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這才是我的好哥們,等有空了我陪你去河里逮蝦子去,我先走了。

  ”把二彪子忽悠住了, 劉寶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

  一想到 二賴子的腦袋上頂著一頂綠油油的帽子,劉寶心里就暢快的不行,心里的郁悶也是一掃而空。

  走到家門口劉寶看到不少人圍在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事兒

  分開人群擠進去,劉寶就看到李 春杏掐著腰,指著他父親的鼻子正數落呢。

  “我說劉大全,你要臉不要,今天你就得賠我兩千塊錢,少一個字兒都不成,要不咱們就去村長那說理去。

  ”劉寶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實人,從來不和別人吵架。

  見父親愛欺負劉寶的火“騰”的一下就竄了出來,幾步走到李山杏面前, 說道:“李春杏,你這是要干啥?我父親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賠錢,有事兒沖我說。

  ”劉大全兩口子見兒子回來了,臉上現出了一絲輕松。

  而李春杏看到劉寶頓時就嘿嘿一笑,說道:“怎么了?你問你爹,無緣無故為啥打我家的母豬?”“打你家母豬?這怎么可能?”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親,劉大全也把事情的經過給講了出來。

  原來李春杏家的母豬跑到了他家菜園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劉大全一見就用樹枝抽了那母豬幾下,把它給趕出來了菜園子。

  沒想到這事兒讓李春杏給看到了,非說劉大全虐待她家母豬,非要讓劉大全賠兩千塊錢不成。

  這個李春杏一直就是個不講理的主兒,不過這次她實在是太過分了,她家的豬拱了別人家的菜,她居然還問這邊要錢,真是沒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豬拱了我家的菜,我沒問你要錢,你倒管我們要錢,你要不要臉。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這李春杏就在耍賴呢。

  要不是看她是個女的,劉寶早就揍的她滿地找牙了,還能容她在這大呼小叫的。

  “嘿呦,劉寶,你爹打了我家的豬你們還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這豬是下崽子的豬,被你爹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產不多豬羔子我得損失多少錢?那些豬羔子長大了還能下崽賣錢,也就是看著都是鄉里鄉親的,我才要兩千塊錢,要是換成別人,沒有五千我都不干。

  ”這是一個典型的蛋生雞雞又生蛋的問題,李春杏蠻不講理劉寶早就知道,但沒想到現在卻這么不講理,這也是跟她哥當了隊長有關系,要不然她也不敢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就在劉寶還想說話的時候從人群外面擠進來一個人,劉寶一看不是別人,正是他的競爭對手二賴子。

  二賴子本名李金貴,跟李春杏是親兄妹。

  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來了,底氣就更足了,掐著腰就好像她是武則天似的,誰都不放在眼里。

  “二賴子,你來的正好,管管你這刁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賴子來了,劉寶對他說道。

  而二賴子一聽到劉寶的話,頓時就翻了翻白眼,說道:“二賴子也是你叫的,說說怎么回事吧。

  ”“嘿,當了個小隊長尾巴就翹上天去了,這要是讓你當了村長還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給霍霍死呀。

  ”在心里罵了一句,劉寶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經被村長給騎了,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笑容。

  而二賴子一聽完事情的經過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對,他倒是想袒護他妹妹,但周圍這么多人看著呢,他又剛當上四隊的隊長,明目張膽的袒護他妹妹影響不好。

  “我看這事兒就這么算了,你的豬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兩下也算是扯平了,這根本就不算啥事兒。

  ”還不等二賴子說話,人群里就有人開了口。

  而李春杏一聽到有人袒護劉寶家,頓時把眼睛一瞪。

  “你說的算吶,你以為你是村長呀?我跟你說劉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賠我錢咱們的事兒就沒完。

  ”這娘們一發起飆來還是挺嚇人的,剛才說話那人被李春杏這么一瞪,頓時就沒了聲音。

  “真特么的能耍無賴。

  ”眼睛瞪著李春杏,劉寶在心里咒罵到。

  要說這李春杏長的倒是不賴,別看她已經過了三十歲,但看著還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別在這喊了,趕緊回家,這事兒就這么算了。

  ”二賴子發話了,畢竟他剛當上隊長,不能讓人家說他袒護他妹子。

  況且這事兒的確是他妹妹不對,要是他再一味的袒護,劉寶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劉寶是個二桿子脾氣,雖然自己并不怕他但畢竟他是隊長,壞名聲的還是他。

  李春杏聽到哥哥的話橫了他一眼,不過并沒有說什么,“哼”了一聲便走了。

  周圍的村民見沒熱鬧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

  二賴子看了劉寶一眼,臉上掛起一絲蔑視的笑,點了個煙哼著小曲進了他妹妹家。

  朝二賴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劉寶心想自己一定得當個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賴子給壓一頭。

  這隊長別看職位不大,不過隊里分地的時候可是他說的算,到時候他一定得給劉寶家小鞋穿,只有當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壓他一頭,才能不受他的欺負。

  周圍的人散了,劉大全兩口子也進了屋子,劉寶剛準備也進屋卻看到 老霍頭一臉賤笑的盯著他。

  這個老霍頭是前幾年搬到他們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

  這老家伙是個老光棍,就靠著給別人放羊過活,劉寶跟他也只是見面打個招呼,基本沒怎么說過話。

  “寶子,挨欺負了心里不舒坦吧?”老霍頭嘴上叼了根大煙槍,時不時的噴出一股煙霧。

  劉寶只是尷尬一笑,不知道說什么好。

  而此時老霍頭就像看著個 女人一樣不停的打量劉寶,臉上還帶著猥瑣的笑,弄的劉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心說這老貨不是想搞自己吧,都說光棍越老越變態,沒準這老霍頭就是個已經變了態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負其實也沒啥難的,去村里當個干部也不難。

  ”抬起腳磕了磕手中的煙桿,老霍頭又從新裝上一袋煙,點著了吸了一口說道:“只要你把我這手藝給學了去,以后你想當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學手藝就能當官?還想當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學啥?學放羊啊?”撇了撇嘴,劉寶嘟囔了一句。

  這個老霍頭自從到了他們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個屁的手藝,有手藝還窩在這里放個鳥的樣啊,直接去掙大錢那多好。

  劉寶的反應 好像是在老霍頭的意料之中,老霍頭微微一笑,也不說什么,只是走到劉寶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兩下才說:“小子,出不了幾天你就會去找我,呵呵,我等著你。

  ”說完老霍頭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劉寶則是一頭的霧水,根本不明白這老貨在說什么。

  不過有一點他是清楚的,那就是這老貨肯定沒憋什么好屁。

  還不出幾天就會去找他,要是沒啥意外的話,劉寶估計這輩子自己都不會去找他。

  回到家里,飯菜都已經做得了,劉寶上桌子就吃。

  而劉大全和劉寶媽則都看著劉寶,劉寶也知道他們關心的是啥,就是競選隊長的事兒。

  搖了搖頭,劉寶并沒有說什么。

  而劉大全兩口子一見劉寶的樣子就知道他是沒當上那個隊長,頓時就嘆了口氣。

  “爹,娘,你們別嘆氣,你兒子你們還不了解嗎,早晚能當上干部,還是吃飯吧。

  ”點了點頭,劉大全兩口子對劉寶這話還是比較相信的。

  全村沒幾個人是高中文憑,而且劉寶腦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個人樣。

  吃過了午飯劉寶讓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個鋤頭奔地里去了。

  現在地里的活兒不多,也就是鏟鏟草,他一個人完全能忙的過來,也不用他爹媽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門,沒走多遠劉寶就看到村長家的婆娘錢 蓮花端著個盆朝小河塘那邊走。

  錢蓮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再加上錢蓮花喜歡打扮,村里的 男人沒少惦記她。

  不過礙于她是村長的女人,倒沒誰敢真跟她發生點什么事兒。

  劉寶一看到錢蓮花,臉上頓時就洋溢起了笑意,說道:“ 嬸子趕集回來了啊?你這身衣服可真好看。

  ”聽到劉寶的夸獎錢蓮花臉上都笑開了花,說道:“哎呀寶子就是會說話,嬸子聽著高興,這是干啥去呀?下地呀?”“恩,嬸子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那你忙,我先去干活了。

  ”錢蓮花笑吟吟的對他點了點頭。

  整個下午劉寶都在地里忙活,直到晚飯的時間才回到家里。

  吃過飯后劉寶想著還得去村長家一趟,那一千塊錢可不是小數目,咋的也得要回來。

  跟父母打了聲招呼,劉寶就往村長家走,到村長家一看居然又關著門,劉寶不由得在心里大罵。

  往門縫一瞅,竟瞧見村長婆娘在洗澡,劉寶走到墻邊,輕輕一跳兩只手就扒在了墻上,隨即伸頭一看,正是村長的婆娘錢蓮花。

  雖然現在天都黑了,不過月亮十分明亮,劉寶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錢蓮花一邊哼著小歌一邊往身上打香皂。

  看了一會兒,劉寶扒著墻頭的胳膊就沒勁兒了,他想下去,但一不小心跌了個跟頭,屁股坐在了一塊尖石頭上,疼的他忍不住就“哎呦”了一聲。

  他這一叫院子里的人哪能聽不見,劉寶知道壞事兒了,起身就想跑。

  不過剛才那石頭把他的大腿根都給咯麻了,沒跑幾步他就聽到錢蓮花家的大門“吱嘎”一聲被打開,錢蓮花幾步就走到他身前,一把將他拉住。

  “我看看是哪個日不死的敢偷看老娘洗澡,活的不耐煩了是不?”將劉寶的身子轉過來,錢蓮花一看是他,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而劉寶則是嘿嘿一笑,說道:“嬸子,我是路過,路過。

  ”“你路過都路過到我家墻頭上去了,恩?小王八崽子,這么大一點年紀就偷看,那以后還不得反了天?”雖然錢蓮花說的話很嚴肅,但她臉上的表情卻一點都不嚴肅。

  而且她剛才出來的急,衣服扣子也沒系好,劉寶一看,眼珠子頓時就直了。

  “喲呵,還看?你小子可真是色膽包天。

  ”朝四周看了一眼,見沒有人,錢蓮花微微一笑,說道:“寶子,想多看看不?”“想……”。

  雖然不明白錢蓮花這話 是什么意思,不過劉寶順嘴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錢蓮花聽到劉寶說想看就更樂了,說道:“你想看就去嬸子家,嬸子好好讓你看看。

  ”說著錢蓮花就把劉寶給拉進了院子,而后回身把門栓上,笑吟吟的看著他。

  劉寶見錢蓮花居然把他拉進了她家院子,頓時一驚,說道:“嬸子,你這是干啥?要是讓村長看著了還不扒了我的皮。

  ”“我說劉寶,你是不是 軟蛋呀,我都給你了,你都不敢?”“你家孫貴生才是軟蛋呢。

  ”聽到這話劉寶頓時就急了。

  正準備向前蓮花發難,他卻感覺自己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咋回事兒?劉寶頓時臉都綠了。

  嘴角抽了抽,錢蓮花一臉的不高興,往門外一指,那意思是讓劉寶感覺消失。

  劉寶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一邊走劉寶一邊想著到底是什么原因讓自己成這樣了呢?這時他忽然想到了老霍頭跟他說的那句話,說自己用不了幾天就會去找他,莫非這事兒是跟他有關系。

  但想了想劉寶又覺得不可能,那老霍頭也不是神仙,不能預測未來,咋能知道自己的事兒。

  搖了搖頭,劉寶朝小河塘走去,剛才在錢蓮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個地方洗洗。

  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無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劉寶將衣服脫光下了河,劉寶不禁頹廢異常,心說自己還沒娶老婆呢。

  要是以后都不行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沒用,肯定得給他戴綠帽子。

  洗了一陣劉寶便回了家,他爹媽見他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都問他怎么回事,劉寶也不說,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覺。

  第二天劉寶睜開眼睛的時候日頭已經升的老高,他爹媽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沒叫他。

  囫圇的吃了口飯,劉寶扛起鋤頭無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剛出家門,他就看到李春杏從她家趕著那頭母豬走了出來,這娘們是要放豬去。

  “喲,這不是寶子嗎?咋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興的事兒呀?”昨天跟她鬧的挺僵,劉寶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卻好像是不想放過他,幾步趕上劉寶,說道:“哎呀,這么年紀輕輕的就成了軟蛋,以后的日子可咋(玉米地做爰全過程)過呀,還咋娶老婆呀?”“李春杏,你說誰是軟蛋,你信不信我整你的嗷嗷叫。

  ”一聽到李春杏說自己是軟蛋,劉寶當時就急了。

  這話可不能亂傳,要是傳出去的話他可就真娶不著老婆了。

  “就你這樣還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來呀,我讓你整。

  ”聽到劉寶的話李春杏非但沒生氣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劉寶一見李春杏這架勢,就知道肯定是錢蓮花那個娘們在亂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這事兒呢。

  “欠日的娘們,竟敢傳老子的壞話,等老子好了看我怎么弄你。

  ”在心里痛罵了一遍錢蓮花,劉寶卻不對李春杏服軟。

  “李春杏你得瑟個啥?真以為我不敢日你呀?有種你跟我去我家,看我怎么日你。

  ”平日里這個李春杏就是個霸道的性子,她家那口子見了他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要不然也不會跑到城里去打工。

  被劉寶將了一軍李春杏哪能示弱,把臉一揚,說道:“嘿,真是淹死會水的,打死犟嘴的,自己明明不行還要逞能,行,那我今天就讓你日,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

  ”說著李春杏便拉住劉寶往他家拽,劉寶見李春杏動了真格的心里就沒底了。

  “我說你這個娘們咋這樣呢?你哪能拉著大小伙子日你呢?你不要臉我可還要呢,行了你趕緊放手,我還得去地里干活呢。

  ”本來李春杏也只是聽說劉寶的事,想要埋汰埋汰他,倒沒想動真格的。

  剛才她是被劉寶給將了一軍,所以才拉著劉寶去他家。

  其實她心里也沒多少底,要是那傳言是假的,她可就麻煩了。

  不過現在一看到劉寶這幅躲閃的樣子,李春杏的底氣頓時就足了。

  心說那傳言鐵定是真的,要不然這劉寶干啥這么躲躲閃閃。

  “嘿嘿,我就說你是個軟蛋,哎呀這可真是報應啊,昨天還跟我大呼小叫的,今天就成了軟蛋,報應啊。

  ”此時的李春杏別提有多高興了,感覺自己昨天受的氣全都找補回來了,心里爽快無比。

  看到劉寶的臉已經成了豬肝色,李春杏別提有多痛快了,哼著小歌就走了。

  看著李春杏的背影劉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心說等老子好了第一個就把你這臭娘們給收拾了,看你以后還敢不敢跟我得瑟。

  被李春杏給埋汰了一頓,劉寶也沒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回家把鋤頭一扔,立馬就朝山上走去,去找老霍頭。

  現在他根本就沒有別的辦法,也只能去老霍頭那試試。

  昨天老霍頭說的話神神叨叨的,沒準他還真有辦法幫自己把東西弄好,就算是弄不好也沒啥損失,反正這事兒也不多他一個人知道。

  平日里老霍頭都在山上放羊,所以要找他也只能到山上。

  爬到半山腰,劉寶就看到了那老家伙。

  此時他正一邊抽煙一邊喝著小酒,地上鋪了塊小布,上面放著一個酒壺和半袋花生米,老頭正瞇著眼睛哼著小曲,別提多愜意了。

  “嘿,這老霍頭的日子過的可比我舒坦多了,還挺會享受。

  ”又往山上走了一段,劉寶還不等說話老霍頭卻先開了口,倒把劉寶給弄的一驚。

  “本來還以為你得過兩天才能找我,沒想到這么快就找來了。

  ”睜開眼睛,老霍頭朝劉寶微微一笑,拿起兩顆花生米扔進嘴中,隨后又喝了一小口酒才朝劉寶擺擺手,示意他坐自己身邊。

  “呵,老爺子,你還真知道我會來找你呀,還真神了。

  ”本來劉寶以為這老霍頭就是個猥瑣的老頭,沒想到這老爺子還真有兩下子劉寶的心里便是一喜,眼中也充滿了期盼,說道:“老爺子,既然你知道我能來找你,那肯定是知道我為啥來找你了。

  ”“當然了,嘿嘿,怎么了?是不是不好了?”看著劉寶,老霍頭一臉的猥瑣,也不知道為啥,劉寶一見老霍頭這眼神就渾身起雞皮疙瘩,而且渾身·也不舒服,好像會被他捅一樣。

  “老爺子,我也不瞞你,你能給我治治不?”“要治這東西其實也不難,不過我這手藝可是正經拜師學來的,你要是想讓我給你治,那你也得拜我為師。

  ”“啥?治個病還得拜師?”沒想到老霍頭會提出這種要求,劉寶頓時就呲了呲牙。

  師父師父,如師如父,如果拜了這老霍頭為師,那他以后就得把他當親爹來供奉。

  劉寶很注重這些東西,平白多了個活爹他有些不習慣,所以有些遲疑。

  而且他就是個小農民,生活條件也不是太好,要是讓他養這師父的話他還真養不起。

  “嘿嘿,要是為難就可以不拜,我從不強求人。

  ”好像拿準了劉寶的脈門,老霍頭一副泰然的樣子。

  劉寶想了想,終于咬了咬牙,說答應拜老霍頭為師。

  多了個活爹總比自己一輩子當軟蛋強,這點賬他還是能算明白的。

  “今晚子時到村后面的小橋上來找我,到時候在正式拜師。

  ”朝劉寶揚了揚手,老霍頭就像是趕蒼蠅一樣把劉寶轟走。

  不過劉寶卻沒生氣,而且心里還十分高興。

  看樣子這老霍頭是真能治他,等到治好了,他先得讓李春杏好看,讓她老找自己的麻煩。

  還有錢蓮花也得教訓,這事兒就是她給傳出來的,不好好弄弄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厲害,整天咧著張破嘴亂嚼舌頭。

  心情大好,劉寶下山一路都是哼著小歌的。

  也是巧,劉寶還沒到家門口就看到李春杏趕著豬往回走,劉寶想起剛才她說的話,就問道:“李春杏,我要整你,你就讓我整還算數嗎?”“算數。

  ”剛剛劉寶的表現讓李春杏已經確定了他是軟蛋,而且現在全村的人都已經在傳這件事兒,她就更加的肯定了。

  這時已經是午飯時間,劉大全兩口子也從地里回來了。

  一看到劉寶,他娘馬翠蘭的臉上便露出一絲愁容。

  村里人傳的那些閑話早就進了她的耳朵,要是那事兒說的是真的的話,那劉寶可就真說不著媳婦兒了。

  朝劉大全看了一眼,馬翠蘭示意他問問劉寶。

  畢竟劉寶已經是大小伙子了,有些話當娘的不方便問。

  不過劉大全卻是搖了搖頭,他也不好意思張口。

  劉寶看他爹娘的神色不對,頓時就明白他們肯定是聽到什么閑言閑語了。

  呵呵一笑,劉寶說道:“爹,娘,你們別聽村里那些人瞎咧咧,根本就沒那么回事,你兒子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正常工作呢。

  ”聽到劉寶的話,劉大全兩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相對那些流言來說,他們當然更相信自己的兒子了。

  劉大全咧嘴一笑,說道:“劉寶,去村里的小賣店買點豬肉去,下午地里沒啥活兒,咱改善一下伙食,中午我也喝點。

  ”從身上拽出兩張十塊的票子遞給劉寶,劉大全十分高興。

  一聽到能吃肉劉寶也高興的不得了,他家得有半個月都沒見葷腥了,總算能改善一下伙食了。

  “冬梅嬸子,給我割二斤豬肉,再來一瓶白酒。

  ”一進了龐冬梅家的小賣店劉寶就裂開嘴喊道,而龐冬梅一見來生意了,連忙熱情的招呼。

  “寶子呀,今天有啥喜事呀?又割肉又打酒的,是不是要相親了呀?”“相啥親啊?我爹說今天下午地里沒活兒,想改善一下伙食,嬸子,你家丁彤最近沒回來呀?”丁彤是劉寶青梅竹馬的朋友,兩個人從小一塊長大,不過丁彤初中一畢業就去讀幼師了,現在在鄉里的小學當老師呢。

  “呵呵,小彤她這周末能回來一趟,寶子,嬸子問你,村里傳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嗎?”劉寶和丁彤的關系雖然還只停留在朋友的階段,不過龐冬梅眼里可不揉沙子,她知道他們相互之間都對對方有意思,只是那層窗戶紙沒有捅破。

  要是劉寶真像村里人傳的那樣,那她可不能答應把她家丁彤嫁給劉寶,這不是害她閨女要守一輩子的活寡嗎。

  “沒有的事兒,都是他們瞎傳的,嬸子你可別信,等小彤回來我再來找她玩,我先走了嬸子。

  ”給過了錢,劉寶便拎著東西出了小賣店,村上的人見了他表面上不說什么,不過一等他走過去就開始竊竊私語。

     一、 如果你是結結巴巴前言不搭后語型  這種類型會讓你的 女友覺得自己是不是很難溝通啊,要不然對方只是打個電話而已,至于這么緊張嗎?  二、如果你是純商務型  這種就太公式化了,好像是在談工作一樣,這讓女人覺得自己就是對方的一個生意伙伴而已,哪還感覺到一點柔情啊?  三、如果你是突如其來不知所云型  明明自己有安排了還要跟女友打個電話說一些不知所云的話,這會讓女友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難道是要嫉妒你和別人一起出去玩,沒帶她去嗎?所以這種模棱兩可的答(男人抓胸將 機機桶美女口述)案,是女人最不能接受的。

    小編溫馨提示:情侶們都喜歡 煲電話粥,所以掌握了技巧你完全可以通過這個小小的電話,讓對方知道 你對她的愛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