃過午飯。

  我立馬趕到那家要合作的廣告公司-瀚森廣告公司,聽小詩說這家公司一個月之前被一工程隊老板收購,這瀚森的大名還是后來合并的。

  這公司大門的大招牌,跟個送葬花圈似的全部是暗灰色,我很是好奇,連劉曼麗這個很有手腕的女人都見不到的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按理兒說,劉曼麗一般的策劃案都能搞定,怎么到這兒竟然碰一鼻子灰,這事兒有些蹊蹺,我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老板不好對付。

  踏入這廣告公司辦公大樓,我的個乖乖,寒意襲人,陰涼的寒氣順著腳底竄上脊背,這哪是公司,跟殯儀館的氣氛差不到哪里去。

  冷清不說,除了前臺的一個 招待,一個工作人員都瞧不見。

  那招待臉上撲了幾層厚厚的脂粉跟白無常似的,紅嘴唇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先生,您是來談合作的嗎?有預約否?”招待的紅嘴唇上下一張一合,輕聲問我。

  我的魂兒不知不覺被她勾了。

  狠勁搖了搖腦袋,我恢復理智,把三魂六魄拽回來,“嗯,沒有預約,你們老板在嗎?我是來談啟鳴策劃案的。

  ”“這位先生,我們老板在,您稍等,我打電話問問。

  ”那招待隨即撥通了電話說明情況,似乎隱隱約約聽到電話那頭沒好氣地叫罵聲。

  再不就是我耳鳴聽錯了。

  “先生,十分抱歉,我們老板今天有幾場會議要開,恐怕您要在這兒多等一會兒了。

  ”那招待畢恭畢敬地解釋。

  好吧,只能如此,我必須今兒把這策劃案拿下,將劉曼麗踢出局,設計總監的位置讓出來。

  我坐在那里左等右盼,門外的路燈紛紛亮起來,員工也陸陸續續下班,還是不見那廣告公司老板的半個影兒。

  我急著回家享受和蘇春兒的美好時光,這倒好,今晚又得加班。

  心里頭積壓已久的火苗立馬竄上來。

  “你那老板開會還沒開完嗎?比總理還忙啊?快讓他來見我!”那小招待心虛,語無倫次:“呃,這個……先生,您先冷靜,別激動……”我看出這里面肯定有貓膩,趁小招待一個不留神,溜進電梯自己去找那老板。

  到了三樓,一瞧,真是氣煞我也,那老板正和一位 小秘書在辦公室里摟摟抱抱,親親我我,竟然把我們談合作的事情拋擲腦后。

  竟敢忽悠我,以為我是好欺負的,這算什么。

  考慮再三,不能跟合作方起沖突,不然合作沒個指望,我悄悄地敲了下門,干咳一聲。

  “咳咳,打擾了,瀚森老板在嗎?我是啟鳴策劃案的負責人韓瀟,能耽誤您幾分鐘嗎?我是來談合作事宜的。

  ”“TM滾遠點!”那老板憤恨叫罵一聲。

  我一聽,炸了,哪有老板這么對待合作方代表的,一時沖動,我一個狠踹踢壞辦公室的門,沖過去一把將那女騷貨拽到一邊。

  再定睛一看,我懵了。

  竟然遇到了熟人,這老板不是別人,無巧不成書,我瞄了一眼那西服上的工牌,確認是不是眼花了。

  工牌上赫然署名:瀚森廣告有限公司總經理-胡漢升。

  我在廣告公司總經理辦公室竟然見到了胡漢升,十分詫異和不解。

  “胡漢升?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包工程隊嗎?”“怎么著,就行你出來放火,不行別人來這點燈,不想再見著我啊?我胡漢升又回來了。

  ”胡漢升煞有介事地板著身板說。

  我噗嗤一笑,心想什么胡漢升,應該是胡漢三吧,走到哪兒都惹人唾棄。

  “哼!韓瀟,你TM的還有臉問我,拜你所賜,我前一陣把工程隊給賣了,正好我和這家廣告公司老板是哥們,他要轉讓股權,我把它死皮賴臉硬生生收購過來。

  ”胡漢升整理了一下被那騷貨小秘扯歪的領帶,沒有好氣地瞪著我。

  “賣工程隊?收購(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股權?你哪里來的那么多錢?賣工程隊的錢也能買不起這股權?”我扯著那掙扎的騷貨小秘的小細胳膊就往外推,狠狠將門一甩。

  辦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胡漢升兩個人。

  我很是懷疑胡漢升收購廣告公司錢的來處,又沒理出個頭緒來。

  “你TM拐了我老婆,我要報復你個癟三兒,只要我胡漢升還有口氣喘,就跟你死磕到底,你TM讓我丟了老婆,不讓我有好日子過,我就要攪得你雞犬不寧,今后你NND別想過安生日子!”胡漢升說著,猝不及防惡狠狠地沖我的額頭就是一記側勾拳。

  我還沒回過神來,有點蒙圈,眼前出現的全是星星點點,這一拳的力道不輕,有點讓我找不著家門的節奏。

  等我緩過神來,又挨了一記左直拳,鼻子瞬間一酸,嘩嘩淌血。

  我也并不是好惹的,轉瞬,我像被針扎了的氣球,火氣上涌,如同翻江的野馬,拋了錨。

  “你奶奶個腿,這么多年賭友了,竟然真敢動手揍我,給你臉了!TM吃老子一拳!”我反手狠狠用直拳、擺拳、左右上下勾拳以及五花組合拳一通反擊胡漢升,掄得胡漢升直轉圈,晃晃悠悠跟不倒翁似的,滿地找牙。

  “你老婆說心里已經沒有你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強扭的瓜不甜,你TM還執著個啥勁兒,不如成全了我們。

  咱們賭桌兄弟一場,鬧到這份田地,不至于?你欠我的錢我也不急著要,可以分期還我。

  ”我苦口婆心地勸說邊觀察胡漢升的細微反應。

  “TM還跟我提錢,我老婆都被你睡了,還要什么錢,再說我從來都不欠你啥錢。

  ”胡漢升豁牙漏齒地竟然賴起賬來。

  我氣急敗壞。

  “你TM真成胡漢三了,潑皮無賴,死賴賬啊,二十萬那,這數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這事你竟然給我私自一筆勾銷了?你NND,早知道你這樣無賴,我打欠條好了。

  要不是看在蘇春兒的面上,我早就向你討了。

  ”我一個轉身,狠掐胡漢升的脖子。

  他不想還錢,蘇春兒永遠是我的女人,正合我意。

  “你他娘還敢提我老婆,狐貍尾巴終于露出來了吧,你個死韓瀟,終于承認你對我老婆早就打壞主意了,我TM弄死你!”胡漢升從牙縫里擠出一句狠話。

  說著,胡漢升掙扎著用胳膊狠勁拉我的手,他應該是喘不過氣來了。

  轉念一想,我夢寐以求的老婆蘇春兒已經是我囊中之物,這點錢又算得了什么,認了吧,不還就不還,老子也不要了,錢就是TM流水,死了也就是廢紙一堆,還計較個啥。

  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遇到春兒,我的價值觀也變了。

  只要蘇春兒能一輩子在我身邊就心滿意足。

  更何況,蘇春兒曾經是胡漢升的老婆,我不能對她老公太過分。

  想到這兒,我掐著胡漢升脖子的手指,有一絲松懈,不想再糾纏下去,索性回家得了。

  跟胡漢升也說不出個真假對錯。

  我轉身想要出去,這倒好,胡漢升還來勁了,在我背后猛沖過來,勒住我的脖子不放,我掙脫開來為了自保,順手抄起辦公桌上的移動電話向胡漢升的腦門狠力一砸,他的眼角立馬開了個大口子,鮮血直流。

  胡漢升眼睛一模糊,東摸西摸的在那打轉抓瞎。

  我抓緊時機,拽門就逃,那騷貨小秘還在門口地板上傻愣愣不知所措。

  這小秘跟胡漢升一個德行,竟然拽著我的大腿不放手,還狠狠咬了我一口。

  “干啥,你個騷娘們,要碰瓷兒不成!你屬狗的啊,別TM給我傳染上狂犬病或者艾滋病之類的。

  ”我狠狠踹了那小秘一腳,這才掙脫魔爪。

  我心里頭不舒服。

  真是個殯葬館版廣告公司,個個兇神惡煞,比魑魅魍魎還可怕。

  胡漢升做老板,等著倒閉。

  我開車往家奔,此刻我一心想著回家見我的女神春兒。

  我顧不上許多,急匆匆往家趕。

  離家愈來愈近,我忐忑焦躁的心也漸漸平息安穩許多。

  一進門就聽到蘇春兒嬌嫩的細語:“呦呵,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今兒怎么回來得這么早啊,我的大忙人,韓哥?”蘇春兒見我破天荒地早早下班十分驚訝,忙放下鏟子上來迎接。

  我默不作聲,連鞋托都沒換,徑直向浴室小跑過去,生怕蘇春兒注意到我凌亂的衣衫、滿身的傷痕和異樣的眼神。

  我本想把臟衣褲扔了,再洗個澡,換身新衣服,以免蘇春兒發現什么蛛絲馬跡。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確實不想讓她擔心。

  “沒事兒,今兒啊,今兒公司不怎么忙,就早回來陪你這位大美妞了唄……”我故作鎮定,假裝沒事兒人似的,一邊脫被血跡弄臟的襯衣,隔著浴室門大聲回應。

  蘇春兒是個聰明女人,我的反常舉動逃不出她的火眼金睛,沒注意,蘇春兒緊隨其后,沒敲門跟我進了浴室。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