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網3日報道行,有空吧。

   季晨 說道

   季晨雖然嘴上答應,但心里知道,他應該不會這么做,他擔心穿幫。

   同時他也在想,如果 米蘭知道自己并不是她想的那樣,只是一個司機,會不會立刻就對自己失去了興趣呢? 待在火坑里的幸福,真是左右為難,就好像忽然有了一大筆錢,但這錢是偷來的,拿著卻不敢花一樣難受。

   正想著,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季晨掏出來一看,是李 詩藍,心里咯噔一下,得,又來 事兒了。

   真是讓他連跟朋友們吃個飯都沒法好好吃。

   沒辦法,他將電話接了起來。

   季晨,你快來我家一趟!電話那邊李詩藍似乎很緊急。

   好,我馬上過去。

  季晨連忙說道。

   我得走了。

  季晨說道。

   去哪兒呀這么火急火燎的?馬寧問道。

   我領導,好像有急事兒,我得去她家一趟。

  季晨說道。

   你領導不是個女的么?胖子說道,這么晚了,讓你去她家……嘿嘿,不會是讓你干什么體力活兒吧? 你小子桃花運來了啊,這又是米蘭,又是女上司的,你可注意身體啊。

  馬寧也跟著笑了起來。

   季晨沒有跟他們瞎貧,便急忙打車去了李詩藍家。

   一出電梯,剛到李詩藍家門口,門微開著,就聽見李詩藍似乎在和誰爭吵。

   季晨急忙推門走了進去,一進去就看到李詩藍和一個男人站在客廳中央撕吧了起來。

   季晨忙過去將李詩藍擋在了身后,問那男的道,你是誰? 那男的很瘦,但看起來很兇,問我是誰?我是她丈夫,你又是誰? 季晨一愣,原來是她前夫。

  那這不是她的家事么?叫自己過來干嘛? 李詩藍激動的指著她前夫說道, 張明宇,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出去!我告訴你,這婚我離定了,你就別癡心妄想我心軟了! 原來還沒離婚,季晨心想,那就算不上前夫了,應該只是感情不合,一個 女人,在事業上風生水起,在婚姻上必然不能幸福,這本來就是魚和熊掌的選擇。

   這是我家,我憑什么走?張明宇也毫不示弱。

   李詩藍鐵青著臉說道,行,你不走你就待著吧,季晨,我們走。

   李詩藍和季晨在前面走,身后張明宇說道,李詩藍,我告訴你,你不答應我的條件,我就不會同意離婚的!我們走著瞧! 李詩藍沒有說話,讓季晨開車帶她離開了。

   路上李詩藍余怒未消,罵道,什么東西!一個皮包公司,居然想要綠森新項目的承建!就他那兩把刷子,蓋個廁所都費勁,誰敢把工程給他?真是氣死我了。

   季晨不敢接話,其實這種事,你很難說誰對誰錯的,畢竟她背著張明宇也跟別的男人那什么,自己的女人能坐到那個位置,估計張明宇也清楚,他也是想要點補償罷了。

   李詩藍似乎很生氣,季晨看到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便小心問道,李總,咱們去哪兒? 你把車停路邊,坐到后面來。

  李詩藍說道。

   季晨一愣,將車停在了路邊,然后開后門坐在了李詩藍旁邊。

   李詩藍猝不及防的趴在了她肩膀上,然后哭了出來。

   看到李詩藍趴在自己肩膀上哭的十分委屈,季晨竟然也從心底涌上了一種男人對女人的本能的心疼。

   這個女人雖然在職場風生水起,看起來氣場很足,但畢竟也只是個女人。

   他很想拍一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但他沒敢那么做。

   李詩藍哭了一鼻子,似乎好了許多,接了個電話,是營銷總監陳國富打來的,說是第二天省部的領導要來,準備召開全體會議,讓她準備一下。

   李詩藍掛了電話,又給她手下打了個電話,頤指氣使的安排工作。

   一談到工作,季晨感到李詩藍立刻就收起了女人的委屈,搖身一變回到了那個強勢的女領導,那種強勢的氣場又回到了她身邊。

   掛了電話,季晨問李詩藍去哪兒,李詩藍說回家。

   您丈夫不是還在那?季晨說道。

   他早走了。

  李詩藍說道,我得回去準備工作。

   季晨只好送她回去,回去以后,果然張明宇已經不在了。

   你先回去吧。

  李詩藍說道,明天早晨七點過來接我,不要遲到。

   季晨答應著便出去了。

   這兩天季晨和米蘭的進展一日千里,雖然只是在微信上聊,晚上 視頻聊而已,但進展神速。

   有的時候晚上聊天,米蘭只穿了一個薄薄的睡衣,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米蘭的身材也很好,兩個胸部發育的十分飽滿,即使不穿睡衣也傲挺挺的,季晨看的直冒火,只恨自己不能從屏幕里穿過去,好好蹂躪米蘭一番。

   米蘭也早看出了季晨的欲望,時不時的撩撥他幾句,一來二去,兩個人的聊天就火熱了起來。

   米蘭甚至略帶撒嬌的說道,那么想跟我那個,就早點來找我嘛,到時候還不是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勾的季晨心神搖蕩,他當然想去,可他現在根本就去不了,司機這活兒真的是太忙了。

   這些日子他跟著李詩藍才真正明白領導的司機可真不是開開車那么簡單,接送領導的親戚朋友這就不說了,關鍵很多時候還要給她跑腿兒,照顧領導的生活,給領導去超市買東西,有的時候買菜做飯也都要做。

  好在季晨做飯的手藝還不錯,李詩藍對這點還是挺滿意的。

   最讓季晨受不了的是,李詩藍讓他去給她遛狗,晚上這個時候,正是季晨要跟米蘭視頻聊天的時候,遛狗就沒法視頻了。

  這點讓季晨很不爽。

   那條叫大木的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金毛。

   季晨很不解,李詩藍這個級別的女人,為什么不養條名貴一點的狗,而是養一條金毛? 這天他正一面遛狗一面和米蘭發短信,誰知道一抬頭,發現狗不見了! 當時季晨就嚇了一大跳,要知道,李詩藍可是相當喜愛這條狗,要是狗丟了,那可就糟糕了! 季晨急忙在小區里四處尋找,喊狗的名字,大木大木 小區里一老太太問道,你兒子不見啦? 季晨一愣。

   你可得把孩子看好了啊,現在這人販子太多!老太太拉著他叮囑道。

   季晨叫苦不迭,沒空跟她解釋,這時聽見小區廣場那有個女孩尖叫了一聲,誰家的狗啊! 季晨忙跑了過去,看到大木正將一條雪橇犬摁在地上嘿咻。

   顯然,那條雪橇犬是 那女孩的。

   女孩很漂亮,但滿臉憤怒,看季晨跑過來,問道,你的狗? 季晨點了點頭。

   怎么這么流氓?那女孩說道,你還不趕緊把它弄開!我們家妞妞可是純種的阿拉斯加雪橇犬,讓你這種狗給上了,懷上了怎么辦? 喂喂喂,你說話客氣點好不好?季晨說道,怎么聽著像罵人吶。

   你快點啊你!女孩著急道,再不阻止它就射了! 然而已經晚了,大木已經完事兒了,似乎很爽的樣子叫了一聲,女孩忙跑了過去,一把抱住那雪橇犬,妞妞,你受委屈了! 季晨笑,不算委屈,它爽還來不及呢。

   女孩氣憤的站了起來,你什么意思?你剛才為什么不阻(姐弟亂性)止它?你是不是故意的? 拜托姐姐,你有沒有點常識?季晨說道,動物在那個時候是六親不認的,我要是阻止它,它就算不把我吃了,也得把我上了。

   女孩本來正生氣,聽了這句,噗嗤笑了,但很快又鐵著臉說道,那你說怎么辦吧? 這事兒能怎么辦?季晨說道,動物之間兩廂情愿的事兒,難不成還得上法庭告它? 不行!那女孩說道,明明就是你們強迫的,妞妞要是懷孕了,你必須負責! 它懷孕我負責?又不是我干的。

  季晨說道。

   不行!是你的狗干的,你必須負責到底。

  那女孩說道,要不然你別想走。

   這時候米蘭的電話來了,季晨接了起來。

   你怎么還不上線?米蘭責備道,我都等你好久了。

   有點事兒,我很快就回去,等我啊。

  季晨說著掛了電話。

   這個點兒,也算遛的差不多了,上去把狗放下就可以回家跟米蘭視頻了,可偏偏出了這么個事兒,女孩怎么也不肯讓他走。

   季晨沒辦法,最后只好妥協,這樣,你加我微信,要是它懷上了,你跟我說。

   女孩這才作罷,加了微信,放季晨走了。

   季晨剛帶著大木回到李詩藍家門口,就聽到房間里傳來了爭吵聲。

   那聲音就是張明宇的,季晨一下就聽的出來。

   壞了,她丈夫又來了,季晨忙向屋里走去。

   一進去果然看到張明宇又和李詩藍在客廳中央撕吧起來了。

   季晨忙過去拉,誰知道剛走到跟前,張明宇就給了李詩藍一耳光,直接將李詩藍打的栽倒在了沙發上。

   人都是這樣,一旦動手,就再也收不住了,張明宇緊接著就立刻想拉起李詩藍接著再打。

   季晨見狀忙一把抱住了張明宇,將他甩到了身后,站在了李詩藍面前。

   你給我讓開!老子今天非教訓這臭娘們不可!張明宇恨道。

   不行,季晨說道,你冷靜一點,打人畢竟是不對的。

   我去你嗎的!張明宇大叫一聲,揮拳就朝季晨的臉打了過來。

   季晨當時就挨了一拳,不過這對季晨來說也算不了什么,從小打架就是季晨的拿手好戲,高中的時候還跟表哥練過幾年的拳擊,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張明宇這種瘦骨嶙峋的了。

   他又沖著季晨打了好幾拳,但季晨只還了一拳,就直接打的張明宇栽倒在地,半天才爬起來。

   他不敢再上了,對李詩藍說道,行,你找人來對付我是吧?行,你們給我等著! 說著他轉身就走了。

   季晨回頭見李詩藍坐站在那里,滿眼的憤怒,便問道,李總,你沒事兒吧? 我沒事兒。

  李詩藍說道,狗娘養的,給臉不要臉,找機會我非讓他知道這一巴掌的代價。

   季晨一愣,這李詩藍發起狠來確實有點嚇人。

   你先回去吧。

  李詩藍說道,路上小心一點兒。

   季晨說道,李總,要不我還是陪陪你吧,我擔心他再回來。

   你走你的,哪兒那么多話?李詩藍不耐煩的說道,我沒事兒。

   季晨只好走了出來。

   回去的路上小心點。

  李詩藍在身后補充了一句,有什么事兒給我打電話。

   季晨點點頭。

   回到家以后,他爸爸在客廳吸溜吸溜的吃粥,老頭兒剛從醫院回來,估計沒顧上做飯,買了點粥將就一下。

   見季晨回來,問道,你吃了沒? 吃過了。

  季晨說道。

   臉怎么了?他爸問道,你又跟人打架了? 沒有。

  季晨說道,不小心擦的。

   老頭顯然不信,罵了起來,你都多大了,還跟人打架!你看看那些跟你一起長大的同學,哪個都比你混的好,你到現在連個媳婦都混不著,還跟人打架…… 季晨沒有還嘴,進了衛生間,對著鏡子一看,雖然不疼,但已經腫了。

   看來今天晚上是沒法跟米蘭視頻了。

   剛這么想著,米蘭的視頻就來了。

   季晨心里一暖,忙回了自己的臥室,猶豫了一下,還是掛掉了視頻,對米蘭說道,太晚了,就不視頻了吧。

   米蘭不干,為什么?我都一整天沒見你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嘛。

   這時候, 李佳欣湊到了裴 局長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裴局長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并沒有再開口。

   李佳欣果斷地道:好,我已經讓二叔派人緊急聯系適合的 心臟,大約會在半個小時之后有消息!王瀟,麻煩你幫我爺爺安排手術! 現場一片死寂,包括柳泉在內的所有專家都傻了眼。

  王瀟也沒想到,李佳欣這個暴脾氣的小妞,竟然能有這樣的決斷。

   很好!我先進去準備!王瀟點點頭,對專家組的兩位老外專家道,喂, 席勒教授,你和 詹姆斯教授一起進來幫忙吧! 席勒和詹姆斯教授面面相覷:你認識我們? 王瀟撇撇嘴道:廢話,你們不是外國的心腦血管專家么?快點進來幫忙! 這兩個老外在醫學界的知名度還是很高的,至少,王瀟在來醫院實習之前,在大學里聽過老外的視頻公開課。

   兩個老外只是皺起了眉頭,并沒有拒絕,在他們看來,既然 病人家屬已經下定決心,那到不妨見識一下,看看華夏的醫術是不是真的有傳說中那么神奇。

   …… 等到他們三個人都消失在手術室之后,柳泉才硬著頭皮上前,對裴局長道:局長,這樣做真的是太冒險了,這個王瀟…… 裴局長打斷他道:李小姐已經同意了,她二叔也答應了!如果你繼續阻撓,一旦出現什么后果…… 柳泉的后腦勺上,冷汗唰的一下,就滲了出來。

   尼瑪,這后果誰敢承擔? 半個小時之后,一人風塵仆仆地沖進了急救室,后面跟著這三個人進來的,還有兩名提著器官冷凍保存箱的醫生和護士。

  箱子里面保存的,應該是李家調動了一切可以調動的力量,尋找到的足以和 李老相配型的心臟。

   裴局長率先迎了上去,對前面的人道: 李散李總,你好! 來人正是李宏李老的兒子也就是李佳欣的二叔李散,李家在華海市都是一個大家族,大財團。

  裴局長雖然是華海市衛生局的局長,但是無論地位和社會影響力,都和李家的嫡系有很大的差距。

   辛苦裴局長了!李散問道,現在老爺子的情況怎么樣? 王……王醫生已經在里面準備手術了,兩位外國專家席勒教授和詹姆斯教授會在一旁協助他完成手術! 裴局長覺得那位實習醫生靠譜嗎?李散忽然問道。

   呃……裴局長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李小姐已經考查過王醫生的專業水平,確實還不錯! 他可扛不起這么大的責任,只能把責任往李佳欣身上推! 好在李散也沒有深究,只是點點頭,就沒再說話了。

   二叔,還是先把配型的心臟送進去吧!李佳欣這時候開口了。

   好!李散對身后的醫生和護士道,麻煩你們了! …… 手術室內,王瀟不斷地用 金針刺穴的手法,調整李老的身體各個器官的機能,眼看著李老的各項指標已經達到了手術的要求,王瀟皺著眉頭喊道:怎么回事?不是說好了半個小時之內配型心臟就能送到嗎?怎么還沒看到心臟? 正說著,手術室的門就被打開了,一個醫生和護士領著器官冷凍保存箱走了進來。

   心臟到了!那個醫生開口道。

   聽聲音十分婉轉動聽,竟然是個女醫生,王瀟微微有些訝異,不管眼下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他接過了冷凍箱,說了聲謝謝,然后就開始忙碌起來。

   詹姆斯教授,維持病人身體機能活力就拜托你了,通過這些儀器檢測病人的狀況,有任何異狀都要立即讓我知道! 好的!詹姆斯果斷地點頭,剛才王瀟用金針刺穴,讓李老的身體機能逐漸好轉,那是他親眼所見,如果換成是他,只怕沒有半個月的專項調整和補充營養,根本無法做到這一點。

   席勒教授,你來負責主刀和心臟的移植!王瀟又道。

   席勒愣了一下,頓時有些驚訝地道:什么?你在開什么玩笑?這不是你的手術嗎?怎么讓我來主刀?我對這個手術可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王瀟不容置疑地道:這一點你不用擔心,你只要負責正常的手術程序即可,手術中我負責病人的生命安全,心臟接上之后,讓病人的心臟恢復功能,也都交給我! 聽到這里,席勒面露猶豫之色,半晌之后,才忍不住點頭道:好的,我明白了!我會竭盡全力的! 其實,這也是王瀟之所以讓這兩個老外來協助自己的原因! 老外的醫術未必是最好的,但是職業道德卻普遍比較高。

  若是換成同仁的醫生,王瀟還真的擔心他們會不會全力協助自己。

   在這場手術中,最關鍵的,并不是主刀醫生手中的刀,而是王瀟手中的金針。

  因為李老目前的狀況,隨時都有可能在手術中死亡,唯有王瀟能夠用的金針,維持住病人的生命體征,那么對于心臟的移植過程,將會非常有利。

   這才是最關鍵的一環! 所以,如果只是普通的開刀、切割心臟、移植心臟,這樣的手術對席勒這種國際知名的醫生,完全沒有任何難度。

   很快,席勒就切開了李老的胸腔,看到了里面的心臟,這顆心臟就好像一個發福的胖子,完全被各種脂肪包裹著,整個左心室已經完全僵硬,好像石頭一樣,右心室也衰竭的不成樣子,只有一點點微弱的跳動。

   王瀟道:你盡管放心動手,我會在旁邊協助你完成這臺手術的。

   說著,從身上掏出一個褐色的玉瓶,隱約可以看出里面盛滿了藍色的液體。

   大家還沒來得及看清楚,王瀟就已經不知道從哪里取出三根細如牛毛,長約兩寸的金針來,并且將金針戳入了褐色的玉瓶之中。

   那玉瓶中的液體仿佛突然間沸騰起來,咕嘟嘟地往外冒著泡泡。

   開始吧!王瀟對席勒道。

   席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開始根據送來的那一顆心臟的切口,不斷地調整他動刀的位置,將李老胸腔內那一顆已經硬的像石頭一樣心臟切下來。

   與此同時,王瀟動手了,他將三枚金針刺入了李老的三條主動脈的位置,然后輕輕捻動金針,使金針發出微微的顫動。

   顫動的頻率竟然神奇地保持了和李老之前心臟跳動的頻率。

   監控李老生命體征的儀器上,數據雖然有所波動,但是很顯然,仍然處于平穩的狀態,短時間內,應該不至于會出問題。

   詹姆斯一直在監控儀器,他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一幕,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人類手工可以完成了! 這簡直是上帝之手啊!詹姆斯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語起來。

   時間飛逝,當席勒漸漸將移植的心臟創口縫合起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將近四個小時,在此期間,王瀟移植在不斷地輕輕捻動那三枚金針。

   起來好像不怎么費勁,但其實對心神的損耗極大,此刻的王瀟已經是臉色煞白,雙腳開始有些哆嗦了! 嘀! 儀器終于發出了刺耳的警報聲,瞬間就打破了手術室的寧靜。

   詹姆斯教授眼皮一跳,看了一下儀器上的指數,緊張地道:心臟縫合尚未成為,患者的肝膽功能開始出現衰竭,肺部微微有些充血,呼吸困難,病人的生命體征開始下降了。

   席勒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慌之色。

   這時候,王瀟虛弱的聲音忽然響起:席勒,你還需要多久? 十五分鐘!席勒道。

   好!王瀟的聲音忽然變得冷靜無比,你們不用擔心,繼續做好你們手上的工作,關鍵時刻我會維持住病人的生命體征,直到完成手術! 明白! 兩個老外嚇出了滿頭大汗,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他們只能選擇信任王瀟。

   嘀……嘀……嘀…… 一聲聲警報聲響個不停,雖然沒有影響到席勒和詹姆斯,但是卻讓此刻仍然在門外苦苦守候的眾人,不由自主地一陣心慌。

   李散臉色發白,雙手握拳,一聲都不吭。

   而李佳欣同樣是俏臉失色,暗暗發誓,如果爺爺出了什么意外,一定要把王瀟這混蛋小子抽筋剝皮。

   至于專家組(上門女婿的三姐妹)的專家們,則同樣心驚肉跳。

   尤其是柳泉這個醫院院長,不管怎么樣,王瀟都是醫院的實習醫生!而且,他柳泉還是緊急醫療救援小組的組長,一旦李老在王瀟這個實習醫生的手中出現意外,他也難辭其咎。

   所以,柳泉的腿已經不由自主地開始哆嗦起來。

   好在這警報聲雖然嚇人,但是卻并未驟停,也沒有發出嘟嘟嘟的長音,所以外面的人勉強還能坐的住。

   王,情況不太妙,患者的心肌功能似乎沒能啟動,已經開始充血了!心電圖的T紋開始不斷出現波尖……詹姆斯的語氣有些慌張起來。

   王瀟依然不動聲色,捏著金針的右手微微一彈,竟是直接用針尾彈了一下剛剛移植心臟的左心房。

   這一彈,掌控的力度恰到好處,既不至于傷到心臟,又能推動心臟開始律動。

   很快,這個剛剛移植的心臟,律動開始逐步穩定下來。

   而這時候,王瀟的額頭上,已經全是汗水,眼中也已經出現了血絲。

   詹姆斯看著儀器上面逐漸平穩的各項數據,不由得松了一口氣,這臺手術能夠做到這個地步,堪稱是醫學史上的奇跡了,只可惜,這種奇跡是沒有辦法復制的,對于眼前這個神奇王那奇詭的針法太過于依賴,根本沒有辦法推而廣之。

   眼看著席勒最后的縫合手術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王瀟也松了一口氣。

   接下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只需要稍微維持一下就可以了! 嗤的一聲,王瀟收回了其中一枚金針,戳進了玉瓶之中,那枚金色的長針,因為在他的捻動下,長時間發生震蕩,仍然在顫個不停,被放入玉瓶之中后,仍然顫個不停,將玉瓶中的液體攪得直冒泡泡。

   剛才負責送冷凍器官箱的女醫生,秀目中異彩連連,仿佛看到了世上最美艷動人的珠寶。

  若不是王瀟正忙著給病人醫治,估計她都會馬上撲上去。

   王,病人的心率漸漸正常了!生命體征也趨向平緩,動脈血液回流正常……詹姆斯教授按捺住心中的激動。

  在他看來,王瀟的醫術已經不僅僅是醫術,更像是一門上帝才懂的藝術。

   王瀟的那雙手,簡直就是上帝之手啊! 有人說86年馬拉多納的手才是上帝之手。

  但是詹姆斯和席勒毫不猶豫的認為,王瀟的手才是真正的上帝之手! 就在這時候,席勒忽然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發現病床上的李老的表情似乎變得痛苦起來,他忙道:王,情況不妙,病人似乎哪里出現了異樣,神情很痛苦!! 王瀟愣了一下,低頭一看,果然,李老的臉頰上,肌肉不斷地抽搐著,眼眉都擰成了一團,很顯然,病人正在經受著巨大的痛苦。

   他連忙伸手去摸李老的脈搏。

   大約三十秒之后,他立即出針,在李老的頭頂和眉心刺下三枚金針,并且開始輕輕捻動,很快,病人臉上痛苦的表情就開始減弱,漸漸恢復平靜。

   王,剛才是怎么回事?詹姆斯很好奇地道,因為盡管病人很痛苦,但是從儀器上面,完全看不出異常。

   王瀟點頭道:病人的心率功能漸漸趨向平緩之后,血液流淌恢復正常,但是因為之前腦溢血,導致腦部微細血管堵塞,雖然不是特別嚴重,但是當正常的血液流經腦部的時候,會給這些堵塞的血管帶來沖擊和擠壓,因此產生類似偏頭疼的劇烈痛苦。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