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信件:在大學的時候沒有談戀愛,一直沒遇見適合自己的,再就是怕浪費時間和 感情,到最后兩個人走不到一起。

  但是,我畢業工作后,父母就催著要我找個知冷知熱的男朋友。

  每天忙碌于工作,哪有時間出去搜尋男朋友。

  于是,我每天游離在(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網上。

  一次,加了個一個叫陽陽的男孩為好友,兩個談的很投機,感覺他還不錯。

  在網上聊了兩個月后,我們決定見面,沒見面的時候就擔心他是不是長得不好看,會不會年齡大,會不會是個騙子,見面后,發現人雖然不是特別的帥,但很有男人氣質,和我在一起時,很有紳士風度,每次都主動給我加菜、拉椅子。

  最 令我刮目相看的是,他燒得一手好菜,為人不浮躁。

  在那之后就確定了關系,相處了半年之久都沒有 沖破最后的 底線,最多就會說文藝下、抱一下。

  但是在他生日那天,我們超越了底線。

  那天我早早的請假來陪他過生日,他很感動,親自下廚為我做了一桌子愛吃的菜。

  我們享受了一次浪漫的燭光晚餐,從不喝酒的我,竟然也喝了兩杯紅酒。

  陽陽抱著我說,你小臉紅紅的真好看,他的目光令我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唇靠過來,我紅著臉接受,親到激情的時候,我們兩人都像要燃燒。

  他把衣服脫了,于是就脫我的衣服,開始的時候,我有點反抗,后來就忍受不了他的吻,主動放棄了。

  可能我們兩個都是第一次的原因吧,他很緊張,我也很緊張,特別是他進入我的 身體時,那種刺痛令我一生難忘,我哭了,他更加無措,沒有成功。

   男友以生日名義沖破 男女底線 我 好困擾在別人眼中,第一次都是很幸福的,但是我的第一次只有痛楚。

  之后,我們約會時,他怎么親我、摸我都可以,但我不允許他再進入我的身體,因為我好害怕。

  他給我解釋了很多,也給我很多時間來平靜,但我依然不能想通。

  最近,他因為我一直不讓他碰我,生氣了,并且好多天都沒有來找我了,我有點慌,現在怎么辦?禁忌者回復:既然守不住自己的貞操就別一直假裝矜持,否則你從一開始就別接受他身體上的要求,接受就代表你認可了這個人。

  至于你不想再次讓他進入你的身體,無法是你對性知識的匱乏,你對戀愛的茫然,你不知道該怎么做才是正確是,但是你知道自己不能再次犯錯,你把第一次當成了人生重大的課題,就此止步不前。

  你首要從認清這段戀情,相愛的兩個人有肌膚之親是正常的,你必覺得羞愧甚至是自責,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婚前性行為也有一定的進步意義,至少能讓你體會到這個男人婚前有沒有生理障礙,至少你可以了解你們的男女關系是否和諧。

  男友以生日名義沖破男女底線 我好困擾你所說的慌,實際上是怕感情會有一天破裂,是覺得自己的一次不自重會導致今后的感情或者婚姻遭到打擊。

  你在心里上給自己的負擔太重了,這會 對你的感情產生阻礙,雖然你比較保守,但愛的時候要適當學會體貼對方。

  即使你們將來分手了,你的身體也沒有白付出,因為你在感情上學會了如何辨識對方,也在感情中慢慢成長,這對你的婚姻也是順風順水又順情的事兒。

  延伸閱讀:放肆愛吧,那有什么 初秋正午,烈日炎炎,一輛開往鄉村的大巴,緩緩停靠在站臺。

  張小強提著行李下車,抹了抹額上的汗珠。

  “大學四年,這次畢業回家,可老家還是一個樣,啥變化沒有!”張小強打量四周,處處仍是成片成片的 苞米地,綠汪汪的,還不時有嘰喳鳥語傳來,跟他當初去省會讀大學時一個模樣。

  “這次回來,我一定可以一展所長,用我在大學里所學的知識,改變家鄉。

  ”張小強暗自下定決心,向家里邁去,還沒邁出幾步,就有個聲音從苞米地里忽然傳來。

  “呀……你溫柔點,這么猴急干嘛!”這語聲怎么這么熟悉呢!張小強思慮了一會兒,跨著步子走入了苞米地。

  如今正值苞米成熟的時節,枝葉繁茂,苞米葉子刮得張小強手臂微疼。

  張小強走到了苞米地深處,眼前出現一幕快要讓他噴鼻血的畫面。

  前方不遠處,有座棚子,里間鋪了張草席。

  有一男一女,正相擁在一塊,男上女下。

  男的是個禿子,張小強一瞄就認出來了,他是村里的 支書 陸啟亮

  下面那女人,衣服被脫的只穿戴個花蕾胸罩,露出大片的嬌嫩皮膚,就像快要長大的苞米似的,張小強猜測用手都能掐出水來。

  “這不是村里的 李姨嗎,她怎么跟支書還有一腿?”張小強有些詫異,但沒有多想,鼓著眼睛看起來。

  “啊……你能輕點嗎,把我壓的身子難受……啊……”李姨面帶春潮,胸前的碩大在張小強眼前波動。

  “行行行,我輕點,可你個浪蹄子別叫那么大聲,行嗎,被別人聽到,我支書的名聲就敗壞了!”陸啟亮說著話,同時摟著李姨的腰肢,上下運動著。

  “切……你陸啟亮還有名聲嗎?咱村里的寡婦,十個都被你睡了九個,剩下一個也是老到你都不愿意睡的!”“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連張家那小寡婦也被你盯上了吧,還想腳踏兩只船,啊……輕點……”李姨滿臉鄙夷,接著又閉上眼睛舒爽的叫起來,一臉享受。

  這刺激的一幕看得張小強眼睛瞪圓,差點流下口水來,視線一會落在李姨的 飽滿上,一會又瞟在她豐腴的屁股上。

  盡管李姨年紀有四十了,可身材卻保養的不錯,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充滿彈性,特別是那一對飽滿,張小強估摸著自己都難以掌握。

  正當張小強目不轉睛看著的時候,一只牛虻爬上了張小強的手臂,在上面猛地吸了一大口血。

  “疼死我了!”張小強吃痛,順手“啪”的一聲,一巴掌把那牛虻拍死。

  “等等,有動靜!”李姨眼睛猛然睜開來。

  “這苞米地里哪會有動靜!瞎扯!”陸啟亮根本不信,仍舊在李姨身上運動著。

  “老娘騙你干什么!”李姨循聲望去,立刻發現藏在不遠處偷看的張小強。

  她怔了怔,馬上叫道:“那不是張老漢的兒子張小強嗎?他不是在省會讀大學嗎!”“真有人!”一聽說有人,陸啟亮隨即爬起來,迅速穿好衣服,把腰帶系好,往張小強這邊走過來。

  “張小強,你怎么在這!”陸啟亮面帶怒意看著李小強。

  張小強本想撒腿就跑,但想想是陸啟亮在這和李姨在這偷情,他張小強怕什么?“咋滴,我不能在這啊!”張小強道:“真是難以置信啊,支書竟然和李姨有一腿!這事要是傳出去,嘿嘿!”“張小強,你 小子敢威脅我?”陸啟亮聽罷,臉色瞬間變得陰沉。

  張小強心里有幾分心虛,這陸啟亮怎么說也是支書,干部一名,真要惹火他,張家以后在村里可能就不好過了。

  但張小強怎么說也是大學生,有知識,曉法律,諒陸啟亮也不敢把他怎樣,便道:“就是威脅你,你能怎么樣?”“小兔崽子,小時候看到我都躲得遠遠的,現在長大了,讀大學了,膽子肥了啊!連老子都敢威脅!”陸啟亮擼起袖子,準備教育教育張小強。

  “我說支書,你為什么跟個小伙子計較!”此時,李姨也穿好衣服走了過來。

  她穿著一件白色低領T恤,走過來時胸前碩大不停顫動著,暴露出大半邊雪白。

  “這事我來處理,你先走吧。

  ”李姨拍著陸啟亮肩膀。

  陸啟亮 看了看張小強,又看了看李姨,重重“哼”一聲,憤憤離開了。

  “我說你這張家小子還真厲害,一回來,就敢當面威脅支書!”李姨向前走幾步,到了張小強跟前。

  這個位置,張小強正好可以看到李姨的碩大飽滿,中間的溝壑看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種想在掌中把玩一番的沖動。

  看到張小強的神情,蘭嫂嫵媚一笑,猛地抓起張小強的大手,往著她自己的胸脯上按去。

  柔軟!滑膩!這手感讓張小強爽得魂飛天外,他還是第一次碰女人胸,沒想到感覺居然這么爽。

  “張家小子,在省會上了四年大學,該不會還是個處男吧!”李姨挪揄道,任由張小強按著。

  張小強略露澀意,邊按邊道:“是……是啊,李姨!”“呵呵,我就知道,咱們這窮鄉僻壤,即使出了大學生,也還是山溝溝里出來的。

  大學里的那些城市女生,可不喜歡咱們這的男人!”李姨笑了笑,忽然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滿臉誘惑看著張小強:“要不李姨讓你嘗試一下女人的滋味?正好剛才李姨還沒舒服,你來幫幫李姨!今天的事情,你也當沒看見,出去別亂說,怎么樣?”“不不不,這可不行!”張小強立刻縮回手,一想到剛才,李姨光著身子在陸啟亮身下嬌喘的畫面,張小強就提不起興趣。

  “啊,你看不上李姨?”李姨愣了愣。

  “不是。

  ”張小強搖頭笑道:“李姨是長輩,我怎能做這種事。

  ”這話張小強說得很假,李姨這人,身材豐腴,胸大屁股翹皮膚白,是男人都會心動。

  但她下面剛被支書那啥過,一念至此,張小強就失去興致。

  “李姨,不然,你把你閨女艷紅許給我,今天的事,我就當視而不見了!”張小強忽然笑道。

  “你喜歡我女兒艷紅?”李姨打量張小強。

  “是的!”張小強點點頭,艷紅可是村里的村花,看上她的人太多了。

  “那好,今天下午我閨女正好也到家,我幫你制造機會。

  不過我們可說好了,能不能泡上我閨女,看你本事!”李姨道:“介紹完之后,今天的事情,你就當沒看見!不許亂說!”“好!”張小強滿口答應。

  接著,張小強和李姨分別,向家里走去。

  張小強家有五個院子,到家后,父母都不在,張小強猜測他們應該是下地干活去了。

  “不知道 嫂子在不在,我這么久日子沒回來,剛好可以給她個驚喜!”張小強朝嫂子房間走去,他卻發現房門竟被反鎖了。

  “這光天白日的,鎖門干什么。

  ”張小強透過門縫,朝房內瞅去,眼前的畫面,讓張小強頓時獸血沸騰起來。

  只見房內,一名女子正脫得赤條條的斜躺在床上。

  她玉腿大開,手中拿著一根蘿卜,放在下面緩緩運動著。

  女子正是張小強的嫂子, 于薇!于薇今年二十五歲,就像九月的蘿卜八月的蔥,她長得是白白嫩嫩,皮膚吹彈可破,胸脯也飽滿堅挺。

  她絕美的小臉上,五官精致,一雙汪洋般的大眼睛里靈氣動人,尤其是那淡粉色的櫻桃小口,讓人有種不由得想親一口的沖動。

  盯著于薇的動作,張小強感覺小腹燥熱難忍,下身立馬有了反應。

  此時的于薇,面泛春潮,貝齒輕咬下唇,喉嚨里發出粗重的嬌喘聲,無比誘人,張小強被撩得心神激蕩。

  她的右手在下(姐弟亂性)面輕輕運動著,另一只手,則在胸前渾圓上不停來回按著,張小強看得心癢難耐,真想沖上去觸碰那對飽滿。

  “沒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里偷偷摸摸做這種事。

  ”張小強吞了吞水:“但想想也是,嫂子剛嫁過來,大哥就去河里放水插稻秧的時候,不小心掉河中淹死了,讓嫂子早早守了寡。

  她一個人在家四五年,不寂寞才怪。

  ”張小強暗自想著,視線仍舊緊盯著房內的畫面,清晰看見,于薇手上的動作漸漸變快,口中嬌喘的聲音也變大起來,聽得張小強一陣心猿意馬。

  他很想沖進去,幫助嫂子解決寂寞之苦。

  可一想到她是大哥的女人,雖說大哥死了很久,但張小強仍是有些別扭,畢竟于薇是他嫂子,甚至讀大學的學費,也是嫂子去縣里打工給他賺的,這些年,嫂子對張小強,一直是疼愛有加。

  欲望與倫理的煎熬,讓張小強難受的不由得跺起腳來。

  他這不跺腳還好,可一跺腳,剛好踩到放在門邊的一根鐵釘上。

  “啊,疼死我了!”張小強大叫一聲,猶如觸電似的縮回腳,他搬起腳看了看腳底板,還好鞋底厚,要不然這一下肯定扎一個大洞,血流如注。

  但還是很疼!緊接著,張小強心里就暗叫一聲“不好”,剛剛喊得那么大聲,肯定被嫂子聽見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