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劉還沒來得及清理身上的粘液,就看到一個人影快速走了過來,一邊說還一邊搖晃著手機:“萌萌,怕什么?劉 教練那個老 東西能力已經開始退化了,根本就滿足不了你的需求,其實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幫幫你,畢竟我們都是年輕人,精力旺盛,絕對可以讓你瞬間噴出尿液的。

  ”等到來人走到車前,老劉這才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而且還知道對方是什么人。

  這家伙不是別人,正是這座駕校最有名氣的一個富二代。

  這小子名叫 馬東,現在大半夜的,本以為沒有人會過來,沒想到他竟然跟到了這里。

  老劉想著正準備出去教訓一頓馬東,可是剛剛抬出去的腳又收了回去。

  馬東雖然是個小年輕,可卻不是一般好惹的主兒。

  他是駕校老板的小舅子。

  而且家境顯赫,在附近有不少小弟,平常說是來這里練車,起身是為了勾搭一些小女孩。

  更加重要的是,這家伙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東西,喜歡給各個教練找事兒,而且一個月換三個教練是常有的事兒。

  馬東老早就已經注意到了 韓萌萌,可是韓萌萌不怎么搭理他,讓他非常不爽。

  更是看到韓萌萌和老劉有說有笑,讓馬東恨不得弄死老劉。

  馬東對韓萌萌非常喜歡,但韓萌萌練車時一直都是一臉的高冷,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卻對老劉這個糟老頭子愛慕有加,甚至還動手動腳的,這讓馬東更是不舒服。

  今天來這里完全是一個巧合,馬東勾引到了一個小姑娘,而且和韓萌萌是一個學校一個專業的。

  本來他想要和小姑娘約會,但是去學校的時候正好看到老劉開車來接韓萌萌,而且那時候的韓萌萌竟然穿著連衣裙,讓馬東非常的興奮。

  可是看到韓萌萌和老劉上車離開,馬東就非常不爽了。

  他媽的,這個騷貨,科二沒考完大半夜就穿的這么奔放,難道是想要和教練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肉體交易?他媽的,你讓教練干,還不如讓我這個年輕力壯而且有錢的人狠狠干上你一頓呢!一想到這里,馬東就控制不住的跟了過來,他想要好好看看,韓萌萌是主動勾搭的老劉,還是老劉勾搭的韓萌萌。

  反正不管是誰勾引誰,只要有了證據,他就威脅韓萌萌,將她扔在床上狠狠的干上一番。

  馬東剛開始來的時候,只是看到二人抱在一起練車,這心里面就跟打翻了醋壇子一樣不舒服。

  本以為二人是干柴烈火已經干到一塊兒了,可是沒想到老劉卻突然下車朝廁所跑去,然后跟著就看到了韓萌萌在車里面將裙子撩了起來,而且還用 檔把摩擦自己粉嫩花蕊的香艷畫面。

  是個正常男人看到這一幕都會把持不住,馬東也是一樣,直接就瞠目結舌,褲襠腫脹的立在了原地。

  他很想沖進車里面將韓萌萌扒的一絲不掛,然后將自己比檔把還要厲害的硬梆插入她的 身體,讓她好好爽爽。

  一想到這個地方,馬東就(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摸出手機,想先拍幾張韓萌萌放蕩的照片,然后用照片來要挾韓萌萌陪自己睡覺。

  可誰知道這手機竟然忘記關閃光燈,直接就被人給發現了。

  看著眼前嬉皮笑臉的馬東,韓萌萌知道剛才自己做羞人事情的畫面已經被馬東拍攝了下來,當下臉蛋羞紅,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鉆進去。

  在韓萌萌冷聲的時候,馬東將車門打開,坐在副駕駛一臉淫蕩笑道:“萌萌,這檔把多沒勁兒,要不要我幫你舒服舒服?”看著馬東坐在身邊,韓萌萌緊張無比。

  馬東的欲望大門早就已經打開,此刻更是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興奮,急忙伸手抓住了韓萌萌的顫抖小手,瞥了眼檔把上殘存的粘液,笑道:“萌萌,檔把又冷又硬的,怎么能比得上哥哥這根有血有肉又溫暖的東西呢?你很寂寞吧?要不我現在就在車里面填充你的寂寞吧?”韓萌萌警惕無比的朝后縮了一下,慌忙喊道:“我不寂寞也不難受,你不要碰我,把你的手拿開!”馬東已經抓住了韓萌萌的手,就沒有想要松開,淫蕩笑道:“萌萌,這大半夜的,我見你一個人在這里自己解決生理需求,所以就想滿足滿足你啊。

  ”韓萌萌一聽,急忙把手縮了回去:“你趕緊離開,不然我就要大聲喊人了!”馬東聞言陰森森笑了起來,瞇著眼睛問道:“你想要喊人?現在黑燈瞎火的有誰?難道是讓老劉那個老不死的把你從我手中救走?”說完,也不等韓萌萌回過神來,馬東伸手探了過去,作勢就準備把韓萌萌的衣服扯下去。

  韓萌萌被嚇得差點喊叫出來,她今天出門著急,并沒有穿內褲。

  如果真的被馬東直接脫了衣服,那根本就沒有離開的可能性。

  “你住手,不要這樣……”眼瞅著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撕扯下來,韓萌萌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兩片因為驚嚇而蒼白的嘴唇開始顫抖起來。

  馬東猥瑣的看了眼韓萌萌的裙子下面,吃驚的發現這騷娘兒們竟然沒有穿內褲,頓時褲襠堅硬無比,口中卻罵了起來:“他媽的,還以為你是個清純的大學生,沒想到竟然是個搔貨,大半夜跟一個老不死的在這里黑燈瞎火瞎鬼混,還他媽沒有穿內褲,便宜了那個老不死的,倒不如便宜了老子,今天看老子不插死你!”老劉車車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一口一個老不死的喊得他非常生氣。

  馬東根本就不知道韓萌萌還是個處子,而老劉早就看出來韓萌萌未經人事,這種緊致的小處女必須要自己開苞,不能便宜了這個混蛋小子。

  想著,老劉詭異笑了一聲,陰著臉悄悄摸摸的走了過去。

  二十年前的老劉能將混混打的過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

  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飯,在里面能堅持過來,完全就是靠著自己的拳頭撐過來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學到了不少東西,手段更是無比的殘忍。

  馬東只想著干了韓萌萌,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危險正朝他襲來。

  就在他抓住韓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準備摸到裙子下使勁兒扣動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后腦勺一陣刺疼,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兒,一個悶哼就趴在座椅上。

  韓萌萌見老劉站在車窗外面,這才反應過來,是老劉在關鍵的時刻挺身而出,將馬東給打暈過去了。

  見危險已經解除,韓萌萌直接就哭了出來:“劉教練,你可算是來了,你要是稍微來遲一點,我就被這個家伙給糟蹋了……”說著,韓萌萌直接就捂著臉痛哭了起來。

  老劉嘆了口氣,隨意瞥了眼已經昏迷不醒的馬東一眼,沉聲說道:“我當時哪兒來的混當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馬東,真不是個東西,竟然敢在這里調戲良家婦女!”韓萌萌紅著臉說:“劉教練,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會來這里,而且還想要糟蹋我。

  也幸虧劉教練趕了過來,不然的話,后果將會不堪設想的……”老劉見韓萌萌看著自己的表情有些愛慕,心里面瞬間激動起來,再次低頭瞥了眼馬東,心中冷笑連連:“馬東啊馬東,也真虧你來了,讓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機會,以后可得長點心,別便宜了別人,慘了自己!”他尋思完說:“萌萌,別緊張,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韓萌萌從緊張中回過神來,看著一動不動的馬東不安問:“劉教練,他會不會死掉了?”老劉搖頭:“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錯,他是不會死掉的。

  ”也不等韓萌萌吭聲,老劉就把馬東從車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韓萌萌急忙從車上下來,從馬東手中拿走手機,面色緋紅說:“劉教練,你先等等,剛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刪掉,不然等他醒來,我就慘了……”老劉應了一聲,等韓萌萌處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趕緊上車吧。

  ”送韓萌萌回去之后,老劉頓時空虛寂寞起來。

  買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間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來。

  半瓶酒下肚后,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接著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劉教練,你在嗎?我有點事情想要找你幫幫我。

  ”這縷聲音無不有人,聽得老劉心癢癢。

  她急忙將門打開,可沒想到外面站著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想要讓老劉干了自己的房東 寧姐

  一看是寧姐,老劉瞬間就拉了張臉,不爽問道:“房東,你別急,等工資發了我就給你房租,現在都大半夜了,我們孤男寡女的在一塊兒會被別人誤會,你還是回去睡覺吧。

  ”寧姐咯咯一笑:“說的這么見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錢,我想要的是……”話沒說完,寧姐就大步走了進來,而且還一個勁兒的瞄著老劉的褲襠。

  老劉知道寧姐的想法,卻裝傻充愣問:“你想干什么?”寧姐一臉無奈說:“我手機壞了,就是想讓你幫我看看手機,搞得我好像做賊的一樣。

  ”寧姐說著就拿出了手機,可是一看上面的內容,老劉的鼻血差點噴了出來。

  手機屏幕上,一對一絲不掛的男女忘情的結合在一起。

  老劉瞬間浴血沸騰,直勾勾 盯著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瘋狂抽動的男人,眼睛都移不開了。

  寧姐見狀,用身子蹭了蹭老劉:“劉教練,我的手機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這種東西?”“我不知道……”老劉回過神,急忙后退,卻一個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著就要摔倒,老劉本能伸手抓住寧姐,可是寧姐根本就沒有辦法拉扯住老劉,一個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壓在老劉身上。

  “劉哥,我還難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寧姐一邊說一遍拿出一顆藥丸就塞到老劉口中。

  老劉本能咽了下去,緊張問:“這是什么藥?”“萬艾可啊。

  ”寧姐魅惑笑了一聲。

  “你……”老劉嚇了一跳,想要推開寧姐,可是酒勁兒上來,根本使不出太多厲害。

  老劉絕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淚,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飯,等出獄之后,自己沒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門了。

  沒一會兒,萬艾可藥勁兒發作,老劉只感覺渾身燥熱,而且褲襠處的鋼槍也越來越堅硬……“趙哥,你開了這么多年的車,可沒有開過我這輛車吧?我可很久沒有被人發動過了,保證動力十足,潤滑也非常不錯,讓你開了之后還想開呢!”寧姐嫵媚說完,雙目含情,直接將老劉的衣服扯了下去……寧姐身材雖然已經有點走樣,但手上力氣實在不小,就連撕衣服也這么順手有力。

  她撕掉老劉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氣都壓制在了老劉身上,身體一拱一拱地蹭著老劉,口中發出銷魂的聲音。

  老劉心里憋屈又無奈,只能像良家婦女反抗暴力一樣,徒勞的掙扎……這時候,老劉身上酒勁藥勁一起上來,身體又軟又燙,唯獨那里堅硬如鐵。

  寧姐騎著老劉扭了一會兒,便有些忍不住了,三兩下便把老劉的褲子脫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隨后,寧姐一臉貪婪的看著那兒,自己便撩開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來。

  四十來歲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簡直不得了,她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讓老劉把自己填滿,然后自己把老劉榨干!眼看著寧姐豐腴的臀部張開,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熱納入其中,老劉忍不住在心里罵娘,嘴上卻懇求道:“老妹兒,你別這樣啊……強扭的瓜不甜!”硬的不行,老劉只好來軟的。

  “甜不甜的沒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這個老瓜!”寧姐一邊說,一邊絲毫不肯放松對老劉的進攻,眼看著就找到位置要坐上來。

  天啊!救救我!老劉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身體雖然火熱,而心底卻一片荒涼。

  也不能怪寧姐**熏心,她自從離婚以后已經空曠了好些年,正處在這如狼似虎的年紀,又找不到合適的人來安慰,日子難過啊!自從無意中看到老劉洗澡,窺到他那無比碩大的本錢,就連軟著的時候都比她年輕時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幾分,她就動了心思,想跟老劉勾搭到一起去。

  誰知道老劉雖然又窮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湊合湊合。

  眼看著身邊的同齡人都有老公滋潤,可是偏偏老劉這塊肥肉她看得到吃不著,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點烈性偉哥,準備把老劉給強了。

  眼看著馬上就要被“毀了清白”,老劉一咬牙,騰出手來、假裝迎合抱住寧姐,卻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寧姐的脖子上!寧姐哼都沒哼,便倒了下去。

  老劉急忙把寧姐推到一邊,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吧嗒吧嗒的高跟鞋聲。

  那聲音到門口之后停了下來,老劉房門沒顧得上關,半開著,她探頭進來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爛、下身露鳥的老劉四目相對。

  “教練……你咋不穿衣服……” 香香神色略顯尷尬,不過倒也沒亂了方寸,總體看著還挺淡定,好像是見慣了這種場面。

  老劉急忙提好褲子,看著門口站著的姑娘濃妝艷抹,帶著不羈和放縱的艷麗,慌忙說道:“香香,你下班啦!”這女人,便是與老劉合租,同時也在老劉班上學車的香香。

  香香這時又看見沙發上躺著昏迷不醒的寧姐,驚訝的問:“教練,你跟寧姐這是在干啥呢……”老劉欲哭無淚的說:“我跟她能怎么樣啊!她喂我吃偉哥、對我霸王硬上弓,我沒辦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聽到這里,撲哧一笑:“教練,寧姐喜歡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剛好也沒個對象,不如就跟她湊合湊合得了!”寧姐這個人比較八卦,老劉也沒少聽她指桑罵槐,說她在外面**。

  不過老劉倒是從來不帶有色眼鏡看人,一向都對她和藹可親,照顧有加,而且她還在老劉班上學車,所以兩人關系也算不錯。

  香香的工作時間確實比較特殊,每天到半夜12點都才回來,此刻正是她下班回來的時間。

  老劉哭喪著臉說:“媽的,快別提了,老子忍了幾十年的貞操,差點讓這娘們給我強了,真是氣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調侃道:“教練,真看不出來您的魅力這么大,都讓寧姐不惜上門強迫您!”老劉氣的直跺腳,結果褲子沒弄好,一下子又禿嚕下來,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剛才離得遠沒看清,現在離近了看,發現老劉那個東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時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驚呼道:“您……本錢這么足嗎?” 她是最潮的錐子臉,完美至極,美得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仿佛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渾身上下,不帶一絲紅塵俗氣,清麗如仙,寒冷如冰。

   更要命的是,她的身材好到炸。

   這種冷艷美,可以在瞬間激起無數男人的征服欲,恨不得瘋狂的發泄出去。

   他也不例外,雖然心癢癢的,可他畢竟是醫生,必須努力克制自己的…… 見喬宏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蘭菲眼中 閃過一絲憤怒之色,冷冷的問。

   你是看病,或是看女人? 有區別嗎?我一直在看女病人。

  喬宏幽默的說。

   無聊!蘭菲冷笑。

   美女,你好!請問你哪兒不舒服?喬宏不(姐弟亂欲)再逗比,正經八百的切入主題。

   我……沒病。

  蘭菲臉上浮起一絲嫣紅,避開了那灼熱的目光。

   沒……沒病?喬宏的眼珠子一下就瞪大了,困惑的看著她,沒病來醫院干什么? 嗯! 既然沒病,你這是干嘛?喬宏歪頭盯著她的清澈 美目

   那……那個的時候,沒感覺。

  蘭菲雙頰泛紅,羞澀低喃。

   就是同房的時候? 嗯! 性冷淡? 可……可能是。

  蘇穎重重的垂下了腦袋,圓潤的下巴,快要陷進溝里了。

   有多久了? 幾個月吧!蘭菲不確定的說。

   在此之前,看過別的醫生嗎? 看過,還不只一個。

  蘭菲簡單說了以前就診的經過。

   你是心里厭惡這種事,或是生理沒反應? 具體的,我也不明白……蘭菲羞澀說。

   你仔細想想,和愛人親吻時,心里是否很想…… 不想!蘭菲抬起頭,冷冷的打斷了喬宏的話。

   蘭小姐,我無意打聽你的隱私,只想弄清楚…… 我說的是實話,真的不想,所以…… 我明白了,你是因為心里抗拒,所以身體就沒反應。

   或許吧!蘭菲的語氣透著明顯的猜測。

   謝謝!喬宏繼續詢問親吻之時的細節。

   正常情況,不管男女,性冷只有兩種可能。

   不是身體受過嚴重的傷害,導致興奮神經受損,就是心靈遭受過巨大的創傷,強烈的抗拒。

   西方《兩性私密》周刊也曾提出過這樣的觀點,性冷主要是受心理和生理兩方面因素的影響。

   根據這兩點,喬宏進行了詳細的問診。

   他很快得出結論,她的身體沒什么問題,是心理恐懼,產生了嚴重的抗拒心理,害怕歡愛。

   不過,這只是理論,必須通過實踐,進一步驗證他的推測,才能 做出準確的判斷。

   蘭小姐,經過初步診斷,我認為你的身體應該沒問題,主要是心理因素。

  為了驗證我的推測,我必須做幾個小實驗,希望你能配合。

  喬宏轉過椅子,緊緊盯著她的雙眼。

   怎么配合?蘭菲眼底閃過一絲緊張之色,戒備的看著喬宏。

   興奮神經刺激。

   你想怎么做? 我在你身上找幾個敏感點,分別 嘗試

  喬宏解釋說。

   敏感點?蘭菲有點緊張。

   不要緊張,放松。

  第一次嘗試的敏感點,是平時顯露在外面的,不會涉及你的隱秘部位。

  喬宏耐心解釋。

   比如? 手心、足底、耳垂等。

   先試手心吧!蘭菲沉默少頃,接受了喬宏的建議。

   能否閉上眼睛,不要看著我。

  喬宏轉過身子正對著她。

   為什么?蘭菲又緊張了。

   你看著我做這些動作,因為視覺關系,會加重你的抗拒心理。

  喬宏滑動椅子靠近她,伸出左手抓著她的右手。

   好滑! 小手又嫩又滑,柔若無骨。

   近在咫尺,玫瑰體香,撲鼻而入。

   握著小手,嗅著醉人體香。

  喬宏心神蕩漾,一片興奮,恨不得在這里把她拿下…… 蘭菲深深看了喬宏一眼,眨著宛如兩柄黑色折扇的睫毛,緩緩閉上了清澈明亮的美目。

   有什么感覺?喬宏用食指的指肚,輕輕的在她的掌心畫圈,一邊畫圈,一邊詢問。

   有點點癢。

  蘭菲沉默了下,坦率直言,只有一點點癢的感覺。

   少頃。

   喬宏又試她的左手,情況差不多。

   接下來,他本想試試足底的,可蘭菲拒絕了。

   醫患之間,本不該有這樣多的……喬宏尷尬的看著蘭菲。

   他是真的不明白,既然來看婦科醫生,又涉及到性冷,為什么不能接受足底嘗試?難道她平時不做足療? 我平時不做足療,因為……蘭菲見喬宏盯著自己的纖足,雙頰泛紅,收回雙腳,并攏了兩腿。

   可是,只嘗試一個地方,難以做出準確的判斷,除非…… 除非什么?蘭菲緊張的看著他。

   直接嘗試平時的隱秘部位,而且是比較重要的地方。

  喬宏的目光緊緊盯著她豐韻的上圍。

   這?蘭菲臉紅如火,重重的垂下了腦袋。

   都幾個月了,難道你還想拖下去?喬宏展開心理攻勢。

   這……好吧! 那……麻煩你把上衣脫了,我需要進一步觸診。

  觸診時,希望你如實說出心里的真實感受,我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

  喬宏微笑看著那對冰冷的清澈美目。

   蘭菲咬著下唇,雙頰一片通紅,猶豫了少頃,脫了吊帶衫。

   吊帶衫離體,鉆石藍色的里衣一下就暴露在空氣中了。

   喬宏了咽了口唾沫,就起了反應,心里狂涌起一個念頭:不顧一切的撲上去…… 蘭菲的手摸到背后,正要解開掛鉤,發現喬宏正直勾勾的盯著她。

   她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厭惡的問喬宏。

   你沒 見過女人,或是沒見過美女? 我確實沒見過你這樣的美女…… 喬宏發現蘭菲古怪的盯著自己,感覺臉龐火辣辣的,一陣尷尬。

   你沒見男人,或是沒見過帥哥?喬宏打破了沉默。

   沒見過你這樣流氓的醫生。

  哼!蘭菲冷冷的哼了聲。

   蘭大美女,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你沒生理反應,是心理出了問題。

  我心理和生理都正常,見到你這樣的美女,要是沒點反應,豈不是…… 你還有理了?蘭菲美目圓瞪。

   最起碼的,我是正常的。

   你?蘭菲雙頰扭曲。

   別扯淡了,正事要緊。

  喬宏不再逗比。

   哼!蘭菲嘲弄的哼了聲,不再和他計較。

   她咬著下唇,取下了里衣。

   沒了約束。

   喬宏連吞了幾口唾沫。

   實習期間,喬宏見過不少美女。

   卻沒有任何人能和蘭菲媲美。

  即使是蘇穎,也沒法和她比。

   即便是初生嬰兒,皮膚也不過如此。

   蘭菲見喬宏直勾勾的盯著,眼珠子都沒轉下,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冷冷哼了聲。

   你到底是醫生,還是流氓? 我是流氓醫生。

  喬宏笑了。

   不要臉!蘭菲不屑冷笑。

   蘭大美女,你試過很多方法了,之前的嘗試,結果并不明顯,普通手段,肯定沒用。

  這次我想試點特別的,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喬宏仍舊直直的盯著,有種想抓揉的貪婪。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