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我和 劉兵是大學同學,在大學四年的時間里,我們戀愛三年,畢業后,我們又一起闖社會。

  可是以為工作意見的分歧,他到了朋友的公司工作,那是在外省的一個公司,而我則繼續在這座海濱 城市里漂泊。

  雖然分割兩地,可我們的愛并沒有減少,他幾乎每個禮拜天都來看我。

  對我的愛與照顧簡直細致入微。

   我想,如果沒有他,我真的活不下去。

    戀愛的第六年,劉兵帶我來到了他所在的城市,在這之前,他已經幫我聯系好了工作,就在他工作的公司。

  能和最愛的團聚,我十分的高興,我以為他會 讓我到他租住屋里居住,可是,他卻讓我住公司集體宿舍。

  我想,他一定是把當初我們的不到結婚不同居的約定當圣旨奉行了。

  這讓我也很高興,說明他一直都是深情大義,肯為我著想的男人。

    初到這個南方小城,劉兵帶我游玩了三天。

  之后,他讓我好好的工作。

  我自然不肯扯他的后腿,上班第一天就發揮了我吃苦耐勞的特質,受到了公司領導的賞識。

  下班后我第一時間想和劉兵分享工作中的樂趣,可是,我還沒撥號,他就打了過來,說要出差好幾天,讓我好好工作,不要辜負 王總的厚愛。

  盡快升職。

   男友表妹裝小三逼著我 分手  劉兵提到王總,我突然想起什么,我覺得他看我的眼光總是怪怪的。

  劉兵笑著說我多心了,然后又開玩笑說,王總真要是看上你,你可千萬別錯過,人家有錢,還有人品。

  我生氣了,連說討厭。

  劉兵連忙轉移話題,說要出差收拾下東西就該走了。

    劉兵沒給我送他的機會,等我再打他電話時,已然處于關機狀態。

  我想,也許他上飛機了。

  可是等到第四天,他的電話依然關機。

  這讓我深感不安,我想到他住處去看看,是否有人和他一起出差。

  可到了他住處,開門的人一看是我,大吃一驚,連招呼都沒打就進了自己房間。

  我走過去推阿華的門,居然打開了,天哪,我看到阿華只穿內褲躺在床上,而他的懷里還有一個妖媚的女人。

  這一切,把我驚呆了。

    可我沒忘自己的使命,畢竟,我才是劉兵的正牌女友。

  我走過去和女人廝打起來,劉兵阻止了這一切。

  他竟然不顧廉恥的說,婧婧,你走吧,咱們之間已經結束了。

  我不能給你什么,這份工作是我對你的賠償,希望你好好干下去。

  別辜負王總的期望,他才是最適合你的人,聽我的話,好好和他在一起……這些話我哪里聽得下去,我只感覺自己的腦子都炸了。

  惟一的想法就是,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男友讓表妹裝小三逼著我分手  我辭掉了工作,不顧王總的挽留,毅然離開了那座城市。

  半年后,我找到了一個愛我的男人,雖然我不愛他,可是我覺得很心安。

  在相處的第八個月,我們結了婚。

  婚后的一天,我突然接到王總的電話,他哽咽著說,現在有些話,他總算可以說出口了。

  原來當年劉兵之所以讓我看到激情的一幕,原來是他做的一場戲,那個女人只是他的表妹而已。

  那時劉兵知道自己患了癌癥,時日不長,不想讓我傷心,就準備把我介紹給王總。

  可我沒聽勸告毅然離開了那座城市。

  而現在,劉兵已經離開了人世……  王總講述的一切,就像一場夢,然而眼淚告訴我,這一切都是事實。

  讓我欣慰的是,我愛的男人他并沒有背叛我,他只是想讓我幸福的活下去……   私房話為國內最大的情感交流平臺。

  (兩根一起插進去)  請大家掃下二維碼 關注私房話公眾號男友讓表妹裝小三逼著我分手  私房話 微信號:sifanghuacn 老王今年四十五歲,是個老光棍。

  幾年前他在一家電子廠門口開了個小賣部,自己身邊無伴,不過每天與來 店里買東西的電子廠員工們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電子廠里,大部分都是些大媽、老嬸級別的女員工,老王年到中年,卻壓根對她們不敢興趣。

  老王真正喜歡的類型,是麗質貌美的小姑娘。

  而最近來電子廠的新員工里,有一位叫李 芳芳的小女生。

  李芳芳年輕靚麗,嬌美文靜,而且非常有朝氣。

  在這郊區電子廠里,簡直就是雞群里的鳳凰。

  老王早就注意到李芳芳了。

  每當李芳芳來小賣部買東西時,老王都趁機偷視著對方的身材。

  雖說李芳芳看起來年紀不大,但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翹,尤其是胸前的飽滿,讓老王浴火不止。

  老王為了跟李芳芳套近乎,好幾次對方來店里買東西,老王都打算不收她的錢。

  可李芳芳思想比較單純,對于老王的慷慨,她選擇了拒絕。

  或許是李芳芳認為,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另外她早就發現了老王那色瞇瞇的眼神,便把這位小賣部老板當成了壞人。

  直到有一天早上,李芳芳起床起晚了,匆匆在老王店里買了個面包就往廠里跑,一不小心把錢包落下了。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這么被老王給把握住了。

  老王將李芳芳的錢包物歸原主,讓李芳芳頓時對老王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來 王叔心地善良,虧我之前還把他當成壞人。

  ”李芳芳心里默言道。

  這天,李芳芳休息。

  她早早的起了床,將烏黑靚麗的秀發梳好后,從柜子里拿出來一條粉白色的連衣裙換上,再穿上一雙干凈的小白鞋。

  這一刻,李芳芳仿佛不再是電子廠雞群里的鳳凰,而是天宮里走出來的仙女。

  為了表達對老王的感謝,李芳芳決定請老王吃個飯,所以才特此打扮了一番。

  “王叔。

  ”來到小賣部門口,李芳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向坐在里面的老王打了個招呼。

  “芳……你是芳芳?”看到自己店面外的佳人,老王頓時有些語無倫次。

  李芳芳今天太漂亮了,舉手投足,如詩如畫,一頻一笑,沌然天成。

  不僅有著一張美艷如仙、幾無瑕玼的臉孔,老天爺又賦與她一身冰肌玉膚及魔鬼般的身材。

  豐滿的雙峰,纖細的柳腰,迷人的蜜桃臀,在配上一雙毫無贅肉、又細又長的大美腿,簡直能夠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而且那條粉白色的連衣裙,似乎是李芳芳好幾年前買的了。

  上半部分,好似裝不下她的那份飽滿,都快將布料撐破。

  老王咽了咽口水,一雙著了迷的眼睛仿佛要將李芳芳的 身體看透一般。

  “她完全就是位仙女啊。

  ”老王心底里散發出絲絲渴望。

  對李芳芳的好感,也愈發強烈。

  若是能讓李芳芳與自己發生點什么,老王都覺得死無遺憾了。

  “芳芳,你來王叔店里,準備買啥啊?”老王緩過神來。

  “王叔,我不是來買東西的。

  ”芳芳搖了搖頭,接著說道:“之前謝謝王叔把錢包還給我,所以今天我想請王叔吃個飯。

  ”“請我吃飯?”老王眼珠子一轉。

  雖說有美人主動邀請,不過老王卻不想答應。

  要是接受了這一頓飯,那么老王與李芳芳之間的恩情,算是抵消了。

  “芳芳啊,王叔這開著店鋪呢,不方便跟你去外面吃,要不,你就請王叔喝瓶 飲料吧。

  ”“啊?只請你喝一瓶飲料嗎?”李芳芳決定有點不妥,哪能一瓶飲料就把王叔給打發了。

  不過李芳芳還是答應了下來,并心中牢記,以后一定要報答一回老王。

  老王從冰柜拿出兩瓶飲料,一瓶給了李芳芳。

  “芳芳,你也喝。

  ”老王笑了笑。

  “哎,好。

  ”李芳芳接過飲料,打開薄唇抿了一口后,將飲料瓶放在了桌上。

  “哎呀。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李芳芳一不小心,把飲料瓶碰翻了。

  加上沒有蓋瓶蓋,瓶子里的飲料,撒了李芳芳一身。

  飲料順著李芳芳的頸脖,流進了胸口。

  上半身的連衣裙,也被打濕了,貼身的衣物就近似透明的一般。

  那一對若隱若現,讓老王不禁看直了眼。

  “王叔,你這有紙巾嗎。

  ”李芳芳焦急道。

  “有……有的。

  ”老王如夢初醒,找到紙巾后,直接上手、主動幫李芳芳擦拭。

  擦水漬的時候,老王的雙手,不小心觸碰到李芳芳的一對挺拔飽滿。

  那感覺,真的是又軟又彈,讓老王心中都樂開了花。

  李芳芳則是俏臉一紅,不過她認為老王肯定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沒有反抗。

  “芳芳,這飲料撒身上了,挺粘人的,要不你還是回去先洗個澡吧。

  ”嘗到甜頭的老王,沒有被欲望沖昏頭腦。

  他需要在李芳芳面前保持好形象,以后才能跟這位小美女,有更多相處的機會。

  “好呢王叔。

  ”李芳芳早就害羞不已,丟下這句話,便匆匆跑回了女員工宿舍。

  而老王,一個人在店里,回味著剛才手掌心上傳來的舒爽。

  “芳芳,我老王一定要得到你!”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芳芳忙于工作,也就每天來小賣部,與老王交談幾句,兩人的關系,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直到某天深夜。

  老王準備關店回去休息,卻看到店外一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李芳芳穿著一身絲薄的睡裙,豐滿的雙峰將睡衣挺得高高的,領口處露出的雪白輪廓。

  還有那雙細白的美腿,在昏黃的燈光下,看的老王直晃眼。

  “芳……芳芳,你這么晚出來,是有什么事兒嗎?”老王咽了咽口水。

  李芳芳扭扭捏捏,兩只玉手都不知道應該放哪,嘴里半天才吐出個“嗯”字。

  “有啥事兒你跟王叔說,王叔肯定 幫你解決!”老王一靠近李芳芳,便聞到一股沐浴露香。

  看來,李芳芳剛洗過澡。

  “王叔……我生病了,想現在去醫院看病。

  ”李芳芳語氣焦急。

  “啊?病了?生了什么病?”老王心中產生一絲疑惑。

  白天李芳芳來自己店里買東西,也沒看出來身子出問題啊。

  “我……下午下班后,舍友給我吃了一包辣條,吃完我才發現,那包辣條是過期的,而且現在我也感覺到身子不舒服,舌頭還起了好多紅點。

  ”李芳芳委屈不已,甚至哭泣了起來。

  “王叔,你說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嗚嗚嗚……”老王聽完李芳芳的訴苦,內心不由的一笑。

  “這小姑娘可真是單純,其實就是普通的上火。

  ”老王知道真相,但他并不打算告訴李芳芳。

  “芳芳啊,你這確實是食物中毒了呀,辣條本就不干凈,加上還過了期。

  ”老王表現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這種病,不單單要去醫院洗胃,而且光吃藥 治療,都需要好幾個療程,花費可不小啊!”說完,老王還無奈的嘆了嘆氣。

  “啊?治療需要很多錢嗎?”李芳芳頓時嚎啕大哭。

  “我出來上班本就是為了賺錢給媽媽治病……”“沒事的芳芳,王叔不是說了嗎,你遇到困難,王叔肯定會幫你的!”老王語氣嚴肅。

  “這些年,你王叔開小店也存了幾萬,加上每個月的養老金,絕對足夠治好你的病。

  ”“王叔……”李芳芳感動萬分,可她不愿意接受老王的好意。

  “王叔,這些錢都是你的血汗錢,我可不能用。

  ”“沒事的芳芳,我已經活了大半輩子,錢留著也是留著,還不如拿來幫你。

  ”“不行的王叔,我要是用了這些錢,那不得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

  ”李芳芳轉過身,打算回去自己一個人想辦法。

  “唉……芳芳,其實你這個病,王叔可以給你治好,不需要去醫院。

  ”見李芳芳要走,老王趕忙勸說道。

  “真……真的?”李芳芳停下了腳步。

  “當然是真的。

  ”老王點了點頭。

  “只不過,治療的方法,比較特殊,我擔心你會誤會王叔。

  ”李芳芳腦中閃過一絲猶豫,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王叔你又不是壞人,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絕對不會亂想。

  ”“好,那你跟王叔進來。

  ”老王重新將店內的燈光打開,待李芳芳進來后,又將店門關上。

  老王不知從哪兒翻出來一本書,一邊翻看,一邊對李芳芳說道:“芳芳啊,當初王叔年輕的時候,自學過一本藥典,上面正好有治你這種病的方法。

  ”“你肯定覺得王叔說的有點扯,那么王叔就先來說說你的病狀。

  ”老王瞪起大眼,宛如一位老中醫的模樣。

  “你以前是不是不怎么吃辣?”“嗯嗯,以前我老家那邊,幾乎不怎么吃辣,今天吃的辣條,算是我吃過最辣的食物了。

  ”李芳芳直點頭。

  “那就對了,要是王叔沒猜錯的話,芳芳你現在除了舌頭疼痛以外,喉嚨應該也不舒服,吞咽東西、即便是喝水,也會有些痛意,包括胃部,一樣受到了重創。

  ”“王叔!看來你真的會治療這個病!”李芳芳驚呼一聲,因為老王說的全對。

  “芳芳,王叔可從來不會騙你!”老王內心竊喜,之后又讓李芳芳伸出她的舌頭。

  李芳芳的小舌殷紅可愛,上面一顆顆的味蕾,沾染著絲絲晶瑩的唾液,看的老王雙眼瞪住,恨不得當即吞下這顆“草莓”。

  “芳芳,咱們先從治療你 舌頭上的紅點開始。

  ”老王強行壓抑住心中的欲望。

  “想要紅點消失,其實喝一個月的涼茶就行了,不過一個月的治療期,實在太慢,會導致后面的進展,更加麻煩、難治。

  ”“所以……唯一快速的辦法就是……”老王賣了個關子。

  “王叔,辦法是什么?”李芳芳急切道。

  “你王叔我天天喝涼茶,堅持了二十多年,所以我的舌頭,完全具備替人治療的能力,只要咱們兩個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十分鐘,只需幾個療程下來,你舌頭上的紅點,便會消失。

  ”“這……”聽完老王的解釋,李芳芳先是尷尬,緊接著俏臉微紅。

  “芳芳,這就是怕你誤會的一個地方。

  ”老王覺得有戲,因為李芳芳并未表達出覺得這種事情,非常的荒唐。

  “好,我相信王叔!”李芳芳咬了咬牙。

  為了治病,她豁出去了。

  得到了美人兒的準許,老王再也抵御不住心中的欲望,雙手放在在李芳芳白皙的臉蛋上,一張大嘴,貪婪的吻住了李芳芳的粉唇。

  “唔……”李芳芳被老王索吻,發出一聲長長的輕吟,那輕吟仿佛是這世上最悅耳的聲音。

  隨后,老王輕輕撬開李芳芳的齒關……當老王與李芳芳滑膩的香舌糾纏在一起時,他能明顯感覺到李芳芳身體一緊,隨即嬌軀扭動著。

  老王怕李芳芳反悔,開始激吻。

  或許是李芳芳想讓病好的更快,經過短暫的不適應后,她雙手主動抱住了老王,并且給予了更加激烈的回應。

  老王下面早已高高支起,但為了不被李芳芳發現,他只能弓起身子。

  見李芳芳抱住自己,老王也不在客氣,兩手開始在李芳芳的身上游走,將她的迷人翹臀,握在手中。

  李芳芳柔軟而富有彈性,老王隔著薄如蟬翼的睡裙時輕時重的觸碰,那手感真是好極了!老王不知如何形容,只覺得這應該是人世間最美好的東西!緊接著,老王手上忍不住一用勁、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傾。

  只聽到李芳芳發出一聲銷魂無比的喘息,她的身體象被電擊了似的痙攣起來,白藕般的兩條手臂死死抱住老王的腰部。

  “這……這小妞的體質,有這么敏感嗎?”老王感到不可思議。

  自己無非是與李芳芳舌吻、觸碰了對方一下身子,結果大美人兒,就達到巔峰了?“治療”過程結束后,李芳芳才從老王的懷里漸漸緩過神來,那羞紅的臉頰,仿佛能夠掐出水來。

  “芳芳,感覺怎么樣?”老王調戲道。

  “我……我感覺好多了,謝謝王叔。

  ”李芳芳羞得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回去泡杯涼茶喝,明天晚上你再過來,到時候王叔看看病情如何,咱們再做治療。

  ”雖然老王今晚還沒發泄出來,但他也不急于一時。

  “好,謝謝王叔,那我先回去了。

  ”李芳芳接過涼茶袋,羞澀地離開了小店。

  當老王從背后看到李芳芳的睡裙,發現下面的裙擺已經濕了一片時,正好證實了他剛才的猜想。

  李芳芳的體質,的確十分敏感。

  這么一來,老王認為自己拿下李芳芳的概率,越來越大。

  第二天,老王壓根沒心思招呼生意,滿腦子都是李芳芳那性感誘人的身體。

  終于,熬到了晚上。

  李芳芳又來了,依舊穿著昨天晚上那條睡裙。

  “王叔,我來了。

  ”李芳芳有些尷尬。

  她其實有點不想來,但老王的治療,對病情確實有效,今天早上起床,她發現舌頭上的紅點,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其實是涼茶的功勞,幫助李芳芳降火了,只不過她不知道。

  再次關好店門,老王難以激動的搓了搓手。

  “怎么樣,感覺如何?”“王叔,我舌頭上的病已經好了。

  ”“好了啊,看來昨天咱們的治療效果,很不錯嘛。

  ”老王有些失望,本來他還打算今晚接著與李芳芳舌吻呢。

  “不過(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舌頭雖然好了,但是我今天上了好幾回廁所,而且……”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