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只是像小姑娘一樣,等跟 崔莉莉在一起比較之后, 李慧才發現,歲月已經在她的身上開始留下痕跡了,哪怕再去努力的保養,也不可能的真的比這些花季少女白嫩。

  “嫂子,你怎么老是用這種目光看我?”崔莉莉抬起頭,用抱枕擋住一些 身體,壞笑著說;“該不會是哥哥不在家,你打我的主意了吧?”“瞎說什么呢,你這臭丫頭!”李慧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然后拿著干毛巾在崔麗麗的頭上揉了揉,呵責道:“頭發要擦干,不然晚上睡覺會頭疼的。

  ”“嘻嘻。

  ”崔莉莉笑笑,沒說什么。

  此時,以李慧的角度低頭一看,崔莉莉長得有些纖瘦,這樣顯得玉臂和白腿都很修長,雖然看起來有些瘦弱,但偏偏臀部很翹,一下給那纖瘦的身材增加了無數美感。

  偷偷打量了一下崔莉莉的身材,李慧忍不住問道:“莉莉,在學校交男朋友了嗎?”“還沒有。

  ”崔莉莉說。

  “那送你過來的那個……男生呢?”李慧問。

  崔莉莉眨了眨眼睛,說:“他是在追求我……只是過,我還沒看上眼!”“小丫頭要求還蠻高的。

  ”李慧說著,看崔莉莉的頭發擦的差不多了,于是收起毛巾,說:“我先去洗漱了。

  ”“恩,我等你洗好了一起睡,嘻嘻。

  ”崔莉莉又咧開嘴笑笑,露出一拍小白牙。

  這感覺讓李慧有些隱約的不妙, 也不知道是被監視的感覺還是什么,總之,這次見到崔莉莉之后,李慧心里有一絲絲的不安寧。

  “或許是因為孫文斌帶來的錯覺吧。

  ”李慧心里想著,已經回到了廁所里,在鏡前開始卸妝,洗漱。

  期間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崔杰還沒有回消息,都這個時間了,難道還在加班?心里想著,李慧有種莫名其妙的煩躁。

  等洗漱結束后,崔莉莉就跟著李慧一起回臥室了,本來又兩床被子,可崔莉莉躺了一會兒后就鉆到了李慧的被窩里。

  一時間,李慧也有些不好意思,她覺得崔莉莉的小身子很涼,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在沙發上玩手機時沒穿衣服的原因。

  “嫂子,你身體好軟哦。

  ”崔莉莉忽然說。

  李慧也分不清這是閨蜜之間的嘮嗑,還是崔莉莉故意調戲她呢,正想怎么回答的時候,崔莉莉的小手已經抓住了她的那團渾圓,忍不住使勁一捏。

  “哎呦!”李慧忍不住叫了一聲,然后身體往后一退,說:“莉莉,你干什么呢?”“忍不住捏了捏,嘻嘻,要不你也捏捏我的?”崔莉莉壞笑著。

  李慧 聞言,也不禁想試試它到底有沒有彈性,崔莉莉的雖然沒有她的宏偉,但手感一定不錯吧?李慧心里想著,已經有些心動了。

  “嫂子,你該不會是真的心動了吧”崔莉莉忽然道。

  聞言,李慧的臉一下就紅了,自己這是在干什么呀?居然想捏這小姑娘的胸部,當即就趕緊收回了目光,說:“咳咳,莉莉呀……該睡覺了。

  ”“哦。

  ”崔莉莉一聽,就乖巧的爬起來關燈。

  但為了避免崔莉莉再說她,李慧看了一眼,立刻收回了目光。

  燈關掉之后,屋子就很黑暗了,兩個 女人鉆在一個被窩里,崔莉莉輕輕的伸了一下身體,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似乎就要睡了。

  李慧卻一時間有些不習慣,等崔莉莉的呼吸均勻之后,她終于還是輕輕的張開了胳膊,把崔莉莉抱在了回來。

  因為剛洗了澡的原因,小姑娘的頭發香香的,身體上也有奶香,混合著沐浴露和洗發水的味道,好聞的不得了,李慧輕輕的嗅了一下后,便抱著崔莉莉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李慧只覺得自己被一個八爪魚纏住了,睜眼一看,只見崔莉莉四肢纏著自己,小嘴撅著,明顯還在夢想里。

  唯一有些不舒服的是,崔麗麗太瘦了,抱著有點硌得慌。

  “啊,嫂子?”崔莉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問:“你要起床了嗎?”“對啊,我還要上班。

  ”李慧盡量裝作沒事的樣子。

  聞言,崔莉莉就趕緊松開了李慧,但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不好意思哈,嫂子,我睡覺的時候……習慣抱著被子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睡成這個姿勢了。

  ”崔莉莉說。

  李慧也不敢解釋什么,畢竟昨晚可是她主動抱的崔莉莉……匆匆起床,李慧去廚房里做了早餐,飯后又是一番打扮,這才跟崔莉莉告別,準備會公司。

  崔莉莉的家庭條件不錯,崔杰有一輛邁騰,而崔莉莉的車子是一輛白色的甲殼蟲,挺適合她這種都市麗人架勢的。

  到了單位,李慧這才覺得自己恢復了一些狀態,休假的這幾天,李慧覺得自己變得有些不像自己了。

  “慧姐。

  ”李慧剛一進公司,就立刻有人打招呼道。

  李慧笑著一一回應,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時,才發現董 依人正趴在桌子上小憩呢。

  看見董依人,李慧心里隱約又覺得不舒服,但隨即有很快的甩開了心里的想法,孫文斌雖然是董依人丈夫,但平時在單位里的時候,董依人一直對李慧挺照顧的,李慧覺得,她不該對董依人有成見。

  “昨晚沒睡夠嗎,大早上 就在公司瞇眼睛。

  ”李慧關心道。

  董依人連頭也沒抬,只是在胳膊上扭了一下臉,看著李慧說:“可不是沒睡夠嗎……”“放假幾天,生物鐘調不過來了?”李慧開玩笑道。

  “才不是。

  ”董依人撅了撅性感的嘴唇,然后才直起腰,有看看四處,確定沒人注意自己之后,才神秘兮兮的對李慧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老公晚上干勁特別大,我都有些吃不消了。

  ”“……”李慧看著董依人,頓時有點不舒服,她輕咳一說,說:“在公(愛女狂歡)司,不要說這些啦!”“怕什么?”董依人向來大膽,她見李慧臉色有些不自然,還以為是她害羞了呢,于是就用食指拖住李慧的下巴,輕輕道:“是不是崔杰不在家,你有些不滿足?”“胡說。

  ”李慧的臉更紅。

  董依人嘻嘻一笑也沒有當回事,接著就在李慧的臉上親了一口,并且輕聲開玩笑說:“實在不行了,我把我老公借給你用一晚上。

  ”“說什么呢!”李慧一皺眉,聲音也大了些。

  聲音忽然的放大,瞬間就吸引了別人的注意力,其他人立刻就看了過來,瞅的董依人和李慧臉上青一下紅一下的,最后等他們扭回去頭之后,董依人也有些不悅道:“慧慧,你怎么回事啊,好像有點反常?”“我……沒什么,昨晚跟崔杰吵架了,心里不舒服。

  ”李慧隨便找了個理由敷衍道。

  “我說呢。

  ”董依人哼唧了下,然后抱著李慧輕輕的在她耳邊說:“是我不好,以后不給你開這個玩笑了,你消消氣。

  ”“沒事,我不生氣。

  ”李慧輕輕的做了個深呼吸,一時間也覺得自己有些小題大做了。

  董依人向來大膽,嘴巴上也沒個把門的,不定啥時候就吐出一句色色的葷段子,語不驚人死不休,李慧早就習慣了的,只是……董依人并不知道孫文斌對李慧做的事情,所以她也不不知道李慧這次會真的生氣。

  倆人鬧了幾分鐘之后,李慧輕輕的一拍董依人,說:“不聊了,老板來了。

  ”董依人一聽,扭頭便瞧見 王城夾著公文包朝著這邊走了過來,當即就擺正了態度,開始整理桌面上的東西。

  王城走過來之后,顯示笑瞇瞇的朝著董依人看了一眼,接著又瞧了一眼李慧,這才去了辦公室。

  “哎呦,這王總似乎越來越帥了。

  ”董依人花癡道。

  王城的年紀并不大,因為是子繼父業,所以在三十二三歲的年紀就當了大老板,因為五官端正,身子挺拔的原因,現在西裝革履的模樣,還挺有魅力的。

  “你可真花癡。

  ”李慧道。

  “才不是花癡呢,是王總本來就帥帥的……對了,我聽說人事部的嬌嬌被王總潛規則了,知道嗎?”忽然道。

  李慧搖搖頭,表示沒有聽過這回事。

  “跟你聊天真沒勁,一點兒也不八卦。

  ”董依人說著,就開始忙碌自己的事情了。

  李慧見狀,也急忙開始調整心態,現在還不容易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軌跡,她不想在沖到輔助,所以還是安心工作的好。

  結果,一天忙碌下來,就在李慧和董依人準備去吃午飯的時候, 王程出來了。

  他走到李慧面前,直接道:“李慧,一會兒陪我去見下客戶。

  ”“啊?”李慧愣了一下,剛想反駁什么,卻聽王程繼續道:“你做的那個方案,客戶有些疑惑,正好中午吃飯的時候一起聊聊。

  ”“好吧。

  ”聽說跟工作有關,李慧只好不再推辭。

  見李慧被王程約了,董依人只好跟其她同事一起去吃飯了,倒是王城直接坦然道:“一會兒可能還要喝酒,你做好準備。

  ”“哦。

  ”李慧輕輕點頭道,老板已經發話了,她總不能對著來吧?很快,李慧就跟著王城下了樓,這時主動幫李慧打開車門讓她上車,隨后自己才繞到駕駛位上,綁好安全帶,將車子啟動。

  一切舉動都和紳士,加上名車的原因,李慧心里也忍不住喜歡一下。

  “對方的人多嗎?”李慧忽然問道。

  “不多,只有張經理一個人,本來不準備麻煩你的,可張經理說策劃方案是你提出來的,跟你本人聊,思路比較清晰一些。

  ”王城道。

  聞言,李慧只好笑道:“張經理小題大做了,有王總在,策劃的思路怎么可能不清晰?”“是嘛?”王城看著李慧,咧嘴笑了笑。

  這么一笑,李慧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倆人本來就是在駕駛位和副駕駛位,距離很近,忽然一個對視,車子里就有些曖昧的情況了。

  再者李慧今天的穿著也很性感……其實也不是穿著的問題,正式公司對員工的著裝要求都是統一的,內穿白色女款襯衫,外穿深灰色工作服,而下身則都是長裙。

  下身的裙擺本是剛觸及膝蓋的,正式場合上瞧見,大部分人只會覺得美麗而大方,想入非非的會很少,但此刻,李慧是坐著的,裙擺自然往上提高了很多,一雙修長的美腿頓時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而王城目光,盯著李慧的俏臉瞧了半秒之后,就開始打量她的身材…… 大偉哥!到了地方后, 楊二牛在院子里大聲喊了一嗓子。

  ESk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此時趙大偉正在屋里跟媳婦親熱,剛把媳婦的褲子脫了,差點沒被這一聲給嚇萎,頓時他慌忙穿好衣服走了出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見人出現,他指著 劉軍道:大偉哥,你是咱們村里的治安管理員,劉軍他拿石頭砸我, 王艷麗可以給我做人證,這事你看咋辦吧。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青牛村沒有派出所,村委會就自己設了一個治安管理員的職位,平時就負責處理村里那些亂七八糟的事,趙大偉就是治安管理員。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大偉先是一怔,然后有些錯愕的問劉軍:軍哥,你沒事砸二牛干嘛啊?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軍不知所措,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畢竟自己媳婦要分房睡,這事說出去別人只會怪他沒能耐,所以哪里說得出口。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見劉軍這幅模樣,趙大偉頓時明白了過來,他知道無論是什么原因,肯定是劉軍的不對,畢竟他經常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兒,于是他想了想看向楊二牛到:你想怎么辦?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對于這么一個報復的機會,楊二牛自然是不會放過了,他沉著臉回應說:當然是送到鎮上的派出所啊,這可是蓄意傷人,至少得判個一年半載的!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軍瞬間驚恐萬分,他不由得大叫道:我不去!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之所以他會如此害怕,是因為他怕要是真的進了牢,等他出來了,別說老婆,說不定連家產都被別人給吞了,畢竟村里人都盯著他呢。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大偉自然也是顧忌劉軍的身份,他怕萬一不能將他給送進局子里,到時候他再報復自己,于是皺眉說:二牛,我看你也沒傷著什么,照我看這事不如私了吧,畢竟大家鄉里鄉親的,鬧到派出所多不合適。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等的就是這個,他故意斜著眼看劉軍:私了?想怎么個了法呢?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大偉望向劉軍,遲疑著說道:那我就做個主,軍哥你拿點錢出來,就當是二牛的醫藥費,你看如何?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要不坐牢劉軍覺得都行,于是回應道:沒問題啊,我現在馬上回家拿兩百塊送過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啥?兩百?楊二牛不由得冷笑了起來:老子被你砸了腦袋,就值兩百?就是去醫院做個CT都不只這個數!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軍剛想反駁,趙大偉使了個眼色讓他閉嘴,然后問楊二牛:那你覺得多少合適?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假裝思考了一會兒,隨即說道:我現在派到咱們村做村醫,我以一名醫生的角度來看,至少……需要兩千。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軍聽到這個數,臉都青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他現在是村里的首富,家里有個五六萬的存款,不過讓他一下子拿出兩千出來,不心疼才怪呢。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大偉干咳一聲,隨即朝劉軍使了個眼神道:那就兩千好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劉軍只能先吃了這個啞巴虧,他在心里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讓這個楊二牛好看。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很開心,因為他根本沒有事兒,之前那個軍官教過他鐵頭功的技巧,加上劉軍的力道也不是很大,所以這筆錢算是白給的。

  正好楊二牛剛上任村醫,有些藥鎮衛生所沒有,需要到別處買,現在劉軍做了冤大頭送來了買藥錢。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當著趙大偉的面,劉軍回家拿了兩千給了楊二牛,接著楊二牛將王艷麗送回了家,然后自己奔向了村衛生室。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結果快到衛生室時,忽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那不絕如縷是從楊二牛左邊的一個小院內傳出來的,頓時他精神一振,看看周圍沒人,悄悄溜了過去。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聲音明顯是女人舒服的嚶嚀聲,以及 男人的悶吼。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讓楊二牛感覺奇怪的是,這一戶是寡婦 張淑芬的家,她老公之前也在化工廠爆炸中死去了,后來她就一直單身,怎么她家院子里突然會有這種聲音傳出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院子里的聲音越來越大,尤其是張淑芬那肆無忌憚的哼嚀聲,聽得楊二牛渾身冒火。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娘們怎么叫的如此之歡,平日里一副高高在上,不怎么跟別人交流的女人,現在莫不是在偷情?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想著難抑好奇心,于是悄悄的來到那院墻旁,接著臂力一使攀上了墻頭,隨即探頭張望,頓時眼前的場景讓他熱血沸騰起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原本楊二牛以為是房間里發出的聲音,只是聲音太大而已,沒想到還真是在院子內,只見泥地上的兩個人,此時正不亦樂乎的運動著……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倆人都沒穿衣服,張淑芬平躺在地面上,她的兩條腿被男人的雙手壓著,幾乎快到了肩上,整個人像是折疊了起來似的。

  而爬在張淑芬身上的男人,目測至少一百六七十斤的樣子,只見他腰身拼命的聳動著,戰況異常的激烈……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個男人是誰,張淑芬怎么會看上這個胖子呢?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十分納悶,不過很快便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淑芬是從外省嫁到青牛村的,她之前去城里打工存了點錢,回來后總以城里人自居,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每次跟旁人說話都帶著高人一等的神氣,不過即便是這樣,村里的男人沒有一個不幻想征服她的,楊二牛也在其列。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畢竟這個女人成熟豐滿,模樣在青牛村也是數一數二,平時里那身短裙黑色網襪的性感打扮,也確實引得無數男人想入非非。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之前楊二牛還跟張淑芬搭過話,她卻一副鼻孔朝天的神氣,對楊二牛不屑一顧,沒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她在男人身下如綿羊般乖巧。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這個時候,男人忽然發出一聲悶吼,接著爬在張淑芬身上不動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片刻之后,男人從張淑芬的身上滾了下來,隨即嘿嘿一笑道:舒服了吧?這可是我積攢了半個月的貨,全都給你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見張淑芬氣息不均的躺在地上,等她漸漸的平復了,不由得嬌嗔起來:死鬼你真討厭,都跟你說了不要在地上,你看人家的身子都臟了呢。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淑芬說話時有點拿腔作調,帶著一股灣灣的口音,聽的人直起雞皮疙瘩。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見那個男人咧嘴一笑,接著站起來彎下腰,然后將光著身子的張淑芬抱了起來,他一邊往屋里走一邊說:那有什么呀,咱們一起去洗個澡,我來給你擦身。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話音落下,倆人已經進了屋子。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還想看他們的鴛鴦浴,于是從墻上跳了下來,接著悄悄的潛到了里屋的窗下。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覺得這個男人的說話語氣和神態,都像是真正的城里人,難道張淑芬勾搭上了城里的漢子?不然以她的眼光,怎么會和這么一個死胖子搞在一起呢。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忽然屋內傳來張淑芬嬌媚的聲音:你個死鬼,剛才弄人家弄得那么用力,要是被人聽到就慘了,萬一傳到你老婆的耳朵里,還不跟你鬧個天翻地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男人笑嘻嘻的說:誰叫我的小芬兒這么的性感呢?我忍了半個多月,這才好不容易見你一次,你是不知道我熬得有多辛苦。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哼,我才不信呢。

  張淑芬佯裝生氣的說道,接著翻了個白眼開口講:你堂堂的辦公室主任,說沒有其它的女人,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兒呀?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外面的楊二牛頓時大吃一驚。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男的居然是鎮里的辦公室主任,難怪張淑芬會這樣,原來是傍上權勢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男人沒言語,直接啃住了張淑芬的飽滿,很快兩個人又親熱了起來,嘴里還說著一些見不得人的羞臊話。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瞅了半晌,他覺得這么望梅止渴實在太難受了,剛想要離開的時候,忽然張淑芬再次開口了:對了,你到底跟你老婆說離婚的事了沒有?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男人眉頭一皺,搖了搖頭嘆道:這事不能急,畢竟我是有身份的人,得找個好時機,不然會損壞我在領導那里的形象,對我以后的前途不利。

  你放心,最后在一起的肯定是咱倆……不說了,咱們再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淑芬半推半就,沒過多久倆人就纏在了一起。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時外面的楊二牛嘴角浮起一縷笑容,隨即抽身翻墻離開,他之所以會笑,是因為手里有了這個把柄,那未來就可以威脅張淑芬,這樣她或許就會和自己發生點什么。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這個想法有點不地道,但多年想征服張淑芬的愿望,使他放棄了理性。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等楊二牛趕到村衛生室的時候,看到王艷麗在門口焦急的等待著,見到楊二牛出現,她急匆匆的跑過去含著眼淚道:二牛大夫,你可算回來了,求你快去救救我姐她們吧……我姐和幾個女人等不到我回來,她們就去尋我了,結果在半道被狼給襲擊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此時渾身燥。

  熱難耐,根本沒心思聽王艷麗說什么,他以為王艷麗又想那什么了,正好自己也忍了很久,是時候爆發出來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艷麗見楊二牛怔怔的注視著自己,眼神里滿是渴望,頓時心領神會道:只要二牛大夫能救她們,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艷麗說著露出了她那堅定的目光,接著一把褪下了自己的褲子……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沒等楊二牛開口,王艷麗直接抱住了楊二牛,隨即他的性感紅唇貼到了楊二牛的嘴上來,王艷麗那嫩滑的舌尖竟生生的破開了楊二牛的雙齒,很快就探進了他的口中。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感受著嘴里傳來的陣陣舒適,不由得閉上了雙眼,享受起這突如其來的一切,緊接著楊二牛開始猛烈的回應,王艷麗感覺自己幾乎都要窒息了,兩個人此時都想把對方給吞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時的楊二牛雙手抱住了王艷麗白嫩的翹。

  臀,然后輕輕的揉了起來,而自己的身體則緊貼著她的身子。

  因為王艷麗穿的非常少,加上褲子已經褪去,所以在楊二牛的眼里,王艷麗已經是唾手可得了,隨時他都可以進入到,令所有男人都夢寐以求的地方。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強烈的舒適感,讓王艷麗已經不能自己了,只見她的雙手漸漸向下,很快摸索到了楊二牛的褲門,隨即一下子拉開了那道拉鏈,接著王艷麗將自己的一只小手探了進去……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頓時楊二牛悶哼了一聲,他實在沒有想到王艷麗竟會這么的大膽,只覺那只火熱的小手在剛一接觸,便開始忙活起來。

  雖然手法有些生澀,不過這種感覺卻十分的愜意。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兩個人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楊二牛再也控制不住了,正準備沖擊的時候,結果王艷麗忽然癱軟了下來,這女人哪里受過這種刺激,于是不由得抖動了起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本想抱著王艷麗展開最后一步,讓自己徹底釋放,沒想到遇見了這種進退兩難的情況,簡直是郁悶至極。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隨著自己的寶貝脫離了王艷麗的手,楊二牛瞬間感覺一陣陣的清涼,很快他的腦子也隨之清醒了過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此時的楊二牛心中火熱難耐,不過一想起王艷麗的姐姐和一些女人還沒有脫離危險,楊二牛只好拉起了褲鏈,接著先去買了一瓶洗潔精,然后回來和箱子里的酒精兌在了一起。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二牛大夫,你現在能陪我去救救她們了吧?王艷麗說著看向楊二牛,她搞不懂楊二牛在干什么,不過現在清醒過來的她很著急,希望楊二牛能快一點。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很無奈的瞅著王艷麗,他對這個丫頭徹底無語了,自己被她多次搞起來,卻總是無法給自己排憂解難……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王艷麗的帶領下,倆人快速朝著地方奔去,也就十分鐘左右,楊二牛忽然發現地上散(啊啊……)落著一條一條的布條,上面還沾著鮮血。

  他彎腰撿起了一條仔細的觀察了一下,上面的血跡還沒有干,頓時楊二牛眉頭皺起暗叫不好,他知道時間緊急,哪怕耽誤一秒鐘的時間,就有可能代表著一個生命的消失。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于是楊二牛拽著王艷麗狂奔起來,因為他對這個地方的地形不熟,所以一邊跑一邊詢問王艷麗:這里有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啊?山洞或者是什么?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見到這些破碎的布條,不過在沒有見到一個人之前,楊二牛覺得她們都應該還活著。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艷麗蹙眉想了想回答道:前面左拐就有一個山洞,不過好像只有十幾米深,我也有些記不太清了。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二牛點點頭,接著朝那個方向沖了過去,當他到了地方看到山洞里的情形時,差點鼻血噴出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見五六個幾乎赤著身子的女人,正拿著樹枝和石頭和三匹狼對峙。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艷麗此時很焦急,而在這些人里,她最為關心的還要數她的姐姐,也就是村長楊富貴的老婆王艷紅。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會兒的王艷紅渾身上下,除了幾條完全無法掩蓋她那美妙身軀的布條,和已經只剩下腰間一個布圈的粉色束縛外,就連那胸前的飽滿都已經完全暴露了,此時她正站在最前面瘋狂的揮舞著手里的樹枝……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相比王艷麗看到的來說,楊二牛觀察的就比較全面了,他發現那些女人的臀和胸前,可能因為比較突出,有些輕微的抓傷外,其它的地方并沒有太多受傷的痕跡,而有的人胸前明明沒有受傷,但也完全暴露著自己的飽滿,這讓楊二牛很是費解。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讓他更加想不通的是,那些散落在地的布條,又是怎么回事?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王艷麗焦慮的望著自己,楊二牛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可是王艷麗為什么不開口讓自己救他們呢?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莫非她怕自己也應付不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好楊二牛早有準備,他將背來的箱子打開,把酒精和洗潔精兌在一起的瓶子拿出來,接著砸向了前面的一匹狼。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當瓶子落在狼身上的時候,頓時火光乍起。

  雖然顯得并不大,但在黑夜里卻異常的明顯。

  一時之間,聽著同伴撕心裂肺般的嚎叫之聲,加上這詭異的一幕,剩余的兩匹狼都不覺的后退了幾步。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火,永遠是這些習慣在夜間行走的動物的惡夢,更何況那不明的火焰就那么點燃在了自己同伴的身上。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女人們都被這一幕震撼到了,她們沒有什么學識,自然不知道這是化學反應,還以為楊二牛是神仙下凡呢,這下所有的人都激動了起來,甚至有幾個受傷嚴重,以為自己無法逃過這一劫的女人,還流下了淚水……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直到看著那些狼在頭狼的帶領下,消失在了山頭的后面,楊二牛才放下心來,他現在要做的是看看那些女人的傷,雖然傷口不大,但必須得做全面消毒才行。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結果望向那群女人時,楊二牛不由得愣住了,只見所有的女人都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嘴里還嘀咕著什么。

  而她們那一顯無疑的春光,加上她們上下動作的配合,胸前那一顫一顫的飽滿,看得楊二牛眼睛都直了……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時村長跑了進來,踉蹌著來到了自己老婆王艷紅跟前,見狀他不解的詢問情況,王艷紅將經過告訴他之后,見自己的丈夫還杵在那里像個木頭一樣,頓時臉色大變道:你個榆木疙瘩,還不快跪下!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ESk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