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節,愛情“愚”得起嗎  今天愚人節,是個適合 表白愛意的日子嗎?合肥的 李哲正為這個問題糾結不已——他重逢了初中同學 小琳,交往之后感覺很好,很想在愚人節向她表白,卻又怕被拒絕難堪。

    “ 愚人節表白最好啦,進可攻、退可守!”“表白很嚴肅,愚人節有點懸!”這不,網上大家七嘴八舌出起主意來了。

    觀點一:化解尷尬留有“愚”地  “愚人節這天表白挺好的,可以達到一石幾鳥的效果。

  ”市民方雷就非常支持在愚人節這天表白。

    方雷說,靦腆 的人,或是怕表白被拒后尷尬的人,因為有愚人節這個臺階下,可拋開這些顧慮。

  也就是說,在愚人節里表白“成本”很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試探對方對自己的心意。

    方雷支持李哲在今天向小琳表白,不論是李哲還是其他人,今天即使被拒絕了,也不會很丟臉——有“愚人節”罩著,即使沒成功,事后也可以用只是“愚”樂一下來化解彼此的尷尬;如果小琳也有愛意,不是正好可以順水推舟,從同學關系成功過渡到 戀人

  總之一句話,“愚人節”是個示愛的好日子,進可攻,退可守!愚人節 愛情“愚”得起嗎  觀點二:愛情你“愚”不起  “如果有男生在愚人節向我表白,我肯定認為他沒擔當、沒勇氣,這種死要面子的人要不得。

  ” 夏蕓表示,表白在愛情發展過程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不可穿著“愚人節”的外套。

    夏蕓是一名中學老師(大炕上性經歷),她表示,人與人之間相處,最重要的就是坦誠,尤其是朝著戀人方向發展的兩個人。

  在夏蕓看來,西方的愚人節純屬娛樂,人們可以不分長幼地進行騙人、說謊。

  在愚人節表白,到底是在真心表白,還是在無心說謊?實際上就是一方把“難題”留給另一方,有不厚道、不真誠的嫌疑。

    “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就應該拿出勇氣表明心跡,讓對方感受到愛意。

  這種在愚人節里虛晃一槍、希望暗度陳倉的人,總讓人感覺不太坦蕩、不夠真誠。

  ”夏蕓認為,真正的愛情,你 “愚”不起。

    觀點三:“愚”來 “愚”去有誤會  市民黃先生則認為,在愚人節里表白,是一把“雙刃劍”,有可能助人一臂之力,成為戀人;也有可能造成誤會,錯失良緣。

  愚人節 愛情“愚”得起嗎  上文說到的李哲,希望在愚人節表白,確實可以探測一下小琳對自己的心意。

  如果小琳領會到李哲選擇在今天表白的意圖,并對李哲也有好感,則可能欣然答應,兩人便可水到渠成地發展成為戀人;如果小琳不理解李哲的用心,以為這只是老同學在愚人節里的一個玩笑,那么兩個有情人,最后極可能“愚”了自己,錯失良緣。

  所以這一招負作用很大,要謹慎使用。

    觀點四:真愛不須選日子  “兩人之間要是有感情,即使不表白也會走到一起,更不用為挑選日子而發愁。

  ”在省城一事業單位工作的 邢俊認為,說,與不說,感情都在那里。

    邢俊表示,對心儀的人進行表白,是件愉快的事情。

  所以大家不需要為在哪一天表白而糾結不已。

  無論在不在愚人節表白,有愛的人都有可能在一起;相反,沒感覺的,無論在哪一天表白都不會成為戀人。

  邢俊說,如果彼此心有靈犀,即使不說出來也能感受到對方的愛意。

  在生活中,也有一些人沒有經過“表白”這關,就水到渠成地成為了情侶。

  所以,上文中的李哲不妨繼續和小琳“平淡”相處,邊走邊看,感情說不定就在生活點滴中提煉出來了。

  (郭娟娟)愚人節 愛情“愚”得起嗎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不想!”他這貨剛換上衣服,磨盤姐就吻上來,癡迷的道:“二狗,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單寂寞對不。

  我喜歡你,想陪你解悶兒!”  皮二狗就吻了幾分鐘,不知怎么回事,對他來說,接吻的感覺很奇妙。

    可是磨盤姐火頭點起來了,急得打滾道:“二狗,幫幫我!”  就在二狗要不要拒絕的當兒,就聽院外傳來組長 千年蟲的聲音:“二狗,小王八蛋,出來,有好消息告訴你!”  一聽千年蟲來了,大磨盤魂飛魄散,三下五除二穿起衣服,爬窗溜了出去。

    皮二狗體內有一團火四下流竄,見是討厭的馬屁精千年蟲來了。

  他就大聲道:“千年蟲,我叫二狗,不叫小王八蛋!”“好,二狗,我是代皮村長發通知,你家那畝田,村里要收回去研究。

  為了補償你,由我家和村長家,把靠近白洋湖的三畝良田劃給你!看看,皮村長待你多好啊,還不謝謝皮村長?”千年蟲趾高氣揚的看著皮二狗道。

    “我那是 神田哦,不換不換!”其實皮二狗心里樂開了花,他家就這一畝良田,正發愁沒地種呢。

  沒想到皮大炮主動送田來了!  也難怪,打從昨天他們幾家的田長出了 逆天蔬菜,這幾畝田搖身一變,就成為村民口中的神田!  說起神田,每個人都羨慕嫉妒恨。

    皮大炮看著眼饞,認定神田是塊風水寶地。

  就變著法子,假借村里要研究的名義,想把神田占為己有。

    “由不得你,這是大奈村村委會全票通過的表決,不光是你家,還有香 荷花家、 王紅裳家一共五戶,都要回收!”千年蟲口氣強硬的道。

    “那是我家祖傳的田哦,你說回收就回收?要回收也可以,我要換十畝田,少一分都不行!”皮二狗趁機增加籌碼道。

    “鱉犢子,你獅子大開口啊。

  一畝換十畝,這么大的事我作不了主,等我消息!”千年蟲朝地下吐了一口痰,就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皮二狗在背后罵了一句,這個老萎貨,不是個東西!    上午九點,二狗帶著三十斤三七種子和二十斤重樓種子,提著上山。

  剛要打出院門,只見王紅裳氣喘吁吁的跑進來,劈頭就道:“二狗,千年蟲那個老東西,他說要把我們的神田換掉。

  你怎么說?”  “我是這么說的,給我十畝良田,我就同意換。

  千年蟲作不了主,找村長去了!”皮二狗嬉皮直樂的看著王紅裳道。

    一聽他 小子答應了,王紅裳氣得上前擰了他一把,一跺腳道:“你還笑!那是神田呀,你家的面積是最大的。

  千萬不能答應啊!我、香荷花、唐二伯還有劉紅蓮,我們一致商量好,堅決不換,皮大炮還能吃了我們啊?”  “ 紅裳姐,我都答應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啦!”皮二狗樂得不行了道。

    “你還樂,傻瓜,不理你!”王紅裳眼前一黑,差點沒給他氣暈。

    其實,皮二狗很告訴她,那幾塊田能長出逆天莊稼,不是因為田地本身哪里神了,而是他用神霄印求下來的靈雨!  可是呢,回頭一想,這種一聽就知道吹牛比的超自然的東西,還是免開尊口好。

  省得王紅裳把他看成神經病。

    “媳婦,我不是傻瓜哦。

  對了,你今天沒課嗎?沒課就一起上山種藥材。

  要是種活了,咱倆對半分!”皮二狗興沖沖的看著王紅裳道。

    “傻子,哪有在山上種藥材呀,種得活才怪!”王紅裳不滿的狠白了他一眼。

    “沒試過怎么知道種不活?萬一種活了呢?”皮二狗心說,我有求雨術,用靈雨一澆灌,應該沒問題。

    “哼,你要是種活了,我就讓你吻一分鐘!”王紅裳打死都不信,山上怎么能種藥材呀,那里都沒水,怎么種。

    “吻兩分鐘!”這 家伙屁顛的加籌碼道。

    “那就兩分鐘。

  但是,要是種不活呢?”王紅裳狡黠的拋出一顆大霹靂。

    “你來說。

  ”  “種不活的話,你答應換田那事,不作數。

  皮村長要換,你不能答應!”  “成。

  就這么說定了,美女媳婦,跟我上山!”皮二狗樂得眼睛都看不到了。

    王紅裳羞得跺了他一腳,氣哼哼的說:“再叫媳婦,我就打你!”說著,跑回家拿家伙什去了。

    兩個在橋頭會齊,一起進入大奈山。

    沿著那條新開僻的羊腸小道,走了半個小時,終于到達古廟的位置。

    到那一看,就看到兩頭黑瞎子,正在古廟那轉悠呢。

    啊!  王紅裳看到黑瞎子,登時就尖叫起來:“二狗,快跑!”拽起他就跑。

    不曾想,那倆黑瞎子聞到皮二狗霄光火文印發出的氣勁,忽是恐懼起來,落荒而逃。

    皮二狗嬉皮直樂道:“紅裳姐,快看,黑瞎子跑了,我跑個毛!”  王紅裳扭頭一看,傻眼了道:“怪事,黑瞎子好像很怕你哦?二狗,你肯定有秘密瞞著我!”聯想起上次,二狗一來,周圍的動物全部跑光。

    “我沒瞞你哦。

  可能是小時候我經常來山上玩,跟動物都混熟了。

  我那時有點頑皮,這個動物打斷條腿,那頭牲口拔光點毛,所以,它們見到我就跑!”皮二狗一陣瞎編道。

  他心說喵了個咪,我要是說實話,說我手里有法印,印章能驅逐飛禽走獸。

  紅裳姐不信啊,這怪不得我!  “你這家伙,小時還真是個熊孩子。

  往女生書包里放老鼠的壞事沒少干,哈哈!”一提這事,王紅裳笑得肚子疼。

    皮二狗沒接她話頭,這家伙正看著剩下的野生三七發愣呢。

    “逆天了,逆天了!一晚就竄高了一截,枝干也大了一輪!”說著,他這貨就像守財奴看到了金元寶,飛撲上前,一鋤頭下去,就見一塊足有半斤多的胖大三七呈現在眼前!  王紅裳也失聲尖叫道:“天哪,這么大的三七!二狗,我們發財了嘻嘻!”  “那還等什么,快挖啊!”  兩個人神情異常亢奮,揮起鋤頭,賣力地挖了起來。

    一口氣挖了一個小時,兩個蛇皮袋都裝滿了。

    二狗帶的蛇皮袋是大號袋,大概能裝一百斤。

  王紅裳是四十斤裝,見裝得滿滿當當,這美女村花興奮的道:“二狗,我發現跟了你,就有肉吃,能賺錢,你真是我的幸運星呢!”說完,忽是發現哪里不對勁,嬌羞如濃桃艷李。

    “紅裳姐,你長得真漂亮。

  我想親你一口!”這家伙沒正經的看著王紅裳道。

    “去你的,只有你賭贏了才能親!”  “那紅裳姐,我們動手把藥材種子埋土里去!”兩個說干就干。

    忙活到正午時分,二狗帶來的藥材種子全部種完。

    不過,他總不能當著紅裳姐的面求雨,不然紅裳姐非嚇暈過去。

  只好先下山,等下倒回來求雨。

    二狗不讓王紅裳受累,兩大袋子三七,一肩扛一個。

    王紅裳見他小子力氣大,扛重物下山,連喘都沒喘一下,她就在心里面佩服起二狗來。

    下午,吃完了午飯,二狗又從香荷花那里借來三蹦子,把兩大袋三七搬上車。

    就這樣,他騎三蹦子,王紅裳騎助力車,(愛女狂歡)兩個一起進城。

    雙雙來到藥市,直奔 白杏的藥材批發部。

  上二樓發現白杏不在這邊辦公,二狗就撥通了白杏的電話,白杏聽說他有山貨賣,很快趕了過來。

    這年輕漂亮的老板娘一腳下車,發現他小子身邊多了個漂亮姑娘。

  就有些酸溜溜的道:“二狗,這是你女朋友嗎?”  “白姐,不是,不是哦!”王紅裳連連搖頭否認,臉紅得像綻滿了桃花。

    “額,她叫王紅裳,是我們村小學的美女老師!”二狗忙是作介紹道。

    白杏得知王紅裳不是二狗的女人,心下一喜。

  燕兒蝶兒的看了看貨,忽是大叫道:“天哪,這么大的三七!一塊都有半斤,我的娘!”  “白姐,這是從土壤最肥沃的大峽谷挖到的。

  又胖又大,品質是一流的。

  那個啥,是不是該漲一點?”這家伙賊精的看著白杏說道。

    “你這小子,怕姑奶奶坑你么。

  五百元一斤,滿意不?”白杏笑瞇瞇的拋出了一顆大霹靂。

    一聽漲到了五百元,王紅裳就激動了,心說,五十斤就是兩萬五啊,我代課一年的工資才一萬不到。

  天哪,這都是沾了二狗的光。

    再看皮二狗的時候,王紅裳媚眼里的濃情,濃得好似欲滴出玫瑰汁來。

    在一樓秤重后,白杏就叫兩人上二樓領錢。

    “二狗,這是你的五萬元!”白杏從保險柜拿出一堆錢,拍了五沓給皮二狗。

    他這貨從來沒掙過這么大的錢,當場就在那里數錢玩。

    “王紅裳,這是你的,兩萬五千!”  王紅裳把厚厚兩沓錢,放入挎包內,見他那貨還在那數得飛起,一邊還嘿嘿傻樂。

  王紅裳好氣的打了他一下道:“二狗,你丟不丟臉啊,數了好幾遍了!”  “我就數著玩,數錢犯法么?”這貨整個一沒心沒肺。

    白杏深有同感道:“記得我賺第一桶金的時候,比二狗還丟臉哦。

  我是直接把現金鋪在床上,在錢堆里睡覺哈哈!”  這老板娘表面上似古井不波,桌底下卻有勾當。

  她見二狗面對面坐著數錢,她的一條絲、襪腿就伸出來,在他小子身上尋香拾翠。

    皮二狗怕王紅裳發現,只在那里裝傻。

    王紅裳還真沒往那方面想,一個身家千萬的富婆,又年輕又漂亮,說她跟皮二狗有一腿,她打死都不信。

    因怕身上帶著大錢遭賊,就一個勁的催促他道:“二狗,人家老板娘要做生意,回家數,走吧!”  “那好吧,我們走吧。

  白杏姐,再見嘍!”二狗笑嘻嘻的回頭看了白杏一眼。

    白杏眼巴巴的倚在門口,一個勁的沖他送秋波道:“二狗,你的藥材不要賣給別人,要賣就賣給我,聽到沒?”  “好嘞,木有問題!”  望著二狗離去的背影,白杏好似癡了,一個勁的念叨:“二狗,你怎么就走了呢?我還想你疼我呢!”  再說皮二狗、王紅裳。

  兩人一起去銀行存錢,存完錢,王紅裳說要去見個朋友,皮二狗就一個人回村。

    回家稍事休整,皮二狗獨自一人,去了一趟大奈山。

  成功求了一場靈雨,看著靈雨把三七基地澆透了,這才得啵下山。

    到家就見院前停著一輛大貨車,前面有一臺小車。

  他小子一到,就從車上下來一個美艷女郎。

  不是別人,正是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容燕姬。

    一看是容燕姬來了,皮二狗腆著臉笑道:“老板娘,我的主意不賴吧?你這是……來拉貨?” “二狗,中午推出的免費吃場面那個火啊,光排隊就排了上百米!”要知道,容燕姬從表姐家借的一百萬到帳后,她孤注一擲,一口氣砸下幾十萬元打廣告。

    九星城的市民聽說燕姬大酒店新進了一種逆天蔬菜,還是免費吃,吸引了大批食客。

    容燕姬從二狗這里購入的一千多斤食材很快拼光。

    食客們一致的評價是,好吃,超級好吃!  “額,免費吃的不火都不可能。

  今晚正式收費,就看有多少回頭客!”  “只要贏得口碑,回頭客肯定大把的!”插話的是靈瑤。

    皮二狗沒想到靈瑤也跟來了,瞪了她一眼,還是對她不理不睬。

    老板娘哪知道他倆個有心病,興沖沖的道:“二狗,我需要三千斤逆天蔬菜,有沒有問題?”  “木有問題!”皮二狗看了眼時間,現在是下午三點多,距五點半飯點上只有兩小時。

  他這貨就話鋒一轉道:“我去村里叫幾個幫工,幫忙摘菜!”  蹬蹬蹬,他這貨第一個來到香荷花家。

  香荷花正在便桶前方便,不提防這家伙一蹦蹦了進來,把寡嫂嚇得一下子站起來,嗔白眼道:“二狗,你嚇死我了!神馬事哦,這么急!”  “荷花嫂,燕姬大酒店的老板娘下來收菜了,快喊人摘菜去!”說著,這貨看了一眼那磨盤,沒空多回味了,匆匆離了寡嫂家,又一個電話通知了王紅裳。

    王紅裳正準備沖涼,接到電話立即風風火火趕了過來。

  兩個人分頭行動,去村里雇了十個女工,說好工錢一百元。

    就這樣,皮二狗帶領村里一群留守女,下到神田,熱火朝天的摘起菜來。

  拔蘿卜、挖土豆、摘秋葵,都是村婦們的拿手絕活。

    只用了一個小時,三千斤逆天蔬菜就裝上了車。

    香荷花和王紅裳這兩家的神田面積小一點,香荷花的菜地一共出產五百斤逆天蔬菜,拿到一萬元菜款。

  王紅裳呢,她的地出產了七百斤,掙了一萬四千元。

    皮二狗的地摘完一千八百斤,還有得剩。

  他分的錢最多,一共拿到三萬六千元。

    又有一筆外水入袋,仨人都興高采烈,開心得過大年一樣。

    地里的活干完,王紅裳就回家沖涼去了。

  香荷花不急著走,她跟著皮二狗進了家門,濃桃艷李的道:“二狗,你幫我賺了錢,想不想我報答你呀?”  “額,荷花嫂,你怎么報答我啊?”他這貨心情好,就和寡嫂打情罵俏起來。

    “我給你按摩,要不要?”  “蝦米,你會按摩?”  “我還會踩背哦,試試吧,很舒服的!”兩個就關起門來,一個躺著,一個就捏拿起來,一會兒拍打得啪啪響,一會兒就從背推到腳。

  推得二狗那貨大叫舒服。

    不知多久,香荷花濃桃艷李的一躺,眼巴巴的道:“二狗,你也給我按兩下!”說著,女人就除了衣服,臥在那里。

    皮二狗照貓畫虎的就按摩起來,按著按著,兩個就吻作一團……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