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張欣在鏡子面 看著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子,一陣寂寞襲上心頭。

  她今年29歲,各方面的條件都非常好。

  但是半年前,她老公受不了她的需求,跟已經懷孕的她提出了離婚。

  離婚之后,張欣考慮到自己年紀不小了,一個人把孩子生了下來。

  因為忙著帶孩子,她也沒時間和精力找伴侶,只能每天晚上忍受著……這時,躺在嬰兒床上的兒子突然哭了起來。

  張欣連忙停下思緒,去哄兒子。

  但是不管怎么哄,她兒子還是一直哭鬧,而且越來越厲害。

  擔心兒子可能是生病了,張欣只好帶著他去了醫院。

  到了 醫生值班室,她發現值班的兒科醫生居然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外國人,有著立體的五官,身材高大健碩,藍汪汪的眼睛,金黃的頭發微微卷曲,還挺帥氣的。

  外國人正坐在辦公室內看病歷,聽到腳步聲便抬頭看去,然后就再也挪不開眼睛了。

  張欣趕來的路上因為抱著兒子,再加上心里著急,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給浸透了,單薄的面料便緊緊的貼在了她的身上……“你好!”張欣不知道面前這個外國 男人會不會講中文,便嘗試著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叫 杰尼,美麗的 女士,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嗎?”杰尼醫科大學畢業原本是可以回國的,但因為他對東方女性情有獨鐘,特別像是張欣這樣的特別有 女人味的少婦,所以才留下來當了醫生。

  平時醫院里人來人往,也不缺美少婦,可像張欣這樣的尤物還是很少的,突然見到,杰尼自然激動的很。

  張欣沒有想到杰尼的中文說的這么順溜,也算是松了一口氣。

  “醫生,麻煩您幫我看看我兒子,他一直在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杰尼看了一眼正在張欣懷里亂動的孩子,恨不得現在在張欣懷里的是自己。

  “你先把孩子抱過來我檢查一下!”說話間,杰尼便拿起了聽診器幫著孩子檢查,在聽孩子脈搏的時候,他的手不經意間碰到張欣,更是讓杰尼心臟狂跳。

  “目前還看不出來,要不你先 給孩子喂飽來,讓他安靜下來吧!”杰尼故意這么說,湛藍的眸子時不時的會瞟一眼張欣。

  張欣點了 點頭,她不好意思當著醫生的面,便小心的測過身子,盡量擋住杰尼的視線。

  就算是這樣,杰尼也依然能夠看到張欣側面的風景。

  看著看著,嗖的一下, 身體里就好像鉆進去了一團火苗,將他給點燃了……孩子吃了幾口就不吃了,杰尼只好忍住內心深處的沖動,繼續檢查。

  “感覺是吃了什么上火的東西,導致發炎感染了,你今天給孩子吃了什么?”張欣愣了一下,孩子才幾個月,能吃什么呢?“除了母乳,也沒有吃別的東西呀??”“您先別急,我先給孩子打一針,等下你去做個檢查,到時候就知道了。

  ”張欣點了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打完針之后,孩子很快就睡著了,杰尼讓張欣到他辦公室去取樣化驗。

  但張欣的本來就少,剛才喂了兒子之后就沒有多少了,現在根本排不出來。

  杰尼等不及便問道怎么回事,張欣有些尷尬的說了出來。

  “沒關系,讓我來吧,我有辦法,應該沒有問題。

  ”張欣有些為難,杰尼畢竟是個男人,讓一個男人幫自己多羞人呀,可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兒子,張欣又不得不咬牙答應……杰尼心里大喜,他沒想到張欣居然會答應,激動地整顆心都開始顫抖了。

  一雙眼睛不由得便盯在了張欣,然后開始了……張欣自從離婚之后都沒有過男人,此刻忍不住就想要叫喊出聲。

  可因為這里是醫院,要是她真的這么做了的話,肯定會被人嘲笑的,所以,只能咬緊牙關強忍住。

  “醫生,怎么樣了?”張欣實在是忍得難受,下意識的便催促起來。

  “你這確實有點少,還沒好呢。

  ”杰尼回道。

  “那個,醫生,要不就算了吧,給孩子喝奶粉也挺好!”張欣怕再這么下去,指不定會發生什么丟人的事情呢。

  這番話,張欣幾乎是用全身的力氣才說出來的。

  杰尼心里有些遺憾,看來還需要再加一把火。

  “可是,還要化驗呢!”杰尼拿掉自己的手,有些為難的對張欣說。

  是呀,要怎么化驗?張欣急的眼睛都 紅了,孩子可是她的命,要是有點什么差錯,她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

  “那怎么辦,醫生,您能不能想想別的辦法?”張欣覺得,要是實在不行的話,就讓醫生再試試,自己再忍一忍就行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用嘴!”張欣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這里就她跟杰尼兩個人,自己肯定是不能吸的,難道要讓杰尼幫她?張欣本就不是個隨便的人,要是平時,她怎么都不會答應的,可現在為了兒子,張欣糾結之后終究還是妥協了。

  “那個,醫生,能不能麻煩您幫我一下?”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張欣覺得要是地上有一個老鼠洞的話,她會毫不猶豫的就鉆進去。

  杰尼得償所愿,心里也高興地很。

  “自然可以,能夠幫您這么美麗的女士,我榮幸之至。

  ”對上杰尼炙熱的目光,張欣只能壓下心底的緊張,將自己的衣服掀開,然后閉上了眼睛。

  感覺到杰尼開始了,張欣極力隱忍,可依然忍不住叫了出來,身體一軟,整個人都貼在了他的身上。

  突然,她感覺到小腹被什么東西給撞了一下。

  張欣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點,心里卻驚訝不已,外國人也太……壓下心底的緊張,張欣心里想著,如果前夫也有這么厲害就好了。

  那樣的話,倆人也不會吵架,說不定現在也還沒有離婚呢。

  意識到自己想的有點多,張欣的臉就更紅了,甚至連抬起頭去看杰尼的勇氣都沒有了。

  這要是別人知道,還以為自己是個不檢點的女人呢。

  張欣急忙壓下了心底那旖旎的想法,故意表現的有些生氣,用質問的語氣問道:“醫生,你怎么可以這樣呢?”說完,又不由自主的朝著杰尼看了一眼,對他有點好奇跟神往……杰尼心里其實也有些緊張,害怕張欣生氣,剛才他一時沒有控制住,忍不住貼了上去,可不得不說,就算是隔著衣服,那種感覺也讓他十分的受用。

  現在,他顧不得回味,急忙對張欣解釋說:“對不起女士,都是我的錯,實在是您太漂亮了,您是我見過最漂亮,也最有魅力的東方女性,我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忍住的,可卻還是沒有抵擋住,所以才……”被杰尼這番甜言蜜語一夸,張欣也就不生氣了。

  看著杰尼拘禁緊張的樣子,張欣又覺得不忍,畢竟,他也是為了幫自己,說起來她也有錯。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剛才檢查了,有問題嗎?”張欣還是比較關心這個問題,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聽到張欣不追究了,杰尼也放下了懸著的心,接著說:“我發現您最近火氣比較重,小孩子喝了之后才會上火,導致發炎感染了,您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東西上火了?”張欣仔細思考了一番后,搖著頭說:“沒有呀,我從懷孕之后就一直很注意飲食的,也沒有吃什么容易上火的東西呀。

  ”杰尼聽完之后也陷入了沉思,幾秒鐘后,才抬起頭問道:“冒昧問一句,您是不是單身?”張欣愣了一下,隨后點頭說:“沒錯,我跟老公離婚了,可這個跟單身有什么關系?”“怎么會沒有關系,單身太久體內的虛火就會冒上來,就會容易上火,所以孩子吃了就也跟著上火了。

  ”杰尼的一番理論說的張欣連辯駁的機會都沒有了,瞠目結舌的等著杰尼繼續說下去。

  “這個問題要是不能解決,您的孩子以后就會經常感染。

  ”張欣對于杰尼的話有些不信,但畢竟人家是醫生,由不得她不信。

  而且她發現自從跟老公離婚以來,雖然經常自己動手,但是身體卻一直越來越難受,的確是有些上火。

  但要是解決的上火的問題的話,難道要她隨便找個男人?這怎么可以?張欣幾乎想都沒有想就否決了,她可不是這樣的人。

  “那,這要怎(完美暗戀)么辦?”最終,張欣看向了杰尼,畢竟人家是醫生。

  “其實也可以通過 按摩幫你舒緩,這樣的話,問題就解決了。

  ”杰尼心里早就有了想法,于是便直接說。

  聽到按摩可以解決,張欣幾乎沒有怎么猶豫就答應了。

  “那就麻煩醫生了。

  ”“只是……”杰尼這時卻有些為難的看向了張欣。

  “怎么了醫生?”張欣有些不解,不就是按摩嗎,有什么好為難的?“這種按摩跟傳統意義上的按摩不一樣,因為要釋放體內的火氣,在按摩的時候必須要褪了衣服,只有這樣的話,才不能影響效果……”刷的一下,張欣的臉就紅了。

  按摩她能接受,可要讓她除去衣物,她卻是怎么都不能接受的。

  “那,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張欣嘗試著問道,雙拳緊緊的攥在一起,顯得糾結而又無奈。

  “當然,只不過最后一個辦法對您有些困難,畢竟,您現在單身!”杰尼雖然沒有說明,但張欣已經知道了杰尼要說的辦法,要是從找一個男人跟褪掉衣服按摩中選一個的話,張欣寧愿選擇后者。

  “其實女士您不用太糾結,這種按摩說直白一點也是治病,您也知道,有些婦產科還有男醫生呢,他們在給女性治病的時候女性也是要清除衣物的?”對呀,反正是治病。

  張欣被杰尼說服了,壓下了心底的羞恥,終于點頭答應了。

  “那好,您幫我按摩吧!”為了兒子,張欣決定豁出去了。

  說完,直接干脆的將身上的衣服除掉了,然后躺在了杰尼辦公室的床上。

  看著燈光下的張欣那精致的身體,杰尼一時間看呆了。

  明明是生過孩子了,可張欣的小腹依然平坦,連一絲贅肉都沒有,還有那纖長的兩條腿,更是多一分則太粗,少一分則太細,美好的剛到好處。

  “醫生,可以開始了嗎?”張欣因為害羞,躺下之后就閉上了眼睛。

  可等了半天,卻依然等不到杰尼開始,終于有些忍不住了,便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催促起來。

  “可以了,馬上就好!”杰尼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便伸出手……“啊!”嬌呼聲猝不及防的響起,讓杰尼心里更是大喜……“對,對不起,我……”張欣瞬間回神,才意識到自己做了多么羞人的事情,一時間都不敢去看杰尼的眼睛了,想要解釋,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OK,很好,就是這樣,美麗的女士,請不要隱忍,更不要壓抑,我們要的就是釋放,只有將你體內的火氣排出來,這樣你的火氣才能散開……”杰尼一本正經的說出這番言論,聽的張欣的臉更紅了。

  此刻,她的心臟都快要跳出心房了。

  她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外國人都是性格開放,習慣將情情愛愛放在嘴邊,當著眾人的面也可以隨便的摟摟抱抱,以前她一直覺得不可理喻,剛才聽到杰尼瘋狂的言論,張欣終于有點明白了。

  杰尼其實一直注意著張欣的情緒,發現張欣果然慢慢的放松下來后,心底大喜。

  吞了一口唾沫,杰尼的手繼續按摩著。

  “美麗的女士,正式開始之前,您必須要回答我幾個問題。

  ”杰尼突然說道。

  “您,您問吧!”張欣此刻依然沉浸在剛才的感覺中難以自拔,根本就沒有意識到杰尼的動機。

  “您平時哪里最靈敏,還有,您喜歡怎樣的動作?”這樣私人的問題被杰尼這么一本正經的問出來,張欣的臉都紅的可以滴血了。

  “女士,您先不要生氣,我這么問也是為了治療,只有對您的身體足夠的了解,我才能夠盡快的讓您排解。

  ”張欣猶豫了,杰尼說的似乎也有道理,稍微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壓低聲音說道:“我也不知道,平時都是我躺著,我老公在……”“那您喜歡簡單一點的還是直接一點的?”張欣更加為難了,她老公根本不行,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她要怎么回答?“要不直接點吧,一般女人都會喜歡的。

  ”杰尼一點點的引導著張欣,及其認真的建議著。

  “怎么試?”“啊!”張欣剛剛問出來,杰尼突然將她的腿用力打開……“有沒有什么不一樣的感覺?其實還可以更直接一點,您要不要試試?”此刻,張欣就好像飛翔在空中,基本上沒有了思考的能力了,聽到杰尼這么問,便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啊!”還沒有等張欣反應過來呢,杰尼又以極快的速度壓在了她的胸口,然后伸出手指……那異樣的感覺,再次讓張欣尖叫起來,額頭上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而與此同時,杰尼已經彎腰,低下了頭……那如同被螞蟻蠶食一般的感覺,讓張欣顧不得其他,夸張的叫了起來。

  “美麗的女士,您可以閉上眼睛仔細的感受,將您長久以來壓抑在心底的火氣全部都揮散出來!”此刻,張欣已經失去了理智,她甚至已經忘記了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杰尼知道自己馬上就要得逞了,趁著張欣被迷醉其中的時候,急忙將自己的褲子解開。

  “醫生,怎么樣了,好了嗎?”張欣覺得自己說話的時候都帶著喘氣,平時她自己動手的時候,從來都沒有這么難受過。

  現在,她就好像 是在烈火中炙烤一般。

   換做自尊心強烈的女人,可能現在都該尋死覓活的了。

  “今天的事,你不準出去亂講,不然的話……”趙媛媛開始威脅著我,聽著她冷冰冰的話,我竟然有些害怕。

  不應該是我威脅她,用那些令人羞恥的照片,讓她臣服于我的嗎?可現在,為什么我會害怕?我是在擔心事情敗露后我被炒魷魚嗎?不,可能我是在害怕我以后再也見不到她了,不知道在什么時候,我好像已經愛上了她,我喜歡趙媛媛,不光光是喜歡她的身體。

  我如同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并且保證說:“媛姐,我絕對不會和任何人提起的,你放心吧。

  ”我的話趙媛媛稍微安心了些,她嘆了口氣,很無奈似的。

  我其實很費解,從平常的點滴中來看,趙媛媛是很渴望男人的,這點毋庸置疑,可是,她為什么又會這么排斥男人呢?甚至,哪怕她在和我發生了關系之后,還對我這么冷淡,也不希望別人知道這件事情。

  是因為看不起我嗎?肯定不是,至于是否有別的原因,那我就不知道了。

  這時,趙媛媛沖我擺了擺手,對我說:“行了,沒事你就先走吧。

  ”因為好奇,我實在忍不住,問她:“媛姐,你現在是不是特別后悔,特別恨我?因為你喝醉了,我得到了你?”趙媛媛立馬抬起頭,水汪汪的眼睛瞪著我看。

  她說:“你沒有得到我,你以后還是你,我還是我,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瓜葛。

  ”趙媛媛的話強硬到了我根本就無法抗拒與反駁的一個地步,看著她的目光,我覺得這個女人是恨我的,別看她剛才叫的那么歡,那么的主動。

  事后,絕對的翻臉不認人。

   我沒有再問她什么,而是很識趣的低下頭,輕聲道:“媛姐,對不起。

  ”她又嘆了口氣,哀怨的眼神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憐憫,她說:“算了,都過去了。

  ”“ 張言,今天的事情你也不要多想,我還是那句話,從今以后,你還是你,我還是我,我依舊你的媛姐,你的領導,我們是上下級的關系。

  ”“我不恨你,或者說,我可能還有一點感激你。

  ”就在我即將離開她辦公室的時候,趙媛媛的一句話,讓我頓時停住了腳步。

  她感激我,感激我什么?我疑惑的看著趙媛媛,她忽然笑了,笑的有些凄慘,是真真正正的凄慘美。

  “謝謝你讓我再一次感受到做女人的快樂,如果時光還能倒退幾年的話,當初的我,現在可能早已將你默認為 我的男人了……”說真的,當她把這句話說完的時候,我已經徹底愣住了。

  這個女人,到底經歷了什么?我只知道她是個離異的女人,可從她的話里聽,我覺得,這個女人肯定有著不一般的經歷。

  究竟是什么,能讓一天美若天仙的女人,對男人近乎死心?趙媛媛笑的很凄慘,卻依舊很美,那種笑意,讓我心疼。

  我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話好了,不知所措,我甚至忘記了現在本該要走,要離開的。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她又是一笑,說道:“我也不知道今天為什么會突然和你說這些,本來,我都該忘記了的,呵呵……”如果說之前,我只是單純的由迷戀她的身體變成愛上了她這個人的話,那么現在,我或許更想進一步的了解她,深入她,知道她的每一段過往。

  因為,我想從今天,從這一刻起,好好的呵護這個女人,讓她不再受傷。

  我想讓她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好男人的,我就是。

  我情不自禁的走了回去,我站在她的面前,輕聲說:“媛姐,有什么心事你就說出來吧,說出來,心里就會好受一點。

  你可以當我是你的弟弟,有什么話,你對我說。

  ”我看著她的眸子,很真誠,我的真誠是發自內心的,我相信趙媛媛能感覺的到。

  “有煙嗎,給我來一根……”趙媛媛苦笑著,我拿了一根煙給她,然后點著。

  我以為她會抽煙,雖然我對抽煙的女人近乎沒有好感,但是我可以接受她的一切。

  只不過,趙媛媛猛地吸了一口后就嗆得咳嗽,眼淚兒都擠了出來。

  我一把搶下了她掐著的煙,我說:“不會抽就別抽了。

  ”趙媛媛生氣的瞪著我,“我要你管嗎,你是我誰啊?”借著酒后的微醺,她沖我發火,但是我卻一點都不生氣,我微笑著說:“如果我說,我是你的男人呢?”“我的男人?呵!我的男人早就死了,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在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竟然靠近了趙媛媛。

  我溫柔的捧著她精致粉嫩的臉蛋,看著她嬌艷動人的模樣,這是一張多么漂亮的臉啊。

  鵝蛋臉,細眉好似柳條,櫻桃小口,那雙仿佛會說話的眼睛清澈又朦朧,水汪汪的黑白分明,流露出來的目光,似哀傷也似柔情愛戀,配上長長的睫毛,格外的攝人心魄。

  我忍不住想要封住她的唇,可是我又怕她對我反抗,甚至對我更加的反感。

  我說:“媛姐,從第一次見你我就喜歡上你了,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脫俗,如果能夠和你在一起,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趙媛媛彎彎的睫毛抖了抖,淚眼中朦朦朧朧的。

  終于,我沒有能忍住,還是吻了上去。

  “唔……”我溫柔的吻讓趙媛媛抗拒著,我沒有強迫她,所以她反抗的比較厲害,兩只小手抵在我的胸前,想要將我推開。

  當然,我沒有去強迫她,也不會這么容易就被她給拆開。

  我的唇依舊抵在她的嘴邊,只是她的皓齒關得死死的,讓我沒有一點可乘之機。

  到最后放棄的人還是我,掙扎了許久后,我被她推開,我有些意猶未盡。

  她有些厭惡的看著我,說:“張言,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膽子很大?”我撫摸著她柔滑的粉臉,她生氣了,身子有些發抖,但是沒有再拒絕我,任由我撫著。

  “媛姐,難道你剛才的快樂都是偽裝出來的嗎?不,我相信一定不是這樣的。

  我張言可以對天發誓,我給你的快樂也不僅僅只是身體上的,還有精神的享受!”“媛姐,我愛你,相信我好嗎,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快樂的女人,成為所有女人都羨慕的女王!”趙媛媛看向我的神情逐漸變了,她說:“你是認真的?”我不可否認的點點頭,在那一刻,我是真的愿意守護她一輩子,我不嫌棄她曾經結過婚,更不嫌棄她現在是個離異的單身女人。

  她把我放在她臉上的手拿開,不緊不慢道:“你說的這種話,我聽的實在是太多了,我憑什么信你?”“那你要我怎樣做才信我?”我說:“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趙媛媛仰起了頭,她吧眼眸中的淡淡淚珠全部擠了回去,然后說道:“三個條件,能做到的話,我可以考慮做你的女人。

  ”我點了點頭,靜靜的等待著她的條件。

  “第一,我趙媛媛雖然不敢說自己有多么優秀,但多多少少還算有點才華,我也不希望以后有人戳著我的脊梁骨,說我的男人靠我活,是個吃軟飯的,這意思你懂吧?”我再一點頭,我當然懂,她是真的很優秀,相信趙媛媛也不會隨意嫁給一個窩囊廢一般的男人,以后出門都抬不起頭,給人說三道四的。

  “第二,我離過婚,所以我父母也特別擔心我的未來丈夫人品如何,即便你能過的了我這關,還得二老點頭,這才算完。

  ”“第三,說實話,我從來沒有談過一次戀愛,我當初結婚也是被催的,結果……唉,說真的,我想要體會一次戀愛的感受,那種讓我可以怦然心動的感覺,你能做到嗎?”趙媛媛的三個條件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但是為了能夠抱得美人歸,我決定還是得拼一把。

  不是有句話說得好嘛,有時候不逼自己一下,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廢物!信心在胸口點燃的那一瞬,(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我緊緊握住了趙媛媛白皙滑嫩的小手,她沒有對我進行躲閃,看著我,眼神柔情而又復雜。

  我說:“首先,我對你的愛絕對是真正的,或許我現在不夠優秀,但是請你好好看著,這個月我會將自己的銷售提升,別的不說,我一定會超過李東和程明。

  其次,我張言雖然說不上什么高風亮節,但大丈夫有可為有可不為,我清楚的很,相信伯父伯母見過我后,一定會相信我的。

  最后,我想說……我其實也沒談過戀愛,你是第一次,我也是……”當我把話全部說話,我的后背已經滲出了大量的汗水,浸濕了我的衣裳。

  緊張,不安,趙媛媛會接受我嗎?空氣仿佛都在這一瞬間內凝結了,我緊張到了連大氣都不敢喘的那個地步,我真的很怕趙媛媛連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都不給我。

  我不想讓那一次的美妙永遠失去,以后只能在那虛幻的夢境中回味,我不想……趙媛媛似乎是在猶豫,因為她看著我,水汪汪的大眼睛時不時的輕眨著。

  “噗嗤。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