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答應給你的獎勵,吃吧。

  上面是一碗面,加了雞蛋和肉片,順帶還有兩碟涼拌菜。

   周斌本來胃里餓的不行,現下看到熱氣騰騰的面,顧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王妍 看著他的模樣,無奈的搖搖頭,將心底的想法壓了下去,他這個樣子,怎么可能恢復了神智。

   本來周斌今天把自己壓在身下的時候,王妍有些多想,他的動作不像是 傻子可以做出來的,可是現在看看……是她想多了。

   等周斌吃完,才發現坐在旁邊的嫂子一晚上都沒有動,甚至姿勢都沒有改變。

   他本來想問問,可是后來想想今天發生的事情,話到嘴邊不自覺的咽了下去,吃 笑著將碗放到邊上:嫂子,飽了。

   嗯,那就行。

  王妍從回憶中醒來,沖周斌笑笑,起身習慣性的摸了摸周斌的腦袋,溫柔道,那你早點睡吧。

   嗯。

  周斌點點頭,模樣活脫脫就是還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著王妍從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漸被清明所取代。

   周斌轉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聽著外面的蟲叫聲,卻再也沒有了睡意。

   算起來,他這個大哥對他也是極為照顧的,在周斌生病的這么多年的時間里,雖說不是盡心盡力,至少也是衣食無缺。

   后來嫂子嫁給大哥,次年便有了女兒,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據,給他的東西從未變過。

   周斌心里清楚,他對于嫂子的依戀,遠遠的超過了男女之間的感情。

   唉……想到這兒周斌不由得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幸虧白天的時候嫂子一把推開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開了自己,他們真的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該怎么面對大哥。

   就這么胡思亂想著,更加沒有了睡意。

   而這邊,王妍將女兒哄睡下,眼睛不自覺的瞥向對面的房間,剛才看周斌狼吞虎咽的樣子心里也有點心疼。

   畢竟這么多年,一直把他當成自己的 孩子來看待,從未想過他們兩個人會有這樣的一天。

   如今這個情況倒好,他不過是個傻子,就算心里別扭,也不清楚是什么。

   而她只當這是一場春夢,夢醒了,她也該回到現實當中。

   次日,天一大亮,王妍便出門準備捕魚的工具,在村口的池塘里有不少的草魚,雖說個頭不大,味道還可以。

   正好她生了女兒之后也沒時間去城里犒勞下自己,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外出打工。

   王妍有自己的傲氣,不愿意整天家長里短的說閑話,便一大清早的準備去池塘里捕魚。

   剛出了巷子口,聽見有人叫她,王妍轉過頭,看見一身穿天藍色短裙的時尚少女站在路口,對著她不停招手。

   少女漸漸走進,只見只見她身材凹凸有致,臉蛋精致,渾身充盈著媚態,扭著小屁股漸漸走了過來,讓人想入非非 王妍看清楚來人,壓下了心中的嫉妒,隨手將網放在邊上,走過去道: 李娜,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啊? 聽說李娜前幾年外出打工,這一走就是五六年,之前和周斌的 關系不錯,那時候經常來家里玩,以前土里土氣的鄉下丫頭,現在也打扮的這么時髦,實在叫人眼前一亮。

   剛到不久。

  李娜笑著走到王妍的跟前,上下打量著面前的 女人,她傲人的胸圍,就算不穿內衣也不受絲毫影響。

   白里透紅的臉上透出一點樸實,身材勻稱,眼里早就沒了當初的青澀,活脫脫就是家庭婦女,不過比村里的女人保養的好,一張臉上愣是看不到歲月的痕跡:嫂子,這是去哪兒? 準備去村口抓幾條魚回來。

  王妍笑意盈盈,給阿斌補身子。

   說著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李娜倒沒看出有什么不對勁,走到李娜的跟前,順勢摟住李娜的腰,指了指不遠處的院門:阿斌還是老樣子? 是啊。

  王妍嘆嘆氣道,可能這輩子就這樣了。

   如果不是因為那通電話,說不準她和周斌真的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情。

   所幸,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

   王妍想好了,只當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好好照顧女兒和周斌就是。

   李娜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樣,有些同情(邊插邊做吃奶)王妍,想了想在她耳邊道:我送你個東西。

   什么啊?王妍好奇的看著李娜,顧不得將網拿上,被李娜拽著離開。

   周斌是被一股濃濃的雞湯味給勾引醒來的,睜開眼,早就已經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將自己收拾利索。

   正當他準備出門的時候想起什么,故意將鞋子穿反,撒嬌著走到門口,靠在門沿上,一邊撒嬌,一邊打呵欠道:嫂子,我…… 話還沒說完,前面的光被人擋住,從上往下看,是一雙大紅色的高跟鞋,擦的發亮,帶著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斌,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

  李娜笑著捏了捏周斌的鼻子,只覺得可愛至極。

   小的時候,周斌就喜歡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過去這么多年,他還是一點都沒有變。

   周斌的瞳孔微微收縮,大概幾分鐘之后,猛的一把抱住李娜,興奮道: 娜娜

   李娜是他小時候的玩伴,也是唯一一個不嫌棄他的怪人。

   小的時候有那么多男孩子跟她玩,她偏偏跟在自己的后面保護他。

   周斌沒想到自己會有恢復神智的一天,更沒有想還會再見到李娜。

   現下神智已經恢復正常,心里自是喜不自勝。

   你看看你,還是和過去一樣。

  李娜無奈的任由這個傻子將自己抱著。

   王妍端著雞湯剛出了廚房,看到兩個人擁抱的樣子,心里有些別扭,只是臉上到底沒有表現出來,走到兩個人的面前,笑著道,進屋喝雞湯。

   這個可是娜娜專門給你帶過來的。

  王妍看向周斌說著。

   周斌點了點頭,聽話的跟在王妍的后面進了堂屋,只是手始終握著李娜的手。

   反正他現在是個傻子,誰會介意一個傻子做了什么。

   李娜買的烏雞,是專門在山上天然飼養的家禽,味道十分鮮美。

   周斌喝了一大碗,不停地吵著還要喝,王妍被他鬧得沒了脾氣,準備去盛的時候被李娜叫住:嫂子,等等。

   怎么了?王妍轉過身看向李娜,心里有些疑惑。

   還是我去吧。

  李娜尷尬的起身,將周斌從自己的懷里推了出來,臉色發紅的走出去,王妍看看剛才的動作,心里明白過來。

   敢情這個傻子一直靠在人家的胸口上。

   王妍皺了皺眉,不滿的看著周斌,又不能說重話,只能嘆氣著拉住周斌的手,解釋道:以后不能這么做,知道嗎? 人家李娜就算是從小到大的閨蜜,如今也已經長大,如果讓外人知道,不定會怎么說。

   娜娜現在已經是女孩兒了,你趴在人家的懷里像怎么回事。

   可是我以前也趴在嫂子的懷里睡覺啊。

  周斌一臉天真的說著,忍不住將頭靠在王妍胸前的渾圓上,帶著女人特有的味道,說不出的好聞。

   以前怎么沒有發現,女人這種生物居然會有致命的誘惑力。

   王妍看著周斌癡傻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多時,李娜端著雞湯走進堂屋,然后就看見這么香艷的一幕,從小到大的玩伴竟然靠在自家嫂子的胸口,而嫂子居然一臉享受。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周斌的情況,肯定會以為他們有什么關系。

   嫂子,你嘗嘗。

  李娜笑著打斷了兩個人的動作,周斌光明正大的趴在王妍的身上,而王妍則是無奈的模樣。

   看著周斌將一碗雞湯喝的干干凈凈,坐在椅子上長舒了一口氣,將桌上的碗筷收拾到一起,看向李娜,拉家常道:你這幾年都沒回家,在城里到底干什么了? 還能干什么。

  李娜笑笑道,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到廠里上班。

   現在你可不知道,廠里幾個月的收入都抵得上村里一年的收入。

   誰還在這個鬼地方待著。

  說著有些嫌棄的看看四周,人一旦見過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就很難再習慣這種生活。

   那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嗎。

  王妍的眼睛亮了幾分,不過轉瞬恢復正常,以前她還有選擇的余地,現在她只能待在這里,出不去。

   有了孩子的代價就是失去自由。

   雖然說周陽不會干涉她太多,不過一個孩子,加上智障的小叔子,足夠她頭疼了。

   當然有很多好玩的。

  李娜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大堆,王妍聽的很是神往,眼睛閃著光,就這么看著李娜說的,心里很是澎湃。

   周斌又怎么會看不出嫂子的心思,笑著站起身,撒嬌著拉住李娜的手,指著窗外:娜娜,你就帶我嫂子一起去嘛。

   去哪兒?李娜不明所以的看著周斌,不知道這個傻子又是什么意思。

   帶我嫂子一起去城里嘛。

  周斌不依不饒,周斌看得出來嫂子很想去,可是又放不下他們。

   但如果沒有個熟人的話還不知道會出什么事情,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李娜帶嫂子去城里看看,一則他心里也能放心,再者也算是彌補對嫂子的過錯。

   到時候看吧。

  在王妍殷切的眼神中,在周斌不依不饒的推搡中,李娜敗下陣來,勉強算是答應了周斌。

   耶!周斌高興的手舞足蹈,過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王妍看著周斌的模樣,無奈的搖搖頭。

   或許,有一天她這個小叔子也能像正常人那樣,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家人。

   可能是李娜描繪的有些生動,周斌這幾天滿腦子全部都是李娜說的城里的生活,趁著嫂子下午出去打豬籠草的時間,周斌便往李娜家走去。

   李娜離他們家并不是很遠,不過都在一個巷子里,穿過前面的麥田,幾乎就到了目的地,只是周斌到了李娜家卻發現院門鎖著。

   周斌心里有些疑惑,卻也沒有多想,準備離開的時候,不經意的看見李娜的屋子里冒出了不少熱氣。

   周斌心里一激靈,直接從墻頭翻了進去,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李娜的屋子旁邊。

   從房門的縫隙里面往外看,然后就看見光溜溜的李娜躺在澡盆里面,一臉享受的閉著眼,兩條腿還搭在水盆上面,十分的性感。

   核心提示:如果他 真的是沒有離婚,那么你無論做什么他都不可能會公開你們的關系。

  所以不妨攤開了和 他說清楚你的懷疑,讓他把離婚證拿給你看,并且公開你們的關系,否則就 分手

  如果他肯公開你們的關系,順勢結婚自然皆大歡喜。

     幫女郎:  你好。

  我的男朋友他是去年離的婚,有個孩子還小3、4歲的樣子,他以前的事我都沒有問過。

  所以孩子多大什么的我都不清楚。

  我們在一家公司,但不在一個地方。

  他比我大9歲,他很疼孩子,一段時間不見就很想念。

  他每月還要給孩子生活費,孩子有什么事都要他去辦去管。

    我們現在雖然在一起可是他不想公開,怕很多東西:怕單位領導對他有看法,也怕父母 不同意

  他父母希望他復婚,他也怕他 前妻知道會鬧。

  他說我們在一起也有困難,說我家人會不同意,他給不了我什么。

  我說那你想復婚嗎,他說不想,那樣麻煩也會很多。

    他經常會去看孩子。

  回去就住他前妻家。

  每次都待3、4天。

  我很煩這點。

  他不公開 我們的關系又不準我和別人在一起。

  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很痛苦。

  我也不是想和別人在一起,只是希望可以和他公開關系。

  我可以真正的站在他身邊。

  他的性格太猶豫了想的太多了,總是沒勇氣公開我們的關系,煩死了!不愿公開戀情?當心他是已婚男!_ 女性  該怎么辦才能讓他下定決心和我在一起公開我們的關系呢?  情感幫女郎:美索  我覺得你現在需要面對的最大問題并不是怎樣把地下情浮出水面,而是查清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離婚了。

    如果每月給生活費、處理關于孩子的任何事,經常看孩子……這些勉強可以說是對孩子負責的表現。

  但是經常去前妻家住三四天,并且在他不想復婚,而前妻和他的父母都希望他們復婚的前提下,怎么看都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擔心你的父母不能接受他的婚史,或者擔心他的父母希望他和原配復合的期望落空的顧慮勉強說得過去,但是一直在公司(性插故事)也不肯公開你們關系就很可笑了。

  離婚了自然會想再婚,這挺正常的怎么會被別人看低?如果離婚十幾年還單身恐怕才會遭到同事非議吧。

  還有就是離婚了就彼此沒關系了,他的前妻站在什么立場上會去你們的公司鬧?如果因為她還不甘心,那么當初又怎么會離婚,每個月住在她家里那么多天,她怎么不做一些該做的事情破鏡重圓?不愿公開戀情?當心他是已婚男!_女性  清醒一點吧,一方面和你保持異地的地下情,另一方面對“前妻”和孩子的脈脈溫情,這不是一個出軌丈夫的標準行為么?在你眼里,他是你的男友;恐怕在另一個女人眼里,他只是一個常駐公司的好丈夫。

    如果他真的是沒有離婚,那么你無論做什么他都不可能會公開你們的關系。

  所以不妨攤開了和他說清楚你的懷疑,讓他把離婚證拿給你看,并且公開你們的關系,否則就分手。

  如果他肯公開你們的關系,并且見你父母,順勢結婚自然皆大歡喜。

  當然也要有心理準備,他如果真的是騙子,就一定會斷然拒絕你的要求,然后說因為你的懷疑如何讓他傷心失望,并且趁機提出分手逃開這段麻煩的關系。

  到時候,你是想默默的忍受這段情傷,或者鬧個天翻地覆不讓他好過都隨你開心。

    無論怎樣,祝你幸福。

  (責任編輯:滕小蘭 實習編輯:南花霞)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