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網30日報道 王大爺,欠債的小祖宗來了。

  今天我是來還錢的,你可別老說我有借不還。

  0oT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話的人是 秦歡,她笑嘻嘻的進來,原以為屋里只有 老王一個人,沒想到一眼就看到靳小小,她愣住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哎喲,真是不好意思了啦,打擾到兩位了,我什么都沒有看見,我過一會再過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歡看一眼床上的老王,再看一眼趴在老王身上的女孩,明眼人一瞧就知道他們在干嘛。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還是挺懂事的,知道要是壞了老王的好事,以后想賒東西就不容易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正想退出去,突然覺得趴在老王身上的女孩很眼熟,尤其是身形,那可是非常熟悉的。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正巧靳小小聞言回頭,跟她打了個照面,兩人就都愣住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靳小小知道秦歡誤會她了,她站起身來,有些手足無措。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喲,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你呀!你可真行,昨晚還不認呢,今天就爬王大爺床上去了。

  辦事你也把門關上啊,這么沒羞沒臊的,難不成你們兩個是故意要讓別人看到的?這也太刺激了吧?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歡說這話的時候,嘴角帶著笑,狠狠的嘲諷著靳小小。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個眼神里面也是帶著一些曖昧的氣息,意思也是非常的明顯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真的是沒有想到,王大爺竟然會喜歡你這種身形的,你看看你自己要有什么都沒有什么,不過呢,他可能喜歡的就是你這種乖巧的性格,讓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歡一看到靳小小就忍不住想要嘲諷幾句。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佳怡,真的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我們兩個人之間根本就沒有發生什么 事情

  王大爺就是王大爺,我可是把他當成是我爺爺來看待的,更何況他都已經這么大的年紀了,我們兩個人之間怎么可能像你想的這個樣子呢。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靳小小整個人都已經快要崩潰了,本來昨天晚上都已經說出了 這樣子的話,現在又讓她看出來這樣子的事情。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要是把這個事情給傳出去的話,以后自己在外面的名聲可是非常的不好了,更何況自己根本就沒有做什么事情。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在這里跟我解釋這么多有什么用嗎?你們兩個人做什么事情跟我又沒有什么關系,只不過我一直都沒有想到過,你竟然是這樣子的一個女的。

  今天一見,還真的是讓我刮目相看啊。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歡搖著頭,看著靳小小在她面前解釋就像一個跳梁小丑一般。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們……我們真的……&rd(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quo;靳小小正準備好好的解釋一下這個事情,但是沒有想到秦歡把她的這句話給打斷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行了行了。

  就不要跟我解釋這么多了,我們已經這么大了,我肯定是懂你的想法的。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秦歡一想到前幾天過來賒東西的時候,老王讓她做的事情,一想到老王這么大的年紀了,那地方還是這么的讓人害怕,心里頭就有一些期待,可是卻讓靳小小給捷足先登了,她有點生氣。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還沒有等靳小小話說完,秦歡就直接離開了這里,不屑的搖了搖頭。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爺爺……靳小小求助的看著老王:她好像誤會我們了,怎么辦?如果她把這個事情給說出去的話,我也不知道會面臨什么樣子的后果。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倆丫頭一吵,老王終于回過神來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咳咳……丫頭,你就放心好了吧,這種事情她不會說出去的,她知道什么應該說,什么不應該說的。

  我這邊也沒有什么事情,我是醫生,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你還是趕緊的回宿舍休息吧。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在看到秦歡以后,動了些念頭。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丫頭身材太好了,尤其她穿的那件衣服,毫無疑問的把她的身材全部都顯露出來了,胸又大臀又翹,是個男人都會為之瘋狂,更何況是老王。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琢磨著靳小小不能碰,但秦歡可以。

  如果靳小小走了,秦歡是不是就會回來呢?到時候不就可以解決一下了?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雖然還生著病,但興致不減,被窩里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早就起反應了,看著靳小小都開始沖動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爺爺,要不我帶你去醫院吧,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我真的不放心,萬一到時候你要是更加的嚴重了怎么辦呢,我剛剛摸你額頭的時候,你燒得很厲害,要是不去醫院的話,我也不敢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靳小小非常的擔心老王,因為老王都一大把年紀了,再不好好的照顧好自己的話,說不定很快就會因得病而去世。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真的不用了,你還是趕緊回宿舍休息吧,我記得你下午還有課的,好好休息,別耽誤了課程,我這邊自己能應付的過來的,今天我不打算開店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看著面前的這個女孩這么關心自己的樣子,心里頭也是非常溫暖的,之前的那些想法全部都已經消失在腦后了,取而代之的是暖心。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也不行,你好好的躺著吧。

  不愿意去醫院的話,我等一會去給你買藥過來,也就只有這個辦法了,吃了藥后你就好好的休息,到時候我再去上課。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靳小小說完后便直接離開了老王這里,準備去學校的醫務室去買一些藥回來給老王,不然的話也不知道老王的身體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靳小小走到半路的時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卻發現自己的口袋里面并沒有裝著多少的錢,這下尷尬了,不過還是走一步看吧,到時候如果能夠賒賬的話那就好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靳小小來到醫務室后,里面有一個 男醫生在,那是代替老王的醫生,靳小小這是第一次見。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請問你這里有治療發燒的藥嗎?靳小小推開門進去問那男醫生。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男醫生回頭看到靳小小,眼睛一亮。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他不是學生,但并不妨礙他了解學校里的一些事情。

  靳小小是校花,他不僅有耳聞,還看到過靳小小的照片,所以認得靳小小。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有有有,不知道這位同學你想要什么樣的藥,我們這里治發燒的藥有不少種。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男醫生挺猥瑣的,說話時竟上前拉著靳小小的手,帶著她往放著藥的地方走著。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靳小小對這突如其來的的觸碰明顯的不適應,畢竟她跟那男醫生不熟,而且男女有別。

  她來這里不過就是買個藥,又不是跟那男醫生談朋友,為什么要有這么親密的舉動呢。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靳小小帶著尷尬,把男醫生的手給甩開了。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哎喲,這位同學,你這么害羞干什么呢,我是醫生,你是病人,我拉你一下怎么了?你甩我干嘛?你可別當我想占你便宜,醫生給病人看病,更多接觸都有,膽子放大點,別害羞嘛!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0o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褲子脫下來,那神秘的景色便頓時完全暴露在了陳壯的眼前。

  陳壯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看著雪梅 嫂子的模樣,心里又緊張又興奮。

  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無數個寂寞的深夜里,自己腦子里想的,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沒想到今天終于要夢想成真了!陳壯按耐不住,一下子撲了上去,雪梅又好氣又好笑 的說:“傻子,你倒是把褲子脫了呀!”陳壯這才回過神來,雪梅嫂子的褲子雖然脫了,可自己的褲衩還在自己的身上掛著呢。

  尷尬之余,陳壯哆嗦著手,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嘴里結結巴巴的說:“雪梅嫂子,我想……我想……”雪梅焦急的問:“傻子,你想啥你跟嫂子說呀!”陳壯紅著臉說:“嫂子,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胸……”雪梅嫂子嬌笑一聲,道:“你想看哪兒嫂子都給你看!”說完,雪梅嫂子雙手交叉,將自己上身的衣服連著里面的肚兜一口氣都脫了下來。

  陳壯看的直吞口水,這時,雪梅沖陳壯招了招手,說:“來, 壯子,你先用手揉一揉。

  ”陳壯急忙把手覆蓋在了那兩團柔軟上,那一瞬間只覺得彈性十足。

  如此完美的手感,讓陳壯激動的想大吼一聲,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幾分。

  雪梅嫂子微微皺著眉頭,輕輕哼哼道:“嗯……壯子……別那么用力,稍微輕一點。

  ”陳壯聽話照做,雪梅嫂子的眉頭立刻就舒展開來,滿臉享受。

  陳壯撫摸片刻,趴在雪梅嫂子身上,盯著那兒,對雪梅嫂子說:“嫂子,我能嘗嘗嗎?”雪梅嫂子說:“這有啥好嘗的,嫂子又沒有奶水給你喝。

  ”陳壯說:“那我也想嘗一嘗……”雪梅嫂子一臉縱容的說道:“行,讓你嘗,來,你先嘗,再你自己慢慢發揮。

  ”陳壯聽話的湊上前來。

  “嗯……壯子,對,就是這樣,啊……”雪梅渾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長長的叫出了一聲。

  陳壯停下了動作,抬頭看著雪梅,問道:“雪梅嫂子,你咋了?不舒服嗎?”“別停,嫂子是太舒服了。

  ”雪梅把陳壯的頭又按回到了胸前,同時把陳壯的上衣也解開扔到了一旁。

  陳壯吃夠了,就開始一路向下,來到雪梅嫂子那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然后是曲線優美的腰胯、修長嫩白的美腿……這讓陳壯感覺有些口干舌燥。

  雪梅已經快受不了了,伸手脫掉了陳壯的褲衩。

  雪梅第一次實打實看見陳壯那兒,嚇的驚呼一聲。

  “嫂子,你咋啦?”聽見雪梅驚呼,陳壯急忙關切的問了一句。

  雪梅嫂子回過神來,急忙說道:“沒咋沒咋!嫂子是被你給嚇著了,你這么有真材實料,嫂子以后可有福了……”說完,她抬起頭來,媚眼如絲的看著陳壯,聲音無比酥麻的說:“壯子,嫂子受不了了,你快開始吧!快和嫂子開始吧!”雪梅說著,已經躺正了身體等待著……雪梅的許久未有了,疼得她猛地抓緊了陳壯的手臂,死死壓低著聲音呼喊道:“壯子,你這家伙,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陳壯急忙關切的問:“嫂子,是受不了嗎?要不我不來了?”“別別!”雪梅急忙抱緊他的腰,脫口道:“嫂子只是太久沒有了,一下子沒適應,你先慢慢開始,讓嫂子適應一下……”陳壯聽話的開始,雪梅立刻感覺不一樣的感覺,就好像是觸電一般,隨后她的身體不斷的抽搐了幾下,發出聲音,然后如同一灘爛泥般癱在了炕上。

  陳壯只是剛開始,雪梅就完了,雖然身體癱軟了,但她的心里,已經被滿滿的幸福填充。

  “雪梅嫂子,你咋了?”陳壯沒敢動彈,著急得問道。

  “嫂子上天了,魂兒都要丟了。

  ”雪梅柔柔的說道:“壯子,你別停,繼續吧,嫂子還想再舒服呢……”聽見雪梅嫂子的話,陳壯急忙快速的開始。

  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陳壯所支配,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舒服……陳壯被雪梅的聲音刺激,感覺她好像是為自己吹響了沖鋒號,所以也越來越賣力。

  看著雪梅嫂子,不由得越來越努力,陳壯感覺開心極了。

  雪梅在這種沖擊下,早已經是渾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個毛孔都要張開,她此刻已經愛死了這個身強力壯的陳壯,活了二十來年,她這才真正品嘗到做女人的滋味!正當兩人激戰正酣的時候,漆黑的院外墻邊, 趙鐵柱貓著腰、聽著屋里發出的激戰聲,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滿足不了自己老婆,別人卻把自己老婆滿足的死去活來,這種感覺讓趙鐵柱心里特別難受。

  可是,這種難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

  眼下,只要殺了 馬來財那個王八蛋,自己就能解脫了!想到這兒,趙鐵柱站起身來,朝著馬來財家里走去,在動手之前,他要做足準備。

  馬來財家有錢有勢,蓋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層小樓,而且連外面的墻上都貼滿了瓷磚,院子里鋪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沒影了。

  趙鐵柱輕手輕腳的來到馬來財家的一樓外墻,悄沒聲的搬了幾塊磚墊在墻角,才勉強夠到高高的窗戶。

  他不止一次偷窺馬來財家了,早就知道馬來財家的房間分配,一樓最大的臥室,住的是馬來財和他二婚老婆柳 鳳嬌,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樓住的,是馬來財的閨女 馬玉倩。

  趙鐵柱探頭看向馬來財的臥室,剛好看見柳鳳嬌光著身子站在鏡子前,用干凈的毛巾正擦著濕漉漉的頭發。

  “看來這騷娘們剛洗完澡……”趙鐵柱盯著柳鳳嬌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這個騷娘們都他媽成這樣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強的那種女人。

  ”柳鳳嬌一邊哼著流行歌曲,一邊擦著頭發,看著鏡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線,心里沾沾自喜,不過在看到自己那兒時,忍不住也有些煩躁。

  這時,馬來財光著屁股、挺著大肚子進了臥室,頭發也一樣濕著,嘴里還叼著一支煙卷。

  “來財,你啥時候去城里啊?”柳鳳嬌見他進來,開口問了一聲。

  馬來財噴了一口煙說:“過兩天去跑動跑動關系,咋啦,有啥事?”柳鳳嬌說:“我想去市里買點東西,我聽人說,市里有賣那種護理膏的,可以讓顏色變淺一點。

  ”馬來財猥瑣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著她的柔軟,笑問道:“咋啦?嫌它顏色不好看?”“廢話嘛這不是。

  ”柳鳳嬌不滿的說:“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這樣了。

  ”馬來財上去摸了一把,咧著嘴笑道:“我覺得這樣的挺好啊!一看見你這這樣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鳳嬌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歡好看的,你偏喜歡這樣的。

  ”馬來財點點頭,湊到跟前低聲說:“我不光喜歡這樣的,還喜歡睡這樣的。

  ”說完,他來到柳鳳嬌身后,也不管柳鳳嬌有沒有做好準備,提起那東西就準備開始。

  柳鳳嬌表情幾乎看不到什么變化,馬來財那東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沒什么感覺。

  可是,馬來財一點也沒意識到自己弱的不行,一邊動,一邊在嘴里罵罵咧咧:“老子今天就讓你嘗嘗男人的滋味……”剛說完,馬來財身體抽搐一陣,動作也就停了下來。

  柳鳳嬌頭也不回,面無表情的問道:“完事兒啦?”馬來財點點頭,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柳鳳嬌沒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個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沒感覺,你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媽的廢物!”這邊,陳壯還在和雪梅嫂子進行著天人交戰。

  陳壯也在這巨大的快樂中達到了巔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來了……”雪梅嫂子緊抱陳壯,興奮的喊道:“壯子,來吧,快來吧!”最后時刻,二人同時快樂。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說:“壯子,你太厲害了,嫂子都快暈過去了……”陳壯嘿嘿一笑,說:“嫂子,我也感覺自己好像不一樣了,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雪梅嫂子輕聲道:“壯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時候想要,嫂子都給你。

  ”陳壯摸著雪梅嫂子,笑著說道:“嫂子,我現在就想……”雪梅忽然驚呼一聲,感覺陳壯再次有了反應。

  她滿臉驚訝、滿心歡喜的說:“你這小子屬驢的嗎?這么快就有精神了?”陳壯靦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雪梅嫂子心里歡喜的不得了,真沒想到陳壯的竟然這么強,這可真是……于是她急忙抱著陳壯,聲音抑制不住高興的說:“那就快來吧,壯子……”隨后,兩人再次繼續。

  這一夜,兩人完全忘了趙鐵柱,也不知道趙鐵柱回來沒有、幾時回來的,前前后后回來了幾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實在困了,兩人才相擁著沉沉睡去。

  對雪梅來說,陳壯今夜的舉動,她的身心都在這一夜被陳壯徹底俘獲。

  而陳壯,也終于體會到了做男人的快樂,雪梅嫂子對自己毫無保留,他心里不僅喜歡,還格外感動,一心只想好好對雪梅嫂子,給她幸福。

  ……第二天,陳壯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

  身邊雪梅嫂子還在沉睡,陳壯看著她那誘人的模樣,那東西又開始有反應了。

  他小心分開雪梅嫂子的腿,輕車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尋歡作樂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陳壯驚擾,驚的一下子就醒了過來,扭頭一看是陳壯,頓時嬌聲嗔道:“壯子,你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睡你呀嫂子……”經過昨晚的快樂,陳壯早就沒了那份羞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壞壞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邊享受著這特殊的“喚醒服務”,一邊嬌喘著說:“壯子,嫂子昨天讓你折騰一宿,身上一點勁兒都沒有了,你還不放過嫂子……”陳壯說:“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沒有了,壯子得好好對你……”雪梅嫂子嬌羞的點點頭,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來子……”兩人再度開始,外面的趙鐵柱一邊聽著里面的動靜,一邊給兩人準備午飯。

  昨晚他聽了一夜,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動靜。

  當陳壯停止的時候,雪梅嫂子已經徹底筋疲力竭了。

  趙鐵柱聽著里面的動靜偃旗息鼓,便過來敲了敲門,說:“壯子,媳婦,起床吃飯了,這會兒都十二點多了。

  ”“啊?十二點多啦?”陳壯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這一覺竟然睡了這么久,而且還是在趙鐵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翹的臀部,說:“嫂子,起床吃飯了。

  ”雪梅嫂子點點頭,起身幫著陳壯穿衣服,自己便隨手套了條碎花裙子,也沒穿內衣,便跟著陳壯一起走了出來。

  趙鐵柱看見兩人,急忙招呼道:“來,趕緊吃飯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餓了。

  ”雪梅看著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個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說不上來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點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刺激。

  陳壯在趙鐵柱家吃完了午飯,便起身對兩人說:“鐵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還要進山打獵。

  ”雪梅嫂子眼里滿是不舍,想問他啥時候再來,可礙于老公在身邊,也不好開口。

  倒是趙鐵柱開口說道:“壯子,你嫂子現在名份上還是我的老婆,所以你倆要是還想,就到我家來,不能讓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見要說閑話的。

  ”陳壯心下一喜,急忙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鐵柱哥,那我晚上還來。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壓抑著內心的激蕩,說:“壯子,晚上早點來。

  ”雖說陳壯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費了不少體力,但他還是覺得渾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勁兒。

  陳壯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連弩翻了出來,準備上山打點野味,正要出門,便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壯子,壯子!”回頭一看,馬來財的女兒馬 玉倩,正滿頭大汗的朝自己跑來。

  馬玉倩穿著一身特別洋氣的運動服,養眼至極。

  眼看馬玉倩到了跟前,陳壯問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說話時,眼神掃過馬玉倩的胸口,發現和雪梅嫂子比起來,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卻有一種別樣的風情,顯得很是可愛。

  跟雪梅嫂子睡過以后,陳壯對這種事算是食髓知味,這才一回來,就立刻又想了。

  陳壯看著她那一對豐滿,以及一雙長腿,心里暗忖,馬玉倩這么乖巧的姑娘,應該還是個雛兒吧?不知道睡起來的話,會是什么滋味。

  馬玉倩的身子又這么苗條,腰這么細,自己要是能握著她的腰……那還不得舒服翻天?馬玉倩沒有注意陳壯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說道:“壯子,我來找你幫個忙,村里衛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幾塊板,想問問你有沒有時間,幫我補一下……”“沒問題,交給我吧。

  ”陳壯拍著胸脯答應了下來,對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還又是從城里回來的,按說這樣的人都眼高于頂。

  可沒想到,她不但學歷高、長得美,心地也善良,處處為大家著想,要是誰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氣了。

  兩人一起去衛生所的路上,陳壯陳壯忍不住問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為啥要回來啊?”馬玉倩笑道:“咱們村一直缺個真正的醫生,鄉親們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來了。

  ”陳壯點點頭,繼續問道:“玉倩,你都已經在城市里生活過了,以后要是搞對象的話,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馬玉倩笑著問他:“你問這干啥?要給我介紹對象啊?”“沒沒沒。

  ”陳壯急忙擺了擺手,說:“我就是好奇問一嘴。

  ”馬玉倩便隨口說道:“找對象的話,找城里的還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對我來說,只要人好,有上進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這些都不重要。

  ”陳壯有些驚訝的看著馬玉倩,見她一點也不像開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這么說來,我也不是沒可能嘍?小時候玩過家家,馬玉倩沒少給自己當新媳婦,這長大了,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一親芳澤?兩人一邊聊著,已經來到了衛生所。

  陳壯看了看破舊的床,又拿起馬玉倩準備好的木板,看了幾眼,說道:“玉倩,這木材有點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著來吧,我給你倒點水喝。

  ”馬玉倩說完,便扭著緊翹的小屁股進了衛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會一些,陳壯也不例外,拿起錘子和鋸子便開了工。

  片刻后,馬玉倩轉身拿著水出來,彎腰給陳壯遞水,笑瞇瞇的說:“壯子,來,喝杯水!我這沒一次性杯子,你就湊合用我的吧,別嫌棄我就行。

  ”陳壯一抬頭,便透過馬玉倩的衣領,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風光,就連她帶的內衣,好像都是那種特別時尚的款式。

  只可惜這風景一閃即逝,讓陳壯意猶未盡。

  他急忙結果馬玉倩遞來的水杯,笑著說道:“玉倩你可真會說笑,我怎么會嫌棄你呢,你別嫌棄我這個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會呢!”馬玉倩一臉認真的說:“你一點也不粗,咱村的年輕人就屬你最聰明。

  ”陳壯用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遞還給馬玉倩的時候,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玉倩,咱倆這算不算是間接接吻啊?”馬玉倩一下子羞紅了臉,啐道:“瞎說什么呢……”陳壯覺得馬玉倩紅著臉的模樣格外可愛,就像是熟透了的蘋果,讓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馬玉倩從小就對陳壯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覺得陳壯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氣質。

  出去上了好幾年學,馬玉倩見多了外面的男人,也還是覺得陳壯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樣。

  他的一切都讓自己感覺那么真實,就連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讓自己覺得有些暈眩……陳壯雖然很想跟馬玉倩這樣的漂亮姑娘調調情,但時間倉促,他也就暫時打消這個念頭,專心干活。

  馬玉倩在一旁看著陳壯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識的掏出自己的手帕,親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馬玉倩看著他認真干活的側臉,越看越覺得順眼,這小子要是換一身行頭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帥哥一枚,而且還是身材健碩、肌肉感十足的帥哥,不知道會吸引多少小姑娘。

  “壯子干活又踏實,人長得也不錯,倒是個好男人的胚子。

  ”馬玉倩心里想著,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陳壯的汗都要連成線了,馬玉倩連忙又掏出手絹,去幫陳壯擦去臉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劃過臉頰,讓陳壯感覺十分受用,雖然隔著一層布,但是那種觸感還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陳壯長出一口氣,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著,有問題我再來給你弄,不過我還得進山打獵,得先走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