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你不方便。

  ” 段飛嘿嘿 一笑,隨即就看到王大貴那上面長了兩個小包,而王大貴則一臉的緊張,直問段飛能不能看好。

  “能。

  ”段飛十分肯定,“我給你扎幾針再給你開點藥,吃上十天半個月就能好。

  但在這期間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亂搞,要不然這病還得犯。

  ”王大貴一聽段飛說能治頓時長出口氣,對段飛千恩萬謝。

  段飛在他大腿內側扎了幾針又給他開了幾幅中藥,王大貴屁顛屁顛的跑出去弄藥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還要脫了褲子看?”段飛從簾子里一出來 曹夢珍就好奇的問他,段飛嘿嘿一笑,“沒啥大病,就是那 東西不中用了,我給他扎幾針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還在這里窩著干啥?”曹夢珍一臉的不信,他哪知道段飛沒有 行醫執照啊,要是有的話就憑他這針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時候弄個行醫執照了。

  ”段飛暗暗的想到,他已經滿十八周歲了,到了考執照的年齡,不過他初中都沒混畢業,而且行醫執照也十分不好考,段飛為這事犯起了愁。

  曹夢珍這個人還是比較不錯的,幾天相處下來段飛就摸透了她的脾氣,兩人在衛生室里也變得有說有笑。

  這幾天劉寡婦和田玉芬都沒找過段飛,段飛知道劉寡婦是讓自己給嚇著了,而田玉芬肯定是躲不開劉福貴,經歷過男女之事的段飛不禁有些憋的難受,一看見曹夢珍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摟進懷里好好的弄一下。

  “ 夢珍姐,今晚你們小 王村放電影,去看不?”曹夢珍是小王村的,她比段飛大三歲,段飛第二天上班就開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剛吃完飯段飛就問曹夢珍,他是剛聽說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 回家也沒事,那就看去唄。

  ”曹夢珍一點都不矯情,直來直去。

  晚上一下班兩個人就騎著曹夢珍的自行車往小王村跑,電影七點開始放,他倆下班都已經是六點了。

  “哎呀 小飛你慢點,我都快讓你顛到地上去了。

  ”小劉村離小王村十幾里路,也不是太遠,不過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段飛專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曹夢珍直沖他喊。

  “你抱緊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嗎。

  ”段飛有他的心思,曹夢珍一直都是用手把著車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曹夢珍飽滿的胸部,所以就專撿坑包的路走。

  曹夢珍好像也知道段飛的心思,還是死死的把著車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顛碎了。

  ”段飛找了個大坑騎了過去,把后面的曹夢珍顛的都差點飛出去,下意識的摟住了段飛的腰。

  而段飛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感覺到后背傳來的壓迫就更來勁了,一個勁的猛顛,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車的后車圈都顛變形了。

  “要死了你,專挑壞路走。

  ”曹夢珍打了段飛一下,不過看樣子沒怎么生氣。

  這時放電影的帆布都已經拉開了,不過還沒開始,小王村放電影的地方在村委會里,這個時候院子里已經坐滿人了,連一邊的大樹上都爬滿了孩子。

  曹夢珍不住的和人打著招呼,把自行車扔在外面也不管,拉著段飛就往里面擠。

  有不少人都問曹夢珍帶的小伙是不是她對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擠,擠了好半天才算找到個位置,兩人一前一后坐了下來。

  沒過多大會電影就開始放了,是抗日游擊隊。

  段飛坐在曹夢珍身后看看四周沒人注意,就往前湊了湊,兩條腿從曹夢珍兩邊伸過去,然后輕輕摟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曹夢珍是看的聚精會神還是沒注意,也沒反對。

  段飛膽子不由大了不少,開始在曹夢珍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別鬧。

  ”曹夢珍抓住段飛的手扔到一邊,又開始聚精會神的看電影。

  段飛停了一會,然后又將手放在曹夢珍的小肚子上,不過這次曹夢珍倒是沒說什么,也不理段飛。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段飛把褲襠對準曹夢珍的屁股,輕輕往前一頂。

  曹夢珍被段飛頂的一動,回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沒說什么。

  段飛嘿嘿一笑,故意挪了下位置,就讓曹夢珍坐在自己胯前。

  “小飛,別鬧,把你手拿開。

  ”說完曹夢珍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隨即就感覺不對,自己肚子上應該是兩只手,低頭看了一下確實是段飛的兩只手,曹夢珍不禁有些迷惑。

  “他兩只手都在這呢,那他拿啥頂的我?”忽然曹夢珍想起了什么,臉一下就變的通紅。

  雖然她性格有些潑辣,但哪里經歷過這事。

  “他是用那東西頂的我?”想到這里曹夢珍的臉就更 紅了,也幸好現在天黑,雖然電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沒人能看的出來。

  “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曹夢珍恨恨的想著,后面有(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東西頂著她也沒啥心思看電影了。

  只感覺屁股那傳來癢癢的感覺,倒是挺舒服的。

  而段飛見曹夢珍不吭聲就更來勁了,屁股一聳一聳的,心里還喊著口號。

  “嘿就、嘿就。

  ”這感覺十分刺激,段飛不自覺的就把雙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曹夢珍的胸脯上。

  手上剛一加勁段飛就是一咧嘴,曹夢珍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趕緊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雖然曹夢珍的胸脯很大,摸著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實在是太狠了,段飛估計胳膊已經被她給掐紫了。

  這時電影剛好演完,曹夢珍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看段飛,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夢珍姐,咋不看了呀?還有一個沒放呢。

  ”段飛跟著曹夢珍,曹夢珍也不說話,直到外面一個沒人的地方曹夢珍才轉身又掐了段飛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沒有啊夢珍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別掐了,疼。

  ”段飛被曹夢珍追著掐,段飛跑了幾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將曹夢珍抱在懷里,緊接著就說:“夢珍姐,咱倆處對象吧。

  ”曹夢珍沒想到段飛會忽然轉身把她抱住,剛想掙扎一聽到段飛的話頓時就不動了,傻傻的看著段飛問了一句:“你說啥?咱倆處對象?”段飛使勁的點了點頭:“我沒娶你未嫁,還在一塊上班,咱倆處不剛好嗎?”曹夢珍一聽這話臉騰的一下又紅了,活這么大還從來沒人向她表白過呢。

  “那個啥,小飛,我比你大三歲呢,咱倆不合適。

  ”“啥不合適呀,女大三抱金磚,我感覺咱倆挺合適的,要不這事就這么定了,你給我當對象。

  ”說完段飛就在曹夢珍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次曹夢珍沒有生氣,而是臉變得更紅了,支吾了半天才說了句:“俺得回家問問爹娘。

  ”段飛心說還問個屁,又摟又抱的,這不是對象是啥。

  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段飛嘴上不敢這么說,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問問你爹娘,完了再定這事。

  ”話音一落段飛的嘴就親到了曹夢珍的嘴上,曹夢珍只是略微的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任由段飛親她。

  懷里摟著個肉乎乎的女人段飛只感覺下身嚴重充血,下身又有了反應,頂在曹夢珍的小肚子上。

     導讀:再次被王浩然抱著,我又驚又喜。

  原來,偷情是這么的刺激與銷魂。

  我甚至懷疑:這次外出公干,也是王浩然的刻意安排。

  又不是他的直接下屬,為啥找我當這個小跟班呢?所有一切,要尋找答案不算困難。

  但我選擇, 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理。

  也稍微明白:上次的騷擾,不過是浪漫的前戲。

    王浩然是剛來公司的銷售總經理,空降過來很多人都爭著蹭便宜。

  也難怪,這年頭沒有后臺怎么會順風順水?聽王浩然說話、看王浩然辦事,也不覺得他有什么實力。

  反正我們是當小的,上面的地震也影響不了多少。

  茶水間、四下無人之際,王浩然胸襲了我。

  我只是低頭,罵著:討厭。

    新婚沒多久,老公司徒海濤又時常出差。

  不得不承認,我是寂寞的。

  王浩然符合我的全部理想:高大帥氣,幽默瀟灑。

  可又怎樣?我已是別人的老婆。

   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我也就聽從命運的安排了。

  沒有其他機會與王浩然接觸,但特別迷戀他身上的香水味道。

  應該是日本那個牌子,好好聞。

  90后少婦:老總 設局引我 上當  就在鄰縣開會,我被王浩然欽點。

  其他女同事都很 失望,那些眼神充滿了羨慕妒忌恨。

  我故作淡然,內心卻泛濫成災。

  這是次奇妙旅程,我得珍惜機會。

  回家做好一切準備,穿了新婚夜的那件名牌內衣。

  干嗎?我臉紅了,這是害羞還是興奮?前往的途中,什么都沒發生。

  我,很是失望。

    不住宿,直接趕回來。

  沒戲了吧?眼看本城越來越近,我也就斷了念頭。

  殊不知,車出了問題!陳 秘書,車拋錨了。

  剛下高速,就遇到這種尷尬事情。

  前不著村、后不挨店的,手機信號都沒有。

  咱們 推不動車,只能在路邊過夜了。

  我靠著車門坐在地上,這樣能夠看到天空明亮的星星。

    也就這樣,王浩然坐在我的身邊。

  他熱情的擁抱、熱情的親吻,將我徹底吞噬。

  你是故意的。

  我欲拒還迎,推開他反而被他壓在身下。

  你還能逃嗎?不能,更是不想。

  管他明天如何,今晚我就要和王浩然痛快在一起。

  不受干擾的以天為被、以地為床,你嘗試過無拘無束的做愛嗎?90后少婦:老總設局引我上當  徹夜纏綿,只怪那第二天的黎明來得太早。

  其實,車子什么事兒都沒有。

  我們,順利回來了。

    之后?王浩然當然不會滿足我這一個情人。

  我既沒有離婚、又不能獨占他,直至他跳槽離開。

  ..。

  ..  情感傾訴、情感咨詢來 私房話情感交流平臺。

    請大家掃下二維碼 關注私房話公眾號  私房話 微信(姐弟亂欲)號:sifanghuacn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