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網16日報道第二天早上, 胡蝶就回了市區, 妻子最終還是沒能逃脫我的魔掌,我和她在溫泉池了呆了整整一個中午。

   我心滿意足的坐上了回市區的車,妻子則靠 在我懷里,甜甜的睡著了。

   妻子停播了兩天,回到直播間,她的小粉絲們繼續給她刷著小禮物,我完全對她放了心,踏踏實實的工作,生活回到了正軌上。

   陳大山沒有再來找胡蝶,組長見 了我也只是嘿嘿笑了兩聲,以為我和胡蝶在溫泉村就已經把事情解決了。

   平日里胡蝶對我更好了一些,經常趁沒人的時候給我買飲料或者吃的,搞得我現在都有點不敢再面對她,累了就隨便找個地方坐一會兒,盡量不回派單室。

   兩個星期后的一個中午,我剛從快餐店取到餐,電話就響了,是 徐菲兒打過來的, 李誠,你在哪里,我現在有點事要你幫忙。

   一聽是她的聲音,我馬上答應道,把地址發給我,我把手上的單子派送完,馬上就去找你。

   你正在送餐?那正好, 我也餓了,你帶點東西來給我吃,不要讓我久等哦!徐 菲兒發給了我一個地址,晨光大酒店的商務套房,一天的房費就要好幾千塊,不愧是有錢人家的女兒。

   我請了一下午的假,規劃了下路線,一個小時不到就送完了手上的單,正好也到了晨光大酒店的附近,按著以前我們在大學吃飯時的口味,給徐菲兒打包了幾個川菜,按響了她的房間號。

   站在門口,和徐菲兒通話后,房門自動打開了。

   你把吃的放在桌上,等我一會兒啊。

  徐菲兒的聲音從浴室中傳出,還有淅瀝瀝的水聲。

   過了一會兒,徐菲兒披著濕漉漉的頭發出現在我眼前。

   粉紅色的絲質浴袍短短的蓋住大腿根,寬大的袖口露出長長一截蓮藕般的玉臂,領口處一直向下開的很大,只在腰間用一根絲帶系住。

   徐菲兒剛剛出浴的皮膚泛著微紅,和嬰兒一般嫩嫩的,走動之間,裙擺下和領口處的風光讓空氣的溫度陡然升高。

   怎么?看傻了? 徐菲兒卸妝了的面容同樣有著壓迫力,很難想象,大學時候和妻子一樣青春活波的女孩,短短三年就這么誘人了。

   你給我買了什么吃的?徐菲兒問道。

   川菜。

  她向我走來,沐浴液的味道飄進我的鼻孔,大腿翹起直直的放在沙發上,里面什么都沒穿,就這么對著我坐下,渾然不覺已經走光。

   一起吃。

  徐菲兒彎下腰,伸手拆開外賣,睡裙敞開,我清楚的看到了大團雪膩,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夾緊雙腿,理智讓我向后仰了仰,收回了視線。

   你怎么不吃?徐菲兒見我不動,問道。

   我剛剛吃過飯了。

  我手足無措,嗅著她身上的清香,目光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此時徐菲兒身體的每一處似乎都散發著迷人的光彩。

   她倒一點不在意我的回答,自顧自的拆開餐盒吃起來,還是你最了解我,好辣好辣,我喜歡! 她吃了一口扇著嘴巴,我趕緊插好吸管,把冰水遞給她。

   舒服!她仰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

   我也不敢看她,低垂著頭。

   一陣窸窸窣窣,不知道徐菲兒在干什么。

   突然,她蹲在了我身下,反折著上半身,一雙大眼睛直視著我,叫我避無可避。

   上半身的浴衣幾乎完全滑落,只在前面遮住了關鍵的部位,下面也好不到哪里去,短短的根本什么都擋不住,完全暴露在了我的視線里。

   在我愣神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一瞬間,徐菲兒用力的攀上了我的脖子,火熱的紅唇湊了上來,一股冰涼的液體從她嘴里吐了過來,李誠,我們一起吃。

   菲兒,你……我只來得及叫出她的名字,就再次被她封住了嘴。

   徐菲兒攀在我后頸上的手臂不斷的摩挲著,拉起我的襯衫摸了進去,柔軟的小手上還殘留著冰水,摸在后背上舒服無比。

   我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加重,鼻子里噴出的熱氣和徐菲兒身上迷人的香味混在一起,讓我漸漸迷醉。

   我的手不知何時摟在了她光滑的肩膀上,肌膚良好的觸感讓我忘了身在何方,不由自主的回應了徐菲兒的熱情。

   我的妻子擁有完美的身材,完美的比例,徐菲兒和她差不多,但如果說徐菲兒身材上比妻子更出色的地方,那就是臀部了。

   想到妻子,我沉浸在舒爽中的手掌不由的僵住。

   我在做什么? 她是我妻子最好的閨蜜! 她是我們大學共同的朋友,我和妻子婚禮上的伴娘,前兩個星期剛剛幫了我們那么多! 我卻和一只發情的野獸一樣,做著對不起妻子的事。

   徐菲兒白嫩的小手,紅紅的嘴唇仍在我身上活動著,見我沒有了先前的熱情,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整個人撲在了我的身上,完全的貼緊了。

   李誠,我喜歡你,喜歡你好久了。

   她嘴里的熱氣吹進我的耳朵里,沖擊著我的心房,你我之間,無論發生什么,都是我心甘情愿,你不必有任何負擔…… 不,我不能這樣! 我清醒了過來,我深深的愛著我的妻子,我不能背叛她,無論是心靈上的,還是肉體上。

   我的迅速推開了徐菲兒雙手撐住她的肩膀,與她分開,保持距離,菲兒,我們是好朋友,你和 媛媛是好閨蜜,我們不能再往下繼續。

   徐菲兒的眼睛里有一種魅惑的火光,她的浴衣已經完全脫落,腰間的帶子散開,掉在了地毯上,她完美無瑕的身體不著絲縷的在我懷里,媛媛不會知道的,我們三人還和以前一樣,還是好朋友。

   自己是騙不了自己的,我們不能這么做。

  我搖晃著徐菲兒的雙肩,激動的說道,她胸前的起伏也跟著蕩起波浪,我趕緊閉上了眼睛,我愛媛媛,她也愛我,我和她忠誠于彼此! 呵呵!徐菲兒輕笑道,她的手從我胸口一直向上,摸到了我的臉上,明明身體很誠實,心里卻一直還在說著不要呢,又臭又可惡的小男人! 我臉上發燙,男人的身體卻是把我出賣的很徹底,無法辯解。

   好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誠實的小男人。

  徐菲兒從我的大腿上站起來,她已經穿好了浴衣,背對著我走向衣柜。

   對不起。

  我睜開眼,看著她動人的背影,徐菲兒,你很美,也很好,但我的心里只有媛媛…… 哈哈哈……徐菲兒發出了銀鈴一般的笑聲,在衣柜里找出一件長袍睡衣,披在了身上,裹得嚴嚴實實, 姐姐這輩子,還是第一次有人發好人卡,這感覺……嗯,蠻不爽的! 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

   她大大咧咧走過來,臉上帶著爽快的笑,又坐在了我身旁,李誠,恭喜你,通過了我的檢測! 什么?我被她突然的轉變搞得摸不著頭腦,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房間中那引人犯錯的曖昧,已經完全消失了。

   我說,剛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為了測試你對媛媛的感情,故意考驗你的。

   徐菲兒拿起了餐盒中的一個香辣雞翅,津津有味的啃著,怎么樣,姐姐的演技很不錯吧,你是不是被騙到了,是不是真的以為我喜歡你,要馬上和你上床? 我哭笑不得,同時也松了一口氣,徐菲兒要真對我有什么想法,那可難辦了,我的姑奶奶,您下次悠著點,您把我嚇了個半死! 哼哼。

  徐菲兒發出歡快的笑,兩步走到床前,從枕頭下面摸出一把半尺長的匕首,你要真敢把姐姐抱上床推到,姐姐就替媛媛一刀削了你! 她的手指輕輕一彈,匕首出鞘,發出陣陣寒光,看得我冷汗直冒,幸好哥守得住心底和妻子的真愛,保住底線,也保住了我下半身的幸福。

   徐菲兒見我緊張的模樣,更樂了,收起匕首,從寫字臺上拿了一疊紙遞給我,現在嘛,你通過了考驗,這是我代表媛媛給你的獎勵。

   聘用書?我好奇的翻開A4紙,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吧,徐菲兒,你可別在給我開玩笑了? 徐菲兒給我的是聘用書,她收購了全市的美團外包業務,要聘用我的做經理。

   這就是說,前段時間放話叫我和胡蝶向陳大山道歉的經理滾蛋了,而我坐上了他的位置? 你看我現在像是在開玩笑嗎?徐(少兒益智故事)菲兒一邊收拾著桌上的餐盒,一邊說道,姐姐我現在忙得腳不沾地,你知道我推掉了多少工作和應酬,才擠出一點時間來測試你,要不是為了媛媛,我才懶得理你呢! 她丟給我一支筆,是男人的話,就趕緊把字簽了,下午回家收拾下,明天立即來公司報道,替我分擔肩上的重擔! 菲兒,我……我覺得鼻子酸酸的,大學畢業后找工作的一幕幕像放電影一樣,不斷在我腦海里放映著,吃過的苦,受過的委屈,直到這一刻,終于有了出路,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行了,我還不了解你嗎?徐菲兒像個上司一樣,拍著我的肩膀,好好干,做出一番事業來,給媛媛一個安穩的家! 我用力的點點頭,在徐菲兒的鼓勵下,興高采烈的出了酒店。

   一看手機,胡蝶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

   咋了,有急事?我連忙回了過去。

   李哥……胡蝶的有些吞吞吐吐的,你今天是不是……哦,李哥,我是想問,你上次說要騙的那個人,騙到了嗎,這么久你都沒有沒問我要過自拍了。

   我一拍腦袋,從溫泉村度假回來后,我沒日沒夜的拼命干活,這些事都忽略了,胡蝶,沒事了,那是個誤會,我也不用再套路他,騙他。

  謝謝你啊,有空我請你吃大餐! 哦,好……胡蝶掛上了電話,她的語氣里有一種淡淡的失落。

   我很快撥通了妻子的電話,老婆,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我當經理了! 和妻子結婚三年后,我的事業終于迎來了轉機,當然要與妻子一同分享這份快樂。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校園里早就沒有了學生的身影。

  我也抓緊時間拿上包往家趕去。

  而我不知道的事情卻是,因為安撫二弟耽誤的時間太多,使原本堵在校門口等我出去的劉躍等人各自散去,我也因此躲過一劫。

  回到家中,爸媽果然還是如果往常一樣沒有在家,即使我的胳膊骨折,畢竟爸媽都是普通工人,請假很難。

  餐桌上是老媽上午上班前做好的飯菜,我也沒再去熱,直接涼著湊活吃了。

  不要問我為什么這么著急,還能是為什么?看看這又重新起來了的小賬篷,二弟一直在呼喚著它的女朋友:我僅剩的左手。

  人之常情,酒足飯飽思淫裕。

  可是我卻不敢讓它釋放出來,畢竟今晚可是要辦“ 正事”的。

  現在要是讓它舒服了,今天晚上辦事的時候抬不起頭來可怎么辦。

  我一想到這事,接著就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今天晚上就要辦正事了,怎么還不想著去做點準備!畢竟聽說每個男人的第一次基本都會是秒射。

  可能這輩子就上劉穎這么一次了,我可不想就這么簡簡單單的完事。

  且不說如果我秒了,劉穎該怎么看我,就說這告別處男的第一次,還是跟劉穎這么一個 女神級的一起辦事,直接秒射直接都對不起社會對不起國家!你問我咋辦?還能咋辦,買藥唄。

  我也沒什么這方面的經驗,也不知道該買什么藥。

  不過經常走街串巷的,街邊保健品店門口張貼的海報,什么金蒼蠅啊、印度神油啊之類的,每次都看 的我獸血(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沸騰的,這次總算要讓我體驗一次了。

  身為行動派的我,既然已經打定主意,那么就要付諸于行動。

  提上褲子我就出門了。

  來到經常路過的陰暗的小巷,站在保健品店門口,我停住了。

  畢竟就這一次機會,從來沒用過這東西的我,怎么能知道哪種藥好啊。

  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得相信品牌的力量。

  就問你一句話,這種藥什么最有名? 偉哥!萬艾可!決定要相信品牌了,這種街邊小店誰知道賣的是不是假藥,我狠了狠心,還是決定去正規 藥店

  中午,藥店人很少。

  我走進藥店,沖著保健品的柜臺走了過去。

  賣藥的是個四十多歲的大媽。

  見過朝她走了過去,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買啥?”“萬艾可。

  ”萬艾可是偉哥的大名,偉哥只是萬艾可的俗稱而已。

  大媽聽到這三個字,頓時又打量了我一遍。

  我被她看的很是難受。

  畢竟自己一個小年輕跑到藥店里買這種藥,確實有點丟臉。

  “有國產的,有進口的,要哪種?”我一聽這句話,懵了,我就知道萬艾可,尼瑪這還有國產的有進口的之分。

  算了,管他呢,反正都是萬艾可,先問問價格準沒錯。

  “你這國產的和進口的都多少錢啊?”“進口一盒128,國產的一粒30。

  ”“哦哦,進口的一盒128,那一粒多少錢啊?”大媽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說:“一盒里有一粒。

  ”我聽到這話之后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我的媽,怎么不去搶,一粒進口偉哥128!(進口偉哥真的基本是這個價,感興趣的朋友或者有用得著這東西的去買的時候注意著點,跟國產的基本沒什么區別)“國產的,我要國產的吧,畢竟還是得支持國貨。

  ”聽到我要國產的,大媽明顯更不耐煩了,轉身拿藥隨手就丟給了我,我心疼的交了30塊錢過去,畢竟我家里條件確實不好,30塊錢可是我三天的早飯錢啊!雖然確實有點心疼那30塊錢,可是一想到今晚就能跟我那令人垂涎的表姐劉穎辦事,我就一陣激動。

  什么錢不錢的,先爽了這次再說。

  藥買到了,該做的準備都做好了,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到今天晚上,干死我親愛的表姐劉穎。

  一粒偉哥,30分鐘見效,屹立不倒。

  拿著藥從藥店里出門的我感覺神清氣爽,整個人飄飄然,就像要飛起來似的。

  從藥店到家的這條路也不短,中午放學本來就回家晚,又閑逛了這么久,中午休息時間早就快到了,于是我索性把藥往口袋里一放,徑直往學校走去。

  一下午的時間,我臉上都洋溢著笑容,旁邊的李建騰很是不解,已經開始懷疑我不僅被劉躍打斷胳膊而且還把我打成腦殘了。

  我淡淡的對他一笑,身為一個即將能跟別人眼中女神級別的表姐劉穎發生關系的人,實在是無法跟李建騰這種小屌絲進行交流。

  當人有急著想要去做的事情的時候,時間仿佛都會過的慢很多。

  不過即使時間過的再慢,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盼望著,盼望著,下課的鈴聲終于響了起來。

  終于要到我辦正事的時候了!我朝著劉穎的方向望去,她如同中午時那樣,仿佛沒有聽見下課的鈴聲。

  我暗暗竊喜,劉穎人雖然可惡,可是卻也還是挺信守承諾的。

  心中的一塊石頭也總算落地,畢竟我這偉哥都買好了,劉穎要是放我鴿子,我真的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同學們終于都走干凈了。

  看到教室里總算沒人了,我就迫不及待的走到了劉穎旁邊,一臉笑容的看著她。

  她看我到了,也不說話,拿起書包就向門口走去。

  我見此情形,也就趕忙跟上。

  誰知一直保持沉默的劉穎卻突然開口了:“ 郭昊!你能不能離我遠點,你知不知道我要是跟你走在一塊被別的同學看見的話我會很丟人。

  ”聽到這句話,我雖然很不舒服,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就只能忍了。

  畢竟 等會可是要辦正事,我可不想節外生枝。

  我便默默的跟劉穎保持著三四米的距離,一前一后的朝她家走去。

  劉穎的家我去過的次數都數不過來了,可是沒有一次去她家的時候是這么的想去。

  我跟在劉穎的身后走著,確實也有著并排走所看不到的風景。

  劉穎的身材真好,雖然此時穿著校服,但是卻絲毫無法掩蓋住她曼妙的身材,屁股很翹,走起路來更是一扭一扭的。

  看著此情此景,我是真的真的忍不了了。

  沒吃偉哥,小郭昊都已經兼硬如鐵。

  一個單身18年的老處男對破觸的迫切心情,一般人是理解不了的。

  來到劉穎家的樓下,一直在前面走著不說話的劉穎突然轉身,“郭昊,我媽今天晚上會出去跳廣場舞,到時候咱倆趕緊干完,以后咱們就沒有任何關系了!別再一直糾纏我。

  ”她說完,撇了我下面的小賬蓬一眼,繼續說道:“郭昊,說你是變太,你果然是變太,這一直走著路呢,你那根爛東西就能變成這樣,你是不是屬泰迪的啊,一天到晚都想著日天日空氣,怪不得你叫郭昊呢,名字里都帶著日天。

  ”羞辱我可以,可是名字是父母起的,羞辱我的名字不就是在羞辱我爹娘么!聽到她這話,我正要反駁,可是她卻不給我反駁的機會,徑直往樓上走去。

  已經要到她家了,我也不好立即發作,反正等會就要干她了,再讓她囂張一會兒,把這仇到時候在床上報了就行。

  我跟劉穎一前一后進了門,劉穎媽媽明顯愣了一下,畢竟在她印象里劉穎一直很討厭我,像這種能跟我一起回家的事情顯然很奇怪。

  不過奇怪歸奇怪,都是親戚,她自然也希望兩家的關系能融洽一點,畢竟劉穎一直討厭我,這事讓她面對我媽時也一直很愧疚。

  “昊,來了啊,桌上有水果,想吃什么就吃點什么,來你阿姨家,不用客氣,阿姨準備去跳廣場舞了,就先不招呼你了。

  穎兒,你跟你表弟好好的,別吵嘴啊。

  ”聽到阿姨的話,我心里暗自一樂,我來你家怎么可能客氣,別說吃水果,等會你走了,我可是要吃你閨女嘞。

  雖然心里這么想,可是嘴上卻不能這么說,“阿姨,你快去跳吧,咱們兩家親戚關系這么好,我怎么可能跟您見外呢,有我表姐在這呢,她肯定會好好招待我的,放心就行,阿姨。

  ”阿姨聽了我的話,也沒再多說什么,就出門了。

  看到劉穎媽媽出門,我頓時激動了,不對,不僅僅是激動,還有雞動!本來坐在客廳的我立馬站起來向著劉穎房間走去。

  前天發生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劉穎當時的神情,還有那各小巧玲瓏的小東西上的液體,無一不狠狠的刺激著我的神經。

  我真的忍不住了,直接奔著劉穎就走了過去,劉穎看到我這架勢,顯然被嚇住了,愣在了原地。

  劉穎不動沒關系,我動!我一把摟住劉穎,左手從她校服背面的底部伸了進去,直接開始撫摸她光滑細嫩的身體,劉穎早就回過神來了,被我這么一摸,身體的自然繃緊起來。

  很顯然,她現在很緊張。

  她緊張,我也緊張啊,畢竟從來沒有弄這事的經驗,唯一的一點知識還是從那看過的幾部島國愛情動作片上學到的。

  第一次付諸于實踐,肯定有著一絲的生疏。

  可是注明作家汪曾祺曾經寫過,這種事是不用教的。

  是啊,干這種事哪需要人教,是個男人面對面前這么誘人的一個妹紙,自然而然的都會做這種事情的。

  我一邊撫摸著她的肌膚,一邊恨劉躍。

  要不是右胳膊被劉躍打的骨折,我這個時候就能雙管齊下了,這次我算是體會了一把獨臂楊過戲小龍女的感覺。

  正當我還要有所動作時,劉穎卻掙扎著推開了我,我被她這一推嚇了一跳,小郭昊都差點軟掉。

  “你干嘛?難道你想反悔?”“我劉穎答應過了的事自然會做到,但是咱能不能先去洗個澡洗個手?我可不想被你那雙不知多久沒洗過的手摸上一遍!”得嘞,這借口沒毛病,有理,畢竟是第一次辦正事,先洗個澡再辦,肯定更舒服。

  劉穎說完話也不耽擱,直接轉身向浴室走去。

  劉穎去浴室了,留下我自己在房間里,小郭昊強硬著抬著頭不肯低下,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我現在的感覺了。

  就像干柴烈火正在燒著,突然潑上了一大盆水。

  下面脹脹的,憋得我難受。

  于是我手不自覺的向下摸去,還沒摸到小郭昊,剛碰到口袋的我突然愣住了。

  尼瑪,買的藥忘吃了!30塊錢一粒的偉哥,居然差點忘了吃,多虧劉穎想起來要洗澡,不然這錢不就浪費了嘛。

  偉哥,30分鐘見效,正好趁著劉穎在洗澡,我連忙吃了下去。

  這還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這東西,剛吃下去,似乎沒什么效果,一點感覺都沒有。

  怎么一點感覺沒有,是不是我買的這藥不正宗啊。

  傳說中吃下偉哥,一柱擎天,兼硬似鐵,我不由得期待著。

  低頭看著這個小賬蓬,真的,為了今晚這事,我都特意花了30塊錢買偉哥了,要是再表現的不好,我感覺我可以去自宮了。

  當一個正常的男人欲伙焚身的時候,那感覺 真的是難受,如果說今天下午上課時我覺得時間過的很慢,那么現在我就已經開始覺得度日如年了。

  劉穎你個小搔貨,怎么還不出來啊!我和我二弟都快等不及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么,我感覺我吃下去的偉哥的藥效起來了。

  這十幾分鐘,小郭昊就真的是一直抬著頭,絲毫沒有要疲軟下去的跡象。

  這藥買對了!不愧是偉哥,大品牌,真的是值得信賴啊!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劉穎終于出來了。

  只見她披著浴巾,白嫰的肌膚裸路在空氣中,一條美腿自然不是短短的浴巾能遮蓋住的。

  看的我不由的呆住了,我死死的盯著劉穎看,順著那條美腿往下看去,兩只玉足上沾著一些小水珠,煞是好看。

  看著這幅景象,我突然覺得我可能還有些戀足傾向。

  “看什么看,你趕緊去洗澡,你還想不想干啊,我媽待會可就要回來了哈。

  ”劉穎淡然的聲音傳來。

  雖然聽著很淡然,但是我看著她臉上那若隱若現的一絲緋紅,我也知道了她此時并不像她所表現出來的那般淡定。

  甚至我感覺她還覺得對于我癡迷的看著她半裸的身體的樣子很滿意。

  真的是搔啊,我暗暗想到,等會一定把你干到起不來。

  時間不等人,我畢竟吃了偉哥,說好的30分鐘開始見效,這可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了,要是等會藥效起作用了,我卻還沒開始大力日比,那個就是真的尷尬了。

  想到這里,我立馬沖擊了浴室,褲子一拖往旁邊隨手一扔,沒有了褲子的舒服,小郭昊自然更是昂揚,死死的抬著頭。

  因為右臂骨折打了石膏的緣故,我這次也就洗洗自己的二弟和下半身了。

  可是小郭昊這個樣子,給它洗澡,跟打/飛機有什么區別。

  我用手不斷柔搓著,盡力洗的干凈一點,畢竟等會可是最重要的時刻,如果因為劉穎嫌我不干凈再拒絕配合我的一些姿勢,那可就哭都沒地方哭了。

  可是偉哥就是偉哥,吃下去這效果絕對的不一般,我雖然一直盡力的克制,可是真的克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沖動,給小郭昊洗澡的左手,重新變成了它的女朋友。

  我只是擼幾下,不射出來應該就沒事吧。

  我這么想著,也這么做著。

  可是吃了偉哥之后,哪有這么容易就把那“牛奶”弄出來。

  一次一次的套/弄著,左手都累了,可是除了感覺舒服,其余的跟一開始沒什么兩樣。

  左手畢竟是左手,擼久了自然需要休息一下,可是小郭昊此時的情況卻又不容得我休息,吃力偉哥的后果終于體現出來了,下面現在的情況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硬!真他媽的硬!漲的真的是太難受了,我忍不住了,褲子都沒穿,甩了甩身上的水,我就沖出了浴室。

  我一絲不掛的沖出去,自然沒有劉穎半遮半掩的出浴室時令人浮想聯翩的感覺。

  劉穎的房間半掩著,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挺著小郭昊,我推開門就進去了。

  可以想象一下,房間的門突然打開,然后一個夸下長槍挺立,一根胳膊用紗布吊在脖子上的果男沖了進來,這是一副什么樣的畫面。

  是個正常人都得嚇一跳,更何況是此時正躺在床上蓋著輩子等著命運來臨的劉穎。

  可是我期待中的劉穎一臉驚恐如同小羔羊一般的樣子卻并沒有出現,恰恰相反,劉穎煞有興趣的看著我的小郭昊,甚至還從被子里伸出了一條芊芊玉臂,一只玲瓏小手輕輕摸了一下我的小郭昊,似乎是跟它打了個招呼。

  這是什么感覺?尼瑪不按照我想的劇本來啊,不是應該是我各種強迫劉穎跟我發生關系么,怎么看她這架勢,她沒有一點點的不情愿,還有點躍躍欲試的感覺!不知為什么,看到劉穎的這副樣子,我心里有點不自在,總覺得沒有之前對劉穎需要仰視的感覺了。

  雖然一直在說劉穎是個搔貨,可是我卻也一直無法完全相信,畢竟長久以來劉穎在我底印象里都是一個女神,一個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女神!可是這幾天連續發生的事情,卻真的讓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坍塌了,也不是說這種妖媚風格的劉穎不好,只是真的不愿相信罷了。

  可是現在確實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吃了偉哥而且已經過去將近半小時,讓偉哥的藥效完全激發出來了,管她什么樣風格的劉穎呢,先干了再說。

  就算不是劉穎,一頭母豬躺在那里,我也愿意去上!“表姐,喜歡它么,我就說嘛,咱倆一塊辦事,你爽我也爽,等會我就讓它好好招呼你。

  ”聽了我的話,劉穎臉色一變,冷笑了一下,“你很自豪么,用要挾我的方法來讓我跟你上床,居然還有臉問我喜歡它么,你們男人的這種東西,我出去喊一聲,真的是我想要多少要多少,你趕緊的吧,早干完你早滾蛋。

  ”媽的,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在這給我嘴硬,老子今天連偉哥都吃了,不把你干到求饒我就不姓郭。

  想到這里,我直接一步挎上了我的表姐劉穎的床。

  跨上了劉穎的床,小郭昊愈加激動。

  躺在輩子里的劉穎此時直勾勾的盯著我的小郭昊。

  令人驚奇的是,我怎么越看她這副樣子,越覺得她現在有點躍躍欲試的感覺。

  一點反抗都沒有,等著我去上,這樣一來就不刺激了啊。

  畢竟要是是她各種不情愿,是因為我逼迫她不得以被我干的話,我此時應該還有一種征服感。

  可是現在這樣子,我都已經不知道是為了讓她爽還是讓我爽了。

  都已經爬到劉穎床上了,我居然還能想這么多,我是真的不由得開始佩服我自己。

  不過即使是這樣,我也不可能一直毫無動作,吃過了偉哥,自然獸血沸騰。

  掀開了劉穎的被子。

  臥槽,劉穎這個女人果然夠搔,居然一絲不掛的躺在被子里等著我。

  現在即使是吃了偉哥,看到這一幕,我也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這可是我第一次見到一個女人的身子啊,當然,島國愛情動作片里的那些不算。

  劉穎靜靜的躺在床上,看著我直勾勾的盯著她,本就臉皮不厚的她此時臉蛋像一個熟透了的蘋果,紅彤彤的。

  “看什么看,要弄就趕緊的,我媽一會兒該回來了。

  ”看到我愣在原地后,劉穎催促道。

  第一次聽到劉穎居然用這種嗲嗲的聲音跟我說話,哦!我現在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了,我抬手掐了一下腮,嗯,疼。

  我不是在做夢!已經掀起了劉穎的被子,我又狠狠的看了看劉穎那光溜溜的身子。

  沒有贅肉的小肚子,大小不大不小剛剛好的峰巒,還有劉穎的兩腿間那黑黑的一抹。

  這些東西,我等會就都能享受到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