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18日電腦海里瞬間浮現出了 沈麗那妖嬈性感的嬌軀,想著此時她正在和 表哥做那種事,心里頭一陣騷動起來,我此時多么想能夠看看沈麗那光滑的嬌軀,只可惜兩年前一場車禍讓我失明了。

   要不是表哥收留我,我在這座城市里估計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這會我竟然幻想要他的 女人,心里頭不禁涌起一股愧疚感。

   我捂上自己的耳朵,想要不聽,但沈麗那銷魂的哼聲實在太迷人了,我根本就無法控制的住體內邪火的上涌,手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那,隨著自己的運動,多么想這一會能夠看到沈麗的嬌軀。

   可惜我瞎了。

   這又讓我一陣懊惱,同時心里頭的愧疚感讓我覺得自己惡心,我氣的一揮手,砰…腦袋撞上了墻壁。

   嗡的一聲響。

   一道光亮傳入眼簾之中,周圍慢慢出現了畫面。

   我瞪起眼睛呆呆的愣了好一會才回神過來,我又看得見了,我激動從床上跳了起來,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告訴表哥這個好消息,只是剛轉頭我順著那墻壁上的個破洞,立馬被眼前的一幕給吸引住了。

   表哥那健壯的 身體狠狠壓在了 表嫂身上,手更是在沈麗的上半身來回游走,沈麗下方的床單也皺巴巴的,嘴里頭不斷發出聲音,面紅耳赤的嬌喘著。

   我身子再次有了反應。

   咕隆干癢的吞了吞口水,手更不由自主的朝著底下摸去。

   只是沒等我出來,表哥哼了一聲就直接貼在了沈麗的身上,沈麗眉頭微微一皺,顯然有些不滿意,只是她并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簡單收拾了一下就起來了。

   我看著她起來,她的完美身材就那么一覽無遺的在我跟前擺動著,我順著她的走動一直看到她開門出去,緊接著就聽到外頭浴室里傳來一陣水聲。

   我知道是沈麗在外頭洗澡。

   表哥這房子是早年買的,兩室一廳,主臥次臥都沒有衛生間,洗澡只能在客廳的衛生間里頭,我看不到沈麗,回頭望了望表哥見他早就趴著呼呼大睡了。

   聽著外頭的水聲心里頓時一陣躁動起來,同時見到表哥心里頭又是一陣愧疚,我失落的趴在床上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可腦子里頭沈麗那妖嬈性感的嬌軀卻始終揮之不去,底下再次躁動起來,我邪惡的伸出手想著沈麗嬌軀撫弄著。

   咚咚…… 就在這會外頭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把我嚇了一跳,慌忙拉上褲子。

   小偉睡了嗎?沈麗輕喊了一聲。

   我艱難吞了吞口水道:還沒呢? 哦,那我進來拿一下衣服。

  沈麗輕輕笑了笑隨即就推門走了進來。

   她剛進來我一下就瞪起了眼睛。

   她竟然什么都沒穿就那么一絲不掛的進來了,還把燈給打開了,她身上任何一點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從沒如此近距離的看過一個女人的身子,我的心里頭立馬燥熱了起來。

   看著她扭動的身軀,我心里叫苦不已,這簡直就是誘惑我犯罪嗎? 但我清楚沈麗是因為我看不清楚她才這么大膽的不穿任何東西走到我房間里頭。

   我一件衣服放在你這邊柜子里頭了,我來拿一下。

  沈麗肯定想不到我已經可以 看到了,朝著我微微一笑,搬了凳子就站上去墊著腳在柜子里找衣服。

   全然不知道她全身都被我看光了,那身下的反應也是極為明顯。

   我感覺整個人幾乎要爆炸開了。

   哎呀…… 就這會沈麗嬌哼一聲,整個人直接朝著我這邊跌了過來,我眼疾手快直接過去接住了她,擁抱著她妖嬈性感的嬌軀,那入手的柔滑都讓我渾身一顫。

   沈麗被我抱住,俏臉不禁浮起一片紅暈,輕輕的坐起來看著我小聲道:小偉,沒壓到你吧! 沒,沒!我慌亂的搖了搖頭,不敢一直盯著她,怕被她發現我已經看得到了。

   嗯。

  沈麗點了 點頭,寵溺的伸手摸了摸我額頭:老天真是不公平,怎么就讓你看不到了呢? 聽到她這話我心里頭更加慌亂起來了,畢竟我現在已經可以看到了。

   只是這下我哪里敢說呀。

   要說的話估計沈麗不殺了我,表哥知道也會宰了我。

   沈麗無奈的搖了搖頭正要起身回去,一站起來嗯哼了一聲再次坐到了床上,我看的清楚,但不敢說,裝傻道:表嫂,你怎么了。

   剛崴到腳了。

  沈麗沮喪的說了一聲,還低頭揉了揉自己的腳。

   要不我幫你揉一揉吧!我脫口 說道

   沈麗一愣回頭看了我一眼,微微笑道:哎呀,我這都差點忘記了,我(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們小偉可是一名出色的 按摩師。

   自從眼睛瞎了后,我就去學了盲人按摩,當了也快一年了。

   出色肯定談不上,但知道沈麗是在鼓勵我,心里頭一暖,想著自己那邪念又覺得愧對她,這讓我更不好意思告訴她我可以看到了,沈麗輕輕抬起腳放在我的跟前:小偉,那就麻煩你幫我按摩一下吧! 嗯。

  我點了點頭,依舊裝著看不到的樣子,在床上摸了摸才握住沈麗的小腳丫,輕柔的幫她按摩著。

   嗯…… 沈麗嘴角發出一道嚶嚀的聲音,那醉人的樣子就這樣被我收在眼底下。

   而且她抬著一只腳,另外一只還放在底下,我可以清楚看到她的那里,明顯的細節之處,我感覺自己幾乎都要窒息了,只是我根本不敢表現出來,只能強壓著內心的感覺幫沈麗按摩著。

   我的手輕輕一動,沈麗的身體就是一陣顫動。

  而她的那里這已經完全的有了反應,亮晶晶的閃著異樣的光芒。

   隨著我的按摩,表嫂發出了一聲聲醉人的聲音。

   按了一會,表嫂看了看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小偉,你會不會全身按摩啊?要不給我來個全身按摩吧。

   我一下瞪起了眼睛,她竟然要讓我給她全身按摩。

   那我豈不是…… 我別過腦袋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帶著顫抖聲音道:只要表嫂不嫌棄我手法拙劣,我就幫你按按。

   怎么會呢?表嫂相信你的技術。

  沈麗嬌媚一笑,隨即撿起剛從柜子里拿出的睡衣穿上。

   然后就朝著我床上一躺開口道:來吧。

   即便她這會穿了衣服,但那也就是個睡裙,還是很薄的那種反而添加了更多的誘惑,我看的全身血液都跟著沸騰了起來,雙手微微顫抖著就朝著她身上摸去。

   特別此時她趴著,那翹起的肥臀十分的性感誘人,我看的猛的吞了吞口水,從背部開始為她按摩。

   表嫂的皮膚非常的嫩滑,觸摸上去的一瞬間,我仿佛是觸電似的立刻就收回了手。

   不過表嫂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閉著眼睛等我按摩。

   我深吸一口氣,也不再扭捏了,順著表嫂背后的穴位就一個挨著一個的按了下去。

   直到按到了背部上邊最后的一個穴位的時候,我已經汗如雨下。

   我活了這么多年,按摩也有一年了,但是這還是第一次這么緊張,表嫂的身體像是綢緞一樣,摸起來又柔順又光滑。

   表嫂抬頭一看我汗如雨下的樣子也嚇了一跳,急忙問道:小偉,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 我急忙搖了搖頭道:沒事,表嫂你怎么樣?身體好受點嗎? 表嫂笑了笑道:舒服多了,小偉,嫂子最近有點太累了,就這些按摩可能還是不夠,沒關系,我去睡一晚上就好了。

   我心里邊的愧疚一下子就涌上來了,剛剛按摩的時候我確實是沒有用太大的力氣,一來我是怕自己用的力氣太大傷到了表嫂,二就是我怕驚動了表哥。

  可是現在一看,我這自作主張的一弄,卻沒有幫表嫂感受到任何的放松。

   我咬了咬牙,說道:表嫂,其實我還沒有結束呢,接下來要按得一個穴位才非常的容易緩解疲勞。

   表嫂猶豫了一下,但是還是點了點頭道:行!那小偉,你幫我按按吧,我相信你。

   表嫂倒是非常的爽快,可是到我這,我卻有些猶豫了。

   表嫂,那個穴位的位置,有點偏。

   有多偏?表嫂問道。

   我要按得這個穴位名為三天穴,這個穴位就在女人的大腿根部,就是那里附近。

   我和表嫂解釋了一下,表嫂想了一會,俏臉一紅道:沒事,小偉,你幫我按按吧,不過你可不準亂摸哦。

   我的臉一紅,我也知道表嫂說的亂摸是什么意思,那個穴位實在是太偏了,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碰到。

   我鄭重的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我轉身到了表嫂的腿邊,手一動順著表嫂的腿就摸到了表嫂的三天穴上。

   順手分開了表嫂的腿之后,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看直了,表嫂下面是真空的,什么都沒穿,一切的隱秘就這么暴露在空氣中。

   而此刻我要按的地方就離表嫂的重要部位只有幾厘米距離。

   我的手下意識的就向著表嫂下面的重要部位就摸了過去。

   我的手一碰到那里,那身下的反應就更加強烈,表嫂的身體便猛地顫動了一下。

   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可是卻并沒有阻止我,任由我的手還繼續放在那里。

   我的手就像是遇到了沼澤一樣慢慢的陷了進去。

   表嫂嬌嗔一聲。

   我嚇了一跳,手都不敢亂動了。

   咋了?嫂子? 表嫂俏臉一紅,將信將疑的說道:小偉,這就是你說的那個穴位是嗎?位置確實有些偏了。

   我的心中一顫,其實真正的穴位不在這里,不過現在我也只能司馬當活馬醫了,要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我又給表嫂解釋了一番,上來就是一頓忽悠,說只要按完了就舒服了。

   表嫂羞澀的看了我一眼道:沒事,小偉,你接著幫我按吧。

  表嫂悄悄的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實還是挺舒服的…… 我心中一熱,來回的按摩著,隨著我的按摩,我清楚的看到表嫂的的身子反應越來越強烈。

   我的動作也不禁的加快了動作,表嫂的表情驟變! 但是她卻沒有叫我停止,表嫂咬著嘴唇,眼神在我的來回按摩下有些迷離,突然我感覺到表嫂的身體開始有規律的顫抖了起來! 表嫂突然狠狠的按住了我的手,不讓我的手離開了,大概過了五秒鐘之后,表嫂才松開了手。

   表嫂一起身,我便在床上發現了跡象。

   就算是我這么多年沒經歷過那種事情,這種時候我也明白了這是什么了。

  我瞬間便起了反應,身下的褲子高高撐起。

   這下我更加的窘迫了,其實我早就起了反應,只不過剛剛太過于專注的給表嫂按摩,我也沒去管,現在一閑下來,自己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我的臉刷一下的紅了起來,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表嫂看著我,她應該是也明白了我的窘迫,笑了笑道:小偉,表嫂也是過來人了,什么都見過了,都是血氣方剛的大小伙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表嫂的勸慰讓我更加的不好意思了,表嫂越是表現出善解人意的樣子,就越是讓我覺得羞愧,表嫂對我這么好,我竟然對她起了那種想法,我還是個人嗎? 想著想著,我都想抽我自己。

   小偉,沒關系的,你是 男人!表嫂知道的!不過一直這樣也不是回事,男人要是老憋著可就憋壞了,這樣吧,小偉,我幫你介紹個女朋友吧。

   我一愣,介紹女朋友?這種事之前我可從來沒想過,雖然我現在已經不是瞎子了,但是這件事絕對不能讓表嫂知道,表嫂估計就是因為我是個瞎子才讓我按摩的,要是表嫂知道我剛才什么都看見了,絕對會殺了我的,就算是表嫂不殺了我,表哥絕對也饒不了我。

   我苦笑一聲,道:怎么會有人愿意要一個瞎子呢? 表嫂拍了拍胸脯道:你放心,這種事,包在我身上了! 表嫂說完之后就離開了。

   第二天我一覺醒來,就發現表哥已經不在了,問了問表嫂我才知道,原來是表哥已經出差去了,而且這次事情比較麻煩,要很長時間才能回來。

   表嫂一邊做著衛生,一邊回答了我這個問題。

   由于是在家里,而且我又看不到東西,表嫂穿的也就非常的隨意,還是那件普普通通的睡裙,但是隨著表嫂一趴下拖地我卻發現,這件睡裙里邊可是大有文章啊。

   表嫂里面竟然是真空的! 表嫂一蹲下,一片春光便占滿了我的視野,而且表嫂的腰又非常的細,幾乎是只要是一看就能順著領口一直看到底。

   我的眼睛一下子看直了,表嫂調轉了個方向。

   表嫂的下身沒有任何遮掩的就展現在了我的眼前! 我的血一部分沖上了頭頂,另外的則沖去了其他的地方。

   表嫂的里面可是真空的啊,表嫂這一撅屁股,我可是什么都看清了! 我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現在這種情形任何一個男人看到了都忍不住,更別說我了,我這么多年可都沒干過那種事,說的簡單一點,我就是個處男,表嫂這個動作簡直就是再引誘我犯罪。

   我幾乎都要忍不住了,看著表嫂的屁股我鬼使神差的就伸出了手。

   一時間,兩個女人都抱在了一起哭訴著。

  而此時的趙狗蛋已經提著酒菜來到了 趙大猛的家門口。

  趙狗蛋和田瑤住的雖然偏僻,但也離村里其他住戶并不遠。

  整個山頭村也就百十來戶人家,而且都坐落在玉峰山腳,串門也很方便。

  可是趙狗蛋一來到趙大猛的門外時,頓時就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

  這大白天的,怎么還關著門呢?在趙狗蛋以為趙大猛家里沒人的時候,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對男女的對話。

  “呀!死鬼……你著什么急啊!快去看看門把嚴實了沒有,萬一讓人看見了可咋辦?”“哎呀,放心好了!我來的時候都看了,每一個人,這時辰大伙都出去干活去了,快點的……我等不及了!”“啊嗯……別……輕點……哦!”趙狗蛋早就不傻了,這聲音一聽就知道分明是一對狗男女在干那事啊!女的是李 春娥,可男的聲音根本不是趙大猛的,那會是誰?趙狗蛋剛想轉身離開的腳頓時停了下來。

  心說這李春娥還真是個蕩婦,這大白天的竟然都敢在家里勾搭野男人了!這要是讓趙大猛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拿把刀砍死這兩個狗男女。

  趙狗蛋心思也活泛了,他要讓嫂子過上好日子,可不能一直裝傻充愣下去,可當務之急還是要想辦法把本該屬于自家的田產拿回來才行!現在正好撞上了李春娥和野男人偷情,那可是個勁爆消息。

  趙狗蛋一把脫了鞋子,四下看了一眼,悄摸摸的走到了門外的窗沿上,抬頭往里一瞧。

  好家伙!此時兩個渾身赤條條的男女正伏在飯桌上呢。

  男的背對著門外,趙狗蛋也看不到正臉,只感覺背影有點熟悉,想不出是誰。

  可李春娥那美艷動人的熟婦臉,趙狗蛋可還是認識的。

  一想到這張臉昨天還朝著自己拋媚眼,結果今天就在別的男人身下婉轉求歡了,趙狗蛋心里還有一點不是滋味。

  可仔細一看,這他娘的男的哼哧了半天,還是沒啥反應?!女人一看半響都沒動靜,頓時也急紅了眼,喘著氣說道:“我說孫 德才,你到底行不行啊?每次都弄得老娘興致起來了,你就焉了吧唧的!”男人一聽李春娥竟然鄙視自己,頓時一把將女人的身子轉了過去。

  頓時間,女人胸前的傲人之處壓在了桌子上,形成了一道誘人的弧度。

  啪!孫德才一巴掌拍在女人身子上,紅著脖子說道:“我弄死你個臭娘們!敢說大爺我不行!”女人嫩白的肌膚上挨了一巴掌,頓時顯露出鮮紅的五個掌印,可嘴上卻忍不住的喊了一聲:“啊!打我……再打我……”窗外,親眼見證著這一幕活春宮的趙狗蛋早就有了反應了。

  好家伙……原來李春娥這女人竟然好這口?趙狗蛋看到男人一直沒啥動靜,手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女人的腰部上,惹得女人一陣輕哼連連。

  最讓趙狗蛋驚訝的還是這個男人竟然是村里的會計,孫德才!生產隊隊長的老婆和村會計勾搭在一起……趙狗蛋感覺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

  不過眼下趙狗蛋卻是在想,該不該沖進去撞破兩人的好事。

  反正自己在他們眼中也就是個傻子……正在這時,房里的男人突然發出一陣興奮的呼喝聲:“哈哈哈……再叫幾句,我好了……好了!你越叫我越興奮!快叫!”女人也是身子一陣,身子更是搖擺個不停,嘴里叫著:“啊!快來……!”可就在男人正打算辦正事的時候……砰!一道劇烈的響聲,大門竟然被人撞開了!趙狗蛋一手提著酒菜,喘著粗氣,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后腦勺上,說道:“壞人!放開春娥嬸,不許你,欺負她。

  ”孫德才感覺腦門子一黑,差點就要暈過去了。

  自己這是好不容易可以了,正要辦事,卻又被人打斷,連轉身看清闖進來的人是誰都沒來得及,后腦勺就直接挨了一拳。

  孫德才有點心虛,要是來人是趙大猛的話,估計他這時候就該涼了。

  趴在桌上的李春娥也趕忙轉過身,一把抓過地上的衣服蓋在身上,目瞪口呆的看著闖進來的人。

  李春娥張著嘴說道:“趙狗蛋!怎么是你?”孫德才這才揉著頭轉過身來,一看壞了自己好事的竟然是村里的傻子趙狗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孫德才一把揪住趙狗蛋的衣領,兇狠狠的說道:“蠢狗子,你他媽活膩歪了是吧!敢打我!”趙狗蛋身子連動都沒動一下,他從小就被 劉老漢拿來當實驗品,吃了無數的中草藥,他這些年就像是一個藥罐子,吸收了無數寶貴藥材的精華。

  更重要的是,劉老漢在世的時候,還教他打過一套拳。

  其實也不算是刻意的教他,劉老漢有每天打拳的習慣,和劉老漢一起生活久了,趙狗蛋也就有樣學樣的打。

  他那時候雖然傻,但是照貓畫虎的動作還是會的。

  反正只知道每次吃了草藥,打完拳之后渾身就熱乎乎的,大冬天的不穿衣服都可以上山放牛,甚至每天都下河洗澡,身體就像個火爐一樣。

  孫德才還不到一米七的身材,四十幾歲的身子像是被掏空了的樹干一樣,哪里是趙狗蛋的對手?但是趙狗蛋知道自己現在必須得裝傻……趙狗蛋一下子弱了氣勢,裝作小孩子害怕挨打的模樣說道:“春娥嬸叫,我就進來,不許你……欺負她!”李春娥很快反應過來了,因為她看到了趙狗蛋手上拿著的酒菜。

  而且一聽到這個 傻狗蛋竟然是因為害怕自己被欺負,這才撞門進來的,心里一時竟有些感動。

  李春娥推了一把孫德才,沒好氣的說道:“孫德才,咋不見你剛才這么能耐!狗蛋是個傻子,你和他計較什么……”孫德才一看李春娥又拿他不行來說事,頓時也有些惱火,咬著嘴說道:“他媽的要不是這傻子,我現在早讓你哭爹喊娘了!”李春娥穿好了衣服,說道:“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今天這事就先算了,老娘都沒興致了!你再不走,大猛回來了,我可要賴你非禮我了啊!”一說到趙大猛,孫德才臉色頓時變了。

  現在他可是在給趙大猛戴綠帽子呢,要是真讓趙大猛知道了,以他那性子,估計真得拿把刀追到村會計室砍了自己。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好事就這么黃了,孫德才還是很不甘心。

  只見孫德才狠狠的點了點趙狗蛋的額頭,說道:“蠢狗子,你等著!早晚我要弄死你,再弄你家的那個黑寡婦!”說罷,孫德才穿好了褲子走了出去。

  在孫德才轉身的那一剎那,他并沒有看到趙狗蛋眼中迸射的兇芒。

  “這個孫德才,竟然敢打田瑤嫂子的主意!”趙狗蛋心里已經開始想著怎么弄這個村會計了。

  任何敢欺負田瑤嫂子的人,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李春娥見孫德才走了,這才走到門邊,將門扶了起來。

  趙狗蛋又恢復了癡傻的模樣,目光盯著李春娥說道:“春娥嬸,門,壞了,賠,賠。

  ”說著,趙狗蛋又將手上的臘肉和酒朝李春娥遞了過去。

  可女人現在的心思哪里在門上?從趙狗蛋闖進來之后,李春娥的目光就被傻男人身下的本錢吸引了。

  李春娥接過東西,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趙狗蛋,吐氣如蘭的在他耳邊說道:“傻狗蛋……你剛才是不是在門外偷看了?”趙狗蛋心中一驚,心說自己裝傻,難道被李春娥看出來了?不過從李春娥的眼神中,趙狗蛋并沒有看到那種驚訝。

  趙狗蛋癡傻的笑著,說道:“撒尿……狗蛋撒尿。

  ”李春娥頓時明白了,趙狗蛋是因為憋了尿,才會這么鼓脹的。

  要不是知道趙狗蛋已經傻了十三年,而且村里劉老漢也束手無策的話,李春娥甚至都懷疑這個傻子是不是真的不傻了。

  因為這個傻子現在知道想女人了!李春娥媚笑一聲,拉著趙狗蛋往茅房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咯咯……你個傻狗蛋!來吧, 嬸子帶你去茅房撒尿……”趙狗蛋整張臉都漲紅無比,不斷的喘著粗氣。

  因為此刻李春娥的小手,竟然是拉著自己那!趙狗蛋漲紅著臉說道:“春娥嬸,難受……狗蛋難受,要撒尿。

  ”李春娥媚眼如絲,剛才和孫德才勾起的渴望,這一下又被撩撥起來了,讓得李春娥感覺心口都燒了起來。

  女人嬌笑著說道:“好嘛……快點,嬸子幫你!你可說了要好好賠嬸子的……”趙狗蛋臉紅脖子粗,終于一路忍到了茅房里。

  農村鄉下的茅房,就是幾塊木板架著,然后里面有個鏤空的洞而已。

  李春娥領著趙狗蛋一進入臭氣哄哄的茅房,卻沒有轉身離開。

  趙狗蛋原本還沒有那么強烈的尿意,可現在一看到茅房的洞,頓時尿意上涌,下身又有了反應。

  李春娥的小手,頓時一震,俏臉一紅,說道:“壞家伙……這么調皮!”說完,另一只手就在趙狗蛋的褲腰帶上一拉。

  啪嗒!還沒等李春娥從滿臉的震撼中反應過來,一股尿液如同水龍頭一樣噴射而出!嘩嘩!伴隨著急匆匆的水聲,一些甚至濺到了李春娥的臉上。

  可現在趙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嘩嘩的尿液如同長龍出海,一股腦釋放了出去。

  足足過了一分多鐘,趙狗蛋才心滿意足的提起了褲子。

  趙狗蛋一轉頭,發現身旁的女人竟然滿臉癡迷的看著自己,頓時傻笑道:“嘿嘿,春娥嬸,我撒完了……”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臉上被濺射的尿液,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說道:“傻狗蛋……你這回可得好好賠一賠嬸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嬸子的臉弄臟了……趙狗蛋聽到李春娥這么說,故意皺著眉問道:“春娥嬸,我賠你了,臘肉,還有酒,我賠了。

  ”李春娥一聽這傻狗蛋竟然還知道討價還價了,也覺得和一個傻子調情沒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導他,告訴他該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將趙狗蛋的手抓著,然后壓在自己身上。

  趙狗蛋下意識的一縮手,連忙又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個傻子,不能表現的(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太反常。

  感受著手心觸感,趙狗蛋知道李春娥里面根本沒穿內衣。

  李春娥媚笑著說道:“春娥嬸才不稀罕你那點臘肉和酒呢,春娥嬸要你好好賠我!”說著,李春娥的手就伸向了趙狗蛋身下。

  趙狗蛋漲紅著臉,想要退一步,卻發現茅房空間太小,容下兩個人已經是很擠了,根本退無可退。

  趙狗蛋被壓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識的動了動,癡癡的說道:“春娥嬸,怎么……怎么賠?”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趙狗蛋的臉上,說道:“別急,嬸子好好教你!”說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襯衫扣子解開來,頓時間,春光暴露在空氣中。

  散發著熟女的氣息。

  “咕嚕!”趙狗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從剛才到現在,他的目光就沒離開過女人身前。

  對于趙狗蛋的反應,李春娥很是開心,媚笑著說道:“傻狗蛋……嬸子好看嗎?”趙狗蛋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觀看女人的身子,只知道木訥點頭,癡癡的說道:“好……好看……嬸子好白……”“咯咯……你個傻狗蛋!”李春娥嬌笑一聲,對趙狗蛋的比喻似乎很受用。

  女人又伸出兩只手抓著趙狗蛋的手,說道:“傻狗蛋……想不想碰嬸子?”趙狗蛋癡笑的說道:“嘿嘿……想!”李春娥剛想將趙狗蛋的手放在身前,卻沒想到趙狗蛋直接掙開了她的手,緊接著,兩只粗糙手掌頓時蓋在了自己身上。

  李春娥哪里受得了這突然的刺激,當下一聲:“啊……哦!你個傻狗蛋……輕點……”感受著男人粗糙的手掌,李春娥媚眼如絲,整個人都癱軟在了趙狗蛋的懷里,情不自禁的將手伸向趙狗蛋的褲襠,喘著粗氣。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