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身一套修身小西服,里面V領的打底衣,更是展露了一絲 女人的性感,又不讓人覺得放蕩!極品! 陳凡心里對眼前的這個女人做了一個評價。

  如果說倉佐 梨音是典型的日本傳統女人代表,那眼前這個令人驚艷的女人,就是日本新一代女性的杰出代表。

  “陳凡桑,這是我的姐姐 渡邊 美優

  ” 渡邊一郎開口對陳凡說道,然后又緊接著對渡邊美優說道:“姐姐,這就是我和你提起過的陳凡桑。

  ”陳凡聽到渡邊一郎的話,有些好奇,為什么她會和自己姐姐提自己。

  渡邊美優聽完渡邊一郎說完之后,也是微微欠身對陳凡鞠了一躬。

  陳凡了解,這是日本的見面禮儀。

  正當陳凡準備入鄉隨俗,還以禮儀的時候,卻注意到渡邊優美因為 身體前傾,那V字領口微微張開露出的美景。

  凝脂如雪般的肌膚,山溝般的深渠都讓陳凡沉浸其中,移不開 視線

  沒想到渡邊一郎有一個恍若仙子的女朋友就算了,他姐姐居然也如此的讓人著迷。

  自己已經拿下了倉佐梨音,如果再能和渡邊優美發生點什么,那陳凡覺得自己人生就圓滿了。

  至少渡邊一郎這個朋友他沒有白交!眼中只有那V字領里面景色的陳凡,幻想著如果腦袋埋在這里面會是什么滋味。

  想著想著,陳凡竟然抬起手慢慢向眼前伸去……“美優桑,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因為渡邊美優與渡邊一郎同姓,陳凡很自然的就帶出了她的名字。

  渡邊美優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微笑 將手也伸了過去。

  她也聽說過一些陳凡那邊的習俗,大部分都是從渡邊一郎那邊聽到的,便回應著也伸出了手。

  兩人微微一握,陳凡還沒有消火的身體立刻再次起了反應。

  這渡邊一郎的姐姐不僅看上去美麗動人,就這么一握手,陳凡立刻感受到了她皮膚的細膩與柔滑。

  能夠感覺得出來,她保養得很好,如果(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說連手部這樣經常外露在空氣中的部位都如此滑嫩的話,那其他地方……想著,陳凡感覺自己有些沉浸于此,剛剛在那領口看到的絕妙風景讓他更加的神往了。

  看到陳凡沒有放開自己手的意思,渡邊美優臉微微紅了一下。

  早就聽說陳凡是個非常好的男人,不僅有著自己的事業,本身的魅力更是不輸那些在社會上層的男人。

  想到這里,渡邊優美再次擺出笑容,握著陳凡的 右手輕輕的做出了一個揉捏的動作。

  “陳凡桑?”陳凡因為這動作回過了神,并不好意思的放開了手。

  他看著渡邊優美那微笑的臉龐,回味著手上的觸感。

  剛剛她捏了一下自己是吧?這是在暗示自己么?陳凡此時已經沒有了正常的思維,在這個屋子里和兩個極品美女共處一室,是個男人都沒法冷靜下來。

  借著酒勁,陳凡開始和渡邊一郎侃侃而談起來。

  因為自己闖蕩社會的經歷,陳凡完全不會沒有干貨,每一個話題都能聊得起來,這也讓一旁的渡邊優美對陳凡的好感又上了一個層次。

  很快,渡邊一郎不勝酒力再次趴在了桌上,這回看起來是真的不行了。

  而為了助興,渡邊優美也陪陳凡喝了幾杯,這幾杯下肚她此時小臉已經通紅,配合上那恰到好處的淡妝,那副迷人的姿態勾的陳凡有些忍不住了。

  他悄悄的挪動著自己的身體,很快就做到了渡邊優美的身邊。

  感受到了身體的接觸,渡邊優美并沒有表現出反感,反而將身體也往陳凡那邊湊了湊。

  除了淡淡的酒氣之外,陳凡能夠聞到的更多的是來自渡邊優美那刺激男性荷爾蒙的淡淡體香。

  他沒有掩飾自己的想法,很貪婪的嗅著。

  “你好香啊。

  ”陳凡在渡邊優美的耳邊輕輕的說著,那曖昧的話語配合輕輕的鼻息,弄得渡邊優美耳邊癢癢的,那種難耐的感覺迅速蔓延至了她的全身,讓她不自覺的挺了挺自己的身體。

  瞬間,陳凡只感覺到自己的右手臂上一陣柔軟,渡邊優美竟然輕輕的抱住了他的手臂,并將她那毫不遜色于倉佐梨音的峰巒靠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她像是沒事人一樣,不斷的前后擠壓著,陳凡不禁側眼在看了一眼。

  從那V字領口向下看去,能夠很清晰的看到那溝壑不斷擠壓變形的有人場景。

  陳凡的身體已經忍受到了極限,他看到渡邊優美如此的主動,而渡邊一郎在一旁睡去根本沒有要醒來的征兆,他的膽子逐漸大了起來。

  他試探性的將手朝著那包裹著黑絲的細長大腿上身去,在觸碰到腿部的一瞬間,渡邊優美很明顯的顫抖了一下。

  陳凡知道,現在的她因為酒勁上來的關系,身體已經變得非常敏感了,加上她如此主動的表現,即使自己在往下試探,她也不會再拒絕了。

  想著,陳凡微微勾起嘴角,整個臉朝著領口處直接埋了過去。

  那存在在縫隙之中極具荷爾蒙的氣味以及那柔軟的觸感讓他愛不釋手。

  他一邊不斷擺頭感受著,一邊伸出舌頭在那粉嫩的肌膚上貪婪的舔舐,僅僅是這樣,渡邊優美就有些無法忍受,輕輕的發出了喘息聲。

  而陳凡在腿上的手并沒有閑著,不斷揉捏的同時朝著上方不斷地探去。

  很快,他就觸碰到了包裹在腿部的裙子,他毫不猶豫輕輕將裙擺朝外拉開,將手徹底的探了進去。

  這時,渡邊優美微微的搖了搖頭,用著十分成熟而又誘惑的聲音低頭輕輕說道:“不行喲陳凡桑,別忘了妹妹還在呢。

  ”不過,現在的陳凡哪管得了這些,被欲望完全支配的他沒有將手拉開,反而更加用力的朝里面擠壓,一副要從那緊緊夾著的雙腿之間殺出一條血路的氣勢。

  一下子,他探到了底部,而就在感受到手指觸感的一瞬間,渡邊優美輕哼了一聲,然后張開了雙腿……渡邊優美最后的矜持因為陳凡的動作而徹底放下。

  她雙腿大開,配合著陳凡手指的動作微微挺動著身體,雙眼緊閉一副享受的樣子。

  此時,陳凡竟然覺得這黑絲過于礙事,阻隔著自己進行更深一步的探索。

  他想起了一些電影中出現的情節,腦子一熱,將渡邊優腿上的黑絲直接撕扯出了一條口子。

  渡邊優美感受到腿部一涼,立刻反應了過來。

  “陳凡桑,別這樣……”“這太礙事了,到時候給你買幾條就好了,沒事的。

  ”陳凡喘著粗氣,動作變得更加的粗暴了,一個用力便讓黑絲順著渡邊優美的大腿直接開到了包裙最深處的地方。

  他迫不及待的再次將手探去,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感受到了那份柔軟的觸感。

  竟然是蕾絲花邊的小內內!陳凡帶著壞笑看了渡邊優美一眼,渡邊優美臉頰通紅,微微喘息配合眨眼時睫毛的上下擺動,十分的誘人。

  她含情默默的看著陳凡,輕輕將頭湊了過去,在陳凡還靠近自己領口的額頭上留下了一抹唇印。

  “這個就別撕了,不然我就不讓你繼續了。

  ”她在陳凡耳邊輕輕的說著,這極具暗示性的挑逗讓陳凡更加無法忍受了。

  他上下開工,左手不斷的在裙子里攪動著,而右手也沒閑著,配合著頭部的動作將V領的襯衫扣子解開。

  一瞬間,被緊緊包裹著的山脈隨著扣子的解開跳動了出來。

  陳凡這才完整的看清,不禁感嘆了起來。

  這大小和形狀簡直完美,比倉佐梨音的還要養眼。

  一郎怎么會有這么完美的姐姐呢,真是羨慕死了!陳凡立刻將右手伸了過去,一把抓住了這個垂涎已久的尤物,那極度柔軟而富有彈性的手感讓他立刻將唯一還遮擋著的花紋一把拉下。

  看了一眼那粉嫩的小可愛,他一下子將頭再次埋了進去,像嬰兒一般吮吸了起來。

  “啊……”渡邊優美再次閉上眼睛,享受著陳凡的服務。

  逐漸進入狀態的她喘息聲越來越沉重,壓抑在喉嚨口的聲音也逐漸的釋放了出來。

  雖然知道這可能會被還在廚房忙著的倉佐梨音發現,但她已經慢慢的將這個顧慮拋在了腦后。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凡在裙中攪動的左手輕輕拉開了那層薄薄的蕾絲,探進了那個早已泛濫的神秘地帶。

  那濕潤的觸感讓他嚇了一大跳。

  他沒有想到渡邊優美的反應會如此劇烈,甚至比一直得不到滿足的倉佐梨音還要夸張。

  他想起了渡邊一郎曾經提起過,他的姐姐雖然已經二十大幾了,但始終沒有要結婚的跡象,甚至連男朋友都沒有。

  一個如此有氣質,身材又無懈可擊的女人,要找一個男人會有這么困難么?這個疑問一閃而過,但他并沒有深究,在外部劃動了幾下之后直接將手指放了進去。

  那緊緊包裹的感覺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快要到三十歲的女人,陳凡再次擠入一根手指,用兩根手指轉動了起來。

  感受著那滾燙而又潤滑的觸感,他開始擺動手臂,并漸漸的加快頻率。

  這一刻,渡邊優美眉頭緊縮,整個身體慢慢的蜷曲,將陳凡的頭徹底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陳凡不忘用舌頭不斷刺激渡邊優美,右手抓住另外一邊不斷揉動。

  在上下同時的刺激下,渡邊優美長著嘴大口的喘著氣,那不太符合她氣質的細弱呻吟刺激著陳凡的感官,讓他手部的動作進一步加快。

  一陣劇烈的收縮,渡邊優美身體劇烈顫抖了幾下,然后像是松了一口氣一般身體癱軟的靠在了陳凡的身上。

  陳凡知道,她是到達了頂峰。

  在這種氛圍之下,加上酒精的作用,那種感覺的確非常美妙。

  他松開了早就勒到不行的褲帶,將前端的拉鏈拉了下來。

  渡邊優美側眼看了一眼,露出了一個笑容。

  “陳凡桑,讓我來吧。

  ”說著,她輕輕推開陳凡靠著自己胸口的頭,然后整個人趴了下去。

  看著那美妙的身段此時在自己的身體下方,陳凡感受到了一股無與倫比的征服感。

  這個女人現在主動的趴了下來,正在用自己的雙手解著自己的褲子!陳凡微微抬起身體,配合著渡邊優美順利的褪下了自己的褲子,并拉到了膝蓋處。

  看到那令倉佐梨音無法拒絕的雄偉之物之時,渡邊優美楞了一下,然后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紅唇。

  “真是個厲害的家伙,我得好好服侍它一下了……”這一次的感覺會和倉佐梨音有什么不同呢?陳凡的第一想法便是這個,為了能夠更好的感受,他抬起了頭,閉上了雙眼。

   可以說是團隊里不可或缺的存在。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蹲在籠子邊羅芯桐才發現自己 好像還是第一次喂它,帶回來之后,自己就一直沒管,一直是奶奶和羅子赫在照顧。

  也是知道她是唐市長養女的人。

  祝你生日快樂 魅魔女王 吸干人類者看來潘雨桐也許是一個突破口!反正,她是被詛咒的惡魔,她不會是被人寵愛的公主,她寧可選擇逃避。

  向夢在旁觀察著他。

  一抹落紅在 白色的床單上格外顯目。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中二地微笑著的易小城,面前睜著驚愕雙眼的吳伊,手舞足蹈像是瘋狂地叫囂著什么的麻峰,躺在地上抱著頭的晴喻,以及各種姿勢倒在地上的不良少年,全都僵著不動了,仿佛是一臺照相機拍下定格的畫面,如此的混亂,又讓人聯想到畢加索的抽象畫。

  很快 學姐被拉了進來,她好奇的看了看四周,這個夢境也太單調了,因為啥也沒有,背景就是一片白色的光幕。

  不,挺開心的~回去咯~秦堯聽到蘇果說:難過這個東西,難是難,但終究會過。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我、我選擇……李洛然。

  咨詢室和我(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所屬的高二(1)班都在一樓,相隔著大約100米的距離,可以說是相當近了,隨著我刻意的加速,更是不到30秒就到了教室的后門。

  你剛才都把我看光了,我的下半生,你都得對我負責啊。

  為什么會感覺好舒服?又好難受??趙曉月,我喜歡你,從初二開始到余生都會是你,做我女朋友吧,月小晏,這里這里!走到車站,學姐向我招手。

  正好,我也有新消息。

  比賽開始了,在我前面的同學一個個比賽時都使勁沖了出去,雖然有人 上籃上得很漂亮,但大部分人都因為上籃不中又補籃而耗費不少時間,這一切我都看在了心底,我摸清了他們的實力。

  魅魔女王吸干人類者第一章全縣第一而且我們還有雨沫的火元素這個底牌哦。

  英語老師的胸真軟我露出嘲笑的表情,裝出一副很好笑的樣子。

  (還不如撒了算了)我有些詫異地問道:靈河,你不怕嗎?小叔叔,你為什么隨身攜帶紅花油啊。

  我的心好像慢了一些,不對,是平靜了一些,好像真的在家里,好厲害,他是怎么坐到的,我看向他,他也在看著我,我們的視線重合了,兩人慌忙的移開視線畢竟是林晨啊,沒辦法。

  一直以為遇見的很多人,若干年后可能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現在那個背后黑手既然出現在這里,去查房主信息也已經沒有用處了, 隨遇知道背后的那個人那么狡猾,一定是查不出來什么的,甚至連這個地址都有可能是對方用來迷惑自己的障眼法,隨遇有些頭疼,只覺得自己分不清虛虛實實了,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隨家里面一定有內奸。

  帽子遮住了她烏黑的頭發,穿著一雙厚重的靴子,盡管這么厚了,但她還是不停的往手心哈著熱氣。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