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弟弟李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 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 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 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 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 我在門外電線桿子一樣杵著,猜測著屋內可能正在發生的齷齪事兒,心里五味雜陳。

  連身邊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我還算什么 男人?玲子正隔著一道門被別的男人做。

  我使勁兒扯著頭上的頭發,心中暗暗發誓,我一定要混出個人樣來做人上人,再也不受這些窩囊氣!這個社會和畜生生存的叢林一模一樣,只有強大了才能避免別人的撕咬。

  正胡思亂想著,我面前的門突然開了,玲子走了出來。

  我瞪大了眼睛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那 姓王的不會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門帶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 紅粉帝國的大門我甩開了她的手:“你剛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 王八蛋明顯是想弄你……”“對,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辦法讓我躲過去不被他上?”玲子歪著頭看著我:“沒吃過豬肉你還沒見過豬跑?你難道不知道這是做這一行的潛、規則?”每一個媽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臺,那少不了打點 場子里管事兒的。

  場子越大管事兒的越牛比,遇見個男管事兒的,看上哪個媽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凈了去上他的床,否則,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給你的人派活。

  而且,場子里所有的 公關,每個月都有一次免費的,義務性質的被場子里的管事兒的送給那些能決定夜總會生意好壞甚至關門還是繼續營業的有關部門領導玩一夜的任務。

  被選中免費服務的一臉痛苦,因為那些領導中據說很多都是變態的玩法;沒被選中的公關也只是僥幸暫時逃脫,誰知道下個月會不會被選中呢?媽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腳下的玩物。

  我看著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陣酸楚:“對不起玲子,我,我沒本事保護你……”沒想到她卻笑了起來:“咯咯,我剛才在屋子里你在外邊就是這樣想的?”我點點頭。

  “算你還有點兒男人味!咯咯,告訴你吧,我沒讓姓王的得逞,他連老娘的毛也沒摸到一根!”我瞬間有點兒方,看著玲子:“那她怎么會放你出來?我剛才還尋思怎么這么快就搞完了……”我倆邊走邊說,玲子告訴我,我出了門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摟住了她,順勢壓在了沙發上。

  她卻在姓王的耳邊嬌滴滴的說她的大姨媽正好來了,要是不怕“闖紅燈”壞了運氣那她現在就脫裙子給他。

  “ 張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當時手已經伸進了我的裙子里,順著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聽了我的話,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縮了回來!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說。

  “就這,他就放過了你?”我有點兒懷疑。

  我這么一問,玲子的臉色黯淡了下來:“我答應他了,等大姨媽過去,給他!”“啊?你這……你這不等于還是要讓他弄嘛?”我脫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著我:“我有什么辦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過公關,但從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發誓,以后從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歡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幾滴晶瑩的眼淚滾落下來,忽然她撲在我懷里,緊緊的抱著我:“張浩,你說,咱們這樣的人想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這么難?”“你放心,我一定不讓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摟著玲子,一股男人的保護欲油然而生。

  雖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沒有一點兒底兒,但我相信一句話,事在人為。

    晚上六點半,我開著玲子花了三萬塊錢買來的一輛二手黑色商務車,拉著整整一車 美女去到了紅粉帝國。

  一波三折,從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開始了我的雞頭生涯。

  紅粉帝國屬于高消費場所,一共三層,第一層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發戶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領;第二層則是有身份的貴賓才能去。

  至于第三層,只有少數高層的客人,那種不適宜在公眾眼中出現的人物才有資格上去。

  據說,層數越高,對公關的要求也越高,相應的,公關的生意也越好,能賺到的錢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來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層服務。

  王經理告訴我們,第一層有五個雞頭的人,一共八十多個公關。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們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從玲子身邊走開的時候沒忘記在她圓滾滾的屁古上輕輕摸了一把。

  這是個充滿機會的行業,這也是個充斥著血腥和暴力以及陰謀和圈套的行業,我跳進了這個坑,不知道我的未來命運如何。

  (我的男友一千歲)……雞頭找好場子,媽咪領著公關進去做生意,在場子里和客人之間的事情,那就靠媽咪周旋了。

  玲子做這一行已經將近七八年,而且是從最基層的公關做起,“實戰”經驗豐富,我很相信她。

  我坐在車里開著車窗吸煙,一輛紅色的寶馬開過來停在我旁邊,車門打開,下來一個個頭高挑的美女。

  灰色豎條紋短袖衫,領口處系著黑色的細絲帶;深藍色的短裙,煙灰色的絲襪,腳上是一雙細高跟尖頭商務皮鞋。

  大、波浪卷齊肩短發,姓感大嘴巴,高挺小鼻梁,眼睛大而充滿野性,五官長得有些相似年輕時候的舒淇。

  她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郁而高雅的職業氣息,走路時包裹在短裙里的飽滿翹臀輕輕擺動,姓感極了。

  一陣風吹過來她身上淡雅的香味兒,我沖著她吹了聲口哨。

  她側目冷冷看了我一眼,腳下步子加快,踩著高跟鞋“篤篤篤”的離開。

  我盯著她的屁古看,說實話,我第一次見這么精致而上翹的美屯。

  這屁古,她要是跪在床邊兒撅起來,我在后面,那該多爽?忽然,她在離我十米左右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倏然一個轉身向我走過來!“看夠了嘛?”她微笑站在我的車門前:“好看嗎?你想泡我?”我下意識點頭,心中那股傲勁兒也躥了上來:“想泡,你讓我泡嘛?”“咯咯咯!讓!”她做脆利落的吐了一個字兒出來,不過隨后一臉不屑道:“不過我覺得人都得有自知之明,你覺得你開著這么個破車來泡我這樣的美女,合適嗎?”一句話讓我立馬從荷爾蒙支撐起來的幻想回到了現實中。

  不過我嘴上不認輸,硬著頭皮道:“低調,低調你懂嗎?我這破車怎么了?我就喜歡開這樣的車……”她站在那兒笑的一臉嫵媚,伸出右手小手指勾了一下額前的幾綹亂發:“對,開這樣的車,拉的多,你是不是需要拉著公關來粉紅帝國開工?”我瞬間又變方了。

  這是怎么回事兒?這女人竟然知道我是做什么行業的?被人一下摸到了底牌,我開始有點兒發窘。

  “你……你,你誰呀?你怎么知道我……”“咯咯,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等你買了寶馬,而且也擁有一座像紅粉帝國一樣的夜總會,那你就有資格來泡我了。

  ”美女笑的很好看,兩邊唇角上方還有淺淺的酒窩:“行了帥哥,我不逗你玩了,謝謝你今晚給了我一個好心情!咯咯!”我看見她的背影進了紅粉帝國的大門,但我猜測不出來她究竟是不是紅粉帝國的人,或者是某個雞頭手下的公關?  凌晨兩點,玲子帶著兩個姑娘一起回到了我的車上。

  另外七個姑娘今晚被客人帶出臺了。

  回到家后一番沖涼洗涮,女人麻煩,身上溝溝壑壑的都要洗的做凈,等到玲子洗完躺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差不多已經快睡著了。

  “知道嘛,我剛才算了一筆賬,咱們今晚純利潤三千!”她趴在我耳邊喜不自禁說道。

  我猛地翻了個身和她面對面,借著月光這才看清楚,玲子什么也沒穿,白花花的一團,身上散發著沐浴露的清香。

  但我現在關注的是她剛剛說的那個數目。

  “多少?三千?我草,這么牛比?一年就是一百多萬……”我興奮起來。

  “紅粉的生意真是太好了,張浩,咱們一定得抓住這個機會,好好的賺一筆錢!我在這個圈子里混了這么多年,也沒遇見這么好的場子!”還在說著話,玲子忽然伸手從我的大腿根滑了下去,一把攥住了我。

  心情不錯,再加上被玲子攥住,我的興趣也在身體里升騰起來。

  忽然玲子一把將我的頭從她的懷里推開,然后迅速的爬到了我的兩腿間。

  ……玲子的功夫確實厲害,一套活下來我正如她所料在她嘴里繳槍了。

  不過這次她并沒有像以往每一次做完床上運動以后就很快睡去,而是側著身子背對著我看著窗外,時不時會出上一口長氣。

  我能感覺到她心里有事兒,于是從后面輕輕抱住她,嘴巴咬著她的耳垂問她。

  她輕嘆一口氣:“唉……王經理說咱們人有點兒少,我糊弄他說有幾個充野模去走穴去了,過幾天回來……”“碼的,他這是在找茬兒吧?咱們現在都九個人了,還少?”我打斷她的話,胳膊從她的胸上圍過去,抓住了她胸前的柔軟在手里把玩。

  “他這真不是找茬!張浩你不知道,紅粉帝國這樣的大場子就要求每一個雞頭手里都最少有十幾二十個姑娘。

  “而且,每個雞頭手下的姑娘最好過一段時間就補充一些新鮮貨,都是老面孔,客人都玩膩了。

  你知道咱們今天生意為什么好嘛?”我握著柔軟的手正玩的興起,不停隨心所欲的正揉、捏出各種形狀,隨口接話:“為什么?”“因為咱們的人都是新面孔!還有柳娜柳燕姐妹倆,那早就名聲鵲起。

  再加上王經理又總是照顧我這邊上臺,生意不好才怪!”我停止了手在她匈前的運動:“姓王的那王八蛋故意照顧你讓你這邊多上臺,他這是在表明他還在惦記著你?”我的心中升起一股火氣,一骨碌坐起來靠在床頭上吸煙。

  燃著的煙頭在黑暗中一亮一暗,玲子睡在我身邊沒出聲。

  差不多一分多鐘過去,她翻了個身面對我,柔軟的手掌覆蓋在我的胸前:“姓王的這一關我看我是逃不過去了,算了,我就當一回死人讓他自己在上面折騰去吧!“紅粉帝國這個場子咱們需要待下去,唉……最少,這也是一塊兒跳板,以后跳到哪兒,只要說在紅粉待過,那就是一塊兒招牌。

  ”  我心里涌上來一股酸酸的味道:“不行,玲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姓王的那個王八蛋碰你!你上次自己不是也說過,上岸不做公關之后,你發過誓,這輩子不讓不喜歡的男人睡嘛?”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