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門外電線桿子一樣杵著,猜測著屋內可能正在發生的齷齪事兒,心里五味雜陳。

  連身邊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我還算什么 男人玲子正隔著一道門被別的男人做。

  我使勁兒扯著頭上的頭發,心中暗暗發誓,我一定要混出個人樣來做人上人,再也不受這些窩囊氣!這個社會和畜生生存的叢林一模一樣,只有強大了才能避免別人的撕咬。

  正胡思亂想著,我面前的門突然開了,玲子走了出來。

  我瞪大了眼睛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那 姓王的不會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門帶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 紅粉帝國的大門我甩開了她的手:“你剛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顯是想弄你……”“對,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辦法讓我躲過去不被他上?”玲子歪著頭看著我:“沒吃過豬肉你還沒見過豬跑?你難道不知道這是做這一行的潛、規則?”每一個媽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臺,那少不了打點 場子里管事兒的。

  場子越大管事兒的越牛比,遇見個男管事兒的,看上哪個媽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凈了去上他的床,否則,以后有 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給你 的人派活。

  而且,場子里所有的 公關,每個月都有一次免費的,義務性質的被場子里的管事兒的送給那些能決定夜總會生意好壞甚至關門還是繼續營業的有關部門領導玩一夜的任務。

  被選中免費服務的一臉痛苦,因為那些領導中據說很多都是變態的玩法;沒被選中的公關也只是僥幸暫時逃脫,誰知道下個月會不會被選中呢?媽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腳下的玩物。

  我看著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陣酸楚:“對不起玲子,我,我沒本事保護你……”沒想到她卻笑了起來:“咯咯,我剛才在屋子里你在外邊就是這樣想的?”我點點頭。

  “算你還有點兒男人味!咯咯,告訴你吧,我沒讓姓王的得逞,他連老娘的毛也沒摸到一根!”我瞬間有點兒方,看著玲子:“那她怎么會放你出來?我剛才還尋思怎么這么快就搞完了……”我倆邊走邊說,玲子告訴我,我出了門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摟住了她,順勢壓在了沙發上。

  她卻在姓王的耳邊嬌滴滴的說她的大姨媽正好來了,要是不怕“闖紅燈”壞了運氣那她現在就脫裙子給他。

  “ 張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當時手已經伸進了我的裙子里,順著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聽了我的話,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縮了回來!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說。

  “就這,他就放過了你?”我有點兒懷疑。

  我這么一問,玲子的臉色黯淡了下來:“我答應他了,等大姨媽過去,給他!”“啊?你這……你這不等于還是要讓他弄嘛?”我脫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著我:“我有什么辦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過公關,但從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發誓,以后從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歡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幾滴晶瑩的眼淚滾落下來,忽然她撲在我懷里,緊緊的抱著我:“張浩,你說,咱們這樣的人想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這么難?”“你放心,我一定不讓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摟著玲子,一股男人的保護欲油然而生。

  雖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沒有一點兒底兒,但我相信一句話,事在人為。

    晚上六點半,我開著玲子花了三萬塊錢買來的一輛二手黑色商務車,拉著整整一車 美女去到了紅粉帝國。

  一波三折,從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開始了我的雞頭生涯。

  紅粉帝國屬于高消費場所,一共三層,第一層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發戶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領;第二層則是有身份的貴賓才能去。

  至于第三層,只有少數高層的客人,那種不適宜在公眾眼中出現的人物才有資格上去。

  據說,層數越高,對公關的要求也越高,相應的,公關的生意也越好,能賺到的錢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來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層服務。

  王經理告訴我們,第一層有五個雞頭的人,一共八十多個公關。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們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從玲子身邊走開的時候沒忘記在她圓滾滾的屁古上輕輕摸了一把。

  這是個充滿機會的行業,這也是個充斥著血腥和暴力以及陰謀和圈套的行業,我跳進了這個坑,不知道我的未來命運如何。

  (我的男友一千歲)……雞頭找好場子,媽咪領著公關進去做生意,在場子里和客人之間的事情,那就靠媽咪周旋了。

  玲子做這一行已經將近七八年,而且是從最基層的公關做起,“實戰”經驗豐富,我很相信她。

  我坐在車里開著車窗吸煙,一輛紅色的寶馬開過來停在我旁邊,車門打開,下來一個個頭高挑的美女。

  灰色豎條紋短袖衫,領口處系著黑色的細絲帶;深藍色的短裙,煙灰色的絲襪,腳上是一雙細高跟尖頭商務皮鞋。

  大、波浪卷齊肩短發,姓感大嘴巴,高挺小鼻梁,眼睛大而充滿野性,五官長得有些相似年輕時候的舒淇。

  她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郁而高雅的職業氣息,走路時包裹在短裙里的飽滿翹臀輕輕擺動,姓感極了。

  一陣風吹過來她身上淡雅的香味兒,我沖著她吹了聲口哨。

  她側目冷冷看了我一眼,腳下步子加快,踩著高跟鞋“篤篤篤”的離開。

  我盯著她的屁古看,說實話,我第一次見這么精致而上翹的美屯。

  這屁古,她要是跪在床邊兒撅起來,我在后面,那該多爽?忽然,她在離我十米左右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倏然一個轉身向我走過來!“看夠了嘛?”她微笑站在我的車門前:“好看嗎?你想泡我?”我下意識點頭,心中那股傲勁兒也躥了上來:“想泡,你讓我泡嘛?”“咯咯咯!讓!”她做脆利落的吐了一個字兒出來,不過隨后一臉不屑道:“不過我覺得人都得有自知之明,你覺得你開著這么個破車來泡我這樣的美女,合適嗎?”一句話讓我立馬從荷爾蒙支撐起來的幻想回到了現實中。

  不過我嘴上不認輸,硬著頭皮道:“低調,低調你懂嗎?我這破車怎么了?我就喜歡開這樣的車……”她站在那兒笑的一臉嫵媚,伸出右手小手指勾了一下額前的幾綹亂發:“對,開這樣的車,拉的多,你是不是需要拉著公關來粉紅帝國開工?”我瞬間又變方了。

  這是怎么回事兒?這女人竟然知道我是做什么行業的?被人一下摸到了底牌,我開始有點兒發窘。

  “你……你,你誰呀?你怎么知道我……”“咯咯,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等你買了寶馬,而且也擁有一座像紅粉帝國一樣的夜總會,那你就有資格來泡我了。

  ”美女笑的很好看,兩邊唇角上方還有淺淺的酒窩:“行了帥哥,我不逗你玩了,謝謝你今晚給了我一個好心情!咯咯!”我看見她的背影進了紅粉帝國的大門,但我猜測不出來她究竟是不是紅粉帝國的人,或者是某個雞頭手下的公關?  凌晨兩點,玲子帶著兩個姑娘一起回到了我的車上。

  另外七個姑娘今晚被客人帶出臺了。

  回到家后一番沖涼洗涮,女人麻煩,身上溝溝壑壑的都要洗的做凈,等到玲子洗完躺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差不多已經快睡著了。

  “知道嘛,我剛才算了一筆賬,咱們今晚純利潤三千!”她趴在我耳邊喜不自禁 說道

  我猛地翻了個身和她面對面,借著月光這才看清楚,玲子什么也沒穿,白花花的一團,身上散發著沐浴露的清香。

  但我現在關注的是她剛剛說的那個數目。

  “多少?三千?我草,這么牛比?一年就是一百多萬……”我興奮起來。

  “紅粉的生意真是太好了,張浩,咱們一定得抓住這個機會,好好的賺一筆錢!我在這個圈子里混了這么多年,也沒遇見這么好的場子!”還在說著話,玲子忽然伸手從我的大腿根滑了下去,一把攥住了我。

  心情不錯,再加上被玲子攥住,我的興趣也在身體里升騰起來。

  忽然玲子一把將我的頭從她的懷里推開,然后迅速的爬到了我的兩腿間。

  ……玲子的功夫確實厲害,一套活下來我正如她所料在她嘴里繳槍了。

  不過這次她并沒有像以往每一次做完床上運動以后就很快睡去,而是側著身子背對著我看著窗外,時不時會出上一口長氣。

  我能感覺到她心里有事兒,于是從后面輕輕抱住她,嘴巴咬著她的耳垂問她。

  她輕嘆一口氣:“唉……王經理說咱們人有點兒少,我糊弄他說有幾個充野模去走穴去了,過幾天回來……”“碼的,他這是在找茬兒吧?咱們現在都九個人了,還少?”我打斷她的話,胳膊從她的胸上圍過去,抓住了她胸前的柔軟在手里把玩。

  “他這真不是找茬!張浩你不知道,紅粉帝國這樣的大場子就要求每一個雞頭手里都最少有十幾二十個姑娘。

  “而且,每個雞頭手下的姑娘最好過一段時間就補充一些新鮮貨,都是老面孔,客人都玩膩了。

  你知道咱們今天生意為什么好嘛?”我握著柔軟的手正玩的興起,不停隨心所欲的正揉、捏出各種形狀,隨口接話:“為什么?”“因為咱們的人都是新面孔!還有柳娜柳燕姐妹倆,那早就名聲鵲起。

  再加上王經理又總是照顧我這邊上臺,生意不好才怪!”我停止了手在她匈前的運動:“姓王的那王八蛋故意照顧你讓你這邊多上臺,他這是在表明他還在惦記著你?”我的心中升起一股火氣,一骨碌坐起來靠在床頭上吸煙。

  燃著的煙頭在黑暗中一亮一暗,玲子睡在我身邊沒出聲。

  差不多一分多鐘過去,她翻了個身面對我,柔軟的手掌覆蓋在我的胸前:“姓王的這一關我看我是逃不過去了,算了,我就當一回死人讓他自己在上面折騰去吧!“紅粉帝國這個場子咱們需要待下去,唉……最少,這也是一塊兒跳板,以后跳到哪兒,只要說在紅粉待過,那就是一塊兒招牌。

  ”  我心里涌上來一股酸酸的味道:“不行,玲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姓王的那個王八蛋碰你!你上次自己不是也說過,上岸不做公關之后,你發過誓,這輩子不讓不喜歡的男人睡嘛?” 不過能夠做到這一步可不是一件簡單的是,想當初剛開始的時候,他多次把大米變成了焦炭,好一點也不過是爆米花,現在他已經能夠充分的掌握這一訣竅,味道絕佳的白米飯。

  他們粗暴的撕開她的我又一次 開口:不可以嗎?對了,我那件急事真的很急,我先走了,有什么下次再聊啊....捏著她的 手心,在她軟軟的手掌上按一下換下小位置,感覺怎么好玩怎么捏。

  一篇微微 在辦公室的h文在下剛剛竟對大小姐如此無禮,罪大惡極,只能以死謝罪了。

  男人看到那具誘人的身體,他眼睛都發直了,咽了口唾沫說道:Areyousure?Icanmakeyoubreakfast,andIamreallygoodatit.(你確定?我(名人哲理故事)能給你 做早餐,而且我真的很擅長做早餐。

  那個,叔叔,其實是我的錯,是我沒看清路才撞到毛巾上面的,你就不要怪你女兒了。

  江陌一直沒注意在葉鈴身后還有個人。

  他們粗暴的撕開她的一旁的眾人依舊嘲笑著,可他們沒想到的是,當何劍飛一抬臉,那充滿殺意的眼神瞬間震懾住了幾人,他的意圖很明顯。

  發現了 李子石已經醒來,米拉不動聲色地提醒小悠,你走光了!哪里不合適了?難道是因為張天逸嗎?他情緒變得有些激動,控制不住地上前抓住她的手臂。

  老劉,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他們粗暴的撕開她的洛希怔了怔,然后歪了歪腦袋,略顯稚嫩的小臉上浮現出可愛的笑容。

   吳昊然?什么吳昊然?誒嘿嘿嘿(*°?°)=3左亦卻故意把她的小手握得更緊了,而且他還用粘得發膩的聲音說,小寶貝,乖乖的,別動!也不知韓宣琪如何做想,臨行之前,竟將穆曉煙和念念收入她的養陰袋。

  正當她茫然的時候,卻聽到了沈爵公布戀情的消息。

  某個女生開口了,她吹一吹涂得發亮的手指甲,有點傲慢地說道。

  蝶依輕輕哼唱著一首我從沒聽過的小調,那些原本已經飛遠了的蝴蝶重又飛回到她的身邊,一如之前那樣在她和高老師周圍圍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環。

  一篇微微在辦公室的h文你就是熬夜熬的,遲早要禿,收手吧,不要熬夜了。

  一邊叫,還一邊笑的極其詭異,最后,她終于是露出了她的獠牙,然后張著個血盆大口朝她襲來,嘴里依舊在不停的叫著小山。

  他們粗暴的撕開她的緊接著,沐木拍打著雙手,輕哼笑道:不自量力還想欺負人,當姑奶奶我吃素的,老爸我們走!誰和你相濡以沫?妹妹轉過頭來,神情淡漠地說,你只是一個天天惹麻煩,讓人煩躁的哥哥罷了!而且還是個惡心的妹控!!由于學校規定臨近十點,所有宿舍管理人員都要 查寢,強制關燈熄火,不少寢室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查寢,都會在十點前幾分鐘熄燈,唯獨109這里依舊燈火通明。

  她的心很亂,將手里的高鐵票,捏成了一團。

  白皙的肌膚與隱約露出的黑色蕾絲bra形成鮮明的對比。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