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沛長得很漂亮,眉宇之間有一股天然的魅惑,體形纖瘦,凹凸有致,跟 慕容雨比起來,她有種妖艷的氣質,完全是另一種味道,尤其是那圓鼓鼓的胸脯,雖然少了一絲清純,但卻充滿了成熟野性。

  自從沉睡了多年的荷爾蒙被慕容雨勾引出來后, 老張也不知道怎么了,滿腦子都是齷齪的想法。

  慕容雨這會心思都在李小沛身上,喂了幾口藥,李小沛都吐了出來,急得她兩眼都要冒火。

  “張叔,怎么喂不進去?”“啊?”老張想了想, 說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只有用嘴喂了。

  ”慕容雨想了想,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嘴對嘴地喂起了藥,但奇怪的是,李小沛根本灌不進去。

  “張叔,我,我不會喂,怎么辦?”慕容雨急得滿頭大汗,白色的襯衫下,那完美的體形慢慢地浮現出來,看得老張暗暗咽了好幾口唾沫。

  “唉,我來吧!”老張裝作很難為情的樣子,實際上心里樂開了花,雖然他心里差不多都被慕容雨占據了,但在喜歡的人面前,跟另外一個女人親嘴,想想都( 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刺激。

  慕容雨遲疑了片刻,心里說不出的羞惱,可想想只有這個辦法了,她有點賭氣地把藥碗遞給了老張,把頭轉向了一旁,鼓起了腮幫子,似乎生起了悶氣。

  “傻丫頭,別多想,救人要緊。

  ”老張柔聲說著,猛吞了一口藥,附身下去……聽到老張的解釋,慕容雨面色緩了下來,可下一秒,她又很苦惱,她發現自己似乎真的喜歡上了老張。

  這個發現,讓她心里一陣慌亂,開始悶頭胡思亂想起來。

  李小沛的唇舌之間,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這味道,跟慕容雨身上的女兒香,截然不同,但同樣很讓人迷醉。

  老張敏感地發現,李小沛已經不是雛了,但他并不在意這些。

  他接著撬開了李小沛的牙關,用舌尖頂住了最深的喉舌,一邊享受著芬芳,一邊緩緩把嘴里的藥灌下。

  連續喂了幾口,李小沛有些蒼白的臉,慢慢浮現出了一絲紅暈。

  “好了嗎?”慕容雨轉身看著老張,見他總算喂完了藥,立即追問道。

  “等等看,我去拿痰盂盆。

  ”老張把所有的都準備好后,李小沛突然“哇”地一聲,把肚子的 東西都嘔吐了出來。

  “好了。

  ”等到清理干凈后,李小沛總算清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的一切,似乎想起剛才發生了什么。

  “嗚嗚嗚,小雨,謝謝你。

  ”李小沛抱著慕容雨,哭得像個孩子。

  “你不要謝我,該謝謝老張。

  ”慕容雨說道。

  “張醫生?就是那個你朝思暮想的人?”李小沛立刻止住了哭聲,把目光投向了老張,來來回回打量了他好幾眼。

  “這么老?小雨,這個真的是那個老張?很普通啊。

  ”被她一說,慕容雨鬧了個大紅臉,想要解釋,又生怕引起老張的懷疑。

  氣氛說不出的尷尬。

  老張卻心里一喜,看來慕容雨跟她的朋友提起過自己,其中的意義自然非同小可,想到這,他心情大好,這 一個星期的等待自然也變得沒那么難熬了。

  “喂喂喂,老張是吧?我沒說錯啊,小雨,他真的很普通啊。

  ”李小沛說話很直接,卻讓氣氛變得更加尷尬。

  頓了頓,她又自言自語道:“難道……老張給你下了什么藥?讓你對他有了好感?甚至晚上睡覺的時候,都念念不忘的。

  ”“好啦,別亂說。

  ”慕容雨鬧了個大紅臉,趕緊拉住了慕容雨,生怕她再亂說,這些天她晚上時不時會夢到老張,空虛的時候甚至還會幻想老張的樣子,然后把手往下深入……老張心里更加驚喜,見慕容雨羞惱的樣子,他干咳了一聲,立刻轉移話題道:“對了,你是吃壞了什么東西?可以說說嗎?”“剛在家吃了點薯片,我也沒吃什么啊。

  ”李小沛蹙起眉頭,她努力地回想了一會,說道。

  “嗯,看樣子,你連吃了什么東西導致的食物中毒都不知道,這樣吧!我陪你們回去看看,免得你再遭罪。

  ”老張一本正經地說道。

  李小沛眼珠子一轉,瞅著老張看了好幾眼,突然梨渦淺淺一笑,意味深長地說道:“好吧,那就麻煩張醫生了。

  ”其實,李小沛的生活閱歷遠比慕容雨要豐富,這老張她一看,就知道對慕容雨不懷好意,但她并不打算說破。

  雖然跟慕容雨合租,兩人關系也不錯,但李小沛內心深處卻瘋狂地嫉妒著慕容雨,因為在學校,很多人都暗戀著慕容雨,而她就想搶。

  曾經有個很優秀的男生,偷偷給慕容雨遞了情書,被她截了下來,然后她去追求了那個男生,這種刺激感讓她覺得很爽。

  這一個星期,她在慕容雨的耳中聽到了不少有關老張的詞匯,所以她早就悄悄留了心思,雖然老張是個老年人,但她一點不介意搶過來。

  慕容雨雖然覺得老張跟李小沛有點奇怪,但老張的話,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便攙扶著李小沛回到了租住的地方。

  “你們先呆著,我在屋里檢查檢查。

  ”老張煞有其事地在房間里轉悠著,檢查了桌上的一些零食,發現居然早就過了保質期了,難怪會出現食物中毒的情況。

  說明了這些事項,他尿意襲來。

  李小沛大概猜出了老張想要干什么,指了指衛生間,沖他微微一笑。

  老張有些尷尬,但也沒推辭,向著衛生間走去。

  剛解決完,他冷不丁看到旁邊臟衣服簍里有一條白色的小底褲,在想法的驅使下,他顫著手,拿了起來。

  上面還有些異樣東西留下的痕跡,老張一下子興奮起來。

  他把底褲拿起來聞了聞,嗅著女性特有的氣息,渴望瘋狂地席卷而來,腦子幻想著慕容雨那迷離的樣子,忍不住地開始自己折騰起來,臉呼吸都不受控制了。

  當他終于忍不住時,通體一陣舒服。

  舒服完后,老張又有些擔心,生怕被慕容雨發現底褲上的杰作,她會不會覺得自己很猥瑣,然后從此不再搭理他。

  “老張,好了嗎?我,我也憋不住了。

  ”門外傳來了慕容雨的聲音。

  “哦,好了,好了。

  ”老張來不及清理戰場,便把底褲放回了原處,開了門,看到慕容雨那嬌俏無雙的樣子,不知為什么,他腦海中再次生出了邪惡的想法。

  回到房間,老張立刻給慕容雨發了條 信息,“小雨,明天在家嗎?我到時候拿點消毒液,給你住的地方消消毒,怎么樣?”“好!”過了不久,慕容雨就回了信息。

  這小丫頭總算回信息了,老張捧著手機,反復看著這一條簡短的信息,興奮的幾乎整個晚上都沒睡。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開著車向電子市場奔去。

  在電子市場上,老張買了一個無線自帶電池的迷你針孔攝像頭,聽老板說這是最新產品,功能十分強大。

  老張問清怎么安裝和使用后,急匆匆地趕了回來。

  坐在診所里,無聊地發著呆。

  等到大概到十一點左右,慕容雨終于發來了信息,“張叔,你過來吧!”再次來到慕容雨租住的地方,老張就像個孩子一樣,興奮地跳了起來,正盤算著怎么把攝像頭裝在慕容雨的房間。

  “那個,張叔你清理吧,我去上課了。

  ”慕容雨低著頭,避開老張的意思太明顯了。

  老張心里興起一抹惡趣感,在她穿過自己的時候,故意在她的身上碰了一下,她的臉瞬間通紅,十分誘人。

  慕容雨腳步更快,眨眼就下了樓,消失在老張的視線范圍外。

  機會來了。

  等到慕容雨走后,老張裝模作樣的灑著消毒液,卻發現自己忘記問了,到底哪一個房間才是慕容雨的。

  觀察了一陣,兩間臥室風格明顯不一樣,其中一個很卡哇伊,床上都是些卡通人物,另外一個則稍微成熟一點。

  老張立刻判斷,那可愛風的肯定是慕容雨的。

  他立刻拿出了買來的攝像頭,選了一個隱蔽,視角對準床頭的地方,快速地安裝起來。

  這種攝像頭非常小,小到只有指甲粒那么大小,就算是仔細觀察也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等裝好后,老張把房間灑完消毒液,迫不及待地回了診所,他打開電腦,將驅動安裝好,點開屏幕圖標。

  畫面框彈了出來,老張嘗試著把視頻不斷地拉大,無比地清晰,怪不得那老板一個勁地說這新產品很先進。

  想想以后都能看到慕容雨那迷人的 身體,老張內心就無比地激動。

  正打算再研究一下,李小沛卻出現在了診所外面,得虧了老張視力好,立刻把電腦關掉了,從昨天的接觸,他發現這 小妮子可不像慕容雨那么單純。

  “老張,我身體不舒服,你再給我治治?”李小沛嬌滴滴地說道。

  老張不由眼前一亮,這小妮子今天穿了一件低圓領T桖,胸前的那兩團柔軟高高地鼓起,走起路來,上下顫動著,實在是美不勝收。

  “老張,你看人家哪里呢。

  ”李小沛今天跑來,其實另有目的,見老張色瞇瞇地看著她,心里不怒反喜,裝作一臉嬌羞地樣子,那雙大水眸似嗔似羞地看著老張。

  “啊,好看,就要多看一點。

  ”老張笑了笑,他畢竟是近五十歲的老男人,吃過的鹽比李小沛吃的米還多,雖然不知道這小妮子的目的,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即便如此,老張還是看呆了眼,這小妮子太會利用自己的身體優勢,尤其眉宇之間那股天然地媚態,哪個男人經受得住。

  “老張,你真壞。

  ”李小沛啐道,走到老張面前,撒嬌似的在他的胳膊上蹭啊磨的。

  感受到手臂那軟綿綿的味道,老張不由地心神一蕩,表面上卻還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好了,你坐好,我給你檢查一下。

  ”雖然這小妮子跟慕容雨比起來,還是差了點那個味道,但渾身上下透著的那股子青春氣息,讓老張內心還是有點小激動的。

  上了年紀的,面對比自己小很多的女性,總會渴望發生點什么。

  “那就謝謝老張了。

  ”李小沛一邊說著,一邊卻在暗暗打量著老張,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發現老張不僅年紀大,長得實在很普通,慕容雨怎么會看上的?難道老張真的有過人的本領?不管怎么樣,今天一定要把這糟老頭的底細試出來。

  老張把完脈,說道:“你身體沒啥問題了,只是這幾天最好吃點清淡點的食物。

  ”昨晚她食物中毒,經過他的治療,自然不會出現多大的問題。

  “真的嗎?可,可我胸口疼的厲害。

  ”李小沛雙手用力地擠了擠胸口,苦著臉說道。

  老張抬眼一看,咕噥猛地吞了一口唾沫,那胸前的兩團因為被擠壓的原因,露出了一條很深的溝壑,再細細一看,這小妮子里面完全是真空的,那完好的形狀毫不保留的展露出來。

  她,這是想干什么?老張內心充滿了疑惑。

  “唉喲,真的好疼。

  不信,你摸摸看。

  ”李小沛拿著老張的手,直接放在了她的胸脯上。

  軟滑。

  不僅彈性十足,而且真的很大,一只手很難完全握住。

  老張觸手的那一瞬間,自己那顆老心臟都要飛了起來,這樣的規模他之前不是沒有摸過,但這種突然到來的艷福,讓他更覺得刺激。

  “唔!”李小沛俏臉浮出一抹緋紅,輕聲哼了出來,雙眼悄悄掃過老張,見他一臉享受的樣子,暗道:這老張也太容易搞定了吧,真不知道慕容雨怎么會看上他的。

  不過,慕容雨,這老張很快就只屬于我了。

  李小沛心里充滿了得意。

  “那我給你揉揉吧。

  ”送上門來的東西,不吃白不吃,老張嘿嘿一笑。

  “嗯,那就麻煩老張了。

  ”李小沛俏臉更紅,她閉著眼睛,緊抿著嘴唇,看起來很誘人。

  揉捏了一陣后,李小沛臉上的表情從一開始的驚訝,慢慢地變成了一種自然而然的愉悅潮紅,口中的喘息聲漸漸更重,雙眼迷離地看著老張,心里總算明白慕容雨為什么會看上了老張。

  老張的那雙手,太有魔性了,她經歷的男人不少,但沒有一個人能有這么大的魔力,光憑借一雙手就能讓女人這么舒服,把渾身的欲望完全激發出來。

  這時,她眼里透著渴望,“老張,再,再用力一點,我想要。

  ”“嗯!”老張手上的力道不自覺地加大了,心里卻很訝異,雖然他對自己的手法很自信,但畢竟很多年沒使用了,也就之前在慕容雨身上用過,可也沒有像小妮子,這么快就被按出了感覺?李小沛開始變得有些放肆,雙眼來回打量著老張,一雙纖細的手慢慢地抱住了老張,在他的身上來回摸了起來。

  我去。

  老張感受著身體和心里的雙重刺激,這小妮子的手法也很不錯,看來在男人身上學了不少的經驗。

  李小沛一陣亂摸,按向了褲襠深處,當她觸碰的那一剎那,雙眼更是充滿驚訝,這也太恐怖了吧?得多大的規模,才生出了這東西。

  雖然老張年紀大了點,但憑著這么夸張的本錢,難怪,慕容雨會看上了他。

  李小沛很生氣,以前還以為慕容雨是個清純少女,沒想到內心也是很狂野,要不是今天來刺探一下機密,險些就錯過了這么好的男人。

  “小丫頭,我年紀都比得上你爸了,你怎么能在叔叔身上亂摸呢。

  小心叔叔打你的小屁屁。

  ” 全紅已向謝處長請了假,說自己身體不太好。

  全紅剛一說完,謝處長就非常干脆地同意了全紅的病假,還說要帶處里的幾個同事要來看她,但被全紅好言謝絕了。

  實際上全紅也沒有告訴同事她新住的地方,因而他們也就只好在電話里對全紅說了一些祝福的話。

  Uea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Uea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至于 趙琳,那她更是放心地在 醫院里陪著王平,天天讓 干兒子的長棒捅穿她的小穴,享受著前所未有的快感。

  因為,她只要一個電話安排一下,公司自會很正常地在運轉。

   一個星期來,趙琳覺得自己已離不開她的干兒子了,雖然自己經過了兩個男人,但他們那肉棒都比正常的水準還要差一些,剛好能挨著那花心一點點,這還是因為自己陰洞淺的緣故呢。

  而被干兒子王平插起來,那真是過癮,才知道這四十一年來什么叫性愛,什么叫交歡,原來只有這樣性事才能產生深深的愛意,只有這樣的交配才能產生無窮的歡樂。

   她喜歡王平和她親吻的感覺,她渴望王平搓揉她的兩個乳房傳來的快感,她更貪戀干兒子研磨她的花心,然后再擠進子宮去而產生的巨大的亢奮。

   王平這幾天也喜歡上了趙琳,他只要讓媽媽快活過后,就鉆進趙琳那淺洞之中,他好喜歡自己的陰莖頭被干媽那柔軟的子宮頸緊夾著,那種快感讓他這高材生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今天又是星期六,下午王平終于出院了。

  也就是說,他在醫院里足足呆了八天。

   一行人領著王平回到他離別了八天的那二十層樓的使他溫暖而快樂的地方。

   當然,在醫院的這七天里,他也是過著神仙一樣的日子,但畢竟是在醫院,還是有很多顧忌,哪能像在家里那么放肆。

   王平一進家門,就被王芳搶先一步拉進了房間,她已是一個星期沒有得到哥哥的安慰了,這是史無前例的第一次。

  這一個星期,她不知手淫了多少次,但這怎么能比得上哥哥那長槍粗炮的抽插呢。

   誰知就在哥哥的肉棒剛進入 妹妹的嫩穴不久, 劉晶劉瑩也進來了,她們也要王平來安慰,因為她們同樣也有一個星期沒有讓王平那使她們醉生夢死的肉棒進來過了。

   姐妹倆一進來都說: 你在醫院里快活,是不是把我們給全忘了呀 王平一邊插著妹妹,一邊對劉晶、劉瑩兩姐妹說:我在醫院里會快活嗎,那你們也去呆幾天看看,我都難受死了,你們還這樣說。

   什么呀,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呀 你們又知道什么了 算了吧,還要我們直說呀你在醫院里天天插兩位媽媽的難到不快活嗎劉瑩拍了拍王平那赤裸著的屁股說。

   你們可別亂說喔 哥,你就別裝了,啊好舒服,啊哥,妹妹要來了,啊 其實,在王平住進醫院的第五天,也就是這個星期的星期三,三人就發現了王平在醫院里已鉆進兩個媽媽的玉洞。

   那天,是眼尖的王芳首先發現的,當她看到床頭柜上放著的兩個瓶子里都裝著淡白色的液體,一個上面寫著紅平,一個上面寫著琳平,她就知道兩個媽媽在醫院里肯定是天天在與哥哥制藥。

  她知道,她從家里拿來的兩個瓶子,分別裝著媽媽和她與哥哥造的保健液,而且她還肯定,那藥最多在星期一就用完了,更何況當時有一個瓶子上寫的是平芳。

  可現在已變成了琳平。

   當時她想想:怪不得現在看干媽的皮膚都比前些天好多了,她又摸一摸干媽的手,也比原來細嫩了不少。

   怪不得,媽的臉色和皮膚都跟以前大不一樣了。

  劉瑩又在一旁輕輕地哼道。

   王平看到妹妹已到達了高潮,就一下子把劉瑩拉到床上,并迅速把自己的家伙從妹妹的浪穴中抽了出來,向著劉瑩的小穴插去。

   你們不就是要快活嗎,我讓你們升天就是了。

   平,你慢點,溫柔點。

  劉晶在一旁對王平說,瑩妹有喜了。

   你說什么王平挺著長槍正準備往里沖的時候,聽到了劉晶說的話,不由得一喜,瑩,這是真的嗎我就要當爸爸了嗎 看你高興的是的,還有幾個月你就要當爸爸了你在發什么呆呀,快進來了,你都一個星期沒有安慰我的還這樣慢吞吞的。

   瑩,你都有了,還能嗎 可以的,劉晶在一邊對王平說,但要輕點,溫柔點,注意慢慢的進,慢慢的出。

   平,我告訴你,我姐姐也懷上了你的孩子了。

  啊真舒服,啊 王平又親了親坐在一旁的劉晶,說:劉老師,真的嗎&rd(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quo; 死樣,還叫我劉老師呀劉晶在王平的頭上輕輕地敲了一下。

   晶,我愛你。

  說完,王平又把肉棒從劉瑩的體內抽出來,又輕輕地向劉晶的下體浸進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