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辦法,跟一個喝醉酒的人, 秦曉曼根本就沒辦法去生氣,最后只好扯過浴巾裹在了腰間,然后將水關掉,拉著周天浩走了出去。

   姐夫,不早了,趕緊睡覺吧! 秦 曉曼拉著周天浩 到了臥室讓其躺在床上,轉身準備將浴室里的衛生收拾一下。

   老婆,不要丟下我,我們一起睡覺。

   秦曉曼的俏臉再次紅了一下,對于周天浩的固執,秦曉曼已經放棄解釋了。

   你先在這里等著我,我去換件衣服就來! 周天浩沒辦法只好放開了手,讓秦曉曼離開。

   秦曉曼回到屋子里, 看著自己滾燙發紅的臉頰,只要一想到剛才的場景,就緊張的不行。

   找來了衣服換上之后,猶豫一番還是朝著周天浩的房間走了過去。

   房間里,周天浩已經睡過去了,因為沒有蓋被子,也沒有穿衣服, 身體就露在外面,那個地方特別明顯。

   姐夫,姐夫? 秦曉曼剛進門周天浩就知道了,他是假裝睡過去的,也是故意沒有蓋被子的。

   此刻聽到秦曉曼喊自己,周天浩也沒有理會,繼續睡覺。

   這么快就睡著了? 秦曉曼看到周天浩睡著了,懸著的心莫名的就放下了,不過,也有一種淡淡的遺憾。

   睡著之后的周天浩,看起來更加有味道,而最吸引秦曉曼目光的還是周天浩的那里。

   之前周天浩醒著的時候,秦曉曼有些不好意思,現在睡著了,秦曉曼就仔細的看了起來,她用手指在周天浩的那里點了點,確定周天浩沒有反應之后,便直接用手握住了。

   感受著那舒服的感覺,秦曉曼的腦海中再次出現了那種想要嘗一嘗什么味道的想法。

   吞了一口唾沫,秦曉曼顯得有些糾結。

   此刻的周天浩在秦曉曼的刺激下,也緊張的連呼吸都變了,秦曉曼糾結的樣子他能夠感覺到,他覺得,接下來還有更精彩的 事情發生。

   就一下下! 終于,秦曉曼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吞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緩緩的彎下了腰,張開小巧的嘴巴,用舌頭舔了舔,發現沒有什么味道之后,直接將周天浩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炙熱的呼吸一點點的襲擊著周天浩,周天浩吃驚之下睜開了嘴巴,然后便看到秦曉曼將自己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這驚喜的發現讓周天浩連心跳都停止了。

   那被溫熱包裹的感覺,讓周天浩大呼過癮,也顧不得偽裝了,直接睜開眼睛,驚喜的看著秦曉曼。

   秦曉曼因為緊張,將周天浩的那里含在嘴里之后,便有些擔心的睜開眼睛朝著周天浩看了過去,然后,四目相對,秦曉曼大驚,迅速的將嘴巴挪開,有些緊張的喊道:姐……姐夫…… 周天浩唇角微微上揚,笑了笑道:什么味道? 這問題問的,秦曉曼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過很快,秦曉曼就反應過來了,驚訝的看著周浩天,然后說道:姐夫,您酒醒了? 雖然這么問,但秦曉曼已經可以肯定自己猜對了,一想到自己剛才做 的事情,秦曉曼便再也不能淡定了,迅速的轉身想要離開。

   周浩天怎么可能讓秦曉曼離開呢,送上門的肉要是不吃的話周天浩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就在秦曉曼轉身的同時,周天浩從床上起來,直接從后面將秦曉曼摟在了懷里。

   炙熱的吻便落在了秦曉曼白嫩的脖頸上,急促的呼吸讓秦曉曼變得緊張起來,想要拒絕的時候,周天浩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衣服里,直接在她的身上開始揉捏。

   不要,姐夫,我是曉曼。

   到了此刻,秦曉曼還有些僥幸的想,周天浩會不會認錯人了,將自己當成了 姐姐

   我知道你是曉曼,曉曼,姐夫很厲害的,你不是也喜歡姐夫嗎?姐夫也喜歡你,你就答應了姐夫好不好,姐夫一定會讓你很舒服的。

   周天浩嘴里呢喃著,那靈活的手指在秦曉曼的身體上游走,每經過一個地方,就會引起秦曉曼的一陣顫栗,像是被電到了一般,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要,姐夫,不要這樣! 雖然被周天浩刺激的很想,可秦曉曼還是沒有忘記自己跟周天浩的關系,情急之下提醒著。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姐姐的,只要我不說,你不說,你姐姐就不會知道。

   周天浩現在箭在弦上,為了刺激秦曉曼,其實他也早就堅持不住了,現在好不容易到了收果實的時候了,周天浩又怎么會放過呢。

   不,不要,姐夫,你不能這么做! 秦曉曼氣喘吁吁,拒絕的話說的太過無力了,再說了,她自己也有些同意剛才周天浩說的話。

   周天浩根本就不理會秦曉曼的拒絕,直接將秦曉曼摟在懷里,壓在了床上。

   看到秦曉曼還要掙扎,周天浩的嘴巴直接堵在了秦曉曼的嘴巴上,那炙熱的吻就那么密密麻麻的落在了秦曉曼的身上。

   秦曉曼被周天浩這么一吻,頓時變得氣喘吁吁連呼吸都困難了。

   最后一絲理智消失,秦曉曼終于開始回應周天浩了。

   周天浩感覺到了秦曉曼的變化,心里大喜,那炙熱而寬大的手直接伸進了秦曉曼的衣服里,在秦曉曼那柔嫩的嬌軀上一點點的游走。

   小曼,我想你,想得你吃不香睡不著,想得我只要一閉上眼睛夢里都是你。

   隨著周天浩的呢喃,秦曉曼也變得激動起來,任由周天浩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所過之處,那僅有的衣服便離開了她的身體。

   被周天浩壓在身下之后,秦曉曼很快就感覺到了那明顯頂著自己的東西,下意識的扭動了一下嬌軀,這無意識的動作,更是刺激到了周天浩。

   因為是第一次,周天浩吸取了昨天的教訓,每一步都做的很小心,生怕一個不小心讓秦曉曼因為疼痛再次失去了理智。

   他沒有急著進入,而是利用自己的手指刺激著秦曉曼,讓秦曉曼變得難受一起,內心深處的渴望變得越來越明顯。

   啊,姐夫,我難受! 秦曉曼感覺自己就好像砧板上的肉,此刻只能任由周天浩來回的折騰,那糾結而又難受的感覺,以前從來都沒有感受到。

   寶貝,堅持一下,很快就好了。

   周天浩并沒有放棄刺激秦曉曼,手指更是加大了動作,很快,一股暖流蓬勃而出,秦曉曼整個人都癱軟到了周天浩的懷里。

   那舒服的感覺蔓延了她的全身,秦曉曼的大腦也在 這個時候變得空白一片,就好像飄蕩在空中的靈魂一般,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

   周天浩知道,自己要的機會已經來了。

   經過剛才的努力,秦曉曼的身體已經被打開,此刻,他迫不及待的將那昂揚挺拔拿出來,看準方向直接刺了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哐哐哐的腳步聲…… 什么人? 周天浩迅速回神,整個人變得緊張起來。

   秦曉曼也在這個時候回過神來了,那腳步聲太明顯了,讓她根本就沒辦法忽略。

   噓,不要說話! 周天浩讓秦曉曼拿著衣服抹黑回自己房間,而周天浩則是連衣服都顧不得穿,直接在腰間纏了一條浴巾走了出去。

   當他看到換好拖鞋從門口走進來的老婆時,周天浩便知道,自己今天的計劃又要落空了。

   早知道就不那么磨嘰了,哎! 周天浩嘆了一口氣,為了給秦曉曼爭取時間,迅速上前從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老婆。

   啊!誰?! 秦曉蘭剛走到門口,突然被人從后面攔腰抱住,這突然出現的狀況嚇了她一大跳,下意識的就叫了起來。

   老婆,是我! 周天浩急忙出聲,秦曉蘭聽到之后,才停止了尖叫,有些生氣的說:你要死呀,嚇死我了,對了,你怎么還沒有睡? 秦曉蘭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二點多了,周天浩平時睡得挺早,怎么今晚睡得這么晚。

   周天浩暗道一聲不好,知道老婆這么問肯定是懷疑自己了,急忙穩住心神,嘿嘿 笑著說:想你想得睡不著呀,老婆你今晚不是說不回來嗎?早知道你回來我就去接你了,你一個單身女人回家多危險呀 周天浩的關心讓秦曉蘭的疑惑消逝,有些感激的說:我有些資料放到家里了,所以就連夜回來了,明天要用那份資料,我上班的時候順便拿著。

   原來這樣呀,老婆你辛苦了。

   周天浩懸著的心才放進了肚子里,他之前還擔心是不是老婆發現了什么,所以才連夜趕回來查崗呢,現在看來不是這樣了。

   這不都是為了我們的家嗎,走吧,我累死了,趕緊回去睡覺。

   這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周天浩這才體貼的拉著秦曉蘭朝著房間里走了進去。

   咦,什么味道? 秦曉蘭剛到門口,就聞到了房間里彌漫著一股奇怪的味道,聳了聳鼻子,下意識的就問了起來。

   周天浩的眼皮跳了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出現,急忙上前笑著說:怎么會呢,我一個人在屋子里,難道還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真的? 秦曉蘭有些不相信周天浩的解釋,笑瞇瞇的朝著周天浩看去。

   周天浩心跳加速,可依然一副很淡定的樣子說:自然是真的,我騙誰也不會騙你呀,親愛的。

   那可不一定,我可要好好檢查檢查! 在秦曉蘭進門的時候,房間燈已經被打開了,此刻秦曉曼沒有理會周天浩的緊張,直接信步走了進去,開始在房間里來回的巡查,尋找自己認為的可疑點。

   周天浩看得眼皮只跳,生怕有什么地方被自己疏忽了,然后被秦曉蘭發現。

   正在周天浩擔驚受怕的時候,秦曉蘭突然將目光放在了床頭下面的垃圾桶里。

   咦,這是什么? 周天浩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急忙上前順著秦曉蘭所指的地方看去,垃圾桶里,那用過的紙巾異常明顯,上面還有一些乳白色的粘液。

   這……我…… 周天浩更加緊張了,這些紙巾是之前秦曉曼用過的,當時他也沒有多想,便直接扔進垃圾桶里了,現在看來,自己做的太馬虎了。

   噗嗤…… 就在周天浩猶豫著要怎么解釋的時候,秦曉蘭捂著嘴巴笑了起來。

   老公,你還真沒出息呀,我一晚上不在家你就自己解決,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不愿意給你呢! 看著秦曉蘭捂著嘴巴偷笑的樣子,周天浩懸著的心終于落到了肚子里,那緊張的心情呀慢慢的壓了下來。

   這么說,老婆你愿意滿足我了? 周天浩在高興的同時,也是一陣僥幸,幸虧老婆想歪了。

   隔壁房間里,秦曉曼現在后悔的捶胸頓足,這要是姐姐回來再晚一點的話,那種不可控制的事情就發生了,到時候自己可怎么辦? 而這個時候,姐姐的房間里突然傳來了那種讓人耳紅心跳的聲音,秦曉曼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在那種聲音的刺激下,剛才被她好容易壓下去的那種想法又再次浮現出來了,聽得她難受的不行。

   好容易等到那個聲音結束,秦曉曼這才強迫自己趕緊睡,睡著之后更是各種亂七八糟的夢,導致第二天起來,秦曉曼頂了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咦,姐姐,你昨晚回來了? 秦曉曼假裝吃驚的問道,其實心里還是有些心虛的。

   哦,你姐姐文件丟在家里了,昨晚回來順便今早帶到單位去,你今天第一次上班,要不姐夫去送你吧! 還沒有等到秦曉蘭說話呢,周天浩就搶先回答了,走進來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不自然,就好像昨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似的。

   哦,不用了,我自己去。

   周天浩能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可秦曉曼卻是不能的,她現在最不愿意見到的就是周天浩,因為只要一想到周天浩,她就覺得渾身都不自在,就會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

   那怎么行呢,曉曼,就讓你姐夫送你去醫院吧,記住,到了單位之后要跟同事處好關系,現在外面人心復雜,交朋友什么的要小心謹慎一點,要是拿不定主意的話可以回來問問姐姐或者姐夫,下班也早點回家,別到處亂逛…… 聽到秦曉蘭的絮叨,秦曉曼心里暖暖的,這表示姐姐對她關心。

   當然,要是沒有桌子對面,周天浩總是時不時的看向秦曉曼一眼,讓她很不自在的話就更好了。

   就是曉曼,反正我去公司也順路,你一會兒就坐我車吧,我把你送到醫院再去單位。

   當著姐姐的面秦曉曼也不好拒絕,隨便吃了兩句,便跟著周天浩出門了。

   周天浩打開副駕駛的車門讓秦曉曼坐進去。

   不用了,我坐后面! 秦曉曼沒有理會周天浩的引擎,直接將車子的后門拉開,然后坐了進去。

   周天浩的臉色稍微變了一下,臉上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到了車上之后,周天浩企圖跟秦曉曼說話,可每一次周天浩提出話題,秦曉曼都不愿意接,到了最后,周天浩只能放棄了這個想法。

   曉曼,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好,實在是我太喜歡你了,所以才忍不住…… 你不用說了,昨晚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吧,以后還請你不要再做這么幼稚的事情了,你是我的姐夫,在做這些事情之前,請你先想清楚自己的身份。

   秦曉曼的話說的毫不(左手握右手)客氣,語氣也顯得很冷淡。

   其實一開始秦曉曼的確沒有想到周天浩是假裝酒醉的,可當姐姐回來的那一刻,周天浩能夠迅速的反應過來,并且做出回應之后,秦曉曼便意識到了不對,回去之后,稍微一想,便是各種破綻。

   我知道了曉曼,昨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周天浩現在后悔的要死,原本都要成了,卻沒有想到會突然發生了意外,現在看秦曉曼對自己防備的態度,估計以后就沒有機會了。

   到了醫院之后,秦曉曼拒絕了周天浩送他進去的提議,自己直接朝著醫院走了進去。

   因為是第一天上班,秦曉曼先去了人事科,知道自己被分配到急診科之后,便去了急診科報道。

   剛走到護士站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那種聲音細細密密的,像是從嗓子里發出來的,秦曉曼第一時間想到了姐姐跟姐夫做那事兒的時候發出來的那種聲音,頓時便紅了臉頰,下意識的想要轉身離開…… 而這一轉身,便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咦,曉曼,你來了?怎么不進去呀! 這丫頭,難道是經不住自己的刺激,想要和我約會了?真的打算做我女朋友了?葉揚心里YY著。

   今晚會有怎樣的香艷約會呢?葉揚的心里也有著隱隱的期待,希望今晚能把珍藏多年的處給破了! 爵士咖啡館門前,趙 倩倩站在門口,氣呼呼的刪掉葉揚剛剛回的短訊。

   眼睛更是四處張望著,在人群中搜索著這廝的身影。

   這個 家伙,都半個小時了居然還沒到,竟然是走路來的,真是遇到高人了! 葉揚剛剛轉過路口,已經看到了爵士咖啡館的招牌,忽然打了個噴嚏。

   美女,我來了,是不是非常高興非常激動啊?葉揚笑著張開雙臂要擁抱。

   可惜,趙倩倩氣呼呼的,沒搭理他。

   也不能怪她,在路人疑惑的目光中,人來人往的咖啡館門前,足足等了近一個小時,都會心情不爽的! 一想到剛才那些過來搭訕的男人們,一個個色瞇瞇的樣子,甚至還有人問她過夜多少錢,趙倩倩恨不得一巴掌打過去,把葉揚抽到一邊玩去。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難道你不會打個車嗎?趙倩倩白了他一眼,退后兩步躲開熊抱。

   我倒是想打車,可惜,我身上沒錢,只有幾個鋼镚,人家不載我! 趙倩倩滿腦袋的黑線,剛才誰還在電話里大言不慚的說分分鐘上千萬的交易。

  而且一個男人家,沒錢居然還說的這么鏗鏘有力,好像什么光榮的事似得,真是,不由得不服啊。

   為了避免站在門口丟人,趙倩倩只得忍住不快跟我進去吧,別在這站著了。

   別慌!葉揚抬起頭看了看咖啡館的廣告牌,美女,來這里吃飯很貴吧?你請客嗎?我先說好我可沒錢,你要是不請客,我就先回去了。

   趙倩倩恨不得馬上掐死眼前這個色瞇瞇的小氣鬼,居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大聲的說自己沒錢,還說讓自己請客。

   這是什么人?簡直就是色狼、無賴、不知羞恥集于一身的家伙。

   趙倩倩現在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到底有沒有錯。

   看著趙倩倩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葉揚邪邪的笑著,道要不,咱們換一家?我知道一個大排檔,老板的菜燒的特別好,而且很便宜,我們去那吃飯也可以的,怎么樣美女去不去? 你到底進不進去?你不嫌丟人我還嫌呢! 趙倩倩說完也不理會葉揚,一扭身推門走了進去。

   再在外面呆上哪怕一分鐘,趙倩倩估計自己都會忍不住瘋掉的。

   跟葉揚在一起,每次都被他徹底的折服,這個家伙臉皮厚的,簡直不知道什么叫羞恥! 唉, 你看你著什么急啊,都還沒說好呢,美女??? 趙倩倩低著頭走進咖啡館,找了一個位置坐下,根本不理會身后還在大聲嚷嚷的葉揚。

   她現在后悔極了,不該一沖動把這家伙約出來,從剛才就后悔了,可是一想到家里生病的爺爺,趙倩倩又有些心焦,只得耐著性子忍受折磨。

   葉揚笑呵呵的坐在對面,左右看了看,美女,這里這么有什么好吃的?趕緊點菜吧, 我這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你可是不知道,我走了十幾條街,才走到這里來的,好在路上花一塊錢買了一塊燒餅充饑,要不早餓的走不動了! 你可以閉嘴嗎?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趙倩倩終于忍不住了,漲紅著臉喝道。

   葉揚也不生氣,依舊笑呵呵的看著她我說,可是你約我的,說幾句話都不讓說,那還有什么意思,還是去大排檔吃飯舒服,可以把腳放在板凳上,還可以光著膀子喝啤酒,那才真叫爽呢,要不你去試試,別整天這么累,板著個臉多壓抑。

   你???趙倩倩總算知道,一個根本不帶臉皮出門的人,是有多么的無敵了。

   無奈之下,趙倩倩只得把侍應生叫來。

   你喝什么酒?紅酒可以嗎?趙倩倩還是忍不住征求一下葉揚的意見。

   葉揚想都沒想,道給我一瓶67度的衡水老白干!那個喝起來過癮! 對不起,我們這里沒有這種高度酒!侍應生微笑著道。

   沒有? 是的先生,沒有。

   葉揚一擺手站起來,道這個都沒有還開什么店,沒有老白干我就不吃了,咱們走吧! 別說了!趙倩倩從包里拿出兩百塊錢遞給侍應生麻煩你給這位先生買一瓶他要的酒,剩下的錢,就當小費好了,謝謝你。

   葉揚,你可以坐下嗎?我有事跟你說! 我說,那個酒才三十多塊錢一瓶,你怎么給 那么多,真是的,年紀輕輕的不會過日子,你知道賺錢多辛苦嗎?每天起早貪黑的??? 夠了,葉揚,你能安靜一下,聽我說說話嗎?趙倩倩臉色微怒。

   如果再進行下去,怕是他又要長篇大論說上幾分鐘。

   盡管也沒什么,但是,這周圍人的目光和議論,趙倩倩自問自己受不了。

   她甚至在心里發誓,以后再也不來這里吃飯了,省的被人認出來惹出笑話來。

   今晚叫你來呢,是有些冒昧,我是有事相求,你先別問,聽我把話說完。

   為了防止葉揚插話,趙倩倩趕忙先提出來,接著說道我爺爺現在重病不起,怕是已經不行了,他老人家想見見我的男朋友,所以,我想讓你當我的男朋友,跟我回家一趟! 你先別忙著拒絕,我想告訴你的是,之所以找你,是因為我們沒有任何關系,甚至我還有點討厭你,不好意思我實話實說希望你別生氣,正因為我們關系不好,所以事情結束以后,可以互相撇清楚不再有任何瓜葛。

   你也可以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干的,事后我會付一些錢給你作為辛苦費,絕對比你想象的要多,你考慮考慮。

   你想好了?真的讓我去?葉揚問道。

   趙倩倩點了點頭當然,我已經把自己的想法全部都說了,如果你要拒絕的話,我只能再找別人了。

   我說過我要拒絕了嗎? 你答應了?趙倩倩有些難以置信,葉揚會答應的這么爽快。

   以她對葉揚的了解,這個家伙,應該會先問到底給多少酬金,能得到什么好處,肯定會趁機要些好處之類的。

   趙倩倩其實都準備好了,不管葉揚提什么要求,只要不過分,她都會答應的。

   找葉揚有兩個好處,第一是干凈利索,第二是葉揚長相還說得過去。

   我是答應了,俗話說,百善孝為先,這樣的事我有拒絕的道理嗎?誰家沒有父母和老人,我能理解,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 謝謝你!趙倩倩有些感動。

   葉揚邪邪的笑著,攤開手聳了聳肩別被我感動了,要是一不小心愛上我,你就麻煩了,說吧,什么時候去? 過兩天吧,等我把公司的事交代清楚就走,你有問題嗎? 葉揚點了點頭,道行,這個你看著安排,具體的我都聽你的。

   第一次這么干脆,趙倩倩一時之間還有些不適應。

   還沒等趙倩倩感動完,葉揚伸出右手,敲了敲桌子道事情定下來了,咱們說說報酬的事吧,你看,我這服裝費、車旅費、辛苦費、還有陪你回家耽誤生意的損失費,你看,能給多少? 此話一出口,趙倩倩剛剛建立起來的一點好感,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

   果然,還是要條件,沒想到在這等著我呢,真是個財迷! 趙倩倩盡管心里不快,但是表面上卻沒有任何表示,畢竟是自己先說的,葉揚現在提出來也無可厚非。

   你想要多少?說個數,只要不過分,我都能滿足你!趙倩倩面色一冷。

   葉揚右手摸著下巴沉思了一陣,道這個我怎么(草船借箭的故事)好說呢,一分價錢一分貨,收錢的那一刻,你就是我的老板,給你打工,給多少錢自然是你說了算了,你看著給唄。

   我看著給?趙倩倩可不敢相信葉揚的話,他那是開玩笑呢,這家伙,不許之以重利他是不會出力的,萬一要是演砸了被看出來,爺爺走的也不安心。

   趙倩倩可不想因為一點錢,耽誤了正事。

   兩萬塊行嗎?我手上的現金也不多,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可以再想辦法!趙倩倩咬著牙說道。

   成交,兩萬就兩萬!你看,談錢多傷感情,好了,咱們還是吃飯吧,這里的菜怎么上的這么慢啊?服務員??? 看著葉揚若無其事的樣子,趙倩倩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

   趙倩倩真的有些摸不透,這個時而張狂時而裝傻時而搞笑時而正經的家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怎么會這么多性格?趙倩倩真的想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葉揚。

   哦,對了,有件事忘了說。

   葉揚一開口說有事,趙倩倩馬上緊張的看著他,生怕他又要反悔。

   你現在能預付我一點錢嘛?你看,我去你家,怎么著也得穿的體面一點,還得買些禮物孝敬岳父岳母吧?雖然是假的,咱也得假戲真做不是? 可以,明天我先預付一萬塊給你,至于衣服、禮物,都由我準備好了,這些錢,只是你的辛苦費,不用你額外的花錢!葉揚的理由說的合情合理,趙倩倩沒有猶豫。

   那不行,你看,我這好容易跟你回家一趟,不管是真是假,總得盡點心意,你別管了,我是買來孝敬老人的,又不是給你的,你管那么多干嗎?再說了,萬一以后弄假成真了,你真成了我媳婦,我這也是先跟岳父岳母搞好關系不是。

   盡管葉揚說的并不可笑還有些煽情,可趙倩倩現在心情沉重,哪有心思跟他開玩笑。

   葉揚好像對酒情有獨鐘,老白干剛剛拿上來,他立刻擰開瓶蓋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

   砸吧砸吧嘴,葉揚吐了一口酒氣這酒沒什么力氣,沒有我那時候喝的好,好像水分大了,不會買假了吧? 三十多塊的酒會有假的?人家吃飽了撐得差不多!能喝就喝,不喝就扔了,哪有那么多話,趕緊吃吧! 葉揚嘿嘿一笑道跟你開個玩笑,看你一臉緊張的樣子,別緊張一切都會好的,來,笑一個看看,興許你爺爺的病就好了呢。

   你說什么?趙倩倩一臉的不屑。

   葉揚聳了聳肩,又喝了一口老白干死不死的他說了不算,得我去看了再說!你著什么急啊。

   趙倩倩一口把杯中的紅酒喝掉,看著葉揚臭屁的表情,心道一個街邊的小醫館的中醫能有多大能耐,年紀輕輕的就知道吹牛,算了,只要別演砸了就好,說多了沒用。

   趙倩倩喝醉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