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第一決定和他好是在我4歲的時候。

   我和明看電視里的花樣滑冰表演,電視里的漂亮女子翩翩飛舞的樣子讓我喜歡得不得了。

  我突然覺得院子里有塊地方很像溜冰場。

  就彈簧似地從板凳上跳起來跑了出去。

  毫不猶豫地跳進了那個/溜冰場/--那是明的爸爸挖的坑,長方形,蓄滿了雪白的 灰漿,蓋房子用的。

  我跳進去才明白根本站不住,身體在粘稠的灰漿里漸漸下陷。

  我/哇/地哭了起來。

  明在上面使勁拉我的手,拉不動,一著急,也/咚/地跳下來。

  幸好明的爸爸看見我們的壯舉趕快把我倆拽了上來。

  我驚魂未定繼續大哭,明就用他沾滿灰漿的小胖手拍著我的肩說:/別伯,別怕,有我呢。

  /那一刻心中全是明舍身救我的光輝形象,我暗暗對自己說:/明救我的命,我要和他更好。

  /  明是個內心靈秀的男孩子,有時小伙伴們一起瘋跑瘋鬧,他會突然停下來說:/平平你的小辮兒亂了。

  /然后就幫我重新扎好。

  他做的風箏總是飛得最高,他用泥巴捏的小動物神似形似。

  明還會把土豆或白薯切成特別薄的片兒貼在爐子外面,然后把散發著香噴噴味道的烤薯片分給我們吃。

  明喜歡看小人書,并且保存得非常好。

  明還是我們這群人中第一個學會騎自行車的人。

    念小學時明特別喜歡畫畫,尤其喜歡畫身穿鎧甲手持兵器的古代戰士,那么復雜的人物全部用鋼筆一氣呵成而 不用鉛筆打草稿,我佩服得嘖嘖稱奇。

  明從不炫耀,一副虛懷若谷的樣子,他說:/你不會畫畫,可是你會 唱歌

  /嘿,我聽了飄飄然。

  有一次明的表弟來找他玩,看到明坐在我旁邊聽我唱歌他也高興地坐下來一起聽,聽了一會兒,他站起來說:/你干嗎老唱一半就不唱了啊?/我有什么辦法,沒有歌本,歌詞似懂非懂記不住,只好記住多少唱多少了。

  可是,明從來沒有說過像他表弟這樣的話。

    小學四年級時我患了急性黃疸性肝炎,住在姥姥家休養了兩個月。

  明成了我的小老師,每天一放學就跑來給我補習功課,明的學習成績很好,他寫的作文還獲得過全國作文比賽一等獎呢。

  有一次明的媽媽來找他,我坐在窗戶下的炕上,聽見他媽媽說:/這病是 傳染人的,非常厲害,你怎么不聽話?/明小聲地說:/說話是不會傳染的,只有一起吃東西才會傳染,是消化道傳染,不是呼吸道傳染。

  /他用從我媽媽那里聽來的專業用語辯解。

  他媽媽輕聲呵斥他:/你懂什么,都傳染,我不是不許你來,可是不能老來。

  /不過,明是老來的,除了補習功課還陪我說話和我玩,大概童真的感情是可以戰勝病魔的,我的功課沒有落下, 明也沒有被我傳染上肝炎。

  我一臉誠懇地對 明說:/如果你得最最厲害的傳染病,別人都害怕,我也不怕,我一定陪你玩。

  /明嚇了一跳說:/我可不愿意得最最厲害的傳染病。

  /   初二那年爸爸的朋友帶我們全家去游樂園,明也去了,我們都是第一次見到過山車這個龐然大物,我激動地蹦著喊著要玩過山車。

  大家面面相覷,誰都沒玩過,看著上面的人頭朝下地翻來滾去都有些害怕,只有我一個人去爸爸當然不放心。

  這時明拉起我的手說:/平平我和你一起去。

  /我們倆手拉手坐進過山車,緊張又興奮地互相看著傻笑。

  有明在身邊,心里踏實多了,還沒來得及害怕就翻完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已經清清楚楚地知道,明和我雖然 青梅竹馬,但卻永遠不可能有再深一步的發展了,縱然絕望,卻并不影響我和明的情深意長,我們一如從前地要好。

    等到我們上大學,因為住校不能經常見面了,就一直寫信。

  記得他有一封信寫道:/今天停電,不用上晚自習,同學們都出去玩了,只有我一個人在教室里給你寫信。

  點著蠟燭,一陣風吹來,燭光忽明忽暗,映在墻上的我的影子忽長忽短,媽呀!好可怕啊,我得趕快走了。

  /明讀大四的時(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候,戀愛了,且是最苦的單戀,我成了他最信任的傾訴對象。

  用明的話說,/那個 女孩子很有氣質,很奪目,也很有背景/,這么光鮮閃亮又復雜的女孩子我可不喜歡,我寫信勸他說以你這樣善良純正的心地是不宜追求這類女孩子的,文靜如水氣質如蘭的女孩才是最佳人選,像我這樣的最好了。

  可是。

  /情到深處人糊涂/,明哪里聽得進去我的勸告,他的信里再沒有校園里的趣聞軼事,再沒有了讀書心得觀后感,除了失意徘徊,就是傷心迷憫。

  明的一意孤行持續到大學畢業參加工作才偃旗息鼓,那個女孩子遠走深圳和明招呼也未打。

  明的憔悴把我心痛得咬牙切齒,如果不是生不逢時,哪就輪到她讓明歡喜讓明憂了!  當明長成一表人才的帥小伙,我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時,每次見面,我們更要感慨一番生不逢時。

  在那些身無牽掛的日子里,我和明儼然就是-對熱戀情人,我們倆一起進城買材料學電腦學外語,手拉手一起爬香山,一起逛商場買衣服,一起去看電影,甚至一起對酒當歌。

  因為青梅竹馬,我們無話不說,共同分享彼此的喜怒哀樂;因為兩小無猜,我們相對時真實坦城放松自如。

    工作三年的明尚未找到意中人,工作倒是比戀愛有聲有色得多,經常被評為機關甚至局級先進。

  我為明著急,明說:/還沒見到和你一樣好的女孩子,終身大事不能草率。

  /恨得我說:/你是不是在逼我獨身?/。

     明這樣優秀的男孩當然不會令人失望,就在我準備把自己嫁掉時,明終于領來一個清秀可人純情大方的女孩子,兩個人濃情蜜意的樣子讓我可以放心地嫁人了。

  我說:/有你照顧明。

  我一百個放心,不過你能遇到明也是幸福無比的事,明善解人意,細致體貼,忠誠淳樸,英俊瀟灑又擅長家務,進得廚房出得廳堂。

  /說得蘭花樣的女孩子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笑。

    大概老天是要考驗我對明的這番夸獎,就在明淮備結婚的前兩個月,他的女友出了車禍傷及雙腿,醫生說可能會有后遺癥。

  那段日子,明天天往醫院跑,守著受傷的女友。

  明用他堅定寬容的心呵護溫暖著女友,那份執著與溫柔先把我感動得一蹋糊涂,我淚水婆娑地說:/明,我沒看錯你,可惜我沒這個福分啊!/明說:/平平,你幫我為她選枚戒指吧。

  /我陪明一枚一枚枚地挑選試戴,最后選中一枚紅寶石戒指,我指著碎鉆鑲嵌的如血寶石,對明說:/明,這就是你那顆忠誠的心,就是砸碎了,每個碎粒都寫著忠誠。

  /老大有眼,明的女友完好無損地出了院,做了明美麗的新娘、  直到今天,我和明通起電話仍然熱線-般長談不止,娶我的那個 男人在身旁急得又蹦又跳。

  來了客人,我還會捧著相冊說:/喏,這是明,和我青梅竹馬卻生未逢時。

  /  是啊,生而不能逢有緣是多么無可奈何的事情。

  在全球提倡科學舉第一生產力優生優育造福社會的時候,我和明,青梅竹馬,也是枉然!因為:明,是我的表哥,他的爸爸是我的舅舅。

  我的姥姥就是他的奶奶啊! 精子存活率低?王嬸,難道你不知道 王叔他是得了死精癥?我驚愕,下意識開口,王叔是王叔可是結婚了八年了。

   聞言,王嬸眼睛蒙上了一層霧,攥緊了拳頭 說道:這個該死的李宏斌,之前他跟我說他是精子存活率低,懷孕幾率很低,讓他去檢查也不去,體外受精也不愿意,原來是害怕我知道他死精癥的原因! 看著王嬸,我既心疼又擔憂,因為我居然無意間捅出王叔是得了死精癥這件事情,如果王嬸生氣,去王叔那里鬧上一頓的話,估計我也得涼。

   王嬸,你可千萬不要去和王叔對峙,如果他發現是我告訴你的話,我一定會…… 還沒等我說完,王嬸就說道:放心,我不會告訴他的,我現在恨的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王嬸擦了擦眼淚忽然破涕為笑:對了 王力文,剛才王嬸在浴室自慰的樣子好看嗎? 王嬸眼角還帶著淚,蟬翼一般的睫毛下面的大眼睛楚楚可憐,此刻露出的笑容如初升的朝霞一般。

   我看王嬸美麗的笑容,我頓時癡了,說道:好看,王嬸是我見過最漂亮的 女人,無論做什么事情都好看! 就你話嘴甜,放心吧,晚上我一定盡力支開我 閨蜜,我也很想品嘗一下你的大東西的味道。

  王嬸笑靨如花。

   我頓時看的如癡如醉。

   明子,王嬸雖然沒有將自己完全地交給你,但是卻也將三個第一次交給你,你以后要好好表現,知道嗎?王嬸又道,眼中閃過復雜的情感。

   哪三個?我下意識開口問道。

   自己不會猜嗎?王嬸白了我一眼,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臉有些紅。

   三個第一次。

  第一次,我幫王嬸口,從當時她的反應上來看, 應該是她一次被人口。

  而第二次,應該是她幫我口。

   而第三次,我卻怎么也想不到……王嬸的嘴巴,顯然不可能,我從王叔的手機視頻里面都看到過王叔和王嬸兩人接吻…… 王嬸,我只想到了兩個第一次。

  還有第三次,我腦袋笨,實在是想不出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那你說說,你想到的兩個第一次是什么? 第一次,是我幫你口交,第二次,是你幫我口交,對嗎?我說道。

   流氓!王嬸羞嗔道,你說對了,還有第三次呢? 我撓了撓頭道,:我想不出來啊…… 小混蛋,你忘了上次你闖進廁所看到了什么?還有剛才,我在視頻里面干什么了?王嬸瞪了我一眼。

   看到那根震動棒?我想了想說道,很快反應過來,有些驚喜:王嬸你說我是第一個看到你自慰的男人? 丑不要臉……王嬸羞赧。

   難道不對嗎?我問。

   算你說對了。

  王嬸俏臉嫣紅。

   你說的那兩個第一次,其中一個是意外,而第二個,算是我報答你的,最后一次才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你以后表現的好的話,我可以把我的第四個第一次給你。

   第四個第一次? 我激動地脫口問道:是什么? 不告訴你!王嬸驕哼,你表現好之后我才會給你! 王嬸的話讓我心里癢癢,卻也讓我充滿了期待和興奮。

   …… 抵達機場的時候,已經將近中午一點鐘了。

   王嬸下了車,對面便有一個 美女朝這邊跑了過來,這個美女自然是王嬸的閨蜜。

   王嬸也看到了那個美女,表現的很開心,也小跑了上去,和這個美女相擁在了一起。

   我站在王嬸身后,悄悄打量著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擁有模特的身材,身高也就比我矮上一點,她比照片上的要更好看,一頭黑色的短發剛好到自己的脖子,臉型輪廓明顯,鼻梁高挺,眉毛細長,有股英氣在里頭看上去應該是北方人。

   她上身穿的是一件粉色短袖,被胸前的巨物給支撐了起來,她的胸居然比王嬸的還要大,但是卻絲毫沒有下垂的跡象。

   再往下看,她穿的是一條白色短裙,兩條又長又細的大白腿(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暴露在空氣當中。

   擁抱過后,王嬸和她的閨蜜聊的很投入,一時竟然忽略了我的存在,我有些尷尬,卻又不好插嘴。

   過了好一會兒,王嬸才拿著她閨蜜的手走到我面前,對她閨蜜笑著說道:這是我老公的表弟。

   王力文,這是我閨蜜,嚴 雨菲

  幫閨蜜介紹完之后王嬸又又介紹了一下她的閨蜜。

   你好。

  我笑著伸出了手。

   嚴雨菲同樣微笑著,伸出了手。

  兩只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就要立即松開,誰知道這個女人的手突然捏了一下我的手指,然后才松開。

   我一下子就臉紅了。

   看到我害臊的樣子,嚴雨菲對王嬸開懷笑道:沒想到你老公的表弟這么有趣,還會害羞。

   被這么一說,我臉更紅了。

   別逗王力文了,你以為他是那些你在酒吧碰到的男人?你也不要碰到一個男人就想勾引。

  王嬸瞪了一眼嚴雨菲。

   什么叫碰到一個男人就勾引?我可是有原則的,要不是你老公這個閨蜜長得挺帥的,我才不會勾引。

  嚴雨菲反駁。

   聽到這話,我有些傻眼,我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開放的女人,居然直接把勾引男人放在嘴邊。

   王力文,你平時是不是會健身,身材看起來也不錯?嚴雨菲盯著我的身體,一直從胸口看到大腿,對我說道。

   我被盯著有些不自在,回答道:我是鄉下出身,家里窮,從小就干粗活重活。

   那你在床上就能堅持很久吧?嚴雨菲對我曖昧地笑了笑,你看姐姐身材怎么樣? 身材好就好,你怎么扯到這種地方了?聽到這,王嬸也有些臉紅了,打斷了嚴雨菲的談話。

   不是吧,我不就調戲一下他嗎,你怎么就這個反應了,該不會是你的小情人吧? 王嬸一下子被噎住了,說不出話來。

   不會真的被我猜中了吧?嚴雨菲驚訝道。

   瞎說什么呢,他可是我老公的表弟,如果你再胡說我就生氣了!王嬸嗔怒道。

   好了,不是就不是嗎,那么緊張干嘛?嚴雨菲笑了笑道,卻是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走,我們上車再聊吧。

  嚴雨菲笑道,向我這邊走了過來。

   嚴雨菲過來的時候卻是趁我不注意拍了一下我的臀部。

  我嚇了一跳,神經反射的跳到一邊,摸著自己的屁股一臉不解地看著嚴雨菲。

   彈性不錯喲!嚴雨菲對我眨了眨眼,還對我吐了一口熱氣,我的當即又紅了,一直紅到脖子以下。

   王嬸看到這,當即將嚴雨菲給拉開了:好了,快點走吧,不要總想著勾引男人了。

   就這樣,嚴雨菲被王嬸拉著我,而我,就在后面幫嚴雨菲拖著她的行李箱。

   來到停車場后,嚴雨菲和王嬸坐在后面,我坐在前面發動了汽車。

   兩個女人很快又聊了起來,內容卻健康了很多,大多都是彼此間的生活趣事,還有就是一些女人的瑣事,化妝,衣服之類的…… 后面不停傳來歡聲笑語。

   我的背上忽然被一個物體頂住,我愣了一下,余光向后看了一眼,便看到嚴雨菲伸長了腿,腳的末端應該是頂住我的座椅。

  我我猜想此刻她此刻一定是開叉坐姿的。

   聽這兩人還在聊天,我就將后視鏡給稍微調整了一下,便看到嚴雨菲此刻兩腿開叉的坐姿,短裙里面的風光完全暴露在了后視鏡當中。

   嚴雨菲穿的是一條黑色蕾絲內褲,將那神秘地帶的形狀勾勒了出來,非常飽滿的形狀,她的大腿根部的皮膚也非常白,吹彈可破,如雪凝一般,非常誘惑。

   而往上,嚴雨菲領子上的口子雖然開的不大,但我是從后視鏡看她們的,從高處俯視,我能看到一條深深的溝壑,也能看到嚴雨菲的內衣,是一條黑色內衣,她的胸非常大,內衣似乎都遮不住,隨著車子的晃動呼之欲出。

   真是一個尤物! 兩人聊天聊的很投入,似乎沒有發現我偷看她們。

  我便一邊開車,一邊時不時偷看一下嚴雨菲裙底,還有她胸前的一抹白色,只感覺內心無比的滿足。

  心中不禁發出感嘆,人生當如此啊! 兩女說著說著,忽然又說到了那方面的事情,那種隱晦的房事。

  她們說到這,聲音雖然低了很多,但我還是能夠聽清楚。

   林佳,你老公現在在床上還能堅持多久?嚴雨菲問道,臉上沒有絲毫害羞的跡象。

   王嬸臉有些紅,回答道:正常的話,四五分鐘吧,不過次數的話一個月也只有兩三次。

   那你可比我幸福多了,知道我們家老陳嗎?雖然才三十幾歲,但是那方面已經完全不行了,以前還能堅持個兩三分鐘,現在剛放進來幾乎都射了,一個星期也就那么一次左右,不管吃什么藥都是一樣。

  嚴雨菲訴說道,而且你知道嗎,性方面功能越是差的男人心里就越變態,老陳他自己滿足不了我,就整天把我鎖在家里,要不是我跟他說是到你這來玩,他門都不會讓我出! 有那么夸張嗎?王嬸驚訝。

   有那么夸張嗎,還有更夸張的,他居然在家按了好多個攝像頭,就連廁所,浴室都有,還有我們家那些仆人,他全都給換成女人了。

  嚴雨菲又道。

   我聽到這,也是有些傻眼了,王嬸這個閨蜜的老公心理是變態到了什么程度才能這樣做? 所以說,林佳,你看我這次好不容易出來,你幫我找一個男人?嚴雨菲拉著王嬸的手臂,一臉苦水。

   要是我幫你介紹男人,你老公不得恨死我? 哼,我才不管,老陳他自己沒本事,還不讓我自己出來覓食了?再說,你不說我不說,老陳又怎么會知道?嚴雨嬌哼道,說罷又笑了笑,道,我看你老公這個表弟就不錯,長得也挺帥的,要不就讓給我好了? 這我可不能做主,你要是自己能勾引得到人家,就是你的。

  再一次提到我,王嬸的語氣好像顯得有些不滿。

   嚴雨菲看見王嬸這個樣子,好笑道:好了不說這個了,話說我聽說你們這里有個露天溫泉,是不是真的? 溫泉倒是有,可我聽說老陳不是在你家里面造了一個溫泉嗎?王嬸問道。

   那個溫泉是人工造的,哪有天然溫泉泡的舒服,再說,比起室內溫泉我更喜歡戶外溫泉。

  嚴雨菲雙臂交叉,鼓著嘴說道。

   對了,你們這里還有我的一個朋友,就在前幾個月他買了一艘大游艇,下次我也把它借出來,我們一起出海去玩上一圈。

  嚴雨菲又道。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