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生被她這撒嬌般的 聲音撩到了,渾身血液向下沖,那里高高隆起。

  他挺身,蹭著她的地方,呼吸急促:“沒事,鎖門了。

  ”“那也不行!” 李倩說。

  只隔了一扇門,里面的動靜,外面肯定能聽到。

  周貴生充耳不聞,慢慢褪下她的衣服,手指摸了摸,那里早已有了反應。

  他霎時歡喜,掏出自己的 東西,慢慢摩擦:“你不想嗎?”想的,肯定是想的。

  只(夾逼自慰)是……李倩有些為難, 劉軍還在外面,自己卻在里面跟他師父做這種事,羞恥心瞬間涌上來。

  “我……”她正要說什么,周貴生已經進去了,李倩頓時說不出一句話。

  周貴生托著她的臀部,抱著她往前走,每走一步,李倩都愉快一分。

  “ 倩倩!”就在此時,敲門聲響起。

  李倩一頓,拍打著周貴生的肩膀,示意他停下,奈何對方沒有按照她的意思,反而變本加厲,更加兇狠。

  舒服的感覺襲遍全身,李倩哼嚀一聲,下一秒,連忙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音。

  敲門聲還在繼續,劉軍在門外喊:“倩倩?你在嗎?”房間里響起讓人臉紅心跳的曖昧聲音,李倩此時一門心思撲在周貴生身上,對劉軍的聲音充耳不聞。

  門外敲門聲的力道越來越重,如果不是 門板質量好,估計早已被劉軍敲破。

  周貴生繼續著動作,瞧了眼李倩,女人身材勻稱,就連臉蛋兒,都稱得上是佳人,這么多年,真是便宜劉軍那小子了。

  他抱著她挪動腳步,李倩瞪著漂亮的大眼,不祥預感在心底默默展開,果然,周貴生 把她抱到門板后面,讓她的背抵著冰涼的門板。

  她壓低聲音:“周貴生!你不能再胡來了!”上次是當著劉軍的面,這次只不過是隔張門板,他們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劉軍肯定能聽到。

  周貴生笑了笑,大聲喊道:“小劉,你在外面等著,這邊很快就弄好了!”劉軍在門外回復:“師父,倩倩在嗎?”這個時候周貴生已經放緩動作,李倩抓住機會,正要回復:“在……呃……”話剛出頭,周貴生猛然用力,硬生生的把李倩的話憋回去了。

  “倩倩?”劉軍喊著,剛剛她好像聽到了她的聲音。

  周貴生在這方面,可以稱得上是老手,知道那兒舒服,那兒不舒服,她抱著李倩不撒手。

  劉軍在門外等了好一會兒不見回應,便撓撓頭離開了。

  門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李倩終于放縱自己,攀著周貴生的身體,去尋找那種刺激感,周貴生也加快速度,最后李倩脖子一仰,整個人抖動,進入巔峰。

  到底是年紀大了,弄了這么久,周貴生兩條胳膊都酸了,把李倩襯衫脫掉,平鋪在地上,把她壓在襯衫上。

  李倩知道他想干什么,身體里面的東西還沒有完全解渴。

  不過他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么久,劉軍難免會起疑,李倩蹬著腿:“周貴生!你起來!”周貴生不聽她的話,繼續慢動作:“小劉搶我生意,你是不是的補償補償?”李倩當然不樂意,劉軍的罪,為什么要在她身上討回來,欲要反駁,可是那兒傳來異樣,沒多久,她再次被周貴生勾起欲望。

  周貴生扶著她的腿,架在自己肩膀上,重重往里面推送,李倩仰著脖子,眼睛緊閉著,享受這份愉快。

  可能是姿勢對了,這次周貴生特別快,大概十多分鐘弄完,李倩也因為他嫻熟的技巧,一次又一次攀上頂峰。

  結束之后,李倩連忙穿上衣服,頭發散落開,濃密的黑色鋪在肩膀上,再加上她紅潤的臉蛋兒,平添了幾分風情味道。

  周貴生提上褲子,拿著工具開始干活,技巧蹲在角落,處理襯衫上的東西,可那種東西,怎么能擦的干凈。

  李倩懊惱自己沒出息,稍微被勾一下,就跟他做那種事,越想越煩躁,她索性把襯衫脫了,只穿著里面的衣服干活兒。

  周貴生瞥了眼,那白嫩的皮膚……頓時覺得口干舌燥,又感嘆劉軍那小子真是撿到便宜了。

  他握住她的飽滿,輕輕揉捏:“小倩,要不你跟我走吧,劉軍不能給你帶來的快樂,我全部都能給你。

  ”李倩眼底充滿驚嚇,把他的手拿開:“師父,你說什么胡話呢!”不說別的,就拿年齡來說,他們也是不搭配的,況且她還是劉軍老婆,突然跟周貴生走,明白人誰都知道什么意思。

  周貴生咽了咽口水,咬了口她的飽滿:“小倩,我是真的喜歡你,我能給你你想要的,劉軍他可以嗎,他能給你快樂嗎?”不能!李倩憋紅了一張臉,兩邊為難,她確實想每天嘗試那種快樂,但是……思來想去,還是拒絕了:“師父,我不能這樣,而且我覺得……”李倩羞澀低頭,聲音越來越小:“我覺得我們這樣也挺好的……”周貴生瞇了瞇眼睛,看來這是同意了他們的關系。

  心情突然變好,周貴生放開她,幫她穿上襯衫,又把她的頭發撥弄兩下:“這里冷,穿上暖暖身子,上面的東西你別害怕,頭發正好能蓋住。

  ”李倩乖巧“嗯”了聲,覺得周貴生這個老男人,真的比劉軍好太多,周貴生知道怎么給女人快樂,怎么呵護女人,而劉軍,只會用蠻力,還沒什么感覺,更別提呵護,除了使喚她,還是使喚她。

  安置好門板,周貴生終于拉開房門,聽到動靜,劉軍匆匆跑過來,上下打量門板。

  周貴生知道他不服氣,當著他的面拉了拉門,沒有之前的“咯吱”聲,就連門板,也穩定了很多,沒有絲毫松動。

   戶主滿臉喜色:“老周,要不怎么說你是最好的木匠,瞧這門,裝的多好!”周貴生謙虛一笑:“客氣客氣。

  ”戶主一拍手:“這得好好感謝你,中午一起去飯店吃頓飯,我請!咱哥倆好好喝兩杯!”周貴生推辭:“不用了吧……”戶主拉著他的手:“都是街坊鄰居,客氣啥,走走走,現在就去!”人太過熱情,周貴生拒絕不了,只好跟著走。

  留下劉軍和李倩兩人面面相覷,劉軍板著臉,氣的一腳踢在工具上:“草!”工具在地板上飛出去老遠,嚇得李倩大驚失色,她瞪著劉軍:“你干什么!”跟李倩相處這么久,還是第一次見她發脾氣,意識到自己失態,劉軍趕忙道歉,握住她的手:“對不起對不起……”外面響起腳步聲,兩人同時望過去,來人正是去而復返的周貴生,他看著他們:“愣著干什么,走啊!”劉軍沒好氣說:“去哪?”周貴生嫌棄的看他一眼,指了指劉軍,一言難盡:“還能去哪,吃飯啊!”劉軍臉色更難看了,這活兒大多數都是自己干的,周貴生只是修了修門,戶主便要請他吃飯,而他,吃飯還得周貴生帶著,劉軍攢不下這口氣,果斷拒絕:“不用了,我跟倩倩回家做就成,您快去吧,別讓戶主等急了。

  ”量尺幾秒,周貴生嘆口氣:“罷了,罷了!”戶主選的飯店挺不錯,是鎮上最大的飯店,門口還站著兩個迎賓小姐,看到他們來,統一低頭:“歡迎光臨。

  ”這甜美的嗓音,很快吸引了周貴生的目光,一眼看到迎賓小姐暴露在空氣中的腿,白嫩嫩的,又美又好看。

   三里溝村,依山傍水,風景秀麗。

  緊靠山頭的一家農戶里,房間中傳 出了一個中年漢子的聲音:“ 小北,你去 果園里瞅瞅,別讓人偷了咱的果子。

  ”“干爹,咱家的蘋果,現在只有核桃那么大,根本就不能吃,誰會偷呢,這大熱天兒的我不想去。

  ”另一個房間里,傳出了劉小北的回答聲,聽聲音就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半大小伙子。

  這兩天天熱,果園的小屋里還沒有通電,電風扇都沒有,所以中午他回來午休,現在睡得正香。

  “讓你去你就去,怎么這么多廢話,萬一牛啊,羊啊的進了果園,糟踐了果子怎么辦?”中年漢子 劉大海有些氣急了。

  劉大海之所以大熱天兒的,要把劉小北從家里攆到果園,是因為午休的時候,他忍不住摸了幾把老婆,結果,把老婆的胃口給吊起來了,讓他現在就要滿足她。

  但是,干兒子劉小北回到了家里住,這個有劉小北在實在是不方便。

  聽到劉大海生氣了,劉小北雖然不愿意,還是不情不愿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拿了一把扇子,一邊不停的扇著,出了房間,對著劉大海的房間喊了一聲:“那我去了干爹。

  ”說完便出了小院,他心中雖然不高興,這是劉大海的話是要聽的,大不了回到果園繼續睡,熱點就熱點吧,那里才是他弄常住處。

  劉大海一只從窗口看著劉小北離開。

  看到他出了院子,第一時間就跑出了房間,把院里的柵欄門上了鎖,快步的跑回了房間,看著床上的老婆,嘿嘿的笑著 說道:“這一下,咱倆可以好好弄了。

  ”“你個老色鬼,大中午的就摸我,讓我都濕了,害得還要把小北趕出去。

  ”劉大海老婆,趙香琴說道。

  “怎么了?心疼了,雖然是干兒子,但是你也是他媽,可別動別的念頭。

  ”劉大海說道。

  他這老婆他可是清楚的很,雖然平時不說話,但是騷著呢,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折騰,他這身子骨都感覺快招架不住了,他很擔心,一旦滿足不了這娘們,她會不會去找別人。

  “琢磨什么呢。

  ”趙香琴給了劉大海一個白眼:“他可是我十歲那年就開始帶大的,能不心疼嗎?再說了,我也不能生養,以后還等著他給我們養老送終呢。

  ”“嘿嘿嘿……不說這些了,我們辦正事。

  ”劉大海一邊說著已經爬到了床上,兩只大手伸進了趙小琴的衣服里面揉捏著。

  很快趙香琴就受不了了,半咬著嘴唇,嘴里發出了嗯嗯的呻吟……劉小北向著村外的果園走去,一邊走想抽支煙,一摸口袋半包大前門,丟在了家里的床上。

  于是又返回去去拿。

  回到院門口的時候,卻是發現柵欄門鎖了,他頓時心中疑惑,這么一會兒時間,干爹干媽應該在家里呀?怎么門鎖了?難道是下地了?不過想想也不,這大熱天兒的,應該也不會下地呀。

  就在這時,房間里干媽趙香琴,啊……啊……嗯……嗯的叫聲。

  劉小北更疑惑,干媽明明在家,怎么院門鎖了?而且聽到干媽的聲音,更擔心,干媽這是怎么了?難道是病了?于是忙大聲對著院子里喊:“干媽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房間的叫聲噶然而止。

  房間里一絲不掛的趙香琴,此時正在被劉大海壓在身下,她緊咬著牙,不讓自己叫出來。

  劉大海,此時是氣不打一處來,停止了動作,沒好氣的對著窗外喊道:“你小子怎么又回來了?”“我煙丟了。

  ”劉小北說道:“而且我剛剛聽到干媽叫,是不是不舒服了?”“是啊,你干媽肚子疼?”劉大海說道:“正忙著照顧她呢,你別添亂,趕快去果園,煙沒了到你 桂花嬸的小賣部,重新買一包。

  ”“哦,好吧,我干媽那里不用我幫忙吧?”劉小北說道。

  “不用。

  ”劉大海還更氣了:“我一個人能搞定,別磨嘰了,趕快去。

  ”劉小北撇撇嘴轉身離開,走出了幾步?頓時眼睛瞪得老大,好像才反應過來干爸和干媽現在在做什么?“我勒個去,干爸和干媽,大白天的不會是做那種事吧?”他驚呼一聲。

  而且回想剛剛干媽的叫聲,他越想越覺得這不像是肚子疼,像是在二胖家放光盤的時候,聽到女人做那種事的叫聲。

  想到這里,劉小北基本確定了,頓時又有些意動,心里叨咕著:“要不要回去聽聽?”但是下一刻,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干媽平時很疼他的,去偷聽干媽做那種事,這個有點兒太那啥了。

  于是他就放棄了。

  去往桂花嬸家的小賣部。

  距離并不太遠,十幾分鐘,劉小北趕到了小賣部,卻是發現,小賣部里沒有人。

  “桂花嬸,桂花嬸,我賣包煙。

  ”他對著里院喊道。

  王桂花的小賣部,里面還挎著一個里院,小賣部是王桂花做生意的地方,里面則是她住的地方。

  王桂花是個寡婦,沒了男人,沒了經濟來源,又開了一個小賣部,在村里做點小生意,維持生活。

  再加之王桂花長得漂亮,村里的一些男人,有事沒事就喜歡找個借口到這里買點東西,瞅王桂花兩眼,如果有機會借機揩點油。

  “是小北吧?”里面院子里傳來了王桂花好聽的聲音。

  “是我啊,桂花 嬸子,我買包煙。

  ”劉小北回答。

  “你稍等一下,我在廁所呢,馬上就好。

  ”王桂花說道。

  “好,我不急,我等你。

  ”劉小北說道:“不過我自己先拿包煙,先抽著,等你出來我再付錢。

  ”“好。

  ”王桂花回答。

  王桂花很信得過劉小北,甚至她有時候去進貨,還讓劉小北看過店,劉小北以前買煙的時候,也都是自己動手拿,所以,劉小北在這里才這么隨便。

  他到柜臺里面,拿了一包大前門,撕開煙盒,彈了一支煙出來,點上一邊悠然的抽著,一邊等王桂花出來。

  可是是等了過幾分鐘,王桂花也沒出來,他正疑惑,王桂花的喊聲傳了過來:“小北呀,你得幫我一個忙。

  ”劉小北頓時疑惑了,桂花嬸可是上廁所呢,讓自己幫啥忙?劉小北走向里面的院子,對著廁所問道:“桂花嬸子,讓我幫啥忙啊?”“我上廁所,沒想到大姨媽來了,沒帶衛生巾過來,幫我拿過來一下哈,在房間桌子上我的包包里。

  ”王桂花說道。

  “呃。

  ”劉小北愣了一下,沒想到,竟然幫忙是做這種事?說了一聲:“桂花嬸子,你等一下哈,我幫你去拿。

  ”一邊說著跑去了王桂花的房間,好找半天才找到王桂花所說的包包,從里面翻找出了衛生巾,拿了一疊出來,跑到了廁所門口,對著里面說道:“桂花嬸子,我扔進去了,你接著點。

  ”“別扔進來呀,萬一我接不住,掉地上弄臟了。

  ”王桂花忙說道:“你給我拿進來吧。

  ”“呃。

  ”劉小北有點懵:“咳咳咳……桂花嬸子,可是你在上廁所,這個不方便呀?”“你個愣頭小子,你不會閉著眼呀,我信你,你不會偷看的。

  ”王桂花說道。

  一邊說著,王桂花自己在廁所里還偷笑。

  事實上,她根本沒來什么大姨媽,只不過就是找個借口,挑.逗挑.逗劉小北。

  她一個寡婦,守寡好幾年,弄子難熬的要命,尤其到了晚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有時候會忍不住,把手伸向下面。

  但是不解渴。

  村子里她暗中也有幾個相好,但是劉小北這種鮮嫩的小男(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人,她更感興趣,所以一直在找機會是不是能夠把劉小北勾引到床上,這想想她就很興奮。

  所以平時劉小北走的很近,有時候還讓劉小北幫她看店啥的。

  今天大熱天的,中午也沒客人來,剛好劉小北過來了,她就靈機一動,想起了這么一計。

  在她想來,劉小北十八.九歲的年紀,在她這種熟.婦的勾引下,那還不是水到渠成?“要……要送進去嗎?”劉小北還有些緊張,雖然男人女人那點事他也有所了解,但是,也就是偶爾想想,還沒經過人事的他,想想可以,真動起真格的了還有些膽怯。

  “是啊,快給我送過來,我腿都蹲麻了,而且一會兒有客人過來買東西,該誤會了。

  ”王桂花說道。

  “好……好吧。

  ”劉小北答應著,拿著衛生巾送到廁所里,很老實的閉上了眼睛,并且說著:“我會閉著眼,不會偷看的。

  ”進到廁所,劉小北感覺到了,手中的衛生巾,被王桂花拿在手中,就要轉身出廁所。

  這是王桂花非常悄悄的聲音說道:“小北,你就不想看看女人長得什么樣子嗎?”“啊!”劉小北被嚇了一跳,像受驚的耗子一般,躥出了廁所。

  在廁所外站定,才是睜開眼睛,喘著粗氣,說道:“桂花嬸子我還有事忙,先走了。

  ”說完轉身就跑了。

  王桂花從廁所里出來,望著劉小北跑遠了的背影,嫵媚的一笑說道:“小兔崽子,咱們走著瞧,不把你弄上老娘的床,我不叫王桂花。

  ”她看得出來,劉小北雖然跑了,但是那緊張的樣,明顯是心里頭波動。

  只要心動了,那就甭想收回來。

  王桂花對她的美貌有信心,三里河村,只要她愿意勾引,哪個男人能夠逃了他的手掌心?而且劉小北人長得又帥氣,這樣的小男人,她要是不吃上兩口,豈不是太吃虧了。

  劉小北跑出了老遠,才放慢了腳步。

  又摸出了一支煙續上,一邊抽溜達出村,心中則是想著剛剛發生的事。

  事情出的有點突然,他確實被驚了一下,但是現在仔細想想,忍不住開始鄙視自己,自言自語,叨姑罵道:“劉小北呀,劉小北,你tmd膽子怎么這么小?平時不是想著要弄女人嘗嘗啥滋味嗎?我今天突然被一個老娘們給嚇跑了?”越想他越后悔,不過片刻后,他又樂了,琢磨明白了一件事情,王桂花這個娘們可以弄!今天弄得這一出,不正是表明,她對自己有意思嗎?那既然這樣,今天的機會錯過了,以后也有機會。

  想明白了這一點,劉小北頓時心情變得很好。

  打著口哨,一路出了村子,向著果園自己的小破屋走去。

  果園的小破屋在半山腰,距離村子,大約有半里地的樣子。

  一路上劉小北都是在有樹蔭的地方繞著走,要不然天上毒辣的太陽暴曬,皮估計都要脫一層。

  即便是這樣,還被熱了一頭汗,即便是一邊走,一邊扇著扇子,起的作用也微乎其微。

  而且劉小北也口渴的不行,著急趕到果園。

  果園里可是有一口老井,新打上來的老井水,喝下去那簡直是太饑渴了。

  不過當他趕到果園的時候,立刻發覺有不對的地方。

  整個果園,是用籬笆墻圍著的,只有在中間位置有一道柵欄門。

  還記得走的時候,柵欄門明明的關的很好,但現在柵欄門半開著?劉小北立刻意識到一個問題,有人進了果園。

  “難道真被干爹說中了?只有核桃大的果子也有人偷?”劉小北琢磨著。

  一邊想著這個問題,他輕手輕腳的進了果園,四下亂瞅,尋找偷果子的賊。

  這片果園不小,占地有四五畝地呢。

  劉小北伏低的身子,四下的看,上面被蘋果樹的枝葉阻擋,也就下面視野最寬闊。

  他一邊看一邊向前走,但是一直也沒有什么情況發現,就在快靠近他小屋的時候,他突然站住了。

  隱隱約約聽到小屋里傳出來動靜?“什么情況?”這是劉小北的第一個想法。

  之后開始豎起耳朵傾聽,靜下心神,他聽到了隱隱約約的:“嗯……受不了……啊……”的聲音傳來。

  劉小北頓時臉色變得很精彩,心中忍不住罵了一句:“臥槽,這尼瑪,怎么又是大白天做這種事?”罵完他就馬不停蹄的,向著小屋靠過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劉小北偷偷摸摸的摸了過去,抽到了小屋的窗戶前,向里面觀望。

  頓時看到了房間里面的兩個人,一個是村長老婆 王蓮花,另一個則是人高馬大,壯的像一頭牛的殺豬漢張二楞。

  王蓮花長得挺漂亮的,大約30多歲,比村長趙大星,足足小20來歲。

  此時的王蓮花,仰倒在床上,她上身的衣服雖然有些凌亂,好像是被人摸過了。

  夏天衣服穿的薄,劉小北看到了,她衣服下面高高的兩坨肉,把衣服頂的老高。

  不過這些,劉小北只是掃了一眼,又開始關注更吸引人的。

  王蓮花下.身穿的是裙子,此時她的裙子被 趙二愣撩了起來,雙腿被分開。

  趙二愣的大腦袋,埋在她的雙腿之間。

  王蓮花半咬著嘴唇,好看的眉頭蹙著,一副極力忍著的樣子,但是很快,好像就有點不好,咿咿呀呀的叫了起來,一邊叫一邊說道:“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快給我,快給我吧……”劉小北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咕嚕咽了一口口水。

  而這一下動靜有點大,正在房間里王蓮花聽到了動靜,突然止住了喊聲,看向窗口,頓時大驚失色,喊了一聲:“誰?”正在奮力添的趙二愣,也被嚇得不輕,停止了動作,站起了身,也是向外面望去。

  劉小北這下被嚇得不輕,連這地方是自己的都忘記了,嚇得轉身就逃。

  好像做賊心虛的是自己。

  不過下一刻,人高馬大的趙二愣就從房間里沖了出來,看到了劉小北,大喊一聲:“小東西,你站住。

  ”一邊喊著快步追了上來。

  劉小北心中太著急,結果被一根樹枝絆了一跤,一下子一個狗啃屎摔在地上,摔的他呲牙咧嘴,鉆心的疼。

  這時趙二愣追了上來,大腳丫子一下子踩在了劉小北的后背上,同時嘴里喊道:“小東西我看你還能跑得了。

  ”“趙二愣,你放開我,這是我家果園。

  ”劉小北大喊了起來。

  不過他的力氣和趙二愣差多了,根本就動彈不得。

  房間中的王蓮花,可是被嚇壞了,他是因為村長50多了,那方面根本就滿足不了她,所以才和張二楞勾搭到一起。

  她本來是親眼見到了,劉小北今天是在家里睡的,所以才在中午的時間,約了趙二愣來果園的小屋解解渴。

  但如果這件事讓村長知道了,她可就完了,村長的兒子可是縣里的一個小頭頭,手底下一幫人,打架鬧事的事情可沒少做。

  她匆匆的穿上了,被趙二愣拔下來扔在一旁的內.褲,放下裙子,就匆匆忙忙的從房間里沖了出來。

  見到趙二愣把劉小北踩到腳下,頓時生氣的對著趙二愣說道:“二愣,你怎么這么對待小北,這事又不是他的錯,是我們占了他的地方。

  ”“我怕這小崽子去告訴村長啊。

  ”趙二愣說道。

  這也是王蓮花所擔心的,她哀求了,看向了劉小北說道:“小北呀,嬸子求你個事,這件事不要說出去好嗎?嬸子也是沒有辦法,你知道的,村長比我大20來歲,他那方面根本不行了,所以嬸子一時沒忍住,才和二愣干起了這事,我求求你別說出去好嗎?”王蓮花一向是一個好脾氣。

  劉小北被人踩在腳下,本來是氣的不行,但是現在聽到王蓮花這么一說,頓時就心軟了,說道:“嬸子,你們倆的事我也是無意碰到,我也不是愛扯舌.頭的人,但是今天這事弄這么欺負我,這讓我心里氣不過。

  ”“二愣,快放開小北。

  ”王蓮花忙對著趙二愣喊道。

  趙二愣放開了劉小北,卻還是罵罵咧咧的說道:“小東西,我警告你,這件事如果你該說出去我打斷你的腿。

  ”劉小北狠狠的瞪了趙二愣一眼,沒說什么。

  所以好漢不吃眼前虧,劉小北心里也明白,干架的話,三個他也干不過趙二愣,這孫子壯的跟牛似的,村里人說他最壯了,力氣特別大,殺豬的話,兩百多斤的大豬一個人就搞定了。

  “小北,別聽他的,他就是一個莽漢,你聽嬸子的,這件事不是嬸子保密好嗎?”王蓮花給了趙二愣一個白眼對著劉小北說道。

  劉小北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他才不會想那些八卦的女人一樣,到處亂說呢,即便是王蓮花不囑托他也沒打算說出去。

  畢竟他想想王蓮花也確實挺可憐的,30多歲,長得又漂亮,這么水靈的女人,嫁給了村長那個糟老頭子,看著就讓人心疼。

  劉小北平時見到王蓮花的時候就覺得她可憐。

  “謝謝,你了小北。

  ”王蓮花再次感謝了一聲,稍后說道:“那我們就走了,等以后嬸子會買東西再謝謝你的。

  ”“買什么東西呀,那不得花錢啊。

  ”一旁的趙二愣不開心的說道:“我看他敢說出去,如果他敢說出去的話,我就打斷他的腿。

  ”“你個憨貨,走,別添亂。

  ”王蓮花很少生氣的,對著趙二愣頭道,然后又歉意的看向劉小北說道:“小北,別搭理他,這種人腦子少根筋。

  ”然后她就拉扯著趙二愣,離開了果園。

  劉小北看著兩個人消失的背影,揉了揉被趙二愣踩的生疼的肩膀,心中頓時就是又氣不打一處來,趙二愣太霸道了,這件事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錯,他這么欺負人?劉小北心里咽不下這口氣,總琢磨著該怎么報仇出了這一口氣。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