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聽見有女人抱怨,說 男人婚前婚后兩個樣,得到之后就不珍惜了……婚前婚后兩個樣,男人是不是都這樣?用很療傷的TVB體送給怨婦們幾句話吧:婚姻呢,最要緊的就是開心。

  婚前婚后都一樣這種事呢,是不能強求的。

  吶,不要說我沒有提醒你,最近離婚率又上升了。

  餓不餓?我給你煮碗面……    故事一  長工變少爺  (面包圈 29歲 職員)   劉恒比我小1歲。

  跟我談戀愛那會兒,他像是我家請來的長工,做飯洗碗洗衣服拖地,勤快得讓我爸媽都有些不好意思。

  可如今,我們才結婚兩年, 他就變成了少爺,經常我 父母幫我們做飯,他在一邊看報上網。

    當初就是覺得劉恒勤快、對我好,我才答應 跟他結婚的,沒想到是這種結果。

  人妻講述:男人婚后的 180度大變化(2/2)  點評:男人在做家務時,最怕的是你送去茶水和毛巾,你卻反其道行之,先送上爹媽,后送上嘮叨,那他真是瞌睡遇到枕頭了。

      故事二  婚前他虛晃一槍  (安娜 25歲 公務員)  婚前,他說他永遠只愛我一個人,如果我不想要孩子,他愿意丁克。

  婚后,他天天纏著我問:老婆,什么時候給我生個兒子?  其實我也不是一個很堅定的丁克主義者,只不過,當初戀愛時,我還想多玩幾年,趁年輕去健身,去旅游,做一些自己想做而沒做完 的事

  于是我對他說,婚后不想要孩子,養個孩子,太麻煩了。

  他馬上舉雙手贊成,說他只想和我過二人世界。

  當時還很感動,覺得男人為了一個女人可以不要孩子,那他一定用情很深。

    婚后才發現我是自作多情。

   這個男人死皮賴臉,見縫插針地說孩子的事。

  他越是這樣,我越是有反抗心理,火冒三丈地告訴他不可能。

  結果,他開始花招百出,把我父母找來做說客,讓公婆給我施壓,把避孕套藏起來,騙我說單位附近那家藥店的毓婷賣完了……人妻講述:男人婚后的180度大變化(2/2)  點評:婚前只想和你過二人世界,婚后想享受一家三口天倫之樂,說明這個男人成熟了。

  他無賴,說明他仍然可愛。

  告訴你這么多喜訊,是想讓你收回抱怨,和他一起成熟起來。

      故事三  一朝被蛇咬  (七七 35歲 職員)  今年十一,是我跟老公結婚7周年,我們卻大吵了一架。

  他說,實在不行,離了算了。

    這次是因為10月5號,他要去陪他的客戶們玩桌游,我不讓。

  他是做酒店行業的,他的那些客戶,絕大多數都是女的,其中不乏寂寞空虛冷的小富婆。

  自從5年前,他跟酒店里一個女迎賓的事被我發現以后,我就對他失去了信任。

    舍不得離開他,也放不下往事,我每天都活在糾結和痛苦中。

  以前我一跟他吵架,他就沉默。

  最近,他不再沉默了,我卻突然害怕起來。

    點評:真正的愛,會自我調整,自我恢復,是歷經劫難,迷失之后,還能夠自己回來。

  我們都是凡人,都有找不著北的時候,給他一個機會,也是在放愛一條生路。

  人妻講述:男人婚后的180度大變化(2/2)    故事四  他說我長不大  (凌寶寶 27歲 全職太太)  可能是父母把我保護得太好,在我大二認識他以前,我連跟男孩說話都會臉紅。

  那時他總對我輕聲細語,像哥哥一樣照顧我,我變得越來越依賴他。

  我畢業后找工作不順利,他就說,他不需要我賺錢,以后養家是他的事。

  我陸續找過幾份事情做,都沒做長,后來干脆就沒上班了,因為他的收入的確不錯。

    婚后我才知道,男人的承諾是不能夠信的。

  他開始嫌我煩,說跟我沒有共同語言,說我不能干,太嬌氣,總也長不大……不管我多么用心地做家務,他都看不見。

  讓他眼前一亮的,是一個業務往來單位的女銷售經理,不僅有家庭,而且比他年紀大……  點評:寧財神說, 少年時想碰到聶小倩,拼了性命愛一場;青年時想碰到家大業大的白素貞,吃完軟飯一抹嘴,還有人負責把她關進雷峰塔;中年時想要田螺姑娘,白天讓她紅袖添香,半夜讓她變回原形,加作料爆炒,起鍋裝盤。

  人妻講述:男人婚后的180度大變化(2/2)  女網友立即回復說,少年時想和令狐沖快意江湖;青年時想和喬幫主同赴戰場;中年時盼望有張無忌左右逢源;老年時想要郭靖,腰腿硬朗還不啰嗦。

    可見,男人女人都善變。

  女人不能一輩子做聶小倩,男人也不能一輩子當令狐沖。

  愛情,需要成長,需要改變。

   幾名西裝大漢一聽,立刻像瘋狗一樣圍向張華,這幾個西裝大漢子身高最低都在一米八,五大三粗,那胳膊足足有張華大腿粗。

  不過張華并不緊張,因為他根本沒有絲毫害怕,掃了一眼得意洋洋的 秋蘭,張華語氣冰冷的 說道:“你逼我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

  ”“啪啪啪”“啊啊啊”張華話剛說完,眾人只看到一道道殘影閃過,緊接著那幾個五大三粗的西裝大漢全部都捂著手臂倒在地上慘叫。

  而張華挽起一袖子,站在一邊點燃了一根煙,十分瀟灑與得意的望著滿是不相信的秋蘭。

  “你你”秋蘭這下有些懵了,本以為張華是個軟柿子,可一捏才發現,張華根本是塊硬鐵,張華剛才的身手絕對超出了她的平生所見,不過身為缽 蘭街的二當家,秋蘭也見多了大風大浪,很快的她就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問道:“你想干嘛?”張華神秘的一笑,一步步朝著秋蘭走了過去,這一刻沒有人再覺的眼前的張華是個吊兒郎當,好.色下流的男技師。

  “ 小華,不要,千萬不要。

  ”女經理 蘇月一見張華這副架勢,以為張華要傷害秋蘭,她趕緊沖了上去,一邊大喊,一邊想要阻止張華。

  張華沒有理會蘇月,忽然臉色一變,十分嚴肅的對步步后退的秋蘭說道:“我早告訴過你,我不是好惹的。

  ”“你有種,你給我記著!”秋蘭的臉色很難看,這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事情,縱橫西山市多年,與自己親姐姐 秋花打下了整個缽蘭街,當年她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的扛把子喪彪跑了兩條街,有雙刀火鳳之名。

  沒想到今日,不僅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技師拒絕,接著被羞辱,然后被教訓。

  秋蘭的肺都要氣炸了,但是形勢不容人,張華的強大出乎意料,她也只好就此作罷。

  “ 蘭姐,不要生氣,小華就這樣,遲些我會帶小華去缽蘭街親自賠罪的。

  ”蘇月趕緊上來賠不是,她心里很清楚,這次的事情不會就這么就完了,以秋蘭的性格,事后肯定會報復的。

  “蘇月,這事你不用管。

  ”秋蘭看了眼張華,繼續道:“你有兩個選擇,第一馬上開除他,第二繼續留著他,跟我作對。

  ”“蘭姐”蘇月還想說什么,但秋蘭已經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張華沒有說什么,看了眼十分難堪的蘇月,說道:“我知道怎么做,放心不會牽連你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

  ”“唉!”蘇月看了眼亂糟糟的八十八號房,搖搖頭,無助的說道:“小華,你攤上大事了。

  ”經過張華這么一搞,整個幸福女子會所并沒有太多變化,只是女經理蘇月卻滿目憂傷與惆悵。

  張華對此事很抱歉,但原則問題,他也沒辦法,想著自己在這女子會所暫時是混不下了,張華只好收拾東西跑路,至于了結姻緣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說了。

  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當他提出辭職的時候,女經理蘇月并沒有同意,反而一再挽留,這讓張華一陣感動,對蘇月的好感倍增。

  “小華啊,姐姐干這一行好多年了,什么風浪沒有見過?蘭姐雖然被我們得罪了,但事情也并不是沒有回旋的余地。

  ”蘇月穿著一身職業套裝,上半身是半透明的白襯衫,下半身是黑色短裙套黑絲,將誘人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

  張華心砰砰的跳個不停,偷瞄了眼蘇月的大.胸脯,然后如實的說道:“蘇經理,事情你都看到了,那瘋婆子估計也不是大方的人,肯定會來報復的,為了不殃及會所,我看我還是辭職吧。

  ”“笨!”蘇月喊了一聲站了起來,欣賞的看了眼張華,說道:“蘭姐剛出道時,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扛把子喪彪跑了幾條街,說一不二,從來沒有食言,就算你跑了,她也會拿咱們會所上下的安全逼你出現的。

  ”“麻痹,這還是女人嗎?”張華忍不住罵了一聲,這種心腸狠辣的女人他還是頭一遭見到。

  “唉!”蘇月有些無奈,朝著張華走了過來,一股淡淡的幽香席卷向張華,飽滿的雙胸一顫一顫的,透過白襯衫,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胸罩。

  “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什么辦法?”張華調整了下心情,他不敢再看蘇月,再看下去自己恐怕又要忍不住了。

  蘇月想了想轉過身去,黑色的職業短裙勉強才能包住那誘.惑死人不償命的大屁股,張華看的熱血沸騰,心跳加速,很想沖上去,從后面包住蘇月。

  而正在張華面對著蘇月想入非非的時候,蘇月忽然轉過身來,說道:“我已經約好了 花姐,只要弟弟令花姐滿意了,這次的事情就過去了。

  ”“花姐是誰?要我去怎么滿足?”張華疑惑的問道。

  “花姐是缽蘭街的老大,也是蘭姐的親姐姐,蘭姐雖然張狂不講理,但在花姐面前卻很老實。

  ”蘇月解釋道。

  “臥槽!”張華一聽這個勞什子花姐原來是那個母老虎秋蘭的親姐姐,想起秋蘭的彪悍與兇殘,張華一陣惡心,要他再去滿足這種女人,他寧愿自己擼。

  見張華反應這么激烈,蘇月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笑了笑,聲音細細的說道:“小華,你不用這么緊張,花姐雖然是蘭姐的親姐姐,但兩姐妹無論長相還是性格都大不一樣。

  花姐性格溫和,待人禮貌,是個罕見的美女。

  ”“真的?”張華一聽,感覺有些難以置信,親生姐妹間會有這么大差異?“當然。

  ”蘇月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已經約好了花姐,蘭姐晚上七點在帝國飯店吃飯,到時候你也去吧,態度好點,給蘭姐陪個不是,有花姐在,蘭姐想必也不會太過分的。

  ”“什么?要我當著大家的面給那個 瘋女人賠不是?”張華有些難以接受,再說他并不認為今天自己哪里錯了,一切都是秋蘭那個瘋女人太霸道,蠻橫不講理。

  “小華!”蘇月拍了拍張華的肩膀,眼含秋波,溫柔的說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就當幫幫姐姐,好嗎?”“這這個。

  ”張華很想一口拒絕,但一看到蘇月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眼神,還有那極致誘.惑的語氣,他實在狠不下心來。

  蘇月所說的一切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最嚴重他頂多收拾東西跑路返回大山,以后再出來幫助老頭子了結姻緣,就算秋蘭那瘋女人報復幸福女子會所,這跟他也沒有一毛錢關系啊。

  只是,張華雖然好.色,吊兒郎當了一點,但內心里卻很正義,這種拍拍屁股就一聲不吭跑路的事情他干不出來,也不想干。

  更何況,還是面對蘇月這種級別的美女,他實在不忍心留下個爛攤子就離開這。

  “好吧。

  ”經過短暫的思想斗爭,(邊插邊做吃奶)張華最終還是點頭同意晚上去賠罪。

  “不過我有個條件,我只跟那瘋女人賠罪道歉,絕不跟那瘋女人做其他的事情。

  ”“沒問題,你準備下,我也去安排下。

  ”蘇月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后扭身便離開了房間晚上的西山市才是最美的,黃河兩.岸霓虹閃爍,遠處群山起伏,遠遠看上去十分的霸氣。

  而在西山市最豪華的帝國酒店一間包房中,三個中年少婦有說有笑的坐在里面,包廂裝修的十分豪華,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

  這三個中年少婦正是缽蘭街扛把子秋花,秋蘭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女經理蘇月。

  為了息事寧人,蘇月動用了各種關系終于約到了秋花,然后將秋蘭也一并約上,最后再叫上張華。

  希望待會兒張華來的時候給秋蘭道個歉,然后看在秋花的面子上,秋蘭會就此作罷。

  三個女人一臺戲,盡管秋花,秋蘭,蘇月三人根本不是一個行業的女性,但坐在一起依然孜孜不倦的講個不停。

  過了一會兒后,上面穿著黑色吊帶衫,下面穿著緊身牛仔褲,身材十分火辣的秋花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的對蘇月說道:“妹妹,你約我跟阿蘭出來,不會就是吃飯這么簡單吧。

  ”蘇月微微笑了下,然后說道:“什么都瞞不過花姐,是這樣的,白天會所有個不懂事的小技師沖撞了蘭姐,回頭我狠狠教訓了一番那個小技師,這不都約了出來,讓那個小技師給蘭姐陪個不是。

  ”“小月,我秋蘭可擔當不起啊。

  ”秋蘭一聽,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聲冷氣的諷刺道。

  “阿蘭,不要這么說,小月也不容易。

  ”這時候秋花低頭思索了下,然后說道:“蘇妹妹,你別擔心,阿蘭就是沖動了點。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