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海內網01月04日報道: 精品熱門超級好看,看到下面會流水的文章,內容生動有情節,文章絕對夠辣夠勁爆!!!歡迎寶寶們在線賞析閱讀..還有各類最新火爆精彩的小書書哦!你懂得...!!! 小菇皺眉躲開一步,一聲冷哼說:人品有問題的人的東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別逼我叫保安。

   盧畊弘差點沒氣爆,她這是報復自己在電梯里對她不敬還是想掩蓋身份的暴露才這么著急趕自己走? 被陸勝今推著往外他猶自憤憤不平:我說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為我得罪過你就否決了我的能力吧?公歸公,私歸私,我可以為電梯里 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劃案再決定要不要? 盧畊弘覺得更可能是因為昨晚自己讓她丟面子她才這樣對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說,盧畊弘怕惹怒她。

  不過想想又不太可能,因為她昨晚是笑著走的,沒看出有多難堪。

   女人心,海底針,盧畊弘對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點抓狂。

   盧畊弘話音剛落,小菇過來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說:道歉就免了,現在咱們扯平。

  既然你覺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說完她跟陸勝今說:你給藍色閃電打電話,我不管這個人是誰,你告訴他們,如果想要我采納他們的 案子的話,就把這人炒了,否則沒得談。

  說完她就走了。

   盧畊弘整個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樓下都還是懵的,心說,難道她沒認出我是昨晚她幫忙治病的人?如果認出來的話,看在伍葦靜的面子上,她不應該這樣對我才對啊! 洪韜給盧畊弘打電話,逮著他就是一頓罵,叫他回公司談話。

   毫無意外,相比起一個幾百萬的單子,盧畊弘這個設計部的小組長就是個屁,他被掃地出門了。

   怎么解釋都沒用,盧畊弘給氣的,當場就殺過去了,想跟小菇攤牌,看她是真沒認出自己來,還是有意跟自己為難。

   誰知他已經進了天祥大廈保安部的黑名單,保安攔著他不讓進。

   憋了一肚子火,盧畊弘就在附近找了個飯館吃飯,打算跟她耗著,等保安換班再溜進去,壓根不考慮向伍葦靜求助。

   結果他越吃越氣,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過去了。

   一夜沒睡,酒勁一上來,會這樣一點都不奇怪。

   盧畊弘醒來一看天都黑了,著急出去看天祥樓上,幸好小菇辦公的樓層還亮著燈,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勁還在,盧畊弘腦子一熱就不管了。

   觀察了一下,正好抓到個機會,他就溜進去了。

   坐電梯上去,他運氣也是好,電梯一停,門打開,他見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們雙雙一愣,小茹見盧畊弘殺氣騰騰的,大概也猜到他是來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卻被他扯進了電梯。

   盧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質問她說:你怎么回事?為什么要針對我?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憑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魷魚?盧畊弘非常介意被一個生活靡亂的賤人捉弄。

   小菇被盧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樣子,縮著肩膀,出口卻很強硬:你想干嘛?我為什么要知道你是誰?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報警了。

   她摸出手機要打電話,被盧畊弘條件反射的沖動反應給掃落在地上踩碎了。

   電梯在下行,盧畊弘惡狠狠的瞪著她說:一點面子都不給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記得昨晚的事了? 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臉懵的看盧畊弘。

   盧畊弘聽到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說:花園酒店,你不記得了?我就是那個你給治病的人,我還記得你大腿側有顆痣。

   說著盧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誰知嚇得她瘋狂的尖叫起來,猛的推開盧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這是犯罪。

   擦!那就是她知道我是誰,沒面子給的意思咯? 出來賣的裝成她這樣,還真是朵奇葩,活像被人強迫似的,不知情的還真會以為她是朵純潔小花。

   盧畊弘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氣,簡直沒了理智,哼聲說道:既然你說我是犯罪,那我就犯給你看。

   他酒勁還沒過呢,想到小茹昨晚玩那么大,肯定對這種事很無所謂,一沖動就控制不住,撲過去就按著小茹撕,也想試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沒問題了。

   小菇挺會裝的,一副嚇得要死的樣子,不停尖叫求饒,盧畊弘卻不管她,把她轉過來。

   誰知就在關鍵時刻,啪的一聲輕響,電梯里的燈光全滅了,電梯也停止了運行。

   黑燈瞎火的,小菇啊的一聲,然后一掙,從他懷里出去了。

   盧畊弘心里奇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想到這是個密封的空間,她跑不掉,就沒追。

   他嘗試按了幾下按鈕,一點反應都沒有。

   盧畊弘沒遇過這樣的情況,但也猜到肯定是停電了。

   正想按緊急按鈕,剛碰上他就猶豫,心想,我求什么救呀?現在這樣不是更方便報仇? 于是他到處摸,想把小菇抓過來操作一番再說。

   誰知盧畊弘剛碰到小茹,小茹就是一陣恐懼至極的尖叫,比之前盧畊弘冒犯她還激烈幾倍。

   盧畊弘耳膜讓她震得嗡嗡作響,酒都嚇醒了一半。

   心知肯定有異,盧畊弘試探著問她說:你怎么了? 你別過來,離我遠點。

  小菇非常的喘,聲音發顫,很害怕的樣子。

   盧畊弘摸出手機一照,見她躲在角落里抱成了一團,身體瑟瑟發抖。

   盡管秀色可餐,盧畊弘卻無心欣賞,因為他已經酒醒了。

   這會兒想到之前的沖動,他還冒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這事要真辦了,按伍葦靜的說法,沒幾千塊自己還能走嗎? 見小菇很不對勁,盧畊弘又覺得奇怪,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這樣。

   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了給小茹遞過去,說:對不起!我剛才有點沖動。

  我喝酒了,所以才會那樣。

  放心,我不會再對你做什么了,你先把衣服披上。

  說著他示好的拍下了電梯的緊急按鈕,卻又覺得好笑,自己犯得著對一個坐臺的這樣嗎?她應該是在演戲吧? 小菇還是很害怕的樣子,微微抬頭看盧畊弘一眼,然后靈蛇吐信一樣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過去把身子包起來,接著還蜷成一團。

   盧畊弘皺眉看她,雖然只是驚鴻一瞥,盧畊弘還是看到她臉上的淚痕,還有那驚恐過度的表情,這不像演戲呀! 而且,之前自己那樣對她,她都沒哭。

  怎么停個電,她反而哭了呢?這里面有古怪。

   就在這時,手機亮屏到時自動關閉了,電梯里又變成一團漆黑。

   小菇的尖叫聲隨著黑暗的到來又響了起來。

   盧畊弘難受的閉眼承受,卻聽止音的小菇帶著哀求的語氣跟他說:你能不能一直開著手機? 為什么?問完盧畊弘還是把手機屏幕按亮了,接著開鎖打開手電功能。

   手電功能一開,電梯里頓時亮了許多。

   小菇抬頭看著光源,再往四周掃視,聲音發顫的跟盧畊弘說:我有幽閉恐懼癥,不能長時間呆在封閉的空間,要不然會緊張,呼吸困難。

  你快打電話叫人來幫忙,我要出去。

   盧畊弘恍然說道:我已經按緊急按鈕了,應該很快就有人來。

   你是豬啊?你就不能打電話叫人嗎?那樣不是更快?她說的話雖然強勢,但聲音更像是撒嬌,哀求。

   盧畊弘贊同的點了點頭,怕她出事賴在自己頭上,心里對她的奇怪表現也有些發毛,倒不怕她出去后報警,因為她肯定也怕自己供出她的秘密。

   他撥了電梯里的緊急號碼,誰知一直沒人接。

   打著打著,突然手機響起沒電關機的聲音,盧畊弘看著一愣,跟她說:沒電了。

   我知道。

  這次她倒沒叫,但害怕的語氣非常明顯,又縮成了一團。

   盧畊弘安慰她說:別怕,有我在呢,檢修的應該很快就來了。

  男人對女人天生就有保護欲,盡管盧畊弘知道她不是好女人。

   誰知這一等就是半個多小時,盧畊弘在電梯里大吼大叫也沒聽到外面有絲毫動靜。

   電梯里呼吸不暢,小菇就像死了一樣,幸好盧畊弘埋怨咒罵的時候聽見她弱弱的說:你能不能過來一下? 啊?盧畊弘應聲過去,正想問她怎么了,突然一個熱烘烘軟綿綿的身子貼過來,緊緊的抱住了盧畊弘。

   盧畊弘一愣,自然猜到那是小菇,只是想不通她為什么要抱自己,難不成她想自己弄她,借以驅散內心的恐懼? 盧畊弘不知道幽閉恐懼癥有多可怕,在電影里也只了解了個大概,倒是知道她現在很脆弱。

   盧畊弘都想變身了,突然感覺褲子底下一片清涼,往下一摸,奇怪自語:哪來的水。

   小菇身子一顫,更緊的抱住了他。

   盧畊弘突然就悟了,揶揄問她說:這是不是你的…… 小菇身子一顫,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臂上,疼得他呲牙咧嘴的,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都疼成那樣了他居然還覺得好笑,嗤的一聲剛笑出一半,就被小茹喝止了。

   不許笑。

   終于逮到機會了,盧畊弘待她松口了壞笑著跟她說:不笑也行,你把單子還給我。

   這是盧畊弘重遇她后第一次找到昨晚跟她在酒店時的感覺,像是朋友一樣,盡管自己跟她不熟。

   一當她是朋友,盧畊弘就又想到了一件事。

   貌似小菇這種情況,用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有助于減少她內心的恐懼吧? 盧畊弘打算一直逗她說話。

   想的美,你剛才那樣對我,等我出去了,我就報警讓警察抓你。

   盧畊弘一聽就不干了:那你別抱我,咱們保持距離。

  裝模作樣誰不會呀? 不要。

  小菇緊緊的摟著他的手臂,一點放開的意思都沒有。

   感覺到手臂被她抱著,盧畊弘意志動搖的說:你再這樣我就把剛才沒做完的事做了。

   你敢。

   話是這么說,盧畊弘還是感覺到了小菇的心虛。

  她心虛什么呀?自己做哪行的,心里沒數嗎? 盧畊弘開玩笑在她頭發上嗅了下,說:你這么香一個大美女抱著我,我就是不敢也控制不住啊! 盧畊弘作勢要動手,小菇慌忙松口說:好吧,我答應你。

  說完帶著哭腔跟盧畊弘說:你這樣算什么男人,就會欺負女人。

  她這會兒的表現哪還像個坐臺的,這戲演得太過了。

  按著昨晚她的表現,盧畊弘調戲她,她應該更強勢調戲回來才是。

  難道她喜歡角色扮演? 沒跑了,要不然今天怎么是女強呢? 盧畊弘跟她叫屈說:我算什么男人呀?我之前都被你欺負成那樣了,就差哭著嚎著求你放過我了。

  你以為我想像現在這樣呀?我也是沒辦法。

  我又要供樓又要供車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你把我飯碗砸了,我總得挽救一下吧?對不起!來之前我喝了點酒,沒控制住自己。

   小菇陷入沉默。

   盧畊弘沒繃住,把心里憋了許久的疑問說了出來:你為什么要裝作不認識我?咱們昨晚明明見過面的。

  你是伍醫生的朋友,我也是伍醫生的朋友,你為什么要攪黃我的事?你是不是氣我昨晚......昨晚對你的魅力免疫?他挺尷尬的。

   你怎么老提昨晚?昨晚我們見過面?在哪里?小菇的語氣挺不耐煩的。

   盧畊弘無語道:不是說了在花園酒店了嗎? 怎么可能,我昨晚明明......等等,你剛剛說什么?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有人喊:里面有人嗎? 盧畊弘忙站起回應說:有人,你們老總在這里,你趕緊把電梯打開。

   啊?我們老總在里面?馬上,馬上,我馬上打開,您稍等。

   小菇挺奇怪的,她根本不管來了救星,只纏著盧畊弘問昨晚的事,盧畊弘卻無暇理她,一心催外面的趕快把電梯門弄開,因為在電梯里憋久了他也難受啊! 門被撬開道小縫的時候,盧畊弘突然想到一事,于是把衛衣脫了,叫小菇讓開一步,然后把衛衣扔地上擦干了地上的污物。

   小菇悶聲不向的看著他忙,他想到小茹的上衣都讓自己撕成條了,幸好裙子沒事,就叫她裹緊外套以防走光,自己光著上身也顧不上了。

   門開,他們倆出去,保安見盧畊弘那樣,畢恭畢敬的喊了小茹一聲白總,然后臉色古怪的看他們。

   盧畊弘喝斥他說:別瞎想,你們白總有幽閉恐懼癥,一害怕就會渾身發冷。

  我衣服都給她了,這件讓她吐臟了,沒法穿。

   保安恍然,小菇卻紅了臉,喊了盧畊弘一聲率先走了。

   盧畊弘追上以后,她瞪盧畊弘一眼說:今天的事誰都不許說,聽到沒有? 盧畊弘見她恢復了強勢總裁范,還挺怵她的,點頭道:沒問題。

   走遠了她奇怪的沒有再追問盧畊弘有關昨晚的事,卻是回頭跟盧畊弘說:你做的策劃案我看過了,確實比之前的好很多。

  明天你代表藍色閃電跟我去一趟宏文吧,你主講比較好一點。

  我會打電話叫你們洪總恢復你的職位的。

   盧畊弘向她表示感謝,她叫盧畊弘不要跟著她,然后自己走了。

   失而復得,盧畊弘高興的握了下拳,忽見她又回頭,問盧畊弘說: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盧畊弘一愣說:盧畊弘。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嗎?小茹問他。

   盧畊弘撓頭自言自語般說:那保安管你叫白總,伍醫生叫你小茹,你叫白小茹嗎? 小茹嗎?小茹低頭重復了一遍盧畊弘的話,然后抬頭跟盧畊弘說:我叫白晶,記住了。

  說完沒再理盧畊弘,直接走了。

   盧畊弘覺得她莫名其妙的,但也沒多想,以為她是不想自己在正規場合喊她的風塵藝名。

   到家盧畊弘果然接到了洪韜的電話,第二天一早回公司,洪韜把他喊去問話,他閉口不談跟小菇……是白晶,不談他跟白晶那一波三折的故事,只說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洪韜好像信了,突然跟盧畊弘說:你知道我這么早叫你回來干嘛嗎? 盧畊弘說不知道,洪韜就直說了。

   叫你早點回來,是想讓你給 胡偉明講一下那策劃案。

  這個案子就不用你跟了,我怕你再去還會得罪人。

  這本來就是胡偉明的單子,后續事項就讓胡偉明跟進吧。

   盧畊弘急了,爭辯說:可是天祥那邊指定讓我過去。

   洪韜嗤笑道:你還真當你是個人物呢?天祥那邊之所以這么說,還不是因為是你帶著新的策劃案過去的。

  我會跟他們說這案子是胡偉明做的,那就沒問題了。

   盧畊弘都讓他的無恥驚呆了。

   為了扶他小舅子,這是打算臉都不要了啊! 在此之前,盧畊弘還沒想過要主導這案子,是白晶引起了他的興趣。

   現在案子交回給胡偉明,他自是不愿意,但洪韜是什么人他也清楚,肯定是沒得談了,于是冷哼一聲說:行,案子我可以還回給胡偉明,但是抽成我還是有的吧?這是他跟一幫同事熬了一夜的成果,不想白白便宜了胡偉明。

   你想什么呢?洪韜嗤笑道:這本來就是胡偉明的單子,你只是在他原有的基礎上加了點東西,真當都是你的功勞呢?加班費可以給你算,抽成沒有,本來也沒打算給你。

  還有,從今天開始,你組長的職位被撤了,工資減五百。

  要是愿意,你就留下。

  要是覺得不滿,你可以辭職。

   盧畊弘氣得握緊拳頭,這貨為了給他小舅子掃清障礙(盧畊弘跟他小舅子在爭空缺的設計總監的位置。

  ),竟做出這么無恥的事。

   盧畊弘承認單子是胡偉明的,但什么在原有的基礎上修改云云就是扯淡,他們一幫同事趕出來的案子跟胡偉明原來那個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雖然有些地方保留了,但占比連一成都沒有。

   最氣人的是,洪韜還趁機給自己降職降薪,盧畊弘都想不干了。

   想到自己生活壓力實在太大,不宜意氣用事,盧畊弘才按下了火氣,跟洪韜說:行,希望你不會后悔。

  直覺告訴他,胡偉明還會搞砸。

   你這是跟領導說話的語氣嗎?趕緊給我滾出去,胡偉明已經在等你了。

  你要敢藏私,回頭看我怎么收拾你。

   盧畊弘氣極而笑,出去時用力扯了下門,撞墻上嘭一聲響,洪韜在后面罵娘他都沒理。

   公司讓這樣的人把持,想不倒閉都難。

   盧畊弘人一走,洪韜一聲冷笑,拿起座機撥了個號,說:偉明,案子我幫你拿回來了,你過去給我好好表現,這單子做好了,我保你做總監。

   知道了姐夫,我一定好好表現。

   電話放下,體型跟洪韜幾乎一模一樣而只是年輕了近十歲的胡偉明松了口氣。

   昨天案子被打回來,他著實挨了頓噴。

   沒辦法他才求姐夫調盧畊弘給他救火,原以為自己已經無緣染指那案子了,沒想到峰回路轉,天祥那邊打電話叫炒盧畊弘魷魚,他才剛笑出來,天祥又叫恢復盧畊弘的職務,要不是他姐夫力保,說一定給他搶回來,他都要哭了。

   誰升總監,這案子很重要。

   他姐夫給到他手上,十拿九穩都讓他搞砸了,可見他能力有多渣。

   見到盧畊弘,他得意洋洋的說:怎么樣?我就說這總監我升定了吧?你還不信。

   胡偉明的貼身跟班齊駱在旁邊煽風點火:恭喜胡組長,以后就要叫你胡總監了。

   胡偉明哈哈大笑:那我也得恭喜你一聲,只要我上去了,這組長的位置就是你的。

   盧畊弘沒理他們,也沒給下絆子,老老實實把案子需要重點關注的地方告訴胡偉明了,主要他覺得以胡偉明的智商,是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吃透這些東西。

   胡偉明經過緊急培訓趾高氣昂的離開,盧畊弘干脆請假回家休息,說之前熬的夜精神還沒恢復。

   洪韜沒攔他,直接就批了。

   盧畊弘一出公司就接到了伍葦靜的電話,安全起見,她叫盧畊弘去醫院再做些檢查,測一下身體各項指標正不正常。

   盧畊弘見到伍葦靜心情才好起來,還以為她又會叫自己給她看,誰知她只是給開了個單子,遞過來說:你去找小米,她在護士站那邊。

  你讓她帶你去做檢查,完了你回來我有話跟你說。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 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 當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

  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 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 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師傅,你,你干嘛?! 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 給你按摩啊!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 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

  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 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 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 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

  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 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 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 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

  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 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 嗯哼…… 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gt;>>全文在線閱讀<<<<  趙 屠戶腦子挺靈光,金錢攻勢使出來,就是好使。

  一下就擊潰了那女子的防線,里面傳出一陣窸索聲。

     皮二狗很想知道廟內的女人是誰。

     可不知怎么的,手腳不聽使喚。

  因為趙屠戶,給人的感覺就是恐懼。

     再說,他上山,是為了幫女友家籌錢,沒必要多管閑事。

     沒多一會兒,趙屠戶就繳械投降了。

     趙大叔,說好的十五萬哦,你不能賴帳!   啊?這,這……喵了個咪!皮二狗才知道,那女人不是別人,是 靈瑤,是他碗里的靈瑤啊!   霎時間皮二狗天眩地轉,一屁墩跌坐在地。

     雙眼圓瞪,大口大口喘息,如同拉動了風箱,呼呼作響!   啊——! 皮二狗發了瘋的沖入古廟,肩起腦袋瓜,對準趙屠戶的狗肚,就撞了上去!   趙屠戶見好事撞破,本來有點心虛。

  蔸眼見二狗擺出拼命的架勢撞過來。

  他一閃閃了過去,皮二狗沒撞中,撲了個空。

     趙屠戶嘿嘿偷笑一聲,照準二狗的尾椎骨就是一腳。

     咚!   皮二狗被趙屠戶的幾百斤大力踢得飛起來,重重的跟廟里的神像接了個大吻!   蓬起了一團塵煙,二狗跌了一跤,身上被砸了一下,頓時血水飛濺。

     趙屠戶撒腿就跑了出去。

     靈瑤哭著搖了搖他道:狗哥,我媽要看病,沒辦法,趙大叔有錢,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你保重!   你還在磨蹭個啥,快跑啊,不然要你賠錢!趙屠戶一把拖起靈瑤,扛在肩上,叮叮當當的跑下山去了。

     那尊神像見血就活,只見虛影浮現,構畫出七八枚印章的圖案。

    這些虛影圖案冷不丁鉆入了二狗的體內!   啊!   皮二狗腦瓜欲裂,大頭一歪,就躺尸去了。

   不知多久,二狗一睜眼醒來,嚇了一跳,只見神像碎成八瓣。

   摸摸身上,發現砸傷的部位痊愈了!   隨即他又嗯?了一聲,只見地下散落著七八枚印章,撿起來看,都是木頭刻的。

  賣相古樸,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一枚,有火柴盒那么大。

        隨即,他腦內出現提示信息,說這幾枚印章是天師神器,日后有大用。

  于是他就把印章蔸入口袋。

   此時二狗心里亂糟糟的,對象跟 村霸跑了,那村霸還當著他的面,把他對象那啥了。

  想到那一幕,皮二狗就要爆炸,姓趙的,我跟你是三江四海恨,九天九地仇! 一蹦,從破廟內蹦了出來! 嗶! 忽聽腳底下傳來一聲細小的爆裂響。

  二狗低頭一看,天哪,這么大一塊石磚怎么就裂縫了呢? 皮二狗蹬蹬蹬來到一顆大樹底下,在樹枝上打了一掌,卡啦啦! 手臂粗的樹枝應聲折斷。

   我去,難怪體內有一股氣四下流竄,原來這是長力氣了! 忽然,二狗的注意力集中在一株陌生的草本植物上。

     目光一定格上去,腦內立即出現提示信息,原來這是三七! 破廟的四周,懸崖上、山頭上、大樹底下……到處長滿了三七。

   皮二狗心說喵了個咪,這就叫因禍得福。

  于是他埋頭挖了起來,挖了有三十斤左右。

  看看是午晌時分,他這貨提著三七,回家弄飯吃。

  一路上身輕如燕,手拎著一袋藥材奔跑,都不帶一丁點兒喘氣。

        吱呀,才一推 院門,三不知就聽見個女的叫:二狗! 眼前一花,皮二狗蔸眼就見來了一個落湯雞。

   那落湯雞慘白慘白,披頭散發。

  皮二狗嚎一聲:哦尼瑪(兒童益智故事),鬼啊!    你個狗犢子,是我! 大 磨盤,你怎么掉水里了?皮二狗一蹦蹦起老高,一雙賊眼滴溜溜的,一落就落在大磨盤豐腴的身上。

   二狗,關好你家院門!柳 月眉發號施令道。

   大磨盤真名叫柳月眉,因為后擺大,前圍也大,村里人給她起個綽號,叫大磨盤。

      大磨盤急著找二狗,因為她發現靈瑤跟惡霸腔趙屠戶跑了。

  她怕二狗蒙在鼓里,要跑來告訴他大新聞。

  哪曉得,一不小心落水里了。

     二狗,快架火,幫老娘烤衣服!柳月眉噗哧樂了一聲,下魚餌道:二狗,等下有福利給你咯!   啊?有福利? 于是這貨就急得抓肝抓肺道:蝦米福利? 對象變了心,二狗的性情也隨之大變,變得玩世不恭。

     看他猴急成這樣,柳月眉沒好氣,上前釘了他一個暴栗:二狗,看把你饞得,快架火!眼下是六月初,落到湖里,柳月眉凍得都打哆嗦了。

     好嘞!皮二狗就去柴垛上,搬出柴火來。

  一古腦地,在客廳架起火堆,一會兒,燃起了熊熊的火苗。

     柳月眉幾次想開口,又怕二狗受不了。

  一時裝沒事人的調笑道:二狗,你長得像個男人啦!   我不止是男人,還是個大男人哦!皮二狗眼神飄蕩的看著大磨盤道。

     哈,狗犢子,想干壞事,沒門兒!說著說著,柳月眉的連身裙就離開了身,一古腦地,拿到火頭上烘烤,蒸汽彌漫。

    皮二狗一下子蕩漾了,鼻頭一涼,一摸,摸到一把鼻血。

   柳月眉見時機拿捏得差不多了,這才道出真章:二狗,我找你是有大事和你說。

  你對象被惡霸腔撬了知道不?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她去好了。

  她是為了母親籌錢,不怪她!皮二狗變成熟了。

   惡霸腔有錢,你沒錢!唉! 說話間,磨盤姐的衣服烤干了,穿回身上,拍拍屁股就回去了。

   回頭磨盤姐扔過來一句:二狗,你十八歲了,趕緊出門賺錢去啊。

  男人沒錢,娶不到媳婦的! 我知道啊。

  不過我不用出門,在鄉下也能賺錢!皮二狗心說,磨盤姐說得對哦。

   老子十八歲了,不能浪啦。

  再浪的話,將來要打光棍呢! 你個狗犢子,就這鳥不拉屎的窮山村,毛都沒見一根,哪來的錢賺呀?你想學村里的七八個老光棍,就窩家里浪吧!想想我的話,回見!磨盤姐說著,很快在門口不見了。

   額,老光棍!在貧窮的大奈村,老光棍特別多。

  這些人真沒幾個出去打工的,就在自家的地里刨食。

  有倆錢就去鎮上大保健,要不就酗酒。

  回到家形單影只,再丑的女人都不愿嫁給他們。

   我怎么可能做光棍呢?等著吧,等我賺到大錢,一定娶個漂亮的女人做媳婦!皮二狗暗暗發誓道。

   第二天,皮二狗正在家院內曬藥材,好死不死就聽怦怦怦,爆起打門聲。

   吱呀,院門打開,就掉進一具豐腴的身子。

  不是別人,是柳月眉。

     皮二狗見是她,大跌眼鏡道:大磨盤,你這是……干嘛呢?咕咚,望著女人身上,這貨就口水橫流,意念萌動了起來。

   二狗,惡霸腔又發狂了。

  硬說我搶了他的生意,攆著我打! 一說他就懂了,這兩家的店面就隔著條村道,為了爭奪客源,吵架吵了好幾年。

   怕什么,惡狗來了,打跑就是!想到是趙屠戶搶走了自己的對象,皮二狗就氣得要爆炸。

   你個狗犢子,唉!磨盤姐還真怕連累他,扭頭就走。

     皮二狗把大磨盤拽了回來。

  粗了脖子道:就在這呆著。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二狗!柳月眉濃桃艷李的一撲,嬌嘀嘀,白嫩嫩。

  倏爾地,兩張嘴碰對碰吻在了一起。

     忽聽院門爆起一聲巨響:怦!   緊接著,一聲巨吼差點沒把破院門掀翻:大磨盤,出來!尼瑪老子今天不征服了你,老子不姓趙!    二狗,怎么辦?柳月眉嚇得腿打顫,一屁墩跌坐在地。

     我去打發他!皮二狗伸手去口袋里一撈,撈出了一枚法印。

  這是城隍印,根據腦內信息流的提示,城隍印是召鬼請神的法器。

     趙屠戶是兇神惡煞,武力值在大奈村,他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吱呀,院門打開,皮二狗從門內閃身出來,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道:村霸,你是一條狗!   尼瑪,你個狗東西,神像沒砸死你啊,你才是狗!快把大磨盤交出來!趙屠戶兩眼一瞪道。

     交給你干毛啊!皮二狗死攥著城隍印,琢磨是先蓋章好,還是先揍一頓再蓋章。

     二狗你個狗東西,老子要征服了她,你交不交?趙屠戶壯碩的身軀挪前一步,就聽地面發出了震動。

     做夢!   二狗你不知道疼是吧?我剛搶了你對象,信不信老子把你腿也卸了?趙屠戶叫囂著看著皮二狗。

  那眼神好像在說,就憑你,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

   知道啊,看腿!皮二狗體內那股氣來去如風,流入腿部,他的腿頓時霸道起來。

   啊! 一腳踢中村霸的肚皮,那健壯如牛的村霸毫無招架之力,倒飛出去七八米遠! 怦! 重重的甩在泥地里,啃了一嘴爛泥。

  村霸面孔扭曲,發出痛苦的哼哼聲。

   眼前一花,就見二狗拿著個印章,飛快的在村霸腦門上蓋了一下。

     印章一蓋下去,立即釋放出一道白色虛影,那白色虛影瞬間沒入了他的腦門!   很快,趙屠戶碩大的身軀就像觸電了一樣,狠狠的抽搐起來。

   村霸再站起來,就成了一具失魂的軀殼。

  只會咧著嘴傻笑,又蹦又跳,蹦回家去了。

   見狀,皮二狗爽翻了,心說娘西皮,原來城隍印這么逆天啊!     見惡霸腔萎了,柳月眉一臉蒙圈的道:媽呀,二狗,惡霸腔怎么了?   磨盤姐,這下村霸不會粗暴你了!皮二狗笑得露出一排白牙來。

     柳月眉還是一臉的不信: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到你把村霸踢飛了,天哪!   我也不知道,好像力氣變大了!皮二狗盯著柳月眉,當面就流起了口水,一把把她拽入門內,嘴對嘴吻作一團。

     柳月眉心慌慌的甩開他道:你!來真的啊。

  那個,我超市那邊沒人!   望著婦人跑了個一溜煙,這下二狗沒得爽了,眼饞不已的道,到嘴的鴨子飛啦!   我要賺錢,賺錢錢啊。

  有錢才有肉吃,才有女人啊啊啊!   這丫看時間是午晌時分,便從家里捎了把鋤頭,帶上蛇皮袋,打出家門。

   一路綠柳夭桃,得啵走到村口那株槐樹底下,皮二狗忽然想起一個人來,那就是村里的代課老師 王紅裳。

   王紅裳是大奈村公認的村花,芳齡二十,只比二狗大兩歲,但是長得白嫩條子、鵝蛋臉子、粉藕脖子。

   就是這么個美人兒,偏偏生在窮人家。

  王紅裳打小就沒了娘,爹是個酒鬼,嗜酒又爛賭,王家里里外外,都是王紅裳獨擋一面。

     可能是同病相憐的原因,皮二狗很同情王紅裳。

  王姑娘呢,她也喜歡找二狗解悶兒。

  有什么心事,都樂于跟他分享。

  兩個在村里,也算是投機的朋友。

     午晌,日頭當空照,一陣涼風吹,樹葉沙沙暴響。

     皮二狗來到一棟用水泥磚做的房前,才蹦到門口,憑白竄出一條大黃狗,汪汪汪!   對著這貨一頓狂吠。

  須夷,從院內傳出一道銀鈴般的嬌斥聲:大黃,回來!   大黃還真聽話,搖著尾巴進去了。

     就聽王紅裳在院內喊他:二狗,進來呀!   皮二狗一蹦就進去了,蔸眼見王紅裳蹶著扇大磨盤,在院內井臺前洗頭發呢。

  一邊勾著俏頭梳頭發,一邊側著臉蛋看過來。

  二狗,你中午不睡一覺,這是要下地?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