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段。

  ” 張泠一聽也是哈哈笑了起來;“夏留,你真覺 的我對付你還要手段嗎?之前我確實以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剛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過打著催乳師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聽張泠這話,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 也就算了,還侮辱我這神圣的職業,操……我正想開罵,張泠 看了看我店:“一個月,一個月內我一定會讓你關門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長時間沒有遇到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張泠,你夠囂張,一個月讓我消失,如果我一個月沒消失呢?你要怎么樣。

  ”“怎么要跟我打賭嗎?”張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賭就賭,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給我一個月,我一定會讓你這家店沒一點生意,你輸了的話,你這種敗類就給我滾出催乳師行業。

  ”張泠憤憤的說道。

  我也 不知道張泠自己身為一位催乳師,為何就對同為催乳師的我,如此反感,這永遠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種仇恨,難道就因為我是個男的嗎?當然我也沒理會張泠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應你。

  ”“走著瞧。

  ”張泠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一道勝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攔下她。

  “你又想怎么樣。

  ”張泠縮了縮眉頭。

  “你好像還沒說你如果輸了呢?”我盯著她那一對雪峰道。

  雖然張泠囂張,但從專業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張泠 的胸實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 雅雅,許小倩,能以沒有乳水的狀態之下達到如此豐滿,如此筆挺誘人的胸實在太少了。

  “我不會輸。

  ”張泠不屑的哼了一聲。

  看她這種趾高氣揚的樣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會輸,我直接道:“我是說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皺。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嬈的的嬌軀:“張泠,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過分,如果你輸了,就讓我檢查檢查你的胸如何。

  ”“你……”張泠剛想發飆。

  我就連忙打斷道:“怎么怕輸嗎?”張泠點了 點頭:“好,如果我輸了,我就讓你檢查,不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沒有這個如果,哼……”說完,張泠甩頭走了。

  我目視著她離開, 看著她那妖嬈的嬌軀,那豐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這個賭約呢?應該再說大一點,如果張泠輸了,除了檢查胸之外,還要檢查檢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嗎?胸雖然美,但這身子更美呀!只是現在話都說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著人家繼續說這個。

  能摸胸也算不錯了,只要讓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夠忘得掉。

  當然這一切也不能光說不練,還是要努力才行,特別是我去觀察了一下張泠裝修好的店鋪,那設備,環境,還有人員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讓我瞬間有了一些危機感。

  這要不努力的話,自己離開不離開這個行業是小,這沒錢賺,才是虧大了。

  我也連忙制定了推銷廣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滿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門,還沒坐下,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道腳步聲。

  “不會這么靈驗吧,剛貼出去就來了。

  ”我聽到腳步聲,一下子來了精神,然而回頭一看見到卻是郭 小欣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其實一直躲著郭小欣。

  不是她不夠漂亮。

  要說郭小欣絕對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大美人,那胸雖然要比徐雅雅,許小倩,張泠等人小了一點,可她才不過二十歲出頭,能發育這么美好,已經算是不錯了。

  特別是短裙下那一雙美白大長腿,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說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關系的話,自己跟徐雅雅之間或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點怕她。

  見到她進來,不由縮了縮頭,看著她瞪著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來了。

  ”“哼,你個沒良心的,看了人家,親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

  ”郭小欣上來就直接質問了起來。

  “小欣,看你這話說的,我這不是店里忙嗎?你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隨便胡扯著,畢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實,要是她一生氣把事情捅給徐雅雅聽。

  那自己豈不是更完蛋。

  看著小妮子嘟嘴生氣的樣子,我瞧了瞧身邊美人,一把從身后摟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氣了,是我錯了好嗎?來哥哥親一個。

  ”“我才不要你親呢?”小妮子哼了一聲,推開我說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氣了,今天我來找你,主要是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

  ”一聽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皺了皺眉頭。

  “嗯。

  ”郭小欣慎重點了點頭道:“從昨晚開始我姐就說胸疼,讓我幫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讓你姐來找我呢?”我一聽立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這來找你都是我偷偷來的呢?”郭小欣張大嘴巴道。

  我縮了縮眉頭,知道徐雅雅肯定還是生那天的氣,不由的有些郁悶,但她生氣歸生氣,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著郭小欣正要走,但想著自己現在跟張泠打賭呢?老是關店不好,就讓郭小欣幫我看著,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 小留,你怎么來了。

  ”徐雅雅開門見著我,就詫異的問道。

  “你說我怎么來了。

  ”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時也顧不上跟她生氣了,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幫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雖然誘人。

  不過此時我倒是沒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種病因(兩性口述小說)。

  徐雅雅漲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來就豐滿,之前因為堵塞不能出奶水,現在雖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實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夠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會發生奶漲,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著吧!”我直接對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皺,搖了搖頭道:“不要。

  ”“怎么還不要了呢?”我也是皺了皺眉頭,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這是漲奶了,我必須要幫你吸出來,要不然的話你會更疼,甚至會引起發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

  ”徐雅雅詫異的看了看我,隨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嗎?這該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說了沒事,沒事,她怎么還跑去找你。

  ”見徐雅雅還怪上了郭小欣,我郁悶道:“你這是病得治,快點去躺著吧!”“我不要。

  ”徐雅雅搖了搖頭,身子還往退了一步。

  見到她這舉動,我不禁一陣心痛:“徐雅雅,你這是要跟我斷了關系嗎?”“不是的。

  ”徐雅雅抬頭看了看我:“我只是覺得我…我們這樣不大好。

  ”“不大好。

  ”我苦澀一笑,看著徐雅雅羞澀樣子是又氣又急,問道:“你真覺的這樣不大好的話,當初為什么又要我幫你呢?”“我……”徐雅雅一時語塞。

  “哼。

  ”我哼了一聲又道:“好,就算如此,你難道還不相信我的專業嗎?我當了這么多年催乳師,為多少母親治療過,這期間我飽受了多少質疑,現在你也要不信我嗎?”“我…我沒有。

  ”徐雅雅搖了搖頭,一個激動,胸口立馬又漲了起來,她那俏臉立馬扭曲在了一起,還拿著手捂了捂胸口。

  我知道這是漲奶了。

  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應該是很痛的。

  畢竟這都兩天了。

  “徐雅雅,讓我幫你好嗎?”我靠近徐雅雅問道。

  “不…不要!”徐雅雅忍著痛,還是不讓我幫忙治療。

  我真是又氣又急又無奈。

  看著徐雅雅那幾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臉蛋,草,豁出去了,罵了一聲,我直接朝著徐雅雅抱了過去。

  啊……徐雅雅大叫一聲,拍打著我道:“小留,你要干嘛?快點放開我。

  ”我沒理會徐雅雅的喊叫,直接抱著她走向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沒等徐雅雅掙扎,整個人就直接壓了上去,粗魯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裝,我可以直接從上面往下脫。

  一拉下來,徐雅雅妖嬈的嬌軀立馬彰顯了出來。

  那黑色的蕾絲文胸之下,那一對雪峰隱隱誘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徐雅雅這奶漲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必須要快點幫她吸出來,不然的話要是引起發炎,那就麻煩了。

  想著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

  “不…不要……”徐雅雅驚慌的搖了搖頭,不斷推搡著我。

  為了治療徐雅雅的奶漲,我沒理會她,直接摁住她,解開她的文胸扣子,因為為了喂奶方便,徐雅雅穿的是前開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開了扣子,那一對雪峰一下崩了出來,文胸脫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雙峰挺拔而立,充滿著誘人的氣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徐雅雅此時已經羞的緊閉上了眼睛,一張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了,哼聲喊道:“小留,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聽到徐雅雅這話,雖然痛心。

  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我還是沒管著她,直接朝著她的雪峰親了上去。

  剛吸上一口。

  嗯……徐雅雅就 忍不住哼了一聲,一雙手更是直接朝著我抱了過來,擺了擺頭喊道:“不…不要,小留,我求你了,別…別弄我。

  ”我不管徐雅雅,繼續幫她治療。

  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看著徐雅雅不斷搖擺的身子,體內的浴火也跟著慢慢涌動了起來,這一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貪婪著徐雅雅的美胸,還是為徐雅雅治療。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

  “不…不要!”徐雅雅享受著我的吮吸,突然遭遇我的咸豬手,嚇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攔我,可惜已經太遲了,我的手已經摸到了。

  徐雅雅顯然有感覺了。

  啊……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聲,雙手直接緊鎖住我的脖子,喘著粗氣道:“不…不要,小留,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嗚嗚嗚……嗚嗚嗚……徐雅雅喊著一下哭了起來,我渾身一顫,慌忙抽出手,離開徐雅雅的嬌軀。

  “混蛋,混蛋。

  ”徐雅雅激動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留,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看著徐雅雅越哭越傷心,我也跟著心疼,伸手抱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徐雅雅,對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幫你治療。

  ”“治療,那你也不能亂…亂摸呀!”徐雅雅哭著狠狠的又拍了我幾下。

  雖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無助坐起來,只能再次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徐雅雅的胸,剛才吸出來不少奶水,應該不會再出現脹痛了,就直接從床上起來道:“徐雅雅,你現在應該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剛要走。

  “你給我回來。

  ”徐雅雅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頭看向徐雅雅。

  徐雅雅慢慢坐起來,拉了衣服擋住自己的胸,盯著我問道:“小留,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我一愣,苦澀的笑了笑,還能嗎?我也不知道,其實自己這話也想問徐雅雅,回頭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頭:“徐雅雅,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回到從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當我是你弟弟。

  ”徐雅雅立馬白了我一眼,羞紅著臉:“我怎么沒當你是弟弟,如果不當你是弟弟的話,我會讓你幫我這樣治療嗎?只是…只是你……”————徐雅雅說著俏臉當即浮起一片紅暈,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澀一笑道:“徐雅雅,對不起,是我沒忍住。

  ”“唉!”徐雅雅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徐雅雅擺了擺手:“小留,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好嗎?”雖然我心里頭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會永遠失去徐雅雅,點了點頭道:“嗯,你還是我的姐。

  ”徐雅雅立馬樂了,也是重重點了點頭:“小留,你就是我的弟弟。

  ” 接下來的時間里,兩人全程尷尬,誰也不敢再說話,惟恐再有曖昧交集。

  電動小四輪一路平穩行駛,最終來到了婦保院內。

  說來也是奇怪,小孩子坐車總是特別容易睡著, 老秦拉了幾次小豆豆都是這樣。

  今天也不例外,到了防疫站院內的時候,豆豆就已經躺在孫嵐懷里睡著了。

  老秦下車去幫孫嵐打開車門,然后孫嵐就抱著豆豆下車了。

  結果剛下車的,一不小心手包掉在了地上。

  孫嵐抱著孩子顯然沒法撿,老秦倒也有眼力勁兒,沒等她說什么自己就蹲下身子去撿了。

  只是當他抬頭的時候,正好有風起,撩起了孫嵐的裙擺。

  而這時候的孫嵐,發現老秦蹲在身下久久不起,心里有些疑惑。

  直至低頭望去的時候,才發現裙子被風撩起。

  孫嵐好羞。

  “叔兒……”孫嵐羞了。

  這么詳細的話一 出口,她自己更羞了,簡直恨不能找條地縫給鉆進去。

  這話說的,就跟在故意撩弄老秦似的。

  可天地良心,她真的沒有那個意思……老秦聽到孫嵐的話,老臉一陣熱,不好意思的趕緊起身。

  “孫嵐,先前在車上的時候,還有下車的時候,我都不是故意的,這個對不起!”“你別說了!”孫嵐好羞人的,周圍那么多人,老秦竟然說這個。

  越想她就越感覺羞得慌,忍不住的低聲抱怨道:“你昨晚都那樣了,也沒見道歉……”其實就是句羞急了的抱怨,可這會兒說出口后再細品品,那感覺就跟想重溫似的。

  而且老秦確實就是這么想的,他火辣辣的目光投向孫嵐,直把孫嵐看的俏臉通紅。

  給孩子做登記的時候人護士都問,“我的天,你感冒的不輕啊,發燒燒的臉都紅了,你家寶寶沒有被你傳染吧?孩子感冒時可千萬不能打疫苗!”孫嵐也不好跟人護士說自己不是感冒,是被老秦給撩的啊!于是只好違心的說道:“沒、沒發燒,我確定。

  ”但人護士還是比較負責任的,堅決不相信她的話。

  直至拿電子體溫計給嘀了一下,看到溫度正常,這才讓她填寫登記表……登記、排隊、扎針、等待。

  一通忙活后,可算是把疫苗給打完了。

  老秦開著車,這次孫嵐抱著豆豆坐在了后排。

  打針時疼哭了一場的豆豆,這會兒在孫嵐的懷抱里又睡著了。

  車內就剩下老秦跟孫嵐兩個清醒人,還各自因為尷尬誰也不說話。

  正好趕上中午下班的點兒,路上那車堵的,估摸著睡個午覺都不耽誤起來繼續挪車。

  實在是枯燥到無聊的時候,老秦扭開了收音機,盡量把聲音調小。

  但隨后他又把聲音調大再調大,依舊沒有動靜。

  低頭看了眼,草,壞了,都不亮燈了,這破玩意兒!將收音機給忿忿關掉后,老秦就在車里無聊起來,前面車都不走,他開的也不是電動小飛機,再無聊也只能在車里等著。

  可實在是太無聊了,于是他就跟孫嵐開了口,也算是打破倆人之間不合的那種尷尬處境。

  他問道孫嵐,“你父母最近還好吧?”孫嵐聽到老秦的詢問,微愣,但隨即就了解了老秦的用意,于是她點點頭,“挺好的。

  ”老秦‘哦’了一聲,然后就沒有了動靜。

  他本就不善跟人交流,說完這個后,自然也就不知道再該找別的什么話題了。

  反倒是孫嵐活泛些,畢竟以前是開店賣衣服的。

  她問道:“叔兒,你怎么沒有再找個 老婆啊?”老秦回道:“哪有 女人愿意跟啊,(兩根一起插進去)再說了,都馬上六十歲的人了,找個老的有兒有女有麻煩,找個年輕的人家也瞧不上我,所以也就不找了。

  跟你們一起生活……也挺好。

  ”聽到老秦這頓了一頓的也挺好,孫嵐稍稍的有些尷尬了。

  那頓一頓的原因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嗎?“叔兒,以前的事情真是對不起啊,我保證,我以后再也不會有那種態度了,你就是我的親叔兒,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話剛說到這,孫嵐覺得有些耳熟,像是剛聽過。

  但隨即她就反應過來,不是剛聽過,是昨晚剛說過。

  而老秦當時的回答是:好,那把你給我吧……孫嵐想起了昨晚老秦的回答,身為這回答的主人老秦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他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望向車內后視鏡,然后就看到了孫嵐那張微微紅潤的臉蛋兒。

  原本就嬌媚的臉蛋兒,此刻在紅潤的襯托下變的愈發誘人,讓人心頭喜歡。

  “嵐嵐,昨晚你跟 王強……是不是因為他那方面的事情,鬧矛盾了?”孫嵐正因為想起昨晚的事情而羞著呢,這會兒突然聽到老秦這么問,心里忍不住慌了。

  她都不知道,老秦為什么會突然提起 這個問題,這讓她心里真的很羞人。

  不是因為自己心理方面的羞,而是替老公王強感覺到羞,她覺得這更像是個家丑。

  所以孫嵐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心里真的很羞很別扭。

  但老秦卻裝作沒注意到這點,繼續撩,“嵐嵐,你得給他自信,讓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更好,然后他才有信心去面對。

  這不光是為了王強,也是為了你自己。

  ”“你看你長的這么漂亮,身材又這么好,剛才走在防疫站里的時候,多少男人的目光都關注在你身上,我跟你在一起都覺得臉上特別有光彩。

  ”“可誰能知道,你這么漂亮的女人每天晚上的夫妻生活竟然那么不和諧,只幾分鐘就完事了,甚至連那種舒服都沒有感受過。

  要知道,你嬸活著的時候,每次都能得到滿足……”原本老秦的話讓孫嵐心里有些羞,可漸漸的她就覺得老秦說到她心坎里去了。

  就像是她心里的蛔蟲,對她的心思明白的一清二楚,甚至她忍不住的奉老秦為摯友般的感覺。

  可隨著老秦提起當年,提起那過世的老婆每次都能得到滿足,孫嵐震撼了。

  這要是能換成自己的話,一個月都體驗一回她都該心滿意足了。

  想到這,她心里不僅有了對老秦強悍戰斗力的震撼,更有了對老秦老婆的覬覦。

  沒想到她這個年輕時尚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竟然連個幾十年前死掉的女人都比上。

  這讓孫嵐心里頭充滿了失落,同時也對老秦那方面保持了強烈的好奇。

  于是,她忍不住的問道:“那叔兒,你這么些年都沒有找女人,晚上不、不想啊?”當這個問題出口后,孫嵐頓時羞到臉蛋兒通紅通紅的。

  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會問出這么羞人的問題來,可是她心里真的好想知道。

  老秦同樣也感受到了這個問題的奇妙,所以他心里暗樂,臉上卻一本正經。

  “想,當然想了。

  ”“那你一次得多久,才能讓我嬸滿足?王強經過治療有可能嗎?”孫嵐這點旁敲側擊的小心思,老秦怎么可能不知道。

  于是他回道:“我不長,狀態不好的時候四五十分鐘,狀態好的時候一個來小時。

  有次兩個多小時,直把你嬸……不是,那什么,王強經過治療,應該會延長,會延長的。

  ”老秦的話,直接把孫嵐挑逗到心里癢癢的。

  而且那么長的時間,根本不是王強能比的。

  至于老秦說的王強那種延長,她心里也有數。

  她又不傻,如果真的可以延長到老秦那么久,老秦何必還用‘應該’這個的詞匯。

  所以她估摸著,即便真的有延長,充其量也就那么三五分鐘,加起來還是不過十分鐘。

  想想自己這么漂亮的女人,身材也這么好,孫嵐莫名的替自己感覺到悲哀,委屈。

  而且再想想老秦那么強,王強卻那么弱,那種委屈就強烈了。

  忍不住的,有淚水溢出了眼眶,隨即更是傷心的抽泣起來,怎么止都止不住。

  孫嵐這一哭,可是直把老秦給哭懵了。

  原來還撩騷撩到好好的,正過癮的時候,咋還哭上了呢?當他再三追問原因的時候,孫嵐情不自禁了。

  “我還這么年輕,今年才28歲,當初追我的男人有那么多,我選擇了對我最聽話的王強。

  可哪知道他在那方面那么差勁,我這現在連孩子都有了,剩余的日子還有長,我怎么過啊?”“你說,我怎么過,難不成就強忍著不過夫妻生活,再熬20多年熬到更年期?”被孫嵐這么一通抱怨訴苦后,老秦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好尷尬,早知道就不撩了,這一下可真撩出騷來了。

  老秦不好回答,孫嵐也不是真的需要他的回答,只管委屈的哭著,怎么勸也勸不下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