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 王松這話, 楊嬸的美麗臉上也是露 出了一抹掙扎之色,她搖了搖頭,心下也是無奈,原本她還真想和王松折騰搗鼓一番,可是,臨到最后一步的時候,她的心頭卻忽然慌亂了起來!她一直都只和自己丈夫干過那 事兒,現在卻要和王松倒騰,她的心里一時著實有些接受不了,更何況……現在她女兒還躺在旁邊的呢。

  看著楊嬸那一臉猶豫的模樣,王松卻一狠心,拉住楊嬸的腿,就往里塞去,可是一來二去,卻咋樣都倒騰不了,弄的王松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著急卻又無可奈何。

  這一幕被楊嬸看見,她也是不由咧嘴輕笑一聲,湊到王松的耳旁,壓低聲音說:“小松,你是不是從來沒和女人折騰過啊?”王松臉龐一紅,心下只覺得快要羞死了,現在都倒這一步了,自己卻弄不來,這也太丟人了吧……可楊嬸卻并沒有笑話他,一雙手輕輕把弄著他那貨子,又是輕聲道:“小松,嬸兒……嬸兒以后給你成么,今天小倩在呢……”王松哪里肯依,他那貨子都漲得生疼了,要是不消消火非得憋出了毛病不成……他貼著楊嬸的耳邊說:“那哪成呢,嬸兒,你都害我憋了這么久了,現在咋能說不弄就不弄呢……”說著,他還咬了咬楊嬸的耳朵,楊嬸吃癢,不由嬌笑了起來,伸手把著王松那 地兒放到了她那白凈的腿上,輕笑道:“反正那樣弄是不能弄的,嬸兒用其他法子給你弄出來……”說著她那腿輕輕合攏了起來,王松的 身子一顫,那感覺就跟觸了電似的,從腳跟到頭頂,每一根汗毛,都似乎顫栗了起來……楊嬸的動作很輕柔,但是這種感覺卻讓王松說不出來的爽快,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身子猛地一顫,終于是完了事兒,把楊嬸的睡衣和被子都給弄臟了一些。

  不過楊嬸倒是并不介意,拿過旁邊床頭柜上的紙巾擦了擦身子,就又抱著王松的身子溫存了起來。

  這一晚上,倆人雖然終究沒有折騰那事兒,但是在楊嬸的腿上,王松卻不知道弄了多少次,直到精疲力竭方才心滿意足地睡去……次晨早上,王松醒來時,看看床邊,楊嬸和小倩卻都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了一床空蕩蕩的被子,他皺了皺眉,連忙爬起身來,見到屋外只有嫂子一個人在掃地收拾,他也是不由問道:“嫂子,楊嬸和小倩呢,她們去哪兒了?”秦月荷抬起頭來,一雙美目掃了眼只穿了一條小褲的王松,眸子里泛出了一絲古怪之色:“她們回家去了啊,你咋穿這么點就出來了,別著涼了,你待會兒不是還要去干活的嘛。

  ”聽見這話,王松也是反應了過來,連忙回了房去換衣服,看看時間,已經六點多了,要是不趕緊點,可就要遲到了。

  屋外響起了嫂子的聲音:“早飯給你弄好了,穿好衣服就出來吃吧。

  ”王松穿好衣服,正準備出去,經過桌上的時候,忽然看見那桌子上那一張折起來的小小紙片,他眼睛一瞪,驟然一拍腦門!你爺爺的,咋把這事兒給忘了呢!王松忽然一拍腦門,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來!你爺爺的,咋把這事兒給忘了呢!那張紙片是 喬玉兒給自己的,喬玉兒是村外那所 藥鋪林醫生喬城的孫女兒,王松干活的地方就在那所藥鋪,喬城藥鋪。

  因為王松大哥和父親走的早,當初扶貧分自理地的時候,王松又沒滿十八歲,他家連塊種菜的地都沒,王松自然也不能像別家靠裝莊稼過活,只能去村外藥鋪打工。

  還好當初王松上過高中,那藥鋪林醫生就是見王松有點文化,會算數,就讓他在藥鋪里當個算賬收錢的員工,一個月六百塊錢,除去生活費,倒是讓王松自己還能留個一兩百,攢著以后娶媳婦兒……昨天因為秦梅結婚,王松專程跟林醫生請了假回來,那喬玉兒見王松請假回去,便也順帶著拜托他幫著干一件事兒。

  可是昨天事情太多,王松早就把喬玉兒交代的事兒忘得干干凈凈,直到此刻方才想了起來。

  他拿起桌子上的紙,往兜里一揣,也不吃早飯,飛快朝著門外跑去。

  嫂子見王松不吃早飯,也是不由皺眉喊道:“小松,你咋不吃飯呢?”王松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心里只想著答應喬玉兒的事兒,說了句:“要遲到了。

  ”就飛奔出了家門……秦月荷看著那漸漸跑遠的王松,心里輕啐一口,這小子,咋忙得早飯都不吃了呢?不過隨即,她又是想起剛剛看見的王松那地兒,心頭不由暗暗一熱……這小子,倒是長大了呢……成華村的后面是一座山,山間有條河,名字叫三溝河,成華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來,此刻,王松就正朝著那條三溝(兒童智力故事)河邊跑去。

  他一邊跑,一邊將兜里那張紙片給摸了出來,細細掃了眼紙片上畫出來的一種草藥畫像,心頭暗暗想到,他娘的,昨天早上就該來找草藥的,這么大條三溝河,要是一時半會找不見可咋辦,而且待會兒要是去遲到了,以喬城那老家伙的秉性,多半又要扣老子的工資了!心下著急,跑的就更快了一些,到了三溝河邊,他低著身子來,在河邊的青草從中飛快找尋了起來,喬玉兒畫的這種草藥長得很奇特,要是真的有的話,一眼就能找得到,她還特別交代過,這種草一般都長在河邊的。

  就是這個!找了好半晌,王松一抬頭,終于是見到那河邊上的一個土堆上正長著一叢和紙上畫的一模一樣的草!他心下一喜,連忙爬上土堆,將那一叢草統統扯了下來,也不管這草上還沾著泥土,就往兜里揣了去。

  他娘的,這下可算能和喬玉兒交代了,不過看看太陽都已經快升上了中空,這怕是都已經中午八九點了,喬城那老家伙還不定咋罵自己呢……他轉身正打算離開去喬城藥鋪,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陣古怪的聲音……轉過頭看看,只見土堆下面不遠處的河溝邊上,此刻正有個女人在洗衣服……王松眉頭一挑,看清楚了那背影,原來是劉某他媳婦兒宋 芳芳,可是聽那聲音,卻著實有些古怪,就和昨天在后院聽到的林柔的叫聲一樣,分明就是女人干那事兒時候的聲音,可是這張芳芳不是在洗衣服么,咋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呢?王松心下古怪,蹲在土堆上面,就低頭細細朝著那宋芳芳看去。

  王松低頭細細看了去……這一看,卻幾乎讓他驚掉了大牙,你爺爺的,這婆娘……這婆娘哪兒是在洗衣服,她面前確實放了一堆衣服,手里也拿著那 搓衣服的棍子,可是……她手里的那棍子可壓根兒就沒砸在衣服上,反而是被這女人拿著往下面那地兒塞了去……王松瞪大了眼睛,幾乎合不攏嘴來,那搓衣棍還能有這作用?他心頭驚訝,再看那宋芳芳卻是一臉享受的模樣,手上不住地動作著,誘人的眼睛半開半闔,就像是下頭正有個男人在倒騰她一樣……王松吞了口唾沫,心下又是不覺好笑,他娘的,這騷婆娘,難不成是他家劉某那玩意兒不好使嗎?還非得用這搓衣棍來倒騰……想想當初劉某總是在自己面前吹噓他跟他老婆咋樣咋樣,啥一倒騰就是一大半晚上之類的,以前還讓身為單身漢的王松羨慕得不得了呢。

  可是現在看看,只怕那劉某是在胡吹八蛋!王松暗暗好笑,又想逗一逗這宋芳芳,便一下子站起身來,大聲喝道:“嘿!宋芳芳,你在干啥呢!”這一聲吼,可把那宋芳芳給嚇了一大跳,她手上的動作連忙停了下來,伸手就想要把那搓衣棍給扯出來,可誰知道這一著急,居然嵌在里頭出不來了……她心頭是又急又氣又羞,連忙拿起一件濕漉漉的衣服就擋在了那地兒,抬頭一看,見到土堆上站著的人居然是王松,她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可是做這種事兒被人逮到了,終歸是有些心虛,連忙低下頭來又狠狠扯了一下子那搓衣棍……可誰知道,這一次扯的力氣大了一點,搓衣棍雖然給扯了出來,可是那地兒卻居然給弄的流血了出來……這一次,可徹底把宋芳芳給嚇住了,這……這可咋辦啊,感覺著那地方傳來一陣陣疼痛的感覺,宋芳芳心頭一急,幾乎都流出了眼淚來……王松本來還在土堆上暗笑宋芳芳被自己逮了個正著,低頭再看,卻見到那宋芳芳的臉色有些古怪,一只手還捂著那地兒,那身子卻低下去,輕輕發顫了起來。

  他眉頭微皺,咋了?出了啥事兒么?他又是扯開嗓子喊了聲:“喂,宋芳芳,你在干啥呢,咋不說話呢?”那宋芳芳咬緊了牙齒,一下子抬起頭來,瞪著王松有氣無力地喝道:“王松……你,你干的好事兒,我……我那里流血了!”那里流血了?王松一愣,隨即心下也是害怕了起來,剛剛宋芳芳可是被自己給嚇住的,她要是出了啥事兒,自己哪里能逃的了干系,更何況……那地方要是出了啥毛病,別說是宋芳芳,劉某和她們一家人怕是也不會放過自己的!一想到這些,王松連忙趕了過去,只見宋芳芳咬著牙齒,臉色蒼白地坐倒在地上,那根搓衣棍還擺在旁邊,棍子上面也有著絲絲血跡,看上去極為駭人……王松蹲下了身子來,掃了眼宋芳芳肚皮上蓋著的那塊濕漉漉的衣服,吞了口唾沫顫聲問道:“你……你這……咋,咋整的,我,我看看……”說著,他就把那塊濕漉漉的衣服給掀了開來……說著,王松便伸出手,緩緩將宋芳芳那地兒的衣服給掀了起來……還不等他細看,那宋芳芳卻一下子伸手把那地兒給捂住了,誘人的臉上泛紅,眉宇之間滿是羞惱之色:“你干啥!”雖然宋芳芳的手掌擋住了些許誘人景致,但是卻依舊被王松看見了一些東西,他心下暗暗發熱,你爺爺的,說起來這還是老子第一次見到女人那呢……被宋芳芳手掌擋住了之后,若隱若現,卻更加引得王松心下好奇。

  他蹲下身子來,臉上裝作一副嚴肅的模樣:“芳芳,你不知道我在啥地方干活么?你這兒流血了,我得幫你看看,不然出了啥事兒可咋整。

  ”聽到王松這話,那宋芳芳也是嚇了一跳,只感覺那地兒隱隱作痛,再看看旁邊那根搓衣棍,棍子上也有絲絲血跡,宋芳芳心里也是漸漸著急了起來,這要是真弄出了毛病,回去可咋跟劉某和家里人交代啊……要是別處倒還好,這地方……還不定劉某他們咋想呢。

  心里這么一尋思,宋芳芳也是抬頭試探性地看了王松一眼道:“王松,你……你不是在藥鋪里算賬嗎,你……你還懂治病不成?”王松一撇嘴:“咋就不會了?老子要是不會治病,喬城那老倔脾氣愿意收我干活?你快把手拿開,讓我給你看看,遲了出啥事兒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聽王松說的真誠,宋芳芳的心頭也是不由相信了幾分,畢竟人王松是在兩村之間唯一的一個藥鋪里干活,只怕他還真會一點醫術呢……可是……這,這也太羞人了吧,讓王松看自己的那地方……宋芳芳的牙齒輕輕咬著紅潤的嘴唇,眼眸之間滿是害羞猶豫之色,偷偷盯了眼那王松,只見他蹲著身子,一顆腦袋幾乎都要湊到自己肚皮上去了,那雙眼睛正緊緊地盯著自己那地兒呢,眼神之中還帶著幾分古怪的神色。

  看到這一幕,宋芳芳一瞪眼:“你湊這么近干啥呢!”她心頭此刻更是恨得牙癢癢,這王松不會是故意嚇唬自己,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王松也是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站正了身子嚴肅道:“那啥……你這地方不是流血了吧,我看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

  ”聽到這話,宋芳芳的秀眉又是漸漸皺了起來:“那……那你看出來是咋回事兒了沒?”王松撇了撇嘴:“你手都擋完了我咋看,就是林醫生來了,你這么擋著他也看不出啥吧。

  ”宋芳芳無奈,只得 點頭:“那你……你只能幫我看病,不準動……動別的心思!”她嘴上說著,卻感到一陣發熱,剛剛她自己就在用搓衣棍搗鼓那事兒呢,心里本就想著要是能有個男人,真的倒騰一下自己才舒坦。

  此刻王松就在這兒,要是自己沒事兒的話,還真想讓王松搗鼓搗鼓。

  不過這種話宋芳芳可不好意思說出口,雖說自家男人那玩意兒不行,但是和別的男人……這要是傳了出去,那可就……宋芳芳心頭一陣猶豫,也不知道應該給王松看,還是不給他看…… 張鐵柱說:我可聽說了,老李頭想繼續續約呢,最近幾天肯定會找 王志強來說續約的事情,你可得幫我盯著點。

  KMR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說了幫你就一定會幫你。

   李秀云有些不耐煩 的說:還有沒有其他事情?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鐵柱樂呵呵的笑道:沒了。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沒好氣的說:沒事就趕緊滾蛋,別回頭讓村里人看見說是非。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誰敢說我 李姐是非,老子去打斷他的狗腿。

  張鐵柱湊近李秀云,伸出厚實的巴掌,一下子拍在李秀云肥碩的臀部上。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啪~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接著臀部顫顫巍巍的抖動起來。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嘿嘿,這彈性真是沒的說,李姐,昨晚上的好事讓那小子給破壞了,要不咱們尋個地方來一炮?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和你媽打一炮去!李秀云怒其不爭的壓低聲音喝道:趕緊給老娘滾犢子,以后沒經過老娘同意,敢動手動腳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說完,理也不理張鐵柱直接進了院子,將大鐵門給關上了。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鐵柱等李秀云進去之后,站在門口冷哼一聲,低聲惡狠狠的道:給老子等著,等老子拿到魚塘的承包合同之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重新回到堂屋,李秀云見 林逸抱著一本書正兒八經的看了起來,就在他旁邊坐下,笑問道:看的什么書?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隨口答道:本草綱目。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喲,還真有這么稀奇的書?李秀云顯得有些詫異,以前只是在史書上看到過關于李時珍《本草綱目》的記載,沒想到林逸手里抱著一本,就好奇的湊上去說:可以給我瞅瞅么?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點頭將書遞了過去,李秀云隨便翻看幾眼,頓時感覺眼花繚亂,書中有許多奇怪的草葉以及人體穴位,李秀云自然看不懂,只是訕訕笑著將書還給林逸。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林醫生,你的醫術不會是從這上面學來的吧?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將書合上,搖頭說:看書只是增加閱歷,至于醫術還得從實踐中得來。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問道:你能治療脊椎病嗎?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說:暫時可以緩解,不過想要徹底治愈需要一段時間。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你幫李姐治治這脊椎病吧,如果能夠治好,李姐會好好報答你的。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說話的時候故意微微將腿張開,里面的春光若隱若現看上去極為撩人……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長腿上瞅了一眼,見李秀云把目光投來,他尷尬的咳嗽一聲,故作正經的說:報答就不用了,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笑問道:你準備怎么幫我治?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回答說:先針灸在推拿。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猶豫的說:我有些害怕,可以不針灸嗎?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點頭說:自然可以,可以直接推拿進行緩解,不過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抿嘴一下,說:沒事兒,我先試試你推拿的手藝。

  說完,她起身將堂屋的門給關上,繼續說:你等等,我去臥室換身衣服,方便你推拿……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換了一身紫色輕紗睡衣,睡衣里面的黑色內衣若隱若現的展現出來,那挺拔的胸部,纖細的腰身,以及筆直的長腿給人以極大的視覺沖擊。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林醫生,我這睡衣好看嗎?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見林逸有些呆滯的看著自己,頓時露出得意的微笑。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回過神,林逸悻悻的點頭,旋即,又一臉嚴肅的說:你到沙發上來躺下,我幫你推拿。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的,你來吧……李秀云整個身子趴在了沙發上,臀部微微翹起,露出一個誘人的弧度,就如同一個待宰羔羊一般。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望著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渾身有些燥熱不安起來,伸手去撩開李秀云睡衣,見李秀云后背潔白如玉,竟然毫無瑕疵,心里再次起了漣漪。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以開始了么?李秀云能想象得到,林逸看她半裸身子時所露出的火熱眼神,心里一陣得意,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喉嚨哽咽一下,點頭說:你的頸椎病只是輕微的,我推拿就能幫你治的差不多。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他暗自將內力運于掌心,接著雙手朝著李秀云后背貼去。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哼哼……雙手掌貼在李秀云的后背,使得李秀云身子突然敏感的繃直,手掌上傳來的灼熱感讓她舒服的忍不住低吟一聲。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見自己發出的聲音太過曖昧。

  饒是浪蕩不拘的李秀云臉上也有些掛不住的發燙了。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是不是很舒服?林逸見李秀云舒服的呻吟一聲,頓時笑著詢問,只不過,此時他也不好受,雙手摸著李秀云光滑如玉的后背,感受到肌膚的滑膩感,林逸心里極為緊張和期待,連呼吸都變的有些不順暢。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的……的確很舒服……你的技術真好,弄……弄的李姐舒服死了李秀云一邊說話一邊哼唧,感覺再說下去恐怕又得舒服的呻吟出聲,于是干脆不說話了,死死的咬著銀牙,閉口不言。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的大手如同有魔力一般,在李秀云后背推拿游走之處,李秀云都會感覺仿佛有千萬只螞蟻撓心一般,奇癢難耐。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忍不住再次繃直了身子,一雙大長腿緊緊的夾住……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見李秀云身子繃直,就笑著提醒說:放松些……說著話的時候一只手不小心觸碰到了李秀云臀部邊緣,那柔軟的彈性讓林逸心神一蕩。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小子……摸我屁股?李秀云心里極度緊張起來,對于那方面的事情她太過熟悉,早已沒什么新鮮感,但是讓她感覺奇怪的時,林逸雙手在她身上按摩使她異常興奮敏感,就如同大姑娘洞房花燭時的緊張刺激,剛才林逸手背觸碰到她臀部時,她就在想,林逸是不是打算一步步的將自己給占有?越想心里越緊張,越緊張呼吸越急促,到最后李秀云已經開始喘粗氣了,俏臉嫵媚而又緋紅,心里極度渴望被林逸狠狠的占有。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望著李秀云纖細嬌柔的身軀以及嫵媚的表情,跟著有些迷失起來……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正當兩人神經高度緊張,就要失去理智時,,一陣輕微的敲門聲讓兩人同時如被電擊般的怔住。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臉色一變,一下子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趕緊把睡衣整理好,又緊張的對林逸做了個噓的手勢,然后試探的朝屋門口喊道:誰啊?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是我,大白天的關什么門啊!門外傳來王志強不悅的聲音。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表情有些慌張,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后將林逸往她臥室里面推,邊走邊解釋說:你先到我臥室里面躲一下,讓王志強看見我穿這么暴露的站在你面前,他會多想的。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郁悶的嘆了口氣,暗忖道:自己明明沒有偷他老婆,怎么就享受到了偷他老婆的待遇,被他活脫脫的給堵在屋里頭!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將林逸推進臥室,讓他藏在衣柜之后,趕緊去給王志強開門。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志強手里提著幾個塑料袋,里面裝著林逸吩咐他買的藥材,他進屋后不悅的睨了李秀云一眼說:在屋里做啥呢?磨磨唧唧的半天才來開門。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有些心虛的鋝了鋝肩頭的秀發,訕訕解釋道:剛才在臥室里面看電視呢,沒聽見。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志強也沒多想,點點頭后問李秀云:小林醫生人呢?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啊……他出去了。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出去?王志強疑惑的問:去什么地方了?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低著頭說:我也不清楚,說是隨便出去轉轉。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志強把中藥放在茶幾上,目光看向李秀云,見李秀云穿著一件性感的情趣睡衣,心里頓時癢癢的,最近一段時間因為他母親病重,所以一直沒什么心思做別的事情,想想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碰李秀云的身子,這會兒見她衣著暴露,就有些蠢蠢欲動了。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秀云,你去把堂屋的門鎖上。

  王志強目光有些火熱的看了李秀云一眼,喉嚨哽咽的吩咐道。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不解的說:大白天的鎖門做啥?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志強咧嘴一笑,白天鎖門,你說能做啥?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醒悟過來,沒好氣的白了王志強一眼,大白天的不合適,萬一待會兒小林醫生回來怎么辦?!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志強笑道:沒事兒,我速戰速決。

  說著,他上前去把堂屋的房門給關上,接著從李秀云身后直接一下子將李秀云給橫抱了起來,火急繚繞的朝著臥室沖去。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輕點!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志強把李秀云扔到床上,然后一個餓虎撲食的壓在了李秀云身上,惹來李秀云一陣不滿。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推了王志強一下,嬌喘兮兮的說:你先去洗個澡,出了一身汗,難聞死了。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想引開王志強,讓林逸有脫身的機會。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哪里知道王志強猴急的不得了,根本沒有要洗澡的意思,直接將李秀云壓在了下面。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嘿嘿,這真是個體力活……王志強滿身是汗的邊笑邊喘息。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躺在床上見衣柜打開一道縫隙知道里面的林逸一定是在偷看,心里感覺既緊張又刺激,身體的敏感程度比以往高出不少。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王志強奮力的沖擊下,李秀云緋紅的臉對著衣柜,故意嬌媚的歡叫連連,大有勾引林逸的意思。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躲藏在衣柜之中,看到眼前活的春宮場景再加上李秀云極為浪蕩的歡叫,心里如同十萬只螞蟻撓心一般,奇癢難耐,血液沸騰。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王志強似乎是屬于外強中干性的男人,只是短短幾分鐘,在王志強的一聲悶哼聲中,戰斗終于結束,他身子抖動幾下,吁了口氣后,慢慢的趴在了李秀云身上。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臉上露出一絲不滿,這身體剛剛才有感覺,王志強便已經鳴笛收兵,實在是不給力,她臉上呈現出欲求不滿之色。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躲在柜子里的林逸感覺好笑,怪不得李秀云要給王志強戴綠帽子,感情是有原因的。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見李秀云不滿的把自己推開,王志強知道李秀云為什么不高興,頓時尷尬的笑了笑,說:好一段時間沒干這事兒,有些把持不住,等晚上我再好好滿足你……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咚咚咚……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兩人在床上休息一陣,聽見外面有人敲門,王志強以為是林逸回來了,不敢耽擱,趕緊穿衣服去開門。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等王志強離開臥室之后,李秀云將睡衣整理好,又從臥室里面將門給反鎖上,這才把衣柜門打開,似笑非笑的對林逸說:偷看別人干那事爽嗎?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從衣柜里面出來,頗為尷尬的笑了笑,說:這不能怪我,是你把我推進臥室的。

  說話的時候眼睛時不時的朝李秀云胸口瞄上兩眼。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剛才被王志強挑起的欲火,此時欲望還沒完全減退,見林逸五官清秀,身材高大,頓時就心頭大動,伸手朝著林逸胸口摸了過去,在上面輕輕撫摸著,臉上帶著媚笑道:小林呀,你和女人做過那種事情沒?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朝后退了一步,躲開李秀云的‘騷擾&quo;,訕訕笑著搖頭。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又慢慢逼近林逸,一直把林逸逼到了床邊,伸手將他給推倒在床上,臉上帶著媚笑的道(媽媽啊啊啊啊):那你想不想嘗嘗女人的味道?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話,她將睡衣的裙擺給撩了起來,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目光火熱的看著極為浪蕩的李秀云,身子很不老實的起了反應,不怪林逸好色,實在是這個女人太會勾引男人了,對于一個處男來說,這絕對是無法抵擋的誘惑。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為此中老手,馬上看出了林逸情亂意迷的眼神,帶著鬼魅笑意的湊上前去,趴在林逸身邊,握著林逸的手慢慢的牽引著林逸朝她胸部摸了過去……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胸部,柔柔的充滿了彈性,而且李秀云的胸部之大一只手只能握住一小半而已。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喜不喜歡這種感覺呀?李秀云如同誘導小孩子一般問道。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鬼使神差的點頭,情不自禁的開始揉捏玩弄起來,三兩下,李秀云便忍不住嬌喘出聲。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李秀云見林逸牛仔褲上堆起大大的一坨,嫵媚一笑,嬌媚的說:想要嗎?李姐可以讓你很舒服的。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木楞的沒有做聲。

  不過他的手卻不老實的在李秀云身子亂摸,使得李秀云身子變的癱軟無力,她忍不住哼唧起來,一臉如同喝醉酒的迷離表情,嘴巴喘息道:林逸,快……李姐想要了,趕緊給李姐吧……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也是在這個時候他意識稍微清醒一些,自己還是處男之身,怎么能夠把第一次給了這么個浪蕩的女人,于是他趕緊推開李秀云,從床上蹦了下去,把褲子上的皮帶重新系好。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的舉動讓李秀云有些詫異,短暫的驚訝之后她稍稍回神,似乎明白了林逸心里的想法,李秀云臉色沉了下來,林逸,你什么意思?!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站在一旁尷尬的道:我不能和你發生關系。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為什么?你看不上我?李秀云臉色不悅的質問道。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林逸擺手說:不是那么回事,只是我已經有婚姻在身,我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妻。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KMR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