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 思雅,我明著告訴你,我就是想得到你。

  用不用我再提醒你一句,你 亡夫欠的債還有一個月就到期了,我看 你怎么湊夠三百萬!”一個身影微胖的中年男子,猛的從飯桌上站起,用夾雪茄的手指指向劉思雅。

  那一雙兇惡眸子,渾如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餓狼。

  劉思雅渾身顫抖,胸口顫抖著,看的人心癢。

  她才26歲,正值青春好年華。

  因為亡夫多年的疼愛,她的身材姣好成熟,豐腴有致。

  加上一張貌美的容顏,還有那出塵的女神氣質,她完全就是一個極品少婦。

  可這樣的她,得不到滿桌 男人一絲的關心,所有人只關心她的臉蛋,她的誘人身子。

  這一刻,她的心涼透了。

  她已經找了八個合作商,每一個都不愿跟她合作,一切就像商量好似的,所有人都要為難她。

  而那些欠她亡夫錢的人,更是趁機各種賴賬,恨不得一下子把她亡夫的公司拖垮。

  如果她的丈夫不曾離去,她依然會是那個貌美如花的家庭主婦,哪會經歷這些人面獸心。

  飯局散去,她也回了自己訂的豪華套房,放了熱水,光著身子躺進了浴缸。

  熱水侵襲著雪白迷人的酮體,劉思雅感覺渾身都放松了。

  可她還是忍不住流出眼淚,罵道:“王永強,你個混蛋,你這樣一走了之,我和孩子怎么辦?難道,我真的要拿 身體換取這一切嗎?”心中悲痛,手掌輕撫著身子。

  她不愿意出賣自己的身體,但作為一個正值美好年華的女人,獨孤的度過每個日日夜夜更是一件難以忍受的事情。

  正在關鍵的時候,浴缸旁邊的手機響起。

  她蹙著眉頭拿起手機,一個成熟女人的聲音 傳來,“ 小雅,你的情況我已經聽說了。

  你 姐夫雖然沒什么本事,但幫你處理一些老賴一點問題都沒有。

  我已經讓你姐夫過去了,估計馬上就到你入住的酒店,你去接一下!”“什么?”劉思雅的杏目一瞪,不敢相信,“姐,你開什么玩笑。

  姐夫就是一個養豬的農民,生意場上的事情他哪懂?而且,姐夫他……”話說一半,劉思雅說不下去了。

  姐夫平時里用色瞇瞇的眼睛盯著她看,她怎么好和姐姐說?雖然不是親姐姐,但是倆人從初中時候起就是最要好的閨蜜,一直以姐妹相稱,關系早就不是一般的朋友同學了。

  “這你就說錯了,你姐夫雖然是個養豬的, 也就高中文化,可他好歹也是一個農民畫家。

  前兩天,你姐夫的一幅作品還得了獎呢!你放心,你姐夫辦事靠譜,他早年間跟人學過武,保護你,幫你要債都是一把好手。

  行了,事情就這樣說了,你去接一下你姐夫!”話還沒說完,劉思雅的姐姐就掛了電話。

  劉思雅拿著手機正呆滯著,套房門(兩根一起插進去)口傳來摁鈴的聲音。

  她臉色一變,心道:姐夫來的沒那么快吧?心生狐疑與不爽,她還是如芙蓉出水一般離開浴池,昂首挺立,扭動著纖細的腰肢,水珠沿著動人的線條滑落。

  兩條玉腿亦是圓潤白皙,像是T臺模特一般。

  她走了沒兩步,扯下酒店里的 浴袍,熟練地一系,朝著套房門口走去。

  為了確定是不是姐夫,她先透過貓眼朝外面看了一眼。

  等看到那張熟悉的國字臉,還有那雙熟悉的色瞇瞇目光,她漂亮的柳眉再次一蹙。

  她正遲疑著要不要開門,還是想辦法將門外的姐夫趕走,外面的魁梧男人又一次摁響了門鈴。

  劉思雅一陣煩躁,猛地打開房門,帶著一種憤怒的表情瞪向門口的韓大力。

  韓大力見到穿著浴袍的劉思雅卻是一驚,目光直勾勾地把劉思雅由上到下看了一遍。

  尤其是看到劉思雅領口間的時候,讓他忍不住吞咽口水。

  劉思雅討厭韓大力那不加掩飾的吞口水動作,不由冷哼一聲。

  在她看來,韓大力的這種行為和那些想要她的禽獸一點區別都沒有。

  韓大力面露尷尬,緊接著才回神,訕訕一笑,說道:“小雅,你剛剛洗完澡啊?”聽到這話,劉思雅更氣了。

  這叫什么話,她洗沒洗完澡和他有什么關系,他難道想趁機對自己做什么不成?她這兩天受夠了外人的氣,不想面對韓大力還怕這怕那,便冷著臉道:“姐夫,咱們還是說 正事吧?我姐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你既然是來幫我的,我就給你安排好一切。

  你在門口等我換身衣服,然后我帶你去樓下開一間房,再帶你去吃一頓飯。

  ”說著,劉思雅就要關門,韓大力卻嘿嘿笑道:“不急,不急,我也正想跟你說正事呢!”“嗯?”劉思雅面露不解。

  “這里不方便說,我們還是進去說吧?”韓大力也不理會劉思雅,直接進了套房。

  劉思雅滿目厭惡,遲鈍兩秒才關了房門。

  接著,韓大力從身上掏出 一沓錢來,和劉思雅道:“小雅,我和你姐姐也沒什么本事,但這十萬塊錢,你務必要收下。

  ”“姐夫……”看到那一沓錢,劉思雅的目光瞬間濕潤了,對韓大力的厭惡也一下子消失,“姐夫,這錢我不能要,你和我姐還有兩個小孩要養活,我不能拿你們的錢!”“你客氣啥,我和你姐還是外人啊?”韓大力說著,把一沓錢朝劉思雅手里塞。

  劉思雅條件反射地抗拒,兩個人一來一往,劉思雅沒系死的浴袍系帶一下子開了。

  “你再這樣,姐夫可要生氣了,拿著!”韓大力沒有注意到劉思雅浴袍的變化,面色一沉,厲喝了一聲,同時把錢強硬地塞到劉思雅的手里。

  劉思雅雙手朝下閃躲,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浴袍開了。

  等到她意識到的時候,她身上的風光大露。

  而韓大力強塞錢的手掌,無巧不巧正好落向了她的小腹下方……韓大力的眼睛瞪的滾圓,自己也驚呆了,沒想到小姨子的浴袍突然松開,而他的手掌正好碰到。

  感受到手上傳來的觸覺,他條件反射地低頭,正好看到了兩條完全暴露的美腿,以及不可言喻的畫面。

  他的喉嚨處不自主地發出吞咽之聲。

  等他再次抬頭,看到將浴袍撐得鼓鼓的劉思雅。

  那種姿態與膚色,韓大力從來沒有見過,他只覺得自己心臟受到了重擊,砰砰加速。

  就在這個時候,呆滯中的劉思雅發出了一聲尖叫,緊接著轉身就跑,沖進了一個隔間。

  看著劉思雅慌亂奔跑的模樣,韓大力的表情更加奇妙,有復雜,有驚喜,更多的是渴望。

  他垂涎著劉思雅的身體,從當年見到劉思雅的第一眼,他就垂涎著劉思雅的身體。

  這些年來,礙于一些阻礙,韓大力只能遠遠地觀望劉思雅,沒有機會靠近。

  現在劉思雅的老公去世了,韓大力終于找到了機會,終于可以靠近劉思雅了。

  可他內心的邪惡想法真的能夠實現嗎?他的老婆還在,劉思雅也不是一個放浪的女人,他總不能強迫劉思雅吧?韓大力內心苦惱著,很快又冷靜下來。

  他的奢求不高,哪怕近距離觀看劉思雅也知足了。

  而剛才發生的事情,他幾乎將劉思雅的身子看個精光,甚至手掌都觸摸到了劉思雅。

  這比他預期的還要好,他已經達成了他的目標。

  可他的內心為什么沒有一絲安穩,反而想要更多?不自主地,他把觸摸到劉思雅的手掌舉起,認真觀看了兩秒,喉嚨再次發出咕嚕之聲。

  若是有人在場,便會發現韓大力身體細微之處的變化。

  這是一個壞男人,他內心潛藏著無數邪惡。

  至于劉思雅,她此時在大床所在的臥室內慌張地換著衣服。

  正當她準備穿上薄薄的褲子之時,她突然發現自己也有了異樣的反應。

  在突然而來的刺激之下,她竟然有了感覺。

  劉思雅的一雙杏目滿帶恐慌,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韓大力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怎么就有了感覺?她的心里明明很抗拒韓大力,為什么身體是這個反應?難道,她就像人們常說的那樣“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很誠實”?不對,不是這樣的,一定不是這樣的……劉思雅滿目著急,眼淚都要急出來。

  一定是自己剛才在浴缸里做的事情,當時的感覺猶在,導致這種尷尬的情況。

  沒錯,一定是這樣!劉思雅在心里安慰著自己,韓大力的聲音突然傳來:“小雅,你沒事吧?剛才的一切只是誤會,是偶然事件,你千萬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一切都是姐夫的錯!姐夫把錢放茶幾上了,我到門口等你,等你換好衣服,咱們吃飯的時候再說正事!”   閱讀提示:在這次旅游的幾天時間里,那位 同事因為沒有帶家屬,竟然幾乎成了我們的跟屁蟲,我和老婆無論走 到哪里,他都跟到哪里。

  他的 視線所及幾乎 沒有離開過我的老婆。

  并且他們竟然經常把我當空氣,不但有說有笑,還擠眉弄眼。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文/黎 文東  老婆的單位去旅游,可以帶上家屬,于是我也沾了光。

    早就聽說老婆與她的一位男同事關系不錯,而且因為這個事我還曾經跟老婆不知爭執過了多少次。

  但老婆說,你怎么也不相信我?他在工作上給予了我很大的幫助,所以相對于其他同事來說我們之間的關系就相對較好,這是很正常的,但(極品少婦的誘惑)也就僅此而已。

    既然老婆這么說,我又的確沒有拿到任何能夠證明他們關系不正常的證據,也就只好作罷。

    但是令我難于忍受的事,在這次旅游的幾天時間里,那位同事因為沒有帶家屬,竟然幾乎成了我們的跟屁蟲,我和老婆無論走到哪里,他都跟到哪里。

  他的視線所及幾乎沒有離開過我的老婆。

  并且他們竟然經常把我當空氣,不但有說有笑,還擠眉弄眼。

  口述:老婆和同事打情罵俏 我成電燈泡  說我小氣也好,說我沒有君子之腹也罷,但我相信世上沒有幾個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與別的男人眉來眼去卻心里還很爽。

  可氣的是老婆竟然沒有顧及我的感受,也沒有記住我曾經給過她的警告,依然我行我素地與那同事“打情罵俏”。

    老婆的所作所為是有辱于我作為一個男人的尊嚴的。

  在他們單位里,他們怎么眉來眼去怎么打情罵俏我都眼不見為凈,而如今在我面前他們依然還要這樣,而且旁邊還有這么多她的同事,那么她的同事又怎么看我?我的尊嚴又在哪里?  甚至有一次在途中休息時,我居然聽見他叫我老婆的昵稱。

  我終于忍無可忍,與那位同事爭執。

    我一氣之下便脫團先回來。

  老婆這時才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也脫團跟著我先回來。

  我說擺在我們面前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離婚,二是你必須和那同事斷絕來往。

    老婆說,你怎么變得這么不可理喻。

  她竟然還說我不可理喻!我說,好吧,你說我不可理喻,那么你現在回去問一問你的其他同事看一看,看他們都怎么認說的,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老婆竟然哭哭啼啼流下了眼淚。

  口述:老婆和同事打情罵俏 我成電燈泡  我說,你現在的眼淚對我沒有任何作用,想流多久就流多久。

  我所剩余的自尊心,的確已無法讓我再有力氣走過去為她擦拭淚水了。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黎文東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